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68|回复: 3

[转贴] 生物燃料的机会与陷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17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来,常有朋友问及生物燃料投资项目的问题。这无疑是当前投资的一个热点——替代性能源/清洁能源,这里面的机会很多,当然陷阱也不少。投资者关键要看清楚方向,谨慎选择投资策略,否则可能跌入投资陷阱。近期也看了不少“不可行”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坦率说,国内目前能正确选择投资策略和方向的生物燃料项目并不多,有不少确是圈钱项目(包括一些上市公司)。附上麦肯锡公司一份相关的研究报告,也许能提供一些有用的资讯。

投注于生物燃料

生物燃料产业仍处于幼年,但发展迅猛。希望一试身手的企业必须现在就制定进入策略。

William K. Caesar, Jens Riese, and Thomas Seitz

2007年5月

数以亿计的美元、欧元、英镑和雷亚尔正在涌入生物燃料产业。居高不下的燃料价格,加上监管部门的慷慨支持,使得该行业的利润率良好,投资回收期相对较短。同时,由于先驱者所取得的成功,以及未来增长的梦想,该产业正在吸引着来自石油、农业经济、生物技术、化工、工程以及金融服务等各行各业的企业。当然,出于绿色未来的诱人目标,投资者和观察家们也对该产业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他们希望生物燃料能够有助于满足全球对能源的需求,同时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生物燃料能够不负众望吗?答案看来取决于燃料价格以及另外三个变量,这些变量直接影响着生物燃料产业的盈利能力和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原料的成本与供应、政府法规以及转化技术。由于这些因素都是变动不定的,所以,现时对该产业的投资实际上就是对这些相互关联的因素将如何发展所下的赌注。原料成本存在着巨大的地区差异,并且在未来的数年中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各国政府也可能改变该产业的基本规则,以适应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等因素优先性的改变。不同生物燃料的能量、成本与碳效率已经表现出很大的差异1 ,而新的转化技术可能会加大这种差异,不同地区的差异程度会不一样。生产地区和销售地区的选择,可能会对生物燃料项目的可行性产生重大影响。

既然存在着种种的不确定性,为何现在要进入该产业呢?在许多大宗商品行业,赢家往往是那些最晚的进入者,它们能实现最低成本,并采用最新、最高效的技术。但是,在新兴的生物燃料行业,推迟进入的策略可能会产生高昂的代价,因为土地和其他核心资源已非常珍贵。

生物燃料生产商应当考虑各种降低风险的方法,但是,任何战略决策都要求作出权衡取舍。例如,投资于不同的地区和技术虽然比较复杂,但可以平衡风险。垂直整合虽然复杂且成本较高,但对于建立该新兴行业或许是必不可少的。从看似无穷无尽的选择中提取出一套可行的方案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但希望一试身手的企业应由此入手。

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
不久以前,生物燃料产业还相对简单。大多数生产商使用成熟的技术和当地的原料,生产单一的生物燃料并供应国内市场:在美国,用玉米淀粉生产生物乙醇;在巴西,用甘蔗生产生物乙醇;在欧洲则是菜籽油生产生物柴油。而现在,随着全球需求的增长,各企业开始在许多地区生产和销售生物燃料,这使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对许多产业而言,影响回报率的各种因素存在地区差异,因此,各企业相应地将不同地区的优势结合在一起。对生物燃料产业而言,这些因素特别变化多端,经常彼此关联,而且大都具有不确定性。如今,无论在地区布局上采取何种策略,原料成本和政府法规都是两个关键性因素,而且,随着新一代工艺流程投入商业应用,转化技术将对生产成本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资本支出在地区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这一点,生物燃料产业并不比其他任何产业更为突出)。

原料成本及其后果
原料成本占生物燃料生产成本的50%到80%,所以,其价格对生产商的利润回报有巨大的影响。例如,在美国,一蒲式耳(八加仑)玉米的价格每上升一美元,生产一加仑生物燃料的成本就要相应上升0.35美元,从而使运营毛利率降低20%2 。许多不同的生物物质都可用作原料,而这些原料成本存在巨大的地区差异。例如,同是可发酵糖类,巴西蔗糖的成本不到欧洲甜菜糖成本的一半。政府补贴以及原料的其他用途也会影响原料成本。

在许多地区,不断增长的需求对原料的成本和供应两方面都造成了压力。从2003年到2006年,美国所收获的玉米总量中用于生产生物燃料的比例从12%上升到了16%。但联邦政府制定的目标是到2017年替代性燃料年使用量达350亿加仑。即使玉米生产的生物燃料只占该目标值的一半,也必须将2017年全国玉米预期产量的40%用于生物燃料的生产。难怪玉米的价格一路飙升了:平均批发价格从2005年的每蒲式耳1.9美元升至2006年的每蒲式耳2.41美元;而从2006年底以来,玉米的现货市场价格经常突破每蒲式耳4美元的大关。

需求增长还可能产生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消费者的强力反对。这在墨西哥已经出现过,当时,生物燃料的生产导致玉米短缺,使墨西哥薄饼的价格飞涨,从而引起了消费者的抗议。另外,去年秋天,由于对生物柴油需求的增长,在印度尼西亚发生了焚毁森林以种植棕榈油植物的事件,引起了环境方面的关注。至于生物燃料生产对环境可能产生的其他影响,包括生长迅速的麻疯树(一种能生产有毒植物油的植物)的广泛种植可能产生的影响,则至今还不明确。

政府法规
通过补贴、进口关税或研究资助等措施,政府的管制已经推动了生物燃料产业需求与盈利能力的提高。由于各国的能源政策大都仍处于演变过程中,因此,政府法规可能是一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减少补贴会降低利润。在2006年,德国生物柴油生产商的生产成本为每加仑2.9美元,而政府给予它们的补贴是每加仑1.81美元,这使得它们可获得每加仑0.42美元的利润。纳税人的钱造就了新的百万富翁,这很难逃过人们的眼睛,因此,政府决定逐步减少这些补贴,直到2012年完全取消,代之以强制性掺合比例(即调合厂必须用生物燃料替代传统燃料的比例)。掺合比例能保证生产商一定的销售量,但是,由于补贴的取消,以及供给很可能大于强制性需求的状况,短期内生产商的利润率很可能降低。在这样一个市场,只有当成本曲线陡峭时,凭借高边际成本生产商提供的价格保护伞,低成本的生产商才能够获得有吸引力的回报。然而,由于植物油占生物柴油生产成本的80%,而其本身又是全球范围内交易的大宗商品,生物柴油的成本曲线并不陡峭。对具有类似成本结构的产业的比较研究表明,生物柴油的利润率可能在2006年的基础上下降80%。

强制性掺合比例的影响也是不明朗的。美国监管部门设定的生物乙醇掺合比例最低可达10%(适合现有车辆的最大比例),最高可达85%(适合灵活燃料车辆的最大比例)3 。例如,明尼苏达州已规定,20%的生物乙醇强制性掺合比例要求将在2013年生效。此外,要达到低于85%的强制性掺合比例,既可以通过所有车辆都达到统一的生物燃料强制掺合比例,也可以通过某些车辆达到畸高的生物燃料掺合比例。这两种机制都会提高总体需求,但它们对生物乙醇企业和其他企业,特别是汽车制造商产生的影响却会大为不同。目前,各汽车公司还能继续销售发动机给现有设计的汽车,但一些公司已经在计划生产更多使用灵活燃料的汽车,这些汽车可使用高浓缩生物燃料、传统燃料或两者的混合。当然,汽车制造商对待这些问题的方法也会影响到它们其他方面的产品开发决策,特别是对各种不同的低碳设计(如混合动力或氢能电池车等)的选择。

其他政策也处在不断变化之中。除一些例外以外4 ,目前欧盟和美国的生物燃料政策均保护国内生产商,但这些政策都可能改变,尤其是关税政策。监管部门越来越意识到,目前的贸易政策对生物燃料征收进口关税却不对石油进口征税,这可能不利于实现能源安全方面的目标。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甘蔗乙醇对减少碳排放量确实非常重要5,监管部门可能会放松对其进口的限制。

新转化技术的影响
新的转化技术将降低总生产成本。由于地区差异的存在,生物燃料的某些地区战略可能是有效的,也有一些则可能适得其反。

新转化技术将降低总生产成本,由于地区差异的存在,生物燃料的某些地区战略可能是有效的,也有一些则可能适得其反

比如,酵母之类的微生物使糖类发酵,从而产生生物乙醇。而下一代技术将能够使生产商利用纤维素(植物的主要结构成分)中的糖份。各种植物都有纤维素,所以,玉米秆、甘蔗梗(渣)等廉价材料以及柳枝稷、能源甘蔗(甘蔗的近亲)以及木材等高产量能源植物将成为重要的原料。相关技术涉及到如何用物理或化学方法对原料进行预处理,然后通过酶来分解纤维素成分,从而释放出可发酵的糖类。针对每个工艺步骤,都有不同的、相互竞争的技术处于开发过程中6 。每种技术都会导致不同的生产流程、不同的生物炼油厂设计,以及不同的生产成本。

如果这种“木质纤维素”技术具备了商业应用的可行性(有人估计在2010年即可实现),届时各种原料能够实现的成本节约和碳排放量减少将各不相同。由于各地区的原料各不一样,它们的成本可能会决定该地区对生物燃料生产商的吸引力。请参见以下示例:

目前,中国的生物燃料产品是不具有竞争力的,因为原料成本相对较高。但是,纤维素技术能够将生物乙醇的生产成本从每加仑1.8美元降至0.6美元,从而将使中国生产的生物乙醇成为世界上最便宜的生物燃料之一。 而在美国和巴西,纤维素乙醇的生产成本则不会比目前的玉米乙醇和甘蔗乙醇低很多。虽然与美国目前采用的玉米乙醇技术相比,纤维素技术在能量平衡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但加工纤维素材料的设备可能不会替代旧的设备,而是作为旧设备的补充。 在欧洲,采用纤维素技术能够带来可观的生产成本节约,足以对采用现有技术生产甜菜或小麦乙醇的企业构成威胁。 政府能够推动技术进步,但这同样是有风险的。2006年,西班牙政府拨款2900万美元,资助西班牙与阿根廷联合开展的一个生物柴油研究项目。美国能源部最近也宣布将出资3.85亿美元,以资助六个不同的纤维素乙醇研究项目。技术的发展将使生物丁醇变得实用,这是一种性能优于乙醇的分子燃料,是汽油的优质替代品。虽然生物柴油目前在成本上远远无法与普通柴油竞争,但在将来某个时候,由麻疯树生产生物柴油可能成为现实,这是一种可在贫瘠的土地上种植的植物,能生产低成本的植物油。长期以来,人们用生物物质液化技术 (BTL) 这种气化工艺流程将煤炭转化成燃料,这种技术最终将使高质量合成柴油和汽油的生产成为可能。这些新技术中的大多数在成本上是否具有竞争力,仍有待证明。然而,有远见的政府所制定的政策不应一味保护现有技术,而与新技术失之交臂。

正确下注以管理风险
目前,进入该市场的公司可采取多重下注的措施,并建立各种关系,从而减少价格波动并对政府政策施加影响,以减少不确定性。

不能等待的理由
在进入生物燃料产业之前,有些企业会等待技术的发展和政策的明朗化,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许多大宗商品产业,较早的进入者往往输给采用规模更大、更现代化技术的较晚进入者。这种后来居上的例子层出不穷,钢铁产业就是一个典型7。

但是,对任何复杂的产业而言,较早的进入者都通过对技术、运营和经济机制的理解,以及通过对地方法规的影响,获得宝贵的先导地位。当各企业面临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因素,而它们又能对这些因素产生影响时,采取行动获得想要的结果是合理的8 。有些企业或投资者愿意现在进入,目的是利用目前的高价格获利,但市场环境很可能在新工厂投入运营之前发生变化。与纯粹的大宗商品不同,生物燃料的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汽油和柴油等竞争产品价格的影响(请参见副文“生物燃料产业供求模型”)。

对在生物燃料产业有长远目标的企业而言,不能等待的最大理由是,某些重要的资源已处于短缺状态。比如,生物燃料企业将需要合作伙伴,而最好的合作伙伴可能很快就会被抢走。另外,与许多农业投资一样,只有在大片土地上种植原料才是最具有经济效益的。即使不砍伐森林,也能找到数十万公顷的土地用于种植原料,但在一些最抢手的地区除外。比如,在巴西高度发达的圣保罗地区,土地价格高昂,部分原因是邻近城市需求中心。在该国未开发的东北部及内地,土地价格相对低廉,且有许多空地,但建设通往这些地区的基础设施却需要花费巨资。

现在如何运作
如何决定自己的策略,这取决于你是在生物燃料的哪个细分市场运营。目前已经存在三个明确的细分市场。

包括农业综合企业、石油公司、化工企业、电站运营商以及小农场主在内的资产所有者正在接受大量投资用于生物燃料的生产和销售。它们面临着地区优势从长期来看的不确定性以及技术变革的问题。 而包括种子公司、工程与设备公司以及开发酶和发酵微生物的生物技术公司在内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则在根据生物燃料产业的需要开发技术和工艺流程。它们的战略往往不是针对某个特定地区的,同时,它们也面临着技术和商业风险。 随着生物燃料产业的壮大,包括汽油调合厂、农场、农业设备厂商、肥料之类的要素供应商以及物流企业在内的市场参与者都将受益,因为它们的核心业务将出现需求增长。 无论属于哪个细分市场,所有这些厂商都需要在以下一些关键领域明智地下注:

下注于地区和技术。 资产所有者以及市场参与者(在较低的程度上)已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国际生物燃料的贸易中来,通过组合和匹配不同的生产和销售地区来平衡风险与投资。例如,在美国,对生物燃料的需求基本上是有保障的,这得益于全球雄心勃勃的生物燃料生产目标、发达的基础设施以及慷慨的政府补贴,但原料瓶颈的存在可能会继续使绝大部分利润流入到农场主和土地所有者手中。非洲、亚洲和中美洲那些未开发的热带地区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特别是与欧盟或美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但它们自身也存在政治和经济风险,并且需要基础设施方面的大量投资。

通过收购在可预测的环境中运营的生产商,企业能够降低地区性风险并缩短投资回报期。例如,通过收购老的乙醇工厂并引入现代化的管理方法,Cosan 公司提高了其工厂的运营业绩并收回了收购溢价。如果有新的所有者,巴西和美国的许多管理不善的小型工厂是能够蓬勃发展的,新的所有者可以是跨国工业企业,也可以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

资产所有者可采取多种投资选择来控制技术风险。比如,英国石油 (BP) 公司在加利福尼亚成立了能源生物科学研究院 (Energy Biosciences Institute, EBI),该研究院吸纳了一些行业领先的研究团体,BP 为该研究院提供了五亿美元的赞助资金。作为回报,英国石油公司总是最先获悉这些研究团体开发的知识产权,并对其享有优先取舍权。与此相对的,壳牌公司 (Shell) 所投资的生物材料转化技术研究企业中,既包括从事木质纤维素技术研究的企业,也包括从事气化工艺(包括生物物质液化技术)研究的企业。英国石油公司的做法使其能更广泛地知悉基础科学和技术方面的突破,而壳牌公司的做法却可以使其与更接近技术商业应用的公司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为降低技术风险,产品和服务提供商需要将知识产权投入商业应用。它们可以与现有或潜在的主要资产所有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进入这个颇有规模的垄断性市场(杜邦公司 (DuPont) 正是通过这种途径,与英国石油公司建立合资企业开发生物丁醇);同时,产品和服务提供商也可开展相互合作。一家名为诺维信 (Novozymes) 的生物技术公司正与工程领域的领军企业 Broin公司开展合作,Broin 将在其建设的每个新乙醇工厂中采用诺维信的酵母技术。

建立关系。 为建立一个新兴产业,常常需要价值链上的所有企业通力合作。例如,在一个新的地区建立生物燃料产业涉及到各方面的工作,包括多种农业经济技术的并用、原料和燃料的采购、仓储、配送、提炼作业、商品交易以及对地方法规施加影响等。任何资产所有者都不可能同时具备所有这些技能,所以,大多数企业将从产业价值链各环节间的真实或虚拟(如合作伙伴关系)整合中受益。

即使在较发达的市场,产业价值链各环节间的整合也能降低风险,减少波动。比如,美国在2005年1月至2006年11月间经历了玉米乙醇需求和价格的巨大波动,原因就是有些州修改法规,以乙醇代替甲基叔丁基醚作为防爆添加剂,以及汽油和汽油成分价格的上涨。同时,玉米短缺,结果价格居高不下,导致利润分配在农场主与资产所有者之间大幅摆动(图)。通过整合原料的种植与生产,可以消除后一个不确定性的根源。




生物燃料企业还必须与监管生物燃料的政府监管部门以及能左右公众舆论的非政府组织建立良好的关系。通过分析各方面对消费者维权、环保以及公平贸易等问题的关注,以及农场主、石油公司、汽车制造商和食品企业等团体的经济利益,生物燃料的支持者将会发现潜在的合作与冲突领域9。

在为世界提供高效、可持续的能源方面,生物燃料有着巨大的潜力,但该产业的许多方面仍存在不确定性。现在进入该产业的企业必须在地区与技术方面谨慎下注,并在产业价值链的关键环节建立良好的关系。

生物燃料产业供求模型
最近,麦肯锡对全球生物燃料的未来提出了基于事实的观点。通过走访80多位目前或潜在的产业人士以及一流的学者,我们建立了原料供应与成本数据库以及生物乙醇供求模型,该模型兼顾了原油价格、政府法规以及新技术三者的影响。

我们做出了三个重要的假设:生产原料所需的土地获得不得以砍伐森林为代价;纤维素技术和高密度种植方法将被广泛采用;农产品只能在满足人类粮食和牲畜饲料需求之后方能用于生产生物燃料。我们的模型表明,理论上,土地资源充足,每年几乎可生产40亿吨原料,这些原料所生产的生物乙醇到2020年可满足超过50%的交通燃料总需求。

原料的供应是关键,但生物乙醇的经济可行性也取决于其与汽油相比的成本效益。原油的价格越高,汽油与生物燃料产品的成本差距就越大。我们假设的原油价格为每桶40美元(我们的基线条件下的情况),在该条件下,到2020年,生物燃料的年经济产量为700亿加仑,相当于交通所需燃料总量的10%,是目前年产量的7倍。若原油的价格为每桶50美元,生物燃料能经济有效地替代高达30%的交通所需燃料总量(图)。若原油的价格为每桶70到80美元,那么,从理论上来说,50%的交通所需燃料总量采用生物燃料便具备了经济可行性,届时,原料的供应将成为限制该产业进一步增长的瓶颈。而政府补贴(在我们的模型中未予考虑)可能导致更高的替换率。


[ 本帖最后由 唐歌 于 2009-4-17 10:22 编辑 ]
发表于 2010-3-28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消灭零回帖~~
发表于 2010-6-8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学习。
发表于 2010-7-3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5 08:51 , Processed in 0.02755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