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60|回复: 7

[原创] 长篇小说: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4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楠 于 2016-10-23 20:19 编辑

(一)

       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某位于中印边境的拉孜不远,有一个解放军的营地住有一个边防连,它是:解放军11师33团一营一连。而二连、三连至七连八连在西藏拉孜县的部队里。

      在上世纪的一九六二年,在解放军边防部队一连的驻地有几座相挨或排立在一起的非常简陋的营房。在解放军营房的后面不远是一横片由多座呈褐土色的、没有一点叶树、或尖立或如波浪般的山峦。从远处看去,就像多股竖起的如大海卷涌的浪涛一样。在一大片如皱褶般的光落落的山坡上,是灰褐色的山壁和鼓露的翘崖。曲折的山顶没有草和树。在东北边的一些灰土色的山峰后有被遮住了大半身位的雪山。再往东过去一边,有几座蜿蜒而曲折的山峰被荀白的雪终年覆盖,到它们(山顶)下一小半身位。而再往下是呈竖条状的山脊和显得暗色的山壁的动人的高山。中国西藏的群山是那样的蔚为壮观而雄伟!

   现在是中国西藏的盛夏一九六二年近七月末。

   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边防部队第33团一连连长王海刚,是一个长得非常壮实、勇敢正直、纯朴有为的解放军指挥官。他头戴浅黄色军帽,在帽上有一颗圆形暗蓝底色红五星,在非常英气的军帽下,有一双机智英勇深沉的眼睛,方正的鼻子,剪短的黑黑胡子,是络耳胡;在他浅黄色的衣领上,有一道中间是三颗小小的五角星,边子是细的金线红底的一对红领章,他胸部丰满,腰间紧系着一根浅黄绿色的皮带,在他肚皮正中的白色皮带扣环,在他走动时,在太阳光的照耀下,在时不时发出耀眼白光,这使解放军连长王海刚更加英武十足!

  这时,一连一排的战士们在习以为常的每天准时起床号一吹响就起床,然后,是到隔壁的水管去洗漱,后在7点半吃早饭,八点多钟进行军事训练。解放军一连一排排长26岁的周天喜,是四川安岳人,中等身材,长得非常的健壮、方脸,一双在军帽下的叶子形的眼睛看上去充满了正直、果敢的光芒。在他有些高挺的鼻翼下,一张红红的嘴,宽厚的胸部,腰间上紧系着一根黄绿色的皮带,看起来更加英武!
关于西藏的故事,请后年关注描写解放军从1950年在险恶的川藏山崖上修路和59年解放军平叛西藏土匪暴乱的小说《向西藏进发》,还有在年底发出的解放军汽车连在川藏线运送物资的小说《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是极度英勇顽强、英武十足、非常纯朴正直的中国军人!

   26岁的解放军一排排长周天喜,步伐有力,不管他在走快或走慢时都有这个特征。他走进了自己连长王海刚的连部办公室,他是刚才从隔壁宿舍里,吃了饭,穿戴好,就来到了连部。
“连长。”走进连部房里来的周排长招呼道。
“一排长。”刚吃了早饭回到连部的王连长看到长得非常英气而具有四川人行事干脆的、目光清亮的周排长一下就走了进来,也招呼周排长。
“连长,我们今天的军事训练做什么?”周排长问。
“今天,我们要安排一个班去边境扯东去巡逻。”王连长回答。
“连长,让哪个班去?”周排长又问。他希望连长安排的是自己一排去。
“就你们一排一班去。其他的排照常进行训练。”王连长正式而严肃回答。
“是连长。”周排长回答。他知道:在扯东边境有一个哨所。它的对面是:印度边境。还有,近很长一段时期来,印度当局在边境干了一些恶事,比如:向中国边民开枪,派小股印军跑到中国西藏边境来占地等等,令人非常的气愤!现在,看来中国西藏边境是不安全了。是四川安岳人的周天喜排长已经带着战士们去扯东哨所巡逻了无数次。去那里基本要走大半天,晚上回来近23点,如果有耽搁,只有在外露宿一夜,要在第二天早上才回到部队驻地。而现在的西藏边境太不安全了。尽管,心里有些阴郁,可是想到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哪怕前面有危险,就是意味着死,周天喜排长会毫不迟疑直接面对……
因为,解放军是不怕死的,他们是全世界的军队中,最英勇坚定、正直忠诚的中国军人!
然后,王连长想到这一趟沿边防线到中印边境扯东哨所要走近大半天山路,如果回来,就要到半夜才回到连队。尽管,他已经带着战士们到扯东巡逻无次了,觉得眼下印度在中国边境随时制造紧张局势,为了有一个预防就决定自己亲自去。就说:“我也去。”听到连长说他也去,周排长认为这更好。就出了连部办公室,去那边的一排营房。而王连长就跟刚进来的杨俊副连长说:
“副连长,我等一会和周排长的一班去扯东巡逻,连里的工作暂时由你主持。”
“行,连长。”
“其余的我安排好了,老杨,我走了。”
“你去嘛?”
然后,王连长就走出连部,去那边挨着的四五排简陋的营房边的大地坝上等着。一排一班就在第一间营房。

  而解放军排长周天喜走进了陈旧的土墙营房:(这里根据解放军老战士袁振杰和他战友:王鹏辉、张维浩照的照片)                       

灰色的土墙,房顶盖得是木板,一间营房是竖着紧挨着它过来是又一间。灰色的带有污迹的木门,简单的发黄的窗子,门边是土地坝。营房后面、往外很远的两边是忽高忽低的褐土色的群山,把解放军边防连的驻地好似围起来。再看看尽在跟前的解放军营房,就像工地的房子一样。1962年的中国经济国力显得贫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周排长一走进陈旧发黄的门,看到解放军一班长杨挺安和八个非常英武、豪气的解放军战士吃过早饭就回到营房已经穿戴好了。他们在等着就要到来的每天按别不可少的军事训练。在而长得非常壮实,鼻翼略尖,身材敦实,比四川人只有一米7的周排长高些。看到周天喜走了进来,杨挺安觉得排长有话要说。性情耿直说话直的、开朗的杨挺安问:
“排长,我们今天训练什么?”
周天喜反问:“你说呢?”
杨廷安眨了一下他耿直而仁厚的眼睛,右手一摊:“我怎么知道。”
有些俏皮的周长喜说:“我就等会跟你说。”
这使得憨厚、耿直的杨挺安心急了。他一把抓住自己排长的左胳膊,好像排长要走了似的。
“集合好你的一班,马上到扯东巡逻。”看到杨班长急得使他自己的苹果形脸发亮,一双憨厚而清亮的大眼睛,闪出仁厚迷糊的光芒,还有他一对扁平的非常性感的在着急时就翕动的黑乎乎的鼻孔,不忍让杨班长久等的周排长马上说。
杨班长听了,就啊地马上转过脸来,感到意外欣喜,一张苹果脸顿时大喜而笑。并振奋地一喊:“一班,到地坝集合!”
在营房里的战士就一起较快地走出土灰色的墙和发黄旧门快步跑出来,而在周排长和杨班长身边的两个战士,就马上跑到地坝上站好。
在杨挺安班长身后房里出来的有副班长曾祥智,并还有这些战士:
何德中,23岁,他长得瘦高,黑黑的脸有一种淳朴而勤劳的气质,话点少。
李世明,来自陕西咸阳县城,长脸,喜欢说笑,有些矮,身子敦实,23岁。
刘汉兵,陕西宝鸡人,22岁,瓜子脸,一向言谈,不管是生人、熟人一接触就好像成了他的朋友。他笑起来,两个带红的酒窝挺好看的。
杨秀州,农村人,有些闷性子,21岁。
徐瑞清,非常英俊,爱喝酒,开玩笑,温存,身材魁梧,24岁。

  长得一副长脸,目光好奇的爱说的李世明,在快走中他问刘汉兵:
“我还以为我们要训练了。”
“巡逻就好,我们一班,上次执行巡逻我记得是6月的事。”由于周排长跟杨班长说巡逻,他俩在门边都听到了。就马上跑出来。对于每一个战士来说训练是很累的事。
“是呀,现在的边境不安全。据说印度人占领了我们不少的地,各班排都要加紧轮流去巡逻。”
“这都两个月没有巡逻了。我们部队奉命从边境上后撤了二十里,这都多久了,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怎样?”李世民问起这个才想起的问题。
“不知道。”
“我听排长说,我们要到扯东一线巡逻。”
“哦,这路程太远了,有很多悬崖、山谷、河岸,回来的话,没有耽误,返回营地,已经晚上十点,如果再有什么怕明天才能回来。”
“哪有什么,明天回来,就明天回来。”
李四明刚想说,跟上来的解放军副班长23岁的曾祥智一米七,中等身材,容貌非常英气,他一双叶子形的眼睛看着在侧前面那边的地坝上,已经有别的排的战士在进行训练了。
他们一班八个战士,除了李世民、刘汉兵边走边聊,都在前面的地坝上排队站好了。站在队伍一侧的杨挺安班长看见王连长刚到和周排长已经等在那里。就催他俩:
“你们两个不要聊了,哪儿这么多话,快集合!”
李世民和刘汉兵就马上闭嘴,因为,杨班长会有手段来制他俩的。就赶快跑到队列旁挨战士而站,
一班长杨挺安看到战士们已经站好,就严肃一喊:
“立正一一”
包括副班长曾祥智在内八个战士就马上把左脚往右脚靠。
“向前一一看。”
战士们就头往正面前视。果断而毫不松懈。
当战士们随杨挺安的这一喊,接着就进行这一举止时,24岁的解放军班长杨廷安,随着即喊,如这一动作一成,马上就接着下一个动作似的。看到解放军战士这几个军事训令下的动作,感觉非常的威武而神圣。
“稍斜!”
战士们把左脚稍伸出一小步。
“立正!”杨挺安一看到战士们出左脚,如抢先即喊道。然后战士们就声过即做。
杨班长站在列队前,对战士们说:“请连长说话。”就完,几步较快走到战士的前面和副班长曾祥智站在一起。
和一排长周天喜站在一起的王连长,就走到站成一排的十分英武雄壮的战士们的跟前站住,并不以宣布的口气而是非常随和的语气说:“今天,我们一排一班到扯东进行巡逻。来回很长,大家要保持队列,很好地完成这一任务。”
“是,连长、排长。”战士们一齐回答。
王连长说:“出发。”
然后,战士们向东部的藏南边境前进……

发表于 2016-7-15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军营、西藏中印边境——充满神秘色彩令人神往的地方……
开篇不俗,期待后续精彩——
发表于 2016-7-15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主旋律作品,很不错!
个人认为,在语言句式上尽量精短精炼,避免长句式。祝你创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7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二)

     解放军连长王海刚、一排排长周天喜,是四川安岳人和一班长杨廷安带着12个解放军战士沿着西藏呈褐黄色的如波涛般的忽高忽低的山峦的山脚下缓慢走去。你能感受到前面远处带有的西藏蛮荒的没有树草、空气干燥,不是太高的山隐隐含有盛夏的氛围,如一道长墙,横列在他们的前边。他们走在像裸露着自己土灰色肌肤的发干的有小碎石的山地上。十分钟后,在他们走着的山脚下,在七月底的盛夏炎炎的瓦蓝色天空中,它纯净如一面镜子,金黄色的太阳洒在他们往前进的山地上。

“班长,这天气多不错呀!”性情活泼话多的解放军战士22岁的李世明说。

杨廷安班长也是一个在执行任务时,非常正规的班长。就说:“李世民,在执行边境巡逻任务时,少说话。”

“哎,没有事的,班长。你也不要老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在一边的刘汉民说:“李世民,你怎么老是去碰老虎的屁股,跟你说了,对我说说就是了。”

“你一天到黑,不干正事,就想贪玩,有什么好说的。”李世民把脸往走在自己身后的刘汉民回看一下说。说了后,就把脸转回来,继续跟前面的战士走。

“喂,李四明,你就是这样的人还说我。”

后面的战士,笑起来了。

还是非常正经的杨廷安班长说:“我说的话,你俩忘了吗?”

两个战士不敢说了。
“跟我认真些。”杨班长正告他俩。


两个在一起爱闲聊的李世明、刘汉兵就不敢说话了。跟着前面的战士往前面走。大约走了一个小时,他们到了一片矮土坡:在不平的坡上,长满一大片苍翠的野草。看过去,是那样的欣欣向荣。而在土坡往北过去对面,是一坐背阴当壁一片黛蓝,而往上是一道道裸露的土崖和起伏往上的土坎带有西藏逶迤挺立气息的山坡,而它的山顶和向西延伸过去的曲直的山峦上,覆盖着新白色的雪,看上去,山顶和山坡上,白中夹着炭黑散乱的碎土块,这使得雄伟的高山更加的秀丽!

走在夏日的矮土堆上,脚踩在近前、稍远些的一大片绿草茵茵的较平的地上,感觉又松有软,越往前面走,每一个解放军战士、指挥官感觉他们被欣然的似乎在动的绿色拥抱,心里是多么的舒畅!好像他们不是在巡逻,而在西藏旅游似的。他们一会就走到矮坡边,沿斜斜的土坡边而下是:一大片宽阔而平坦的草地。生长着一大片、一大片浅浅而碧绿色的野草,青青葱葱的,如一床铺在那里的绿毯子一样。在这里,在一片绿得非常欣然而美妙的绿意中,在一片浅浅略参差不齐的浓浓的绿草丛里,生长着一些鹅黄的野花,看过去,绿中带黄,非常的鲜艳秀丽令人愉悦!这时,带有藏南山野特性的山地,如依偎在大自然的胸怀。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和指挥官在解放军连长王海刚和一排长周天喜的带领下,走下矮斜坡,向近前、远些的满含着如新绿般的温情平坦的草地走去。


此时,在藏南边境的早上,清新的春风吹来,野花儿在绿草丛里轻轻地摇曳着,围拥般的浅浅野草在自由清新的微风中舒心而轻轻摇动着,同样,夏日的风,吹到了在祖国的藏南边境进行巡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指挥官的脸上。

解放军连长王海刚、排长周天喜带着战士们走下矮土坡,朝下面一片宽阔平地缓慢地走下去。他们下到草地,向脚下的一片碧绿色的、在近处和远处都有一些野花的草地走去。

英武十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一一

头戴浅黄色军帽,帽檐上,有一小颗圆形暗蓝底中间有“八一”的五角星红色帽徽。在他们充满青春和尚武润泽的脸庞上,一双满含机智勇敢明亮的眼睛。在他们浅黄色的衣领上,有一对一颗白色小五角星的红色领章,一根浅黄绿色的皮带紧系在他们的腰间,在他们背阴的前身,紧系在他们肚皮正中的皮带扣环,随着他们的走动,在时不时闪着耀眼的白光。他们身背着枪,12个解放军战士、指挥官以一小排的队形往前面继续走着。时不时,带有藏南山野气息的微风吹在解放军战士的脸上,温情的阳光照到他们的身上,在他们脚(边)前的满地生着诱人的一片绿草青青宽阔的草地上,动人艳丽的野花在风中摇动……

看到这西藏边境的天然美丽的景色。

王海刚连长心情怡然、愉快。他情不自禁地感慨:

“一排长,你看,我们边境的山多么好看哦!”
“就是呀,连长。”是四川安岳人的周天喜排长说。

“看这山、这地多雄伟的!我在想,就是以后转业了,我都不离开西藏。”王连长说。

“连长,你不回江西南昌的家了。”周天喜问。

“我可以让我的妻子到这里来。”好像这事难不倒王连长。他俩边走边说。

“她愿意来吗?”

“她这么喜欢军人的,当然会跟着我。”

“嗯,连长,我两天前听你说,玉珍嫂子十月份来看你。”
“不,是七连长苗文奎的妻子要来。他们去年五月才结婚。”
“那玉珍嫂子呢?”周排长问。

“过几天来。”


“连长,你们又可以团聚了。”

……

他们继续聊着,向面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3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三)

    他们走了四十多分钟,走到了一条天然湖的边上。

这是一条庞大的天然湖,又大又平,湖面上静静的。清粼粼的、光柔的水面上,倒映着一大片天蓝色的晴空,远处看去,一片天蓝天蓝的,就像是放在那里的一大块蓝玻璃片一样。在湖边北面是较远的一连长长的低矮而连绵成群的山,土灰色的山后又是山,你能略微看到稍高前山些的后山,呈石灰色的如浪尖般的山岩和山巅,非常的雄奇而伟岸!

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和一排长周天喜和12个解放军边防战士走在平而灰白沙土的岸边,而在他们身边的如睡着的湖,非常的温和柔静。它的南面是一横片连绵的如锯齿形的相依一起的远山,北面是山延后有些被遮住显得诺白的雪和泛着土灰色的山顶。山与山之间如波浪形的群峰,仿佛在湖像一条船的周围上下涌动一样。

“真是太好看了!”李世民边走边说。

在他身后走着刘汉兵接着他的话说:“这是一个好地方。”

“刘汉兵,你愿意在这里生活吗?”李世民不转脸地问。

“我不愿意。”

“为什么?”

“再好看,这里能呆吗?”刘汉兵反问。

“我就愿意。”李世民说。

“就这样生活在岸边。”

“不过,我要和我的老婆来这里一起生活。”

“你不要忘了,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们怎么生活,就等着饿死。”
“现在不行,等将来这里来了人,修起了商店,医院,学校,就行了?”

“你看这里能生活吗?”刘汉兵觉得奇怪问。

“在附近地方生活也行。”

“那不知何年何月了。”

“你说我头脑发热。”李世明问。

“我看你的智力是三岁的孩子。”刘汉兵嘲笑。
然后,走在他两前后的战士都笑了。

他们边走边看边聊。向湖的前面走去……

“同志们,前面是那林河。”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回过脸对身后的战士们说道。这时,他们巡逻来到了泛着浅黄色的河边上。而河对面过去较远是几座非常高的山,两道呈炭黑色的往下倾斜的山势到临河的山脚下伸出来,在弯向这边。
而在两山相遮的后面,还有山,你能看见正面这侧的被挡住的一山的山地和它侧斜面接近它的多处大半山顶上,积集着如石灰般的雪,被河这面的往上成曲直的炭黑色的山顶映衬在它有乳白色的雪的山崖下。看去是那样俊秀而诱人!


在河对岸上,生长着一大片桃红色的如樱花般的树子,没有叶子,舒展的长有樱花的树枝伸向流过下边的水波粼粼的泛着浅绿蓝色的河上。

王连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你们走累没有?”

战士们都回答:“连长,没有。”

“好,大家把鞋脱了过河。”

“是,连长!”
然后,王海刚连长就弯下腰,把脚上的解放鞋脱下,然后,把浅黄的军裤卷到他的膝盖上。战士们也都这样做,这样好过浅浅的河。看到大家都脱了鞋拿在左手里。王连长就说了一声:“走。”

然后,战士们就跟着自己的王连长走向清粼粼的凉悠悠的打到膝盖处的河水,朝河对岸走去。

一走进清清冷冷的打到他们膝盖上的河水里,王海刚连长冷得打了一个冷噤。高原下来的河水,有些带有雪水。

他身边的一排长周天喜的四川话响了:“连长,太冷了!”

“嗯。”

旁边的杨挺安班长说:“这西藏的边境没人住,虽然是夏天,踩在这水里还是冷得浸骨头。”

周天喜说:“有人烟,还是边境啊!”
“排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都晓得啊!”周排长说笑道。

“我怎么比你不知道呢?”杨廷安班长说。

……

发表于 2016-11-23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的语言诗意的环境描绘,饱含着对祖国深情,对这方热土的厚爱。对主体起到烘云托月作用。
期待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四)


       之后,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周天喜排长、一班12个战士走上很高很远的山路。他们走去,就像到很远的异地去一样。就这样,他们到下午近16点,到位于中国西藏和印度边境的扯东哨所。

王连长还没有走到,就看见这个哨所后面20多米,有四五个分开的插有印度国旗的印度哨所,心里非常发怒!他走进了在哨所里的一班长、而两个边防战士在哨所边站着在执勤。

“林班长”

24岁的林班长就转身来,向自己连长敬了一个军礼说:

“报告连长,一连三班在这里执勤。”

王连长马上问:

“这前面的印度哨所是怎么回事?”

“报告连长,这哨所是二十天前,印度军人上来修的。”

“真是太无礼了,这是我们中国的土地!”王连长气愤地说。

“连长,你们走了大半天了,先到房里去歇一歇。”哨所里的长得非常壮实、被嗮黑大手的林班长说。

“好。”

王连长和战士们在哨所旁的一个小营房里去休息了十多分,由于他觉得此事非常重要,急于想把这里的新情况报告跟营长。就带着战士们非常急地离开扯东哨所,原路返回去,当他们回到边防连的驻地已经是半夜近23点多钟看。一回来,王连长就在连部跟解放军营长江大鹏打电话:

“营长,我是王海刚。”

在电话那头传来了江营长的响亮声音(江大鹏营长34岁,参加过抗美援朝,那时23岁,是志愿军一排长,作战十分英勇。近十年后,成为了解放军边防团的营长):

“王连长,你有什么事吗?”

“营长,我们今天去扯东哨所检查巡逻,发现印度军人的哨所修到我们哨所五六米的地方。我仔细看了一下有三座。”

“知道了,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也是决不允许的。我会马上跟团长汇报。”

“那我放下电话了。”

“我知道,你们走累了。一天半夜呀,快洗洗脸脚,早点休息。”

“嗯。”

通完了话,王连长就匆匆洗了脸脚,就和指导员睡了。同时,他也踏实了,团长会把这个情况向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汇报的。(据历史记载:张国华是解放军二野著名指挥官。他指挥解放了一些城市如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等。后带领部队进入西藏,成为西藏军区司令员)他还是感到了以后,中国边境会更不安全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0-5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满藏南山坡的野花(五)

      

       杨班长边吃,边想的是等会就要训练的事,就没有回答他的话。而坐在杨班长身边的刘汉民问:“李世民,你想吃什么?”

“我都吃够了。”

“你吃够了。现在是三年自然灾害中,内地的人民都没有吃的,你还在那里吃得不耐烦。”

旁边有一个战士说李世民:“我们解放军有馒头吃就不错了,全国人民就是宁肯自己饿肚皮,都要把粮食拿跟我们每一个解放军吃,我们不能有闲话,不满足哦。”

“是呀,”杨班长说,“我们一定要好好训练,提高军事本领,保卫祖国的边疆,跟我们人民一个安全生活好的环境。”

“班长说的好。”刘汉民张口赞扬自己的班长。

然后,李世民问:“班长,我们今天上午训练什么?”

“打靶。”

“然后下午呢?”

“下午,训练投弹。”

解放军班长杨挺安,在闲时,和自己的战士随和,爱说点笑话。他问:“连下午的事你也要问?”

李世民一笑,回答:“一切事要知道。”

旁边的刘汉兵说:“还有不知道的呢?”

“不知道就不知道吗?”李世民双手一摊,这样说。然后,他瞪了他们一眼,脸有些歪表明这事不是他,别人也照样。

大约要吃过了。

知道吃了饭,至多二十分就要进行军事训练。杨班长就不再说闲话了。他认真说:“好了,吃过饭,大家去准备吧。”

李世民调皮的脸一昂,说:“班长,这还早,我们就准备了,也用不了二十分钟呀。”

“你以为,就咱们一班吗?”杨挺安正色说。

李世民就睁着他的大眼睛,好像他还没有干什么,就被喊去的略不满意的眼盯着正色而严肃的杨班长。刚张嘴,就被自己班长的话呛住。

“别废话,快去准备”

然后,他们就去准备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1 23:08 , Processed in 0.07033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