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温柔的药

[公告] 【秋之歌】♬‘ 同题诗赛参赛汇总贴(共58组)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2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飘零》
文、温柔的药

1、
城北雷响,住在城南的人放下窗帘
画布上的光依旧强烈
大口吮吸身子里的水分,与盐
在九月的豁口处短暂停留
而我见到的
那人远远,如烟
那人碎碎,偏不入梦

2、
喝一口闷酒,倒头大睡
雨水流过他的田野他的山岗
我忘记了
不能赤足奔向风的故乡
他在空白里,在假设的陷阱上方
画记号,种向日葵
我提起一篮子的流水,望着秋天

3、
部分泥土开始塌陷,而枝叶
繁茂着明月
向上的生机让我暂且忘记了回头
他在身后,他没合上书本
夏日意识将被锁进抽屉
收藏夹里的杂碎对白,不断补充着
秋的干渴
我有剩下的犹豫,只是不敢再次与他作对

4、
醒来前,从枕边消去月色与迷音
秋天容易伤风
小动作也不易多用花哨的比喻
白天走到黑,遇见低处流声
菱花开过的池塘被雨一阵一阵地抚摸
九月也不可能长久
来吧,与我在断流处
写诗埋魂

《无须明白秋天的意图》
文/温柔的药

1、
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留长指甲
钩风中的羽毛与信件
雨水说来就来,我又要如何将明月写圆写亮
秋天抿着嘴,低着眉眼
我猜不中它的心思
或远或近。他乡之人搓着手掌
等第一粒桂香

2、
爱上秋色,爱上她的丰盈
我早就发觉自己正在放慢脚步,并不为迟疑
慢中取静,你在明处也在苍茫处
言语越来越少,独留下指尖的眺望
或者讨教。秋风如玉
让同行者爱惜每一寸下坠的光芒
并妥善地收取它的样品

3、
有点可惜,没有大把的光景可以与你
玩笑、争论,生气
九月后期,我的秩序混乱
一道数学题没有答案,语言功能明显减弱
假装镇静,假装按部就班
城池已有冷却的趋势
你要在清醒时不断地数羊,数到我迷糊

4、
古道改辙,只有西风依旧
坐在狭窄的房间,陷入“左三年右三年”
横竖都是数着日子过年
只是心还有不甘,希望秋风翩然处
能看到自己洒脱的影子
或许,你递来淡淡一杯浊酒就可
醉不醉,都不该在秋日


《流水上的剪影》
文/温柔的药


1/

南方有淡酒,喝多照样上头
虚幻并非不可亲近,在你落笔的间隙里
真假难辨,我也不想辨
秋天探出半个身子
望见你,没有倒映在某个容易记起的日子
那时如恍如梦
那时,稍一犹豫就是不见

2/

唱一曲落花,与流水肝胆相照
将擅长的长调慢慢切割
在溪流拐弯处,筑一道堤坝,或者围城
不管红月亮还是蓝月亮
越墙而来的,先是风
它的不解人情早已领教,在九月
及至更深的月份,遣散一批批纸片人

3/

主题会回到本来的位置
星光照亮来路,后来者举起酒杯
邀请自己与往事道别
依旧是,岁月下渐渐衰老的脸孔
我不再提及背影
秋风老练,度去月下寄语
你是否看准了它的软肋,轻轻地点将过去


发表于 2018-9-22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之歌】手指着月亮(外二首)

                                                 文/zc周池

    手指着月亮

一个人怀抱青枝绿叶
闲着没事欺负
一只蜗牛两朵海星
或者专拣软柿子捏
这时候适合圆笔藏锋,为你临摹快雪时晴帖
小风吹的人轻浮
那马背上的姑娘
有好看的锁骨,亮银的声线
斜阳有淡淡的眼神

春风来到矮灌木上
荆棘也有眼前的一小片风景
踮起脚尖亲吻洋娃娃的
也曾研究过我的掌纹
窗花愉快的变换着风景

有时我们需要吊兰一样,飞身直下
流玄黄色血液
有时我涵养极好的打狗棍,也会痛打落水狗
秋天的格局雄辉舒展,手指着月亮啊
只有你能把我调整成
柔软的丝绸的姿态

    手心里的白

小鱼儿幻想游出水面
变成一丛红蓼
扮个鬼脸,就在水镜子里临摹自己
菜青虫爬过莴苣的脸
今晚的夜航船将要来拜码头
荆棘里藏不住鹿角
每朵盛开的花都要回到最初的花蕊
桃树的枝头跑开了胭脂小马
春风的骑手偶尔松了松缰绳
面包圈需要甜美的果酱
江心洲却不需要一艘靠岸的白潜艇

你一向矜持
但城里的白月光 戏水的姿势多好啊
这时你要双掌发力
尽管捧在手心里的白,不会雪藏什么
但一阵柔软的风
会吹过蔷薇

    被一场雨洗去痕迹

和我一起说说南方的某个省份吧
那里的白雪没有未来
那里的一粒小词没有行政划分
直辖着自己的未来
邮差亲爱的手指
搬运着梦呓和心跳
那时你满身糖果
我们用家乡的味道造句

你看我们都有一副诗歌的好身板
表情自然
不问魑魅魍魉心里是不是有鬼
我们手心的掌纹有最深的隐喻
有时我们素面朝天的躺在一张白纸上
不必费心去猜
伸过来的是猫咪的爪子
还是老虎的指甲

黑乌鸦可能同某次灰暗事件有关
雾霾蒙住了整张小城的脸
此刻需要一场雨
来淹没相隔千里的两座城
天空终于破涕为笑
我听到心里有人
卷珠帘的
声音
发表于 2018-9-23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子青悠然 于 2018-9-23 08:06 编辑

流水上的剪影(组诗)
文/子青悠然


@无须明白秋天的意图


1.

小区机动车响碾碎木槿的低垂,黑蚂蚁安然自己的穴居
它们甚至自得,踱着小小方步沿无边的
轨迹,或停或缓地
搬动身体,她俯下观看和一只黑蚂蚁说话
与对视

2.

秘密不可宣布,九月的秋天渲染色彩的端倪
风扫荡轻浮的叶片
总有安静一角,像月隐去芳华,仅以薄凉的霜白稀释斑驳
遥远的幽微仍以无法缓解的陌生牵念
局部的肌理

3.

一些青,红了
另一些未予界定正经过不置可否的发酵
秋分,那些剧烈的胶着
此刻漫不经心
敛声。而墙根处的跫音清晰,她生出祭月的
欲望


@流水上的剪影

1.

白光吸引了她,毫无准备地从纸页上移开视线
一条河流
任何地方都存在的河流
但,它是它那一个
贴近尘泥的脉动

2.

镇坪、曹杨、金沙江,经过的站点不停切换
人声沸沸
每停顿一次,背包与形色摩擦一次
也收缩或恍惚,一个异乡打工者总有随时起伏的忧郁
和空白
城市的新一波涌入,寻找各自站位

3.

“思故在,思原在”,他们和我一样迷惑或装作顿悟
又或者无所无不所的无求
互花米草的渗入与尖锐
拯救、毁灭合谋着疯狂鲸吞,却晃荡
植物的卑微
另一种形而上不朽,仍旧虎视
不经意


@时间飘零

1.

喧腾静止后的荒凉,足以完整横陈
抽离与浮游全都回来
找到生根处
星火黯淡,薄荷的气息里缓慢复甦肌体的开合
他眠熟,在小山的湖

2.

曲水流觞。鹅毛的雪堆积在兰亭,原点的点镂空成
姿态的石,欲拒还迎的风干
褪去光环的枷锁,学会独自在草野奔跑
与呐喊
一个人可以不翻看《黄帝内经》,但需要喂养
个体的搏动

3.

有人抵膝切切,有人设计华尔街,有人愤而转身
有人踉跄着躲避天空的流弹
方外或者墙外
谁还在珠算葡萄籽粒于尘世的播撒
鄙视以及漠视都不如
“琵琶转弦三两声”,松露的风从云端——
流泻

2018.9.23
发表于 2018-9-24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之歌】无需明白秋天的意图(三首)

手指着月亮
文:正逢

手指着月亮
一片蓝色肺叶上的一只白蛾
一颗会飞的菌瘤扩散,蔓延
被感染的人毫无察觉

对一滴永不滴落的乳汁
欢喜总是多于怨怼
涂满奶香的手指被吮吸
变形消失,还会有高举的胳臂
而我终要被吸尽

手指着月亮
一颗白葡萄溢出芳香的汁液
溃散的星星的蚁兵空有尖利的快乐
人世总有疙疙瘩瘩的灯光和青苔覆盖的头颅
露水包裹的故乡被芦苇的针管推进我的眼中
化作明亮的低语,颤动

无需明白秋天的意图
文:正逢

其实,一些草木开始轻装或赤裸
一些比草木更柔软的东西从各个方向侵入
一些水晶和雾朝我的身体俯下身子
      灰色的芦苇有强大的临终

其实,一些僵硬的手指握死裹上轻纱的冷刃
一些头颅灌满冰冷飞翔的水银
一些巨颚含住脸庞陷入泥土阴暗的部分
空洞的双眼涌出粘稠的石膏

其实,只可以捶胸,不可以顿足
大地无错,植物花朵果实毫无私心
少妇有被捆绑的手脚
抽搐的黎明和雨如她一样的美丽

我发誓做一个无用之人
星星得以在头颅中休息
风借来影子制造婀娜的身躯
所有的墙推倒,所有的门窗废弃

一支乐队从山中来,回土里去
其实,秋光闪烁,大地的皱纹明亮纯净
其实,水洼中的天空比天空还要完整,辽阔

不眠之夜
文:正逢

旋风的扳手
把我松下来,扳倒
我跌向巨大容器的底部
土地有冰凉的巨口

芦苇有灰色的面容
菊花有泡沫的身形
反射的月光有回刺
坠落的果子有火星

落叶如狂暴的船只
河流如不问世事的眠者
被夜枭呼唤了三次
仍没有起身

一些回声缩回声音
一些火焰退回枯枝
脖颈缠着梦结踞于众树之上
夜晚的露水由亡魂砌成

不安的声音在高悬的果子间升腾
尽管不是迷恋的黎明的脚步
尽管不是无限的邈远的颂歌
星光的撑篙插入无底的水中
撑走一座沉山或一条深渊
发表于 2018-9-24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邱天 于 2018-9-25 22:07 编辑

【秋之歌】繁华街市(外二首)

                文 / 邱天
       繁华街市

无须顾忌,车水马龙
风在街市疾驰,飒飒也是音符
就看见时间的洗礼
那盏霓虹灯
闪烁灯红酒绿,谁的咳嗽
一声比一声
更有艺术

此时打开星星的记忆
一滴酒水,高脚杯的倾斜
一枚黄叶的飘零
市井声淹没在,笑声中
星星没有忘记
月光泼洒的清凉,被人点燃

红色被人洗白
墙角一隅,谁的表白停顿
秋风牵走了歌
夜色,无法安静下来

         流水上的剪影

水声流进了浅秋
一抹斜阳,洗涤野趣
潺潺,是鹅卵石发出的低吟
我将拾起时间的脚印
制作成书签
夹进影集,让水收藏风声

红叶在水中沉浮
一枚远方的相思躲闪
文字记载笑脸
却成为往事的哭泣,想复原都难
灵魂的孽脉
只有流水愿意包容

而影子探进旋涡
谁能掏出唇印,失色的吻
芦苇的体温
让秋风一下一下推搡

            无须明白秋天的意图

捡起日子的残骸
我们无须去猜想什么
譬如秋风的凉,譬如秋雨的泣
时间总是在走着
只需亲吻秋天的核
便明白
秋天牵来了冬

那一枚枫叶,权当做风景
时过境迁的颜色
丢失了画家的丹青
谁人提起过,岁月的焦痕
夏天的火,曾经走过
于是叶脉流动火的颜色

风也成熟了
走过我身体的某些部位
我听见骨骼的响声
与日子很接近
一些痛,无情侵蚀季节的每个关节





发表于 2018-9-25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果 于 2018-9-30 08:29 编辑

【秋之歌】后来的我们(外二首)
文‖梅果

◎后来的我们

十三岁的侄子穿崭新的白球鞋,黑发浓密,笑容爽朗
哥哥脚上是布满灰尘的黑色人造革皮鞋
当年喜欢郑智化,喜欢星星点灯的你,几乎寻不到痕迹
你曾热爱的《汪国真诗集》平躺在岁月深处,像一道伤口
四年未见,话越来越少,点燃一根烟,天桥下的车流堵塞得厉害
识途的老马,已学会避让。

正是初秋,还是有夏天的燥热
你说起十年的房贷,连夜的加班,多年的糖尿病
如此平静。有一瞬间你弹烟灰的动作,像极了父亲。

后来,我们再没有谈起小时候。青春各自夭折的初恋。

◎不眠之夜


前半夜没有月光,后半夜月光把窗户照得雪亮
房间里的垃圾桶,烟灰缸,都住过你酒醉后的声响
我们至今演技拙劣,失败的呕吐物,粘了泪痕的纸巾都是罪证
花瓶里最后一枝道具蔷薇被折断,露出骨头
这凌乱的现场,极力想印证假象,以便让自己有更多理由从角色中脱身
沉闷和窒息被皎洁的月光反复唤醒,只待天亮的拳头击碎它们的头颅。

◎时间飘零

少年曾感觉很酷的事情如今都觉得太傻
山林中他失去军心,草木不再被统领
分辨不出百草和落叶上的那一小片光阴
有多久没淌过白露,裤脚上的一小截湿
被无眠的夜晚搅干,忧虑烘烤
谈及生死,故人不再鲜活,长者占据田边山坡
乡下小鹿不会乱撞,麦田早就熟过了
昏睡不醒的晨光中一粒露珠折射到远方。

那么,要是此刻能有一只鸟就好了
最好它一并啄食一颗熟透的果实,就定格在我的镜头
树下有一个长发的少女就好了,一树红果就会因此有了美艳的名头
而零落、而腐朽,注定的事,就不要去忧伤了
允许膨胀,反复审视自我
一粒黄豆的失足,在早餐的餐桌上反复上演
核桃趁势收复江河,花生走出了红罗帐。

北太平庄。龙凤呈祥的蛋糕店,买十次生日蛋糕积十张优惠券
可以换一个小蛋糕。多年来我的一直有两张空缺
宝岛医院的大楼拆了又装,十几年了也没消停
地下通道如今标注了水位线,下班路上一场大雨我曾被困在那里
江西瓦罐汤的饭店还在,当初常和友人欢聚
这时候,双秀公园的金光菊、矮牵牛,正开得旺盛
穿了长裤,幸存的蚊子已很难再咬到脚踝
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仓促得搬离了西城,又在另一个秋天悄悄看过又走。
发表于 2018-9-25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陆成兵 于 2018-9-28 15:32 编辑

【秋之歌】时间飘零(外两首)

黄叶静悄悄地飘落
离开了母亲的怀抱
梧桐在风雨中抽泣
别了,成熟即意味着离开
用残破的手掌拾起秋天的露珠

我的眼前是一片火海
火焰跳跃飘摇
我寻着那一抹红
俯身拾起秋天的思念
每一片枫叶都是走过的足迹

秋叶的静美是岁月的积淀
走过春的绚烂夏的热烈
秋天更加懂得含蓄的美
岁月无声
一枚秋叶落在诗意的大地

一杯月色满清秋

夜色渐浓
满园清辉
独坐桂花树下
一轮明月挂枝头

月华如水
丝丝凉意
静看庭前花落
一杯浊酒解心愁

天上宫阙
嫦娥安在
遥望广寒宫上
明月千里寄相思

后来的我们

时光如水奔流
流不尽相思的眼泪
若无缘,为何让我遇见你
若有缘,为何又擦肩而过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不再联系,话已无从说起
心中的想念并未随时光磨损
看到你的讯息
我的心依然会欢喜跳跃
只是我们已经不再年轻

多少人曾与我们相遇相识
多少人成为我们旅途的过客
你却一直深藏在我的心底
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
想起那年的花开雨落

夜已深,却无眠
不再相见,再见无言
不再联系,各自安好
我只在心里默默祝福
默默想念……

发表于 2018-9-25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曹国魂 于 2018-10-1 23:50 编辑

秋之歌(组诗)

文/曹三娃

后来的我们

牛皮纸做一顶官帽。碾盘做堂桌
张龙赵虎开始审讯王麻子
东西南北都偷过
还偷过啥?二蛋问丫丫
偷过你家茄子、辣子。

真相总是在单纯的岁月被破口
那年是我八岁,丫丫六岁。
我没告诉娘,丫丫偷过我们家菜
直到她出嫁那天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我也没告诉谁。一直没有。

手心里的白

那年。那月。那天。第一封信偷偷塞给她
我就跑了回来。路上桃花开着
我的脸红着。

二十多年了,我都忘记这封信
当我再次看到它的时候,两张白纸,在她的手里
她说,那些字都从手里钻进骨头里了
一辈子都别想剐下来

手指着月亮

一盆水里有一个月亮
水泼到地上
月亮呢

花朵纷纷退到苞蕾期
一枚硬币买来一个圆月的形状

我摸着青春的胸脯
你指着童年的月亮
中年披头散发
在黑夜里出来吓人

发表于 2018-9-25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月灵秋 于 2018-9-25 23:08 编辑

【秋之歌】流水上的剪影(三首)

文/古月灵秋

流水上的剪影

这柔软的身体
或是因为早来的霜 更为明净
把整个肉体都亮给世界
亮给秋天一双顾盼出神的眼睛

借一面镜子的魂
必要把你的影子剪下来
在阳光亲昵的和弦中
粘贴在一扇时光打开的窗扉

从一片柔嫩的叶子开始
经过记忆的珠翠 在蝉鸣的琴弦上
通过秋实的光 告诉世界
季节已深 请取走你最初的秘密

这液态的身体之上
天上银浅底游走 鱼儿穿梭云彩
一只黑鹰 它标点着些什么
一片落红辗转起伏 怎么也不该是离人泪

接去一切掩饰
咆哮的 炙热的 肆虐的 浑浊的 腐臭的
只留下一腔深澈 宁静 素洁
只为在液体的灵魂中烙印你的剪影

手指着月亮
   
一只蓝色的蝴蝶带给你路
一只金黄的蜜蜂指给你方向
一只薄翼的蝉给你透明的歌谣
一只黑得发亮的鹰给你梦想的云空

站在日渐矮下去的原野
你有野菊的胸怀
蓝天之下 你有天地间空旷的孤独
空旷的魂 在寂寞地散逸风骨之馥郁

你清癯 但你在风中歌吟
你瘦弱 但你用灵魂挥洒遒劲
你孤寒 但你身体中有铮铮之铁
你寂冷 但你的每一粒念想都是火种

如果世界会荒芜
你不会荒凉 手指着月亮
时光亏缺了 而你心中始终盈圆
爱情褪色了 而你不改如许皎洁素颜

无须明白秋天的意图

一滴清露又一滴清露
亮亮地扭了扭娇小的身子
把自己的小腰扭成了一粒粒白霜
还把草棵腿脚扭伤 脸色蜡黄

一只粉蝶 又一只紫蝶
小翅膀闪闪 在阳光的水中磨擦着
不知不觉就磨薄了时光
磨丢了虫儿清谈 蝉儿鸣唱

蹲在一颗从来都不说话的白石头上
一只黑鹰 从流水的脸上看清了自己的模样
时光无痕 一团黑色的火焰
总想把灵魂涂写在比云彩还高的地方

金子的花瓣与蜜蜂有过数万次的默然契合
月亮的花盘与太阳有着不解的姻缘
站在秋天田野的向日葵 减轻了自己
沉甸甸的思想低垂下来 不是俯视 却是鞠躬

无须明白秋天的意图
尽揽一池一池秋水 一樽一樽秋凉
深怀如湖 世界如此晴明
在一片辽阔的枫林 你是绯霞 也是纯粹的焰火
发表于 2018-9-26 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 无须明白秋天的意图(三首)

  文/晓萍

一条流水走窄
一片落叶飘零
一头华发染霜
一枚落果走失

无须明白就如水到渠成
无须明白就如瓜熟蒂落
无须明白就如顺理成章
无须明白就如自然而然

如果翻完词典这些都还不够
那么装着什么都不懂
闷着头跨过去

* 百花将付流水去

明知百花将付流水
可她偏爱
花的香
花的芬
花的娇
花的艳
花的蛊

直至扛锄葬花
花飘零
香消玉殒
随风去


* 沉默的月饼

我把一个小分量的月饼
切成六等分
端给儿子,摇头
端给侄女,摇头
端给他,还是摇头
我无可奈何地拿起牙签
挑一份

电视上在播着月饼的新吃法
切成小方块
着青红椒,大蒜
爆炒

2018,9,25
发表于 2018-9-26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之歌】/文/山水有相逢

1.手指着月亮

中秋是截弯路。一些人的音讯在这里丢失
也必会在这里寻回。远山其实不远,紧走两步就能追上
只是千万别把月亮写进乡愁。秋风会晃,心也会疼
好在果实充盈又多汁。可以择爱,或不爱,遥寄或是不寄
反正月亮若不分身,我就一直数,直到它一头扎进水里
直到秋风危耸,远山如墨。你不再凝眸,我不再仰望

2.时间飘零

大音稀声,大道至简
简到只剩西风瘦马,简到一日只剩三餐
有酒时恰好有肉。人生大幸莫过于此。若难得寂寞
便写几首歪诗,把去年招惹过的清愁复习一遍。假装有
半城风雨半城火焰,有家新婚燕尔,有家劳燕分飞
长亭之外是天涯。我不断肠,我只有想你时才会难过

3.百花将随流水去

最近身体抱恙,想戒掉烟,也戒掉酒
戒掉草木之心的柔弱与枯槁。要像个苦行僧
在一池冷水里打坐,养性修身。池水外是禁地
物欲横流,权谋与私心并蒂。眼目之处不沾尘色
人生来会死,花开透会落,流水无情终流水
三缄其口,悲情不过一季繁华归去来,认命就好
发表于 2018-9-26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树 于 2018-9-26 22:28 编辑

流水上的剪影(三首)
文/海树


他亲手种植的稻子
越来越沉默了。
秋风吹来,也只是微微点头
他说,这一点随他
就像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基因
越是场面上越是低头不语
此刻,那些评估产量的专家在田边高谈着丰收
他也只是说了一句——
老天的眷顾啊

他的稻子
早已藏起身体的锋芒,以成熟的分量
向大地鞠躬
稻田的水里,映出那弯弯的弧度
这是最美的姿势——他赞叹,出神
他学着稻子的姿势,也深深地向稻子鞠躬
鞠躬是最深的谢意——
他的稻子
一遍遍替他感谢土地

他看到,当秋水一点点落下
水中的剪影还原成真实
每一颗稻子的
根脉,叶子,籽粒
都以沉默,向他献上身体里的金子



秋的格局


无比完美——
鱼儿亲吻天空蓝色的嘴唇
一个秘密就要说破
他们深爱着
流水之上,许多事物都有一样深沉的爱
比如,流水爱着阳光
稻子爱着泥土,国家爱着人民

“爱如流水,给我们带来美好生活”
他噙着泪
看着流水之上运来的爱和财富
他的稻子,在微风中鼓起掌来
他置身其中
与每一颗稻子拥抱,与他们分享生活的幸福
秋天啊,这一切多么完美!


不眠之夜

月圆之夜,他无眠
他写诗歌,对着月辉抒情
其实,他是一个农民诗人
他的诗歌写在稻田里,写在流水之上

他用诗歌赞美月亮,赞美月光下的稻田
赞美偶尔横行的蟹子
他更愿意别人叫他爱写诗歌的农民
他关心粮食的收成、秋后粮食的价格
关心每一天他稻田里蟹子的肥瘦
这些横行的小东西,多么可爱
他们举着大刀和他对抗
钳破他的手指,流出红色的鲜血
他热爱它们,顺从它们的抵抗——

对农民来说,为了生活
流点血也是值得赞美的
比如今天,月圆之夜,他和他的稻田团圆
和他的蟹子亲近,并在夜深人静之时
为他们写下一首
——赞美之诗!


发表于 2018-9-28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之歌】百花将付流水去(外一首)

校园里的小狗,衔来一枝
菊花,颜色要比秋天浓的多
挡住它的去路,不用手
只需要一块骨头足矣
我的也行,能捡一块更好

一个夏天过去了
流油的骨头,干瘪的阳光
站在那里的雕像
需不需要水分的滋养
小狗消失在时光的尽头

几个孩子过去了
一阵风带来几片落英
大地还是一如既往
用自己的身躯挤出
秋菊,幻化成雨露的惬意

一片叶子黄了

好久没有走过脚下的路
跟着季节的声音
潜伏在风的怀里
一群脱缰了的野马
踩痛了我的视线

还在东张西望的
几棵杨树,瘦了
那清晰的脉络
比大地上的影子
给人的感觉还要真切

一个秋天过了
一片片叶子蘸着
时光的色泽,和我
静默在日子的角落
远方,成为一种或缺
发表于 2018-9-28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之歌】《百花将付流水去》三首
/翠儿

《百花将付流水去》

微光的星辰屋檐的水滴,夜行的蛾子
还有啊,还有被月光灌醉了的小水妖
溅湿了翅膀的枯叶蝶
以及她们孪生的繁华与荒芜
一只苹果,还紧紧抱住自己的来世
上面缀着寒星的补丁,这些暗夜
滋生的花朵,天生洁癖,只在中秋月圆时
显出原形,持金樽,弄清影,卷珠帘,赛花容
天一亮会纷纷脱下华服,隐姓埋名


《幽谷,不绝蝉音》

常常在云里雾里,与失忆的蝶
谈天,说地。幽谷中,茅舍成一统
晃兮惚兮,和氤氲青山眉来眼去
白发的秋声,手里捧着桂花的甜
满身潮湿的喟叹,打盹儿,听蝉,微醺
水族的小妖,倚在月光里
与众多掉队的落红一起,用方言
温习那些旧单词,天涯,碧草
芳邻,故土,娘亲,一遍,又一遍


《沉默的月饼》

月饼,是异乡人最后的食粮
是空空又满满的夜光杯
需心尖上的文火,慢慢烧烤成
不朽不腐的圆,在柔软多汁的中秋月夜
她们,多么需要用月饼,代替沉默的歌声
代替哽咽。异乡人啊,怀抱各自
干净的相思,一如我,以抒写的方式
在修辞中,挽起渐圆渐满的小月
千里万里,回到你们中间
发表于 2018-9-28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之歌】
《山谷,不绝蝉音》
文/宋正军

忏悔,为一只低飞的鸟
自然而然的秋天
还在追逐慕名而来的游人

蝉,甘愿为千古绝唱祈祷
一条无法逾越的幽谷
一段等待破镜重圆的爱恨情仇


《后来的我们》
文/宋正军

沧桑的路上,分不清彼此之间
还剩下多少青春可以回忆
布满银发的背影,还想弥补傻傻的爱

后来的我们,都有一颗天真烂漫的童心
互相搀扶,互相支持,互相点赞
刻在额头的皱纹,成为不需要诠释的灵魂


《流水上的剪影》
文/宋正军

风追随一枚落叶,无处安放自己的灵魂
我守候着篱笆
看见越来越细长的影子,踌躇满志

那条流经秋天的河,不会抵达我的故乡
漂泊在头顶的云
描绘着蓝天,误入流水的笑靥

如果有一叶小舟,我愿做唯一的摇橹人
偷渡到彼岸的月亮湾
畅享余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6 18:36 , Processed in 0.037246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