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房子

[原创] 大雪覆盖之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1-8 17:04
又见房子老师新作,先关注,下来认真学习。问好!

问候 彦林朋友,多谢来读。
发表于 2018-1-9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雪覆盖之下,在这幽深的意境里,难免产生许多的悲凉,在这纷繁的世界中,一个人的现在、过去以及内心的感悟,在这大雪覆盖下,慢慢地进行了思索和咀嚼,耐人寻味。
房子老师的作品内容一向深奥,需耐心体味思考,拜读学习,问候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1-8 17:26
现实世界的大雪覆盖之下的万物会有复苏的那天,但人内心的那一场大雪,覆盖之下,会有几成复苏的希 ...

感谢你细致而条理清晰的评论。这样的梳理和界定,一下子让阅读清晰了许多。
你提到的阅读感觉,以及和上一篇的比较,我想也是一个客观的感受。
上一篇题旨明晰,就是少年青春期由异性情感的觉醒而引发的对事物的觉醒。本篇更多复杂的人生感受,更注重不同情境下的碎片思悟,借由际遇和物象而生发的认知感,多了斑斓的色彩。不知这样的表达,算不算成功。
问好,多谢用心体察。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8 19:12
高灯下亮的景观:雪花纷飞之中的茕茕孑立。清冷,美艳,孤凉,安静,画面一帧帧转换。一双隐藏在雪花之间, ...

这个评论渗透写作肌理,碰触到作者切入写作状态时的动机和目的。
比如你的关键词:清冷,美艳,孤凉,安静。比如:思悟的美感。以及逃不开的雪夜的行走:提着一盏灯,照亮脸庞。等等。都是本文的着力点。
一向欣赏你阅读文章的见识和睿智。
大榭小狐狸!
发表于 2018-1-9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1-9 15:38 编辑
房子 发表于 2018-1-9 13:55
感谢你细致而条理清晰的评论。这样的梳理和界定,一下子让阅读清晰了许多。
你提到的阅读感觉,以及和上 ...

说实话,我不敢肯定地告诉您,您这篇文章的书写是否成功,这是因为我不敢强读这篇文章。主要是中心思想呈分散式。如果光光说表达了一种感悟,那文章显得单薄了。一场大雪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场物我的较量,我体会更多的是你内心与雪的较量:这种较量有自己对过去生活的逃离;有自己同命运的较量;还有自己与过往那个自己之间的相互理解。木心说“从前的那个我如果来找现在的我会得到很好的款待”。——这就是你在文中提及的与过往的自己达成和解。

       雪,在此刻已经被人格化了。他成了一个人一生中命运的际遇,这与外界环境是不是真的下雪倒显得关系不大了。即便没有下雪,在您的内心照样也是大雪覆盖。

       因为,您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这也就印证了最后一段中那个从头脑中走出,提着灯,照亮你脸庞的人。我现在确定那是你内心的另一个自我。照亮脸庞是为了更好地审视自己。这有点儿象电影镜头特写:把灯由远拉近,最后一个照面:突出的是一个人的面庞。是为了让读者(观众)或者自己,看清这张脸庞。而本文的落脚点似乎更倾向于自己。是为了让自己看清自己这张脸庞。

       文中有一个错别字:他觉得自己被神秘关系,“绑”定在了命运的链条上。是“绑”定,不是“棒”定。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1-9 14:37
说实话,我不敢肯定地告诉您,您这篇文章的书写是否成功,这是因为我不敢强读这篇文章。主要是中心思想呈 ...

先谢谢!
一、“创作”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尤其是一些探索性的写法。我是不敢用“成功”这个词来界定所有的写作。我理解创作包含内涵和外延。
二、意象是作者思想的承载,我理解的“较量”,是指形式上的。即是作者使用“大雪”这个意象的动作。物我一体,这个一体还是指内心世界的承载上来说,从哲学意义上讲,就是“对立和统一”,这是世界存在的必然悖论。那么人的思想意识也是如此的。
三、你提到木心说“从前的那个我如果来找现在的我会得到很好的款待”。这个说法很好,我喜欢并认同。事实上,我和自己是达成和解的,但我和那些外力带给我的“命运”,是无法用“和解”来确切说明的。比如过去经历的带来的创伤与悲痛。人内心的疼痛感的存在,并不意味和自己的不和解。疼痛感本身就是有认知价值的。它只是一种存在。
四、关于“提着灯,照亮你脸庞的人”你的解读,我非常欣赏。不多说。

——非常高兴,你的这些话督促我想到这些,并说出来。我想,这样的交流非常有意义。
另外,感谢你指出的错别字,已更正。
发表于 2018-1-9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1-9 17:35 编辑
房子 发表于 2018-1-9 16:13
先谢谢!
一、“创作”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尤其是一些探索性的写法。我是不敢用“成功”这个词来界定 ...

         门子.jpg



       嗯。读你这个跟帖的时候,我正在写一篇《红楼梦》的读后感。所以停下笔来,和你说上几句:

        命:人一叩。除却臣服,别无他法。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为了受苦的,那么就以欢喜心来受苦吧。这个世界充满无可计数的表象,随时会有无可预料的灾难。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而遭遇这些,每个人机会均等。那么能够安心面对的人,则幸福的多。

      心灵的安宁才是真正的幸福。我们不可能改变命运。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你是清醒的。天冷,写字或者打字,手都冻得不行。

     我也很高兴与你交流这些,期待看到你更多的文章。

   
发表于 2018-1-9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这样的美文佳句:时间在抽刀断水,而雪花供他觉醒和发现。
发表于 2018-1-9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贯的意识流、一贯的纵横开阖、一贯极富开阔丰厚的笔触,不一样的忧伤与背景,以及那种欲说还休的回味,赋予雪花不同凡响的意义和意境——而这恰恰是文字的力量!

点评

喜欢这个词,纵横开阖  发表于 2018-1-9 19:30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女妖 发表于 2018-1-8 21:23
读罢此文,彷似于这寒冬里触到一片枯叶的脉络,冰莹莹的,化不开的冷。旋即,好像又悠远地传来一阵清越的钟 ...

谢谢妖妖朋友读此文产生的切合感觉。其实文学作品重要的就是一种感觉。多谢用心读评。问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林 发表于 2018-1-8 21:41
近午夜,在明晰流畅的文字中穿行,是一份心灵的享受!

感谢木林朋友的来读。问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微雨 发表于 2018-1-9 10:03
来学习,老师的好文拜读了!

谢谢时光微雨朋友来读,问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憩花园 发表于 2018-1-9 10:45
他和这个公交车,建立了一种内心的契约关系。从某种可以想见的意义上,他觉得自己被神秘的关系,棒定在了命 ...

感谢休憩花园朋友的用心体会和点评,问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1-9 10:57
大雪覆盖之下的记忆在寒冷中被唤醒,一些纷繁难忘的记忆随雪花一起飞舞飘扬,任由记忆中的人与物,还有那些 ...

谢谢云馨朋友细致、精到的读评,问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村夫 发表于 2018-1-9 13:21
大雪覆盖之下,在这幽深的意境里,难免产生许多的悲凉,在这纷繁的世界中,一个人的现在、过去以及内心的感 ...

问好河西村夫朋友,感谢用心体会和读评。
问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9 18:45 , Processed in 0.08465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