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3|回复: 25

[原创非首发] 《她生纪事》之—三人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啼妃 于 2017-3-20 23:25 编辑

三人行.jpg


                                          《她生纪事》之—三人行(1)
  
  一
  
  六十五岁的素衣对七十三岁的阿三说,“我们离了吧。”阿三在手机上忙碌,从老花镜上抬起眼张一张,嘴里说,“吃饱了吗?四十年了,都。”
  
  “你也晓得四十年了,就放我一条生路,让我活几天像人的日子吧!”素衣的声音有点喘,也有点颤。
  
  阿三又从老花镜上抬起眼张一张,“哦,现在这幅腔调倒不怕血压升高了?”顿一顿,又慢条斯理问,“还是和那个离休干部?叫什么来着,阿德?”素衣喘吁吁答道,“是邦德!这些年来……”
  
  “这些年来,你们没啥机会轧姘头了呀!”阿三终于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掼,伸手撸一撸头上几根稀疏的白毛,“男人就算再要,到六十岁基本就稍息了,我是男人我不晓得伐?至于女人,如果我猜得勿错,从那年你开始吃降压药之后你就太平了对吧?再说,老早你和他一个在S城,一个在J城,要好,要好个屁呀?”
  
  “你才放屁吃屁!你自己从年轻一路外头骚过来,就以为别人都像你只是为了要要要,我和邦德……”素衣的眼有点湿润,声音有点哑,她总结道,“我和邦德是情谊。”
  
  “啧啧啧,真是难得的情谊。你们认得也有三十年了吧?倒不比我们少多少。你蛮好早点跟我提出来嘛,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不成全人的人。”
  
  阿三好似迎面敲了素衣一记榔头。她差点站立不稳。
  
  “老早的辰光,小人小,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素衣虚弱争辩道,脑子里却想的是别样。
  
  二
  
  邦德只在认识素衣的第一年强烈要求过她离婚。那时候她的确是因为小人小离不下来。然后呢?然后就一直断断续续姘着,聚少离多。再然后邦德搞大了别的女人的肚子。邦德再婚前,跑来S城狠狠要了素衣一场,眼泪落在她的双乳间,说,“我不想和她结婚的。”但还是结了婚,生了女儿。这是他第二任妻子和第二个孩子。
  
  素衣的孩子大了,邦德的第二个孩子正小。邦德还是和她好。这种好,是用长年的分离积累起来的一年一次或者两次相见。一年,两年,五年,十年。素衣会时常问起他年轻的第二任妻子。她心底其实是介意的,因为说到底是她的篱笆墙没扎紧,所以只好将邦德这座江山拱手。邦德对他的第二任妻子流露出极端的不屑。素衣看得出他不是为了讨好她才这么表现。
  
  那时候,素衣想和阿三离婚。素衣知道,那时候只要她提出来,阿三会答应的。他们之间没有爱,没有性,但也没有仇,没有恨。孩子够大了,她还未曾老,阿三会像哥哥成全妹妹一样成全她,还她自由,甚至给她配备一套丰厚的嫁妆。素衣先告诉了邦德,她说:“我想离了。”她受的苦,他是一清二楚。但是邦德竟然没有响。素衣终于没对阿三提出。
  
  三
  
  “四十年了,勿做夫妻也罢了,四十年了,我们没睡过一张床,没牵过一次手,没合过一张影,没看过一场电影,没吃过一次咖啡,没散过一次步,没旅过一次游……”六十五岁的素衣忽然歇斯底里起来。
  
  “啥人说没旅过一次游……老早子我们不是年年都出去的嘛!”阿三老是老的,脑子一径清爽,比素衣转得快!
  
  “那都是和冰清一道!没有冰清,我跟你就是两个陌生人,我一定要离!呜呜呜呜……”素衣叫着女儿的名字,终于哭了起来。冰清现在在离开她几千里外的加拿大为人妻女。
  
  邦德前两年发了一次小中风。素衣得知消息时,他已又离了婚。素衣想问是谁提出离的?到底没问。邦德摊手摊脚给素衣看,又说自己嘴不歪眼不斜,一切都好。素衣决定留在J城养老,阿三早就学会了J城的麻将,所以他也跟来了。他们趁当年房价便宜,老早在J城备好一套房。
  
  素衣每天去邦德那里。给他做饭。给他读报。陪他散步。手牵着手。阳光好的下午,素衣也会安静地坐在邦德宽大的怀抱里。她想,便是这样死了,也是极好的。邦德就在这样环抱着素衣的时候,温情脉脉地对她说,“我觉得老天应该在今生今世还我们一个夫妻名分。”
  
  素衣强烈提出离婚,但绝不对阿三提邦德已经离了和小中风的事。她不想把一切挖得太深,看得太穿。
  
  “忽然要离婚,总归有原因……你不要上当给人骗才好。”阿三搔搔头皮,“既然你那么想跟人牵手啊散步啊看电影啊吃咖啡啊,那你就和你那阿德去搞吧……大家活到这把岁数,都要面子,婚我是不离的。” “好在现在大家都在J城,好在房子也够大,你让阿德搬过来吧。名义上你俩是兄妹,我俩是夫妻,实际上你俩是夫妻,我俩是兄妹,我这人做人硬当来兮的,可以伐?”阿三的话看似说得逻辑不清,但素衣还是听懂了。
  
  四
  
  阳光正好。素衣牵着邦德的手散步回来。他坐在沙发上,张开双手把她拢在怀里。其实素衣这坐姿有点累。毕竟邦德老骨头一把,素衣并不敢用力坐实。
  
  “阿三不肯离,这我倒也能理解,毕竟你们冰清远在国外,离了他就孤老头一个,有点惨哈……”
  
  “唔……”素衣心里一暖。她伸手摸摸邦德的下巴,白的胡茬又长出来了。她当真是四十年来,从来没这么摸过阿三的下巴。
  
  “那干嘛要我搬过去呢?素衣你可以搬来我这里嘛,这难道不是你的家吗?”邦德忽然话锋一转。素衣的手冻在邦德的下巴上。她觉出这白色的胡茬竟有些扎手。
  
  “那扔下阿三孤零零一个,他不还是有些惨……毕竟搓麻将也不能当一日三顿饭吃。”素衣说。她的声音又有点喘有点颤了。
  
  邦德吸进老大一口气到胸腔里,然后又吐出来,然后说,“让阿三也搬过来嘛,不过离婚手续你们还是办了吧。荤是荤,素是素,该清楚的还是清楚一点比较好。”
  
  五
  
  素衣等阿三打麻将回来等到很晚,她把冰糖莲子汤小火煨在炉子上。冰糖莲子汤是下午在邦德那边炖的。吃好夜饭,素衣拿便当盒装了一盒子回来。邦德翻着报纸,撩眼看她一眼,说,“蛮好。”素衣想解释一句“方便谈判”,又觉得解释很此地无银三百两,就什么也没说。
  
  阿三端起碗稀里呼噜喝着冰糖莲子汤。素衣想着话怎么开场。阿三说,“有什么话你赶快说,我瞌睡死了,要睏觉了……”素衣就把邦德的意思说了出来。阿三听了,气得将放在桌上的帽子拿在手上,往桌上狠狠掼了一次,又拿起来,又狠狠惯了一次!“不去!我自己有房子住,做啥要涎着脸住到别人家去?离休干部了不起啊?他还真想得美,离婚手续先办掉——哼,现在是不是让他搬进来,我倒要考虑考虑了!”阿三将帽子往头上一扣,进房睡觉去了。
  
  素衣扶着桌子喘气。她真想将冰糖莲子汤对着阿三从头浇下!她最讨厌他这幅腔调了,跟他沟通就从没顺畅过的时候!
  
  最后还是邦德搬来了。素衣想他还是舍得为自己付出。好在阿三也没说什么。
  
  (未完待续)
  
  2016.12.20
  
                                          《她生纪事》之—三人行(2)
  
  一
  
  素衣每天和邦德一起去菜场买菜,一起做菜,一起散步,一起喝咖啡。阿三天天在外面打麻将打到深更半夜,也不在家吃饭,几乎和他俩不照面。
  
  有一天,邦德和素衣在家附近的一条林荫道上散步走着,邦德把素衣一只手拽着,说,“让阿三回家吃饭吧,不然我不安。”素衣心里一愣,嘴里一“啧”,说,“谁不让他回家吃了?他就是这样的人,别去管他……”脚步和心都有点浮了。
  
  一天,阿三起得绝早,也不洗漱,有些鬼祟地站在房门后先听一听,仿佛寂然无声。白米粥和油条的香味大概是别人家的早餐。阿三打开房门走出去,看见素衣和邦德坐在餐桌边等他。果然是白米粥和油条。阿三把帽子正一正,甩开大步往门口走。邦德已经立起身来迎他。邦德拉住阿三一只手,说,“阿三,J城人不搓早麻将的,坐下来一起吃早饭吧!”阿三已经把帽子扣在了头上,这时候又把帽子一摘,反过来扶了扶邦德的胳膊,大声说,“好,坐下坐下,吃早饭。”素衣坐着喝粥没动。她到底是看出来,邦德人比阿三魁梧,动作却没阿三灵敏,毕竟是小中风过了。
  
  现在是阿三陪邦德一起喝茶一起聊天一起抽烟的时候多了。两人一个是离休干部,一个是麻将老油子,根本不是一路人,却要好得不得了,谁也不把自己当外人。阿三原本是只能在自己房里抽烟的,现在带着邦德一起在客厅里吞云吐雾。素衣沉着脸说,“邦德,抽烟对你身体很不好的!”邦德举一举手里夹着的烟,样子很潇洒地说,“没事!”素衣看出他是装会抽烟,有点哭笑不得。阿三也仿佛洞穿真相,“嘎嘎”笑两声,就着烟屁股又连上一根,有点得意地吸了一大口,然后徐徐从鼻孔里喷出来。素衣愠怒地用手做扇风状。
  
  二
  
  有天阿三又打麻将到深更半夜回来,忽然看见之前是女儿冰清住现在做书房的小房间里亮着灯光。他站在房门口犹豫了一下,也没敲门,一推门便看见素衣抱条被子在铺床。阿三回头用手指一指大房间,忍不住问素衣,“你这是搞啥?”素衣抱着被子的一角,受到惊吓似地回身。不一会儿,阿三便听见从大房间里传来邦德震天响的呼噜声。阿三瞥一眼素衣,“交关细节问题,你都要想清爽嘛,一把岁数,光只想到牵手散步吃咖啡有用场么……”
  
  邦德要搬回去,素衣不肯。
  
  晚餐桌上,邦德伸手捋一捋素衣灰白的头发说,“还和之前一样,你天天来看我,就得了……”素衣哽咽着说“不”。阿三将饭倒进剩下的红烧肉汤里吃得呼呼啦啦的,话也说得不很清楚,“阿德你就依着她吧,她历来很作的,你不知道吗?既贪图抱团取暖,又贪图独个儿自在。”邦德对阿三的总结刮目相看,到底又住下了。
  
  四
  
  S城阿三所在退休单位发来通知,让他返回做体验。阿三体验被查出肝上有肿瘤。
  
  阿三揣着体验报告一路飞奔回J城。阿三把报告和几张银行卡摊在素衣面前,交代后事的表情。阿三撸一把老脸,哑着嗓子说,“我想让冰清回来。”素衣像怕似地躲着那体检报告,声音十分虚弱地凶悍着,“你留在S城复检呀,着急慌忙赶回来做什么……”
  
  这夜素衣又和邦德一起住在了大卧室。她偎在邦德怀里,肩膀一耸一耸地抽泣着。邦德揽紧素衣的肩头,说,“我明天陪阿三回S城复检,冰清这里我建议等复检结果出来再联系……”素衣偎在他胸口,愈加泗泪滂沱。邦德又拍拍她说,“你自己要理智,该给阿三看病给他看病,该处理的事情抓紧处理。”素衣的眼泪像一集电视剧结束似地骤然而止。
  
  阿三复检出来是一场虚惊,肝囊肿而已。阿三笑逐颜开,简直是有些雀跃地登机。他回过头来对行动有些迟缓的邦德说,“我说嘛,你小中风老天都放你一马,我怎么就突然生了肝肿瘤呢?起码等你大中风以后……”阿三激动过头就把话说偏了。邦德扶着舷梯慢慢走,脸上一径像个老干部般得体笑着,还发出几声“哈哈”,声音却是干的。
  
  五
  
  素衣那夜在小房间睡得很香很沉。然后她做梦了。梦见自己平地里跌了一跤,就把牙关咬紧了,再也松不开。素衣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想赶紧醒过来,好把牙关也松了。邦德的呼噜又起来了,一阵一阵地响。她想张开嗓子高喊一声,“邦德,你来拉拉我……”却就是醒不来,也动不得,牙关却越咬越紧。素衣紧紧咬着牙关,直撅撅在梦里挣扎着。她感到有眼泪从两边眼角慢慢滚到耳朵眼里去。她感到舌头破了,血腥气在嘴里冒出来。牙却仍然越咬越紧。又听到阿三掏钥匙开门了。听到他捏着嗓门咳嗽了一声,听到他到厕所间尿了老大一泡,听到他到厨房用开水泡了一碗饭,就着她做的咸带鱼,吃得呼呼噜噜的。近在咫尺。素衣用力张嘴,“阿三,阿三,你快来拉拉我……”却仍然醒不来,也动不得。要是这一夜我也亮着灯多好啊,指不定阿三就会拐进来看看了。素衣的眼泪越流越多,像河水一样往两边的耳朵眼里灌进去。牙关越咬越紧。与其让血水涌出来,不如就咽下去吧。素衣终于放松了自己,一口一口吞咽着血水。然后睡意就和着牙齿咬伤自己的剧痛一起涌上来,甜丝丝又轻飘飘地势不可挡。
  
  “我是再等不到天亮听窗外那只鸟儿唱歌了。冰清可最爱她窗口会唱歌的鸟儿了。”素衣最后想。
  
  六
  
  邦德理好了自己的行李。阿三留他喝顿酒。邦德顿了顿,老老实实说,“我不会喝酒。”阿三斜他一眼,“你那时候怎么不说你也不会抽烟呢?”邦德想起自己在素衣面前装会抽烟的样子,一阵心酸。邦德站起来,伸手摸着桌上相框里的素衣,他的眼泪落下来。阿三把高粱酒倒在一个细青花杯里,又举起细青花杯,一扬脖子。
  
  “你要想在家里放一张素衣的照片,就放呗,又不是什么难事。”阿三说。他素来大度得很。
  
  “只怕你后头屋里要进人,就不大便当哩,毕竟你和素衣没名没分。”阿三又说。他又灌了一盅酒。他还是很容易就把话说偏了。
  
  邦德忽然端起眼前阿三给他倒好的酒,站起来,一口气喝干了。然后他就把桌上装着素衣的相框揣进怀里。他拎着自己简单的行李,有些踉跄有些沉笨地往门口走去,“我要这个素衣。”邦德喘着粗气说。
  
  邦德听到酒瓶和酒杯叮呤当啷一阵响,大概是翻倒了。邦德回头看见阿三趴在桌上,帽子掉下来,露出灰白的头,“唉,女人总是以为和她牵手和她散步和她吃咖啡和她一床睡就是……”阿三没把话说完就醉了。邦德犹豫了一下,想回过来看看阿三到底怎么了?门打开了,一阵冷风灌进来。邦德最后远远地看一眼醉倒在桌上的阿三,他把怀里素衣的相框用力拽一拽,就蹒跚地走出去了。
  
  啼妃  字于2016年12月26日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20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来太虚交流指导
请按论坛要求排版发文自然段间空一行段首空两格本栏目是计酬版块要求作品原创首发。非首发作品只做交流。如希望计酬可发原创非首发区。
梦游太虚期待您的原创首发作品。

点评

老哥帮她吧,移动一下。估计啼妃老师应该同意的。  发表于 2017-3-20 23:28
发表于 2017-3-20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好,喜欢!
发表于 2017-3-20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7-3-20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妃儿,你来了,是我们太虚的大幸
发表于 2017-3-20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妃儿把这里当家。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3-20 17:26
妃儿,你来了,是我们太虚的大幸

叶子姐姐您客气!
发表于 2017-3-20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7-3-20 23:52 编辑
啼妃 发表于 2017-3-20 18:13
叶子姐姐您客气!

人物语言里的上海方言,与作者叙述语言,相映成趣。人物很鲜活,是啼妃作品的一大特色。
故事取材不落俗套,是又一色彩。
叙事轻巧快捷,人物语言心灵化也个性化,这些有利于对人物人性纯真的表达。
孩子与家庭,委屈了人物爱情的出发和到达,而年岁太长了后,爱情也因此少了一个表达通道,可是情的依偎在无怨无悔的陪伴里,达成梦的生发。
啼妃好手笔!力道所在。


发表于 2017-3-21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啼妃也在这里了,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7-3-21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笑九宫 于 2017-3-21 09:51 编辑

一篇很走心很独特很有魅力的小说佳作,因非首发,恕不多啰嗦,学习了。
友情提示:非首发作品如要参与加精计酬竞争,望发帖原创非首发专门版块。发梦游太虚,即意味着不参与加精竞争,且须注明分享、交流字样。
感谢分享赐稿梦游太虚,期待您的原创首发,致敬、辛苦!
发表于 2017-3-21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并致谢!原来都是故人。但不知原创非首发应发什么版块?那原创首发就是梦游太虚了吗?
发表于 2017-3-21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熟悉的名字,进来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5-25 22:21 , Processed in 0.08863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