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85|回复: 66

[原创] 勿忘初心(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野菜 于 2018-1-13 19:32 编辑

        雨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久,街面上就积起了一潭潭深浅不一的水。今天是泉南街的赶集日,做卖买的一大早就各自在店铺前遮阳棚上又多伸出了一块挡雨布,摆上货物。“哧溜”一声,一辆摩托车经过,积水溅了一买早点的中年男子一裤。中年男子向着远去的摩托车骂了一句:“你赶去奔丧呀!雨天也骑这么快!”这时见迎面又开来一辆白色小轿车,路人赶紧往街两边的雨棚下躲。白色小轿车经过有人的地方时却减速缓慢的滑行,直拐进了乡政府的大门。不知谁说了一句:“这是新来的党委书记的车”。这中年男子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一个样,如同贴门神,你以为换过新门神这门就是新的呀?!”
         说是新来的乡党委书的车的那人,拿眼乜了下这中年男子,鼻子一哼:“神经!”转身走了。

        这个中年男人,其实是个年近七旬的老头。身材宽厚壮实,能吃能干,力气大,一次挑个一二百斤担子还脸不红心不跳。一般的中年男子是无法与他比。因儿女都在外打工,常年就一人在家护院。闲得无聊时,总爱到大街上溜达找人瞎掰打发时间。在与人交谈时,常说那些“思维错乱”与正常人不着调又漫无边际话语。所以,在人们的心中他就是一根“神经”。刚开始他还认为这是在骂他,可后来见大家,都这样笑着脸说他也就把“神经”习惯地当称呼了。

        一次,新农村建设工程建筑队,为他所居住的这条道免费铺上水泥路面时,家家户户都拍手称赞,感恩如今的好政策。唯独他这神经不高兴地说:“浪费钱财。水泥浓度和厚度都不够,就靠表面薄薄一层浆凝固住,不要过一年就会裂开。还有宽度也不达三米……”工程负责人听了,胆战心惊问:“这是什么人?”手下人赶紧回答:“别理他,他是个有神经的人。”邻居们生怕他这话会把好事给搅了。赶紧纷纷指责他说:“你这人就是不识好歹。有免费铺路总比没铺强吧!还挑肥拣瘦的。像前几年,修别人的路还要我们集资,你真是一根神经!”
      
        前来赶集的人见车经过没溅起水,就大胆地往街面上走。这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鸣着喇叭,急速地也驰进了乡政府大门。来不及躲避的这中年男子又被积水溅了一身。他破口大骂道:“这狗日的,有啥神气的?要是我倒退二十年,看我不一砖头砸烂你狗头!”不知谁讪笑道:“你敢砸他的车?他可是个腰缠万贯的富豪!是个大包工头。”
        “狗屁富豪!外表光鲜,骨子里比我都还穷。”
               “嘿!狗嘴里还不真露不出象牙!要不你也去买部这样的车试试?”
      
           “你以为他的钱都是干的?全是湿的!”
         
            众人都知这中年男子有点神经,只是拿他开刷,对他说得话就像是一阵风,谁也不会往心里去。
      
           突然,前面拐进农贸市场的进口处簇拥着一群人,这位“神经男子”最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扎。他连咬两口包子也赶了过去,只见众人围着墙上一则通告。
         这通告是今早乡政府人员刚帖的,告知市民农贸市场和这条街都要进行立面工程改造施工,时间为期半年。在施工期间交易赶集搬迁到新建的农村社区一一沙土新村。
      
        他不知立面工程是什么。侧耳细听人们的议论才知是要挖排水沟。
         
        泉南街是乡政府所在地,虽经几次扩建改造,也只是把街道拓宽了一点,除了公家的房屋有规划外,私人住宅都是各行其事缺乏统一按排。至于排水问题仍是小村庄的顺其自然法。在地面上高处往低处流。随着经济的发展,原始的地形也发生着变化。该流水的地方流不了,不该积水的地方却积了一潭。所以,每逢下雨天,街道就积水成潭,给行人和车辆造成十分不便。
     
         “神经男子” 咽下包子道:“这是杀鸡安婆名,婆婆吃个鸡眼睛。”大家对他的话就像是一年四季刮的风,虽漫进了耳朵,但都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见没人搭理,就自宽自解地:“有鸡眼睛吃也好,总算称做吃了一回鸡、而不是萝卜。”

        在夜幕笼罩下, 县城某大酒楼的雅间里,抽的烟雾因有密封和隔音性而不能散发出去,总在房间上空悬漫着。电灯尽管极力地工作着,发出光辉。但还是被烟雾不停地侵蚀着,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不得不暗淡下来。桌子上只有两杯清茶,一盘瓜子。可烟灰缸已堆满了高档牌的烟头。就这丢去的一截烟屁股的价值也超过这盘瓜子的数倍。服务员以为是两个久别重逢的熟人在唱茶叙旧,实则是在进行着上千万的工程交易。其中有个香烟头还正冒着烟,看那火势有不燃尽烟头不罢休之状。突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把烟头的火给捻灭了。
      
         “行!就这么定了。”直接负责工程的常务副乡长终于一锤定音。
   
          “好!痛快!够义气!还是那句话,勿忘初心……”包工头一边说,一边递过去一个用牛皮纸信封包裹着像砖头一样的东西。

           这位副乡长没等包工头说完就把手一举,打断他后面的话,伸手接过东西说:“对!对!对!勿忘初心,勿忘初心!”
            ……

         有人拿着相机对街道上各店铺门前临时搭建的遮阳棚逐一拍照,并进行登记注册。然后,通知店主赶紧自己拆除,否则,到时挖机来拆的话会毁坏可再利用的材料。

         这无事的“神经男子”,跟着拍照和登记的工作人员问:“你这个应该有拆除补贴发放吧?”
         
         工作人员瞪了他一眼说:“这本就是违章搭建,没罚就不错!”
      
        “神经男子”不依不饶地又说一句:“不是有法规定,凡拆除私人建筑都要补偿,否则不可强行拆除么?”
      
        工作人员问:“你这是哪来的法,依据我国什么法律?第几章几节几条?”这一问终把有神经男子问住了。

         他一时无言以对,仍不服输地回道:“别欺负我老人不懂法,国家三大法律都在我家呢!”这下把工作人员吓坏了,不知这神经老头的水有多深,敢如此说话。只好轻声细语带着笑脸回道:“嗯!还是你懂法,我一小小工作人员,只听领导安排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其余一概不知!”这下他才得意地离开了。
          这时,店主出来对工作人员说:“他这话我们耳朵都听起茧子了。他就是有几本,不知在哪个年代发行的《宪法》《刑法》和《婚姻法》三个单行本破书而已。他儿子本想带他一起去外打工,就是嫌他说话无边无际,怪里怪气的怕惹事生非,就丢他一人在家看守屋子。”
          ……
        包工头泡好脚,刚想上床。手机就闪了几下灯。打开一看是一网名叫“勿忘初心”的人发来一条微信。这个“勿忘初心”的人就是那个常务付乡长。

        “兄弟,又帮你省下一大笔补偿费。”

         包工头赶紧回复:知道大哥的恩德,……末了又打上“勿忘初心”四个字。

         对方立刻发来一个大拇指和握手的表情。随后发来一句:“把对话删掉。”

        工程如期开展,挖掘机也把所有该挖的沟都已挖好。所需施工的材料(沙、石 、水泥等) 都已陆续运到。由于泥工组招不到普通杂工进度缓慢。急得四处找人手。因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家里剩下的都是妇幼老小。再加上各村都在搞新农村建设施工,普工也就像是年三十晚上的甑皮一一无处寻。河里无鱼虾也好,他也被泥工组招去干杂活。活不重就是递递砖、洒洒水,提提沙浆等,工资每天是80元。
   
         一日中午,天气不阴不晴。他 正在提着一桶搅拌好的水泥沙浆,给砌砖的大工(泥水工师傅)说:
      
          “现如今一切都像是在演戏。这么淡的水泥浆简直是小孩子玩过家家。”
        
          大工回道: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我们只管听指挥,演好自己角色就行。其它都不是我们的事。”

          他有点急: “你怎也跟他们一个谱呢?难道浓一点牢固些不好么?经的岁月长呀!”

         “哎!一朝君子一朝天。下一届领导来了,又一个规划设计说不定这个又得挖掉呢!我这几年在外地打工,见得多了……”

          这回说话他算是碰到高人了,只好“哦!”了一句,是否领悟到什么,摇了下头,向大工翘起一个拇指,转身又去提……
      
         他在众人的聊天中,才发现自己这点看透世尘观,与这些长年漂泊在外经历世面的大工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与人说话的语气也就不再那样“神经”了。

        正当他干得起劲时,鬼天气突然连续下了三天冷雨,不能出去干活。他也就在家憋了三天。家虽有电视,但他不愿收看。认为现在都是在玩虚假,还不如和人聊天快活。

        这天雨终于停了,他兴奋地早早跑到街上买了二个包子一袋牛奶,边吃边走到工地。发现工地上冷冷清清,没见一个人影,不知是啥原因,难道这三天雨把人都下蔫了?正当他胡思乱想之际。
         
          一个开搅拌机的中年胖妇女跑过来说:“别等了,工地停了!”

         他煞有介事地说:“嗨!还真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了!”

          那妇女听不懂他话,以为他没听清她的话,故意大声补充说  “包工头昨晚逃跑了!我们的工钱打水漂了。”

         “跑了包工头,不是还有直接负责的副乡长么?”

        “唉!这位副乡长和包工头一起逃了,有人见他俩共同坐一辆车走的。”

        “简直无法无天!”他有点气愤。

        “现大家都去乡政府找新来的书记去了。”随后拽着他手说:“走,我们也去……”

          果然,工地上所有干活的人(包括卖水泥的,拉沙石砖头的司机等五、六十人)全都挤在乡党委书记办公室门前,人声鼎沸,一片嘈杂。
      
         “你这点工钱才几百元,我的水泥款都快上六万元,我老本都没收到一个子。”

        “唉!我们拉的沙石款也上三万了,连车子加汽油钱都是自己贴的。”

          “……”

         他走过去大声说:“怕什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是乡政府的工程。难道政府也敢耍赖?”
         
          不知谁回了他一句:“你真是不懂,现如今包工头都是按工程进度领款。谁会自己贴钱来包工程的?”

         “哦,那我们的工钱不都被包工头卷走了呀!那这样找政府也没用啰”人群里有人惊恐道。

         他勾着头双手叉在腰上,在办公室门前台阶上来回走着,似乎象战斗影片上指挥员在思考战略方案一样。大伙都象看杂耍一样全盯着他。只见他突然一挥手,抬起头望着大家。大伙以为他有什么高招,都屏声敛息地洗耳恭听。他张口大声地说:“不对!卖肉找提手,这事只有找乡政府。因为政府是人民的。”他话音刚落,立刻有人就嗤之以鼻,讪笑道:“真是根神经,大伙来这就是找政府的,还用你说!”

        见大伙一阵讪笑,他有点尴尬地大声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人民乡政府就是为人民的嘛!”

         大家不理睬他这根神经,个个翘首以盼书记出来给个话。

         “你说的没错!”突然,办公室门一开,出来一个年青人,在后背往他肩上重重的一拍说:“人民乡政府就是为人民的!”这人中等身材,戴着一幅宽边眼睛,皮肤晰白,像是大学刚毕业的书生。说完话拉起他的手道:“我姓郝,是新来接手负责这个工程任务的,希望你多多检查监督我们的工作。”

        这下大伙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点。那位中年胖妇女怕新来人不认旧帐,赶紧大声问:“那我们以前干活的工钱找谁结算?”

         “你是哪个组的就找你们的组长结算,由我签字,统一由乡财政所划拨到你的“一卡通”(农民每户有一个政府直接拨款的存折帐户的简称)帐上。外地的人可凭身份证打到你们的银行卡上。”
              
        这时,卖水泥的人怕自己吃亏也大声地说:“我们还是要面见书记把事问清楚……”

         姓郝的说:“书记今天还在县里参加新农村建设汇报会,不能及时回来。特地打电话委托我向大家解释清楚。并要求大家趁天气晴朗抓紧时间施工。赶在霜冻来临前把基础部分工程完成好。工钱会按造价算给你们。材料用量也严格按照设计标准施工。不得偷工减料。我们政府就是要为民办实事,办好事,为民谋福祉。杜绝腐败和豆腐渣工程。包工头和那位副乡长,不是卷款逃走,而是被县纪委请去接受调查……”
         
         这时,一片掌声响起,个个脸上露出桃花般笑容。灿烂的阳光从乡政府办公大楼上泻下来,照得大伙心里暖暖的。他转身想走,不料被姓郝的一把拉住说:“书记说了,你年事已高不用干活了……”

         以为嫌他老不要他干活,赶紧打断话说:“嗨!你别看我年龄大,力气你不一定有我大!”随即伸出手来摆好架势要与其过招瓣手腕。

         姓郝的赶紧笑道:“你老误会了!书记的意思是让你当泥工组的用材质量监督员,每天工资照付。”

          ……




评分

14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好久没来太虚了。望各位多多拍砖
发表于 2018-1-13 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正常人不着调又漫天边际话语。——漫无边际?
则耳细听人们的议论才知是要挖排水沟。——侧耳细听?
除了公家的房屋有规化外,——规划
服务员以为是二个久别重逢的熟人在唱茶叙旧——“二个”与“两个”?
这位直接负责这个工程的常务副乡长终于一锤定音。——“这个”去掉?
不知在那个年代发行的——哪个
现大家都得在乡政府找新来的书记去了。——现在大家都去乡政府找新来的书记去了。
......
粗读,老哥恕我直言,好多字词句还有待斟酌,语序也时有不很通畅有待调整。但最近我很忙,不再一一罗列。

这是一篇新农村现实题材的小说,主题立意揭示时弊反腐倡廉暗合时代潮流,小说各个环节要素俱全,人物塑造生动形象,情节波折细节逼真等,都很值得肯定。小说结尾反转给人以希望或期冀,这些都很不错。然而,看得出来,此作稍显匆忙发帖,价值取向积极但修改不够。如细细打磨定是一篇佳作!
问好老哥、远握

点评

多谢九宫贤弟费心劳神!近段时间的确被孙儿搅得不清静  发表于 2018-1-13 07:07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3 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老弟,又发了一篇力作。九宫老弟真知灼见,点评精彩而到位,老榆木不再另外啰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8-1-13 05:57
与正常人不着调又漫天边际话语。——漫无边际?
则耳细听人们的议论才知是要挖排水沟。——侧耳细听?
除 ...

还是贤弟对我好!认真负责品读,逐词逐句指出。立马打磨一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1-13 06:03
恭喜老弟,又发了一篇力作。九宫老弟真知灼见,点评精彩而到位,老榆木不再另外啰嗦了。

多谢老兄加分鼓励支持!
发表于 2018-1-13 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结尾,含蓄而温馨,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1-13 07:17
喜欢结尾,含蓄而温馨,问好

多谢版主加分支持!好久没写手生。请多多赐教!
发表于 2018-1-13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安!读后感慨颇深,本作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经历了一番波折后,终见了阳光。任何事情的发生或许过程不是那么美好,不过结局最重要。
发表于 2018-1-13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末愉快!!
老班长,冬安!!
发表于 2018-1-13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如此厚实、精致的小说!!
发表于 2018-1-13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结尾反转很给力
发表于 2018-1-13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留给人无限希望和温暖!!
发表于 2018-1-13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8-1-13 05:57
与正常人不着调又漫天边际话语。——漫无边际?
则耳细听人们的议论才知是要挖排水沟。——侧耳细听?
除 ...

好久不见老哥发文了。今天见到老哥的文倍感亲切。先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13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8-1-13 05:57
与正常人不着调又漫天边际话语。——漫无边际?
则耳细听人们的议论才知是要挖排水沟。——侧耳细听?
除 ...

给老哥捉个虫子。
付乡长应为副乡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4 01:48 , Processed in 0.03253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