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41|回复: 54

[原创非首发] 祭奠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1 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年女妖 于 2017-3-21 09:20 编辑

  
                                         祭奠春天
                                                               文/千年女妖
   
    春天来了,正是花开时节,天地间弥漫着沁骨的暗香,也涌动着糜烂恶臭之气。这世上,花儿无数,有一种花,叫作生命之花,此花提振精神,枝枝向上,叶叶昂首。生命不息,花开不败。还有一种花,叫作罂粟花。此花妖娆艳丽,仿似天边如血残阳,耀眼、刺目,停滞时间短,存活得不通透、不明丽,适合与黑夜纠缠,在无边的暗夜里,苟延残喘。
  我的哥哥,于十八年前的春天倒在了罂粟花下。那个春天的夜晚,无风也无月,黑沉沉一片,间或,泛出一丝乌蓝,透着瘆人的寒气。那个夜晚,你选择了死亡,我真的很想知道,离去之前,你都想了些什么?难以直面自己惨淡的人生?!还是无颜面对挚爱你的亲人?!所以,你以静脉注射的方式,将剩下的海洛因全部置放进你被毒品折磨得孱弱不堪的身体里。

  那一刻,你满足了?你痛快了?或者,我们应该庆幸你永远解脱了!哥,你实在聪明,连自己的祭日都掐得如此精准,四月二号,临近清明。担心没人去看你吗,怕我们再也想不起你吗?哈哈哈,小妹笑得眼泪奔涌。你总是这般为自己精心打算,筹划了这么些年,却把自己筹划进了坟墓。你满意了吧,你倒走得轻飘,只把透骨心酸之痛留给我们。

  我的哥啊,你本是一少年英才,偏要走上一条不归路。其实,再多的过不去,也抵不过一个活着的理由!你走的时候才31岁,如此璀璨的年华,你竟然选择永堕入暗夜里。自你走后,我常常站在窗边看那天幕下的残阳,那色彩,一如你留在我家沙发上的血——锈迹斑斑,不鲜活,不灿烂,那是魂灵被锈蚀的血!时日久了,渐渐发乌变黑,一股腥臭弥漫我整个屋子。

  那套深蓝色的沙发,像天空般纯净透亮,泛着令我迷醉的蓝光,也让我的客厅氤氲着一股淡泊悠远的宁静与安然。有一天,你来了,于是,深蓝的沙发时常沾惹着血迹,伴着一道道抓痕,那是你毒瘾发作时的杰作,铁链早已拴不住你。看看你自己,乌黑的嘴唇,喷火的双眼,膏灰般白凄的脸,手似干柴,青筋暴突。本是凛凛一躯,兼具旷世之才的须眉男儿,却被毒品折磨得如此颓靡,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你的死期已不远。每一天,当我面对你,泪水掺杂着一腔忧愤。听着你歇斯底里的喊叫,我只有流泪,心底的锥心之痛无法排解。是的,我帮不了你,这世上没有救世主,唯你自己,才能救赎你堕落的魂灵。

  罂粟花,很美很耀目,如同年少轻狂时的你。20出头,你便拥有了常人无可比拟的财富。你成功了,你是别人嘴里的“钢材王子”,你的财富积累得如此迅速,一切都按你的意愿在发展,一切皆顺风顺水。很快,你有了貌美如花的妻子,装潢漂亮的房子,一沓沓厚实的票子。当我还不知“奔驰”是一种昂贵的车时,你已经开着它满城兜风。

  怎奈,你的成功与堕落同样迅速。风花雪月、醉生梦死没能让你感受到快乐,即便你身边美女如云,纵使你夜夜笙歌,你依然不满足,要去寻求你以为的、更深度的、无比刺激的快乐。你用毒品刺激神经,麻醉灵魂,在那虚妄却又令你痴迷得难以自拔的世界里,沉沦。终于,你落魄了,你吸得一无所有,车子、房子、票子、女人,从你的生活里遁迹。没有人同情你,你惶惶如过街老鼠,想寻个栖身的地洞,亦如此艰难。

  哥哥啊,当你坐拥繁华时,可有想过你至亲的家人?若我们的低调映衬了你的华彩,我宁愿没你这样的哥哥!那时,你开奔驰,坐林肯,出门有马仔拿包,一顿饭吃掉几万块,前呼后拥好不气派。我那年刚从地摊生涯里摆脱出来,经营着一间小花店,从没问你要过一毛钱。当然,你也没关心过我的生活。你为自己的成就飘然得上了天,哪还记得家人。我心里恼你,从不曾写过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当你一文不名,当你彻底完蛋且负债累累之时,突然又念及还有我这么个缺心眼的妹妹,我该高兴还是悲哀?你太了解我,只有我,不会将你拒之门外。你的所作所为令家人寒心,但我仍期冀你能痛改前非。那些日子,你常常忏悔从前的种种不是,我对你笑笑说“无妨”,你终究是我哥啊!地球上有几十亿人,能成为一家人的机率太微渺。今生能做你的小妹,我何等荣幸!你还说以后戒掉了毒瘾,待东山再起时,会给我很多钱,让我不再受劳作之苦。

  可是,哥你看到了吗?每年清明,是我在给你送钱,我吃点苦又怎样,只要你在那一方天不被饿着冻着就行。无论何时,我都可以拍着胸口对你说:“哥,谢谢你在无助潦倒时想起我,这才是家人。你没有与我共享富贵,我却不介意分担你的贫穷与愁苦。”

  记得一九七六年闹地震,稍微有一点动静,爸爸最先将你抱出,因为你是我们家的种。我和妹妹眼巴巴望着你享受着优于我们的待遇,眼里流泻着羡慕,却无嫉恨。那时,我六岁,你八岁,你非常调皮,是学校里公认的淘气王,你爬树掏鸟窝,下河洗澡,上课捉弄女同学,甚至逃课,你令所有老师头疼。爸爸也打你,且下手非常狠,但每次打完你,妈妈会给你炒一碗香喷喷的蛋炒饭,我和妹妹只能馋涎地瞧着你大快朵颐。因为成绩不好,你连降两级,终于,跟我分到了一个班。

  我们一起看古龙、梁羽生和金庸的武侠小说,在你的提议下,我们开始自己写。但我心里很是郁闷,你永远是书里那个英俊潇洒、武功盖世的美少年,我呢,总也逃不掉做丫鬟的命运。你还在班里拉帮结伙,做什么武林盟主,整天惹事生非,害我隔三差五请老爸来聆听老师的教诲。末了,还成了我的不是,因为我没有看好你。爸爸也是播种知识的园丁,为何偏拿你没辙!那时候,我感觉自己简直悲催到极点,你是哥哥啊,凭什么要我来照看你。真的很不公平,你一出生就是王子命,我却一直在苦海里挣扎。那些忘不掉的童年,无法抹去的记忆,存活在我身体里,每到春天,又从旧时光里翻涌出来,晾晒于春光下。

  哥,你可还记得这些?你只知道毒瘾发作了叫我拿钱,钱钱钱,就是这该死的东西害了你,你痛苦流涕的可怜样好没大哥的风范。那是一个冬夜,飘着雨,你从戒毒所跑了出来,跪在我面前,浑身抽搐,两眼发青,双唇乌紫,手似枯枝,不停颤抖,脸上只剩下一层皮。你凹陷的眼里写满乞求,你苦苦的哀吟声令我厌恶,我冲出家门,在雨夜里狂奔,向朋友借了五千块钱。回来后,我将手中湿漉漉的钞票一把甩在你脸上,再次哭着求你别再吸了。而你,毫无尊严地捡拾起满屋散落的钞票,拉着我的手感激着我的恩赐,再一次发誓诅咒这是最后一次。唉!你的最后一次何其多,多得让我看不到你的未来,多得让我对你心灰意冷。

  那一夜,你没有回来,我知道,你又沉醉在你那虚幻的欢愉世界里。雨,在苍茫大地间呜咽,我却不再哭。不想再面对你那张被扭曲的脸,第二天清晨,我离开了家乡,只身来到沙尘蔽天的大西北。为了送你去戒毒,为了给你还债,我背负了一身债务,那不是个小数目啊。

  你走的那个傍晚,我接到妹妹的电话,一滴泪也没有淌下。有一种伤痛叫欲哭无泪,有一种沉默叫“你一路走好!”西北的天空很高远,很干燥,我身体里所有的泪水已干涸。太阳落下了,天边那一道残阳,如你永远留在那沙发上的一道道血迹,那些妖媚红艳的罂粟花张开血盆大口将你吞噬。我讨厌那残阳,不愿再看到那血迹,憎恨那些艳俗妖娆的花儿,是它们带走了你,我血脉相连的哥哥!

  哥哥啊,我多想你恢复往日的神采,在商海里叱咤风云,哪怕你依然会忘记我的存在。我不愿看到你佝偻着腰身,仿佛从一堆废墟里爬出来的乞丐般,为了一点点钱而卑颜屈膝,那不是你应有的风骨。还好,你走了,你终于走了,你早该走了!!你也很清楚这是条死路,走不通的,前面不是南墙,是万里长城,即使你撞得头破血流,也迈不过去。在你离去之时,或许已彻悟。

  每年的清明,雨总是飘飞不停,如一帘挽纱,遮盖住你已朽烂的尸身。拜祭完父母,我仍会去看看你,在你那不知迷倒了多少女人的酒窝里盛满酒,再为你点上一支烟。我静静地看烟雾飘散,跟你诉说我们儿时的每一个春天,还有那本无法续写的武打小说。我将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渗入雨里,慢慢浸透至你的魂魄。你感知到了吗,我亲爱的哥哥!

  潮湿的空气,微凉的风,润泽了整个陵园,抚慰着无数亡魂。树叶上滴落的水珠,顺着我的发梢,落入散发着腥味的泥土里。我站在你的墓旁,呼唤你游走的魂灵,与你一起欣赏春雨的柔细与绵长,想把这雨穿成一串珠帘,挂在你冰冷的墓碑上,风起时,叮当地摇落,这样,你便不会太清寂。我擦拭你尘埃遍布的墓碑,替你拭去的,不仅是厚重的泥灰,还有那些令你失去生命的错乱迷失的记忆,更有那锈迹斑斑的、泛着恶臭的污血。

  如果有来世,你做小妹,我做大哥吧!我会给你四时明媚,我会重塑你前世遗落的风骨,我会与你执手于茫茫天涯路上,同欢共笑!如果我做大哥,你是小妹,我会给你一个花园,那满庭的芬芳,便是我送给你的春天!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21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情,散文的命脉。赞!
发表于 2017-3-21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情追忆那年的影子
发表于 2017-3-21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妖妖这一文写的真是让人感慨万千啊
发表于 2017-3-21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来世,你做小妹,我做大哥吧!我会给你四时明媚,我会重塑你前世遗落的风骨,我会与你执手于茫茫天涯路上,同欢共笑!如果我做大哥,你是小妹,我会给你一个花园,那满庭的芬芳,便是我送给你的春天!

真实的情感,淋漓尽致的宣泄。
发表于 2017-3-21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上没有救世主,唯你自己,才能救赎你堕落的魂灵。
愿哥哥在天堂安好!
发表于 2017-3-21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妖的散文
发表于 2017-3-21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毒,始终不能沾,否则,一家人都被拖累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7-3-21 09:32
真情,散文的命脉。赞!

此话不假,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何以去感动别人。问好老杨,向你致敬!总是一语中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追忆那年的殇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3-21 12:19
妖妖这一文写的真是让人感慨万千啊

我写的时候何尝不是如此啊,心痛,很钻心的痛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3-21 12:20
如果有来世,你做小妹,我做大哥吧!我会给你四时明媚,我会重塑你前世遗落的风骨,我会与你执手于茫茫天涯 ...

心里一直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写起来很自然。感谢云馨的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7-3-21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泥足深陷,无以自拔,惟有自绝于人世,这是怎样的一条不归路啊,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家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斌 发表于 2017-3-21 15:22
这世上没有救世主,唯你自己,才能救赎你堕落的魂灵。
愿哥哥在天堂安好!

每到清明,难免感伤,情感总是支配着人类的一切。
发表于 2017-3-21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每到这个时节,总有些人和事让我们伤感,让我们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6-24 01:28 , Processed in 0.07641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