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18|回复: 39

[原创] 释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9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祸从天降

  苏俊青的女儿被召回来的那一刻,一家人又抱作一团,哭得天昏地暗。

  苏俊青的母亲老泪纵横,大声哭诉;从未流过泪的父亲,也忍不住眼圈暗红。

  老母亲哭诉着道:“苏家祖上前世作了什么恶啊,造了什么孽啊,几代单传,现在看来,这根藤就这样断了,苏家就要绝后了!”

  苏母的哭诉,既是有意哭给儿媳与孙女听的,发泄心中的不满,也是长期压在心头的一块心病的真实坦露。

  孙女与儿媳也不顾及这些,因为她们早已知道了苏家老父老母的心思。这时候,也没有精力去计较这个了。

  女儿一见到父亲这病歪歪的样子,泪水就成线地流。

  尤其是苏俊青的妻子于晓梅,捶胸顿足,哭得死去活来。在她的心目中,丈夫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一切。丈夫这一下就要离她而去,那就是天塌了,一切都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她无法想象。

  这也难怪,苏俊青可是一家的顶梁柱,没有了他,这个家也就没有了主心骨,没有了经济来源,没有了无限风光,没有了生存动力。

  三天前,苏俊青因为身体有些不适,感觉胃部不舒服,到医院一检查,出大事了:医生诊断的结果是胃癌晚期。

  当时是妻子于晓梅陪着他去检查的。检查之后,苏俊青就坐在医院的过道椅子上,因为人有些不适,就让妻子去找医生要结果。

  晓梅到医生那里去拿结果时,医生脸色凝重地将结果告诉她:

  “你丈夫得的是胃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他想吃什么就让他吃,想干什么就让他放手地去干,一切都让着点吧,预计最多还能活三个月。”

  晓梅听医生这么一说,心里就像压下了一块千斤重石,眼泪一下就滚了出来,无奈在别人面前,晓梅才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医生又嘱咐晓梅,这结果最好别告诉你丈夫,如果你丈夫心里素质差的话,这结果将更容易催垮他的意志,可能更会缩短他的生命期限。

  可是,晓梅是一个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丈夫的人。她忍不住伤心,痛苦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当她拿到结果走到丈夫面前时,苏俊青一眼就看穿了:妻子的脸色,很不对劲,是不是我的病很严重?苏俊青忙问检查结果,晓梅想起医生嘱咐的话来,便有些吱吱唔唔,这越发引起了苏俊青的怀疑。

  苏俊青本是一个遇事要弄个明白的人,晓梅平时在家,无论是生活琐事还是不方便与丈夫说的春闺差涩,都瞒不过他。有一回,晓梅坐公交车,被一个流里流气的人搭了一下肩,也被苏俊青审问出来了,从此以后,晓梅就再也没有坐过公交车了。

  晓梅这性格也是生就了的。造成这种心里,既与晓梅素来秉承传统的“三从四德”陈旧观念,盲从地听从丈夫的吩咐有关,也与苏俊青的大男子主义和平时在生活中的调教有关。晓梅觉得自己是丈夫的女人,一切都应当听从丈夫的,任何事情都不应该瞒着丈夫,至于丈夫是不是有事瞒着她,她就不知道了。她也不去打听这些,她相信丈夫也会像自己对待丈夫一样地对待她的。所有丈夫说的话,做的事,哪怕是错的,她也不去考虑分析,总认为丈夫这样说,那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女人的目光短浅,没有男人看得那么远。

  她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一个单纯得不能再单纯,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女人。这样的一个女人,遇上今天这样的事,怎么能瞒得过苏俊青的火眼金睛?

  果然,晓梅被丈夫几句追问,就将实情倒了出来。

  苏俊青问道:“检查结果怎么样?”

  晓梅答道:“医、医生说没、没事。”

  “你把结果给我瞧瞧。”

  “还、还没拿来呢。”

  “你骗我干嘛,你肯定拿来了。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一脸哭相;听你说话就更知道,平时不结巴,一遇到什么事情,就像是短了舌头似的。你瞒不过我,快点拿来!”

  晓梅被丈夫的几句强迫话就催逼得不知所措,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喔呋啊呀,唔唔……哇呜,我的天啊!”一面哭着,一面从口袋里掏出诊断单,抖抖索索地递给丈夫。然后就双腿跪在丈夫膝盖前头,双手抱着丈夫的腿大哭起来。

  苏俊青一看诊断书,脑袋也“嗡”了一下,像阎王爷突然给他脑袋里塞进了几吨炸药,点燃了导火索,就要爆炸似的。心里那个急与沉重,自然不比妻子轻缓。

  正在他的精神被击垮之际,妻子又抱着自己的腿在大哭,心里更是烦透了。

  这是一次不经意的匆忙检查,谁也没个思想准备,也没有住院的打算。

  医院过道里来来往往的人多,经过的人见女人抱着个男人的腿在大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停下来看稀奇,一下子就围来了不少的人。

  苏俊青的下意识一下忽然清醒了过来,便大吼一声:“哭什么哭,哭丧啊,还不快起来,回去!”

  妻子被丈夫的这一声大喝,一下震住了,立即止住了哭声,站了起来,然后默默地流着眼泪去扶丈夫起来。观看的人让出一条道,苏俊青便与妻子匆匆地“逃”出了医院大门。

  苏俊青见诊断结果是癌症,就干脆药也不拿了。

  一回到家里,妻子又忍不住哭出声来,同住在一起的父母,见儿媳这样哭着,就知道结果不妙。苏俊青本不想将这事让父母知道,在路上就叮嘱晓梅,先别将这事告诉父母亲。晓梅也应允了。可是一到家中,见了苏老爹与苏母,哭声就忍不住了。这一声哭,就等于将结果告诉了父母。

  父母追问检查情况,苏俊青本要说“没什么”,还没待他开口,妻子又忍不住了,哭丧着说:“俊青得了胃癌了,而且是晚期,我们可怎么办啊!”

  苏俊青的父母一听,简直是晴天霹雳。

  父亲心里一震,大声嚷道:“什么?不可能吧?人好好的,哪会有什么癌症,一定是医生搞错了!”

  母亲听了这话,像发生了地震一般,浑身抖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我儿不会这么命苦的!”口里虽然这么说,眼泪却掉了下来,哭着:“我儿啊,告诉娘,不是这样吧?”

  此时,父母、妻子只知道伤心,却没有人去体会苏俊青的心情,而苏俊青被医生的诊断书一吓,被妻子这么一闹,反而觉得胃部不怎么疼了,干脆起身出了门。

  晓梅也怕问得丈夫要去哪里,因为以往就是这样的,苏俊青的行踪,她从来就没问过,她也不敢问。

  父母也不问他要去哪里,在父母的心目中,儿子是他们的骄傲,自从苏俊青当上了市民政局局长之后,他们只感觉到儿子的一步步升迁,给一家人带来的风光。

  前不久,据儿子兴奋地透露,省市领导正在酝酿将他调到某某县去当县委书记。儿子说这话时,眼睛里充满了一种自信,说话的神态也明显表露出一种自豪。

  儿子这时检查出这样的病来,是不是真是祖上无这般福气啊。

  屋子里就剩下晓梅与公公、婆婆三人。苏俊青一走出门,娘与儿媳就抱作一团,哭的声音更大了更放肆了,似乎要发泄出心中的无限悲伤。父亲苏老爹就坐在一旁抽起了闷烟,虽然没有哭出声来,却是眼泪盈眶,一言不发。

  儿子去哪里,干什么去了,他们也不管,只知道自己一味地伤心。

  过了一会儿,苏老爹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来:“儿子这么匆忙出门,是不是因为这诊断的噩耗使他想不通啊?若是一时想不开,去寻短见,那就更糟了!”

  苏老爹一想到这,就坐不住了,立即站了起来,吼道:“你们哭丧啊,人还没死呢,老婆子快去看看,儿子到哪去了,是不是儿子一时犯傻去寻短见,那可就坏事了!”

  苏俊青的母亲与妻子听苏老爹这么一说,两人都吓出一身汗来,立即起身冲出了门。

  苏母焦急地四处张望搜寻,苏妻就急匆匆地向前面大路上走去,苏老爹就到屋前屋后去察看,当发现苏俊青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屋的一侧时,心里才踏实了许多。

  苏老爹看到了儿子无事,就招呼儿媳道:“晓梅,俊青在这里想一个人安静一会,你去泡杯茶来。

  苏老爹的这一句话,有三层意思:一是将发现了俊青的情况告诉儿媳,让她放心,别去找了;二是要隐讳他们三人以为儿子寻短见的事,别让俊青知道他预测的坏念头;三是以茶来缓解安慰一下儿子。

  晓梅应了一声“知道了”,便立即进房里泡茶去了。

  苏娘悬着的心也稍稍安宁了一些。

  苏老爹与苏母又回到屋子里,让苏俊青一个人静静地休息,让他去想心事。

  晓梅泡了杯茶送到了丈夫,也没作声,迅速回到了屋子里。

  此时,父母与儿媳就作商量:是不是将在大学读书的女儿召回来。

  本来是快要放暑假了,读大二的女儿应该就在这几天可以回家。可是前天女儿来电话说要到北方去旅游,同班的北方同学邀她去玩,女儿动心了,就电话告诉了娘一声,娘便答应了。娘问女儿要多少旅游费用,女儿说可能要四五千元,娘说别太窄手窄脚了,给女儿寄去了一万元钱。娘将女儿看得重,出手大方,也是因为她们家有钱呢。

  现在看来,女儿去旅游不成了,丈夫得了这种病,已经离死不远了,女儿还有心情去旅游么?娘一个电话去,女儿刚好期考考完最后一门功课,就立即赶了回来。

  (待续)


发表于 2016-12-21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
开头即入主题,故事情节架构和人物出场铺排得符合情理,悬念设置紧扣主题,给予读者阅读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6-12-21 11:58
欢迎新朋友!
开头即入主题,故事情节架构和人物出场铺排得符合情理,悬念设置紧扣主题,给予读者阅读期待 ...

谢谢牧歌版主欢迎,问好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河月 于 2017-1-12 11:16 编辑

  二、瞒天过海
  
  苏俊青坐在屋侧的石凳上想着心事。
  
  想什么呢?他心里一直在想着一件事——是不是自己这一生做得太过了,老天要惩罚自己了?他将自己从参加工作、走上领导岗位以来的所作所为都过过细细地梳理了一遍,觉得自己做了许多有悖天理的事,一种负罪感向他袭来。
  
  尽管如此,但他的思维并没有停止,他想了许多许多,心里一团乱麻。忽然,他心里升起了一道光亮:谁说我苏家无后,我是有儿子的!
  
  前不久,苏俊青还去看过自己的孩子,只是瞒着家人,瞒着不知内情的所有人。
  
  本来,苏俊青的女儿已经读大学了,怎么能说绝后呢?
  
  这是中国的几千年传统思想作怪,苏老爹与苏母的传统思想非常严重,他们认为孙女是外面的人,只有孙子才能为苏家传宗接代。两位老人以为就只有这个孙女,时常在苏俊青耳边唠叨:“什么计划生育不计划生育,传宗接代最重要,儿子呀,你要想办法让媳妇再给我们生个孙子!”
  
  苏俊青口里不说,从心底里却接受了父母的观念,但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当时的计划生育大政策,他又不敢违反,怕影响不好,更主要的是怕乌纱帽保不住,所以不敢明目张胆地让妻子再生个儿子。
  
  苏俊青知道这事一直是两位老人的心病,苏老爹与苏母对媳妇一直不怎么好,原因就是责怪媳妇为什么第一胎不为苏家生个儿子。
  
  于晓梅呢,也一直责怪着自己,认为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不能为苏家延续香火,所以一直以来,总是有一种负罪之感,在苏家从没有抬起过头,挺直过腰。
  
  不过,在外人看来,苏俊青对妻子还是挺好的。虽然苏家只生了个女儿,苏俊青却从未说过要与于晓梅离婚,而且他们的感情似乎还不错。
  
  可是,怎么能够了却父母的心愿,也了却自己的心愿呢?
  
  苏俊青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曾经设想过许多方案:找个情人,避人耳目,偷偷地生个儿子,再以抱养的形式带回来?弄个假身份证,到外面悄悄地再结一次婚生个儿子?找个有夫之妇怀上自己的种?这些想法都没个定准,他拿不定主意,但他有一点是拿定了主意的,就是到外面多找几个情妇。
  
  知道这事的,也只有少数几个人,而且都是苏俊青的心腹。
  
  苏俊青为什么瞒得这么紧?还是因为怕影响自己的前程。既然怕影响前程,为什么又要这么做呢?一是因为他也同样有一种传统观念;二是他本来就十分好色。
  
  他还看透了家人的心思,自己在外面养个情妇,妻子知道了也不会怎么闹他,父母知道也不会怎么责怪他。即使外人知道了,大不了是个作风问题,如今的大气候也没将这个事追究得太严重。
  
  他就在想:我若是养个情妇为自己生个儿子,别人就是知道了,只要自己不承认,死不认帐,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苏俊青这么一想,眼睛一亮,便上心了。
  
  一次意外的机会使他喜出望外——有一次,他听到一个朋友偶尔谈及一件事,说是有一个妙龄美女为了救父,愿意卖身。
  
  苏俊青好奇起来,便问那个朋友是怎么回事,那个朋友告诉他:“在一个某某山区农村,有一对父女,女儿的母亲因病死得早,就剩下父亲带着女儿。父亲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大,并且将女儿送到了大学读书。正当女儿还在大三之际,父亲却被检查出患上了尿毒症,需要换肾才能挽救生命。这要一大笔费用,而他们家生活贫困,女儿读大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有一部分是借的。为了给父亲治病,女儿便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卖身救父。谁能为她的父亲治病出费用,能治好父亲的病,就嫁给谁,如对方有家室,就做他的情妇。”
  
  苏俊青听到这,动心了!便问道:“这事是真的还是传说?”
  
  “当然是真的。”朋友说。
  
  “我不信,世上哪有这样的事。”苏俊青想进一步确认。
  
  “这可是有名有姓的事,难道还有假,不信,你自己可以去看看,离这儿又不远。”朋友可不知道苏俊青动了心。
  
  “若真有此事,那女儿的孝心可真是感动人啊!”苏俊青接着说。
  
  “是啊,可感动人的。”朋友随声附和了一句。
  
  朋友说这些话,还没有想到苏俊青已经有了念头,只以为他是好奇,也为那女儿的孝心感动。
  
  苏俊青这话可是有些口是心非,他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企图,别让朋友怀疑他有想法才这样说的。
  
  离开朋友后,苏俊青立即作出了打算:自己悄悄地去看看这事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不妨试试。二三十万元钱的费用,对于他来说并不成问题。问题是他自己有想法,提出的条件对方能否答应:他的条件就是要那女孩做自己的情妇,为他生个儿子,并且一定要保密。
  
  苏俊青利用一个星期天,也不要专职司机开车,自己开着单位配给他的专车,按照朋友提供的线索,一个人直奔那山里。
  
  花了大半天时间,苏俊青果然找到了那家人。
  
  苏俊青还没进门,心里就有些暗喜:因为这是一个单门独户的人家,周边几里路没有邻居。这样的环境,正适合他的保密要求。
  
  苏俊青进得门来,刚好看到一位妙龄女子迎面走来:“这是方春媛的家吗?”
  
  “是的,我就是方春媛。请问您是?”
  
  “哦,我就是某某市里的,我姓苏。我听说你家有困难,父亲重病,是真的么?”
  
  “是真的。我正愁眉不展呢。您看,家父就在病榻上,还没钱去住医院啊!”
  
  “听说你在大学读书?请假回来服侍父亲?”
  
  “是啊,父亲只我一个女儿,我没办法啊。”
  
  “你的孝心令人感动。”
  
  “还谈什么孝心啊,父亲是我的天,好不容易将我拉扯大,我应该报答我的父亲啊!”
  
  “你别急,我可以帮助你。只是……”
  
  “我知道,我已经放言出去了:如果有人能帮助我,为我父亲治好病,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要人,我嫁给他;要我做他的情妇,我也同意。”
  
  苏俊青定睛看了一眼方春媛,这女孩子果然是个美女,“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仅仅有山里美女的白净皮肤,更有山里人的纯真朴实。那姣好的肤色,苗条的身材,真令人可口可心。苏俊青看得眼都馋了,心都醉了。
  
  苏俊青此时根本就没有考虑方春媛父亲的病情怎么样,到了什么程度,只想着这笔“交易”能不能做成。
  
  苏俊青可是个很有心计的人,口里说的,往往与心里所想的可不一样。
  
  他明明是想方春媛说出的条件能不能照做,心里想要的正是方春媛刚才说的意思,但他嘴里却否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父亲的病情究竟到什么程度了,还来得及治吗,能治好吗?一旦花了钱又治不好怎么办?”
  
  “这个我就不管了,哪怕是治不好,我也要为父亲治,尽我最大努力去为父亲治病,这是我的职责和义务。如果花了钱治不好,只怪我命苦,但我的承诺还是一样兑现。”方春媛接着他的话说道。
  
  苏俊青想要的,又被方春媛说得很透了。
  
  苏俊青见方春媛说到了这个份上,心里已经有了很大把握,不禁暗暗欣喜。于是,就不再隐讳自己的观点:“是这样,我很愿意为你父亲治病出费用,只是我们两个的交往却要保密,你要守口如瓶,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也向你承诺:一定会好好待你,决不负你。我也不瞒你,我是有家室的人,只因为内人只为我生了一个女孩,老父母有传统思想,认为没生个儿子为苏家延续香火,一直是块心病,你若能为我苏家生个儿子,我会保证你与你父亲,还有将来的孩子一生生活无忧。你能答应我的要求么?”
  
  “可以。”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苏俊青接着道:“事不宜迟,现在赶紧将你父亲扶上我的车,送到市里的一家大型医院去。我会安排好你父亲住院的。如果碰上了熟人,你就说是我的亲戚,父亲住院,要我帮忙。你可要配合着说啊!我会经常抽空来看你们的,你一心一意去服侍好父亲,待你父亲病好以后,继续完成好你的学业。我会将你与你的父亲的生活安顿好。”
  
  “谢谢你,苏大哥,你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我一定兑现我的诺言,努力为你生个儿子。”
  
  很快,方春媛的父亲就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治疗。
  
  在苏俊青的关照与协调下,方父得到了最好的治疗,不久就找到了肾源,而且换肾手术也获得了成功。不到三个月,方父就出院了,回到了老家进行疗养。自然,生活费用都是由苏俊青负担。
  
  方春媛也回到了学校,继续完成她的学业。
  
  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有两次给方父送些物资,由于苏俊青抽不出时间,就要司机代去,而司机也只知道苏俊青对一个害病的远房亲戚的关心照顾。
  
  方春媛完成学业之后,被苏俊青走关系安排进了一个与民政工作相关的一家事业单位。
  
  苏俊青为方春媛买了一套房子,确切地说是为他的家外家建了一个安逸的窝。方春媛也就心甘情愿地做起了苏俊青的“第二夫人”。
  
  不久,苏俊青安排方春媛在她的单位发了一次喜糖,说是自己已经在外地结了婚,对象是她的一个大学同学,但单位上谁也没见过,都是由方春媛自己说的。
  
  不久,方春媛就怀孕了,苏俊青又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让方春媛正正当当地在老家生下了一个孩子。还真是老天邪乎,方春媛果然生了一个男孩子,这使苏俊青喜出望外,一段时间,苏俊青就在乡下跑,美其名说是下乡到基层调查工作,其实是经常去看儿子。
  
  苏俊青从生活上将方春媛祖孙三代都安排得好,让他们生活无忧。方春媛见苏俊青基本上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也就心甘情愿地当起了他的地下夫人。
  
  方春媛的父亲,本来就只方春媛一个女儿,他觉得女儿没嫁出去,就这样也很好,女儿生下的儿子就是自己的孙子,并不以为是外孙。方春媛也叫儿子称父亲为爷爷。
  
  孩子大了一点后,方春媛仍然去上班,方父就在家带着孙子。
  
  方春媛上班后,也不声不响,从不主动说起自己的家事。
  
  后来,有好事者想了解方春媛的情况,问她的老公为什么没来看过她,她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告诉询问者,说是老公在一次车祸中不幸遇难,说自己命苦,叙述时一脸悲苦,使单位同事有些相信了。
  
  再后来,又有好事者为她做媒牵线,她总是不答应,说自己带着孩子,孩子还小,逆反心里特大,不想再找。可有些热心者却老是抓着她不放,她在很不情愿的情况下也去相过一两次亲,其实都是经过了苏俊青同意的,假装相亲,然后表示没相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没人做介绍了。单位同事对她也有些怀疑,看到她生活要求不低,穿着、吃用都像很有钱的人,就怀疑她是不是有情人,是不是攀上了什么权贵、大款,但怀疑只是怀疑,也没有什么确切证据。况且,别人也不会去认真追究。不关自己的事,谁还会紧抓着不放呢?
  
  这可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算来,这孩子已经超过十岁了。
  
  苏俊青将这事瞒得紧紧的,他的妻子自然不知道,他的父母也同样不知道。苏俊青想过几次,本想将这事告诉父母,但他怕父母嘴儿不稳,在不经意时说漏嘴,那就坏大事了;苏俊青还想过另外一个问题,若是让父母知道了,父母倒是不会责怪他,甚至还为此高兴,但是,就怕父母想见孙子,惹出是非来,同时,还怕父母越发对妻子不好,这就会引起家庭矛盾,进而影响自己的仕途。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送上门来
  
  照理说,苏俊青也该满足了吧。有一个逆来顺受,事事听话的结发妻子,又有一个称心如意的情人,并且遂了他的心愿,为他生了个儿子,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可是,苏俊青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想:我若是再找一两个情人,转移一下别人的视线,人家就更不会怀疑到我还有第二夫人,在外面还养着儿子了。
  
  苏俊青有了这一想法,就给他在外面再找情人坚定了意念。
  
  苏俊青不愁找不到情人,因为凭他的地位,凭他的权力,他要找一个情人,那是易于反掌的事。
  
  他一产生这个意念,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有个乡下女孩,想要进乡民政所,听自己的一个亲戚说与市民政局长苏俊青熟悉。女孩像抓着了救命稻草一般,在那个亲戚的引荐下,找到了苏俊青,想请他出面打个招呼。
  
  苏俊青虽然没有直接管乡镇民政所,但他直接管着县民政局,他若打个招呼,那是很有份量的。大家都知道这里面的潜规则,苏俊青自己当然更清楚。
  
  苏俊青想:这可是解决一个人的一生的饭碗问题,女孩子到了这里面,不仅工作轻松,而且因有工作还能建立一个好家庭,这价值是比较高的。要我打招呼可以,但你得有些代价呀。
  
  女孩与那亲戚去见苏俊青的时候,当然是带了见面礼的,既有礼品,还有红包。
  
  苏俊青不露声色,他在仔细观察女孩,反复权衡想得到什么。
  
  这女孩长得很俊,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白白净净的。这天去的时候,又刻意打扮了一番,同那亲戚一到苏俊青的办公室,那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苏俊青需要的不是简单的礼品,而是金钱与美女。在金钱与美女的问题上,美女更是他的最爱。
  
  苏俊青为人办事就是这么俗,只有金钱与美女可以打动他,如果不是美色,那就多花点钱,他也是不会拒绝的。用苏俊青自己话说,就是“谁还会与金钱和美女过不去呢?”
  
  女孩一进办公室,就递给苏俊青一个红包,里面有多少钱,只有那女孩知道。苏俊青说了句“不必客气”的话,就将红包收下了,但他并没有看一眼,装作一个很不在意的样子。
  
  他的眼光一直在盯着女孩子。
  
  那女孩子一进门,苏俊青就看到了,一个青春亮丽的美人儿,苏俊青心里一惊,农村中还有这样的美女啊!心中迅速产生着一个邪念,能不能将她弄到手呢?
  
  苏俊青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从表面上却看不出来,因为他说的又是另外一套。
  
  盯了好一会儿,他笑着说道:“来就来呗,还送什么礼,先喝杯茶了再说吧。”
  
  他随即就去泡茶,然后热情洋溢地交谈:“你们来的意图我明白,要我去与你们的领导打个招呼可以,只是能不能成,我还没把握。不过,你若能顺利地招进来的话,今后我倒有办法为你调个好一点的地方,到乡镇民政所,是最基层的,待遇也不高,但是要进市里来,还是要先招进基层为好。”
  
  他的这一番看似不经意的话,却是很有份量,这话不仅是说明了这次招工进民政所的重要性,而且他还给这女孩子抛下了一个诱人的甜饼,让你有企盼。
  
  女孩一听,果然就打开了思维闸门:我若是这次通过他招工进来了,今后还可以找他调到市里来,那该多好啊!这可是傍上大树了,我可要牢牢抓住他才好!
  
  女孩想到这,心里像灌了蜜似的。那种欲望,那种兴奋,那种感激,可以满足这位领导此时提出的任何要求。
  
  女孩听了苏俊青的话,就用一种温柔而有情的眼光看着苏俊青。此时,苏俊青也正以一种淫淫的目光看着女孩。女孩立即感觉到了苏俊青火辣辣淫光,不由得脸一下红了起来。
  
  苏俊青本是情场高手,哪有不明白之理?他立刻读懂了女孩子的目光与心里,心中便产生了一个念头:我与她肯定有戏。
  
  但是,苏俊青谙熟情场中欲扬先抑、欲擒故纵的伎俩。他知道这是第一次见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于是马上转开话题道:“好吧,你们先回去吧,我去做做工作,一有消息,我会告诉你们的。但愿有佳音哦!”
  
  女孩道:“那就有劳苏局长了,若是此次能顺利进去,自然不会忘记苏局长的大恩。”女孩乖巧地接着说,“不知道要多久时间才有消息哦,我们怎么联系您?是我来找您,还是您打电话告诉我呢?”
  
  “这个好说,你留个电话吧,有了消息,我电话告诉你也好,你到我这儿来找我也好,随便吧。”
  
  “好的。太谢谢您了。”
  
  女孩留了电话,同时也要了苏局长的电话,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
  
  女孩子在家等候消息,可是迟迟不见苏俊青有回音,已经好几天了,女孩坐不住了,就打电话去询问情况,苏俊青告诉女孩:别着急,正在想办法。
  
  苏俊青本来打了招呼,那县里的民政局长也答应他了,可他就是不告诉那女孩子,他要的就是女孩子着急。
  
  又过了几天,女孩子还是不见动静,又打电话询问,苏俊青道:“有了些进展,你到我这儿来一趟吧,我带你去见见你们县里的局长,给他留个印象,今后进去了也好关照你啊!”
  
  女孩这时本来急不可待了,一得到这个消息,高兴极了!便速速打扮了一下就赶到了苏俊青的办公室。
  
  苏俊青见到了女孩,不慌不忙,泡了茶后,就坐到了女孩身边,与她聊起天来,他编了一些过程,编了一些难度,说得那女孩为之感激,为之感动。
  
  苏俊青见女孩情绪激动,便有意无意地靠近女孩,手便搭到了女孩的肩膀上,那女孩也没拒绝,苏俊青便将女孩抱紧了一下,那女孩便依势倒入苏俊青的怀中。
  
  苏俊青的手在女孩的腰间与臀部上抚摸了几下,又亲了一下女孩的脸,便站起身来,喊了司机,亲自将女孩带到县民政局见了局长。
  
  县民政局局长见市领导亲自带来的人,自然不敢怠慢,爽快地答应了,并立即拿出了招工表要女孩子填好。
  
  办好这事之后,只过了几天,县民政局就通知女孩到民政所上班了。
  
  过了两三个月,苏俊青又电话给那女孩,说是要她到市里去一趟,有好消息告诉她。
  
  女孩猜想:一定是苏局长兑现自己的诺言,在市里为她找了个单位,想将她调到市里去。便又是一番刻意打扮,赶到市里去了。
  
  苏俊青这次却不是在办公室接待那女孩,而是在一家宾馆里开了个房。
  
  女孩子一到相约地点,就知道了苏俊青的意图,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也打算奋不顾身了。
  
  苏与女孩一番云雨之后,便给女孩又抛下了诱饵:他已经联系了几家单位,正在为调动她的事操着心,叫女孩别着急,迟早是会调过来的。
  
  同时,要女孩时常到市里来走走,见识见识。
  
  女孩当然明白苏俊青的话中之意。
  
  果然不久,女孩子就调到了市里,在市民政局属下的一个单位工作。
  
  女孩子调到市里来之后,就经常与苏俊青在一起,有热心人为她介绍对象,她都不答应。
  
发表于 2017-1-12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运用倒叙、插叙手法描绘出党的干部,市民政局长苏俊青一步步走向欲望深渊的堕落过程。
语言干净、洗练,故事架构和情节设置巧妙、合理,文笔流畅,反映问题,揭示矛盾角度巧妙,引发起读者对权力与欲望在当今社会中的较量与交换的深层原因和结果的思考。
故事中有一处医学常识需作者进一步核实,据我所知,治疗尿毒症需要透析或换肾,而骨髓移植往往是造血系统疾病的治疗。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1-12 10:26
作者运用倒叙、插叙手法描绘出党的干部,市民政局长苏俊青一步步走向欲望深渊的堕落过程。
语言干净、洗练 ...

谢谢牧歌版主老师指教,是在下误笔,已经改正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以为这个中篇能给朋友带来一些愉悦,以此打发一点时间,不料却是问津者很少哦。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扶贫艳遇
  
  苏俊青的另一个情人,也是一个大美女。
  众所周知,民政的职能可是为民解决困难的,这个单位是一个专门做好事的单位。这个单位的官最好当了,为什么?因为当政者拿着国家的钱来做好事,人家感激的却不是国家,而是做好事的人。这又是为啥呢?因为国家的钱可以关心照顾任何人,而钱掌握在这管理钱的人手里,他想给谁就给谁,张三他可以给,李四他可以给,他只给张三不给李四,人家也不知道个中原因,得到了好处的人自然感激不尽,没得到好处的人只怨自己上面没人关照。这拥有支配权的人,他有一千个理由只给张三而不给李四。所以,他如果想普度众生,全面眷顾可以,想重点照顾,给自己的人更多实惠同样可以。
  
  苏俊青的这个情人,开始互不认识。
  合着农村人的一句常谈:也是有缘吧。
  国家有一项重要的政策:那就是扶贫。下面市县为了将这政策落在实处,就给各个部门分配任务,每个部门每年定一个扶贫点,具体到了村。有的单位,还将主要干部一对一到户到人扶贫帮困。苏俊青是民政局的一把手,自然要带头。
  民政局的点是市政府分定的一个山区乡镇,而且是这个乡镇的一个边远山村。
  苏俊青第一次到这个村去时,恰巧是这个村刚刚遭受了山洪爆发冲击厉害的时候。既然市里已经将这个村的扶贫任务交给了他们单位,苏俊青觉得自己有责任在此关键时刻去村里了解情况,落实政策,有针对性地扶贫。
  所以这一日,他带着几个手下便进驻了这个村去落实灾情。
  
  这村里有一户人家,家里就是两位老人。一个女儿大学毕业后,考进了市里的交通部门,现在在市属下面一个交管站工作,男朋友是她的大学同学,也考取了公务员,分配在市里畜牧部门工作,他们已经结婚成家了,只是还不到一年。两人因为参加工作不久,结婚成家时间短,经济不宽裕,房子还是租住的,没钱在市里买房,所以两位老人住在农村也无力照顾。
  这山洪冲击农村居民的房屋,不会选择经济条件好不好的,而是只图方便,靠近山边的自然是首当其冲的了。
  这家人的房子就靠着山,所以一场大雨就将房屋冲了个稀巴烂。
  好在这洪水冲倒屋时天已大亮,这屋主两位老人起得早,见大雨瓢泼一般,担心不安全就准备出门去躲避,刚好走到大门口,只听到一声巨响,屋后的山就垮塌下来,随着沙石、泥土泥浆就着树木柴草从后墙破墙而入,冲到房子的中央,两位老人吓得胆颤心惊。老婆婆一下就瘫倒在地,老爷爷就大声疾呼救命。待邻居赶来一看,只见房屋已经倒塌了大半,剩下的也摇摇欲坠,住不得人了。
  邻居忙将两位老人接到自己家中,并立即电话告知在外工作的女儿。女儿迅速赶回来一看,也吓了一跳,好在人还没有受伤,老婆婆虽然病倒了,一来是被吓了的,二来也是原本就心脏不好。女儿回家后,便将母亲送到了医院,并让父亲去服侍,安顿好父母之后,女儿便将房屋倒塌的情况进一步弄清楚。
  
  民政部门已有明确政策,凡是农村房屋倒塌了的,政府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以缓解农民之困。为了防止有的人弄虚作假钻空子,房屋倒塌的情形要有真实照片,所以,女儿回家以后就将垮塌的房屋拍摄下来。
  正好在这女人拍照时,苏俊青他们一行去了,看到了现场。苏俊青还以为是什么记者拍摄新闻呢。
  也是合着有故事,苏俊青正是一个喜欢将好事吹一吹的人,便主动上前去询问:“美女,你是哪里来的记者还是……?”
  “不是,这是我们家自己的房屋,被这场大雨一冲,全倒了,我想拍几张照片,向民政部门反映反映情况,看能否给予一些照顾。”
  “你自家的屋?看你好像不是农村里的人啊!”
  “您怎么生着一双这么毒的眼睛呀,这是我的父母住的房子,老旧了,我在市里工作。”
  “我说罗,你老家是这里的?父母还住在农村?怎么还让老人家住这样的房子,不将父母接到市里去?”
  “唉,不行啊,经济条件不允许啊。我才刚刚成家,住的房子还是租的呢。再说父亲身体还硬朗,他在这里有户口有田地,不愿离开,他还要种田呢。”
  “你父母呢?”
  “别说了,今早上房屋冲倒的时候,好在起床早,人倒是没伤着,老娘却被吓坏了,她老人家本来有心脏病,我才将她送到医院去了。”
  “哦,是这样啊。只要没伤着人就好。”
  “您是……?”
  “他是我们的局长,市民政局的。”苏俊青的下属抢着介绍了。
  “哟,是局长大人啊,我可正是想找领导反映情况啊!找着不如撞着好,您可看到现场了,要多多关心照顾啊!”
  “我们会考虑的,只是这次洪灾,可能牵涉面很广,损失很大,可不只你父母一家啊。”
  “那是的,只是我们家的情况比较特殊,还请您重点关照哦!”
  “好说好说。”苏俊青说罢,转身准备离开,离开时丢下一句话:“你将家里的情况弄一份报告与拍的照片一起送到我这儿来吧。”
  美女听了这话,心中一喜,说了一声:“那就太感谢您了!”
  其实,苏俊青的下属在他们对话的时候,也拍了一些照片。他们当然不只了解这一家,他们要对全村的受灾情况作一个全面了解。
  苏俊青他们离开了美女,又到别的地方察看去了。这是工作的需要,他不可能一看到美女就不挪动脚,他的下属正跟着他呢。可这美女在苏俊青的心里却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苏俊青本来做的就是扶贫济困工作,对于这类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但他为什么心里特别同情她呢?其原因自不必多说,不就是见着这位美女太美了么?
  
  过了几天,这美女果然写了一个报告,并附着几张照片去找苏俊青了。美女来到苏俊青的办公室,苏俊青热情地接待了她。他收下美女的文字报告与照片之后,也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便愣住了,没说一句话,像是心情特别沉重,又像是在用心思考,还好像是有些为难。他不说话,美女也就摸不透他的心思。
  其实,苏俊青并不是心情沉重,也不需要什么深思熟虑,更不觉得这事很难,他是在看这美女的态度,看她会给自己什么甜头。
  那美女哪知道苏俊青的心思呢?见苏局长迟迟不作声,就轻言细语地说道:“苏局长,这事很为难吧,若是太难为您,也就算了。我还是去找找我们老家所在的县里的民政局吧,他们应该多少是有些照顾的。”
  苏俊青见美女如此说,也就慢条斯理地打着官腔说话了:“县里的民政部门也是可以找一找的,他们那里也有专项的资金,你可以去争取一点。我们这里也有些扶贫资金,专门解决农民特殊困难的。再说,我们今年又在你的老家重点扶贫,我难道会不管吗?”
  美女听苏局长如此一说,心中产生了一线希望,接着苏俊青的话道:“若是能为我们家解决一些问题,那您就是我们家的恩人,我们全家会感激不尽。”
  苏俊青见美女这么说了,又转换了一种说法:“这事要说难,也确实很难,全市这么多有困难的家庭,这次遭灾的也不少,我虽然在你老家联点,但全市一有困难的家庭都会来找我。有的家庭情况比你家更特殊,我们也不可能都顾及到。事实上,我们也不可能满足每一个家庭的需求;要说不难也不难,因为这扶贫帮困的资金分配权掌握在我的手里,我有权进行调节调配。但我这个人,要帮助人也是有我的原则与条件的:对于那些懒惰的人,稀泥巴糊不上壁的人,帮了也是白帮,我自然要考虑这钱用得是否有价值;对于那些白眼狼,帮助他了却翻脸不认得人的人,我也是要考虑拒绝的。人要学会感恩,我喜欢帮助的是那些有情有义的人,懂得感恩的人。”
  “局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们一家都是懂得感恩的人。”美女说这话时,对苏俊青投去了深情的一眼,接着道:“您看看,我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么?局~~长~~!”美女将“局长”二字拉得很长很婉转很温和,语气甜甜的,有点嗲声嗲气,很容易揉碎局长那颗富有情怀的心。
  苏俊青一听,觉得这美女既有韵致又很有风情,如果能帮一帮她,她会投怀送抱的。
  苏俊青想到这,转凝重为微笑,轻声说道:“你别急,让我想想办法,我会找个充分的理由为你解决一些问题的。”
  美女听了这话,心中一轻,问题解决有希望了。美女临走时就主动要了苏局长的电话,也将自己的电话告诉了苏局长。
  
  苏俊青有了美女的联系方式,就时不时地找个理由与美女见见面。因为那美女在市里,很方便。苏俊青要见美女的面很容易,理由多多。
  什么你打的那报告,在文字上还有些问题,理由不够充分,还需要修改一下;什么你母亲有心脏病的事也另外弄个报告来,我们这里还有大病求助资金;什么我这里来了几个朋友想娱乐一下,没人陪着唱歌;什么时候,你有空去老家看看你父母?我正好要去点上看哩!
  美女与苏俊青来来往往的次数多了,也就熟悉而随便了。
  苏俊青看中了美女的美貌,美女觉得攀上了这棵大树,就试着要些照顾。
  就这样,苏俊青拿着国家的钱,给予了美女的家里许多照顾。美女老家建起了新房,老娘的心脏病做了手术,美女又在市里买了新房。这自然都是苏俊青的功劳。
  苏俊青的给予,自然是要回报的。美女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苏俊青每次叫她,她都是有求必应,一呼就到,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卡拉OK,一起到乡下去散心,不几次就将美女掳到了床上。
  男人与女人一旦各有所图而走到了一起,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美女在苏俊青的关照下,生活条件迅速得到了改善,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时常在心里将自己的丈夫与苏局长作比较,这么一比,就觉得自己的男人太窝囊,情感的天平就有些倾斜了。在平时的生活中,语言上,行为上就表现出有些看不起自己的丈夫,而这里苏俊青一叫她,她就往外跑。她的丈夫对她的行为虽然有些反感,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他们俩在大学读书时,因为是同学,男的追女的追得紧,只想得到她,后来追到了,女的在男的心里地位一直很高,什么事情都依着女的。这男人也是生性懦弱,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不敢放一个响屁,心里对女人有些怀疑,却是不敢做声,生怕女人飞了。所以,女人在外面的行为,他懒得去管,心甘情愿地戴着个绿帽子。
  而这女人呢,也许是从小到大在农村中过多了生活窘迫的日子,所以当苏俊青对她大方,关心照顾多的时候,便使她敬仰有加,感激不尽,一切都听从苏俊青的。
  不久,那女的便怀孕了。
  那苏俊青因为女人多,经验足,与他睡多了,也担心她怀上自己的种,便要她避避孕,但是有时候,因为激情的迸发而忘了这一环节,便就出问题了。
  苏俊青可是有办法的人,当那女的告诉他怀了孕的时候,他想了一阵,便道:“你如果去打掉孩子,势必引起你丈夫的怀疑,你不如与你丈夫将关系处理好一些,与之过过性生活,这样,你丈夫便以为是他自己的孩子了。”
  女人一听,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便突然与自己的丈夫好了起来,那男人喜出望外,以为自己的女人回心转意了。
  后来,女人生下了孩子,开始,大家也都不怀疑什么,可是,孩子逐渐长大,越来越像苏俊青,旁人就看出端倪来了,有人就开那男人的玩笑:“这孩子怎么不像你呀?怎么像XX局长?”
  男人一听,也挂不住面子,回家就责问女人,可女人死活不认帐:“怎么啦,你乱听人家嚼舌头,世上相像的人一片一片的,难道都是人家的吗?我与他没关系!”
  男人也没抓着什么证据,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女人与苏俊青自己心里明白,苏俊青也明白地告诉女人:你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也为了保住我的位置,这对你与孩子今后的生活更有保障,所以我不可能离婚与你结婚,但我郑重许诺你,一定保证你娘俩生活无忧,你要好好带好孩子,死活不要承认是我的。
  女人一权衡利弊,也就这样认了。
  他们的情人关系,也就是这样维持着。
发表于 2017-1-16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河月 发表于 2017-1-15 10:59
自以为这个中篇能给朋友带来一些愉悦,以此打发一点时间,不料却是问津者很少哦。呵呵

这个栏目目前有些冷清,只要我们持之以恒坚守,相信会兴旺起来的。先别去管其它,享受自己创作过程。卡夫卡、曹雪芹的作品在他们离世后才受到追捧,至今被奉为艺术的顶峰,请坚信好东西经历得起时间的淘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1-16 11:38
这个栏目目前有些冷清,只要我们持之以恒坚守,相信会兴旺起来的。先别去管其它,享受自己创作过程。卡夫 ...

呵呵,版主老师教导得是。坚持,乃是人的一种可贵品质。
发表于 2017-1-18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天回老家看看!
发表于 2017-1-19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天 发表于 2017-1-18 13:31
邱天回老家看看!

邱老师阖家幸福平安,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7-1-19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鲜活,对话语言符合人物身份。
期待后续佳作……
发表于 2017-1-19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1-19 18:23
邱老师阖家幸福平安,万事如意!

谢谢!祝您全家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8 06:19 , Processed in 0.087757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