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1798290992

[原创非首发] 牛王——中篇连载(已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父亲和母亲回来的时候,太阳还露着半个脑袋。他们喊门的时候,我依着院中的老枣树睡的正香。
    父亲推着自行车在前,母亲挺着大肚子跟在后边缓缓地走进大门。父亲神色木然,看不出是悲是喜。母亲看上去很劳累,还没走到屋门口,在院子里放着的板凳上坐下了。
    我依偎着妈妈蹲下身子,轻轻地问:“妈,姥爷没事吧?”
    “没事,孩子,没事。”母亲有气无力地说:“就是摔断几根骨头,过几天就好。”
    父亲默默的给大牛添了草料,又去给笨笨抱草的时候,大门哐当一声被撞开了,只见虎子哭爹喊娘的冲了进来,嚎叫着对父亲说:“栓大爷,栓大爷,我爹让牛抵死了!你快去看看吧!”
    “啥?”父亲惊恐的颤声说:“虎子,你说啥?”
    母亲也惊慌四措的站起身来,对父亲说:“快去看看,赶紧去。”
    父亲一把扯过虎子的手,大声问道:“你爹现在哪儿呢?”
    虎子似乎被父亲紧张的样子吓住了,抹了一把泪水,说:“在山坡呢,二豆家的牛和我家的牛打架,我爸去劝架,二豆家的牛急红眼,把我爹抵死了……”
父亲脸像被抽干鲜血一样,煞白的吓人,推起车子往外就走,母亲跟在后边说:“别骑车子,找辆地排车……”
“不用拉地排车了。”虎子说:“我妈拉着地排车去了,是我妈让我来喊你去帮忙的。”
    父亲“哐当”一声扔下自行车,飞快的夺门而出,出门走了两步,猛然回头对母亲说:“你在家里看着两个孩子,哪儿都不准去。”
    望着父亲匆匆远去的背影,母亲软软的坐在地上,无声地抽泣起来。
    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听到母亲在哭泣,我不由睁开眼睛。屋子里一片漆黑,母亲和父亲正在他们的卧室里说话。尽管住进新房子,可是还没来得及做门窗,所以他们在对面屋子里说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
只听母亲说:“……我真舍不得呢……刚刚一岁多……下地干活累点还没什么,可是……”
    母亲说到这里,似乎说不下去了,却没听见父亲的回话。我虽然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但是凭感觉就知道不是好事,谁家有好事会哭泣呢?只是我真想听听到底啥事。
“这样给钱最多吧。”父亲声音嘶哑的说:“岳父躺在床上,咱就算不能帮什么,盖屋那会儿,借的那些钱,总要还上才好……看病花钱的,日子都不是很宽裕……”
“我知道。”母亲哭泣的声音又响了一些。
    父亲继续说:“六安伤成那样,十天半月出不了院。尽管人家没说什么,他媳妇一个妇道人家,去哪里筹钱?再说了,咱盖屋的时候,还欠他一百二呢。”
    “嗯……我都知道……我也明白,就是不舍得……”
     父亲的声音越来越低:“谁舍得呢?我也不舍得。可是,人,更重要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肚里的娃,胎位不正,十有八九也要动手术……更重要的,老根叔担保的钱,也不能超过三天,总不能让人家老根叔替咱出这钱吧?”
“嗯……”母亲一直抽泣着没再说话。
静了一会儿,父亲说:“你先去睡觉吧,当心你的身子。我明天一早带它去镇上看看,集上人多,说不定能遇到更好的人家呢。”
    父亲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吃惊的打住话头,回过头来看见我赤条条的站在门口,惊讶的说:“你!怎么醒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小声说:“爸……明天我跟着去好么?”
    父亲一怔,说:“干啥去?”
    我强忍泪水,低下头,小声说:“卖……笨笨……”
    屋子里一片寂静,父亲从床沿上紧走两步来到我面前,轻轻地把我拉进怀里,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儿子,对不起……”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我在前面黯然走着,笨笨的缰绳盘在两只大角上,在后边悠闲地跟着。我看看路边上哪一丛青草鲜嫩,随手薅起来往身后一晃,笨笨就会紧跟两小步来到我近前,伸出肥大的舌头灵活的把草卷进嘴里。
    笨笨后边是同样沉默的父亲,他一声不响的跟在我和笨笨后面。眼看快到集头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说:“爸,还是给它找个好人家吧?”
    “是。”爸爸随口应着。
    “海爷爷那样的就行。”
    “嗯,行。”
    “要是笨笨再跑回来呢?”
    “……不会了。”
    “为啥呢?”
    “……它……长大了,跟你一样懂事了。”
    我和爸爸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很快来到集市上。也许我们来得早了些,集市上的人比往常来的时候少很多。
    到了人多的地方,父亲自己抓过笨笨的缰绳在前面走,我惶惶然跟在笨笨右边,东张西望的看着,好像安慰笨笨似地,不时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笨笨的脖子。
一路走来,也没有人问价,直到穿过牛马市场,穿过整个集市,一直无人问价,我心中七上八下,说不出是悲还是喜。爸爸一声不吭的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出人来人往的集市,来到一处很阔气的院子旁。
我以前跟着妈妈赶集,从来没走过这么远,没想到集头上还有这么好一处宅院。这院子坐北朝南,光墙头就比我家院墙长出一倍有余。大门头斗拱斜梁的还镶着瓷砖,门口挂着一个红底金字的大木牌子,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虽然很气派,但是我一个也不认识。
    木牌子右边长着一棵大梧桐树,梧桐树的树冠大的出奇,遮出来很大很大一片阴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躺在梧桐树下的躺椅上,悠然自得的听着收音机。
    父亲把笨笨的缰绳交到我手里,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满面堆笑的走上前去,对那老汉说:“沙叔,您老好啊。”
    沙叔看见有人给他打招呼,从躺椅上坐直身子,眯着眼看了父亲片刻,才缓缓接过那支香烟,父亲赶紧划着火柴给他点上,赔笑说:“沙叔,我跟着六安兄弟来给您帮过忙呢。”
    “唔?”沙叔似乎在努力的回想着,终于,沙叔恍然大悟似地说:“哦……噢,想起来了,你姓周吧?周……”
或许父亲知道沙叔不会记得他的名字,赶紧接上话茬,说:“周大栓。”
“啊对。”沙叔轻轻拍拍脑门,笑着说:“周大栓,哎呀呀,周老弟,我听说六安这小子出点事啊?”
    “是啊,沙叔。”父亲说:“这不,我就是想给他弄点钱,才来找您老人家的。”
    沙叔听着父亲的话,眼睛已经瞄上了笨笨,我忽然觉得沙叔看上去像个很慈爱的小老头,但是他的眼睛却像狼一样闪着绿幽幽的冷光。
    沙叔瞄了笨笨一会儿,冲着笨笨扬扬下巴,对父亲说:“这个黑家伙?”
    父亲点点头,说:“是,沙叔,刚一岁多点,要不是急用钱,真不舍得。”
    沙叔点点头,说:“可不是?有点可惜了。这个……大侄子,咱们和六安都很熟,我也不叫你大兄弟了。啥也别说,看在六安面上,我给你个整数,如何?”
沙叔说着话,冲着父亲竖起了右手一根食指,轻轻晃了晃。这是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但是看上去父亲很惊喜,连声给沙叔道谢。连忙把兜里的那包烟递给沙叔,再三感谢的说:“谢谢沙叔,谢谢沙叔,我也没啥好谢您的,这包孬烟,您凑合着解闷……”
沙叔哈哈一乐,说:“哈哈,你这小子,很会来事啊。行,我收下你的烟,我也没亏着你,回头给六安带个好。”沙叔说话间,回头冲着大门里面高喊了一嗓子:“三子,接货。”
    过了片刻,一个五大三粗的壮年汉子像一辆坦克车一样脚步通通的跨出大门,也没用沙叔多说话,径直来到我面前。我有些害怕的看了看这个大汉,双手紧紧地抓住笨笨的缰绳,眼睛紧张的看向父亲。
    父亲冲我点点头,说:“广寒,把缰绳给叔叔。”
    望着那人牵着笨笨走进大门,父亲接过沙叔递过来的钱装进衣兜又对沙叔道谢之后,牵着我的手往回走。
    跟着爸爸走了两步,我有些迟疑的说:“爸,不进去看看吗?”
    父亲一愣:“看什么?”
    “上回去海爷爷家,咱们不是进家去看看吗?”
    “这回不用看了,走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我心中空荡荡的,不时的回头看着,一直跟着父亲来到集市的十字路口。父亲站住脚,温柔的对我说:“想吃什么?爸给你买。”
    我摇摇头,一直想哭,又强忍着不哭,心想这沙叔家的院子这么好,一定很有钱,笨笨在这里一定不会吃苦的。我心里胡乱想着,对父亲的问话也没心情搭理。
    父亲看到我这样子,也没心事在集上呆了,扯着我的手加快脚步往前走。忽然,我远远看见老海从对面匆匆的走了过来。他看见我们爷俩,一边加快脚步,一边高声打着招呼:“老周,周老弟,可找到你了。”
    老海急匆匆跑到我们跟前,看见我们两手空空,有些惊愕的说:“牛呢?出手了?这么快?”
    父亲纳闷的望着老海,说:“海叔,您这是?”
“嗨。”老海说:“我闺女不是嫁到外地了吗?前几天亲家捎信儿,想买头好牲口,我一下就想到大黑牛了。我琢磨着,你跟着辛苦一趟,把牛送过去,山高路远的,这牛也不会再回来了,我多给你俩钱……”
    老海话未说完,父亲脸色一变,回过身来,飞一样的往回就跑,到把老海吓了一大跳,远远地在后边喊:“嗨嗨,你干吗呢?老周,你跑什么?”
父亲一边跑一边头也不回的大喊着:“海叔,你跟我来……”
    老海看见父亲头也不回的往前跑,更着急的大喊:“老周,你老婆出事了!你快停下来,听我说!”
    父亲马上停下来,转过身来等着老海和我跟了过来,焦急的问老海:“你说什么?”
   老海说:“我到你家的时候,你老婆肚子疼,我一看她是重身子,赶紧出门给她喊了个邻居,估计现在应该快到医院了,也是她告诉我你来集上了,你赶紧去医院吧。”
父亲脸色一阵苍白,忽然一把抓住我,扯到老海面前,急切的说:“海叔,我把牛卖给老沙家了,你赶紧去,还来得及,让孩子跟着你作证,不要说你买,就说我有急事,又不能卖了。海叔,拜托了……”
    父亲匆匆交待两声,头也不回的往远处跑去……
    老海和我一边快速往老沙家里赶着,一边抱怨父亲:“这么好的牛,怎么能卖给他呢?真是的,真是的……”
    我不解的问:“海爷爷,那个沙爷爷对牛不好吗?”
    “唔?你不知道?”
    “我看他家很有钱呢,应该很疼牛的吧?”
    “傻孩子,那老家伙杀了一辈子牛,你说他能多疼牛?”
    我的心猛地抖索一下,忽然觉得一股子凉气穿上了脊梁骨,牙齿都有点不听话了,颤声说:“杀……牛?”
   “可不是,这老东西,别人不知道他,我还能不不知道他吗?”
    我再也顾不得老海了,撒开脚丫子拼命地往前跑去,老海在后边一边追着我一边大喊:“不用跑那么快,孩子,我和他很熟,会给我面子的……”
    其实他老人家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敢相信,我只有一个想法,尽快找到沙叔,告诉他我们不卖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沙叔依旧悠闲自得的躺在椅子上,抽着父亲送给他的那包烟。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他面前,脚步微微一缓,想打招呼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连招呼也没打就往大门里面冲了进去,只听沙叔在后边大喊:“闲人免进,小孩子更不能进,给我出来,站住……”
    我刚冲进大门,看见三四个人正站在笨笨身边。我暗自庆幸来得及时,赶紧大声喊道:“别动,别动,我家不卖啦……”
一个瘦高个子不屑的瞄了我一眼,说:“这谁家小猴子?”
   另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看都没看我一眼,对同伴说:“别闲操心了,赶紧干活。”
    这时,沙叔从门外追了进来,在我身后暴跳如雷的咆哮着:“给我滚出去,谁家野孩子?”
    我一看事情紧急,不管不顾的紧跑两步,扑倒笨笨跟前,一把抱住笨笨的脖子,望着几个凶神恶煞似地屠夫,结结巴巴的说:“别先杀,我家不卖了,我爹说的……”
几个人对视几眼,忽然哈哈大笑,一个人一把拎住我的衣领,轻轻一扔,把我远远地扔了出去,正好落在沙叔的脚底下……
在我落地的瞬间,笨笨也轰然倒下,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一把锃亮的匕首插进笨笨的喉咙……
    鲜红的血,顺着刀子流进下边的大盆,红的那么鲜艳,红的那么刺眼……
笨笨的嘴一张一翕,我却听不见丝毫声音;泪眼模糊之中,我清清楚楚的看见笨笨的双眼,笨笨也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我;那双大大眼睛里,充满绝望和痛楚,一串大大的泪珠顺着笨笨的眼角滚落下来——我看的清清楚楚……清清楚楚……
(完)        
发表于 2017-2-20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浏览一下,回头再慢慢赏析
 楼主| 发表于 2017-2-20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2-20 18:26
先浏览一下,回头再慢慢赏析

谢谢老师支持,不知有没有时间看完呢
发表于 2017-2-24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便于读者阅读回帖,请按照以上方式重新编辑一下再贴上来。连载频道有“一键式”排版软件,非常简单,你不妨试试。
文章开头即入题,情感真挚,能抓住眼球。
发表于 2017-2-24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便于读者阅读回帖,请按照以上方式重新编辑一下再贴上来。连载频道有“一键式”排版软件,非常简单,你不妨试试。
文章开头即入题,情感真挚,能抓住眼球。
发表于 2017-2-24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便于读者阅读回帖,请按照以上方式重新编辑一下再贴上来。连载频道有“一键式”排版软件,非常简单,你不妨试试。
文章开头即入题,情感真挚,能抓住眼球。
发表于 2017-2-24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1798290992 发表于 2017-2-15 09:34

小黑牛比我想象的坚强很多,太阳刚绕过树梢,它就开始在院子里撒欢了。充满好奇的看看这里,闻闻那里 ...

语言干净利索,用词准确,故事充满童真稚趣,不错。
请认真检查一下,白字部分我已经用下划线标注好,请自行纠正。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2-24 12:54
语言干净利索,用词准确,故事充满童真稚趣,不错。
请认真检查一下,白字部分我已经用下划线标注好,请 ...

谢谢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2 18:35 , Processed in 0.02968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