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杨忠明

[原创] 我只要你的一杯水----追踪桑塔娜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感冒,上传可能要慢点,敬请谅解。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忠明 于 2019-1-15 11:20 编辑

       送走了佳佳,我找出我带来的几本书,一本是合肥大学的《测量学》;一本是测绘出版社的《城市测量》。实际上,地形测绘是一个城市局部规划的基础,在局部规划能与周围已经形成建筑和设施和谐融为一体,测量是必可少的。一个地形测绘的结果,就是一张地形图的形成过程,我们平常看到的地形图,往往是在那种战争电影里面,军事长官研究不对作战方案时候,在地形图上面指手画脚,但,在城市规划中,地形图是考虑从城市规划的体量、布局、基础设施走向的重要依据,也是计算规划建设的工程量,如:土方量的最基础数据。可是,城市测量如同城市的建筑设计是需要资质的,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国家测绘局,统一了全国测绘的收费标准。这个标准告诉我,一平公里的测绘面积,测绘下来,收费标准是十二万多。尽管这个标准很高,但是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很少,原因无外乎:一是这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测绘不是可以在室内想象出来的,一般的地形测绘比例尺是1:1000,这个比例地形图,需要测绘者把只要是地面有特殊,有个性的标志物全部纳入图上;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体制内的官员们谁也不爱糟这种洋罪。二是,地形测绘是个细活儿,一份好的地形图,首先要有精度,就是误差不能太大。而且需要白天布点测绘,晚上就要核对个点计算结果,当天成图。连轴转的节奏,没有几个人能挺得住。

       我初步打算,不用再继续雇人,先从培训小景和小金开始。测绘地形,用的是大平板测绘仪,西安光学仪器厂生产的。由小景和小金负责测绘过程中的点的水平位置校正和高程点的计算。如果需要图文社值班人员,那就临时找一个人就可以了,这个人的聘请,工资不是很高。一般会操作软件就行了,有些地方小景可以帮帮。
       眼下,我重点就是让他们熟悉和记住两个测绘公式:
       D=KLcos2α
       H=0.5KLsin2α+I-v
       并让她们两个记住:D,水平距离;H。高程;α,竖直角度;I,仪器高;V,中丝读数。
       掌握了这个就掌握了野外测量的第一步。

       侧卧室的小伙子走了,放假回家了。整个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没有出门。春节前后是烟威地区最冷的时候,屋外又开始飘落雪花。斜倚在沙发上面看了一会书,又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搜索国家测绘局颁布地形图试,据说最新版的是八二版的。然后就开始下载,以备以后打印。我的QQ开始晃动起来。打开一看有好友“佳佳”在请求加好友。刚添加上去,网页界面打开一看,果然是佳佳。佳佳说:“叔叔,我什么时间到烟台?”
我说:“收拾好了,明天就过来。我这里有房间你可以住。怎么说出这么远的门,一定要把握住时间。”
佳佳说:“我姥爷要送我。”
     “不用了,这么远。初村那个地方交通不便。告诉你姥姥姥爷,让他放心,叔叔能办的很好。”
       说完,佳佳就下了线。想了一会,便下了楼,去了机票售票点,买了一张与佳佳同航班的机票。又在大海阳路的手机店买了两部刚刚流行不久的“步步高”彩屏手机。办好这些,准备坐86路公交回去,想想也没有什么事情,干脆就散步起来。五点,天已经黑了,走到解放路公园,看见风雪中一位中年男士雪中一个人在独舞,他戴着口罩,或许这样能抵住外面的寒气侵入。没有音乐的伴奏,可这位男士仍然跳得那样投入。我有些被吸引,一个人找了个椅子,静静地欣赏着。华灯初上,觉得有些冷,起身找了个小吃部。
       小吃部,里面的人很多。跑堂的服务员是一位中年大妈。在端上我点的蛋炒饭、肉丝豆角时候,我发现这一菜一食,被厨师炒糊了。我眉头微微一皱,倒是让服务大妈发现了,说:“这位大哥,不好意思,今天人多,后厨忙活的给炒大了。要不给你重做?”
       我说:“散了,人多再重做,多耽误时间啊,这样就行了。”
       我这么一说,大妈更不好意思了,她要端走饭菜。我笑了一下,阻止了。说:“我老婆做这个,也是这样,我习惯了,她出差在外,你做成这样,我喜欢,我想念我老婆。”
       大妈哈哈大笑一通,不过意,又拿了一瓶烟台清爽啤酒,我拒绝了,说:“我一个人从不喝酒。”


        回到奇山小区,已经是八九点钟的样子。看了一会电视,洗了澡,一个猫在被窝里,刚躺下的时候,放松的身体有些地方隐隐作痛,闹不清是年龄的关系,还是那次海难留下的尾巴。屋内温度很热,一个人的世界,干脆就抱着电脑到了客厅。
       打开电脑,不一会QQ上面有红色头像在闪烁。点开是“塔娜”名字的网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击“同意。”果然是小景。
       塔娜(21:00:09)大哥,在忙什么?我想视频。
       同舟(21:01:01)稍等,我现在是半裸状态。
       塔娜(21:03:00)哈哈,怎么就剩下你一个人?
       同舟(21:10:02)在想春节后的事情。塔娜,这名字显然是想与别人的名字雷同,却又避免雷同的意味。回去后父母怎么样?还好吧。
       塔娜(21:11:43)除了我爸爸,对我回来高兴以外,我妈妈无动于衷,好像我每天都在她身边的样子,熟视无睹的,不闻不问。可能是爸爸对我很溺爱,造成的。有些母亲,总认为自己的女儿,把丈夫对自己的女儿的溺爱理解成抢了自己的老公。我估计我妈妈就是。
       这个说法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说,未必是这样,人的世界是有层次的。一个做了父母的人对自己的孩子或者与自己孩子的年龄相当的人,都会产生一种关爱的情愫,关爱是来自上一辈对下一代的安全、选择等等不放心的,并有心提供帮助或者支持的意向。这种情愫是没有选择的配置。就像人的出生的家庭无法选择一样。你在家里待一段时间,时间长了,与母亲多接触,多交流,我想会有改善的。
       小景说:我不想呆的时间太长,我想回烟台。回到你那里。我初二就回烟台。你可不知道,春节快到了,我爸爸是最忙的时候,整天与那些像海盗一样的船民,胡吃海喝的吵吵闹闹,我都烦死了。我想早点离开。在烟台我还要你教我测绘呢。
       我说:“测绘不难学,只是现在很少有人舍得去野外遭罪。但是这是技术活,也不是谁都能做得来的。我劝你还是三思而行。”
       小景说:“没啥。只要你在旁边,就权当出去野炊了。”
    “你这是严重的依赖症。这个不好。”我对小景说:“你还年轻,在一起学点东西是应该的。至于别的你还是自己有数。你这样长期依赖我,以后的路怎么走?肯定会受干扰的。”
     “干嘛吓成这样?我也不嫁给你。”小景有些怨尤“说实话马上二十五了,真想嫁给你,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太过正统。”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朋友途径很多,未必做夫妻才是唯一选项。‘忘年交’也是其中之一。其实啊,夫妻是朋友关系的放大版,就像两块磁铁,那个N极当与S极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两个都保持着极强的力量。但是你让N极和S极融合了为一了,整个磁铁已经没有了激情力量了。尽管磁铁是物,但大自然的法则都一样的。为什么正常的夫妻是争吵的夫妻,因为阴阳是两个矛盾对立的统一体。在矛盾中统一,在对立中统一。不吵架的夫妻,是同床异梦的男女,不吵架的夫妻,比离婚更可怕。你啊,认识了这个就明白了婚姻实质就是一对男女在一起过日子,就像两块磁铁,本能产生需要融合的激情力量,融合了就开始平静的厌恶,争吵,对立,然后再继续激情,周而复始,完成一个生命的过程。N极S极融合的产物就是下一代的诞生。有了下一代,N极S极就开启了对下一代关爱的模式,这个与电脑有些相同。”
说了半天,小景竟然没有了动静,再一看,头像图标变成了黑白。这家伙下线了。


       刘爱丽的女儿佳佳下午时候到了烟台,刚一进门,我就打电话给了张国强,电话通了,他告诉我在莱州的养殖场。对于女儿的出国,张国强不以为然,在电话里流露出很不耐烦。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在佳佳出国之际,作为父亲的张国强能出面给自己的女儿送去关爱。实际上,这样做并不是很难。张国强却拒绝了。给我的感觉是他现在已经从家庭的圈子彻底的脱钩。这样我很纠结。难道他想与那个白雪‘重上井冈山’,去另组建家庭?想到这里我心里打起了鼓:未必!张国强已经是失去了生活的自我,他的整个世界仿佛就是一个破门、破窗组成的破屋子,四处透风。
       果然,在我在首都机场和佳佳耐心的等待CA975航班登机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个烟台市的陌生电话。接听后得知,对方是莱州市的公安派出所:张国强因为嫖娼被公安局治安拘留,要我去领人。
       这是低档次的丑闻。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一个连自己的女儿不管不顾的人,竟然有钱去嫖娼。是谁把一个体制内的中层干部给打造成这个样子?我心头一颤:张国强这辈子完了。
       既然是丑闻,那就不能扩散。我放了电话,若无其事的领着佳佳在诺大的机场,找吃饭的地方。尽管飞机上供应餐饮,但是还是让孩子在接近午夜的时候,能吃上舒心的热饭。
       吃饭的时候,佳佳问我:“叔,新加坡热吗,现在?”
    “是啊,你大约在早上八点到达樟宜机场,估计是三十多度的气温。下了飞机后,进入候机楼,找个卫生间,我你的羽绒服,秋衣秋裤,换下来,这些东西就放在我为你买的随身行李箱里面,记住看好箱子,别让箱子离开你的视线,登机后,行李箱在你的头顶上,别睡的太沉,时常起来看看箱子。因为里面放的现金,你到了樟宜机场,把钱单独拿出来,放在你的背包里,然后进行边防检查。”
    “知道了,叔。你怎么回去?也是飞机吗?”
    “你走后,我在机场迷糊一会儿,明天坐火车回去。”

       吃完饭,我领着佳佳回到E21登机口,看了时间不过十点。刚坐下,扩音器传来女播音员嗲声嗲气的声音:由于空中管制的原因,由首都机场飞往新加坡的CA975航班不能按时起飞。佳佳一听,就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面,看样子很疲倦。我说:“佳佳靠叔叔肩膀睡一会儿,上了飞机发动机轰鸣声很难入睡。”佳佳很听话。不一会就靠在我肩膀上面睡了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6 09:16 , Processed in 0.02439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