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97|回复: 113

[原创] 倒春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节过后,春天虽然来了,但倒春寒的凌厉,让人倍感刺骨。

    红早晨起来打开门,便听见了几只喜鹊在门前的树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这是个好兆头!红不禁开心起来。


    下乡已经一年多了,农活的苦和累自是不说,吃饭也很成问题,半干半稀也只能吃个半饱。老乡借给自己住的土墙房子,阴暗、潮湿,仿佛冰窖一般。她夜晚蒙着被子不知哭过多少回。


    手忙脚乱地洗漱后,正要锁门出工,只见教办革委会张主任急匆匆地走来,将她推回屋子里。


    好事呢!张主任盯着红的脸,笑吟吟地说。


    红不知道张主任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自从认识他以来,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眼神。


    什么好事会落到我的头上?不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红被张主任看得浑身不自在,淡淡地应付了一句。


    张主任拍了一下红的肩,说,去你们大队小学教书吧,这比脸朝黄土背朝天好得多呢!没有日晒雨淋,工分有保障呢!


    红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窃喜不已,心道,怪不得喜鹊叫个不停呢!


    红问,不是有倩么?


    张主任“哼”了一声,说,那小妮子不懂事。而且她的学历不如你,你是高中生,她不过是初中生。我把她免了。


    红不知道张主任说的不懂事是什么意思,也不便多问。


    说了些感谢的话,红就朝门外走,说,我要出工了。


    张主任突然一手抱住红,一手关了门。


    红大惊,奋力挣扎。


    张主任喘着粗气,声音颤抖着说,我一直喜欢你,你是知道的。


    终究敌不过强壮的张主任,红被压在床上,只是默默地流泪。


    张主任一边系皮带,一边望着红,说,等过几天开学了,你就去上课。


    当红在分管教育的公社革委会杨副主任的宿舍控诉自己的遭遇时,杨副主任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背着手一遍又一遍地围着她转圈。


    杨副主任咬牙切齿地说,这老家伙真不是东西,这样的事也让他干了!


    红倍感纳闷,杨副主任看自己的眼神,咋跟张主任一样呢?


    都过一个星期了,你咋不早来说?现在既无人证,又无物证。嗯,你要上课,学生是不能耽误的。你当时为什么不叫喊?嗯,这种事张扬出去,以后这人就不好做了。杨副主任自问自答着。


    红咬着嘴唇流泪,说,这日子咋过啊?


    杨副主任叹了口气说,我把你调到公社小学来吧。


    红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要开门出去,杨副主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那力道与张主任惊人相似,几乎让她窒息。


    这一次,连红都感到吃惊,自己居然没哭,也没反抗,不知是麻木了还是什么。她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在杨副主任一次次急急的催促下,红才慢吞吞地穿上衣服。


    杨副主任将门开了一条缝,眯着眼看了外面一会儿,努努嘴,示意红走出去。


    红调到了公社小学,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美事。许多人由羡慕而嫉妒,再由嫉妒变为恨了,尤其是那些在土地上挥汗如雨的知青们。有人甚至于深夜潜伏到她的窗下,以期窥探到点什么秘密。至于他们是否看到和听到了什么,没人说,一个个嘴巴上了锁似的。


    红刚落脚,陈校长就乘夜来到红的宿舍,笑容可掬地跟她谈人生、理想和事业。陈校长侃侃而谈,言语之中满是关怀。红不大适应这种谈话方式,但又不便且不敢驳了领导的面子,被动地应答着。谈到后来,陈校长的手已经搭到了红的胸上。


    我可是杨副主任调来的,你敢造次?红挣扎着说。


    陈校长嘴角一翘,笑得异常阴冷。他斜眼看着红,说,你知道公社革委会马主任是我什么人么?那是我舅舅!


    见红不说话了,陈校长把她摁倒在床上,急切地扑了上去。


    陈校长走后,红心乱如麻,她怎么也不明白,咋男人见了女人,总是想着这么点事呢?


    在公社小学的日子,红过得极是忙乱,除了上课、吃饭以外,夜晚和周末,张主任、杨副主任、陈校长不时来关怀自己,马主任也曾于百忙之中拨冗披星戴月莅临指导过几次。


    红也曾想过找个男朋友,以摆脱眼前的尴尬。可是找谁呢?找当地人?自己不甘心;找知青?两片浮萍,在风雨中难保飘在一处。更何况那些年轻人似乎都在回避着自己。张主任、杨副主任、陈校长,还有马主任也苦口婆心地劝说自己要以革命事业为重。


    红心里乱极了,如同一团乱麻,越理越乱。


    无论是度日如年也好,还是度年如日也罢,对于日子,红似乎已经麻木,没了时间概念,只是如同闹钟的指针一般,上紧发条就循着圆圈机械地走,从没想过跑到圈子外面。当然,指针要跑到外面去是不可能的,是有悖常理的。


    突然有一天,人们惊异地发现,红变得疯癫起来,又是唱,又是跳,嘴里说着一些足以引起宇宙大爆炸的话。她常常脱光衣服去找张主任、杨副主任、陈校长和马主任,吓得几位领导时刻准备着以五十米短跑的速度远遁。


    这下,红彻底没了时间概念,倒也少了许多往常的愁苦。


    不管红有无时间概念,岁月还是如同流水一样向前奔走。


    知青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办好了返城手续。就连那个被人斥为冥顽不化的倩,也不知施了什么手段,头发凌乱地从马主任办公室出来。她手里的那张返城通知书上的大红印章,像一滩鲜血,晃得她的眼睛直流泪。


    该走的、不该走的都走了,现在只剩下红一个人了。她浑然不觉,依旧又唱又跳,重复着那些让领导们连死的心都有的爆炸性语言,脱了衣服往几个熟悉的的房间跑,似乎是那里无法消散的荷尔蒙不自觉地引诱了她。


    马主任找来张主任、杨副主任、陈校长,声色俱厉地批评他们说,这事关一个人的幸福和我们阶级感情的重大事情,必须妥善予以解决!


    众人频频点头,唯唯诺诺。


    很快,红的返城手续办好了,交到来接她的亲人手里。


    据无法证实的消息说,红是全公社唯一没有通过任何关系和手段就办好回城手续的人。


    红走的时候,是在初春,风很大,很刺骨。当然,她已经不知冷为何物了。




评分

2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7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江南的好小说,空了再读
发表于 2018-2-7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江南老师,先敬茶,加满分,感谢您的支持。
发表于 2018-2-7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的故事,我慢慢欣赏,咂抹,学习。
发表于 2018-2-7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唐的年代,造就荒唐的故事。一个命运被当权者握在手中的女知青,到底无力摆脱命运的摆布,在倒春寒的季节里,体味着彻骨的寒冷。
当时的年代,不就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的倒春寒吗?本文一语双关,别有深意。
发表于 2018-2-7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美文,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2-7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少知青经历了不为人知的恶运,一个恐怖的时代。记不得曾经报道的数字,只知道精神分裂的人不少。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2-7 10:51
先加分支持江南的好小说,空了再读

发表于 2018-2-7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提读江南兄好文,周三了。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2-7 10:53
问候江南老师,先敬茶,加满分,感谢您的支持。

谢谢!问候!请看我给你发的论坛消息。
发表于 2018-2-7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逐鹿江南 发表于 2018-2-7 14:54
谢谢!问候!请看我给你发的论坛消息。

我在您说的地方,回头我去
发表于 2018-2-7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引荐,我会去的。
发表于 2018-2-7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凄苦的故事,道出了一些人利用职权祸害一个善良女子的险恶,深恶痛绝啊!
发表于 2018-2-7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美文,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2-7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没空,上来给老弟加个分就又要说再见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0 17:17 , Processed in 0.10191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