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 我为爱狂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为什么,今天读了赵亮的来信,感觉文采丰富了一些,使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恰似一阵清风吹皱了一池死水,阵阵涟漪荡漾,丝丝扣扣挠心。那个作为他丈夫的人在很远的京城过得好吗?他会不会在这个秋天的夜晚,想起家中的娇妻,想起那些才过去不久的日日夜夜?那个 在她的身上攫取着欢乐,并且给她带来不一样的感觉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现在想起来,样子竟然有些模糊,稀释了般的,断断续续,似有如无。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秋虫在窗下叽叽嘶鸣,如水的夜光洒在横着竖着的窗棂上,投过来斑驳的光影,深浅不一。风似乎有些疲累,失去了白天的锐气,在室外低吟轻唱,搅得人心神不宁。王月花闭着眼假寐,听着窗外的风声,还有身边做伴儿的小姑娘均匀的呼吸,久久不能进入梦乡。独自徘徊在心绪不宁的梦海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有一种焦渴在折磨着她,感觉宛若无数条小虫在她的全身攀爬,痒痒的、痛痛的,前赴后继,络绎不绝。她想摆脱,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发力,只能听凭这些讨厌的东西摆布。渐渐地,她觉得浑身产生一种焦渴感,总想要拥抱什么,可是除了空空的被褥,她身边什么都没有......她忽然想起夏天和父母在自留地浇菜畦,他们一家三口人推水车,爸爸在一边,她和妈妈在一边。黝黑的水车被一家人推得哗哗直响,铁链子上面带着橡胶的“皮钱”(一种双圆的形状,类似古代的铜钱,所以得名),这些“皮钱”有红色的,有黑色的,非常好看。清亮的井水就被这些“皮钱”托着,沿着白铁卷成的水管送出,水管有对掐粗细,所以上水还是很快的。推了一会,母亲就让她去看水到没到畦头,她便一蹦一跳地沿着窄窄的水沟去看,那些清洌洌的水流过焦渴的土地,似乎能听到秧苗解渴后满足的欢呼......
        
  她想着,浑身都燥热得不得了,还真不是空穴来风,那里烧灼得有些难以忍受,一个颤抖让她浑身的神经得到了一次释放 ,可紧接着的是更加压迫式的熬煎,她满脸绯红,呼吸急促,身子不由得缩在了一起,在炕上滚动着,伸缩着,做着无谓的抗争,不知不觉间东方将要发白了......


       漫长的冬闲到了。去年还是“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大年三十的还换着班淘井,今年上面又来了新精神——大搞文艺活动。为此县里、公社里还派了文化干部下来指导。王月花所在的这个村自古就有“跑场子”的习俗——男的耍“落子”(用一米来长的两片竹片做成,间隔二三十公分用一小块木块隔开,所以这个“落子”是中空的,里面放上老钱,以便耍起来作响),女的腰间扎一段彩绸,左手拿着“戒子”(用五六片薄竹片做成,其中用手掌和大拇指掌握的那片稍长,其余的一样长,用红绸片串起,摆动起来“咔咔”直响);右手拿的是竹板,这里叫“瓜达板子”,是两片弧形的竹片做成,声音更加清脆。这个村子里的小伙子、大姑娘一般都会,稍作演练就可以表演,可是不知为什么,偏偏要王月花这个新媳妇去参加。起初,他怎么都不同意——都做媳妇了,怎么能和那些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们一样去抛头露面呢!可是老支书非要坚持:你是军属,应该带头相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加上级布置的任务,怎么能够拖后退,让赵亮在部队听说了,不影响他的工作吗?好说歹说,不参加不行,没有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去参加了。

发表于 2016-12-12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详细描写出主人公王月花内心空虚与落寞,与后续做好埋伏和过度
语言和细节再锤炼一下,以避免拖沓为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6 22:41 , Processed in 0.08278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