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32|回复: 2

[原创] 枣儿情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8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夕阳1 于 2019-9-28 18:07 编辑

九月,秋至。登高望远,放松自我的诱惑锁不住劳累一周的疲惫,于是,背上背包,向大山进发。白云山上树木繁多,而这个时节正是枣儿成熟蒂落的季节。山风一刮,枣儿从天而降,撒满一地。常年登山的我,早对什么地方有好枣树,什么山体好攀爬,了如指掌了。时常,因为枣树长刺的特殊原因,我都是守在枣树底下,扬起脖子,一边望着挂在树梢上诱人的又红又大的枣儿,馋的流口水,一边用树枝抽打着枣枝上的枣儿,见枣儿一落地,立马去捡,不管枣儿落在水沟里,还是岩石缝隙中,我都想方设法把它们弄到手。满身狼藉,裤子也挂破了。但最终看着袋子中鼓鼓囊囊的枣儿时,感觉这次出行也值了。
品尝起亲手收获的枣儿时,也总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儿时老家的那棵老枣树。
   曾记得,枣儿成熟的时节,总是忙碌而又充满喜悦的收获季节。农历八月,老家偌大的院子被收割回来的玉米照耀成金黄的时候,老家的枣儿也熟了。沉甸甸的大红灵枣压弯了枣枝。这个时候,可高兴坏了我们兄妹三人。大哥爬上树,抓住树枝用力的晃来荡去,地上到处都落满了红红绿绿的枣子,我忙拿来竹筐,手里捡着,嘴里嚼着,争先恐后抢拾着地上的枣儿,我天生就是个快手,我的捡枣速度可远远超过二哥,他一看个头大的,熟红了的都被我抢光了,可着了急。
  “咣咣——咣咣咣——”二哥对着树干狠狠地踹了几脚,“噼啪——噼——啪啪——”枣儿又落了一地,“哎吆,这是干啥呢?”随着二哥的这几脚猛踹,还在树上摘枣儿的大哥,可被吓的不轻,差点一个摇晃跌落下来。不觉吆喝道,“老二,你想摔死我啊,你等着,我下去后,绝不会饶你。”
 “哈哈——哈哈哈——”听到这话,二哥抱头逃窜,这时正在剥玉米皮的父母禁不住哄笑起来!
   摘完枣儿,母亲总会将枣儿分成几份来,让我们兄妹三人,送给邻居,增进邻里的感情。
   之后,母亲再从剩下的枣儿中挑选出一些,给我们泡酒枣。清楚的记得。母亲找出一个大肚子陶瓷坛子。这种坛子,在昔日几乎每家都有,一般是用来腌制咸菜用的。母亲用热开水烫上几遍陶瓷坛子,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晒干。与此同时,她把挑选好的个头饱满、艳亮的枣,一一洗干净,晾干。母亲说,枣要是晾不干,带着水,就会烂掉。
   接下来,母亲将白酒,倒入一个白瓷碗里,随后,用筷子夹着一颗颗红枣在酒碗里蘸一下,放进晒干的坛子里,直到装满坛子后,坛口上面蒙一块塑料布,再用线绳一扎。最后,把坛子放到一个地方,整个泡制的程序就完成了,就等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泡制好后,开吃了。
   但我可耐不住性子,过上一段时间,我就会问母亲“酒枣行了吧,可以吃了吧?”母亲说,沉住气,到了年跟前就能吃了。可我就是沉不住气,时常会把坛子移出来,趴到坛口闻闻。淡淡的酒枣香味,更引起了肚子里的馋虫。
终于到了年跟前,腊月二十三晚上,当母亲打开坛子,只见坛子里的圆枣,个个饱满红润,肉鼓鼓的,泛着晶莹的光亮。顿时,屋里所有的缝隙都灌满了醇香。这种醇香,只有枣的甘甜和酒的浸泡才能漫溢出来。母亲先往我的嘴上塞了一个,一咬,顿觉酒枣清脆嫩滑,细细嚼来,满口留香。
  母亲说:你要是愿吃,明年再泡。
  转眼间,那温馨的记忆,仿佛如昨。母亲也已年迈,但母亲当年泡制酒枣的场景,依然弥漫着浓浓的酒枣甘冽的香气,今天想起来,依然让人回味不尽。
  往事如烟!留住童年,留住所爱,留住所想,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无论身在何方,老家的秋夜,秋风,那树上金黄的酸枣儿,母亲泡制的酒枣儿,那乡愁,永远承载儿时美好的记忆,永驻在我们心底......

发表于 2019-9-30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发表于 2019-10-1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的回忆,散发着浓浓的枣香。眼下正是冬枣收获的季节,祝福大家吃着香甜的枣儿,过一个快乐的国庆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0-22 04:40 , Processed in 0.02742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