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92|回复: 9

[原创] 长篇小说《孕症》1、孕症探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5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18-9-9 14:51 编辑

  题记:我奶奶急眼儿了就拐起尖角脚追我,直到我离远桂花树她才肯弯下腰去,借着不停的喘息还要将眼框瞪成和我般般了才盯着我说:桂花……树里……住的可是……桂花仙女,她专靠偷吃……小娃子……的……魂灵儿……为生---这个恐怖伴我攀上我梦想的天堂---"天堂”这儿偏偏也有棵桂花树,因它演绎的般般鬼戏,还真像是在跟证着我奶奶的盯嘱…………
                                                第一节:孕症探诡
      
        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
   桂花家族到了,求人丁的时刻!  

      民族繁衍、家丁兴旺这大小两个话题,什么时候撩起我考察“婚育”的兴致实难佐证……我想“婚育”作为人学的一大主题,被历代文人墨客做出多少耀眼炫目的华章,我辈妄想再做突破?---喏?喏、喏?喏???实非易事!!几番叹为观止难以再继的时刻,突然想起《红楼梦》中哪位人物,论及万物皆有阴有阳的逻辑?蓦然省悟:“婚育”是否也有“阴”的一面?唉嘿!有问题真还有蹊径:稍许留意,它还真就裸生出一幅幅巨大的影像让我抓住---“不能婚育”,(以下简称“不育”)细检中国的文学苑地,“不育”---这类“孕症”特征最为凸显的人物形象,在浩瀚的中国文学库里真的还是几近空白---空白的文学主题最易为文学痴梦想---说不准由此我就出个大风头了……哈哈!文学其实不易,单说定格“孕症”话题,实在是我很早以前就已攫注了的趣项,还完稿过几部尝试,到底熬到现在却连小风头都没蹭到……算来我也磨叽半个世纪了啊!现今折腾着的仍还是这叫我确难割舍的几箩筐幻想……
  可见“趣项”的植根当真奠基了我的新生命苦舟……那会儿正是我少儿末期却被强制辍学回乡,在生产队短暂务农的时候,跟着耙田的汉子混工多了,他们提劲的荤段子也被我慢慢接受,记下他们讲的好笑情节,就成了我劳学结合困急时最提神的课题且逐渐成瘾;期间让我专著上的,那位翻着上嘴唇露尽黑门牙根、却时常有福份透出腐酸的黄酒气味、很会嚼舌根子又很会“飞耙”绝活---叔叔从木炭般的头发开始,与站在楸树耙脊上的双脚微妙微俏构成一个硕大的弓形;布满裂纹的十个脚趾,与翻着数不清肉须的脚跟再构成两个小而有力的弓面,一前一后紧紧黏在了耙脊皮上;叔叔的左手带着头(母)牛的缰绳,右手扬鞭驱赶伴耙的尖子(公牛),八只牛蹄在前,十八只铁匠树剑尖般的耙齿在后,尖子显是在讨母牛(头牛))芳心,起劲拖动木耙飞奔的档口,就有最似雄鹰展翅的叔叔的头发前屁股后,踢腾、耙腾两浪水花的波澜镜头……我更盼望的是在叔叔歇耙的时候,他就习以为常极其谙熟的走向邻近牛圈那边他睡觉的门前,那棵半青半黄枝叶、树干的某处偶尔泛着白色牛粪的桂花树下……那里放着一把还有轮廓的椅子似乎永远没人动过,应该也是只有他才愿坐,当然,坐上去他就会一茬一茬推出大人们称之为“调话”的笑料---那会儿各色劳农正在我老爹车门家的门口,碗口粗柳崽子树下黄砂公路接壤的垡子田梗儿上歇伙,翻嘴唇黑门牙叔叔极其例外地舍了近在咫丈的桂花树,低头弓腰神秘兮兮又一个故事正把我们逗得前仰后合狂笑不止,突然是谁冒出一句:“那样儿会得‘孕---症’的啊!”我好生奇怪,这该是句多么寻常,连我这样功课贼好的娃子,立时都不怎么在意的话,却把在场的男女老少惊悸成了各式怪像,不时还都凝固起来;我又看见之后的黑门牙叔叔也是半响都张大了嘴巴站在原地,愣怔着一直都没给出对子,给我留下了不灭的影像。
  黑门牙叔叔都被难住?“孕---症”咋就这么厉害?
  惊讶引我留神这事儿:在此后的事场中还真让我得了一个大意义的答案:在我的家乡鄂西北十堰市房县---乡的---官话村话多有雷同:例如这个“孕”字,方言发音是ying,与字典上标的yun拼法差别不大,般般应算作通音的……但汉字这玩艺儿掺杂方言就复杂了,复杂到此处就让还在流着清白鼻涕的我觉着,那怪人说的是“阴事”:阴面下的那些阴阳之事,与大阿姨大婶婶们在阳面上,大明其白辛劳地怀小放牛娃子小丫头片子十来个月,都说那是好难熬,我已经用心观察并揣摩过,确实没什么好笑的正常“孕事”风牛马不相及;我很疑惑,据说当时乡邻都说我是“很奸很聪明的娃子”啊?我怎么也是“凝固”了好半天?才稍许意会出,应该是由那些起码接近了成年的男女……应该都有兴趣……可又总得背着人做……不巧的是却被人撞破,噎不住偏偏说得出还很引人发笑的“阴”之事?---不就这点儿破经吗?反应的灵敏劲咋比犁死坨子田的使牛匠都慢了一拍呢!还因为这字---村言的声调也有异字典上标注的第四声,就被那个扮着怪像的提问者刻意渲染,乡音第二声被他极具阴气地拉成了老长的“孕……症”,显是故意地套用了乌鸦般诡异的腔调,恍惚还有个极像乌鸦飞翔作态的手势,就似要把他的鬼话送上田畈中间那颗独兀天高的柿子树尖再耸入青蓝色的晴空,我的脑壳里啊!从此就有了一个挥之不去白云样的飘逸问题,以致让我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我记啊念啊想啊问的,之后我还真逮住了这段笑料里确实藏着的好笑成份,也还真的看到了它是怎样的伤人“阴脉”,及至到了我的“天堂”桂花院里,就开始成画了叶桂子人面上风流,人面下“难求”的苦痛人生---事实上我确实只在我们房县,就看熟了以叶桂子为主引发的如笑料所述、失之把握真就患上了“孕症”的病患,且不可遏制不由自主攀衍住了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细节往事,直至把身躯拖成李明子那样不可逆转的灾难……
  可见“孕症”确实厉害……:我悟到的厉害是谁患上了它而不是谁与我知音般的只是认知了它……
  掐指算与这个认知有关联的另一件事儿过去也有几十年了,因为“孕症”的话意是我在田间刻意记住,却是那次被拖拉机驮到教育局考试后,被那位什么县里最高学府派来监考的“学生老师”华俊定义:是恢复的高考制中一个圈子的状元---“一个圈子的状元也是状元”,华老师反复强调这句话时的“犟筋”模样突然让我醒悟:这会儿我在县上,也已经是很牛逼的了啊?!终因其时自己所见世面太小,悟不出我藏在床头书包里那些能否可算作“有用的牛逼所在”,只好刻意转向也被华老师赞誉的那个长处---笔头子上更加锅巴拉杂---啊!华老师又截住了我,“这一定是你们队上没文化的婆娘说的”,华老师那会儿也像脑子里装不住事儿,应该是句句都抢着和我对话:“应该说笔头子上更加勤奋细致,值得记的事儿,要记就记得有头有尾”……华老师像是自言自语,可我却听得很清,也记得铁牢---自此以后再做笔记,就想着要做成华老师可能中意的样子……我在邂逅叶局长的女儿桂花之后,又听到了更多的“孕症”事例,可以算作我跳出农门前,唯一有点贵族儿女性的社会内容笔记;某年某月某时某刻,我捧着这一叠茅纸样的、其实很多都是城里的花边文字看,就觉着:它已经像是有头有尾的、一部以“孕症”为素材的(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的情趣闲话---如今已经有点人脉的我,心血来潮把它呈给了我的大学校长过目;挂着省政府“参议”牌子正准备出门的校长,瞪过我几眼才扭转屁股坐上他的黑牛皮老板椅,扯过我的稿子眯着眼嘘着嘴翻啊翻的,突然就对我正了脸兜头地责问:“车国先啊!怎么搞的?你、你、你,理工科毕业,文学却也……思维这么深邃、描述这么绝妙,人的素质不是几时就能攀高的啊!你这个档次的学生,怎么沦落到那个层次?”怎么个层次?没有这个层次做我车某的平台,我怎么写得出如此纠微纠偏纠过的、深刻暴露中国现实问题的小说?哈哈!说大了说大了,牛话归牛话,我这儿的心愿是恳请中国文坛的巨斧们开恩,让本小说填补一下中国文坛鄂西北山地草根作品的高层空白,明白么?
  巨斧们您能否赏点儿空间让它见诸天日……
  这得看小说的立意、挖掘社会运行的深度?鄙人自我感觉---主题……醍醐时代灌顶---本部作品创作到大半的时候,一部也是以计生为主题的中国小说《蛙》在世界文坛走红,本作者还在就《蛙》的逻辑瑕疵和它的作者鸿雁切磋呢!没意识它就成了第一部荣获诺贝尔奖的中国文学---其实这部小说的主题连中国计生的“失独”问题都没涉及;本小说几乎与它同时问世网络,主题也是计生---的另一方面:中国计生时段、大国策最为期望的一种结果---不能婚育或都不婚育为最好!至于不能婚育群体或婚育被癌症群体---他们悲欢离合直至背负沉重的婚育渴求走过的“失独”、“失族”的艰辛求索历程,当时应该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会与国与家与个人,极是可能堆积到令人扼腕叹息难以接受的苦难,但这部作品发现它会,断定它会!更由于时代还在推移,这《孕症》续推的镜头,竟让作者发现,《孕症》竟成为近三十年当代中国最为刻骨的一个社会病主题---绝不是危言耸听!!!!!!!!---素材……触及个个家庭……当今中国社会大家族中的大爷,二爹,三哥,四侄,五贤孙的热闹我们司空见惯,但当本书中的一个家庭挡不住的结局---老红军叶文和家族因繁衍失衡人丁渐尽死逝到无家无人承接办理丧事,叶文和几近“失族”了---中国当今社会并未被人发现但确已发生的“孕症”恶性毒瘤,真真已有了“全民极痛之”的个案在煎熬---真正应该求取的更应该是“民族聚醒之”: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不仅仅只是桂花的家才到了求人丁的时刻!---已经不是只需要文学人物醒脑的时刻!……我真觉得这书中展示的素材细节虽然来之缓缓,可我中华民族万众若随之稍许留心就真的会要我们心底一颤,如果看官您能带点耐性细致浏览……读过之后您应该会很有感悟,多有评判……
  如是,唤起有心的国人和民众的认知,其实才是真正的大难……
  且听我慢慢为你道来: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此文系作者十年笔耕之长篇小说的大纲章节,恭请各位学长赐教.
发表于 2018-9-5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龚先生,欢迎你在太虚发文。不过本版有规定,只接受原创首发的小小说、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长篇小说有固定的”连载频道“,可发在那里进行交流!祝创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9-5 14:16
问候龚先生,欢迎你在太虚发文。不过本版有规定,只接受原创首发的小小说、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长篇小说有 ...

谢谢!找过这个去处……正在探索!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夏老师!我正为发错栏目苦恼无措懊悔着呢!谢谢!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感悟,本长篇小说是中国近20年以来与国家命运共呼吸最敏感最突出的重大主题,是作者禅精竭力精益求精而做的文学作品,当然,这里作者要说的是发表于此,是作者要讨当下生活和作品出路的经费问题,否则正文不会提供……
    这篇作品与莫言的《蛙》比,对中国命运的走向绝对要高一个层次,读者评者应有公论……作品是否提供,要看论坛的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18-9-9 15:53 编辑
龚举国 发表于 2018-9-9 15:01
个人感悟,本长篇小说是中国近20年以来与国家命运共呼吸最敏感最突出的重大主题,是作者禅精竭力精益求精而 ...

作品最早的版本是2006年的“高楼盖了桂花树”(小说阅读网)----但看你有没有对中国政治走向的确切认知和当代中国社会运行规律的权威解读……中国当代小说正在走……
发表于 2018-9-13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读了一部分,还是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南 发表于 2018-9-13 15:08
只读了一部分,还是呢?

您可能是想说“还有呢”吧?
发表于 2018-9-15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龚举国 发表于 2018-9-15 06:06
您可能是想说“还有呢”吧?

是的,眼花了,打错了,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南 发表于 2018-9-15 08:26
是的,眼花了,打错了,呵呵。

哈哈!完全在文学状态……这部小说已经写了五六个版本,应该说基本成熟了……我渴望找到支持者,出版了才能久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3 12:48 , Processed in 0.03296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