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8|回复: 2

[原创] 中篇小说:九曲洞之六(尾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篇


           天花雨临近洞口,就眉飞色舞地说:你现在相信猫能挞死了吧?……相信你要挞死了!她见你口气不对,就朝洞外认真、仔细、用心地看了几遍,终于脸色大变。你,就像一个九十九点九九九岁而且病入膏肓的老人,靠着壁根瘫下来,癞蛤蟆一样哺了一口气。

          你平时看着电影里的崇山峻岭,总嫌浮山太小太低太庸常太冇劲,现在却只恨浮山咋啊不是一堆火粪土,更恨自己没生在天花雨家里,要不早去哪个仙山学会绝顶轻功了……平时到处都是石头绊脚,眼下的悬崖却是那般的光头滑鼻,就算把天花雨她妈的送给金鸡洞的洞神当小妾,都别想生出几根可以攀援的草苗了。虽然涯高只有两三丈,但涯下既非水库又非草坪,和万丈有何分别?

          大概是悬崖她爱姐的早就想到有人要跳涯,只怕鬼看了都不过意,便在涯脚跟生了一条哄鬼的横排小路。 尽管那小路通向仙人桥,桥洞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天然棋盘石,神仙都在那下过棋——一场棋下过之后,天地间都曾物是人非——可你现在不是考虑要怎样和神仙下棋的时候。那涯脚跟的小路宽不过三尺,还有一尺凹进悬涯之中。三尺之外又有一道深坎,坎边上长着一棵不算太小的松树。可那不算太小的松树偏偏把头肩和腰背都勾向坎下,根本不考虑要是斜靠悬崖往上长,有朝一日让你们经过,她便一救两命胜造十四级浮屠。也或许她早就考虑过把头伸向金鸡洞,便会有许多怪物到她头上爬来爬去甚至做窠,她即便修成神树,却不能和在她头上的松鼠鸟蛇一样飞来跳去,乃块来的开心呢?……你悲叹“天无绝人之路”全是他爱姐的鬼话,你虚龄十二岁,好不容易从死屄一样的洞中爬出,刚换了一口新鲜空气就到尽头了,除非孙大圣前来救驾……你想着传说中的那只猫,挞下去之后,怎样把骨头从体内戳出来,又怎样从骨头上向外滴血,你就是那只猫?从你内心的空洞口向外一遍一遍跳着,一遍一遍粉身碎骨,糊血浪腥。

       天花雨脸色大变之后,又撒泼耍赖:当初应该想到的,你咋啊冇想到,你咋啊乃么笨哉?要是带个布带和绳子,不就照了。

         不就你爱姐的一天天急着要钻洞。你晓得猫都能挞死,不晓得人会飞?

         我港(讲)的是故事嘛,乃个把故事当真哉?

         这一哈子,我们成故事了。

         你们就那么地赖着洞口,眯着快要下山的太阳。她说:我昨晚是梦见自己死在浮山夕照之中了。

      别港(讲)乃不吉利的,把喝奶的力气都拿来想办法。

      乃你快想呀!她凸眼咬牙又跺脚地说。

      还跟我狠,你狠,你跳下去,我叫你三声爱姐,而后天天给你烧香。

      我不狠了,我一点都不狠了,我盖后都不狠了,你拿个主意吧。世上只有男人好,男人肚里能撑船。她竭尽讨好地从你肚皮摸到你胸口,又从你胸口摸到你肚皮,本来似还想就势摸一下你那掩藏在下面的小弟弟,只是气势虽到,手却改了方向。

       你吸着鼻子苦着脸,慢慢等着肚子里冒出一条船。

       反正就这么回事了,我大不了陪你一起死吧。她等了一会,没见你有主意,又撒泼了。

       你一家陪我死,我都不开心了。你更火了。

       你呲牙咧嘴倒身于洞口……天花雨咬着指甲看着你破了的裤子破了的膝盖,你望着天上的白云漂过了好多,肚子里还是空空如也。太阳在云层中往外跳了一个又一个,没给你任何启示就要准备下山了,你也癞癞姑一样撑起上身向洞外喊了几声没人应。你隔一会再喊,终于喊动了一个正在锄草的农民。那农民朝你看了一眼,就把锄头扛在肩上拔腿飞跑。估计你不喊他还锄草,你喊他就把你当成鬼了。把你当鬼,证明他脑子不好,把你当人,就是丧尽天良了啊!但这样的农民,每个村庄都有,看起来却比一般农民更农民。那些可能也经历过农村却一直家势优越无人敢欺然后越来越冠冕堂皇的人们很难觉出越是农民相的农民往往越是歹毒,或客气地说,他们因为不聪明便更喜欢任性胡来,因为人性没被调教和显现,便更多地发挥兽性。一个身在同一村庄里的人,只有把他们搞得痛到心坎,他们才会怕你也就敬你……你家大爷也是看起来不晓多老实,可他就是见到人家的儿子落水便赶紧溜了。他巴不得人家死儿子,只要自己没有亲手呛死人家儿子便问心无愧。后来他自己的儿子也落水死了,他还记恨人家可能对他的儿子施了毒咒或干脆动了手……你望着那个跑远了的农民,差点把眼珠子暴出来,想着长大了,一定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要不就把他家女儿拿来做老婆,做不好老婆就杀着吃,吃不及就放缸里腌着,或扔到外面喂狗……这样想了一番,也便阿Q 般解气得胜地笑了,远多比《红楼梦》中的折扇子作千金一笑的笑值钱多了。

          但你必须凝神在跳与不跳的问题上。要是硬跳,不死肯定能活,死了肯定不能活;如果半活不死,那还不如死,也就不如不跳;不跳就等明天后天被人发现——可是,你们的肚子早已饿了;如果先跳的人死了,后跳的落在先跳的人身上,十有八九能活;要是天花雨先跳,未必能准确落在小路上;要是你先跳,反正膝盖差不多碎了不怕更碎一些,她却未必能准确落到你身上;如果跳还要讲究方法,就必须将身体跟趴面虎(壁虎)一号地贴着石壁滑下去,只怕离开洞口,就会身不由己。

          你重新审视天花雨,才发现她的辫子都已散了,军帽也不晓丢哪旮里去了;她的军装在胸口破了一个洞,看得见一只小小的被擦得通红而且破了皮还流有血迹的奶子;她的裤子也开了一个大口子,看得见大腿上的白肉青筋。她的整个人就像刚从土里挖出来的,散发着只在深山老洞之中才会有的土腥气,加之浑身透湿,形同泥猪疥狗。当然,你除了洗过脸,别的状况更差,停止运动之后,想颤筋都十分难了。

       可想好了哉?

       什么主意都定不下来。

       你平时不是脑子转得很快么?

       我是转得太快,卡壳了,等着该转的时候再转吧。

       乃就除死无大灾了。

       你就盯着她,想着不知是把她一口咬死好还是一口吃了好。

       要是真没法子,我又港(讲)过,把洞钻穿了,就做你老婆,现在就做吧。

       你在想,老虎饿了会吃人,我饿了干嘛不吃人?

       反正衣服又湿又邋遢,你帮我脱了吧。

       你在想,我要是把她吃了,她家父母会不会也把我吃了?却见她把自己脱了,露出满是湿泥脏土的胴体以及那一小块隐秘之地。你就看着她那一块,一阵激动,肚子更饿腿更痛。

      你没看过你爸妈怎么做的盖?

      我是看过他们一上一下一动一动的,不晓可是干乃事,也不晓到底怎么干。

      你不便动弹,还是她凑过来。你想你应该亲嘴却怕那嘴有怪味,搞不好还有鼻涕虫的病毒,除了亲嘴又没一块好亲的地方 。就轻轻伸出舌头,蛇一样戳戳她的唇缝,舌头便被她吸进去了。她同时一腿跪上你受伤的膝盖。你抢忙将她推开,同时拨出舌头,不光因为痛,也因她身上真的有着许多怪味。那些怪味是鼻涕虫以及免屎鬼尿混合而成的,太让人反肠倒胃了,真难为她怎没闻到你身上的怪味。接着,她又抓了你的小弟,也对准了她的小妹,可惜,那小弟还太小太嫩也太累。

       只要进去了,我就是你老婆了!

       可你就是进不去。

       你愁眉苦脸,终于躺地不动……千万别结婚了,一生都别结婚了,七仙女都不要了。只怕结婚比跳涯更难,还一点不好耍。得省点力气,要活命啊!想着,就开始流泪了。

       天花雨也挨着你哭,把鼻涕也抹到了你受伤的膝盖上。

       你第一次感觉着,女人真可恶,天花雨更不能要。想着,就再一把将她推开:天无绝人之路,我们爬回去吧!

       一天都过去了,我乃块还有力气爬哟!

       要不我们再喊人吧。

         于是,你喊几声,她喊几声,你又喊几声,她又喊几声。还是无人应。

         只有爬回去了。

         就怕爬到半路爬不动,还有那一窠蜂子,还有蛇。

         冇蛇。

         有,是鸡冠蛇,我晓得你怕我害怕就冇做声,你真是好人!

          你又把嫌恶化成喜爱地摸了她的头,她就将头贴在你胸口。

       有法子了。你突然一声大叫。

       她两眼放出惊喜。

       把衣服结起来,先把你吊下去,你家去叫人救我。

       我咋啊没想到,早该想到了是吧?看来女伢一到关键就比不上男伢,难怪都要嫁给男伢。

        只要今天活着家去,你而后做不做我老婆,都不怪你。

        我一定做你老婆。

        你们再次拉了勾,盖了印,吐了口水。

        你们先把衣服连在一起,再接上裤带。幸亏你家穷,裤带都是布做的,比较长也好结。你把结好的衣服,伸到洞外一看——只能放屁当铳响。你们再把裤子撕开,把褂子也撕开,再结起来放到洞外——还是放屁当铳响。你们又用碎石片把裤腿割为两股,把褂子也撕成几份,看看好像行了,试试还不行。你把短裤也撕开了,天花雨也要撕。你说:你女伢就算了。

          就凭你们那鸡巴长的个头,鸡巴长的衣服,再怎么结,也只能放屁当铳响。 衣服撕完了,人又下不去,相看两不悦,难怪金鸡洞。

          洞中还有藤根呢。你想到了,就叫天花雨去找。天花雨就把小屁股跑得直扭的,很快折来两根两三米长的藤根,乐得脸红耳赤、口水直淋。这样,将藤根和衣服加在一起,就算没到地面,也不会把人摔死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你就说:你先下去吧,千万记住,别往下看。天花雨是只管望着你:要么你先下。……你在上面拉不住我。我家穷,要死也就一条狗吧。你要摔死,就怪你乃个上帝冇长眼了。……你说不定是个大作家呢。……就我这听鬼话上鬼当的二百五,当作家也是蛤作家,冇港(讲)头了。

       你就将布带往天花雨手腕上扎,也在自己手腕手心绕了两道。她还抱着你亲了一口,把你的冷鼻涕都嗍了下去怕也没觉不好,只管身子跟抖虱子一号的——那情景就像电影上的生离死别。她又对你大放悲声,等她哭散了劲,你就帮她背心朝外放出洞口,再叮嘱一声:我要放了啊,你别怕!她又哇的一声,但也马上打住,你就看着她一寸寸离开了洞口。由于布带已到尽头,她向下一看,大叫:还老高的,快拉我上来!你狠着心:我膝盖痛得冇劲了,你不下也得下了,把稳点啊!她再叫,你就松了手,她就“呼”的一声落到实地,却两手在空中两脚在地上乱舞了几下,就仰身于三尺小路外的深坎之下,发出一声惨叫。

       你喊她没回声,再喊也没回声……这可糟了,她可能把头跟西瓜一样摔成一包渣了,如果那样,你也别想活了!……你努力不要胡思乱想,坚决不打算接受她会摔死的事实,只等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她好长时间没动静却是真的。你不得不想跳下去,哪怕把腿摔断,爬也能爬到她身边,把她咬醒。但你只能喊着她,相信把她喊醒了,她就是爬也能爬回家。她会爬的,她只要爬回家,你就可以像个受伤的小红军躺在担架上,被送到白求恩那儿了。

          你喊了半个多小时,除了把风喊得更往洞里吹,别无其他效果。你为你无力再喊太阳又已落山开始大面积泪流,比死了亲娘还要凄惨。你不断擤鼻涕抹眼泪,把手上的沙土也抹在了眼里。你把眼睛揉了几下就再也不能睁开,睁开也只能流泪,幸亏还有一只是好的……想想就算天花雨回家了,她是你老婆,她父母可不是你老婆,她父母见到宝贝女儿披头散发光着肚皮一身脏土,肯定迁怒于你。以她父亲的身份,就算一手掐死你也不会有人将他定罪。你家穷得都不能算人,以至浮山都有一句经典名言——看到那房子比人家茅坑还不如的就是那六根不净的家……还有谁为你喊冤?天花雨的父母和你们虽是近邻,却从未进过你家的门,你们母子想请他们做客,都是一种罪过。你还想到,尽管天花雨是个惯宝宝,回家也一定挨打的,一挨打可能就顾不到你了。她曾因把学分58改为88,就被她妈关起门来差点打死,是她父亲敲碎窗玻璃才把她救在了怀里。你爱姐不管你成绩如何,只要你放学回家拣猪粪捞狗屎打猪菜捡柴禾。你虽不太孬却有点犟,学习也总是牛头不对马嘴。上语文课,你在底下哼小调;上数学课,你在底下练书法;上写字课,你在底下看画书,好像你上学就是被注定了要和谁进行消极抵抗的实验,以至哪一门都不及格。你,就在这个金鸡洞,赶紧悔恨交加吧,你已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再过一哈子,就怕想悔恨也没地悔恨了!

          真是冷得很了,太阳下了山,山林也就像被抛在野外并且挨饿受冻的孤儿一样闷声不响,这洞口却越来越像一只兴风作怪的大风箱,你的肚子里也有点呼呼的了……再过一哈子,你会拉肚子,也会发烧的。如果天花雨没回家,明天天亮,可能会有人上山的。明天没人上山也可以等到后天,就算冻僵了,也会有人将你叫醒。人家从下面上不来,还能从洞顶下来。你都听港(讲)了,一个人要是七天七夜不喝一口水才会死去。那么,活下来的把握是有的,毕竟夏秋之季不会下雪。要是死在洞里,就算命中注定;要是不死,将来必有大福,故事中的英雄都是这个命。要是有蚊子,就让他咬吧。但万一有一条蛇两条蛇,等你睡着了,把你的脖子围起来,就是不咬也会把你勒死,至于那鸡冠蛇就有可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地把你的眼珠当蛇梅啄去了……你一番热血上头,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便准备和老虎博斗一般地怒吼一声:我操——你个——亲爱姐!就起身向洞中一拐一拐地跑去。

        这一路,你是心急如火,但还不断背诵毛主席诗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想着你若有幸参加红军,假如不死说不定也能当将军,因为你已显示出天下人少有的只在万般无奈之下才能发挥的超智,要是让你饿着肚子带着重伤,哪怕是在学校,怕也要让人背着回家的。你这一路,身上每一部位都被撞过,但却比来时少用了两个小时,出洞时,还把一对正在搞鬼的和尚与尼姑,吓得獍唏鬼叫。

       后来得知,天花雨是大约一小时后醒过来的,她说她要不是心中一直念着你,就醒不来了。她拼命喊你,你一无回声,也不见人影。她没进家门就喊着要她爸去救你,也是带着坏心眼地生怕她没先喊就会先挨打。她爸没有通知你母亲,马上叫了六七个男子汉,带着马灯和手电,也备了两部长竹梯。他们怕两部竹梯不够长也太陡,又在洞顶上连了一根绳子。他们爬进了金鸡洞,左喊右喊没人应,没找着你的人,却见到了你的血迹,便以为你被蟒蛇或是什么野兽拖到里面吃掉了。他们还说,这一家难道真的不发人,就一个独萝卜根也保不住?

       那一夜,你回到家,已是十点多。你没有回答母亲的任何问话,就无语僵尸般倒在床上发烧抽筋,梦见你或你的魂在大哭,泪水就像是要冲垮浮山的特级暴雨。暴雨变成洪水从九曲洞涌过来,因为感觉着天花雨还在洞中,你便在金鸡洞口急成了一只蚂蚁,再从蚂蚁急成了一只巨大的老虎,虽是向上向下向左向右,缩了再冲,冲了再缩,吼了又吼,吼声如雷,撕天裂地,却也百无一用。金鸡洞口就像一架巨型抽水机的出水口。你想等着洞外成了海洋,再试图游水上山,只怕一眨眼,洞口又会变成巨型抽水机的入口,天花雨可能就在洞中永无出头之日了!你也看见一只老虎奋力游向金鸡洞,你不敢相信那老虎是要救你,便让她精疲力尽地被冲向大海。你在海中变成那只老虎,虽是波涌滔天,也不断地跃起,总被巨浪或什么蛇一样的妖物缠住。你哭叫,身为老虎干嘛不呆在山上?老虎不便总在水中呼叫,就在心里无止境地祈祷着——彼岸从林……

          那一夜,她躺在妈妈怀里,也是发烧抽筋,做着恶梦。她梦见你把她推下悬崖;梦见她把你呛死在洞中的水库;梦见鬼魂缠身;梦见老虎、鸡冠蛇、鼻涕虫对她穷追不舍。老虎和蛇一边追她还一边互相撕咬。她一个人急中生智,又躲进洞里哭得双目失明。

          你那个木纳可怜的母亲,第二天上午才被人告之此事,还晓得弄了几个鸡蛋去看天花雨,还晓得说天花雨真漂亮,而后恐怕要当皇后,居然把天花雨和她妈逗出了笑脸。天花雨平生第一次拉着你母亲的手,叫了一声大娘,就依偎在你母亲的怀里。你母亲告诉你:她一下子从一个小燎货,变得不晓得有多乖巧可怜……(6754)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1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发文,辛苦啦!
送上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7-11 06:31
深夜发文,辛苦啦!
送上祝福。

前夜通宵失眠,昨日是担心要脑溢血呢,还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1 21:22 , Processed in 0.123126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