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回复: 1

[原创非首发] 水族后裔 第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5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守望天使 于 2017-11-8 07:37 编辑

  第一章

  在承认老公婚外恋之前,我打算抢先一步,让自己有个情人。

  我是一个主妇,自打结婚就脱离了社会,所以想要在现实中找个情人,难比登天,除非我想选择对门的那个偷窥狂,可他猥琐的样子实在让我作呕,因此我是宁可死掉,也不会让这种人靠近我百米之内。

  我所选择的情人决不能比我的老公郑健差,他如今是一家外企的高级经理,月薪过万,英俊潇洒,穿的都是国外名牌,这些衣服浆洗费事,占用了我大部分的时间。

  偶尔我也希望他能在我累了一天的晚上对我甜言蜜语,可惜他大部分时间都窝在书房里,我只能一会端一杯咖啡,一会端一盘子水果。轻轻放在他面前,他皱眉,仿佛我走路的声音都让他厌烦。最后一次我端了一杯白水走进去,他终于发飙了大声对我说:“慕容水儿,你搞什么,我只想一个人静静?ok!”

  我想了一下,说:“ok”

  “为什么还不出去?”

  我说:“我不吵,就看着你。”

  “慕容水儿。”他严厉地喊,手中的书啪一声摔在桌子上,“出去……”

  “我不!”

  “好!你不出去我出去。”他猛然站起,高大的身躯让我心慌,我带着一丝懊恼掉头就跑,这又是我的错,因此他一夜没回卧室。

  这一夜我也没睡,我上网了,银屏的闪烁中我得到了许多关爱,管他对方是老是丑、是变态还是有病,只有能让我开心,我就是一朵娇艳的花。

  聊了一夜,有好几个网友约我出来见面,我都婉言了。本主妇可不是谁都见的,万一对方是对门那种偷窥狂,我岂不是要赐自己三尺白绫。

  网名叫“猪”的人不死心,他死皮赖脸地说:“你就是丑如钟无颜我也不嫌弃。”

  “当然,你是猪嘛!”

  “如果是猪八戒那种情种猪,说不定会很幸福。”

  “好吧!报上你的学历、职业、家产、也许我会考虑。”

  “本科博士、公司经理、洋房一座、轿车一辆、存款若干……至今未婚。”

  我笑了,笑得花枝乱颤。

  “你在干什么?”老公的声音冰冷如常。

  把我的笑容瞬间冻结,浑身还打了一个冷颤。

  “做饭,我要上班。”他眼皮子都没撩,只不过是肚子饿了才想起了我。

  我回手在电脑上快速回复:“好!好!我决定就见你这头猪了,最好别骗我,不然让你死得很惨。”发过去我快速下线,百米冲刺一般进了厨房,在洗手间的外面我刹住了脚步,老公正低声讲着电话,声音很柔恨爹,恋爱时,我听惯了的语调,如今听来却非常刺耳。

  “宝贝……我马上出门。早餐是吧?我带给你。要我做给你吃……好……”然后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重重撞在了我的头上,我哎呦一声,后退……跌倒。

  他黑着脸冷冷地看着我毫无形象地爬起来,然后冷冷地说:“来不及了,我上班去。”听他的口气,又是我的错,我没把早餐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送到他的嘴边。

  我的手紧紧握着拳头,在没不找到情人之前我一定要忍,这是我的骄傲。

  第二章

  再次上网,“猪”和我约定,十日后他来冰城,不用我接,让我找一间有情调的咖啡厅和我见面。

  我嘿嘿冷笑道:“本人没工作,咖啡钱你付。”

  “必须的。”说完他下线了。很急,貌似怕老婆发现了。

  我有点罪恶感,因为自己的不幸去动摇别人的幸福,这算不算犯罪?改天一定要找一本法律书籍来好好恶补一下,别哪天进去了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胡思乱想了一天,晚上老公没回来,等到十二点他打的手机,关机,这是个危险的信号,他极有可能留宿在了某个女人家里。

  我叹气,上网,想找个无聊的人,可惜小企鹅都是黑的,连“猪”都睡了,我却睡不着,瞪着大眼睛看着我们的结婚照片,颜色没退,鲜艳如新,可是我们没了激情,貌似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凌晨三点,我听见门轻响,脚步声去了客房,他还是回来了,却没回卧室。

  次日,我睡眼朦胧地推开客房的门,他已经醒了,我问:“几点回来的,怎么不回屋睡?”

  他没看我淡淡地说:“十二点左右回来的,怕吵醒你。”

  我笑,很淡地笑容,他没有吵醒我,是我睡不着。

  十天之约很快到了,为了这一天我特意去发廊弄了弄头发,理发师问我弄什么样的,我在镜子里看了看乱糟糟的头发,伸伸舌头说:“您是师傅,你随意。”

  理发师的手艺果然高潮,真给我弄了个随意的发型,看上去和平时扎马尾的我,相差至少十岁,我暗暗叫苦,可惜怨不得人家,自己已经说随意了,还不是授权于人家了吗?

  顶着随意的头型,我很没自信地走进“猪”和我约定的那间“绿野仙踪”咖啡厅,找了个最不起眼但是一眼就能看见大门的地方坐下,看着不时进来的男男女女,心鼓乱敲,怎么和做贼一样痛苦?

  其实最令我难忍的是,心里不住揣摩他的样子。是高是矮、粗线条还是书生气、双眼皮还是眯眯眼、是型男还是暖男?

  但见到“猪”那一刻我还是吓了一大跳,心剧烈地加速震动,他居然年轻得不像话,帅气得不像话,他拿着约定好的小小说,这是我的馊主意,而我自己竟然把书忘在了发廊,真是万幸。

  我低着头甩了甩头发,让那堆乱糟糟的草挡住我的窘迫,真是万幸,他越过了我,四下寻找,我的心突然就停顿了,咖啡馆里都是一对对的,只有我是单身,他竟然越过了我,我被伤了,伤得很深。

  直到我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他才匆匆地向我一撇,没有停留,继续寻找,然后坐在了我刚才坐的座位上,真滑稽,我快速走出了咖啡厅,不久电话响了。是“猪”的电话,他问:“你怎么还没来?”

  我气得大吼:“你真是一头猪!”然后挂上电话,潇洒得上了公交车,乱蓬蓬的头发刮在了别人的衣扣上,又是一阵尴尬,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真够倒霉的。

  第三章

  这天晚上老公竟然回来得很早,不到七点就到家了,他看看了看饭桌,没有饭菜,不悦地问道:“没做饭呀?”

  我托着下巴点头,大脑一片空白。

  “发什么神经?”他重新穿好鞋,用力甩上房门。

  巨大的关门声,让我浑身一颤,他竟然走了,竟然没问我饿不饿,屋里除了闹钟指针“滴答滴答”的声音,就只有我肚子的咕咕声了,一天了,我什么也没吃,不叫才怪,可是我就是懒得动弹,饿就饿吧!反正最近也胖了。

  我翻身趟在床上,没脱衣服,闭上眼睛,黑暗的空气一下子包围了我,四面八方传来的冷正一点点袭进我的身体,要是有个拥抱就好了,哪怕是只有一秒钟,它也是暖的,一定比小女孩的燃着了的火柴暖。

  可惜老公一夜未归,清晨我迷迷糊糊中听见一声轻响,以为是贼。猛然坐起,老公的背影正在衣柜前忙碌着,把他的衣服一叠叠放在一个的箱子里。

  “你要出差?”我轻声问道。

  “嗯!”他头也没回,我怀疑自己正和空气溶解,从而让他忽视。

  “去多久?”我又问。

  “顺利的话半个月,不顺的话一个月。”他低头拉上皮箱链,动作利落地拎起箱子就走。

  “要那么久?”我追上去,殷勤地替他把鞋放好。

  “嗯!”他穿上鞋,哼了一声走了。

  转眼间大房子里又剩下我一人,寂寞已经习惯了我,正在成为我最好的伙伴。

  忍了一天没碰电脑,到了晚上我实在怕了,怕我会被寂寞的拥抱紧紧勒死,所以我打开了电脑,“猪”的信息很快弹了出来,他说:“小子你失约了,想死吗?”

  我气呼呼地回:“老大,我不是小子,我是个妇人。失约,我没有,只是有人长了一双猪眼,没瞧见我。”

  “你是哪个蓬蓬头?”他发来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是!”我回答的无声无息,他没有回答,很久很久……久得我都想放弃他,伸手想把他拉进黑名单里。

  他的消息到来了:“对不起!”他的态度很诚恳。

  “因为我是“恐龙”?”

  “不!你不是“恐龙”是我没看清你的样子。”他的话几乎让我气爆了,没看清?对,是没看清,因为他压根没看我。

  “我很丑但我很温柔。”我的怒火正在心里酝酿,看他如何给我一条导火线。

  “我还在,你来吧?”他不温不火地来了这么一句。

  “现在?晚上九点钟?”

  “嗯?难道你睡下了?”

  “没有,但是我不想出门,最近治安不好。”我胡乱回着,心弦乱弹。

  “那么明天,我等你。”说着他送给我一朵花,很美的玫瑰,还会自动开放。

  看着玫瑰我的心情好了一点,可是见他,我没了勇气。

  “我看见你了,很帅,很年轻……和我不相配。”

  “我……配不上你?”他沮丧流泪,小表情用的极好。

  “行了!是我配不上你。”我用喇叭喊出了这句话,然后下线,睡觉。

  窗外的天空有星,细细地看很美地眨着眼睛,一条光线划过,那是传说中的流星吗?可惜我没来得及许愿,它就消失了。

  一夜噩梦连连,先是被人砍了手脚,然后五花大绑地被绑在凳子上,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压在了我身上,我拼命的舞动着没了的胳膊腿,发出一阵阵惨叫,可是那个大汉的脸离近我的瞬间,我竟然发现是他“猪”我停止了挣扎,欣慰地闭上了眼睛,可是我等待到的不是温柔的吻,而是狠狠地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是老公他阴着脸骑在我身上骂“贱货。”

  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惊醒。

  第四章

  醒来,辗转反侧再也睡不着,索性起来去玩电脑,刚上线,“猪”的消息稀里哗啦地弹出来,我瞧了一眼,全部都是指责我的话,说我不守信用,说我胆小如鼠,还不如他这头猪。

  顶着这些指责我回道:“亲爱的!我怕我出现在你面前你会甘愿变成一头猪。”

  “好哇!你终于敢上线了。”他竟然还没睡,貌似在等着我。

  “睡了一觉,醒了。”我如实相告。

  “是被噩梦惊醒的吧?我就知道你负了我,绝不会有好下场。”他狠下心诅咒我。

  “被你猜中了,我做了噩梦。”我发了一个呲牙咧嘴笑的小表情,自己也笑了,这东西到底是谁设计的太有才了。

  “别嘚瑟,到底要不要见我?”他突然一本正经,我却没了主意。

  “我真的是个恐龙,恐污了你的眼。”为了逃避,我不得不自我贬低。

  “心灵上的交流是超越年龄和相貌的,难道你就不能把我当成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见面后来个热情的拥抱,然后促膝长谈一整夜还余味未尽?”

  我翻了一个白眼给他,“意境虽好,却不现实,熟人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之理,还什么促膝长谈……呵呵!我怕你见了我比高铁跑得都快。”

  “你丫损我,小看我……说你什么好?你呀!就算纸上谈兵的高手,连见网友的胆量都没有,瞧不起你。”他发给我一个鄙视的表情,我一怒,下了线关了电脑。

  电话随后想起,我接起来,“猪”愤怒地吼:“你又下线?”

  “嗯!”我淡淡地回答。

  “我还有话要说。”他的怒火燃烧到了我的耳边,我赶紧把电话拿远一点,不温不火地回:“请说。”

  “要不要见我?”他努力打压着怒火。

  “我不想见,不想见任何男人,因为男人都是TM地王八蛋,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初相识,百般讨好,得手后,就像用过的抹布,随手可以扔掉。”我发泄般冲着电话大吼。

  他沉默了,沉默了许久轻轻地说:“恭喜你答对,看来你对男人有了一定的心得,所以你更得见我,因为有人扔掉的抹布,我却看做是宝。”

  我突然流泪了,多久没人把我当成宝捧在手心,可是这真实吗?我摇摇头,挂了电话,以为他还会打来,谁知电话像是没了电,死死地趟在哪里,再也没了生气。

  一直瞪着电话瞪得我双眼发酸,拿起来,我快速拨通老公的电话,长音响了许久也没人接,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偏偏接通了,一个女人细声细语地‘喂’了一声,随后变成了我老公的声音。

  他不耐烦地问:“干什么?大半夜的?”

  “我刚才听见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小心地问。

  “哪有,你做梦吧?”他的声音波澜不惊,难道是我听错了?可我清醒地很。

  “没事我挂了,大半夜打电话,你可真无聊。”说完突然挂断了电话,我抱着电话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情绪正慢慢爬进我的心头,总之这种情绪正慢慢啃食我的心,痒痛难当。


发表于 2017-11-10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来连载发帖!
先看了一遍,感觉不错,急着出去上课,回头再细致赏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8 06:16 , Processed in 0.07622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