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60|回复: 3

[转贴] 转帖:假如王家卫来写李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9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房昊日天


  1


  那年我第一次成婚,是为了登上长安的戏台,我经孟浩然介绍,入赘宰相府。


  我是商人之子,科举不开,如果我真的想要功名,宰相府里锦衣玉食,好得很。


  可惜我既想要功名,又想求自在,人之所以会不开心,往往是因为想要的东西得不到。


  而想要的太多,就注定我不开心。


  后来在某个年关将近的日子里,夫人去世,我被迫离开了长安。


  长安城张灯结彩,只有我孤身离开,拔剑四顾心茫然。


  过年的时候,我来到了山东。我本想隐居田野,找个平民姑娘,从此诗酒耕读,像陶渊明一样度此余生。


  那个年,我过得还算不错,我找到个相貌端正的姑娘,与她成婚。


  后来我才发现,那姑娘像所有碌碌世人一样,双眼蒙尘,只想着金银利禄。


  其实我未必没有发现,只是我不想一个人过年。


  可惜有时候你不想寂寞的活着,去找人相拥取暖,往往只会得到两人份的孤独。


  我在长安带来的金银花光后,屋子里就常年充斥着谩骂声。


  人之所以会愤怒,多半是源于自己的无能,夫人未必是不懂这个道理,只不过她不想让自己更难受。


  所以她假装不懂,指桑骂槐。


  日子没过多久,长安里传来皇帝的诏书,我便离开了她。离婚的时候我写了首诗,感慨单身的自由: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仰天大笑出门去,正是脱离苦海的心声。


  丹道士说得好,女人就是苦海,女人就是钢刀,比岁月还强,能催人老。


  我深以为然。


  我有个朋友叫杜甫,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朋友。他什么都在乎,什么都考虑,整日皱着眉,像个老头一样。


  我告诉他,你老的这么快,一定是因为有妻子。


  阿杜啊,该分就分。


  阿杜罕见的笑了,他说李太白,你这是还没碰到命定的人。


  那时候我不知道他的意思,只以为天高海阔,平日里携妓同游,便是世上最得意的生活。


  离开洛阳之后,我与杜甫高适一起去了东鲁。在那里,我又犯贱娶过一个姑娘,刚看到姑娘的时候,她正如清水出芙蓉,我还给她写了首诗。


  阿杜说,这就是动心了。


  我信了他的邪。


  这辈子,我只给姑娘写过那一首诗,想来是时间地点刚刚好,缘分有一刹那的恍惚。


  几年后,那姑娘命薄离世,我站在姑娘坟前,连写诗的冲动都没有生出。


  那一瞬间我有些慌张,我这辈子写过那么多诗,却没有几首,是给姑娘动情写过。


  高适说,其实这种事很多,一生很短,天下很大,你碰不到命定的人,遇不到心底的爱,蹉跎将就,也便如此了。


  只剩下功名利禄,江山权位,是亘古不变的。


  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碰到喜欢的姑娘,割舍一切也要去追,知道心底的功业,杀妻求将也在所不惜。


  那天我看到高适眼睛里的光,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功成名就。


  只是我没有想到,很多年以后,高适在乱军之中找到我,目光凛然寒彻,将枪尖指在了我的咽喉。


  2


  我的名字叫李白,埋葬妻子之后,我又开始周游天下。


  从西蜀出来之后,我仿佛没有停过,年少时以为西蜀是个牢笼,离开西蜀,就能天高海阔。


  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牢笼不在天地外,而在人心里。


  离开西蜀后,我去过长安,我见到贺知章,他年少成名,乃是浙江的第一个状元。


  但他蹉跎一生,还是只能在长安城里管管书籍,当太子的左膀右臂。


  我与贺知章喝到大醉,没钱付账,他还拿金龟换酒。


  我冲他笑着,说长安城大,失意的人就多,失意的人多,我的酒钱就多。


  贺知章瞪着眼睛,说为什么?


  我笑,说失意的人,往往会请我喝酒,他们以为与我一起醉里吟诗,就能忘掉一切。


  其实有些事,越想忘记的越清楚。


  贺知章大笑起来,说不错,不错,长安城里多的是人,要请你李太白喝酒!


  那些天我渐渐知道,长安是一座坟,里面住的都是失意的人。


  朝廷则是个巨大的戏台,登台的人扮小丑,不能脱身,台下的人一边大笑,一边争抢入戏。


  建功立业,须得弯腰低头。


  高适面无表情的告诉我,这是人世间最基本的道理,你想要什么,就得拿其他的来换。


  我不想换,于是我在天宝三年的春天,决定离开长安。


  那年我挥别功业,从此步入轻狂。


  离开长安之后,我来到了河南。有朋友送我,在梁园租下场地,都喝得酩酊大醉。


  恍惚间,我叼着笔,站在墙角撒尿,彼时恰有七分醉意,刚好够写成一首长诗。


  诗罢,我长笑一声,说“别了,长安”,扔掉笔,转身离开。


  正是在那宴席散后,我才去往洛阳,认识了杜甫,和游侠高适。


  高适还给我带来一个有趣的故事。


  那件事发生在我离开梁园后,有下人要去打扫我涂污的墙壁,彼时又有个很美的姑娘款款走来,让下人停住了手。


  下人很奇怪,问这姑娘想做什么,姑娘不答,反问他为什么要打扫这面墙呢。


  下人失笑,说墙面脏了呀。


  姑娘也笑,说有了这首诗,墙才干净,干净得明媚照人。


  下人:……这姑娘怕不是眼瞎。


  姑娘笑了笑,又掏一千两银子,要买下那面墙。


  下人满脸震惊,心想这姑娘怕不是个傻子吧!?


  姑娘不是傻子,姑娘是武则天时期,宰相宗楚客的孙女。家里几经起落,姑娘面不改色。


  高适说,那姑娘很美,如果她不是那么喜欢你的诗,我一定会去跟她喝一杯。


  我就哈哈大笑,说哪怕她喜欢我的诗,你依旧可以找她喝酒啊。


  高适慢慢摇头,目光垂下,自己缓缓喝下杯酒。


  他说我和你不是一样的人,我这一生只有一件事做。其他事不可能,那就不要去想,即便想了,也要让自己去忘。


  我知道,高适不相信自己会遇到命定的人。


  我撇撇嘴,说连试都不敢试,多无聊啊?


  高适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精彩的,也不是每个人都如你李太白,有心气一次次试。


  我戳了戳杜甫,说老高这是丧了。


  杜甫毫无反应,只是喝酒咋舌,说一千两银子呢!能修多少房子呀!


  我:……


  3


  埋葬我妻子那年,高适去当将军幕僚,杜甫在长安谋出路。


  我周游天下到河南,忽然想起之前饮酒题诗的梁园。


  那个姑娘千金买壁的故事,我仍旧不知是真是假,放马缓行,又故地重游了一番。


  故地重游,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首诗真的还留在墙上。


  我怔怔看着诗,不由一笑。


  “这首诗是不是写的很好?”


  有个声音在我耳旁响起,空灵,动人,如幽兰乍放,青雀出云。


  我回头,姑娘噙着笑,正落落大方看着我,目光里还有一丝孤高。


  这是我与宗姑娘第一次见面。


  从前我听人说过,世上所有的初遇,都是久别重逢。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


  我朝宗姑娘笑,说不错,这诗写的真好,写诗的人也好。


  那年我五十岁,见到了我命定之人。


  我带着宗姑娘去青楼,说我喜欢风尘里的姑娘,她们久在风尘,什么事都看得多了,会有种性命都置之度外的悲怆之气。


  宗姑娘淡淡笑着,说未必身在风尘,才有这等气节的。


  我大笑说好,看着姑娘谈笑间风轻云淡,忽然有了种作诗的冲动。


  那天我散尽千金,让青楼里的姑娘想干嘛就干嘛去,宗姑娘和我单独在阁楼,大笑饮酒。


  我对姑娘说,其实我就是李白。


  姑娘含笑点头,说如果不是李白,天下间还有谁会带心仪的姑娘去逛青楼呢?


  当时我还很奇怪,姑娘怎么知道我喜欢她呢?


  后来姑娘告诉我,其实每个姑娘对喜欢她的人都有察觉,藏,是藏不住的。


  那年,我在梁园与姑娘成了婚。


  张灯结彩,新春闹市,我拉着娘子的手,头一次有真切活着的感触。


  我们由一首诗相逢,神交五年,在越来越乱的世道里各有经历,蓦然回首,重逢旧地。


  从此我与这个世界不再疏离,娘子才是拉我下凡的仙。


  4


  成婚之后,还是会有朋友来信,约我到处去浪,请我援手帮忙。


  我就很无奈的看着娘子,说我是真的不想去,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很烦,大不了让他们死在路上,我才不要跟娘子分开。


  娘子就笑着推我,让我赶紧滚。


  那两年是我生命中最快活的时光,与朋友出游的时候,闲来无事就给娘子写三两首诗,回去一一念给她听,看她巧笑嫣然。


  在家的时候,与娘子谈诗论道,还能老而弥坚,有闺房之乐。


  有朋友问我,说李太白也有家室之累了?那李太白还能是谪仙人吗?入你相思门,知你相思苦,李太白也变成凡人了。


  我扬眉笑了笑,没反驳他。


  其实究竟是凡人更好,还是谪仙快意,都已经不重要了。


  几年之后,安禄山造反,天下大乱,我嘱托朋友去照顾我的儿女,自己则飞奔回梁园,来接我娘子。


  世恶道险,就是真的要死,也要跟我娘子死在一起。


  朋友:完了,李太白你渣男人设崩塌了。


  我哈哈一笑,揽着娘子没空理他。那年我和娘子从梁园出发,一路跑到庐州附近,百姓流离失所,盗匪四处频发。


  那把蒙尘许久的剑,在我手中又亮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娘子不知我剑术高明,有盗匪拦路,还挺身而出,落落大方,想散尽家财让盗匪放我们一条生路。


  盗匪不知天高地厚,竟看上了我娘子。


  娘子咬了咬唇,回头望我一眼,而彼时我正笑嘻嘻的喝酒。


  娘子:???


  我朗声一笑,酒壶向娘子一抛,长剑如大河之水天上来,又如兴酣落笔摇五岳。


  剑光一闪,剑已在咽喉。


  我李太白的剑,那无知盗匪的咽喉。


  娘子在身后眼睛睁得溜圆,小嘴大张,看得我颇为开怀。


  然后,然后我就被娘子跑过来,偷偷掐了好几把肉。娘子小声在我耳边嘟囔,说你有这种本事还不早说,白让我担心,白让我担心了!


  女人呐,无论一开始多么知书达理,到后来都是这样。


  我笑了笑,提起剑,跟娘子一起住定庐州。


  5


  从前我听人说过,这世上的快乐与悲伤是等同的,人不能笑得太大声,否则会吵醒住在隔壁的悲伤。


  那两年我与娘子羡煞旁人,又赶上有个王爷几次三番,恨不能亲自请我出山。


  时值天下大乱,我忍不住跃跃欲试,以为半生走来,终于时来运转。


  娘子劝我别去,世道不太平,王爷怕是想有所动作。


  其实娘子的眼光比我毒,可我还是去了,不仅为王爷知遇之恩,心底一番抱负,也想让娘子回到她儿时记忆中的样子。


  我李太白未必就没有宰相之才嘛。


  高适:你想多了。


  起用我的那个王爷,果然是想有所动作,可惜他的兵马实在太弱,我只能给他出主意,让他把江淮钱粮搬走,徐图大事。


  奈何行动太慢,高适领兵打来,一击即溃。


  那一年,对高适对我,都是难以忘怀的。


  高适的家乡被叛军屠了,最好的朋友王昌龄被奸人杀死,而他另一个好朋友,则是他需要讨伐的对象。


  与此同时,他还一路高升,成为领兵征战的节度使,有能力在乱世中建功立业。


  功业尽在手中,身后更无一人。


  当高适在乱军中看到我的时候,我内心里还想皮一下,跟他打个招呼,看我能不能溜掉。


  我还是忍住了。


  因为我知道,高适不会放我走的,我们的关系朝野皆知,我的名气这么大,在王爷军中溜走了,那他高适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


  我看到高适面沉如水,策马走来,撞飞两侧的士卒,双眸凛然寒彻。


  长枪一点,指在了我的咽喉。


  我没有出剑。


  战场上风声呼啸,那抹寒芒在我喉间点出一滴鲜血,落地,有时光破碎的声音。


  我说,高适之,恭喜你。


  我看到高适的眼底泛起波澜,那里面有他曾经乞讨,做杀手,过年之时独自窝在破庙里的往昔。


  这一枪刺下去,杀伐果断,令行禁止,或许就能成为统军名将。


  想得到什么,就必须拿其他东西来换。


  高适深吸口气,我朝他笑了笑,表示理解,说你杀了我后,给我娘子带句话,是我对不起她,如果有来生,一定让她好好拧住我耳朵,哪里都不走。


  砰!


  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高适拿成为一代名将可能性,换了我李太白的性命。


  他敲晕我,扔进了大牢。


  高适说,我不杀你,也能成为名将,你救过郭子仪,我不想因为你得罪了他。


  我哈哈大笑,说高适你人设崩塌了,傲娇得很。


  高适没有理我,很多年以后,还是杜甫回信告诉我,当年高适不杀我,是我在死前提到了娘子。


  高适说,年关近了,我只是不想以后看她一个人过年。


  我:……


  6


  那年我在牢里,四处写诗请人救我,我猜娘子一定急死了,等我出去定然要给娘子写七八十首诗,好生请罪。


  好在我的朋友多,娘子身为宰相女儿,路子也广。


  散尽家财后,我终于出狱了。


  那年我被判流放夜郎,从牢里走出来的时候,背后是张灯结彩的城池,又是一年辞旧日,像极了当初我离开长安的夜晚。


  只是月光当头洒下,我还能挂着笑,丝毫没有那时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孤寂。


  因为我知道,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个姑娘与我一起共度年关。


  城外古道旁,十里长亭边,姑娘正站在那里,含笑望来。


  可惜,有时候你心底的那个人出现在眼前,往往会与想象多了点差距。


  比如此时的娘子。


  近了,我才看出娘子脸上哪是笑啊,满脸杀气,伸手就要揪我耳朵!


  这还是那个凡事都风轻云淡的宗姑娘吗?


  不是啊!


  我李太白不要面子的吗!


  等等,那我这还是那个风流狂客的谪仙人吗,好像也不是了。


  砰!


  背后一声巨响,城池里锣鼓齐鸣,娘子吓了一跳,我赶忙捂住她的耳朵,她回眸怒视的,正巧撞上我无辜的眼神。


  须臾,不约而同的失声大笑。


  城中歌舞开场,城外新春已到。


  

发表于 2018-4-12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歌舞在闹,只是春花开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yugongjin 发表于 2018-4-12 18:19
歌舞在闹,只是春花开了,问好

是不是觉得很多人都能写如此行文呀

点评

看完了,挺好的,我就写不出来,呵呵  发表于 2018-4-15 08: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1 15:32 , Processed in 0.110077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