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1|回复: 2

[原创] 【投稿】一生刚直雅居士,为民立命真才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相忘江湖 于 2018-12-5 22:25 编辑


一生刚直雅居士,为民立命真才子
文/相忘江湖



       他,才华横溢,文章妙绝天下;为国为民,胸怀经纶之志。
       宋仁宗赵祯第一次读到他的文章制策,惊喜若狂:“朕今日为子孙得两宰相矣。”
       宋神宗赵顼同样是他的超级粉丝,读到他的治国之道,兴奋得忘记了吃饭,盛赞他是天下奇才。
       欧阳修读到他的文章惊叹不已:吾当退避三舍,使其出人头地。
       一代宗师黄庭坚评价他:文章妙天下,忠义贯日月。
       宋孝宗赵昚对他下了定论:忠言谠论,立朝大节,一时廷臣无出其右。

       他,就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文学家、书法家,一个被文学耽误的宰相之才,苏轼。

       皇帝把他当做宰相接班人培养,深受当代文豪重臣赏识,本该年少得志一帆风顺大有作为。
       可惜命运无常,他仕途不顺,壮志难酬,坎坷流离,他的一生,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

       公元1067年,宋神宗赵顼上台,为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困境,不满二十岁的皇帝决心雄起,奋发图强,甩开膀子大干一场,把目光投向了改革先驱王安石。中国古代史上继商鞅变法之后规模最大的社会改革运动拉开了序幕,史称王安石变法、熙宁变法。
       有皇帝强有力的支持,王安石如日中天,成为炙手可热的当朝副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积极巩固力量,凡是支持变法的立刻飞黄腾达,摇身一变为朝廷重臣;凡是反对变法的,毫不留情予以打击:宰相富弼相位被罢,范镇被夺职致仕,欧阳修被迫退休,枢密使文彦博被迫离京,御史中丞吕公著,御史刘述、刘琦、程颢,谏官范纯仁、孙觉、杨宗愈等一大批保守派成员全部被贬离京……
       苏轼看到百姓深受新法之害,民不聊生,加上自己本对改革激进措施意见很大,比如,《贡举法》选拔人才只重视能力而不注重人品,有才无德将会给朝廷和百姓带来巨大的灾难;《雇役法》会增加百姓的赋税负担,助长官员贪污之风;《青苗法》就是政府放高利贷,强迫百姓借贷交息;《农田水利条约》只奖不罚,官员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牟取民财……

       面对咄咄逼人的王安石,摆在苏轼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支持变法,投入王安石门下,以他昔日的名气,仕途当会扶摇直上,一飞冲天,将来当上宰相也非不可能;二是反对新法,走上保守派的老路。但“变法富国”是当前压倒一切的重大政治任务,王安石又是权倾朝野的重臣,自己不过微不足道的芝麻小吏,反对新法即批评王安石和神宗皇帝,渎犯天威,自己的仕途也许就从此夭折,若惹得龙颜大怒只怕小命难保。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怎么办?苏轼面临人生第一个重大选择题。

       人的一生,道路虽然漫长,但关键的只有那么几步。这几步走得如何,决定了人一生的命运。

       这时,苏轼想到前辈张载的一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不站队,不立派,作为宦海中的一股清流,心中秉持充沛天地的浩然正气。如果必须站队,就站在百姓之队,自成一派,天地我独行。即使失败,至少问心无愧,为国家忠肝义胆,为百姓无怨无悔。

       苏轼不断给宋神宗上书谏言,一次,两次,三次,大胆指出王安石新法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与民争利,聚民财以充国库,造成国富而民贫。
王安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处处针对苏轼,鸡蛋里挑骨头。
       苏轼见势不妙,请求出京任职,干脆离你远远的,去杭州任通判。王安石虽有宰相胸怀,但新党们岂能就此罢休,熙宁七年秋,苏轼被调往密州任知州;熙宁十年至元丰二年三月,在徐州任知州;元丰二年四月调为湖州知州。平均两年半一调,来回折腾,不得安生。这一年,苏轼43岁,颠沛流离,水土不服,衣带渐宽,日渐消瘦。

       王安石已暂时离开相位,但新党们仍不死心,必置苏轼死地而后快,千方百计炮制罪状。
       苏轼在湖州知州上任之处,按照惯例,给神宗写了一封《湖州谢表》,立刻被新党拿来大做文章,说他“愚弄朝廷,妄自尊大、衔怨怀怒、包藏祸心,讽刺政府,对皇帝不忠”,罪不可赦死有余辜。皇帝在谗言之下被彻底激怒,下令逮捕苏轼,解往京师,明正典刑,处斩示众。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虽然小人当道,但公道自在人心,眼看苏轼含冤入狱,救援活动在朝野迅速同时展开,包括时任宰相司马光在内的许多元老、社会各界纷纷上书求赦,就连太皇太后、皇太后都为苏轼求情,皇帝死党、旧相王安石也上专札言:“安有盛世而杀才士乎?”宋太祖曾有誓言:后嗣皇帝不得杀士大夫。苏轼下狱一百零三日,终捡回一条性命,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

       元丰八年神宗逝世,变法结束,苏轼被召回朝,连连升迁,迎来了事业第二春。在朝半月,由礼部郎中升为起居舍人。三个月后,升中书舍人。不久,再升翰林学士、知制诰,知礼部贡举。
       但此时的苏轼,经历乌台诗案后,定力弥坚,洞彻人生,性情更为洒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司马光等旧党重新掌权后,变法政策不论优劣好坏,悉数废除,坚持对人不对事的方针,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大肆打压新党,新党中一部分有识之士也未逃毒手。朝政一片混乱,无人顾暇,每天的工作都是排挤打压。
       月夜沉沉,孤灯一盏,不得入眠的苏东坡,再次迎来人生第二道选择题。
       目下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只要对朝政乱象充耳不闻,顺其自然,好容易稳定下来的仕途将会顺风顺水。但是看到旧党种种丑陋现象和无耻行径,实在感到耻辱、愤怒,这和当年的新党有何分别,一样的倾轧,罗织罪名,背地下黑手,只要不是自己阵营,一律打压,完全置国家于不顾。但是,无论自己立场如何,旧党始终把自己看作同一阵营,若是发难,岂非“叛徒”?以其虎狼之心,如何饶过自己?

       他想起了十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面对王安石嚣张气焰夷然无惧的青年,那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青年,那个为民请命忠肝义胆的青年,那个一身正气勇往无前的青年,又回来了。

       不能忍了!他再度上书朝廷,认为王安石新法不可一概废除,对旧党执政后暴露出的腐败现象,痛陈己见,严厉抨击。
       由此,被旧党视为异己,又遭诬告陷害。苏轼至此是既不能容于新党,又不能见谅于旧党,人生第二个冬天来临,被贬的大门再次开启。元祐六年调往颍州任知州,元祐七年任扬州知州,元祐八年任定州知州,绍圣元年再次被贬至惠州,绍圣四年被放逐到荒凉之地海南儋州,这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

       但就是这样不断遭受打击,承受生活磨难,换就别人也许早就倒下,苏轼一生却从未垮掉,如同“蒸不烂煮不熟捶不破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吟诗弄词,风花雪月,庸常文人耳;寻章断句,皓首穷经,学究文人耳;为国为民,兼济天下,方是真才子真英雄。

       谁都懂得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谁都明白左右逢源才是立足之本,为什么苏轼如此愚蠢?王安石当权,他反对王安石;司马光得势,他反对司马光。新旧两党均不能容,左右碰壁处处受气。以至于林语堂说他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
       他反的是谁,又是为谁而争?
       归根结底,乃是一个“民”字:为生民立命。为了体恤民生,减轻人民的负担,解除百姓的疾苦。
       他学佛学道,只是为了参悟人生,并不消极避世,相反,积极入世,报效国家,拯救百姓于疾苦。为国为民,哪怕丢掉前程,坐牢入狱,甚至不顾生命。
       苏轼其名“轼”,原意为车前的扶手,取其默默无闻却扶危救困,不可或缺之意。

       皇帝下令压低价格为宫中购买花灯,苏轼冒死上书,陈说利害,结果皇帝收回成命。
       徐州就任期间,黄河决堤,暴雨如注,徐州城面临灭顶之灾,苏轼毅然以身守城,最终保全了徐州城和全城百姓的性命。
       杭州、颍州、惠州就任期间,苏轼率众疏浚西湖,修筑“长堤”,造福一方。
       儋州就任期间,带领百姓掘土挖井,建造了海南第一泉;开学堂办书院,儋州诞生了历史上第一个进士。

       朝廷虐他千百遍,他将生死皆看淡,为民请命心无怨。

       元符三年,朝廷大赦,苏轼奉旨北还,可惜半道而卒,享年六十五岁。宋高宗即位后,追赠苏轼为太师,谥号“文忠”。
       我想,在临终那一刻,苏轼或许和后人王阳明心有灵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发表于 2018-12-6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品赏读支持。   
发表于 2018-12-6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朋友看看秋版此篇加版权之文:发表帖子与添加版权教程  希望能帮到您(临时)
http://bbs.zhongcai.com/forum.ph ... &fromuid=261974
(出处: 中财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7 05:36 , Processed in 0.03014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