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5|回复: 0

[原创] 第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章
考城县土匪王麻子的势力范围急剧扩张,已经和张家寨成为近邻,此让刚刚拿起枪杆子的义军弟兄陡争危机感。连日来,他们正在加紧射击和拼刺的训练。
然而,做为他们的首领——张家寨的义军大队长张正儒,这时候他更担忧的却是那负伤逃走的绿王。因为匪首绿王自逃走至今天百日已过。张正儒料定那绿王到如今死亦死,不死伤势必然痊愈,这亡命徒带领手下前来血洗张家寨的日子已在旦夕。
到这时他已决定先下手。可是他找不到他。
虽然张正儒也知道这股儿土匪扎寨于草莽和树林,可是由于他们人数很少,害怕官府把他们捂住。因此他们流动性很大。甚至有时会一日数迁。
随着秋去冬来,张正儒愈加感到这件事不可耽搁。对此,十天前他已下令杨汉民组织一个侦查班,让他们全部化装成小贩和小炉匠到四处查访。
冬日的来临,寒冷的北风四野遍吹。到了下午,趁张二虎又要整队出操之前,张正儒暗中传来冯鹤,密嘱他即刻前去土匪王麻子大寨联系;嘱他去到后就说张家寨的这支队伍想投身旗下,借以试探王麻子口风。
冯鹤勇敢机灵。他从前和王麻子有过交往。得令后他不敢怠慢,马上离去一路急行。见到王麻子,他按照张正儒的吩咐好话尽讲,说张家寨的保国护家队百余队员人手一枪,十分骁勇。他们的队长张正儒素对一向打富济贫的王司令渴慕已久,想来一见。王麻子一听十分高兴,当下对冯鹤表示欢迎,并设宴款待,双方约定第二天夜里见面,并通了见面时的暗号和暗语。
于是冯鹤连夜赶回复命。到了第二天傍晚,张正儒在奉军当初留下的武器中特选一挺上乘颜色的机关枪,备子弹二百发,入夜,便带了冯鹤和杨铁前去赴约。
这一夜月高风清。他们三人沿着黄河大堤堤北东去。冯鹤身背机枪,杨铁肩扛子弹匣,张正儒腰挎一只德制二十响手枪。一路上时有大堤背后的莽林中传出“口令”。冯鹤在前面对答如流,便一路通行。
   如此,他们三人一路紧走,向东行约二十里,来到一片黑幽幽的柏树林。
这时候冯鹤在前面站住了。他转过身对张正儒低声道:“大哥小心,到了。”说罢,他就从树林的缝隙中往里钻。
张正儒和杨铁紧紧跟随。走一会儿,前面林中忽然传出冷森森的喝声:
“站住,口令!”
冯鹤急答:“明月!”
回令甫毕,忽见前面出现两位身着黑衣的大汉。大汉拱手道:“王司令派我们在此恭候张队长。”
   张正儒连忙上前与他们一一握手,并问候:“让兄弟辛苦了。”
   二位大汉忙回礼,便在头前领路。不多时,他们一行上到堤顶。只见前边有几间草房。草房中透出了缕缕微光。在一间大的正房外面站着个高举右手的黑影,只听他高声喊道:“欢迎张队长。”
   冯鹤小声说:“王麻子!”
一时,但见张正儒紧几步来到他面前,恭敬地抱拳施礼:“王司令好。”
王麻子听了哈哈大笑,一指正房,豪爽道:“请!”
几人随之进屋。只见草屋中高挂着四盏大马灯,照耀得如同白昼。
屋子的正中央地上摆放一张嵌有大理石的方桌。周围四把紫檀葡萄椅子。左右墙面挂着大砍刀和盒子炮。后面墙上粘贴一扇“打富济贫,天下为公”的墨子红旗。此时王麻子依身旗旁,笑容满面请客人上座。张正儒随把机枪和子弹匣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桌上,正色道:
“久闻王司令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瞻风采实乃三生有幸。但憾小弟队伍刚刚成立,底子甚薄。现特备机关枪一挺,子弹二百发聊表敬意。如蒙不弃,小弟愿和王兄联防,不知尊意如何?”
身为军人,王麻子看见机关枪莫大欢喜。他急走过来抱住细瞧,随高声道:“贤弟,你这位朋友,我交了!”
继而他说:“当今世道弱肉强食,谁的势力大方才能活。二人同心,黄土成金。今有咱们两家联合一处,越三千之众,保证所向无敌。从此以后这兰封和考城两县皆为我等任意驰骋之地。”接着他连连称赞道:“军人莫不以枪为命。朋友今送大礼至此,理当重谢。”遂向内喊:“金姑。”
   声音落罢,只见内室走出一位腰间插枪,体格健壮的年轻女人。此人就是王麻子的掌印夫人,二十多岁模样,颇有几分姿色。听王麻子用手一指张正儒对她道:“来,见过张队长。”
金姑便上来一一拜见三位客人。
三人连忙起身还礼。王麻子对她笑道:“给我上好酒。”
金姑听罢,便把他手中机枪接过,一笑而去。
片刻,喽啰们马上端来了美酒佳肴山珍海味。宴席间主客二人边吃边谈,先把如何联防等事商妥。又各自介绍情况使对方有所了解。其间,王麻子见张正儒谈吐文雅,不失大将风度,不觉中已是三分爱戴。
待两轮酒喝过,酒劲上来了,张正儒似乎有些醉意,忽然提起大土匪冯树恩的事。他问:“王司令,我听说你和冯树恩本是老乡,此人如何?”
不想这一提,王麻子忽然间怒容满面,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他大骂那田贼田树恩。说当初他们二人同在开封起家,本来以为相互有个依靠,不料那恶贼得势后背信弃义,于一天午后突然带手下包围了他的住处,那时候多亏他屋中有个暗道才侥幸脱身。后来那恶贼便把那儿霸占,当成了自己老窝。王麻子说到此恨得咬牙切齿叫:“老子与他势不两立!”
张正儒闻听,腾地站起来道:“恶贼当杀!”他神色威严:“王司令,几时起兵报仇,请通知一声,正儒率部下甘打头阵!”
王麻子一听张正儒如此讲,连连喊:“好,好贤弟,今晚咱弟兄一醉方休!”
然而张正儒却话锋一转,道:“司令,小弟不胜酒力,再喝要出洋相。来日方长,小弟就此告辞。”
言罢,冯鹤和杨铁马上起身,二人护在张正儒两旁便向外走。
步出屋门,忽见金姑手牵一匹青鬃大马挡住去路。张正儒不禁一怔。王麻子哈哈大笑一声说:“礼尚往来,回送张队长宝马一匹,请贤弟收下。”
   张正儒本是骑兵出身,见此马骨骼、体形、毛色均属上乘:好个两耳批秋竹,四蹄似寒玉,身躯如箭干!一时他喜出望外,赶紧说:“多谢。”立刻让冯鹤牵上。
王麻子一直把他们送到堤下。三人转身抱拳使礼。张正儒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司令多保重,后会有期。”
   王麻子这才站下,依依不舍地望着他们远去。
   时已夜交三更。他们三人原路回转。冯鹤想到大哥能这样稳一个朋友,更能抽出手专门对付绿王。他不禁心中欢喜,说:“大哥,有马犹如生翅,却道良禽择树良驹择主。只是不知道这傢伙听不听话。”
张正儒骑兵出身。他早想试骑。现在一听,立刻从冯鹤手里接过缰绳,翻身而起,坐上了马背。
就在张正儒得意之间,忽然青鬃马长嘶一声,前腿高竖后腿直立。张正儒“咕轮”,可掉下来了。
   张正儒觉得丢人啦。他又爬起来一跃而上。
   这一回,看青鬃马弯环踢跳,左扭右摆。张正儒大气不敢出。他握勒缰绳,双腿紧夹马肚。可是,青鬃马依然越蹦越高,且摇头晃身。不一会儿,张正儒和青鬃马均是满身汗湿。
这时那冯鹤和杨铁站一旁惊看,也不敢笑,便喊:“大哥下来吧,快下来吧,别骑它啦,小心摔住你!”
本来,张正儒费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坐稳;刚刚到了人马僵持,势均力敌的地步。这时候忽听两兄弟劝,是怕他掉下来摔跟头儿!他一听心里来气,随扬鞭狠抽马肚,“啪”地一声。顿时,但见青鬃马猛地一跃,如蛟龙出海,飞一般地向前狂奔。直骇得冯鹤和杨铁二人心惊肉跳。
眨眼,张正儒和青鬃马已消失于夜幕之中。
但说张正儒放马狂奔,一路上他仍然不停地狠抽青鬃马。似这样,即便穿堂而出的子弹,它也有黯然落地之时。杯茶功夫后,看那奔驰五六十里的青鬃马终于疲惫不堪,速度慢下来了。
那时,张正儒还担心宝马累坏,于是他陡喝一声:“吁——!”勒转了马头。
这一次,青鬃马乖乖地听从指挥,再也不敢调皮了。不多久,张正儒放马归来。来到冯鹤和杨铁身边,他跳下马,不好意思说:“奶奶,真没见过。”笑了。二人见状也大笑不止。
过了一会儿,冯鹤上前接过马缰,肃然道:“大哥,七弟外出寻找绿王,到如今已去十日,我实是放心不下,明天我想出去找他。”
张正儒随道:“明天你可骑家中‘白雪’一路向东。我估计七弟他们迟迟不归,或是进入山东复地后人员走散。现在情况危急,我们当全力一扑!”
八第杨铁喊:“我也去。”
张正儒亲切道:“八第,你另有任务。”
杨铁委屈道:“大哥,我不想再当火头军,我想打仗。”
张正儒说:“你给我到开封严密监视冯树恩!”
杨铁一听是这,乐得一跳大高喊:“好!”
冯鹤严肃地说:“八第,这样可不行,以后你当立正,说‘是!’”
杨铁只是嘻嘻地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4-28 14:23 , Processed in 0.02454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