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江河月

[原创] 释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天 发表于 2017-1-18 13:31
邱天回老家看看!

谢谢,祝您过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1-19 18:25
人物鲜活,对话语言符合人物身份。
期待后续佳作……

谢谢牧歌版主精彩赐玉!版主过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天 发表于 2017-1-19 19:40
谢谢!祝您全家快乐!

祝所有朋友春节快乐!
发表于 2017-1-20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河月 发表于 2017-1-20 20:05
谢谢,祝您过年快乐!

谢谢!您也快乐!
发表于 2017-1-20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河月 发表于 2017-1-20 20:06
祝所有朋友春节快乐!

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们过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酒仙秘书
  
  
  苏俊青还有一个更亲密的情人,那就是他的秘书。
  这个情人,可是苏俊青花费了一番心血才得到的。
  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苏俊青到一个县的民政局去考察工作,那个县的民政局长早就知道苏局长的嗜好是喜欢“吃腥”,在招待苏俊青的宴席上,那个有心的县民政局长便特意叫了几个美女陪酒,其中一个最漂亮的陪酒者,酒量很大,性格也外向,说话大方得很,敬起苏局长的酒来,理由多多,幽默多多,令苏局长眼前一亮,忍俊不禁。
  苏俊青本来也很有酒量,一般情况下,一斤白酒不在话下,可那一次差一点喝醉了。而那美女却像没事一般。
  苏俊青就在想啊:难怪有人说女人一般不喝酒,喝酒不一般,今天见了这位美女,证实了这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啊,真是开眼界了,若是我身边有这样一个女秘书就好了!
  苏俊青有了这个念头,就想打这美女的主意。
  饭前,他已经听县民政局长一一介绍过了,知道这位美女是某中学的一位教师。
  苏俊青叹道:人才啊,教师中的人才,真是藏龙卧虎啊!
  那一次,苏俊青本来打算只在县里吃一餐午就立即返回的,因为见着这美女了,就舍不得走了,淫心一动,脚就挪不动了。
  那天还没喝到一斤酒,他就佯装醉了。
  县民政局长以为他真的醉了,就在宾馆里安排了一个房间让他休息。当他被县民政局长扶到休息的房间时,他就发话了:“那个中学女教师,你能不能叫她过来一会,我有个亲戚想要到她所在的学校去读书,看能不能关照一下,我想跟她聊聊。”
  县民政局长听他这么一说,心领神会,自然不会拒绝,随即就将那女教师叫到了苏俊青的跟前,自己立即转身走了。
  其实,苏俊青要女教师关心亲戚读书是假,想要接触了解女教师的情况是真。
  那女教师一来到,苏俊青就夸开了:“美女呀,你真是能喝啊,我可抵挡不住你啊!你真令我佩服哇,又漂亮,又是人才,而且还是酒才啊!难得难得,一定是教师中的凤毛麟角!”
  “哪里哪里,我是见市里来了大领导,才舍命陪君子的啊!”美女教师说话也很得体,既奉承了苏俊青,又不失谦虚。
  “别讲奉承话了,我并不是酒后说醉话,直截了当地说吧,我想问你,你愿意到市里去吗?愿意改行吗?”
  “您是想……?”美女教师故意没将话说完整,是想让苏俊青的意图更明朗一些。
  “如果你愿意的话,想将你调到市民政局去,我那里正缺少你这样的人才。”
  “您才接触我,并不了解我啊,或者说您还不完全了解我,就相中我了?我怕会使您失望啊!”
  “这个,我不担心,你是教师,文化素质不担心;听你说话,综合素质也不担心;看你喝酒,更觉得你还很有特点。所以,我真的是看中了你呢!”
  “这个嘛,您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
  “那是当然,给你一个礼拜的考虑时间,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你给我回个话,或者我再来问你也行。”
  “好的,谢谢局长大人的关心。”美女说完这话,就站起身来要离去。
  “慢一点,刚才,我当你们兰局长(县民政局长姓兰)是说我有个亲戚想到你们学校读书的事叫你来聊的,你可要注意搪塞一下。另外,这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自己多多考虑就是。”苏俊青嘱咐道。
  “局长放心,我知道怎么应付的,真诚感谢您的关心,您告诉我电话,我会与您联系的。”
  苏俊青与美女教师相互留下电话后,美女教师便离开了。
  美女教师又回到了酒桌上,她是去擦拭人家疑虑的目光的。
  其实,这美女教师当苏俊青一说出这事来,心里就一惊,而且惊中带有一种兴奋,但是她没表现出来,她也是一个有心计有城府的人。
  她为什么没表现出来呢?因为她除了本身有一定的素养之外,心中还存在着一个顾虑:那就是她现在正在与同校的一位男教师谈着恋爱呢。
  她在考虑,若是自己调到市里去了,改了行了,这爱还要不要谈,是今后想办法也将男朋友调到市里去,还是因为到了市里,会看到更好的风景而与之断绝关系好呢?她必须有些时间去考虑,去权衡。
  这就是她不急于表态的主要原因。再说,女人在男人面前不急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有些矜持,会对男人更有吸引力,这也是美女教师所想的。
  一个星期之后,正当美女教师想打电话与苏俊青联系时,苏俊青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美女教师了:“小杨呀,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一个星期啦,该给我一个答复了吧?”
  “啊唷,是苏局长呀,我正准备与您联系啦!您这样做,要将我从县里调到市里,而且还要改行,是不是很为难您啊?”
  “难度是有的,但你是人才,我会去做好各方面的工作的。”
  “那我该怎么感谢您呀!”
  “谈什么感谢的话,今后你若是能来,多多协助我做好工作就行!”
  “那是当然的啦,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只是我这边还需要做什么工作么?”
  “当然啦,你要与你们的校长做好工作,就说你想调动,市里有领导关心,已经联系了接收单位,我相信你们的领导是会通情达理的。如果领导不肯,我也会出面帮帮你,只是这一工作还是你自己能做好就更好了,因为你的学校,我还是不去为好,免得人家向我提别的要求。”
  “这个,我理解,您放心,我会努力去做好工作的。”
  “还有,你们县教育局,我也有熟人,我会与他们打招呼的。不过,告诉你,我会说你是我的亲戚,是我的一个表妹,也免得人家有什么口舌。”
  “谢谢局长考虑周到,我去县教育局找领导的时候,再与您联系吧。”
  “好的,就这么说定了,市里这边,我还要去找市政府的主要领导疏通,还要找编委领导开口子,需要一些时间,你不要着急,慢慢来。”
  “那是不是难度很大啊?”
  “难度的确不小,但你放心,我会做好工作的,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十分感谢您的关心,我挂电话啦!”
  “好的,有事随时联系!”
  “嗯,我会的,给您添麻烦了!”
  就这样,他们双边做了工作,主要是苏俊青肯为美女操心。没过多久,那美女就调到市民政局了,而且直接安排在局里办公室,特定为局长秘书。
  这小杨调到市民政局之后,就成了局长的私人秘书了,局长出去有什么外交活动,一般情况下就带着她。
  小杨不仅仅漂亮上能为局长撑面子,而且很能喝,弄得那些行政事业单位的一把手对局长甚是羡慕,更有那偶尔相聚的企业老板,也是对这位局长刮目相看。局长为此特骄傲、特自豪。
  小杨对局长也很是钦佩,因为她经常同局长到县乡去考察工作、指导工作,了解民情、掌握实情。局长一下去,那些县里的领导,乡镇的领导,个个趋之若鹜,尽情讨好。小杨知道,这些讨好的人,无非是想着“局长的口袋里有钱”,想局长多开金口,对他们多些照顾,为他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小杨也逐渐了解了,这局长的权力也真大啊,上万字号的钱,只要他一开口,就如阳光雨露布洒万物一般,虽然是国家的钱,可组织给了他权力,他想给谁就给谁。谁得到了钱,还不感谢局长的恩典吗?
  小杨不仅仅是敬慕局长,她自己也感觉不错。因为她是局长“特招“的秘书,大家都知道她是局长的大红人,谁也不会小看她,得罪她。相反,人家还有意巴结她呢,都想她在局长面前多说几句好话,看能不能对下面多照顾照顾。小杨对这种感觉也很享受。她不只一次这样想着,这种感觉是局长给她的,她要珍惜。
  人一旦有了这种感恩的心理,两个人的心就容易靠近,果然不久,小杨就被局长俘虏了。女人一旦被俘虏了,就会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个男人。小杨成了局长的俘虏之后,就将原来在中学谈的那个男朋友甩了,这事不在情理之中,却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女人调到市里去了,地位一下提高了,眼界高了,即使与男人结了婚,也有丢掉自己男人的可能,何况他们还只是谈谈恋爱呢?
  小杨呢,不仅如此,她有心跟着局长,还有心将自己一生都拴在局长身上,到了市里两三年之后,人家见她没找对象结婚,就关心起她的婚事来,介绍的对象大都不错,有的是高干子弟,有的是年轻的企业老板,有的是很有才华的大学生,有的是很有前途的在职干部,可是她却一个也看不中,因为他的心目中已经难以容下别人了。
  这个苏俊青,也是合着该他走桃花运,美女一个接着一个跟着他,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年轻,而且这些美女又都对他那么上心,对他那么好,图他的什么呢?苏局长自己分析,无非是两条:一条是自己在这个位置上有权,能为别人解决一些困难和问题;第二条就是他还是一个颇得异性喜欢的魅力男人。当然,就这两条而言,第一条是最重要的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苏俊青的心里美滋滋的,他从内心中感谢上帝,感谢上帝对他的眷顾,让他生有魅力,给他权力,使他能叱咤风云,使他能享受这么多美女!
  
发表于 2017-2-4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7-2-7 10:31 编辑

权色交易,享乐腐化,制度上的缺陷让人性弱点有机会最大限度的彰显
祝新春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2-4 19:39
权色交易,享乐腐化,制度上的缺陷让人性弱点有机会最大限度的章显
祝新春愉快!

谢谢牧歌版主精彩赐玉,版主新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为情敛财
  
  苏俊青也曾经有过很大的抱负,那年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分配到市政府上班,他就想过要大干一场,在仕途上大展宏图,好好搏一搏自己的人生。
  他最喜欢的就是岳飞在《满江红》词中的那句话:“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参加工作之后,他很努力,做事从不惜力气,要加班就加班,没有抱怨,只有勤恳,没有份内份外,只有踏踏实实地努力工作。
  他端正的工作态度,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渐渐地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与爱戴。很快,他就在年轻人中鹤立鸡群,被提拔起来了。从副科长到科长,从科长到副处长,又从副处长到处长,从职能弱的岗位变换到职能强的岗位,从辅佐别人干工作到独当一面,一步一步得到了组织的信任并委以重任。他被组织调到市民政局来担任一把手,是当时全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实职干部。在仕途上,他是每走一步就走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春风得意。
  到了这民政局长的岗位上之后,苏俊青就产生了一种要歇息一下的念头,觉得自己干了这么多年,也该休息一下了,人生能搏得多少年呀?马克思可不因为你年轻时太奔事业而吃多了亏便给你多几年阳寿,让你多享受几年,还可能因为你的心操过度了反而短几年寿呢。
  想到这,苏俊青停下了奋斗的脚步,开始考虑享受来,刚踏入不惑之年,他第一件事就是考虑苏家的接班人问题,所以有了应招为方春媛父亲治病而利用方小姐生儿子的事。
  这笔费用,将苏俊青的多年积蓄几乎用得所剩无几。
  因为权力与地位的变化,苏俊青的感觉、观念、语言、行为,一切都随之在变。
  后来,家外有家而获得的一个美女还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可是情人多了,随之而来的就是负担过重问题,“亚(压)力山大”,怎么办?那就只能利用权力捞些好处了,不然那些嗷嗷待乳的情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他也想过许多:不能明目张胆地索贿,但要让别人知好识歹,懂得感恩。我能帮到人家,人家给我一点好处,我受得也心安理得,人家送得也心甘情愿。我只要做得稳妥的话,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人家得了好处,而且得了大头,我只是人家给我的一点点小小报酬,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也会理解的。
  就这样,他有了这种思想的指导,便开始了敛财。
  女人之美,在于笨得无怨无悔;男人之美,在于说得白日见鬼。
  在敛财的问题上,苏俊青总是绞尽脑汁的。之前,他总是孤军作战,敛了不少;自从小杨来了之后,他更是如鱼得水了。这小杨实在是笨得可恨可爱,乖巧得令苏俊青心潮澎湃。可以说是他上演“敛财戏”不可或缺的角色。
  他每次下到县里来,或去市区乡镇、街道视察,都要带着杨秘书。他到基层来就是来了解困难的,来掌握实情的,他会认真听取基层领导的汇报,甚至听取当事人、特困户的情况介绍,都会显示出十分同情的表情,说出体谅基层领导与特困人员的话来,语气平和,语调很合人意,大家对他都是恭敬有加。
  可每一处的基层领导考虑的不仅仅是每一次汇报要解决的急需问题,他们还要考虑有回旋余地,所以每一次都想从苏局长那里获得更多的钱,因此在汇报困难时,会夸大困难程度。当然,苏局长也是何等明白的人,他怎么不清楚下面怎么盘算自己的小九九呢?他也要考虑不能拿国家的钱一下塞到一处地方,他要考虑全面平衡,因此在每解决一处地方的困难时,他会考虑较多而迟迟不表态,不爽快地答应。
  其实,在这不爽快答应的原因中,还有潜规则,那就是“拖”着的好处,不急于表态,答应了的钱不立即到位,就会引起人家猜想,引起想要钱的人着急,这些人一着急,就会要考虑怎么迟迟不表态或钱不到位的原因,他们最先考虑的就是给苏局长一点回扣,送点礼金,这就正合苏局长的心意了。
  杨秘书来了以后,这个问题,他根本不需要多考虑了,因为他在台上发言,他当下面的干部与贫困者表态时,就有杨秘书在后台做人家的工作,提示或暗示人家给好处费。
  譬如,那杨秘书会告诉下面的人:“我们双方面做工作吧,你考虑礼节性周到一点,我到苏局长那里为你们做做工作,看能不能多照顾你们一点。”
  “钱还没到位?是不是你们还有些事情做得不够哦,你们抽点空到他家去探探消息吧。”……
  杨秘书的这些话说得很委婉,但都在提醒基层干部送礼的问题,那些基层干部哪有不明之理?那些话中之话,才是最关键所在。
  基层干部十分明白这一点,若想多要一点钱,就多送苏局长一点礼金,这个礼金与照顾下面的钱的多少是成正比的;资金到位的时间长短与礼金是成反比的。虽然当干部的人大多数学不好,但都会解答这样的算式。
  苏俊青做事不声不响,但不要以为他什么事情都没有想。相反,他想事情是十分细致周到的。例如,他有时听了基层干部和困难户汇报了情况之后,觉得应该解决实际困难的,答应了给人家十万元,表态急了点,而人家没给他好处的话,他就拖着不给,他有堂而皇之的理由:“你们的困难,我早已向上级作了汇报,上面的钱还没到位,我拿不出来啊,还等等吧。”每次去找他,他都有很充分的理由说服你。找了几次,人家也要想想这钱为什么不到位的缘由,可能是没给他一点好处吧,于是就送个一万两万给他。不久,这钱也就下来了,不需要问,是上面的钱“已经到位“了呗。如果他表态给你一百万,迟迟没到位的话,那你就得送个十万二十万,那上面的钱就很快“到位”了。
  这样的事情遇到过多少回,苏俊青自己也不记得了。
  但是,苏俊青心里还是有一件事,至今清楚地记得,有时甚至对自己还存在着一丝丝的责备,觉得自己太狠了点。
  那是有一次,他到一个遭了重灾的乡镇去视察灾情,他随那个遭灾的乡镇领导到了一个村,走访了几户受灾群众。其中有两户农民受灾很严重,其中有一户灾情更重家境更困难,可是在后来照顾的问题上,这户灾情轻的,反而照顾要多了许多,灾情重却没给什么照顾,其原因是那灾情轻一点的人家有个女孩子年轻漂亮,他以为自己又可以染上一腿,后来钱到位了,他却没嗅到腥味,使他后悔不已。
  这件事情,使他“花子”手里走了蛇,实在有些不甘心,同时又对那重灾户有些欠意,因为那一户人家对他的确很有诚意,将他当作救星般侍奉,而他做出的事却是明显地不公,以致后来还招来了一些议论。
  不过,苏俊青心里掠过一丝欠意之后,很快就翻了一页记忆。
  他现在是在想自己这一生以来,特别是当上领导以来,究竟拥有多少财富。他想回忆一下,从记忆中搜索,估算一下自己从开始收受贿赂以来,究竟为家庭、为情人带来了多少钱财。
  他先想着自己已经索贿受贿了多少次,想了一阵,无法数清;又想了想总共收获了多少钱财,也没想出一个确切的定数;再又想想自己现在家中还拥有多了财力,给了方春媛多少?给了那个招工女孩多少?给了那个扶贫女孩多少?给了秘书小杨多少?结果,每一处都没有估计出一个比较接近实际情况的数据来。
  但他还是有一些概数的,譬如给方春媛那儿和秘书小杨这儿是最多的,其次是那个扶贫女,相对来讲,少一点的还是那个招工女孩。不过,他也觉得自己并没有负她,解决她的工作,将她调到市里来,他觉得自己还是花费了精力的。
  苏俊青还想:自己敛了多少财不清楚,但钱财的去向却是很清楚。他估计了一下,所敛之财,百分之八十以上都用于了情人,自己的家里、父母身上所花费并不是太多。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也对得起那些“狐狸精们”了,而对家人似乎有些愧疚。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人情冷暖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的消息,苏俊青得了癌症的事,很快就传开了。
  单位里的同事,他的属下部门,都以这事作为新闻在传;他的亲戚朋友、情人也都很快知道了这一信息。
  关心与传播这一消息的人,都揣着一种想急于告诉别人的心理,但每个人的心思却各不相同。
  他属下的干部职工那些心思,就很容易看出端倪——
  有的人在想:这苏局长病情有多严重啊?是不是快要死了?唉,反正他这个局长没有我的份,他死不死不关我的事,天高自有长人顶,即使他死了,又有新的人来接班。
  有的人在想:苏局长与我关系挺好,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就失去了他的关照了,又得去与新的领导搞好关系。
  有的人,特别是副局长们,他们在想:若是苏局长死了,这一把手有我的份没有?他们在权衡,觉得若是有可能,还得去积极运作运作,看能不能将这个官位弄到手。这副职与正职比较,那可是天壤之别啊!
  现在,就有两位这样的副局长,一听说苏俊青得了癌症,心头一喜,觉得自己有希望晋升了,于是就在积极地作出可行性计划,找靠山、拉关系、送人情、做工作,加紧活动,幻想着坐上这把交椅的那一天。
  当然,还有他的亲戚也反映出两三种情形:关心他的人,觉得他这个年纪就得了这种挂号的大病,若是死了也太可惜了;不关心他的人,觉得他以往风光也没给我带来什么好处,他病与不病,也无关紧要;还有的人在背地里幸灾乐祸,大自然会显示出它的公平的,风光了这么多年,上天可能是要收了他去。
  更有甚者,是他以前能够关心到却没有关心的人,甚至得罪过的人,巴不得他快点死。
  心情最复杂的是两种人:
  第一种人是最关心他的人,那自然是他的家人,莫过于父母与他的妻儿,他们悲声切切,生怕这棵大树倒了,就没有依靠了,就再也不能风光了,迫切盼望他快点好起来,甚至不相信他真的得了这么个令人揪心的病。
  第二种人就是他的情妇们,情妇们中,也有多种心理,一是他不能死,如果他死了就没有财源了,没有靠山了;二是他可死可不死,他如果不死,就走一步看一步,能跟着风光就风光,若是死了,就要选择好后路,为自己今后作好打算;三是巴不得他死,自己与他年龄悬殊这么大,还过几年,这家伙就老了,局长不能永远当下去,一旦退休了,总不能还拴在他的裤带上?迟早要离开他,迟一天不如早一天脱离他的魔掌。
  化着妆走上台演戏的,除了官场里盯上了他这个位置的人已经蠢蠢欲动之外,再就要算他的几个情妇了:她们一听到苏俊青得了重病的消息,狐狸尾巴就都露了出来。
  那方春媛呢,虽然已经为他生养了一个儿子,做起了他的地下夫人,但这事终究拿不到桌面上来,加之以往苏俊青因为后来养的情妇多,也没有时间与精力照顾她,虽然在钱财方面也不缺乏关顾,但她心理明白,只是因为要她好好地为他带好孩子才这样的,有时候也偶尔到她那儿住上一晚,行行夫妻之事,但却如露水夫妻一般,多是借口工作太忙而匆匆地来匆匆地去。以致她心里早就有了想法,我与他年龄相隔甚远,以后他年纪越来越大,终究不能满足我的男女之事,不如早点与他分开,还能寻个年龄相近一点的人,算是有个好的归宿。至于孩子,是他的也是我的,我的父亲又没有其他子女,这孩子作为其孙子,多好。他如今得了这种病,看来是上天想满足我的心愿。所以方春媛不露声色,但心中没有一点悲伤,甚至有些窃喜。
  那“招工姐”呢,虽然跟了苏俊青几年了,照理说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感情,因为她曾经试探着几次向苏俊青提出来想替代苏俊青的结发妻子,可苏俊青并没有松口。
  苏俊青道:“你这样的想法使我很为难,我如果没有了这个位置,也不可能为你解决招工并调到市里来,但如果我与妻子离婚,与你结婚,那会闹得满城风雨,我的这乌纱帽就保不住了。至少现在不能提及这事,以后再慢慢看吧。”苏俊青每次都是这样搪塞,“招工姐”渐渐地觉得要实现这个目标越来越遥远,就想放下,替自己找条后路。当她听说苏俊青得了如此大病时,忽然性格也开朗起来,同事、朋友,甚至是闺蜜,以往请她出去玩,一般是不答应的,现在却主动与他们玩开了。
  那“扶贫美女”呢,听说苏俊青害病了,忽然对自己的丈夫好了起来,在家里也勤快多了。将那“很像苏局长”的孩子也看得紧了,生怕苏俊青找上门来认孩子。
  心情最复杂的当然要数杨秘书了。杨秘书自从跟了苏俊青,名义上是苏俊青工作上的助手,实际上是“生活秘书”,甚而至于取代了苏俊青结发妻子的角色。她原来是这样打算的,若能特色到一个年龄比苏俊青小而官位比苏俊青大的人建立一个家庭,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果此路不通,那就看有不有更好的单位去当上一官半职,脱离苏的庇护,也算是功德圆满;起初是不知道,从苏俊青的行为看来,迟早是要出事的,自己不得不为今后作好打算;如果这个想法也不能实现,那就只好听天由命,走一步算一步,骑驴看书走着瞧了。现在,苏局长得了这样的不治之症,其实对于苏局长来说也是好事,病来得这么快,先于他造孽犯罪显露之前,也是他前世积了德。我必须高度警惕,看看谁来接替他的职位,我也好有个理想的去处。
  这些地下妻子们、情妇们,没有一个考虑同情苏俊青的,也没有一个打算来瞧瞧他病情的,她们都在想自己的退路,考虑自己的未来,为自己谋划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俊青的心理极为复杂,情绪十分低落。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风光,面对许多人的笑脸相迎、吹牛拍马、阿谀奉承,现在因为这个病而将不复存在,这个变化也来得太快了,如果是到了年龄退线退休,自己也心安理得一些,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将我一魔棒打入万丈深渊,我是多么不舍,于心不甘啊!
  这个时候,他在怨恨人生,怨恨病魔,人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让人一下走进绝境呢?现在通讯电子技术发展这么快,这医学为什么发展这么慢,还有许多疑难杂症、癌症绝症治愈不了呢?
  这个时候,他更幻想着若是父亲所说的一定是医院检查有误,弄错了结果,那多好啊!他多么希望组织部门、领导同事,多多来看望他、安慰他啊!但是,这些他想要的,却没有一件如他的心意。因为医生诊断的结果,白纸黑字,他已经看到了,医生的诊断单,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失误。
  这个时候,苏俊青又想领导、同事与朋友都知道自己害病了,大家都来同情他、看望他会用什么样的目光?他想领导与同事、朋友来看望他,又怕领导、同事朋友来看他。他又在想:所有外人都不知道自己害病最好,尤其是组织上不知道好。不然,自己这个局长位置恐怕就有人盯上了,组织上就要考虑换人了。
  这个时候,他在想,领导们,同事们,朋友们应该还不知道他生病了。不然,怎么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他呢?不对,即使别人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来看的,他们怕我有讳忌,不好面对别人。再说,自己又没有住院,人家也没有理由来看望。这诊断的结果是不是要让那些“狐狸精们”知道呢?她们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看望?同情?安慰?伤心还是巴不得我快点死?
  苏俊青脑海里一团乱麻,理不出一个头绪来。他索性不想了,就倒在床上睡觉去了,当然,他怎么也睡不着,他是想一个人清静一点。
  父亲母亲与妻子都劝他去住院治疗,医生也嘱咐苏俊青的妻子,无论如何要立即住院,如果觉得市级医院条件差了,或是诊断不准确,可以去省城医院或更大更著名的医院进行复诊和住院治疗,但这病却是拖不得的,不能耽搁了。
  但是,苏俊青就是有这么倔强,家人怎么劝也劝他不动。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苏俊青并没有觉得病情恶化,只是那肠胃有些隐隐作痛,自己还抵得住。
  他与那个常务副局长打了一声招呼,说自己感冒了,要休息几天,工作上要他多花些精力料理一下。那常务副局长满口答应了,要他安心在家好好休息。但是,他的心理却有些隐隐约约的不祥的感应:以往,单位干部一听说他有病,哪怕是小小的感冒咳嗽,就有不少人来看他,可是现在已经两三天了,却还没有一个人上门来看他。只有他的专职司机打了两次电话,问局长要不要车,苏俊青说不需要车,司机也就心安理得地休息去了,也没来看看他。
  他想着这些事,心里总是有个坎儿不能逾越过去,难道人情冷暖到了如此程度?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中篇是我早已写完了的,只是没发,现在连发两个部分给文友消磨时间吧!感谢牧歌斑斑的关注!
发表于 2017-2-26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河月 发表于 2017-2-26 10:30
这个中篇是我早已写完了的,只是没发,现在连发两个部分给文友消磨时间吧!感谢牧歌斑斑的关注!

准确到位的心理刻画和描写使故事发展表现得更合乎情理,小说有骨有肉更趋丰满。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2-26 13:32
准确到位的心理刻画和描写使故事发展表现得更合乎情理,小说有骨有肉更趋丰满。不错。

谢谢牧歌版主精彩高评,谢谢您的品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2-28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交待后事
  
  
  一家人哭作一团的时候,苏俊青的脑袋嗡了一下,像要爆炸似的。
  他忍不住吼道:“你们发什么丧啊,我还没死呢!”
  他这一怒吼,全家人一震,哭声一下停了。
  大家才意识到这样大哭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压力与思想包袱。
  就在屋子里鸦雀无声之际,苏俊青忽然意识到:自己在生之日已为数不多了,该来的终究要来,自己无能为力阻挡。上天的意志是谁也阻止不了的,现在急于要做的,可能只剩下交待后事了。
  必须要交待的事情都是些什么呢?他要好好梳理一番。
  他静静地想了一会儿,觉得别的什么都不必说,只有一件事是要告诉父母的,那就是自己在外面有孩子的事。
  这事不仅仅是了却自己苏家有后的心愿,更是了却父母的心愿。苏俊青想,我不能将这个秘密带进棺材,让父母心中永远留下一个遗憾啊。
  苏俊青还想了想,自己在外面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与方春媛生的;一个是与小沈(那个扶贫美女)生的。但是,这两个孩子能否都告诉父母?
  “不,不能!”他立即否定了这一念头。
  他在心里分析:与小沈生的那个孩子,虽然相貌上像我,不需要做DNA也可以肯定是我的。但是,小沈是有家的人,我若将这个孩子公开承认,就毁了她这个家了。以前,我一直嘱咐她不要在老公面前承认这事,现在要去认孩子,恐怕不可能。若是相认,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状况呢!人家不承认,你也不好说,人家若承认,小沈那个家就会闹翻,甚至还不知道会对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与危害。我现在大病了,如果又还闹出这样的桃色新闻,那就更不好收拾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就让小沈一个人去养大,永远成为秘密吧,只要我与小沈知道是我的血脉就行了。
  要告诉父母的,也只有与方春媛生的那个孩子。这孩子告诉父母应该是没问题的,因为我与小方有约在先。今后,父母去认孙子,谅她也不敢拒绝。再说,我有这孩子的事,虽然妻子知道了不一定高兴,女儿知道了不一定高兴,但既成事实了,她们也应该不会说什么。女儿的心思还不太了解,但妻子的心思我是知道的,这或许对她也是一种安慰和满足。而父母知道了这事,会觉得了却了一种心愿,自然会高兴。虽然这事不怎么光明磊落,我也不好开口说,但现在已经顾及不了这么多了,我必须说。
  苏俊青见家人都怔怔地望着他,便从容地在客厅里的中心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招呼全家人都坐下来,说是有事要告诉大家。
  父母、妻子和女儿不知道他有什么话要说,都悄无声息地坐到了苏俊青旁边。
  苏俊青停顿了一会儿,便道:“你们也不必悲伤,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是任何人阻止不了的,哭也没用。我也知道自己在生的日子为数不多了,有些事情,我还必须交待明白。首先,我要说的是对晓梅不住,心里十分内疚,对女儿也是一样,心怀愧意。这些年来,我忙于工作,对妻子、孩子管得少,关心不多,沟通不够,更有甚者,我还做了一件违背妻子女儿意志的事。因为多年来,我受父母与传统封建思想的感染,总以为女儿是要外嫁的,传宗接代一定要有个男孩,为了满足父母这个心愿,也为了了却自己的心愿,我在外面生养了一个孩子。”
  这话一说出来,苏俊青的妻子和女儿都以一种陌生而惊愕的目光看着他,父母也很惊奇地望着他。
  “你们都别这么看着我,我这完全是为了了却父母的心愿,虽然对不起晓梅和女儿,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作为一个国家干部,而且还在领导岗位上,不能明目张胆地违反计划生育大政策,只能是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为这事,我也是经过了许多时间的考虑,经过了很多思想斗争的。”他说这话的目的,意在缓解妻子和女儿的心理。
  接着,他话锋一转:“但是有一条,父母亲最好不要去认这个孙子。只要这孩子是姓苏,是苏家的后人就行了。孩子的成长教育、生活必须,我早已作好了安排,你们不必操心。这事不影响你们的生活。”
  苏俊青这么一说,妻子和女儿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一言不发。
  苏母却有些迫不及待:“那怎么行?你若真的丢下我们不管,那孙子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这还是我们的孙子吗?还是苏家的传后之人吗?无论怎样,你得让我和你爸见上一面,以后该怎么办以后再说。”
  “如果你们非知道不可,这也不是太难,我可以将孩子的照片拿来给你们看看。”
  “不行,仅仅见见照片,还是了却不了我和你爸的心愿。”
  苏俊青寻思了一会儿,又道:“若是两老非要见面不可,也行。待我先与小方商量,看能不能带来见个面,若能带回来更好;若是不能带来,我就带你们俩老去见一次。但是你们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这事必须绝对保密,不能声张,不能让家人以外的任何人知道。”
  妻子晓梅心里错综复杂,本来想责备丈夫家外有家。可在这个时候,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可怜,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位局长的妻子,多风光多有面子。可谁知道她心中的苦,在公公婆婆面前小心翼翼地做小媳妇,因为没有为苏家生个儿子,自己就像个罪犯似的,天天生活在一种愧疚之中。今天,丈夫说出了这么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对我来说是又悲又喜,丈夫的做法虽然对我不忠,但在某一方面又弥补了我的遗憾。这事对于丈夫一家来说又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毕竟,生男孩传宗接代的传统思想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根深蒂固。再说,公公婆婆的心愿一直未了,丈夫也是在尽他一份孝心。她这么一想,便觉得丈夫也有他的难处,一下就原谅丈夫了。
  苏俊青的女儿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爷爷奶奶虽然对自己很好,但他们原来是以为没有孙子,孙女也是自己的后代,总比没有后人好。现在有了孙子,自己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没有地位了。对于父亲来说,虽然作为一名国家干部,而且还是一位处级领导干部,有这种传统观念实在太不应该,但为了了却爷爷奶奶的心愿,他这么做也是情非得已,实在为难。唉,既然已成事实,生气又有什么用呢?况且,父亲向来还是很疼爱我的。她从心底里也原谅自己的父亲了。
  一家人的观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苏俊青便很快与方春媛取得了联系,两人作了一番商量,作出了一个相互让步的方案:孩子可以让苏俊青的父母见上一面,只是以后还是由方春媛带大,方春媛待自己的父亲“百年”之后,若有适合的人家,可以找个依靠,待孩子大了的时候,能不能回到苏家,由孩子自己作出选择。
  就这样,苏俊青选择了周末的下午,自己开着车,载着一家人与孩子见了一面,了却了一家人的心愿,填补了苏家无后的传统心坑。
  苏老爹见了孙子一面之后,对于苏俊青的安排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儿子现在所处的地位使他为难,况且儿子现在又得了这个病,更加不能违背他的意志。但苏老爹心疼儿子,不管儿子的病能不能治好,总是应该力劝儿子去治病才是,治总比不治好,只有治,才有一线希望,若是不治,那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所以,他不仅自己力劝儿子赶紧去医院接受治疗,而且还要老婆、媳妇和孙女劝苏俊青接受治疗。苏老爹知道儿子最听孙女的话,就别开家里其他人,将孙女喊到一处,特别嘱咐孙女,什么想法都丢掉,一定要力劝爸爸去治病。其实,孙女儿当然知道劝爸爸治病的利害关系,不管爸爸是好是坏,但他总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顶梁柱倒了,这个家也就不像个家了。
  一家人观点高度一致,都劝苏俊青立即住院接受治疗。但是,苏俊青却不是这么想的,他知道这病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了,现在的医学,虽然发展速度快,可癌症的攻克,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时日,自己已经得了这个病,就没有什么指望了。所以,苏俊青并不急着去住医院接受治疗。他想着,自己急于要做的事多着呢!眼下,他最急着要做的事就是想见见几个情人。
  他觉得,非常有必要见几个情人最后一面。这事,他当然是要瞒着家人的。他之所以要急于见见这几个情人,心里是有很多想法的:他想看看这几个情人是不真正对他好,都对他有真情还是哪一个对他才是真感情。患难见真情嘛,现在他得了这样的病,这些情人们的心态是不是有变化?他还真的吃不准。他要在离开人世之前,看看这几只狐狸精的真面目。为了急于分别见到这几个情人,苏俊青向家人撒了个谎,说是这两天自己要外出一趟,还有一些公务事情没处理好,自己毕竟是一把手,有的事情不能让别人代办。另外,还有一些对外的经济往来,必须亲自去作好交涉,免得闭上眼睛后,家人为他的遗留问题瞎操心。“要住院,也必须待我将这些事情处理好之后才能住院,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住院,一心接受治疗。我知道,我这病也不在乎这几天,我这样做,对住院治病也有好处,别让我在医院治病时心里不空,经常想着这些事,影响治疗效果。”
  家人听他这么一说,似乎觉得也有道理,就同意他抓紧先处理一些必须急于处理好的事情。
  其实,苏俊青并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想离开家人的视线,急于与他的情人见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7 07:14 , Processed in 0.124548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