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674|回复: 127

[公告] 缘来缘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卫斯理 于 2018-3-8 21:40 编辑

      叫声姐姐,我比你大两岁。叫声妹妹,你又不愿意。叫声情人,又非我本意。叫声知己,你把嘴撅起......
  有人说:时间能把一切淡化,使人忘了一切。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哈哈哈!当你真正经历了痛彻心扉,爱得死去活来时,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一、
  自从翠儿(李素萍)之事后。(翠儿《李素萍》的故事,详见拙作‘遥远的爱’)。虽已过去很久了,但她仍频频在我的梦里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唉不思念,自难忘!说它是梦吧?翠儿(李素萍)的一颦一笑,至今历历在目,特别是听到收音机里传出的‘卫斯理!翠儿(李素萍)之事,切记!天机不可泄露!’的声音仍在我的耳边回响。说它不是梦吧?又没有翠儿(李素萍)留下的任何痕迹,所有人都否认她的存在。为此事我还大病了一场,从此心灰意冷连高中也懒得去考了。
   从此我和几个铁哥们整天东游西逛游手好闲出入游戏厅、台球室、旱冰场。
在八十年代,流行穿港衫、爆炸头、喇叭裤、白边鞋。
年轻人追求时髦,我们也不例外。
       一天,我和几个哥们去旱冰场溜冰。
别看这几个家伙学习不咋地,可玩起游戏、台球、溜冰来个个都是高手。
由于我头脑灵活鬼点子多,又讲义气。且无论游戏、台球、溜冰都比他们技高一筹,无形中成为他们的头,而且凡事他们也听我的。
我们在旱冰场互相追逐嬉戏,时而我左右倾斜做蛇形迂回、时而蹲着交叉滑行、时而身体蹦起旋转360度再接着倒滑、时而原地侧身转圈……可以说我在旱冰场是如鱼得水,小有名气。
      我们玩累了坐在栏杆上休息。
这时见两个学生模样的漂亮女孩摇摇晃晃在滑冰。
看着她们笨拙的样子,显然是个初学者。
当她们路过我们面前时,这些家伙向俩小妞吹起口哨来。
我急忙制止道:“笨蛋!别吹了!这样只会引起漂亮小妞的反感。要想和小妞搭讪,还是看我的手段吧。”说完我从栏杆上下来,向那两个小妞追去。
我原打算先急速滑到俩个小妞前面,然后急刹车再大叫一声吓她们一下。由于她们是初学者,本来精神就高度紧张,再经过我突然一吓,必定慌乱站立不稳身体就会失去平衡,在情急之中就会出于本能双手乱抓,就如同溺水之人身边只要有东西,谁还会顾忌什么男女害羞,肯定是抓住不松手。
我就等着这个机会,反正她们俩个都漂亮,最好是她俩都抓我。呵呵!我就可以英雄救美了。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由于我右脚鞋带未系牢,等我急速滑到她们面前时,鞋带突然松开把左脚绊住,我在两个小妞面前来个狗啃食。
由于惯性再加上她们慌乱,她俩惊叫着一起倒在我的身上。
我急忙把她俩搀起她们道:“对不起!鞋带未系牢,害得你们也摔倒了。摔着哪儿了?我给你们揉揉或者陪你们去医院。”
由于她们倒在我的身上并无大碍,只是受到惊吓。
她们看到我手掌上、脸上都擦伤了,其中一个小妞道:“没事!你又不是有意的。”说完她们到栏杆外椅子上休息了。
我忍着痛刚想要找她们,那几个家伙来到我面前。
其中一个外号叫老歪的说:“狗啃食?哈哈哈!这就是老大的手段?高明!佩服!”众人哄然大笑。
我怒道:“扯蛋!刚刚是鞋带未系紧……”
老歪道:“别找理由啦!你到底行不行呀?”
我骂道:“你们几个滚一边,你们就看好吧,我要是不把她们搞定,就不是你们老大。”
老歪笑道:“不会又是狗啃食吧?哈哈哈!”
我骂道:“放屁!山人自有妙计。”
接着又说:“老歪去买三瓶汽水。”
老歪不瞒道:“为啥又是我?”
我道:“谁叫你话多。”
      我见那两个小妞还在椅子上休息,就对众人道:“你们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别跟着我,就在这里看好吧。”
我手拿汽水来到俩小妞面前,一边递汽水一边道:“你们好些了吗?刚才......”
她们连忙向我摆手:“谢谢!我们不渴。”
我笑道:“天这么热运动半天了,哪能不渴?放心,我是大大的良民。既然买来了我一人又喝不完,你们先拿着,等我把话说完,如果真的不渴再还给我。”
见她们接过汽水我心中暗乐,说道:“其实,学滑冰那能不摔跤呢?我有几句歌诀:双腿叉开身前倾,双臂平伸眼看前。对初学者很实用。”
我边说边示范,并鼓励她们去做。
由于她们刚刚摔了一跤受到惊吓,死活不敢再去试了。
我笑道:“这点困难算啥?”并对其中一个小妞道:“来,我拉着你的手。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摔着。”
   不一会,她俩争着让我教。拉着美女细白柔嫩的小手,俺的心里那个真叫爽呀!哈哈哈!
   二、
   拉着美女的小手,俺内心很得意。
为进一步讨好她们,我就套改李白(望庐山瀑布)的诗吟道:“日照冰场生紫烟,遥看美女学正欢。在下有心学雷锋,鞋带绊脚摔伤俺。呜!呜!呜!”
我惟妙惟肖的表演,使她俩笑得花枝乱颤。
一美女道:“瞎说!这儿哪有紫烟?”
我笑道:“紫烟者,乃祥瑞之烟也!你们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那美女笑的前仰后合:“没想到你还挺幽默。你说紫烟到底在哪里?”
我用手指着溜冰场故作神秘道:“看那冰场内芸芸众生,或胖或瘦或高或矮,皆凡夫俗子也!你们两个犹如天上仙子来到他们中间,真乃鹤立鸡群。二位美女就是那紫烟。”
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世上有几人不喜欢听好听的话?有哪个女孩子不爱美,不喜欢别人夸赞?何况她们本身长的就漂亮,骨子里就骄傲。
      一番话把俩小姑娘忽悠的找不着北了。
见她俩高兴,我就乘兴唱起邓丽君的《甜蜜蜜》
   甜蜜蜜
   你笑得多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
   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那么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
   说实在的我的嗓子还算可以。
她俩听后拍掌称赞道:“不错呀!你的歌唱得可以呀。”
我道:“哪里!哪里!献丑了。”
我们边聊天边滑冰,没多大功夫,就和她俩混熟了。
正当我心里盘算着如何从小姑娘嘴里套出家住哪里?在哪个学校上学时?那几个不争气的家伙围上来,边吹口哨边说道:“老大!牛x!这一会功夫就混热乎上了?”
我急道:“放屁!都给我滚开!”
那俩妞闻听怒道:“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遂掏出三角钱放在椅子上冷冷地说:“这是你的汽水钱。哼!披着羊皮的狼!”说完就要离开。
我急忙上前道:“不是的!你们听我解释。”
其中一个女孩道:“你比他们更坏!让开,你这个化了妆的流氓,隐藏的够深呀!”说着猛推我一把。
由于我猝不及防,这下摔得不轻。
遂就势坐在地上耍起赖:“哎呀!不得了了!摔死人了!把她俩围起来别让她们走,得陪我去看病。”
那几个家伙也跟着起哄道:“对,不陪老大看病不能走。”
俩小妞哪见过这阵势,气得脸色发白浑身直抖。
我哈哈大笑:“陪我去看病吧!”
其中一小妞道:“臭流氓!”
我笑道:“我一没骂人二没说下流话,更没有动手动脚,咋就是流氓了?你把我推倒不该陪我看病吗?估计我的腿折了,你们谁在医院晚上陪我,谁在白天陪我?”
那几个家伙随声附和道:“对!老大腿折了,你们得负责给老大找个媳妇。”
我拍掌笑道:“对!得给我找个媳妇,就像你们一样漂亮。哈哈哈!”
俩小妞走又走不了,说又说不过我气得直哭。
这时旁边过来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对我道:“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叫她们走吧。”
我翻了一下白眼:“怎么,你想英雄救美?”
那青年:“我在旁边看很久了,你们欺负小姑娘有意思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看看那两个女孩眼泪汪汪也觉得理亏,正要叫她们走人算了。突然老歪冷不防给那人一拳道:“你谁呀?多管闲事?”
那青年怒道:“有本事冲我来,别难为人家姑娘。”
那几个家伙闻听就欲动手。
因为我对那两个女孩不死心,为挽回我的形象,我大声道:“住手!”
又对那青年道:“咱们出去谈谈。放心,我不会为难她们。”
我们和那青年出了溜冰场,来到一个僻静的胡同。
老歪二话不说挥拳向那青年打去。
吓得躲在一边的俩小妞惊叫起来。
不知怎的,老歪刚到那青年身边就摔倒了。
遂又起身冲上去,结果又摔倒了。
看到俩小妞哈哈大笑,我脸上挂不住了,我大声说:“大家一起上!揍他娘的。”
其中一个小妞道:“呸!不要脸!几个打一个。”
我厚着脸皮狡辩道:“丫头,你懂个屁。兵书云:数倍于敌围而歼之。我这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大家一起上!”
      一阵砰砰啪啪后,我们都被打趴下了。
就在我们再次要上的时候,却见那青年手捂着肚子,表情痛苦蹲在地上。
老歪一见叫道:“大家趁此机会报仇呀!”
我连忙骂道:“混蛋!都给我住手。”
   三、
  老歪不服道:“老大!为啥呀?”
我道:“你们都过来”。
等他们围过来我压低声音说:“笨蛋!咱们虽然不会武术,但也经常打架,身手也算麻利。为啥刚刚大家一起上也打不过人家?显然他会功夫。我们现在把他打了,只是徒一时痛快。将来再打架,不会功夫肯定吃亏。如果我们拜他为师学会功夫,以后还怕谁?”
接着又说道:“你们不是一直想处漂亮女朋友吗?那俩小妞会没有漂亮女同学?一会我设法叫她们一起把我们的功夫师傅送医院。路上你们要对师傅恭敬,这样不仅师傅对你们留有好印象,就连那小妞也会对你们有好感。明白?以后我和小妞再套近乎全都是为了你们,我不叫你们就别过来。否则你们处不成女朋友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听见了吗?”
那几个家伙连连点头。
       吩咐好那几个家伙,我径直走向俩小妞面前。
她俩见我走来连连倒退道:“别过来!你要干啥?”
我笑道:“别怕!我没恶意。”
又低声道:“我们不是流氓,今天是个误会。那人能替你们出头,我很佩服他,并且准备把他送到医院,我希望你们也跟着去。”
其中一个小妞:“我们也去医院呀?”
我笑道:“受人点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他在你们危难之际果断出手,你们不该陪他去医院吗?过河拆桥应该不是君子行为吧?放心,那几个家伙本质不坏,只是有点坏毛病。我已骂过他们了,他们不会再无礼啦!”
俩小妞听了点点头道:“好吧!我们去!”
我来到那青年身边问道:“老兄,你咋了?”
那青年道:“我可能是肠痉挛犯了,怎么不打了?”
我脸一红道:“你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打个屁。”
我接着说道:“我看过几本医学杂志,有种方法能缓解肠痉挛。”
说完我用右手缓缓地在他肚子上顺时针转30圈,又逆时针转30圈,稍后我问道:“好些了吗?”
那青年道:“谢谢你!好些了!”
我大声说道:“谁用自行车驮师傅去医院?”
老歪道:“老大!我早就准备好啦!”
   在医院那青年在病房输水,我吩咐那几个家伙要小心伺候师傅,又把那俩小妞叫到走廊尽头道:“今天是我们不对,让你们受委屈了。”
她俩摇摇头道:“算了,不提了。你还有事吗?”
我故意长叹一声道:“我叫卫斯理。唉!其实他们本质并不坏,只是不爱学习,文化基础特差。他们的父母很着急,其中三人的父母叫他们蹲一级,叫我好好给他们补课,以求尽快跟上功课。另外两人的父母打算让他们明年上技校,也托我帮忙给他们儿子补课。那几个家伙贪玩,厌恶学习。俗话说‘堵不如疏’。我只好对他们循循善诱慢慢来。唉!真累呀!”
俩小妞被我的一番话忽悠晕了,不约而同道:“你是好人,辛苦你啦。”
我一看她俩对我有好印象了,心中暗乐。
我就有意卖弄道:“由于他们基础差的难以想象,别说给他们讲什么托尔斯泰、奥夫托洛夫斯基、莎士比亚,就是问他们中国的四大名著,他们也回答不出,更别提诗词了。”
俩小妞惊喜道:“你也喜欢文学?巧了!俺俩也喜欢文学。”
于是我就和她俩谈‘钢铁是这样炼的’ ‘基督山伯爵’ ‘茶花女’ ‘安卡列尼娜’ ‘三个火枪手’等等。又和她俩谈什么‘四书五经’ ‘菜根谭’ ‘资治通鉴’ ‘老子’ ‘庄子’及唐诗宋词。
我对她俩是夸夸其谈,吐沫星子横飞。
她俩边听边称赞我,甚至对我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对她俩道:“无论学什么都应该持之以恒,不能半途而废,对吗?”
她俩连连点头道:“那是自然,怎么能被困难吓倒呢?”
我笑道:“说的好极了!你们既然学滑冰,就应该持之以恒学会它。这样吧,如不嫌弃,我做你们的教练。我们每周日在滑冰场见面,我们可以边学滑冰,边互相学习文化知识。”(由于考虑到她们是学生,不可能每天都去。但,只要给我机会,嘿嘿)。
那俩傻妞听了高兴的拍手道:“好呀,好呀,我们周日上午八点不见不散。”
我故意叹口气道:“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她俩听了不解地问:“卫哥!(忘了告诉你,那俩傻妞早就叫我哥哥了。哈哈哈)。你嘟囔啥呢?”
我苦笑道:“我又不知道你们的芳名,只好到时候见面和你们对暗号了。”
她俩听了我的话后,一起向我伸出手来道:“不好意思!我叫卫娟!我叫张慧玲。”
我再一次握紧美女的小手,心想傻妞和我斗心眼,就是脱了鞋你们也撵不上我。哈哈哈!
   四、
   卫娟问我道:“卫哥!你除了看那些名著、诗词,还看过其他课外书没有?如琼瑶的小说。”
我道:“当然看过,如琼瑶写的窗外、我是一片云、六个梦、昨夜之灯、匆匆太匆匆等。”
俩小妞惊讶道:“卫哥真是博览群书呀!那,有没有你没看过的书呀?”
我笑道:“傻丫头,学无止境,我岂能看完?不过有一本书使我望眼欲穿,魂牵梦绕,却至今未如愿以偿。”
张惠萍疑惑道:“那是啥书呀?”
我笑道:“此书限量出版,而且又限对象。”
卫娟急道:“到底是啥书呀?快说吧,急死我了。”
我笑道:“我们是朋友对吗,你们有这个书会不会给我看呀?”
那俩傻妞忙道:“当然,我们要是有此书一定给你看。”
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她俩忙举起右手发誓:“我们要是有此书不给卫哥看就是小狗。”
我坏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情书呢,你们何时让我看呀?哈哈哈!”
俩妞闻听脸一红道:“坏蛋,打死你。”
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道:“是谁刚刚发过誓,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小狗,俩小狗。”
她俩一边和我打闹着,一边嘴里不断说着:“卫哥是天下最坏最坏的大坏蛋。打死你,打死你,还敢不敢了?”
我连忙求饶道:“救命呀,打死人啦,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我们闹够了,我就正色道:“那个大哥我很佩服他,一会你们替我美言几句。”
卫娟道:“放心!我们一定会说卫哥是个大大的坏蛋。呵”
我佯怒道:“丫头,敢胡说小心打你们的屁屁。”
卫娟双手叉腰道:“哼,你敢打我们,我就叫那个哥哥还把你打趴下。哈哈哈!”
      我和她俩边闹着边走进病房。
那几个家伙看我们很亲热,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老歪向我竖起大拇指:“牛x!老大!”
我急忙道:“嘘!你们出来一下我有事说。”
在走廊上我道:“今天大家都表现很好,她俩对你们印象还可以。只是她俩爱读书,你们谁看过史记、拍案惊奇,谁懂李清照、李白、杜甫的诗词?”
几个家伙傻眼了,老歪道:“那咋办呀?”
我忽悠道:“你们要尽快弄懂这些诗词及名著。”
老歪道:“我的天,咱们哥们除了你爱看书,我们一看书头就痛。”
其他几个家伙也说道:“是呀,是呀,叫我们看书比杀了我们还难受。”
我笑道:“别灰心,那就和师傅学功夫。学会功夫好去参加比赛,那武术界还会没有漂亮妹妹?”

   我对那青年道:“你好,我叫卫斯理。今天的事是我们不对。”
那青年笑道:“你好,我叫陈东升。今天你们没趁人之危,还把我送到医院,说明你们本质还不坏。谢谢你们。”
我脸一红道:“惭愧,我是和她俩开玩笑的……不说了,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兄弟我很佩服大哥。”
卫娟插嘴道:“陈大哥!要是卫大哥欺负我们,你就狠狠揍他。”
我连忙道:“再也不敢了,我发誓……不对,不能发誓,一发誓就会变成小狗了。哈哈哈!”
张惠萍道:“陈大哥!你不知道,卫大哥最坏了净欺负我们。”
陈东升笑道:“咋回事呀?”
我笑道:“今天我想逗她们开心,就和她俩开玩笑……”
   陈大哥出院后,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并结为异性兄弟。
那俩小妞果然不食言,每周日上午八点准时去溜冰场。
随着她俩溜冰的技术日渐娴熟,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很深厚哟。
在溜冰场上我们互相追逐嬉戏,玩的好开心。
   五、
   一天陈大哥约我到一个小酒馆喝酒。
我见陈大哥自己倒满一杯酒,一仰脖喝下,我急忙道:“大哥,看你心事重重的你咋了?”
陈大哥叹口气道:“我叔叔在s市组建了一个建筑队,我在建筑队里给他们做饭。俺家是在离s市一百多公里的b市。我姊妹四个,我是老大,底下有两个弟弟,妹妹是老疙瘩妞。昨天老家有人捎信说,我妹妹又有病了。唉!我妹妹从小就有心脏病,近两年头又时常疼,去了几家医院也查不出原因。我明天要回一趟家。”
我劝道:“别着急,现在我不上学了,又没工作,明天我陪大哥一起回家。”
陈东升道:“谢谢你,我一人回去就行了。”
我急道:“咱俩一个头磕在地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要陪你回去,顺便给伯父伯母问好。”
   第二天我和陈大哥下了长途车,急忙往他家赶。
刚走到村里就感觉气氛不对。
村里的人碰见陈大哥就说道:“东升回来了,赶快回家看看吧。唉!”
东升急忙问:“我妹妹咋啦?”
村里人只是摇头。
  我们推开门,却见一家人唉声叹气。
东升的妈妈已哭成泪人。
东升急忙问:“妈!俺妹咋啦?不要紧吧?”
东升的妈妈边哭边说:“东升回来了,你快去看看你妹妹吧。大夫……叫准备……后事。呜呜呜!”
我跟着大哥快步来到另一间屋,见一个少女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被子。
由于大哥在前头挡住我的视线,我看不真少女的面容。
      这时大哥来到少女床前哭着说道:“荷花,你咋了?别吓大哥。你醒醒看看大哥,求求你睁开眼看看大哥吧。”
此时此景我不禁潸然泪下。
遂走向前去一看不禁大叫:“翠儿(李素萍),我是卫斯理呀,你咋在这里呀?我想你想的好辛苦呀。”
陈东升疑惑道:“兄弟,你咋了?这是我妹妹荷花呀。”
我刚想解释,突然想起收音机里传出的话‘卫斯理,翠儿(李素萍)之事,切记!天机不可泄露’,遂就敷衍道:“她很像我一个朋友。”
东升大哥在悲痛之中也没细问。
这时荷花眼睛动了动,随即睁开眼道:“你是谁?我好像见过你。”又对陈东升道:“大哥,你回来了,我肚子好饿,俺想吃咱妈擀的面条。”
东升大哥闻听激动地说:“妹妹,你说啥?你饿了?”
荷花笑道:“我想吃饭。”
陈东升连忙道:“我这就去告诉咱妈。”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正要跟着大哥一起出去,荷花道:“你等一下,我总觉得我对你很熟悉呀?”
我见屋内无人就说道:“我是卫斯理,你不记得我了?”
荷花疑惑道:“卫斯理?卫斯理?不记得了,你刚才叫我什么翠儿(素萍)她是谁呀?”
      这时他们一家人风风火火地都赶来了,见我和荷花像老朋友似得聊得正欢。
荷花的母亲惊异道:“咦!东升的朋友给我们家带来了好运,他一来荷花居然坐着跟他聊天,这……这哪像病人呀。”又问荷花道:“闺女,你真的没事啦?”
荷花点点头道:“妈,我一点也没觉得难受,我好像没病了。不信?我下来走两步?”
说着就一掀被子麻利的蹦下床,又蹦又跳走了两圈。
荷花的母亲扑通一声跪下向我磕头道:“谢谢你这个活菩萨,谢谢你救了我的闺女。”
我急忙搀起荷花的母亲道:“伯母,这不是我的功劳,我可不是什么活菩萨。那是你闺女吉人自有天相。阎王爷说了,荷花妹妹寿命还长着呢,她将来长大还要伺候、孝顺你们二老呢。阎王爷说完,就把荷花妹妹一把给推了回来。荷花妹妹醒来时,我只是碰巧进屋而已。”一番话把他们一家人逗得开怀大笑。
   六、
   这时荷花突然伸出右手惊叫道:“妈,你快看我的手咋起个疙瘩?”
荷花的妈妈一边轻轻揉着荷花的手,一边心疼地说:“丫头,疼不疼?”
荷花道:“不疼,只是太难看了。”
说着又让在场的家人挨个看完,最后走到我面前犹豫了一下,向我伸出手道:“这个……哥哥你也看一下嘛。”
由于荷花离我太近了,几乎贴着我的身子。
我脸红了起来不由的退后一步。
荷花的妈妈笑道:“这丫头是老疙瘩妞,从小就身体不好,我把她惯坏了,就是她几个哥哥也都让着她。不好意思,你别介意。”
我笑道:“没事,伯母。我既然和东升大哥一个头磕在地上,荷花自然也是我的妹妹。我能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妹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会介意?放心,我保证比你还心疼荷花妹妹。”
荷花的妈妈笑道:“这孩子真懂事,真会说话!”
荷花在一旁撅着嘴道:“卫哥哥,你光顾说话了,你都没有看嘛。”
我拍了一下头道:“哦,是我不对,我做梦都想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妹妹。今天我太高兴了,来让我看看你的手。”
荷花开心道:“这还差不多。”
我摸着荷花的手心里咯噔一下,这感觉太熟悉了,这简直就是李素萍的手,这……正当我胡思乱想时,荷花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道:“卫哥哥,你咋了?”
我连忙掩饰道:“你手上的疙瘩疼吗?”
荷花摇摇头:“按着也不疼,就是难看。”
我笑道:“我有一个方子可治这病。”
荷花高兴道:“太好了,真的吗?”
我笑道:“我需要一把尺子,量一下疙瘩的尺寸才能下药方。”
我手拿尺子趁荷花不注意,迅速地拍向她手上的疙瘩。
荷花惊叫一声:“卫哥哥!你干嘛打我?”
旁边的家人也吃惊地看着我。
我笑道:“荷花,你再看看手上还有没有疙瘩了?”
荷花低头一看笑道:“真的没有了,我太开心了。”
荷花的妈妈急忙抓起荷花的手看了看道:“卫斯理,你是大夫吗?”
我笑道:“伯母,我不是大夫,只是平时爱看一些医学杂志。荷花妹妹手上的疙瘩是腱鞘炎。主要是累着了,拍下去就会被身体吸收。之所以不事先言明,是怕荷花妹妹害怕。”
这时东升大哥道:“你们不知道,有一次我肠痉挛犯了,疼的我直冒冷汗,是卫斯理帮我推拿按摩,症状立马就减轻了。”
我此时脸红得跟涂胭脂似的,我说道:“那只是我碰巧读过的医学杂志里,有介绍肠痉挛的文章。”
荷花的妈妈笑道:“卫斯理这孩子有文化又懂事,只是害羞起来像个大姑娘。呵呵!”
东升大哥笑道:“妈,你说啥?你说卫斯理这家伙会腼腆、害羞?哈哈哈,你们不知道我和这家伙在旱冰场是咋认识的……”
我急忙打断东升大哥的话:“伯母,别看我平时爱说爱笑,其实我只要一见女生就会害羞。那一天我和同学在旱冰场玩,忽听有个女同学和我打招呼,我一紧张就想跑,结果不小心把东升大哥撞到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荷花的妈妈道:“原来是这样呀。”
我凑到大哥身前低声、急速地说:“旱冰场是个误会,我初次见伯母,给兄弟留个面子吧。”
荷花见我鬼鬼祟祟就问道:“卫大哥,你和大哥说啥呢?”
我笑道:“我见荷花妹妹病好了,就和大哥商量请个戏班庆祝一下。”
荷花的妈妈道:“对!对!对!卫斯理这孩子想得太周到了。”又用手一指他们道:“你们几个成天让我操不完的心。我要是有卫斯理这孩子就好了。”
我急忙道:“伯母若不嫌弃,我愿意认伯母为干娘,等将来您二老年纪大了,我好伺候你们。”
荷花的妈妈乐得合不上嘴道:“今天我们家是双喜临门。我闺女病好了。我又认个好儿子,我这就去请戏班。”
   七、
   晚饭后荷花蹦蹦跳跳地来到我身边挎起我的胳膊道:“卫哥哥,咱们看戏去。”
不知怎的,荷花一和我接触,我就不由的想起和翠儿(李素萍)在一起的时候。
我下意识的想抽回胳膊,荷花不解道:“卫哥哥,你咋了?”
我心想翠儿(李素萍)文静、知书达理而荷花天真烂漫,她们只是长得相像而已。现在荷花已是我的妹妹了,想到这儿也就释然,遂说道:“走,一起看戏去。”
没看多久,我感觉浑身不舒服,就和东升大哥说道:“大哥!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东升大哥:“你咋了?”
我道:“可能感冒了。”
东升大哥:“我陪你去诊所看看吧?”
我笑道:“不用了,我回去喝点开水蒙上被子发发汗就好了。”
东升大哥道:“那怎么行?还是我陪你去吧?”
荷花挎起我的胳膊道:“我陪卫哥哥去。”
   吃完药,荷花帮我铺好被子,又忙着熬姜汤。
由于荷花从小娇生惯养,从没有做过饭。
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好感动眼角也湿润了。
喝完荷花熬的所谓的姜汤,我道:“丫头,我没事了,你去看戏吧。”
荷花撅着嘴:“不,卫哥哥生病了,荷花想陪卫哥哥。”
我笑道:“我真的没事了,你不是爱看戏吗?赶快去吧。”
荷花撒娇道:“人家不想看戏,就想陪卫哥哥。好不好嘛?”
我笑道:“那好吧。
   由于东升大哥跟他叔叔在s市打工,一年才回家一回。这次荷花病了,向他叔叔请了一个月长假。我因为很少去过农村,也向父母言明要在东升家待一阵子。
   东升大哥家里养了二十多只羊,平时由荷花一人负责放羊。
我由于在城市长大,对放羊感到新鲜,所以就每天和荷花一起去放羊。
荷花那丫头由于身体不好,小学没上完却喜欢听我讲故事。我就和她讲:苏武牧羊、昭君出塞、司马光砸缸以及岳飞、包公、文天祥甚至哪吒闹海、鸡毛信、董存瑞、雷锋等。
   八、
   有一次我们去放羊刚坐下来,荷花从怀里掏出一本红楼梦的道:“卫哥哥,我从家里翻出一本小说,你给我讲讲吧。”
   一天,我刚讲完黛玉葬花的故事,只听荷花幽幽地吟道: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我听后大吃一惊道:“丫头,你读过红楼梦吗?”
荷花疑惑道:“没有呀,我连报纸上的字也认不全呢。”
我道:“是不是有人给你讲过了?”
荷花不解道:“也没呀,卫哥哥!你咋了?”
我奇怪道:“那你刚才咋知道那四句结束语?”
荷花道:“什么结束语?我不知道呀?我说了吗?”
我挠挠头道:“也许是我听错了?”
荷花道:“卫哥哥,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吧。”
‘行’。

   我道:“再讲一个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荷花道:“尸魔三戏唐三藏,圣僧狠遂美猴王。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我心中一惊,心想一般人听故事只记内容,很少记小说章回的。何况荷花只是小学没上完,这丫头今天不对劲。我就有心试试她,随口吟出李清照的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吟道这里,我故意装出想不起来了,没想到荷花幽幽地吟道: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接着我又连试了岳飞、赵佶、李煜、苏轼、周邦彦、辛弃疾、杜甫、李白等人的诗词。却见荷花表情哀怨,但能对答如流和平时判若两人。
我吓得一蹦三尺高惊道:“你……是……谁?”
   荷花若有所思地说:“卫斯理,卫斯理?好熟悉的名字。”
我双手晃着荷花的肩头道:“你认识我?你到底是谁?”
   荷花这时一扫脸上的忧伤,瞬间又变成天真烂漫的面孔。
荷花急道:“卫哥哥,快松手。你把我的头都晃晕了。你咋了?”
   我松开手道:“丫头,你咋懂得诗词?是不是有人教过你?”
   荷花茫然道:“啥诗词呀?没人教过我呀?卫哥哥你咋了?”
   回到村里,我急忙把东升大哥叫到村外问道:“大哥,你确认荷花妹妹没有上完小学?”
东升大哥疑惑地说:“咱妹妹的确没上完小学,你问这咋啦?”
我就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东升大哥说:“我也觉得奇怪。比如咱妹妹的病很严重,大夫都叫办后事了,可是荷花却突然好了。”接着又说道:“卫斯理,你不是常说地球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吗?除了地球,安知在茫茫宇宙中没有其他生命?其他文明吗?甚至还说某人因为遭到雷击,醒来时忘记本国语言,却说一口流利的其他国家语言。管他哪,只要荷花病好就比啥都强。”
我听了虽有疑问,也只得作罢。
   按照东升家乡的风俗,女孩子到了十六、七岁时就会有人家上门提亲。
荷花虽然漂亮,可是由于以前是个病篓子,几乎没人上门提亲。现在荷花病好了,就有人家不断上门提亲了。
可是荷花一见有人提亲就大吵大闹,死活不愿意见面。为此荷花的妈妈一天到晚发愁。
   一天荷花的妈妈对我说:“荷花这丫头死活不愿相亲,她最听你的话了,你去劝劝她吧。”
   我走进荷花的屋笑着说:“男大当婚,女大……”
未等我说完,荷花一把把我推出门外,随即关上门大声道:“不听,不听,别烦我。”
   九、
   我站在荷花屋门外正想接着劝她,东升大哥一脸严肃地对我说:“卫斯理,你来我屋一趟。”
等我坐下东升大哥道:“我们是兄弟,你说实话我妹妹人如何?”
我笑道:“荷花妹妹漂亮、天真、可爱。咋啦?”
东升大哥道:“我是说你和她天天在一起,她对你言听计从,你对她的感觉如何?”
我恍然大悟:“大哥,你是说……”
东升大哥道:“现在村里有些人认为你们……”
我急道:“是谁乱嚼舌根,我可是把荷花当做亲妹妹呀。”
东升大哥一拍额头道:“我想起一件事,那天你见到荷花,嘴里却嘟囔着什么翠儿萍儿的,是咋回事呀?”
我道:“对不起,我不是不说,是不能说。”
东升大哥急道:“大哥尊重你,但是现在荷花死活不愿去相亲,傻子都能看出来她是喜欢你。这关系到我妹妹将来的幸福,请你告诉我吧。”
我犹豫了好一会终于把翠儿(李素萍)之事说了。
东升大哥听了哈哈大笑:“扯蛋,做梦岂能当真?”
我连忙道:“不是的,不是的,我觉得真的听到收音机里传出的话了。”
东升大哥笑着说:“什么鬼呀、神呀,那是扯蛋。先不说些了,咱们没有血缘关系,你要是觉得荷花……”
我打断东升大哥的话:“大哥,对不起!我真的把荷花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了。”
东升大哥叹口气:“算了,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的,你去劝劝她吧。”
   我来到荷花屋内,见荷花冷着脸对我说道:“卫哥哥,你要是来劝我相亲的,我烦着呢,你走吧。”
我笑道:“行,我不劝你相亲,但你的给我个理由。”
荷花猛地扑到我怀里哭得跟泪人一样:“我就不去相亲,我喜欢卫哥哥。”
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和翠儿(李素萍)诀别的场景,我轻拍着荷花的肩头道:“你的心思我明白,只是……”
荷花噙着泪问道:“卫哥哥,你不喜欢荷花吗?”
无奈我只得把翠儿(李素萍)事给荷花讲了。
荷花边听故事边流泪,故事讲完我们已成泪人了。
荷花边给我擦泪边哭道:“没想到,卫哥哥是这么有情有义的好哥哥,翠儿(李素萍)姐姐好有福气,只是荷花没有……”
我紧紧地把荷花拥在怀里说:“对不起,荷花,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妹。”
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任凭泪如雨下。
   虽然在这以后我仍和荷花一起放羊,但荷花明显憔悴多了,也变得沉默寡言了。
   十、
   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已过月余。
这天我和东升大哥收拾好行李,要回s市了。
荷花执意要送我们。
一路上我有意躲着荷花那火辣辣的目光。
临分手时,我拍拍荷花的肩头:“丫头,听话,我会常来看你的。”
荷花噙着泪道:“卫哥哥,你一定要常来看我呀。”
我看到荷花伤心的样子,我的心里也……
   就在我们将要上车时,却听到荷花大声说道:“卫斯理,卫斯理,你等一下,我想起你是谁了。”
我扭头一看,见荷花一边叫着一边向我跑来。
突然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把荷花撞出十多米。
我大叫一声:“荷花。”
我向荷花跑去,我抱起倒在血泊里的荷花大叫:“荷花,荷花。”
   荷花吃力地睁开眼艰难地说着:“卫---斯---理,我其实是……”未及说完香消玉殒。
我惊叫道:“你说什么?”
东升大哥抓起我一拳把我打倒,抱着荷花哭道:“荷花,好妹妹,你坚持一下,哥这就带你去医院。”
   雨下的好大,我伫立在荷花的坟前,任凭雨和泪交织在一起。
想起和荷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禁不住放声大哭。
  
   这时,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道:“卫斯理,我乃钟馗。我在与你心灵交流,你有疑问不必出声我自会解答。由于地府无人能把翠儿魂魄从李素萍身体内剥离出来,就只好求助于太乙真人。当我带着翠儿(李素萍)刚出太阳系路过一个叫列克星球时,恰逢列克星爆炸。(列克星的质量是太阳的十五倍)。爆炸所产生的能量,把共振隧道撕裂了一个口子,翠儿(李素萍)趁这机会逃脱了。结果刚出隧道翠儿魂魄就和李素萍身体分开了。李素萍被乱石击中卷入涡流。唉!多半是灰飞烟灭了。星球爆炸能量惊人,乱石如雨铺天盖地,涡流疾如闪电,就连老夫也不敢踏入。可是翠儿(李素萍)却凭着心中执着的爱,凭着要见你的念头,拼着灰飞烟灭魂飞魄散.....真叫人感动。没想到居然让她侥幸穿越了。由于在穿越过程中魂魄受到巨创,她只能附身与体质差的人。荷花之事你不必自责,她就是没有被附体,她阳寿已尽也该走了。六道轮回反反复复,生而何欢?死而和惧?现在我要带翠儿走了,回去以后还要奏请玉帝,请顺风耳、千里眼看看李素萍是否灰飞烟灭。”
我急忙道:“我还能见她吗?”
钟馗:“今世你们缘分已尽,将来你会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相伴一生。”
我急忙问:“她叫啥名?”
钟馗:“你已泄露过天机,自会受到惩罚,那不是老夫的职责,自会有人告诉你的。老夫去也!”
   我满脸泪水低低吟道:
   无尽相思无尽忧
   才下眉头上心头
   似真似幻心如麻
   魂牵梦绕何时休
  
   今世能否再相见
   故人频梦泪如泉
   苍天若念情痴痴
   再续前缘共缠绵
   良久,我仰望天空大声道:“为什么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雨越下越大,我却浑然不顾,任凭电闪雷鸣,任凭狂风暴雨。
我仰天长啸高声吟道:
   缘来缘去何时了
   心儿倍煎熬
   往事如昨涌心头
   前世今生多少恨重重
   翠儿素萍今安在
   相思如涛排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树上叶儿繁枝头
   ……
   十一、
   回到s市我又病了一场。
卫娟、张惠萍常来陪我。
我向她们讲了翠儿(李素萍)和荷花的事,她们听后感慨万千,一起陪着我落泪,并说我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子。
   一天下午卫娟拿着一张信纸对我道:“卫斯理,我听了邓丽君一首‘来电是有缘’的歌曲。我是边听边写得歌词,你看看我写得对不对?我接过来却看到信纸上面写着:
   当你走过我的面前
   你故意的瞄我一眼
   不知为什么
   心里突然来电
   有人形容说
   来电是有缘
   但愿这句话真的能应验
   好让我俩梦儿能实现
   有一个温馨的春天
   我看过说:“词写得对呀,咋啦?”
卫娟道:“卫斯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再想她,只能是烦恼多一重。我希望你尽快走出阴影,如果……如果你觉得我……我……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说那歌词,如果你觉得歌词好,我们……就……我们……唉!不是的。”
我惊讶道:“丫头,你想说啥?”
卫娟此时已满脸通红连连道:“没啥,没啥,我就是想说……你觉得要是……那个可以的话,就……我们……就。”
我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对你的感觉如何?我们能否做……那个朋友是吗?”
卫娟双手捂脸道:“羞死人啦。”说完就跑了。
卫娟走后我迷茫了,我疑惑道:“今天这俩丫头咋了?上午张惠萍来看我已表示喜欢我。下午卫娟又暗示我。”
我不由想起钟馗的话‘将来会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孩做我妻子。”
   难道会是她俩其中一个吗?又或者都不是?我想来想去头都大了。就随手拿起一瓶酒,倒入满满一杯一饮而尽。借着酒劲我高声吟道:
   房前一株牡丹
   池塘一枝水莲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哪个更娇
   哪个更艳
  
   心中有个恋人
   身外两个女孩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属于哪一个
   属于哪一个
   此时我脑海里又出现一个苍老的声音:“卫斯理,我乃西方情感之神,也就是你们认为的月下老人。由于你私自泄露天机,(指翠儿《李素萍》之事)特惩罚你今生今世,永远为情所困,心儿永远备受煎熬。”
我不服道:“为什么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为什么?为什么?天理何在?”
   那一夜;我满脸泪水
   那一夜;我身心疲惫
   那一夜;我柔肠百结
   那一夜;我痛彻心扉
   那一夜;我喝醉了
  
   .........
     卫娟或张慧萍会和卫斯理有缘吗?卫斯理会有缘再见翠儿(李素萍)吗?
请看续集《情为何物》


评分

1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8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卫哥送给我的节日礼物,谢谢哥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8 19:12
这是卫哥送给我的节日礼物,谢谢哥

这是《遥远的爱》续集。其实这个续集有五六部呢。丫头三八节快乐。
发表于 2018-3-8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短篇累人,呵呵,我最近写散文多
发表于 2018-3-8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发纸媒,就多投入了散文的写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8 19:39
写短篇累人,呵呵,我最近写散文多

我最近没灵感了。啥也写不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8 19:40
要发纸媒,就多投入了散文的写作

散文我不擅长。:lol
发表于 2018-3-8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辛苦了,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3-8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缘来缘去,缘去缘又来,把我头都搞大了,加分支持是必须滴。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兔白又白 发表于 2018-3-8 20:06
缘来缘去,缘去缘又来,把我头都搞大了,加分支持是必须滴。

这个是《遥远的爱》姊妹篇。后面还有续集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村夫 发表于 2018-3-8 20:02
拜读,老师辛苦了,加分支持!

谢谢河西村夫老师光临赏读拙作。远握。
发表于 2018-3-8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分支持卫哥佳作,问候卫哥
发表于 2018-3-8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的文章,可得细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3-8 21:09
加分支持卫哥佳作,问候卫哥

谢谢丫头一如既往支持老哥。
 楼主| 发表于 2018-3-8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3-8 21:09
这么长的文章,可得细品

以前写文大部分都是万字以上的。
《遥远的爱》《缘来缘去》《情为何物》《前世姻缘今世情》《你比我傻》《无言的结局》《只要爱过就会记得》这些姊妹篇是我一百多部(集)唯一用以卫斯理所谓爱情纠葛为主题写的爱情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1-2-28 11:01 , Processed in 0.07266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