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17|回复: 23

[原创] 夜渐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河西村夫 于 2018-11-4 06:35 编辑

               夜渐长

                                                                               梁正虎

      秋分是一把剪刀,将秋天分成两半,夏末的热烈和中秋的凄凉被太阳的视线平分成一种清淡。秋分一过,太阳渐渐斜了过去,白昼渐短,黑夜渐长。

      夜一变长,就不能一觉睡到天亮,常常在凌晨三四点钟醒来,醒来就辗转反侧不容易睡着。披衣下床,在院子里转一圈,夜凉如水,星星点点的冷露似乎飘落在脸上,凉风吹来,树上干枯了的叶子在唰啦唰啦作响。哦,一场秋雨一场寒啊,那残存的一点儿朦胧顿时被清洗。心里那些烦忧与困顿,全都涌了上来,这夜比以往更长了。

      我常常在这样的夜晚想念父母亲,父母亲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生前没能享到多少福,让我内心觉得非常遗憾,而两老在世的时候,最挂念的却是一双孙女。

      女儿大学毕业了,在家门口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收拾行李去了千里之外的新疆鄯善。应该说,新疆鄯善和我们祖宗三代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做梦也不会梦到这个地方。可是,如今女儿去了鄯善,“鄯善”就是挂在我们嘴边较多的一个词儿,鄯善成了我们日夜牵挂的地方。女儿身在异乡,举目无亲,那儿气候环境不同,风土人情不同,民族语言不同,她是否能很好地融入其中。女儿在鄯善县城谋了一份教书的职业,她已由一名学生成长为一位教师,她要教书育人,从此有了担当,有了独立的生活。我的顾虑也重重,她刚刚离开教育她的学校,她在家中无时不刻让我们叮咛嘱咐,她能挑此重任吗?她能教好自己的学生吗?她能和这么多师生沟通好吗?我担心她能否在此立住足,能否胜任这项工作,一大堆一大堆的问题需要她独立面对和处理。在生活方面,好像没有听见女儿太多的叫屈,还算行。我们也常劝导她,没有一份工作是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想到这些,我们对工作生活的挑剔也就释然了。农家的孩子,有个饭碗端着就已经很不错了,不管饭碗里是肉还是稀粥。女儿年龄也不小了,二十好几了,也该找一个如意的婆家了。问问女儿,女儿说还没相中一个合适的,不急。年轻人有她们选择对象的标准,她们的想法和我们的想法大相径庭。做父母的又怎能不放在心上呢?

      儿子多年患有鼻炎,常常象感冒的样子,几经医治总不见效。如今高三了,仍吸溜着一把鼻涕,在学习上起早睡晚地为高考拼搏着。我们即担心他的身体,又担忧他的前程。妻跟随着他,从乡下辗转到县城,从这个出租屋搬到那个出租屋,常常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她和儿子之间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子在牢牢地拴着,这根无形的绳子限制了她的自由,未曾远离。

      我们一家人形成两个住处的局面,农忙时,我独自一人在家里种庄稼,农闲时,我将妻换回来,让她洗洗涮涮,把这个清冷的家打理打理,找回一点家的感觉。在做儿子陪读的日子里,仔细想来,我们夫妻在一块的时候还真不多,你来我去,仿佛是參商二星。

      如今,上高中的孩子没有一部手机已是不可能了,尽管学校在明令禁止。自从我们的儿子有了手机,手机就成了妻和儿子闹别扭的根源。周末,儿子捣弄手机的时间稍大一些,妻就不乐意了,怕影响学习。说说儿子,儿子就不乐意了,他的理由是辛辛苦苦读了一周书,双休日了,看一看,休息休息,放松放松,妻就不饶他了。有时,儿子歪着脖子和娘顶嘴,娘就觉得委屈,你看看,这还了得。妻不管这是儿子青春期的逆反心理,还是什么理论,她就觉得儿子不懂事,不靠谱,不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

      我也在城里谋了一份教书的职业,回首过去,碌碌半生,如今年岁大了,责无旁贷,也该耳根清净,伏下身子全身心地投入到其中做点事了,真心地唤一声,孩子,请跟我来!在教书的过程中,遇到几个顽劣、底子很差的学生,常常不离左右地再三叮咛教诲,但那几个学生不懂得这些,以为我跟他在过不去,不予配合,导致收效甚微。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就想起这些事来,我从心底里感觉到,自己的儿子也不曾这般辅导过。如今我们父子之间很少见面,至多在电话里匆匆督促上几句,嘱咐他注意身体之类,未曾好好地翻看过他的作业本,心里觉得愧啊!

      睡在城里的楼房里,睡不着的时候就想起乡下的房子。乡下的房子花了代价,刚刚修好两三年,宽敞整洁,空气新鲜,无嘈杂之声。院子里有花草鸟雀可供欣赏,还有绿色蔬菜随手拔来淘洗下锅,这样住着舒心。本想恬然久居下去,然而身不由己,家仿佛成了旅店,寂静清冷。我们匆匆回来一次,感觉反主为客了。周末赶回家里匆匆看上一眼,最多住上一晚。院里的九月盛菊无人欣赏,无人浇水侍弄,任其自生自灭。屋檐上咕噜咕噜徘徊的鸽子,仿佛它们成了这屋的主人。我扫一扫院落里飘零的落叶,望一望院墙上被雨水浸湿剥落的粉壁,斑斑驳驳,房子自个儿渐渐陈旧下去,心里生出好些许酸楚的感觉。家的感觉在哪儿?

      夜渐长,睡在学校的公寓楼里,我常常睁大眼睛,注视着这漫无边际的黑夜,翻来覆去,覆去翻来,心窝里爬满密密麻麻的心事,这些心事变得和夜一样长。

发表于 2018-11-4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早啊,梁老师。先关注一下,回单位了再来品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早,因为忙,不得不早。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11-4 07:21
这么早啊,梁老师。先关注一下,回单位了再来品赏。

版主早,因为忙,不得不早啊。
发表于 2018-11-4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实在,诚恳。
鼻炎,可上网搜洗鼻壶,一个红色的小塑料壶,二十多块钱一个,配上洗鼻盐按指示使用,效果奇佳。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11-4 11:19
文章写得实在,诚恳。
鼻炎,可上网搜洗鼻壶,一个红色的小塑料壶,二十多块钱一个,配上洗鼻盐按指示使用 ...

谢谢昙花老师的关照,可买来一试。
发表于 2018-11-4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
发表于 2018-11-4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父者为子女操不完的心,相信孩子们都会好的。谁家庭院无秋风呢,不容易啊。

拜读村夫老师佳作,祝一切安好。
发表于 2018-11-4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天地心,儿女是父母永远的牵挂。为了儿子陪读,当母亲的自然辛苦,当父亲的也是百般不易。唯其祝福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
“乡下的房子花了代价,刚刚修好两三年,宽敞整洁,空气新鲜,无嘈杂之声。院子里有花草鸟雀可供欣赏,还有绿色蔬菜随手拔来淘洗下锅,这样住着舒心。”这房子如今远胜于城市的蜗居,有她在,当年迈体弱叶落归根之际,有这么一所农宅已然稀罕了哦。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又奈何 发表于 2018-11-4 12:44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

说的也是,谢谢老师来读,辛苦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11-4 15:23
为父者为子女操不完的心,相信孩子们都会好的。谁家庭院无秋风呢,不容易啊。

拜读村夫老师佳作,祝一切 ...

谢谢云馨老师来读,好久不见了,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8-11-4 20:26
父母天地心,儿女是父母永远的牵挂。为了儿子陪读,当母亲的自然辛苦,当父亲的也是百般不易。唯其祝福所有 ...

问好秋实老师,和您有同感,盼望着那一天。
发表于 2018-11-4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城里住习惯了,反倒住不惯乡下了。恭喜河西老师当上了教师,名至实归。女儿也工作了,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11-4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老师儿子的鼻炎或许是过敏性的,到大医院查查过敏原,对症治疗,就会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笑靥 发表于 2018-11-4 21:26
在城里住习惯了,反倒住不惯乡下了。恭喜河西老师当上了教师,名至实归。女儿也工作了,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 ...

问好阳光老师,但愿大家都好。城市有城市的好处,乡下有乡下的洒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8 18:43 , Processed in 0.08862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