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苏任

[原创非首发] 幻国奇侠上部(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晚上去?”
  “只有晚上去,这是祖制。而且只有成为我的男人,你才可以去修行那儿的功力。”
  “天涯海角,在哪儿,这不是到天边了吗?”
  “呵呵。一个晚上,我们就能够到的。”
  思无恨点点头。回到寝宫,他们吃完了御膳。夏菜子在东山墙上找到一个机括,轻轻一拧,山墙打开,一条宽阔的地下石阶路展现在他们面前。
  思无恨看看这条地道,吃惊非小。整条地道居然是用白色大理石砌成。内面没有一盏灯,却亮似白昼。原来这些大理石居然都是夜光石,仅仅每一小块就价值连城,更不用说数以万计了。
  夏菜子在前面领着路,思无恨紧随其后。两人走了足足有两个时辰,眼前闪出一座驿站。这个驿站非常宽大,内面零零星星的有几个女奴在拾掇马匹。
  思无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儿居然饲养着上百匹的西域大宛马。这些马骨架高大身段细长,鬣鬃几乎垂地,颜色各不相同,但毛色极为纯正。不论什么颜色,都不搀着一根杂毛。有白、黄、赤、青、褐、乌、靛、棕。
  但最耀眼的是团花马。这样花色的马不足十分之一。马的皮毛由五种颜色搭配而成——看得好像是人为的将颜色搭配——实际上是天然生成的。如花簇,十分漂亮。
  夏菜子轻轻喊了声:“白卉、红莓、翠竹你们过来!”
  几个衣着兽皮裸露着肌肤的女子急匆匆赶了过来,垂头施礼道:“婢子参见女王陛下!”
  夏菜子点点头,说:“免礼。我要在这儿挑选两匹骏马,你们准备一下。”
  “是”她们自始至终垂着头,不敢仰望。
  “无恨,你喜欢什么马呀?”夏菜子回头问。
  “白马。你呢?”思无恨若有所思地答道。
  “我喜欢黄马。”
  “我明白了。”
  夏菜子一笑。两个人携手揽腕走进御马监。看着一匹匹上蹦下跳、昂首嘶鸣、充满无限活力的马儿,两个人相视一笑。
  转来转去,他们看了一小会,各自挑了一匹马,让婢子们给马带上鞍辔笼头缰绳。
  夏菜子飞身上马,十分干净利索地双脚一磕,那匹黄马嘶鸣一声,四蹄放开,如同一片黄云一样跑了下去。
  思无恨却磨磨蹭蹭地上了白马,双脚刚一磕,那马如同白龙一样腾云驾雾般跑了下去。此时的他,完全是一个文弱的书生,骑马只不过是硬着头皮硬撑。
  那匹黄马是一匹牝马,但是脚力却相当好,尽管思无恨的白马穷追不舍,仍然追不上。夏菜子骑在马背上激情飞扬,时不时做出一个高难度动作。她边跑边喊:“无恨,快来追我!”
  她那娇媚的声音让人心潮起伏。思无恨双手紧紧抓着缰绳,几乎爬在马背上。“菜子,等等我------”远处传来夏菜子爽朗的笑声。
  两个人你追我赶,不知不觉,跑到一个洞口处。
  夏菜子勒住马的缰绳,那马儿就地打了几个圈,才停下飞奔的蹄子。她洁白无瑕的脸上挂着细细的晶莹的汗珠。她扭回头,那匹白马正风驰电掣地赶过来。
  地道两壁的大理石清晰地倒映着他们的身影。这时白马飞了过来,思无恨赶紧拽马的缰绳,可是这马似乎没有感觉,仍旧狂飙不止。
  夏菜子一看不好,调转马头,应了上去,就在两匹马相错之际,她闪电般伸出纤细的胳膊,一把抓着白马的缰绳,可劲往怀里一带。
  思无恨吓得一闭眼。如此之快速度下,单臂拉住奔跑的悍马,就是武功极高的大侠也未必能为。可是他明显感到坐下的马仿佛一下子给扥住了一样,马昂首长嘶,四个啼脚“嗒嗒嗒”的蹬着地面。
  他缓缓张开眼睛,吃惊地看着夏菜子,心疼地问:“你----你没事吧?”
  夏菜子格格笑着,“你说呢?”
  这时思无恨才看清了,夏菜子一只手拉住自己白马的缰绳,好像比拴马桩还要牢靠。
  思无恨大睁着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怎么,不相信我?”夏菜子一个翻身跨到了他的马背上。
  随后,她把思无恨揽到怀中,双脚一夹那马的肚子,那马又跑了起来。
  那匹黄马在后边跟着跑。
  思无恨羞得无地自容。
  “菜子,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夏菜子没有说话,而是把嘴凑到他的脖子上,滑溜溜地吻着。
  这时,马儿已经跑出了地道。映入眼睛的是望不到边际的蔚蓝色衔着雪白浪花的大海。翻滚的浪头一个压过一个,前仆后继地涌入岸边。
  两个人勒住马丝僵,马儿停了下来。夏菜子一个翻身,跳下马,玉面通红。思无恨甩蹬离鞍,下了马。抬头看看,居然旭日东升。
  原来他们竟然折腾了一夜,才跑到这儿。
  夏菜子亭亭玉立站在平整开阔的石头广场上,强劲的海风吹拂着她乌黑浓密的长发凌乱飞舞。
  她面朝大海,不言不语,升起的太阳拂煦着她高挑身材、优美的曲线和那白嫩滴水的肌肤。恍惚一霎那她成了仙子,美绝天下。
  思无恨痴痴地望着她的背景,心里的美说不出。可是,不经意间,另一个女子的容貌打乱他陶醉的心。
  她就是他苦苦要找的水员外的小姐。
  “是啊,我当初答应员外一定要找到小姐,可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一无所获。至少应该有个信儿向员外报喜。可是,自己却莫名其妙的成了花国女王的男人,而且现在自己连唯一的本事异想天开都弄没了,岂不成了食言的小人。可是,现在能干什么呢?但愿菜子能够把她所说的功力传给我-----”
  “无恨,你怎么啦?”夏菜子回过头,看见他怔怔的望着大海,忧愁满面。
  “没什么,我想了点心事。菜子,我们在这儿练功吗?”
  夏菜子诚实地点点头,扭身走过来,拉住无恨的手,温柔地说:“咱们坐下说说好吗?这儿又没人。”
  “嗯。”两人并排着坐在一块,面朝着大海。潮湿带着腥味的海风如同大潮一样一波压过一波。
  “我们花国虽然在桃源界是个中等国家,但要论武力,我们则是佼佼者。桃源界共有九国。你听说过吗?”
  思无恨摇摇头,“没听说过。”
  “这九国分别是麒麟、玉国、花国、红豆国、蚕凫、瀛国、螭里国、国国、爿国。
  其中最为强大的是麒麟国,其次是玉国和瀛国。像我们花国排在中间。
  单纯论武力,玉国排名第一。玉国有好几位绝顶高手,其中就有玉国武大帝天擎,可是他还不是第一。其次是咱们花国。花国之所以排名靠前,是由于花国中有无与伦比的武功秘籍。这些秘籍至今无人破解。
  据历史记载,这些典籍曾经十分辉煌过。花国一个女子治理的国家所以存在几百年的历史,并且在上古时从中原大陆分离出来,顶天立地,靠的就是这些神乎其技的典籍,可惜,古人已逝,典籍中所载后人无法完全破解,尽管这样,她们仅仅学了其中的不到十分之一,已经可以纵横天下了,除了玉国几位顶尖高手外,所向无敌。”
  思无恨发现这时夏菜子的脸上闪闪放光,带着满足的自豪和优越。而这些话也解释了他心中的谜团,为何一个女子可以管理一个国家而兴旺发达。
  “你喜欢听吗?”夏菜子看看他,见他十分认真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你可能最想知道,花国的武功秘籍是什么?不要急,我马上就会告诉你。其实,我看上你,其中也是因为看到了你的奇异功力。你不会嫌弃我吧?”
  “你怎么看出我有奇特的功力?我又不会武术。仅仅认识几个字?”思无恨疑惑地问。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夏菜子的眼里竟然泪光闪闪。
  “你怎么了?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我说过,我既然是你的----男人。我就会对你负责。像你这么既漂亮又温柔的女王,我是花十辈子修不来的福分。”
  “嗯,让我亲亲你!”夏菜子不由分说,给思无恨来了一个香吻。
  “我的女王,现在可以说下去了吧?”
  “可以啦!”夏菜子眉飞色舞,“刚才说道哪儿来?”
  思无恨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说我呢,说我的特异功力呢!”
  “对对对。是这样,刚一见到你,不知怎么,我就特别有一种感觉,好像觉得这一生非要和你再一起才能高兴。捉住了你,把你关到小石头屋里,我虽然喜欢你,可是我身为女王,是不能随便嫁个男人的,如果不慎会导致国家的灭亡。可是很快,她们就回禀说,你会我们的土语。这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们的语言,非在这儿生活十年以上不可能会说。书中记载,除了我们的祖上那位来自中原的大儒,用了一年的时间精通了我们的语言外,后继无人。可是,你却短短一个时辰就能够简单的交流我们的语言,我就隐隐感到你是有特异功力的人。
  我知道,我生命中的男人就在眼前,所以我就去看你,结果正碰上你的那些朋友因为发功而导致烈欲烧发作,所以,为了救他们,我带去了十名女子,留给他们六名。再接下来,你都知道了,我作了你的女人----”
  “会说你们一些简单的话就是特异功力?有这么重要吗?”无恨摇摇头。
  夏菜子顿了顿,抬起纤细的玉手把一绺长发拗在手里,娴熟地缠在手指上,不停地转着,说:“你不知道,除了你这样聪慧的人可能破解我们典籍中的武学秘密,其他平庸者根本没有希望,我们国家的兴旺只能在你身上。”
  思无恨笑了笑,“菜子,你不会骗我吧?你们男城拥有百万男人,绝顶聪明之人必定存在。我虽然还不是很笨,可是要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恐怕会令你失望了。”
  夏菜子转动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很不高兴地说:“男城百万之中,是不缺少聪明英俊的男人,可是,我说过,自从我看上你的第一眼起,我就不会再为其他男人动心,而你的天分也正符合我这个女王择夫的条件。如果你不要我,无论哪一天,我都会为你而死。”
  说到此,她的眼睛湿润了,她的喉咙哽住了,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
  “别别别,菜子,是我说错了话了,你别难过。我说过,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我和你有了肌肤之亲,我此生绝不负你!”
  思无恨把她搂在怀里,擦去她腮边滑落的泪珠。
  夏菜子挣扎着从思无恨的怀里坐了起来,含泪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你不要哭哭啼啼的,菜子,你是女王,天下那么多大事等你拍板,你如此柔弱,怎么行呢?”
  “无恨,你不知道,在见到你之前,我几乎从未哭过,可是,你,我却一刻都为你心碎!”
  “好了。我知道。我要求你不能再落泪。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是,我的男人陛下。”
  “菜子,说说典籍的事好吗?”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嗯。你知道这儿叫天涯海角。其实这个地方是没有人能够到的,除了从我的寝宫的那道秘门来的地道。这些典籍不是书纸,而是刻在石壁上的。这儿共有九部书,每一部又分九段,每一段又分九手,因此浩如烟海,极尽繁复。即使绝顶聪明之人,穷其一生,只不过走马观花地看一遍。至于其中的精髓,完全凭着自己的悟性。
  自我继承王位以来,我每年都自己来此抄写其中能够看懂的一小部分,然后拿回去交给兵部武学司,让她们每年在城中挑选天才的苗子,培养其成才,为国家所用。
  可是你来了,你就住在这儿,我陪着你。我俩可以相互切磋,这样进步较快。”
  无恨点点头,“好,就照你说的做。那些典籍,方才你说不是书,是刻在岩壁上的,在哪儿呢?”
  夏菜子笑笑说:“看你急的。比干那事还心急!”
  无恨也笑笑,“要么先干那事,之后再找典籍?”
  夏菜子的脸腾地红了,扭捏着说:“不,不,我......”
  ......
  夏菜子领着无恨在石头广场上顺时针走了一圈,逆时针走了一圈,然后站在广场的中央,只听到地下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接着除了他二人站的中央外,四周下陷并按着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向出现了八个严密封闭的门。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八个门,不是九部吗?”思无恨惊讶万分。
  “第九部就在我们脚下。”夏菜子恳切地说,“只有打通了那八部,第九部的大门才能开放。”
  说着,她用手指着东面的一扇门说,“这是第一部,内面分九段有九个门,每段里面又有九手,所以还有九道门。这第一部是基础功,主要是练习天罡气和地煞气。这二气一旦练成,就会融为一体,叫做真元气。体内的真元气无时无刻不在流转,打通身体的经络后,身体可至柔至刚。柔者身体犹如见缝穿针,可以轻如鸿毛。至刚时,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可将侵入体内的毒液化成手毒剑,杀敌于无形。真元气练成后,就开始练习百炼手,这是为后面练习天雷剑准备的。
  无恨,你有信心最快学会吗?”
  思无恨低头想了一下,“迄今为止,最聪明的人用多长时间练成了真元气?”
  “三年吧,能够练成此功的,花国大概有一千人。有的是我把秘籍抄下,他们在外面练成的,一般都需要十年以上。”夏菜子显得有些急躁,她知道,思无恨练此功就花几年的时间,等他练成最为上乘的武功,那时自己已经是个老太太了。她希望他能够一年就练成。
  “给我十天吧,我十天就行。”思无恨信心十足地对着夏菜子说,他理解她的苦恼。
  “啊,十天?我的妈呀,你是不是疯了?”
  夏菜子抬手搭在思无恨的额头,喃喃地说:“你头脑很冷静啊,怎么说这么不着边际的话呢?”
  “我有直觉。也许,你化了我的异想天开,它并没有真正消失,只是不能再施展出来,可是,它似乎让我觉得,天下的武学对我都是一通百通。”
  “但愿吧......”夏菜子摇摇头,无法相信他说的话。
  “好了,菜子,我要去了,你打开门。只是,你怎么办?你回女城吗?”
  “不,我陪你进去。大约隔几天我就回去一趟。咱们得吃吃喝喝呀!”
  “嗯。这门怎么开呢?”
  “别急。”夏菜子走到正东门前,石门上刻着一只硕大的龙头。整个龙头探出门面,怒目圆睁,长须飘散,锯齿闪光。最为突出的是它的双眼金光闪闪。
  夏菜子抬起右手,把五指插进龙眼,接着向下弯曲,抠着龙眼后面的机关,立即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她赶紧把手伸直缩了回来。
  这时,石门已经大开。令思无恨吃惊,里面仍旧是白色大理石砌的墙壁,光滑的倒映着人的影子,里面根本无需灯火。
  这是个幽深的石洞,两边大理石壁上每隔不远就有一道门。整个门雕琢成狼头状。思无恨从头至尾数了数,共是九个门。
  夏菜子看看他,微笑着说:“无恨,从此刻起,直到你的功力练成,你不能离开半步。你需要什么,我都会亲自来送。你可要吃苦了!”
  思无恨报之一笑,“菜子,要辛苦你了。”
  “这是天罡气正门,你进去吧,我不送你了,相关秘籍都刻在石壁上。过几天我回去给你带来书籍备用。”
  “嗯”思无恨答应着,走到狼头门前,他才明白过来:“菜子,你帮我打开啊!”
  夏菜子笑了笑,“是,男人陛下,我这就遵命!”
  只见她在狼头门的右面大理石墙上轻轻的叩了叩,嘴里轻声的念着什么,突然,“哄”的一声,石门大开。
  思无恨迈步就走,夏菜子一把拉住他的手:“无恨,无恨......”
  思无恨回头看看她,“怎么了?”
  “我想你!”她几乎是个哭腔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把她搂到怀里温存了一下,劝慰道:“你要好好的,我才能安心修炼功气,你光使我分心,我也不知何时能够练成。”
  夏菜子点点头,“我听你的。让我站在门口看着你走。”
  “好。”思无恨说着松开她,转身走进去。
  夏菜子依依不舍关闭了石门,静静地矗立在原地好久。
  假水天一的真名叫水芙蓉。她们一行人遭遇了暗算,除了她本人外,海明月她们都成了乖乖听话的陌生老男人的棋子。
  可是,水芙蓉知道自己无法斗过这个陌生的老男人,所以她只有装,装出服下金豆子后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痴傻的样子。
  她听到那个老男人压着嗓子说:“给她解开身上的捆绳。”
  “是,父亲。”汶泠答应着,解开了水芙蓉身上的绳子。
  水芙蓉腾地一声跳下冰床,木讷讷走过来,对着老男人恭恭敬敬说:“主人,悉听驱遣。”
  整个脸藏在帽子了的老男人“嗯”了一声。
  汶泠说:“父亲,我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我们现在有人了。但是他们的能量远不够。咱必须训练他们。你领着他们进入藏武洞,教他们练习邪魔剑法。”
  “是。”汶泠心不情愿地招呼着他们。他们都是提线木偶,乖乖地跟着走。
  水芙蓉一边走,一边想着脱身之计。
  她们离开那座神秘的地下宫殿,拾阶而上,向高处走了很久,最后似乎走到了一座山的山顶上。
  汶泠走在前面,打开了台阶尽头的一扇石门,清爽的空气立即袭来。
  走出石门,水芙蓉发现真是一座山顶。可是这是个绝顶,除了那个石门一条路外,这座山顶四周都是绝崖悬壁。
  她满眼都是乳白缭绕的云雾。四下望去,根本看不到别的山峰,既没有高的山峰,也没有矮的山峰,似乎是一座孤峰。
  昂头望去,山顶上有一座孤零零的院落。
  等进了院子,水芙蓉才发现,这是座十进的院子,非常宽敞,正房和耳房多的数不过来。
  看着在前面走的汶泠,水芙蓉冷冷笑了一下。
  血饮剑倏然架在了汶泠的脖子上。
  汶泠大瞪着双眼,吃惊地望着她:“你......你怎么不听话了?”
  “你得听话,不然,哼哼,我杀了你......”
  “你是装的?”
  “现在才明白是不是太晚了?”
  “我其实想救你们。”
  “骗鬼去吧!你和你那个神秘的爹没一个好东西,阴森森的和鬼王一样!”
  “我说的是真的。”水芙蓉发现她的眼泪竟然涌出泪花。
  “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我是个坏人。可是,我不同意爹爹所做的一切。”
  “你花言巧语,但是骗不了我!”
  “我这有解药,你拿去给那几位姐姐服下。”
  水芙蓉愣住了,但她恶狠狠地说:“解药呢?我替你拿!”
  “等等。你不知道这解药是什么。我希望你们练成邪魔剑后再拿药。”
  “哼哼,你绕这么大圈子,还是想着你爹!”
  “你不学邪魔剑,永远逃不出我爹爹的掌心!”
  “我可以拿你做人质。”
  汶泠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就凭着你的剑法,你连我也奈何不了!”
  水芙蓉发出一阵瘆人的冷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话音刚落,她手上用力平推血饮剑,因为是架在汶泠脖子上,所以她以为这一下就可以削掉汶泠的头颅。
  可是,宝剑似乎削到空气上一样轻。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不知怎么回事,汶泠手中一把短剑已经触到水芙蓉玉脖颈上。
  “你----”水芙蓉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
  “你太自负了。你以为凭着你的剑法杀死过无数无名之辈就了不起了吗?”
  汶泠挖苦道,“告诉你,我的邪魔剑法只练到十分之一。”
  冷汗顺着水芙蓉的玉面如下雨般滴下。
  “可是----可是,我也不至于一招就败在你的手中。”
  “你不懂,你坐下,听我好好讲讲这邪魔剑法,你就知道了。”
  “嗯,谢谢你的不杀之恩!”
  汶泠的手轻轻一抖,那柄短剑就不见了。
  “你们都坐下休息吧。”
  海明月、牡丹、萧彤、林、张、郑都乖乖找个地方,不言不语傻傻坐下。
  “你坐那儿。”汶泠冲着水芙蓉说。
  水芙蓉乖乖坐在院子里一排石凳最前面的一个。
  头顶上的天空乌云层层叠叠的旋转着。突然,一道闪电撕开乌云的一角,直直地射到院子的地面上。接着一声炸雷响彻整个天空!
  所有人都不禁吓得抖了一下。待雷声过后,汶泠打开了话匣子。她瞅瞅水芙蓉问道:
  “你知道我的父亲是什么人吗?”
  “你的父亲很神秘,但他不像一个好人!”
  汶泠不置可否、平静地说:“我的父亲的真面目,你是见过的,他就是十卷画里边的玉国武大帝天擎。”
  “啊----”水芙蓉不由得惊呼出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神秘的老男人就是赫赫威名的玉国武大帝!
  汶泠十分冷静地说:“你可能不大相信!”
  “是,我真是不敢相信。现在武大帝不是在玉国的京城吗,怎么怎么到这儿来了?”
  “唉!”汶泠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本来这玉国的御座是我父亲的,可是被他的孪生兄弟硬生生抢了去!”说到这里,她银牙紧咬。
  沉寂了半天,她才从憎恨中清醒过来,继续说道:“如果你还记得那副画中的内容,上面记载说,自从我父亲夺了天下武功第一之后,便销声匿迹,江湖上谣言四起。可是知道真相的寥寥无几。”她顿了顿又说:“其实我父亲那时已经是玉国的太子,可是他醉心武学,虽然武功天下第一,可是在治理国家上却不出色。我父亲的父亲就是玉国先帝经天伟帝日益对我父亲不满。而早就觊觎皇位的天邢不断暗地里拨弄是非、阴谋陷害。尽管如此,我的爷爷还是决定把皇位传给我父亲。”
  水芙蓉大睁着眼,追问道:“那怎么会让你的叔叔夺了位子?”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玉国的国王传位之后并不是死了,而是归隐练习一种高深的武功,叫碧落功。这种功夫除了可以使人的生命延续二百年还可以成为玉国皇宫中最坚固、最后的防御。
  因为碧落功只能使人的生命延续二百年,所以归隐的皇帝一般只有三代。即使遇到外敌攻入皇宫,他们只能复苏发功,不能现身。发功完毕,他们就彻底飞灰湮灭。而唯一能够控制他们思维的就是已经进位皇帝的人。换句话说,谁掌控了他们的思维,谁就可以顺利成章的登上皇位。
  天邢虽然和我父亲一个师傅,但是他的武功不是出类拔萃的,可是他却博闻强记。凡是见过的武术招式,他都能够一点不错地记得每一招式。所以和我的爷爷经天伟帝相处中,他出尽了风头。我爷爷有一百个儿子,他是文绝,我父亲是武绝。
  我父亲那时正在练习邪魔十剑,眼看快要登顶,就在这时,我爷爷突然传位于天邢。我父亲还是太子的身份,竟然众目睽睽之下甩开不闻不问!”
  绝顶宫中,天擎自闭在一间小小的室内,眼皮垂下,脑海中尽是极尽繁复的刀光剑影。他必须努力控制自己的思维,否则,只要一走神,就会走火入魔。
  他正在练习邪魔十剑的第二剑。原来邪魔十剑的等级是从十到一。邪魔十剑每一剑都极具威力,因为凝聚了太多的合成力,所以它最多使出十招,这就是第十剑。这十剑是和绝顶高手过招时的招式,也就是邪魔十剑第一层是十剑克绝顶高手,一直到一剑必败绝顶高手,这就练成了十剑。
  就在天擎苦苦思索第二剑的紧张时刻,这时也是最不能被人惊扰的,可是突然驾临了传旨力士。
  他猛地睁开眼睛,同时一口鲜血飞射而出。他挣扎着跪在地上,气喘吁吁说:“儿臣接旨。”
  传旨力士狞笑着展开绣着龙边的圣旨高声唱颂:“有旨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继位以来,法先王之法,以仁孝忠厚治国。四十五年来,黎民安居,百官协和。四海承平、八荒宁定。然太子嗜武,承继皇位必穷兵黩武,扰攘四方,残荼生灵。边疆战火再起,民不聊生,是谓穷凶极恶也。皇二子邢,忠厚仁孝,爱民如子。克己奉为,洪量似海。雄才大略,天生龙象,是上天特赐予朕国之柱石。朕决定,传位于皇二子邢。钦此。”
  天擎听了,心中急火攻心,当场昏倒在地。当他再醒过来,他已经在一座幽暗的地下宫殿里了。
  他努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慢慢地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太子已经被废弃,登上皇位的是自己的孪生弟弟天邢。
  天邢没有杀死自己,而是让自己永远见不到阳光。他绝望了,他不知道这座地下宫殿在地下多深的地方,他无法弄明白自己这个太子再没有被废就成了别人的嫁衣。最最让他痛苦的是,由于走火入魔,他辛辛苦苦练习了十几年的邪魔剑法毁于一旦。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
  天邢似乎很够兄弟感情,为他太子哥哥送来了十名美女。已经深陷囹圄的废人天擎在绝望中开始纵欲贪欢。
  十名娇滴滴温柔美貌的女子被他折磨死了九位。而他自己也已经奄奄一息。得到消息的天邢在群臣面前泪流满面。可是走到自己的寝宫,他则仰天大笑。筹划已久的阴谋诡计终于马上实现了——只要天擎一死,玉国的天下就是我天邢一人的天下!
  可是,最后一名美女却救了几乎垂死的天擎。她用自己的阴气涵养了天擎体内的破断的邪魔剑气。整整三年,居然让断掉的经络自行修复完好。
  没有这个执着、善良、温柔、聪慧的女人,天擎早就暴殄天物,成为一具骸骨。
  她就是汶泠的母亲。
  天擎有过无数的绝色女子,因为他曾经是太子。可是真正让他钟爱一生的唯有此女子。她不但救了他的命,让他在幽居的地宫中重新练成了邪魔十剑,而且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孩。
  十年之后,由于她违逆了天邢的旨意,被残忍地受刑“凌迟不死”,极其痛苦地死去。
  这个恨,复仇的恨,深深埋在天擎的心中。
  天擎是个武学奇才。他在孤寂中自创了“秋暝剑”和“星河掌”。
  他非常疼爱这个女儿,可是对她也非常苛刻。
  汶泠自小就学习邪魔剑、秋暝剑、星河掌,集三大神功为一身。可惜的是她天性太随她的母亲,缺乏天才,因此这三大神功她只学到十分之一。
  可是就是这十分之一,已经让她跻身一流高手的层次。水芙蓉自负武艺精湛,可是在汶泠的跟前走不过一个回合,这就是实力差距!
  天擎虽然有复国之志向,可是他没有人,没有自己的队伍,更为关键的是缺少应对碧落功的帮手。
  碧落功要想被破解,天擎已经具备了邪魔剑、秋瞑剑、星河掌,可是这三种神功不能同时发出,因此,他必须找到两个可以精通其中任意神功的人。
  这两个人条件太过苛刻。一是必须天赋惊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可以学通。二是身体条件必须具有习武顶级优秀的先天条件。三是必须是女子。因为女子练成其中任意一项,其阴寒之气可以最大限度的限制三代先帝的复苏。
  茫茫天下之大,往哪儿去找这么两个人?尤其天擎还被囚禁在地宫中,更是希望渺茫。可是有一天,天擎无意中居然发现地宫中的穹顶之上原来是个可以翻转的机关,于是他离开地宫一阵子。可是后来他觉得地宫可以很好的隐蔽庞大军队。
  十多年过去,天邢早就把这位废太子给遗忘了,更不会想到他可以练成如此了得的神功。天擎却没有忘记自己这位孪生弟弟,时时刻刻惦记着复国大业,他不懈的寻找那两个可以帮助他复国的女人,直到水芙蓉她们无意间闯入他们的地宫。汶泠的直觉十分灵敏,她发现水芙蓉是个不可多的的奇才,所以才设计圈套,把她们都骗进彀中。
  汶泠抬起头,恳切地说:“我希望你能够练成邪魔剑法,帮助我父亲复国。”
  水芙蓉没有马上答应,可是她心头却压不住地兴奋和激动。因为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能会实现她的政治理想——那就是掌控一个国家的大权,对万人有着生杀予夺的自由!
  她脸上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说:“好吧----我答应你吧----可是?”
  汶泠迫不及待地问:“可是什么?”
  “我的这些朋友呢?你总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如同提线木偶吧?”
  汶泠点点头,“只要你练成了邪魔十剑的第一层,十剑,你就可以用剑气化掉她们体内的金豆子,否则我也无能为力。”说着停顿了一下,又说:“你可能不知道,我父亲的金豆子,只有邪魔剑可以破解,一旦你学会了其他武功,这豆子就生了根子,永远没有化解的机会了!”
  水芙蓉听了心惊胆战,“什么,这么说,你父亲也无法化解?”
  汶泠点点头,“是的。我父亲精通三大神功,可惜,邪魔剑法的纯度不够,因此无力化解。”
  “这是什么金豆子啊,怎么如此厉害?”
  “我也不知道,是父亲在一本古书上留下几种稀有药草自配而成。为了最大限度的控制自己的军队,他不分昼夜的炼制丹药十万枚以上。此豆子脆香甜、有肉松感,很爽口,但凡分食,必定人人抢夺。人们不明就里,吃下之后,自然成为最忠实的奴仆。”
  “可是,你?”汶泠突然想起来,不由得打一冷战,“你是怎么破解的?我眼睁睁看你吞食下肚的?”
  “我也不知道。”水芙蓉摇摇头,她并不知道是那块九晶品石化了那药力。
  “时候不早,我们开始练习剑法吧!”
  “就在这儿练?”
  “在这儿练习基本功。真正练习邪魔剑法是采用一种奇特的方式。到时你就知道了。”
  “嗯。”
  “随我来。”
  汶泠头前带路,走到第一进院子的正房里,房内里面全是码放着不规则形状的玄武石。这些石块最轻的也有五百斤。最大的那块外形大过一头公牛。
  只见汶泠在地板上踏罡步斗,走了几步,突然柳眉一挑,短剑挥出,剑尖悄无声息地插进一块小型玄武石的表面。接着只见她握剑的手轻轻一摇,只听见一声巨响,如此坚硬的玄武石裂成几块。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再看汶泠腰身一扭,纵身而起,短剑犹如匹练舞空,眨眼之间,那几块石头已经变成沙粒,随着剑身的舞动,摆成一个魔字!
  汶泠自上而下,站在魔字的点上,接着一哈腰,身体几乎贴到地板上,短剑平出,剑尖闪电般插入一块巨大玄武石和地板的接触的缝隙。随后,她拿剑的手随着身子一转,仰面朝天,腰部拱起,双腿弯曲向地,好像背着剑一般。只见她手腕突然挺直,短剑的剑尖挑着那块足有千斤的玄武石缓缓升起,越来越快,最后大石头自己弹起,飞向正房的大梁。汶泠随着弹跳而起,在空中清晰的劈了十剑,剑剑入石。
  水芙蓉吃惊非小,可是就在眨眼之间,偌大的石块变成了十道细沙从天而降!
  汶泠回归地面,一张小脸通红,挂满了汗珠。她把短剑倒提着靠向手臂,另一只手擦擦汗水,冲着水芙蓉笑笑说:“刚刚就是邪魔十剑第十剑。”
  水芙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了半天才说:“你怎么把巨大的外力汇集在剑身上的?”
  汶泠喘了口气说:“你真厉害,一眼就看出了门道。邪魔十剑的巨大威力来自外力。”
  “什么外力?”
  “风雨雷电。”
  “这是什么意思?”
  “邪魔剑法就是练习风雨雷电。在风中练习到可以将风斩断。其实呢,这个斩断就是宝剑本身的剑气所形成的屏障,阻断了气流的流动。雨水中有看不见的大力量,练习雨水剑要到使下落的雨水滴在距离宝剑一丈远的地方改变流向。因此剑身所到之处,无有下落的雨滴。再就是雷剑。雷声震动之力,被剑身吸收。复以雷震之力制敌于死命。最后是电剑。它是最高的一剑之法。当练习到邪魔剑的最高层次,吞吐了风雨雷的大和力,一剑如电射出,倏忽消失,鬼神难躲。”
  水芙蓉摇摇头,“很难懂。”
  “我只会练习其中的风剑,其他的只有我父亲会。”
  水芙蓉失望地望着她,“这么说,这剑法归根结底是必须经过你父亲那一关了?”
  “你以为我父亲是个大恶魔吗?错了,我父亲是个非常正直的人,可惜他过于极端,在人们眼中,他是冷酷无情的大魔头。我不赞成他复国的计划。一场浩大的血雨腥风不知会让多少无辜的人枉送性命----可是,我的妈妈死得那么惨,我一定要为她报仇雪恨!”
  “所以牺牲我们几个人在所不惜,是吧?”
  “你们吃了我父亲的金豆子,已经无药可救。不练邪魔剑就只有死路一条。我父亲不希望任何一个有潜力的人被错过,所以让我先教你们第十剑。如果三天你可以学会,那么我父亲会亲自教你全部的剑法。可是三天学不会,就会像我这样,只能一辈子练习第十剑。”
  “这么残酷!”
  “是啊,不然,人人都能练成邪魔十剑了。”
  “我懂了,你父亲给每个无辜的人一次选择,可是这选择由不得自己。只有一个练成了十剑,才能够救治其他的人。”
  汶泠点点头。
  “开始吧,教我练剑!”水芙蓉深深吸了口气,坚决地说。
  “好。开始吧。”
  三天之后,水芙蓉练成了第十剑。
  汶泠笑着竖起大拇指说:“了不起!找到了,你就是我父亲要找的一个人!”
  水芙蓉脸上流出了满意的喜悦。
  “走,跟着我去见我的父亲!”汶泠没有丝毫的犹豫。
  而这正是水芙蓉期待已久的。她点点头,答道:“拜真正的武大帝为师,我就可以逐鹿玉国的武林了!我记得,玉国第一高手是北极,第二高手是幻影?”
  “嗯,是的。”
  “他们的武功究竟有多么高呢?”
  “这个----”汶泠摇摇头,“当年他们都败在我父亲是手中,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又没有和他们交手,不知根底啊。”
  水芙蓉却满怀期待。虽然她只练成了邪魔第十剑,可是由于她使用的血饮剑,其威力比汶泠的短剑要强十倍。如果她练成一剑,只恐怕连天擎也只是一招之敌。
  她笑嘻嘻地说:“好妹子,咱们快回地宫去见武大帝。这几天练功练得很得手,趁热打铁嘛!”
  汶泠也很心燥,她最大的渴望就是有人早日练成邪魔十剑,帮助父亲为母亲报仇。她悄悄地在心中祈祷:“上天啊!请你一定要帮助水芙蓉练成邪魔十剑!我可怜的母亲,你在天之灵终于有希望得到安慰了!”
  她们回到地宫。
  天擎面朝着墙壁,冷冷地问:“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他们中有练成的吗?”
  “爹。”汶泠小心翼翼地叫着,“是,有一个人用三天练成了第十剑。”说到这儿时,她激动地说不下去,声音有些哽咽。
  “什么?”
  天擎转过身,一张英俊无比的面孔在烛光下抽搐着。
  他喃喃自语道:“真的?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汶泠走上前去柔声问道:“爹,您怎么啦?这是真的。”她用手一指水芙蓉,“水姐姐,是她。”
  天擎的眼睛不停地忽闪着,“是她,真是她?”
  水芙蓉急忙走过,躬身施礼说:“愿武大帝能传授小女子邪魔十剑。”
  “你叫水天一?”
  “不,我的真名叫水芙蓉。”
  天擎半信半疑地说:“你起来。练一下让我看看。”
  “是。”
  水芙蓉说着,血饮剑已经出匣,转眼之间,偌大的地宫里狂风骤作,银蛇乱舞。
  第十剑她恶狠狠刺向地宫的基柱,突然“当”的一声,血饮剑正碰到一柄雕刻着花纹的古剑上,接着竟然发出了龙吟虎啸之声。
  水芙蓉急忙收剑观瞧,那柄古剑从天而降,直直的插在地面的大理石里。
  “不错,你很不错。”一个声音响起在她背后。
  水芙蓉吃惊的一回头,正是天擎。这时,她看到一个很年轻的天擎站立在她身后,他刚才的声音也变了。
  “你----你不是很老吗?”水芙蓉吃惊地问。
  “我是挺老。我不过四十岁,比起你来大多了。”
  “可是,你的声音?”
  “在陌生人面前,我从来都是苍老的声音。现在,你是除了我女儿外,唯一看见我真面孔的晚辈。”
  “方才?”
  “那是我的剑,我试一试你的剑力。”
  水芙蓉仔细打量着他。
  “你是在比对我和画像的区别吧?”
  水芙蓉全身抖动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
  “哈哈哈。你练成了邪魔剑法,就没有人的心思可以逃过你的眼睛,否则,你和绝顶高手对决之时,就不会一招制胜。”
  水芙蓉暗暗心惊。“真是邪魔之道。”她想。
  猛然,她想起,那十卷画中记载关于天擎的文字说,他的那柄剑在神兵利器排名上第一,叫作折天缠龙回凤太芒剑。
  她刚要开口,只听天擎笑着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折天缠龙回凤太芒剑,你去看看吧。”
  水芙蓉只觉得毛骨悚然,没有想到,这位天擎陛下的读心术如此厉害,和他斗,只怕没有机会。
  水芙蓉点点头,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谢谢武大帝。”
  “你不用客气。你把那柄剑从地面上拔出来吧。”
  “嗯。”水芙蓉说着,已经走到那柄剑的近前,她低下头,把目光聚集在这柄传说中的剑身上。
  折天剑全长三尺五寸,手柄长七寸,剑首是扁圆柱,剑把直圆柱形,护手呈侧立的尖顶房形,镂刻着龙凤腾云纹。剑身从护手吐出先宽渐窄,自然流线相交于剑尖。剑身上有千锤百炼而形成的花纹。除去剑刃外通体乌黑。剑刃如霜,寒气如冰。
  “真是一把好剑。”水芙蓉暗暗赞叹道。
  她伸手握住剑柄,想把宝剑拔出,可是这剑如同生了根一样。
  折天剑的锋利从刚才一霎那已经展露无疑。它从高处落下,没有任何外力竟然插入大理石地板半尺之深,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水芙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宝剑拔出,她急得满头大汗,又羞又恼。
  “不用拔了。”天擎站在她身后说。
  “我----我----”
  “没什么不好意思。如果你以第十剑的功力能够拔出我的剑,那你就不用学弟一剑了。呵呵。”
  天擎笑着。水芙蓉缩回了纤纤玉手。
  天擎不紧不慢地探出手,把剑柄握在手中,轻轻一提,折天剑完全拔出。只是剑身上好像覆盖着一层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大理石地板的齑粉!
  水芙蓉骇然。
  “不用怕,你也可以达到我的境界。”天擎仍然笑着。
  汶泠走过来,“爹,我回去了。”
  天擎点点头。
  “你回去看看他们当中还有没有可塑之材。”
  “是,父亲。”
  汶泠冲着水芙蓉说道:“姐姐,我回去了。你留在我爹爹身边安心修行神功。我想一定会成功的!”
  “可是----只有我和天擎陛下吗?”
  水芙蓉眼光闪闪。她觉得孤男寡女在一起,有着太直接的想象。
  天擎没有说话,他转过身去,烛光把他高大的背影投射在大理石的地板上。
  汶泠看着父亲的背影,小声地说:“我得再去找一个天资和你一样的姐姐来。到时你们就是伴了。”
  水芙蓉皱皱眉。

点评
发表于 2016-12-13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版评点很中肯。
语言汪洋恣肆,细节和情节玄幻多变,予人以新奇之感。
我没看过网游作品,武侠小说也仅限于年轻时读过金庸的几篇。但窃以为凡文学创作应以情或理取胜,故事只是表达情和理的载体,好的语言和细节编织出好的情节以推动故事发展,成就好的故事。但是如果缺乏情和理这两只根脉,纵使再好的故事也很难吸引住读者,更莫说打动读者。
不揣浅陋之拙见,苏老师见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5-21 03:50 , Processed in 0.06432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