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30|回复: 63

[原创] 无名墓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3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名墓碑
  
  作者:甄小竹
  
  1
  
  汽车像蜗牛爬行在没有轮胎印的公路上,路两边石山耸立,或如刀削,或如利剑,巍峨、绵延。石头山上没有草,只有凛冽与坚硬。偶有泥沙的地方,野草枯黄。
  
  十月,正是金秋时节,这里已有了冬的况味。
  
  陈小溪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的景象落入她眼中全是沉重与荒凉。她将头贴在汽车玻璃上,鼻子被挤压得变了形。她仔细地、用心地打量雪域高原。
  
  山上刚下过雪,白茫茫的,被山风吹过的地方,露出黄的、黑的石头。天空湛蓝,云很底,可手弄纤云。阳光下,雪山萧条又肃穆,被晒化的雪,湿湿地粘着泥土。
  
  陈小溪早就听说,雪域高原是离天最近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带着禅意,让你有皈依的冲动。她微微蹙了蹙眉头,头又开始疼了,太阳穴跳动着,她闭上了眼睛。这是高原反应,她清楚地知道。
  
  昨天在库地兵站演出,她跳的很忘情,她看着那些比她小几岁,还是孩子脸的战士们,心酸极了。他们都不大,顶多二十岁,就要坚守在昆仑山上,每日除了雪山,就是与石头说话。他们守卫着祖国门户,将自己的青春画上寂寞,将热情给了冰冷的雪山。
  
  她能想象出这些孩子们多渴望巡回演出团多来几趟,让雪山在舞动与歌声里沸腾起来,犹如那晚沸腾着的一个个年青的笑脸。
  
  陈小溪揉了揉太阳穴,半月前的一幕又闪在脑海里。
  
  那天,她从练功房出来,恰巧碰上了文工团的张团长。张团长说国庆节要到雪域高原巡回演出。陈小溪听见这个消息是振奋的,那是她向往的地方。当她听说团里并没有选派她时,她哭泣着与张团长争执。二十五岁的陈小溪毕业于中央舞蹈学院,功底好,肯吃苦,毕业一年便成了文工团的台柱子。
  
  竟然没有她?她觉得纳闷又委屈。后来,她得知,是她在省城当大官的父亲怕她有闪失,特地给团长打招呼。她气愤地与父亲大吵一架,卷起铺盖住进了团里的单身宿舍,扬言,如果她参加不了慰问演出,便与父亲脱离父女关系,在母亲的痛哭之下,父亲只好同意。
  
  汽车晃晃悠悠地走着,陈小溪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她已不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了。她靠在座椅上,呼吸急促。与她同排而坐的张团长发现情况不对,迅速给她灌下一大杯白开水。这是团长多年带团上高原演出的经验。团长又将军用大衣盖在她身上。
  
  陈小溪睁开了眼睛,她呲牙笑了笑,一颗虎牙闪着光亮:“谢谢张团长!”
  
  张团长白了她一眼:“笑,还笑得出来,是不是昨晚就头疼了?”陈小溪吐了吐舌头,想做个鬼脸,可她实在没了力气,做了一半的鬼脸停住了。
  
  有人拿来了氧气瓶,陈小溪大口呼吸着氧气。
  
  窗外,有雪飘扬,刚才还是大晴天,如今已是大雪纷飞了。张团长说:“进入麻扎达板,就会感受到‘一天四季’的天气。大家如果身体不舒服,不能硬扛着,高原反应是要命的。”陈小溪听了张团长的话,不好意思地脸上飞起红霞。
  
  2
  
  前方的路蜿蜒,如一条长蜿盘在喀拉昆仑山上。
  
  陈小溪吸了氧后又精神起来,她将头继续贴在玻璃上。远处一只藏羚羊奔跑着,陈小溪嚷嚷起来:“看看,藏羚羊。”车里的演员们骚动起来,纷纷趴在窗子上。陈小溪因为叫喊声太大,心脏受到负荷,一阵眩晕。她跌坐在椅子里。
  
  张团长看着演员兴奋的样子,板起了脸:“你们都想干什么?来前不是跟你们上过课了吗?嚷嚷什么?这是高原,大声说话是大忌,你们不知道吗?你们有些还是老演员,怎么为新演员做的榜样,特别是陈小溪,你给我安分点。”
  
  小溪看着张团长发怒了,赶紧缩进了椅子里,盖上大衣,闭上眼睛装睡。
  
  车箱里瞬间安静下来,只听见汽车行走的声音,还有风拍打车窗的“呼呼啦啦”声。天黑时分,汽车翻越了海拔五千多米的麻扎达板,来到麻扎兵站。
  
  麻扎兵站海拔低了些,四面环山,空气稀薄。汽车刚停好,兵站的官兵们便围上来,兴奋着,雀跃着,等不及她们演出一般。
  
  陈小溪从汽车上跳下来,差一点跪倒在地。要不是她随手抓住了车门,早躺在地上了。她趁张团长和首长握手的机会,悄悄打量着这个高原上的“兵之家”。
  
  这是千里之地、群山之中一个有人气的地方,每个战士都仰着稚气的脸,围住演员们,索要签名。小溪笑着,看着活跃的战士们。她的头还在剧烈疼痛,她努力保持着常态。
  
  她们此行巡回演出的目的是从新疆叶城零公里出发,途经库地达板、麻扎达板、三十里营房后,到达进藏的分界线界山达板,而后进入西藏,一路走,一路演。她不能“出师未捷”就让自己拖了演员的后腿。
  
  正在她想该如何掩饰自己因缺氧而苍白的脸时,一个战士站在她面前。小战士顶多二十岁,看见她眼睛里满满的喜悦:“姐姐,你是演员吗?你会唱歌吗?”
  
  陈小溪看着年轻的脸,心里也喜悦起来:“姐姐是舞蹈演员,只会唱几首简单的歌。”
  
  “哦!太好了,姐姐,刚才他们几个人看你一个人站得远远的,以为你不是演员,我和她们打赌,说你一定是演员。我赢了,我赢了!”小战士说着,一指不远处的地方。白月光下,清晰可见那里站着五六个人影。
  
  小战士转身跑到那几名战士面前嚷嚷着:“看吧,看吧,我赢了,你们要轮流给我洗一周的袜子。”小溪好笑着地看着那几个战士。
  
  小战士又转身跑了回来:“姐姐,你是舞蹈演员?那你什么时候给我我们跳舞?姐姐,我叫小江。”
  
  “我会跳舞给你们看的,别急啊!”小溪看着小江急切的眼睛,很想现在就扔了大衣给他们跳一支,可她得服从团里的安排。
  
  战士小江说:“姐姐,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晚饭,你看演员们都去饭堂了,走,我带你到饭堂。姐姐,你不知道,我们把饭堂都布置好了,你们就在饭堂里演出。真想早些看见你跳舞,还想听你唱歌呢,姐姐唱歌一定好听。”
  
  3
  
  陈小溪随着小江来到饭堂时,张团长在首长的陪同下已坐在餐桌前。伙食很简单,白菜炖豆腐,还有两三样素青菜,青菜不青了,叶片是黄色的,还有一盆清炖羊肉。
  
  小溪嗅着羊肉散发出的膻味,有反胃的感觉。她强忍着,夹了几筷子青菜。兵站首长看她吃的很少,笑着说:“真是委屈你们了,我们这里除了羊肉就是羊肉,青菜是从山下运来的,要几天时间,运到我们这里,青菜变黄菜了,别看是黄菜,这也是我们的宝贝。”
  
  陈小溪听了首长的话,不好意思起来,只好硬着头皮夹了一块羊肉。
  
  战士们挤在饭堂门口,嘻嘻笑着不肯离开。
  
  小江是通讯员,提着暖壶给演员们加上开水,悄悄在陈小溪耳边说:“姐姐,如果今晚不表演,你能不能偷偷先给我们跳一支舞,我们等不及了。”
  
  首长看见了在她耳边嘀咕的小江:“小江,你嘀咕什么呢,你让人家好好吃饭?”
  
  小江赶紧站直身子:“报告首长,没嘀咕什么。”
  
  首长的语气严厉起来:“你小子再说一遍,真没嘀咕什么?”
  
  小江挠了挠头皮:“首长,战士们打听今晚是不是演出,如果不演出,想让姐姐给我们先跳一支舞,让我们解解馋。”
  
  “解馋?跳舞能解馋?”张团长和首长大笑起来。
  
  “啊,不,不是解馋,我说错了,就是想先看看。”小江着急地摆着手,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团长和首长笑得更厉害了,小溪也笑起来。挤在门口的战士,也“哈哈”笑着。小江向门口探着头的战士挥着手,“小声点,小声点。”战士们做着鬼脸,吐着舌头。
  
  首长笑着说:“你们莫怪啊!战士平时除了巡山就是政治学习,他们的生活很单调,难得有你们来演出,所以他们等不及了。”小溪听着,看了看门口的战士们,她的心隐隐地疼惜。
  
  张团长站起来对演员们说:“同志们,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我们现在先给战士们简单表演几个节目?”
  
  所有的演员应声附和,几个战士快速搬开了演员们吃饭的桌子板凳。场地瞬间宽阔起来,陈小溪脱了大衣,正准备进入厨房搭成的简易更衣室,张团长叫住了她:“你今天不能上场,你要休息,明天表演。”陈小溪想和团长争执,团长一瞪眼睛,小溪收住了嘴,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确实很难完成舞蹈动作。
  
  演出一直延续到深夜,陈小溪虽然她有了发烧的症状,还是坚持坐在台下观看,她的身边是小江,一直陪着她。不时给她倒水,还给她拿来了糖果,小溪笑着,将糖果放在嘴里,拿起几颗糖递给小江。小江推着说那是首长专门为演员准备的,他不能吃,最终小江也没有接陈小溪手中的糖。
  
  演出结束后,演员们走进宿舍,合衣躺在床上。演员们早就精疲力尽了,连妆都懒的卸,沉沉地睡着了。小溪也早早上床,她虽吃饭后吸了几口氧气,但她的头疼没有缓解。她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巡回演出,她很担心。她那么想跟着文工团前进,走向下一个驻地。她微咬着唇。迷迷糊糊地睡去。
  
  天亮了,小溪醒过来。清晨微岚,太阳刚刚露出了半个脸,这时的空气尤其稀薄,小溪的嘴唇泛紫,她大口地呼吸着,脸通红。张团长看着小溪的样子,心神不宁。兵站卫生员为小溪拿来了药,推来了氧气瓶。
  
  早饭后,饭堂里异常喧闹,演员又披挂上阵了,唱歌、小品、相声,唯独少了小溪的舞蹈。小溪的泪含在眼中,她咬紧牙关,挣扎着起来,呼吸了几口氧气,她感觉好了很多,她换上了演出服,她不能让战士们失望。当她走上舞台时,鼓声分外热烈。
  
  小江兴奋地叫着:“姐姐,姐姐,我们都在等你呢。”陈小溪看了看战士们,微笑着施礼,一曲《天鹅湖》响起,小溪随着舞曲跳动起来,战士们看着她优美的舞姿,张着大眼睛,没有人说话,甚至连掌声都忘记了。曲终舞停,小溪站在中央谢幕,战士们像猛然警觉一般,热烈的掌声,一波又一波。小江大声地喊着:“姐姐,太好看了,姐姐再跳一曲吧!”小溪无法回绝战士们的热情,张团长看着小溪苍白的脸,就在小溪示意音乐继续时,张团长宣布演出结束。小溪看见了战士们脸上的失望,她的泪缓缓落下。
  
  小溪被同事扶进宿舍,她进宿舍的第一项任务便是吸氧。
  
  4
  
  两天过去了,陈小溪的高原反应没有减轻。前方是三十里营房,而后就是海拔六千多米的界山达板了。按照陈小溪的身体状况,无法再跟团前行,张团长本想送她下山,可没有汽车,张团长只好与首长商量,将她留在兵站,等待他们返回。
  
  临行时,陈小溪是哭着送走张团长和众演员们的。她一直将他们送出兵站,最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陈小溪落寞地回到宿舍,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滑。小江送来了汤面条,她勉强吃了几口。小江看着小溪的样子,不知说什么,只有挠着头,慢慢离开。
  
  麻扎兵站住着女演员的事,被传开了。陈小溪的高原反应还没有减轻,兵站涌来了很多开着汽车的战士,本不该在这里宿营的也来了,有的是专门绕道要求住在这里的。兵站的房间不够了,搭起了帐篷。
  
  夜晚来临了,陈小溪的房间里亮着灯,她摸出日记本,正准备写日记,她听见窗外有声音。她起初以为是风声,她继续写着日记。她听见了轻微的咳嗽声,她拉开了窗帘。正与窗外的一双双眼睛对视,窗外的人一愣,以狡兔的身姿跑开了。她拉了灯,窗外又窃窃私语起来,她悄悄拉开门,走到后窗,是战士们,将她的窗子包围了。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小溪疑惑地问。
  
  “姐姐……”战士们很惊惶,站直了身子,不敢抬头。
  
  “姐姐,他们是给各兵站送给养的汽车兵,他们常年奔波在路上,从没见过演员,听说你是演员,他们想见见你,我就……”小江红着脸说:“姐姐,你别怪他们,是我……”
  
  “你们从没见过演员是吗?我就是演员,我是舞蹈演员。”陈小溪的泪含在眼眶里。
  
  “姐姐,听说你很会跳舞,你能跳一支舞给我们看看吗?”一个小战士说。
  
  “不可以,姐姐有高原反应不能跳舞。”小江连忙摆手。
  
  “姐姐,你不能跳舞,你会唱歌吗?”另一个小战士说。
  
  “姐姐不是歌唱演员,但,歌还是能喝几首,来,到我的宿舍去,我给你们唱歌。”小溪笑着,拉着小江的手,和战士进了她的宿舍。
  
  陈小溪的宿舍里,坐着的、站着的,瞬间挤满了战士。小溪要战士们点歌,一名小战士举起了手:“姐姐,我想听《妈妈的吻》。”小溪知道这个小战士想妈妈了,她唱的很认真,接着《在希望的田野上》《康定情歌》……一首接一首,不会唱的就让过去。
  
  小溪因为高原反应,她头疼的要爆炸了,可她忍着,呼吸急促了,她就吸几口氧,小溪的声音从洪亮变得短促,接着便是断断续续。战士们还在兴奋地点着歌,小溪的脸从苍白变成了潮红。最后,她慢慢站起来,战士们让开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小溪慢慢地舞起来,舞着,唱着。
  
  她慢慢倒在地上,微微笑着,嘴里还在唱着,她的眼睛在歌声中慢慢闭上了。
  
  战士们猛然警觉,可一切都晚了,陈小溪的眼睛永远闭上了。
  
  小江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他抱起了小溪:“姐姐,地上凉,你一定冷了,我抱你到床上。”小江抱着陈小溪,几个战士托起她的身体,将她放在床上。
  
  陈小溪的身体越来越凉,小江把大衣脱下来,盖在小溪身上:“姐姐,你盖上大衣就不冷了,睡一会就起来吧!”战士们脱下大衣盖在她的身上,一件两件……小溪安静地闭着眼睛。
  
  战士们嚎啕大哭,呼喊着:“姐姐……”
  
  三天后,麻扎兵站的后山,多了一个坟茔,坟茔前立着石碑,石碑上没有名字,却盖着一件又一件大衣……




评分

2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0-23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故事,2006年爱人的部队驻扎在麻扎兵站施工,他负责给养。这是他讲给我听的,我今天改写成小说,也许更多的是为了心底的感动。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10-23 10:48
沙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清风兄上茶,慢品,先忙一下!
发表于 2017-10-23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巧赶上竹儿妹妹发文,给妹妹加分点赞
发表于 2017-10-23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全文,被文中女主的故事打动了。竹儿妹妹的文字清新脱俗,功底深厚。是我学习的榜样!
发表于 2017-10-23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边吃饭,边读你。辛苦了,又是一篇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亲们,我要出远门,评论不能一一回复,原谅,回来一定补上,问好老师们!秋安!
发表于 2017-10-23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后来读。
发表于 2017-10-23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竹的故事总带着一丝凄美和悲凉,但却不失满满地正能量。叙述依旧是不急不徐,沉稳而扎实,加分学习
发表于 2017-10-23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个位子,慢慢看。竹儿的文是不能错过的。
发表于 2017-10-23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占个位,先出去办点事,回来细看
发表于 2017-10-23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竹的小说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有正能量,喜欢,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7-10-23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子又发文了,刚在群里看到,立马过来。先加上分,再漫品
发表于 2017-10-23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去过青藏高原,听说过什么高原缺氧反应,但看了这篇小说才知道高原反应那么厉害。  陈小溪好样的,为了给战士们演出,甚至现出生命。可歌可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5 19:57 , Processed in 0.08471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