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12|回复: 4

[原创非首发] 断线风筝第六章阻击“萨枯啦”(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0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嘉应才子 于 2017-8-23 22:07 编辑

  (三)
       南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代理课长河野的私宅。院子里一身戎装的佐佐木与河野举杯言欢, “河野君,这个‘蓝蝴蝶’小姐,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佐佐木的口气明显带着不满。

  河野举起酒杯把清酒一口闷掉后,说:“别说你,就连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被称之为:帝国谍中后起之秀的女子。这次又是她的策划,听说将军赞不绝口,你这位参加过攻克帝都南京的功臣,一样要听从于她。”

  佐佐木脸色通红,“‘呛’!声抽出军刀,大吼一声:”八嘎!我的军刀已经砍下56个中国人的脑袋,很久没有杀过人了,看来这次,我可以痛痛快快地砍下至少十多个中国人的脑袋,哈哈哈哈“一阵狂笑。

  河野拍拍他的肩膀说,“佐佐木君只知道杀人,中国这么多的花姑娘,难道你不去享受?江南自古出美女,我说佐佐木君,你我说不定那天就会向天皇陛下尽忠。中国有句古话: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啊!你天天想着杀人,中国人这么多,你一下杀得完吗?‘’

  佐佐木红着眼,挥舞军刀面目狰狞地回答道,“河野君,你有所不知,当中国人的脑袋被我的军刀砍下,看着血柱向着天喷射而出,我就会兴奋不已,那种快活,不是花姑娘给的快乐所能比的。”

  河野摇摇头道“看来,佐佐木君是个另类,不喜欢花姑娘。不说了,喝酒!祝你旗开得胜,也祝我完成将军之所托。天皇陛下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

  “天皇陛下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佐佐木狂呼乱叫。

  一旁的留声机正放着《君之代》,喝得兴起的佐佐木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在河野面前耍起了刀法。河野也不甘寂寞,拔出武士刀一同舞了起来,眼前的情形就如同两个魔鬼跑出了地狱,正向人间张牙舞爪般。

  周蔓已经把佐佐木的行车路线,通过孟兰传递到柳飞雨手中,与柳飞雨预测丝毫不差,没错!这条路线就是当年第九师团第8联队进攻南京的路线。这次,柳飞雨要面对的就是骄横无比的佐佐木,要和野田毅、向井两个杀人魔王一较高低的佐佐木,要砍下至少十几个中国人脑袋的佐佐木!

  天未亮,五辆帆布遮掩的日军大卡车,从军火库先后驶出,佐佐木踌躇满志地坐在第一辆车内,汽车沿着公路朝淳化方向进发。

  驾驶员是个军曹也是佐佐木的同乡,“依我看,以佐佐木君的能力,至少也该是个大佐,只评个中佐的军阶,有点怠慢攻克南京的英雄了。”

  佐佐木手扶军刀,神情倨傲地说,“帝国的军人,当以为天皇陛下尽忠为荣!我只希望这次能够完成任务,让我多杀点中国人,我的军刀很久没有喝过中国人的血,有点发钝了。”

  就在佐佐木的车队出发后一小时,从颐和路南京宪兵司令部的大门驶出了一辆黑色的小车,离小车500米远的是四辆民用牌照的大卡车,车前插着一面写着胡字显得不伦不类的小旗,不紧不慢地跟着,车上用帆布遮掩得实实的。在黑色小车内的后座,一长得肥头大耳,双眼时常眯着,绸缎衣服,富商装扮50岁左右的男子,正得意地与身边一西装革履头戴棕黄色礼帽的中年男子交谈着,“河野太君此番神机妙算,既把宝贝送到上海,又消灭了哪些想打主意的匪徒,真是高哇!高哇!让胡某佩服、佩服啊!”一边说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哪里、哪里,这还得你胡八爷把接下来的戏唱好啊!”

  原来戴棕黄色礼帽的男子正是河野课长。

  “只要进入太湖那就是我胡八爷的地盘,到了吴县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如同进了保险箱那样的牢固,哈哈哈哈。”胡八爷得意地笑了。

  “只要把箱子安全送到上海,你胡八爷就是大日本帝国最好的朋友,不要说在吴县,就是上海、南京你也可以横着走!”

  一座长得像牛头般的山峰屹立在公路旁。佐佐木的车队远远地驶来,山腰一处草丛里头,一个紫色脸堂穿着土布衣服的男子,抬起头对一旁埋伏着同样装扮的30岁男子说,“李队长,等下鬼子的车队进入山谷,你让手下的弟兄依计行事。”

  李队长点点头转身吩咐身后埋伏着的手下。

  “佐佐木君,你说前面的山谷有埋伏吗?”军曹神色紧张地问。

  “哪些重庆分子肯定埋藏在山上,他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松本君,你的胆子怎么越来越胆小?松本家族的脸都快让你丢光了!你要明白,今天我们就是来消灭他们的。”佐佐木蔑视地对正驾驶车的军曹说。

  军曹松本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

  车队在进入山谷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停下,两棵砍下的大树挡住了去路。佐佐木即刻跳下车,指挥三四个手下动手去把大树挪开,就在此时,从路旁跳出七八个穿着破旧衣裳农民打扮的汉子,两人一组阻拦骚扰不让鬼子兵挪动大树,佐佐木见状拔出军刀嘴里喊着:“八嘎!谁敢阻拦皇军的去路,死啦死啦的!”七八个汉子中一个领头的吹了声口哨后,那群农民装扮的汉子顿时四处散开,很快消失在眼前。鬼子兵得以顺利地挪开大树,佐佐木拔出军刀向前一指大声喊道:“开路!全速前进!通过这条山谷 。”

  车队加速向山谷深处挺进,结果走了近一公里后,又停了下来,这次是五块巨大的山石,松本为难地望着巨石对佐佐木说:“佐佐木君,这么办?我们是不是掉头回去?”

  “啪!”话音刚落,一记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八嘎!帝国的军人只有向前,没有退后的!去让所有的人都下来,把这些石头给我搬开。”

  山腰草丛里李队长对紫脸堂说,“果然不出你的所料,帆布里头躲藏的全是鬼子的精锐,而不是箱子,如果我们和他们硬碰硬,就上当了。”

  紫脸堂说,“这条路是佐佐木所谓的荣光之路,等他们搬开这些山石,力气也耗得差不多了。还有,你注意到最后一辆车没有?这辆车与前面的车相比车速较慢,说明里面载有较重的物品,等下打起来注意不要损坏了这辆车里的东西。”

  李队长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敌情然后对紫脸堂说,“该你的人出马了。”

  佐佐木正指挥手下把山石挪到路边一侧,三十多个鬼子兵,分六七人一组,手忙脚乱地推着五块大山石,但山石太大太重了,只能一点点地挪。约莫一个时辰,远远地迎面走来八九个扛着农具的青年农民,光着脚朝佐佐木他们走了过来。

  佐佐木即刻冲上前拦住,“喂,你们的,快快地帮皇军把这些山石的搬开,大大的有赏!”

  七八个青年农民听说有赏金,马上动手又撬、又推和鬼子兵一道把山石挪到一边。带头的农民擦把汗,来到佐佐木面前伸手要赏金。佐佐木狞笑着拔出军刀说,“这个就是给你的赏金!”话音刚落,军刀猛地朝农民头上砍去,农民眼疾手快用锄头隔开军刀,然后转身就跑,其他农民也跟着跑,佐佐木和鬼子兵们哈哈大笑着也不去追赶。

  车队继续前进,松本狐疑地问道,“佐佐木君,这些人会不会是重庆分子假扮的?”

  佐佐木拿起水壶喝了口水说,“这些一看就是农民,什么重庆分子?松本君,你的军校白念了。”

  曲折的道路已经走了一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佐佐木前面的一辆车压着地雷,给炸趴窝了。山上传来了汉阳造的声音,佐佐木异常兴奋地对松本说,“真正的重庆分子来了,哟西!下车!”

  有两辆车的鬼子兵把帆布掀开在车上架起了机枪,三八大盖子弹上了膛,山上的汉阳造稀稀拉拉响过一阵子以后,突然间没有了动静。佐佐木拿起高倍望远镜朝山上望去,似乎看见山腰草丛里、树林间人影不时闪过,“哪些人就藏在那里,机枪手火力掩护,他们没有什么重型武器,只有汉阳造土枪,皇军的勇士们,给我冲!”佐佐木拔出军刀向前一指。

  山上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砸了下来,有五六个鬼子兵躲闪不及被石头砸得哇哇直叫。佐佐木哈哈大笑,“这些重庆分子估计没有带够子弹,只能靠石快了,快向皇军投降吧!”哈哈哈哈。

  估计是刚才在烈日下暴晒推山石耗费不少力气,二十多个鬼子兵慢吞吞地弓着背向山要行走,狡猾的佐佐木躲在最后指挥。“啪”!清脆的一声枪响过后,走在前面的一名鬼子兵被击中胸口惨叫着掉了下去。紧接着,哒哒哒!响起了捷克轻机枪的声音,没等佐佐木和手下反应过来,山岩边、草丛里,突然站起了七八个手持德式党卫军冲锋枪的黑衣青年汉子,愤怒的子弹伴随着火焰射向鬼子们,鬼子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倒下一大片。佐佐木见状不妙马上往山下跑,手榴弹不断从山腰往下扔向机枪手,两挺机关枪很快就变成了哑巴。

  如同丧家之犬的佐佐木冲下山,钻入车里大喊着,“八嘎!松本君,我们中计了,快开车往后撤!”

  “同志们,冲啊!”李队长带领手下端着汉阳造和从鬼子身上缴获的三八大盖如猛虎般跃下山,朝尚未来得及逃走的十多个鬼子兵杀去。鬼子们哭爹喊娘四处狼狈逃窜,七八个黑衣汉子也跟随冲了下山来。

  佐佐木和松本还有三四个手下驾着一辆卡车往原路后撤,当车行至半程时,开车的松本傻了眼,车子也停了下来,原来七八块大山石严严实地堵住了道路,山石上还插了一杆白纸做的旗,上面写着九个血红的大字:鬼子佐佐木命丧于此!佐佐木气得哇哇直叫,下了车拔出军刀朝白纸旗的旗杆砍去,只听“轰”!“轰”!两声巨响,佐佐木这个参与南京屠城的刽子手被炸上了天。

  随后赶到的李队长和紫脸堂和队员们朝南京方向敬礼,紫脸堂嘴里一字一句地念着: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南京死去的56位父老乡亲们,我们替你们报仇了!请安息吧!

  “再见,李队长!苏北游击队的弟兄们,谢谢!”抹掉易容粉恢复了原貌的紫脸堂柳飞雨紧紧地握住了李洪队长的双手。           
        “再见!希望我们能再次一起打鬼子,把鬼子早日赶出中国去!”李洪满是老茧的双手也紧紧地握住了柳飞雨的双手。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柳飞雨和从上海支援过来的武工队队长耿精忠率领的队员、军统南京站行动组的部分弟兄,目送李洪和队员们离开钻入山林,一阵嘹亮的歌声飞扬:“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一日后,两道电波分别从河南、南京飞向山城军统中山二路总部:豫电:我河南站行动组和中共河南豫西特委联合行动,击毙日特华北五省机关长吉川少将;宁电:我南京站行动组联合中共江南苏北游击队击毙南京屠城凶手之一的日酋佐佐木中佐等二十余人,缴获贵重物资、药品一批。






发表于 2017-9-16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该作是否原创首发?若原创首发话请在文末加版权说明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牧歌 发表于 2017-9-16 17:16
不知该作是否原创首发?若原创首发话请在文末加版权说明

可以说是原创首发,等我完稿后再添加版权
发表于 2017-9-17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嘉应才子 发表于 2017-9-16 18:32
可以说是原创首发,等我完稿后再添加版权

ok
发表于 2017-9-18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消灭了佐佐木这伙鬼子后, 柳飞雨、徐天啸和耿精忠率领12名武工队员乔装成生意人抄近路赶往太湖边。

  回过头来,话说胡八爷为了讨好河野,一天的路走了两天,一路上停停走走、游山玩水、吃香喝辣还把自己的五姨太忍痛割爱送给了河野。河野一下子就滑入温柔乡里醉生梦死,早把帝国的任务抛到脑后去了。

  其实,周松按照事先安排和南京站行动组三名好手早就在暗中一路尾随着四辆卡车。只可惜,胡八爷和河野还蒙在鼓里不知。

  柳飞雨等人很快就在离太湖边不远一个小镇上,根据周松留下的“仁丹”广告标记的暗号,在一家偏僻的旅馆找到了周松。

  “和柳老弟判断的那样,河野他们是想通过水路偷偷地将箱子运到吴县整合,通过苏州再到上海。太湖和吴县都是胡八爷的地头,如果我们来硬的话,很容易暴露。”周松的心里有点担心。

  柳飞雨却胸有成竹地说,“我们这次就学一回昔日的梁山好汉,来个智取生辰纲。胡八爷在这个镇上和人合伙开了一家酒楼曰:醉春风。此人姓吴,绰号‘老枪’,以前曾是黑道一方枭雄,说起来,他也算得上是青帮杜老大的门徒。众所周知,杜老大是个坚决的抗日派,只是胡八爷投靠日本人这件事,吴老板尚不清楚。现在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吴老板知道,胡八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贼!”紧接着,柳飞雨把计策说了出来。

  耿精忠想了想说,“柳兄这个计策成功与否在于吴老板的配合,如果吴老板不配合,这个计策就无从实施。一旦吴老板反水的话,面临危险的将是我们。”

  “我们必须说服吴老板配合我们的行动。胡八爷最近加入了一贯道,汪伪政权的高官大都是此道中人。勾结日本人倚靠汪伪高官,这就是胡八爷的精心打算。”插话提醒的是徐天啸。

  为了避免跟踪,狡猾的河野和胡八爷换乘了一辆车,“胡八爷,听说你和人合伙开了一家酒楼?”车内,河野问刚刚过足了大烟瘾的胡八爷。

  胡八爷楞了一下,河野摆摆手笑道,“没什么,问问而已,不要放在心上。”

  “河野太君明鉴,胡某确实与一位姓吴的朋友开了一家酒楼,明天我想请河野太君下榻我的‘醉春风’。”胡八爷解释了一番。

  河野拍拍他的肩膀说,“胡八爷,都说你是个精明能干的生意人,可是据我所知,‘醉春风’最大的股东是吴老板而不是你本人。你难道不想做独家生意?”

  “独家生意?此话怎讲?”胡八爷把头靠到河野的一边。

  河野伸出右手做了一个动作后说,“中国有句古话,无毒不丈夫。把姓吴的一家人干掉,这家酒楼不就是你胡大老板的产业了吗?”

  胡八爷连连摇头说,“我是江湖中人,何况吴老板和我情同手足,杀人灭口之事,胡某我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河野心里一阵冷笑,暗暗骂道:八格牙路!你胡八爷干杀人越货的事干得不比我们日本人少!面上却一本正经地说,“要是吴老板知道了你和我们大日本合作的话,他这个杜大老板的嫡系徒孙,会不会放过你这个一贯道的门徒呢?”

  胡八爷听罢沉思了许久,咬咬牙下定决心说,“也罢,要做大事之人,必须杀戮决断,看来,我得先下手为强免得夜长梦多。”

  河野哈哈大笑,连说三声,“哟西!哟西!哟西!干事就得干脆利落,斩草就必须除根。”

  “不过,河野太君,吴老板一家八口人,我只想留下一人。”胡八爷刚想说什么,却被河野打断。

  “你不用说,我猜猜看,吴老板的千金吴大小姐金陵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你想把她变成你的六姨太,我说的对不对?”

  胡八爷厚着脸讨好地说,“知我者,河野君也。”

  就在半途歇息的片刻,胡八爷和河野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这番谈话被司机听后,告诉了一直在暗中尾随打探的本家兄弟周松的一名手下。

  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柳飞雨得知消息后,即刻作出登门拜访吴老板的打算。

  “醉春风”酒楼楼高三层,二楼是雅座,三楼是为数不多供人住宿的宾馆,全部是按照古典江南装饰风格,房间还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用来接待贵客。

  柳飞雨、徐天啸、耿精忠三人完全是生意人的装束,徐天啸手提密码箱,外人一看,就知道里头装的不是“硬货”便是钞票。

  店小二看见三人进来,赶紧上前招呼:“三位老板吃饭还是住店?楼上请!”

  徐天啸指着柳飞雨说,“小二,这位是上海来的刘大老板,想和你们的大掌柜吴老板谈一笔生意。”

  店小二挠挠头说,“对不起!三位老板,我们的大掌柜一早就回了家,说要准备迎接贵客。”

  吴老板的家就在太湖边上,是个典型的江南大宅子。敲门后,出来迎接柳飞雨三人的却是一个身穿杏黄色绣花旗袍,身材高挑,肌肤似雪却胜雪,柳眉下,一双秀目扑闪扑闪的年轻少女,吴侬软语,轻启朱唇,“请问你们找谁?”说话间,目光却落在气度不凡的柳飞雨身上。

  “你是吴小姐吧?在下姓柳名飞雨请问令尊吴老板在家吗?”在吴小姐面前,柳飞雨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姓名。

  不愧是金陵大学的学生,吴小姐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落落大方,她把柳飞雨三人让入客厅坐下,吩咐老妈子奉上香茶和点心,然后到后院书房请自己的父亲。

  第一眼见到吴老板,柳飞雨觉得他不像曾经的黑道大佬,倒像一个浑身散发着书卷气的教授。

  “恕吴某眼拙,不知三位老板光临寒舍,请问有何贵干那?”吴老板拱拱手行礼道。

  柳飞雨、徐天啸、耿精忠赶紧站起来还礼,柳飞雨出声说,“我们久仰吴老板的大名,特意从南京赶来,希望和吴老板一道合作。”

  吴老板哈哈笑道,“年轻人,你应该知道我吴某人的规矩,我从来不和陌生人谈生意。”

  耿精忠哼了一声说,“吴老板,你的意思是不和我们合作?”

  吴老板脸色一沉说,“年轻人,没有人敢用威胁的语气和我这样说话,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说完挥了挥手。

  瞬间有两个彪形大汉的保镖走上前,一左一右用枪指着耿精忠的脑袋。徐天啸站了出来走到吴老板面前冷冷地说,“这么说来,吴老板是宁愿和汉奸沆瀣一气咯?”

  一旁不语的吴小姐突然柳眉倒竖地指着徐天啸说,”你凭什么骂我爹?“客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不知不觉,外边的太阳落山了,原本宁静的太湖边却被一阵由远而近杂乱的脚步声打破。警惕的柳飞雨暗叫不好立刻掏出手枪,一个箭步越到门边,朝众人发出“嘘”的一声,示意大家不要说话。门是半掩着的,徐天啸身形一闪也到了门的另外一侧,在场的人除了躲入闺房的吴小姐都是老江湖,来者不善!吴老板做了个手势,两名彪形大汉点点头迅速从后院出了门。

  前门被一脚踢开,从外边冲进来五个脸蒙着黑纱,身穿黑衣、黑裤只露出双眼,手里提着五把驳壳枪的壮汉,“不许动!把枪放下!”随着一声炸雷般的一声大喝,柳飞雨和徐天啸分别举着枪从门的两侧走出,刚刚踏入客厅的两个蒙脸汉子,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缴械。带头的汉子眼珠一转,假装把枪放下,突然一道白光,从袖口直取柳飞雨的面门,早有防备的他迅速摆个“铁板桥”,白光从脸上轻轻擦过,柳飞雨感觉是一把飞刀。另一侧的徐天啸旋即出手,一记“旋风扫落叶”腿法,把偷袭的汉子扫倒在地。紧接着,柳飞雨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擒拿手乘机制服了另外一名蒙脸汉子。

  后面三个弟兄见势不妙,转身就跑,没跑两步,又被从后门绕道前面的两名保镖堵了回去。五个人都被五花大绑跪倒在客厅当中。

  柳飞雨对坐在居中太师椅上怒容满面的吴老板说:“这些就是你要接待的所谓贵客。”

  徐天啸一把撕掉偷袭柳飞雨汉子脸上的黑纱,“我说干嘛蒙着脸,原来是江南‘烟雨雾中楼’的葛三哥?失敬、失敬的很那!”徐天啸说出的这句话却吓了吴老板一大跳。

  “烟雨雾中楼”乃江湖百年杀手组织,江南传统武林门派的人都不敢轻易招惹这个谜一般存在的组织。据说,“烟雨雾中楼”每接一单活是以“硬货”黄金进行结算。以吴老板的身价,要杀除吴小姐之外的七口人,开价自然是惊人的。

        葛三哥的嘴巴似乎很紧,吴老板想他说出背后指使之人,看起来并不那么容易。柳飞雨走上前轻轻地在他的身上点了三处穴位,“葛三哥,我敬重你是个汉子,是个三尺男儿,有必要袒护一个汉奸吗?”接着回过头对吴老板说,“吴老板,想杀你的人就是你情同手足的兄弟,你的合伙人胡八爷!可惜,他已经是日本人手下的一只狗了。”

  幡然悔悟的葛三哥很快就把胡八爷重金谋害吴老板一家七口人,并把吴小姐绑架交给胡八爷的阴谋全盘托出。吴老板气得胡子翘起,一掌拍在茶几上,“可恶!枉我吴国忠行走江湖三十余载,最后却被大雁啄瞎了眼!居然结交了这样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人做朋友!”

  柳飞雨、徐天啸、耿精忠上门示警救人,成为了吴家的最大恩人,吴小姐本来就对柳飞雨有好感,平时不胜酒力的她居然和柳飞雨连连干了三杯酒,脸色娇艳过二三月的桃花。吴国忠吴老板举起酒杯说,“柳兄弟和徐、耿二位兄弟都是我吴国忠一家的救命恩人,看得出柳兄弟不是一般人,有什么需要我尽力的地方,不妨直说!”

  柳飞雨一口喝干杯中酒说,“需要吴老板和葛三哥兄弟的配合,把日本人掠夺我中华之财宝夺回来。”

  当胡八爷从葛三哥手里接过有点陈旧的瑞士梅花表,他终于相信吴老板被干掉了。这只表正是自己好兄弟时常戴着的信物,“醉春风”酒楼已是自己囊中之物,而让自己垂涎不已的吴大小姐也即将成为自己的六姨太了。
          晚上,“醉春风”二楼“青云直上”包间,河野和满面春风的胡八爷在五姨太和另外一个风骚女人的陪伴下,喝得酩酊大醉直到丑态百出。

  月朗风清,太湖边,五六个人正从四辆卡车上卸货,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娘的!就知道自己快活,让兄弟们在这里吃苦喝西北风!”

  两艘机帆船正停靠岸边,尖嘴猴腮指挥手下把三十个箱子往机帆船上搬,“弟兄们,大伙都辛苦了!船家已准备好了好酒好菜,等下都过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望着船舱底部东倒西歪的五六个胡八爷的押车手下,周松一边下令开船,一边对柳飞雨说,“柳老弟,唐兄弟的‘三日醉’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看样子,醉它三日不成问题了。”

  “周兄,给胡八爷运货的船老大是无辜的,放他一条生路。”柳飞雨轻轻地说。

  “咦?那不是吴小姐吗?这么晚,她怎么来了?”周松借助船头灯光指着不远处说。

  江边,吴小姐正向站在船头的柳飞雨挥手致意,柳飞雨亦抬起右手报以微笑地向她挥了挥,怀春少女的心思谁也猜不透。自古美女爱英雄确是永恒不变的。终于要离开这个风景宜人的江南小镇了,柳飞雨等人继续踏上了下一个征程。
  (说明:据历史记载:侵华日军宪兵部队在四十多天的南京大屠杀期间,先后掠走6000多吨的黄金。专门组织的别动队,从坟墓里挖掘出棺木,掠夺里面的财物,连死人嘴里镶嵌的金牙、手腕上的玉镯子都不放过。价值连城的典籍、字画、珍宝、古董、碑帖几乎被搜刮一空,其中《观音猿鹤图》至今被日本博物馆作为馆藏之宝收藏。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共计掠夺文化财产达1800余箱,300多万件,这仅仅是官方财产,至于民间财产则不计其数无法统计。日本人正是靠战争掠夺的财产重新在战后崛起,它们的崛起是建立在我中华民族血和泪的基础上。正所谓:一寸河山,一寸血!作为后辈们,绝对不能忘记日本军国主义给我们国家带来的疯狂杀戮和野蛮掠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19 00:18 , Processed in 0.08173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