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善战者

经典战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月,黄巾军王国围陈仓。诏复拜皇甫嵩为左将军,督
前将军董卓,合兵四万人以拒之。

董卓谓皇甫嵩曰:“陈仓危急,请速救之。”嵩曰:“不
然。百战百胜,不如不战而屈人兵。陈仓虽小,城守固
备,未易可拔。王国虽强,攻陈仓不下,其众必疲,疲而
击之,全胜之道也,将何救焉!”国攻陈仓八十馀日,不
拔。
?馕春,二月,国众疲敝,解围去,皇甫嵩进兵击之。董
卓曰:“不可。兵法,穷寇勿迫,归众勿追。”嵩曰:
“不然。前吾不击,避其锐也;今而击之,待其衰也;所
击疲师,非归众也;国众且走,莫有斗志,以整击乱,非
穷寇也。”遂独进击之,使卓为后拒,连战,大破之,斩
首万馀级。卓大惭恨,由是与嵩有隙。

皇甫嵩谋略运用甚佳.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巾波才围皇甫嵩于长社。嵩兵少,军中皆恐。贼依草结
营,会大风,嵩约敕军士皆束苣乘城,使锐士间出围外,
纵火大呼,城上举燎应之,嵩从城中鼓噪而出,奔击贼
陈,贼惊乱,奔走。会骑都尉沛国曹操将兵适至,五月,
嵩、操与硃俊合军,更与贼战,大破之,斩首数万级。封
嵩都乡侯。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十月,皇甫嵩与张角弟梁战于广宗,梁众精勇,嵩不
能克。明日,乃闭营休士以观其变,知贼意稍懈,乃潜夜
勒兵,鸡鸣,驰赴其陈,战至晡时,大破之,斩梁,获首
三万级,赴河死者五万许人。
角先已病死,剖棺戮尸,传首京师。十一月,嵩复攻角弟
宝于下曲阳,斩之,斩获十馀万人。即拜嵩为左车骑将军
领冀州牧,封槐里侯。

嵩能温恤士卒,每军行顿止,须营幔修立,然后就舍,军
士皆食,尔乃尝饭,故所向有功\。

皇甫嵩治军有方,善于捕捉战机.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曼成馀党更以赵弘为帅,众复盛,至十馀万,据宛城。
硃俊与荆州刺史徐璆等合兵围之,自六月至八月不拔。有
司奏征俊,司空张温上疏曰:“昔秦用白起,燕任乐毅,
皆旷年历载,乃能克敌。俊讨颍川已有功\效,引师南指,
方略已设;临军易将,兵家所忌,宜假日月,责其成
功\。”帝乃止。俊击弘,斩之。贼帅韩忠复据宛拒俊,俊
鸣鼓攻其西南,贼悉众赴之;俊自将精卒掩其东北,乘城
而入。忠乃退保小城,惶惧乞降。诸将皆欲听之,俊曰:
“兵固有形同而势异者。昔秦、项之际,民无定主,故赏
附以劝来耳。今海内一统,唯黄巾造逆。纳降无以劝善,
讨之足以惩恶。今若受之,更开逆意,贼利则进战,钝则
乞降,纵敌长寇,非良计也。”因急攻,连战不克。俊登
土山望之,顾谓司马张超曰:“吾知之矣。贼今外围周
固,内营逼急,乞降不受,欲出不得,所以死战也。万人
一心,犹不可当,况十万乎!不如彻围,并兵入城,忠见
围解,势必自出。自出则意散,易破之道也。”既而解
围,忠果出战,俊因击,大破之,斩首万馀级。南阳太守
秦颉杀忠,馀众复奉孙夏为帅,还屯宛。俊急攻之,司马
孙坚率众先登;癸巳,拔宛城。孙夏走,俊追至西鄂精
山,复破之,斩万馀级。于是黄巾破散,其馀州郡所诛,
一郡数千人。
临军易将,兵家所忌.
穷寇勿迫,围师必缺.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司马懿军至辽东,公孙渊使大将军卑衍、杨祚将步
骑数万屯辽隧,围堑二十馀里。诸将欲击之,懿曰:“贼
所以坚壁,欲老吾兵也,今攻之,正堕其计。且贼大众在
此,其巢窟空虚。直指襄平,破之必矣。”乃多张旗帜,
欲出其南,衍等尽锐趣之。懿潜济水,出其北,直趣襄
平;衍等恐,引兵夜走。诸军进至首山,渊复使衍等逆
战,懿击,大破之,遂进围襄平。

避实就虚,致人而不致于人.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懿兴师征讨公孙渊.时值秋雨连绵,一月不止,平地
水深三尺,运粮船自辽河口直至襄平城下。魏兵皆在水
中,行坐不安。左都督裴景入帐告曰:“雨水不住,营中
泥泞,军不可停,请移于前面山上。”懿怒曰:“捉公孙
渊只在旦夕,安可移营?如有再言移营者斩!”裴景喏喏
而退。少顷,右都督仇连又来告曰:“军土苦水,乞太尉
移营高处。”懿大怒曰:“吾军令已发,汝何敢故违!”
即命推出斩之,悬首于辕门外。于是军心震慑。

懿令南寨人马暂退二十里,纵城内军民出城樵采柴
薪,牧放牛马。司马陈群问曰:“前太尉攻上庸之时,兵
分八路,八日赶至城下,遂生擒孟达而成大功\;今带甲四
万,数千里而来,不令攻打城池,却使久居泥泞之中,又
纵贼众樵牧。某实不知太尉是何主意?”懿笑曰:“公不
知兵法耶?昔孟达粮多兵少,我粮少兵多,故不可不速
战;出其不意,突然攻之,方可取胜。今辽兵多,我兵
少,贼饥我饱,何必力攻?正当任彼自走,然后乘机击
之。我今放开一条路,不绝彼之樵牧,是容彼自走也。”
陈群拜服。

速胜和缓胜.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辽东公孙渊叛.边官报知魏主曹睿。睿大惊,乃召司马懿
入朝计议。懿奏曰:“臣部下马步官军四万,足可破
贼。”睿曰:“卿兵少路远,恐难收复。”懿曰:“兵不
在多,在能设奇用智耳。臣托陛下洪福,必擒公孙渊以献
陛下。”睿曰:“卿料公孙渊作何举动?”懿曰:“渊若
弃城预走,是上计也;守辽东拒大军,是中计也;坐守襄
平,是为下计,必被臣所擒矣。”睿曰:“此去往复几
时?”懿曰:“四千里之地,往百日,攻百日,还百日,
休息六十日,大约一年足矣。”睿曰:“倘吴、蜀入寇,
如之奈何?”懿曰:“臣已定下守御之策,陛下勿
忧。”睿大喜.

夫未战而妙算胜者,得算多也.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国,魏王操自长安出斜谷,军遮要以临汉中。刘备曰:
“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乃敛众拒险,
终不交锋。操运米北山下,黄忠引兵欲取之,过期不还。
翊军将军赵云将数十骑出营视之,值操扬兵大出,云猝与
相遇,遂前突其陈,且斗且却。魏兵散而复合,追至营
下,云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魏兵疑云有伏,引
去;云雷鼓震天,惟以劲弩于后射魏兵。魏兵惊骇,自相
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备明旦自来,至云营,视昨战
处,曰:“子龙一身都为胆也!”操与备相守积月,魏军
士多亡。夏,五月,操悉引出汉中诸军还长安,刘备遂有
汉中。

虚虚实实,领敌莫测高深.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夏侯渊战虽数胜,魏王操常戒之曰:“为将当有怯弱
时,不可但恃勇也。将当以勇为本,行之以智计;但知任
勇,一匹夫敌耳。”及渊与刘备相拒逾年,备自阳平南渡
沔\水,缘山稍前,营于定军山。渊引兵争之(高陵勿向)。
法正曰:“可击矣。”备使讨虏将军黄忠乘高鼓噪攻之,
渊军大败,斩渊及益州刺史赵颙。张郃引兵还阳平。是时
新失元帅,军中扰扰,不知所为。督军杜袭与渊司马太原
郭淮收敛散卒,号令诸军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
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遂权宜推郃为军
主。郃出,勒兵按陈,诸将皆受郃节度,众心乃定(将能
持重,稳定形势)。明日,备欲渡汉水来攻;诸将以众寡不
敌,欲依水为陈以拒之。郭淮曰:“此示弱而不足挫敌,
非算也。不如远水为陈,引而致之,半济而后击之,备可
破也。”(致人而不致于人).既陈,备疑,不渡。淮遂坚
守,示无还心。以状闻于魏王操,操善之,遣使假郃节,
复以淮为司马。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汉诸葛亮率众讨雍闿等,参军马谡送之数十里。亮曰:
“虽共谋之历年,今可更惠良规。”谡曰:“南中恃其险
远,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反耳。今公方倾国北
伐以事强贼,彼知官势内虚,其叛亦速。若殄尽遗类以除
后患,既非仁者之情,且又不可仓卒也。夫用兵之道,攻
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愿公服其心而
已。”

屈人之兵,不如屈人之心。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孟达既为文帝所宠,又与桓阿阶、夏侯尚亲善;及文
帝殂,阶、尚皆卒,达心不自安。诸葛亮闻而诱之,达数
与通书,阴许归蜀。达与魏兴太守申仪有隙,仪密表告
之。达闻之,惶惧,欲举兵叛。司马懿以书慰解之,达犹
豫未决,懿乃潜军进讨。诸将言:“达与吴、汉交通,宜
观望而后动。”懿曰:“达无信义,此其相疑之时也。当
及其未定促决之。”乃倍道兼行,八日到其城下。
吴、汉各遣偏将向西城安桥、木阑塞以救达,懿分诸将以
距之。初,达与亮书曰:“宛去洛八百里,去吾一千二百
里。闻吾举事,当表上天子,比反复,一月间也,则吾城
已固,诸军足办。吾所在深险,司马公必不自来;诸将
来,吾无患矣。”及兵到,达又告亮曰:“吾举事八日而
兵至城下,何其神速也!”


兵贵神速,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征西将军夏侯渊之子楙尚太祖女清河公主,文帝少与
之亲善,及即位,以为安西将军,都督关中,镇长安,使
承渊处。诸葛亮将入寇,与群下谋之,丞相司马魏延曰:
“闻夏侯楙,主婿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
五千,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过十
日,可到长安。楙闻延奄至,必弃城逃走。长安中惟御
史、京兆太守耳。横门邸阁与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东
方相合聚,尚二十许日,而公从斜谷来,亦足以达。如
此,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亮以为此危计,不如安
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故不用延计。

诸葛亮的对策是正确的,少兵对多兵作战,有奇无正,有
正无奇。有正无奇尚可应付,有奇无正就是赌博,取败之
道。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备征吴,连胜十余阵,锐气正盛。

陆逊传下号令,教诸将各处关防,牢守隘口,不许轻敌。
众皆笑其懦,不肯坚守。次日,陆逊升帐唤诸将曰:“吾
钦承王命,总督诸军,昨已三令五申,令汝等各处坚守;
俱不遵吾令,何也?”韩当曰:“吾自从孙将军平定江
南,经数百战;其余诸将,或从讨逆将军,或从当今大
王,皆披坚执锐,出生入死之士。今主上命公为大都督,
令退蜀兵,宜早定计,调拨军马,分头征进,以图大事;
乃只令坚守勿战,岂欲待天自杀贼耶?吾非贪生怕死之
人,奈何使吾等堕其锐气?”于是帐下诸将,皆应声而言
曰:“韩将军之言是也。吾等情愿决一死战!”陆逊听
毕,掣剑在手,厉声曰:“仆虽一介书生,今蒙主上托以
重任者,以吾有尺寸可,能忍辱负重故也。汝等只各守隘
口,牢把险要,不许妄动,如违令者皆斩!”众皆愤愤而
退。

老纪评注:
不可胜者,守也;锐卒勿攻。陆逊的应对是正确的。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纪评注:
不可胜者,守也;锐卒勿攻。陆逊的应对是正确的。终于
熬到对手兵疲意沮,计不复生,难有作为,破绽暴露,
“可胜者,攻也。”
这真是扭转乾坤的本事呀!
 楼主| 发表于 2003-10-2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操遣夏侯渊、张辽围昌豨于东海,数月,粮尽,议引军
还。
辽谓渊曰:“数日已来,每行诸围,豨辄属目视辽,又其
射矢更稀。此必豨计犹豫,故不力战。辽欲挑与语,倘可
诱也。”乃使谓豨曰:“公有命,使辽传之。”豨果下与
辽语。辽为说操神武,方以德怀四方,先附者受大赏,豨
乃许降。辽遂单身上三公山,入豨家,拜妻子,豨欢喜,
随辽诣操。操遣豨还。

老纪评注:
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
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
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
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
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
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张辽深通孙子兵法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2-12 10:25 , Processed in 0.06311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