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49|回复: 4

[原创] 放浪形骸中的尊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4-21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放浪形骸中的尊严
                                                                 
  五月的乡村雨夜,淅淅沥沥的细雨一直下个不停,我的窗前没有明月,却弥漫着徐徐清风吹起我心中的几许的惆怅。我坐在窗前再一次品读阮籍的《咏怀》诗82首中的第一首: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感受着阮籍他那一腔幽怨而难以名状的愁绪。诗人独自坐在空荡的堂上,抚琴遣怀,惨白的月光透过薄薄的帷幕洒在周围,想着那失群的孤雁在呼唤伴侣,在林中寻找着归宿,他的心中也充满着无尽的忧伤。

  阮籍写下这首诗的时候,正是魏晋易代之际。司马氏父子为谋取曹氏的统治地位,在集团内部展开了日益激化的政治斗争,形势极端险恶。由于“建安七子”之一的阮瑀是阮籍的父亲。阮瑀是曹氏父子的幕僚,阮家与曹氏有着较深的历史渊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深深的为曹氏集团及个人的命运所忧虑。

  阮籍出生汉献帝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三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对母亲如终抱有很深的感情。关于他早年的情况记载据较少,据说八岁就能写作,年轻时代,曾有过放浪不羁的经历,“少年学击剑”,有过类似游侠这样的行径。而他所生活的时代,魏晋贵族子弟追幕奢华,轻狂放浪,恃气任侠是一种比较流行和较为普遍的现象。年少的阮籍才华横溢,《晋书•本传》中说阮籍“博览群书,尤好老庄。在咏怀诗中(第十一首)中写自己时说:“昔年十四五,志尚好诗书”。由于家庭出身和个人聪颖机敏,曾对自我的未来有远大的抱负和期待,从其以剑而作的诗作可以看出来,在咏怀诗中:“少年学击剑,妙伎过曲城”(第61 首),“拔剑临白刃”(第19首)“长剑出天外”(第42首)“长剑倚天外”(第48首)“抚剑登轻舟”(第50首)等,也有渴望建立战功,希图抱国于沙场大漠的雄心壮志。

  在齐王曹芳正始三年(公元242年),阮籍三十三岁时,开始了他为曹氏集团服务的政治生涯。当年新任的太尉蒋济听说阮籍的才能,下令召他为太尉掾属。阮籍开始不愿就职,后勉强去了,不久以病为由,辞官还乡。后又做过短暂的尚书郎。到正始8年(247年),大将军曹爽又召他为参军,他以病为由很快就退回乡里。随着政权的更送,个人的命运似乎已很难把握了 ,历史向阮籍开了个不小的玩笑,大约在景元二、三年,他却在司马昭府中就任步兵校尉 ,在他心里,这无疑是痛苦的一件事。
                                                
  魏晋之际的历史造就了许多的悲剧人物。“竹林七贤”中除山涛同司马氏家族有亲戚关系成为新贵、王戎在多年后步山涛的后尘外,其余几位扮演着不同的悲剧角色。在当时的士族这个阶层中,他们以极大的热情去追求人格的尊严、生命的完美及道德的真诚。然而,急剧变化的社会却没有给他们实现这种追求的可能。阮籍因为走上了狂诞、颓废的人生,其内心的痛苦令后来者洒一掬同情的泪水。一如现在的我,在写起阮籍时,心中隐隐作痛。

  对于竹林七贤及那个时代的文人,在他们的生命里,实在是与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酒在制约着他们的内心世界,以期待来构成一种心理的平衡。阮籍精心酿造的饮酒那一股“仙气”和放荡不羁,成为了化解忧愤的不可缺少的工具,将自己麻醉起来,忘记尘世和自己,而内心却独独清醒,这是多么可怕的孤独啊!在咏怀诗中(之一)“独坐空堂上,谁可与观者”表达的尤为贴切。他后来离开司马昭将军府任步兵校尉,据说是步兵校尉的官署里有好多的酒,他是冲着这些酒去的。

  以狂放、蔑视礼法而著名的阮籍在家喝酒时,常常披头散发,赤裸着身体盘腿而作。如遇到志同道合者,会以普通正常的眼光来看人,这种目光叫青眼,否则,他会把眼珠子翻上去,露出白眼。还有一个很有象征意味的故事,据说阮籍经常一个人驾车毫无目的的狂奔或漫游,每走到穷途末路,他就会大哭一场,掉头而归。

  这些都说明了什么呢?我认为,阮籍这种旷达任性、忽略礼法、有些荒诞的行为,是以不遵守社会规范来显示自己的独立人格,是一种不直接伤害对方而又满足自我心理需求的行为,是一种内心真诚的道德追求。

  在高高的广武山上,阮籍手握长剑,面对苍穹,仰声长叹:“世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没有人能探究到以狂诞不羁占尽一代风流的阮籍内心那一腔忧愤、一脸无奈和不曾泯灭的尊严!比海洋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广阔的是人的心灵。阮籍那深邃而隐秘的心灵是最为瑰丽的奇特风景,因为奇特,一代一代的人们追随着他的足迹,去寻觅那激起巨大波澜的浪花。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07-4-24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个乡村的雨夜怀想古人该是何种心境?!
其实七贤中我喜欢的还是阮籍,先人已远,只余得后人隐隐约约追寻的足迹。
 楼主| 发表于 2007-4-24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由 落梅 发表
在一个乡村的雨夜怀想古人该是何种心境?!
其实七贤中我喜欢的还是阮籍,先人已远,只余得后人隐隐约约追寻的足迹。

谢谢落梅的点评,你能读我的文字我就非常高兴,现在的写作有些人太浮躁,还有多少人在看《中国文学史》,还有多少人在潜心研究我们为之自豪的文学大家!在全民写作的时代,我们可以为一些人感到悲哀!
发表于 2007-7-6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心也浮躁了。
发表于 2008-9-25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笑看人生~笑看风云变幻~大千世界,人类显的是多么的渺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9-26 22:20 , Processed in 0.02494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