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2|回复: 20

[原创非首发] 明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喻芷楚 于 2018-7-13 18:34 编辑
  时近子夜,在灯下电脑前闲敲苏轼诗词的明顔,感觉手累脖子酸就起身离开走出书房,先给同学聚会还没有回家的丈夫金城打了一个电话,回说已经在回家的途中且告诉她先睡不用等他。

  她嗯声放下电话步上阳台,伸了几个懒腰,又做了几个瑜伽动作,眼睛瞅着夜空明晃晃的月亮,半圆多点,该是四月初几,她记不起具体数字,反正是快端午,时间真是快。

  再又伸过几个懒腰,她随意坐进藤椅里,闭目养神,两耳虫鸣蛙噪的,茉莉花和金银花的混合香味浓郁袭入鼻翼钻入肺腹,她深吸一口气,五蕴舒爽。

  不由她打开眼睛,瞅眼茶几案前栏杆边两棵桂花夹着的一株茉莉花,这株茉莉跟她有十多年历史,一尺高多一点,冠帽也不过一尺多一点,叶翠枝老花碎,普通平常,年复一年,她看着摘下一朵茉莉,一面放鼻下闻一面起身穿过客厅到入户花园,仰眼一帘倾瀑而下的金银花和夜来香的花藤,花藤里夹着一株攀藤的茉莉,她把头伸出花藤的空处往外瞧,邻居家的电灯光照的它们分明,一丛丛一朵朵。

  她得意,十分欣赏自己对植物的热爱,为她枯燥乏味的生活甚至于生命增添了不少人生乐趣,今夜明月清风,尽享人间四月天的花香,生命的境界不过如此而已吧,而丈夫金城的应酬工作又为他们夫妻的私人空间提供了便利,他们在一个互不干扰的空间完成他们一些他们的私人爱好,比如读书写字。

  她刚才读了什么?写了什么?她回到阳台藤椅上微笑地又抬头,仰望对着她的明月,苏轼这个男人就大腹翩翩出现在她一棵树下举着杯,可是苏轼那个不合适宜的翩翩大腹如何这般象她的那个一样有一肚不适宜的金城先生?

  她在两影交错中想起五一前那个周末,他们在珠海荷包岛的种种。

  五一前一个周末,是他们为错开五一出游高峰选择的出游计划。明顔金城夫妇与金城的两个朋友:松与涛及松妻松子涛子,一行七人。

  荷包岛在以前是座军事小岛,废弃没用后一直荒着,至今也没怎么开发,从抵达小岛的车站大树湾地球仪台上往下俯瞰,人烟稀少,屋舍不过几处矮楼,除此便是起伏的海面,弯曲的白色沙滩,并青山,青山为云雾遮蔽半座山,海外有仙山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情形,明颜内心闪过这个念头。

  到下山时,从总有六十度的陡坡下去,陡坡两边密树枝杈并雚木野草让坡道路显得幽深,结合刚才俯视小岛海湾全貌的镜头,在明颜眼前第一时间闪过的是幅她少年时读过的一篇案件小说:一个所谓的美术系才子带着他的女朋友在一座荒村孤舍画画,才子因与女朋友发生争执将女朋友杀死埋藏荒山,多年以后……她见着这样一个荒岛,适合甜蜜不被打搅也适合作案不是吗,她想着不免俏皮的笑向丈夫金城说。

  金城瞪眼她:“只你爱瞎想,叫你少看那些东西不听。”

  她嘿嘿地笑。

  生活是用来过的也是用来回忆的。

  苏轼被贬黄州曾写下这样四句诗: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明颜金城夫妇二十年,年年是如何的呢?也许只有明颜的诗句可以微道二三,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金城会想让明颜快乐,带她到他所能触及到的地方,将她放于主角位置,演绎爱情的极致。

  他们一行七人在上午十一点半抵达小岛,从办理住宿放行李到餐后大约是两个半小时,也就是他们在中午一点半的样子从餐馆出来,没有作休息,直接开始他们的活动,举步西行。

  离餐馆不远的西面有几排小木屋供游人度假住宿的,从小木屋走过下到沙滩上,沙石细腻,海水蔚蓝,一眼望不到头,海水起伏拍打岸滩的声音极为动人,明颜驻步听,两个孩子则爬在沙滩上寻找沙孔里面的东西,金城和松举起手机拍摄海景,涛瞭望四周几眼陪儿子挖沙孔,涛子七八岁模样,是个小肥仔,松子十二三,样子清瘦,个子和他的父亲差不多,一米六五的样,松妻看着儿子一直保持欢喜的笑容,松妻瘦挑高个且清秀是个非常静雅的女人。

  明颜听了一会的涛声,金城过来给她拍照,明颜着条休闲紧身裤,一件蓝底碎红花的窄身上衣,看去人瘦小,当然她本身就是瘦小,站在金城身旁只到他肩膀下,金城几乎可以包裹下她。

  他们不免流俗的在海滩涂留下笑声,留下身影,海量拍照。

  面对大海背对青山,明颜笑,在海的面前人类着实不起眼,丢进去不过一粒尘沙而已,然在海与山间人类充当什么角色?她回望眼背后的青山,在海与山的对峙中,是否仅仅因为地壳运动,抑或是上天创造出来为警示人类对自身能量的认知?

  人类在海与山面前可以骄傲吗?

  明颜不知道,她只知道在大海面前惭愧后快到蝴蝶谷,他们一群人仰望山体,云雾缥缈不见峰顶,一群白鹭飞过山脚栖息树顶。

  松问金城我们要上去吗?

  金城双手叉腰,抬眼山体说看去确实有些高,可是我们来是为什么呢,如果不上,在沙滩上走走也太没意思。

  那是爬了,松笑。

  当然爬。涛附声,看看我儿子能量,别看他小肥仔身形。

  涛语笑坏众人,齐看他们父子同形模样,松子笑揽涛子脖颈就向蝴蝶谷去。

  但在蝴蝶谷入口处被叫住,因为在爬山之前的前奏拍照工作依然故我的没有免。

  拍照是件喜悦的事,出游不拍照哪有朋友圈的热闹分享?我到了也是你到了,许多地方没有必要自己亲自到,明颜常这样自嘲的笑,何况不是为朋友圈,也为若干年后的回忆,啊,那时我还是年轻的,仍是漂亮英俊的。

  风景心情俱佳前,让一群游人将好心情推向更高一个层面,大步向蝴蝶谷去。蝴蝶谷只有一条小道,起始一段引路以细沙铺陈,路面也窄不过半米宽,走起来十分吃力,离开沙石子路进入山中,树林茂密,遮蔽天日,阴湿气极重,厚厚的败叶积陈因为在雨后更见年久日深。

  明颜深叹山的蕴藏能量又岂是她所能懂的?满眼青苔滑石巉岩,流水潺潺声入耳,她傻立一会,想看看纵深的山谷里面,想看看是不是真有蝴蝶,竟以蝴蝶谷相称,只这时丈夫金城几个就不见人影,却能听见他们说俏皮话,原来古人的诗句从来不是随便写的,是有生活依据的。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明颜和陪她在一起的松妻相视笑,男人做什么都急,来只管一个动作,也不知道停下来欣赏下风景,看下茂密的山里面有什么。

  明颜继续立在一堆乱石间,举头望,难见天空,林间能见度好象夏日黄昏,明颜从地面枝叶湿度、山石青苔她难以想像太阳的穿透力是否有那么好,只从那斑驳间的漏光处渗透一点余光得些热量真的是不简单,那些羊齿植物滋生的力量无不使她佩服惊叹。

  她叹声抬步,松妻望见她脚下伴着块大石叫小心,她傻笑下,扶着面前的大石爬过去,山路斗转曲回,没有栈道,完全顺势而攀,可入脚处甚为狭窄,原始是这里唯一两个字,可这正是他们喜欢的,不加雕刻的美才是美。

  松妻到底在一侧扶着明颜,因为她年前才做过一个大手术仍在恢复期。而明颜对身体的顽蛮也是可见的,她笑着谢过松妻,对山的征服欲胜过所有。

  没有拾级而上的台阶,走起来让总让明颜和松妻想起过去幼年,她们且行且说她们彼此幼年的故事,别是兴奋倒不觉得累,就是累了她们也是笑。

  爬过一段路程。明颜笑对松妻说:“说是蝴蝶谷可我们也没见几只,偶见几只也是平常品种。”

  “也许是因为雨后吧,昨天才下过一场雨。”松妻说:“我真担心今天不晴呢,还好,挺幸运,多云天,适合运动。”

  她嗯声又是笑,瞥眼右边垂到面前的老藤一把抓过用力一甩,好像荡秋千似的又是站那不动,只是玩老藤,不想她的先生金城回头下山看她,看眼她手上正抓着的老藤,待她甩出,亦不说话只一手伸来牵过她,她就跟着上去了,仍笑说这是她看见最迷茫的座山,没有方向感,也失去了距离感,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金城不附任何感情色彩的面容看眼她说:“不曾走过的路总觉得漫长,遥遥无期,这是定律。”

  她嗯声,但仍坚持这座山更特别些,她觉得这座山更富诡异与蛊惑,从山体中寻找柔情几乎不可,她坚信征服与感召四个字正契合她此时心灵的高傲,她不惧病体与自然,将山势视为一个小小的逗引,实际山是寂寞的,它需要她的来访,需要她从它身体上跨越,鸟千篇一律的鸣啁,海浪千年不变的咆哮,鼓浪,拍岸,不足让它虔诚信仰。

  金城牵着明颜到了松他们休息地,明颜看两孩子,盛赞他们是棒小子,涛笑:“他们两个肯定没问题,我们在担心你呢。”

  她莞尔笑说自己也很好,只是走的漫些。说完与松妻也各找了一块可坐的山石休息下来,这里地势稍开阔,林叶也不见那么张扬覆盖,有一片空处可以看到外面山峰,可也只是四个字云雾缥缈,有风吹入,备觉凉爽。

  明颜坐下打开太空瓶喝几口开水,谁知道这时金城和松涛两个开玩笑说:“走了这一个多小时我们也不知道在哪,不如回头,谁背我下山?一千。”

  松跟着笑:“我出两千。”

  金城:“我三千。”

  “三千也没有人能背你。”涛指他的大腹和块头说。

  于是又是阵快乐的笑声,金城摸摸自己的大肚笑:“几年积攒不容易,今天要丢下几斤给这蝴蝶谷了。”

  惹得众人又是忍俊不禁的笑,松说:“你还舍不得。”

  “有点,有点,毕竟老婆辛苦饲养我。”金城话没说完,明颜含着一口开水扑哧声笑喷出去。

  快意的笑在山谷间,每个人无论是从身心还是体力上都得到能量补充,继续启程。

  一刻明颜照例纳后,身边景观也依旧照例是枯枝败叶,草木苍翠,藤萝乱缠,树干曲卧,苍苔滑石在脚下,一程不变,然这并不妨碍明颜的思绪,在明颜眼里生命本无过多的传奇,唯苍苔足以诗句化,何况有草木的枯荣,山溪乱石的清冷。

  人要求不要太多,莫言曾言:人有一朵云彩绕你就好。

  明颜也深信生活欢快的光辉来源于内心的满足。

  所以她与松妻不管男人们去到哪了,她们只按着她们自己的节奏在山中行走,说着她们家长里短或者一些小故事,想来这也是对为登山而登山人的劝喻,不要错过沿途风景,风景总在沿途中,不要把自己时刻放在严肃的位置,即便登山也是可以用逍遥两个字的。

  “到了,山顶到了。”忽然一声大呼,声音明显是金城的,明颜和松妻相视莞尔,脚下加快步子,没出五分钟,一个身影冲过来了,明颜又是笑:“你下来做什么,听见了,几步远。”

  冲过来的金城笑:“你不知道山上什么情形,快来看。”

  松妻实在想笑他们夫妻,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金城抓住明颜顼走一面问:“还行吗,还有好远的路,几座山头。我们站在山顶向下面观察又向前勘探了一下路况,计算了一下路程,沙滩上是平路,没几里地,山顶上全是上上下下的坡地,山头迂回,现在是三点多,下面路程恐怕不会少于登山的路程。”

  “那怎样,难道还可能走回头路?”她回头望了下爬过来的山下说:“小平同志说不走回头路。”

  金城笑,这是他常对她说的口头禅,今天她拿来说他,别是让他笑。

  爬上山顶刹那开阔眼界,人瞬间从原始步入现代文明,眼睛也为之一亮,在昏暗的林间各种混杂的味道一下子远去,山顶夹在两峰间,杂草及低矮雚木丛生。

  从密林里出来明颜一眼望见松与涛相坐地上,说话聊天,涛看见她笑:“你还可以,真是担心。”

  她也觉得自己不错,给自己一个赞,向涛笑了一下,涛是丈夫金城二十多年的朋友,并不需要客套。

  金城找了一处示意她坐下,她坐下喘气,汗流浃背的真是有些累。

  她喘气了一会打开太空瓶喝开水,松与涛金城又开始说笑话,松说应该在这里建一座太清观修些亭台楼阁他们就是神仙了,看这些云雾缭绕,雾气云蒸的,他们裹在白雾里不是仙人是什么?

  “我是张真人,你是松真人,你是涛真人。”金城笑对松、涛二人说。

  “你的确是张真人,和张真人一个姓,你是他一百代孙。”松说的一片笑声起,两个孩子也笑了。

  明颜喝过开水盖好杯有空看周围环境,众生相不起眼的杂草没什么,唯一让眼帘深叹的就是一片白茫茫迅速移动的云雾,他们确实在雾境中,他们上山前在山下面往上看时半截山为云雾缭绕现在这刻有谁知道他们正处山顶雾霭间?

  所以松说的对,仙境不过如此,她想,人们对仙境的最高臆想境界就是亭台楼阁隐约视觉系统,松描绘了他们所想像的意境,他们是意境的主人,真的好惬意。

  一阵闲聊闲侃后松率先站起身对金城说:“张真人给你照张张真人照,宣告天下。”

  金城配合的站起,配合的给了一个抱胸动作,松照完,明颜急站起身叫金城别走,她来给他照张,让他双手叉腰,金城依言,刚照完,松转身过来说:“我给你们两个照个合影,征服山的感觉应该是不一样的兴奋。”

  夫妻表示赞同,亲密无间的来了一个合影,接着金城又为明颜照,手机镜头不停地响着,可惜小岛信号时有时无,无法数据传递,否则他们的朋友圈会迅速被他们兴奋的图片塞满,信息时代就是好,再不用过去几年几月收到一封信,来句聊寄一枝春,人们可以快速知道彼此状况,哪怕千里也如比邻对面。

  松从东面山崖边过来让金城明颜过去,说给他们拍照无敌海景,明颜扶着金城过去,俯瞰山下大海渺渺,声浪澎湃,原来山就是这样日夜临对海的,山只有静默,海却是不甘于平静,有时常制造惊骇的激情,因而山会不会笑海是个浪子,喜欢表现呢?可是海也许会深怨山不懂他的心,他是如此仰慕她,日夜唱着情歌她听。

  或许吧,明颜不及顾想他们不懂彼此心的悲剧,只专注拍照的表情。

  一阵啪啪声后,金城打开相册来看刚才拍的相片,看到自己几组威仪帅气的相片他乐了,对凑过脸的明颜几近得意的:“我这样帅你配得上吗?”

  明颜哧的声失笑不及吐槽他,便是听见开门声,她即截住回忆的时光重返现实现时,离开藤椅笑上前,迎上回来的金城:“回来了。”

  “嗯,怎么还没睡,不是说了不要等。”回来的金城看了看她脸色,抚把:“脸色好像还可以。”

  她嗯点头,给他倒杯水,他接过喝下。

  她接过空杯,闻了下他说好像没有酒味。

  他笑:“你说呢,你的驾照都拿去扣了六分还敢?”

  她撇嘴笑:“知道就好。”

  金城瞧瞧她,总不似平时,有时时的在笑的感觉,不免问:“你好像一直在笑,老婆,笑什么呢,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笑呢?”

  她抿嘴笑:“你说呢,你说你最近有什么值得我好笑?”

  他立刻明了,笑:“我如此帅你配得上我吗?哈哈,老婆你不用这样记着。”说完扬身向卧室取衣洗澡去了。

  明颜在一室馨香中瞅眼金城背影,我如此帅你配得上我吗?呸,她又是格格的笑,笑声淹没过喧闹的虫聒蛙鸣。

  苏轼情陷年年欲惜春,春却不容惜的惆怅中,为春去不可留,为惜不能,然,虽则春去不能留欲惜不能,但金城与明颜的情却是可惜的,他们挽携着彼此的手,走在每个清淡的日子里看花开花落,情缘三生,并不需要时刻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明颜熄了电灯,明亮的月亮静幽幽的在西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3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问好,再慢慢欣赏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青湖边草 发表于 2018-7-13 09:59
先问好,再慢慢欣赏学习。。。

谢谢青斑,中午好~~~~~~
发表于 2018-7-13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像这种以第三人称写的作品,其难度很大。因其本身就有一个逻辑关系的束缚,要写得自然贴切,口气很不好把握。感谢分享,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實 发表于 2018-7-13 18:25
像这种以第三人称写的作品,其难度很大。因其本身就有一个逻辑关系的束缚,要写得自然贴切,口气很不 ...

谢谢秋斑,周末快乐!第三人称的确有些难把握
发表于 2018-7-13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芷楚 发表于 2018-7-13 19:00
谢谢秋斑,周末快乐!第三人称的确有些难把握

可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吗?她门的事情,包括心理活动、语言交流,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實 发表于 2018-7-13 19:39
可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吗?她门的事情,包括心理活动、语言交流,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呢?

呵呵,秋斑好,小说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是身边人物及其他进入我视觉,加以加工布局设计。
发表于 2018-7-13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芷楚妹妹这小说故事人物很有特点,心里描述细腻。拜读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7-13 21:13
芷楚妹妹这小说故事人物很有特点,心里描述细腻。拜读学习了。

谢谢云馨姐早上好,这是简单平凡温馨的故事
发表于 2018-7-14 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喻芷楚 发表于 2018-7-13 20:10
呵呵,秋斑好,小说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是身边人物及其他进入我视觉,加以加工布局设计。

明白了,加工部局也好,形象意象也罢,说白了就是“瞎编”,对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喻芷楚 于 2018-7-14 08:07 编辑
秋實 发表于 2018-7-14 06:40
明白了,加工部局也好,形象意象也罢,说白了就是“瞎编”,对吗?

小说差不多都是超现实的吧,但一定有它的影子存在和它感人部分或者作者本身生活环境。故事才会真切动人
发表于 2018-7-14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小说家。稍后有时间再来细品。
发表于 2018-7-14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欣赏,周末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8-7-14 09:58
问好小说家。稍后有时间再来细品。

惭愧惭愧,不敢,谢谢川媚来读支持,周末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明月斑,周末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7 12:18 , Processed in 0.12613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