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转贴] 贾敬是贾府败落的关键人物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11-6 00:4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我们常说“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那个装睡的人自己决定醒来”。的确,真正处于睡眠状态的人,虽对外界刺激反应减弱,但是只要刺激足够,他便会立即醒来。

而装睡的人,只是一个闭着眼睛的人,他意识清楚,可以对外界的刺激反应正常。为什么叫不醒他,因为装睡是他的主观故意,他不愿醒来、不想醒来,外在的睡眠状态是他堂而皇之逃避的合理伪装。比如,《红楼梦》中的贾敬。

贾敬,何许人也?他是宁国公贾演的孙子,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的次子,贾珍之父。他在《红楼梦》中出场的次数极少,以名字出场的有三次:冷子兴的演说里、秦可卿丧事中和贾府祭宗祠仪式上,剩下正面出场的两次便代表了他的一生:他的寿辰和他的葬礼。就这么五次便是这位贾府中地位仅次于贾母的重要人物的一生。

在《红楼梦》第三回宝黛初见时,有一首形容宝玉的、似贬实褒的《西江月》: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如果将此词用在贾敬身上,想来也是妥帖的,然并不是似贬实褒,却是实贬真贬。特别是其中“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更是对贾敬人生轨迹的形象描摹。

可以说,贾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苟且偷生的人,正如曹公为其设计的名字一样,去掉代表其辈分的“文”字旁,他只剩一个苟且的“苟”字了,他的一生的确是苟且的一生。

一、于国苟且,空将才华掷道门。

在《红楼梦》的第十三回中,宁府贾蓉的妻子秦可卿亡故,贾蓉的父亲贾珍觉得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这样的称谓写在儿媳妇秦可卿的灵幡经榜上“不好看”,说白了就是其面子上挂不住,便托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为贾蓉捐个“龙禁尉”。

在向戴权提供贾蓉的“个人简历”时,引出了贾敬“乙卯科进士”的出身。在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通过最后一级中央政府朝廷考试者,称为进士,是古代科举殿试及第者之称,满腹经纶的贾雨村考中的就是进士。

因为进士科是常科,考取又最难,故此最为尊贵,地位亦成为各科之首。放在现代社会,考中进士,相当于考上了博士。由此可见,贾敬还是有一定的真才实学的,可他却不思发挥自身的才干和能力报效国家,而是在道观中与一群道人终日胡羼,空将自己的学识付与空虚道门。

在去世的时候,贾敬虽被追赐了五品之职,但是追赐的原因却带着莫大的讽刺,“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念彼祖父之功,追赐五品之职”。

二、于族苟且,有位不为独善身。

宁府为宁国公贾演的府邸,贾氏宗族的祠堂就设在宁府之中。贾敬在未到道观中求长生之前,是贾氏宗族的族长。

何谓族长?族长,亦称“宗子”。在封建社会,同族的族民们为了自身或共同的利益,一般都推举族内德高望重的男姓长者为族长。

族长具有很大的宗法权力,宗族内部的管理和各项事务的主持一般都由族长担任。他们在同族内拥有相当分量的“族权”,小到家庭纠纷、婚丧喜庆,大如祭祖、祠庙管理等事务都要主持。

贾敬一味好道,便把自己袭的祖上的官和族长的身份都一股脑地丢给了贾珍。即使知道了孙媳秦可卿亡故,也是冷面冷血、置若罔闻,“那贾敬闻得长孙媳死了,因自为早晚就要飞升,如何肯又回家染了红尘,将前功尽弃呢,因此并不在意,只凭贾珍料理”。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寿比天。他明知,贾府“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不去殚精竭虑地思中兴之计,而把这些都丢给了终日只知道吃喝玩乐、花天酒地的贾珍,完全没有丝毫的担当力和责任心。

贾敬不负责任的放任,给贾家埋下了很大祸根。在秦可卿的葬礼操办上,没有父亲约束的贾珍肆意奢华,停灵时间顶格上限:七七四十九日;念经超度的道士僧人达到了一百九十九人之多。

最豪华的是秦可卿用的棺木,是出在潢海铁网山上的樯木,万年不坏。不仅是价格不菲,关键还是“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这就涉及了宫廷斗争。

一个小小的龙禁尉之妻,却用了亲王级别的棺木,况且还是失了势的一派,危险系数又增加了一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事一旦被皇上知晓,或被别有用心之人抓了把柄,后果不堪设想。

贾政提醒贾珍“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贾珍充耳不闻,一意孤行。贾珍这些奢靡无度和极度缺乏敏感性的举动,为贾家抄家败落的结局埋下了祸根。如果贾敬在位,贾珍万不敢如此胆大妄为。

三、于家苟且,不教不养失父责。

贾敬一生育有一子一女,即贾珍和贾惜春。作为父亲,他既不教子,也不养女。其子贾珍,骄奢淫逸。作为族长,不是端肃持重,树立典范,而是冲破底线、弃丧伦常、胡作非为,与自己的儿媳秦可卿爬灰,与自己的两个小姨子暧昧,把宁府搞的乌烟瘴气的,“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因为要挣面子,再加上与秦可卿的孽情,贾珍在秦可卿的葬礼上不仅是极端地铺张奢靡,而且表现出了不符合身份的极度悲伤,令人既瞠目结舌又匪夷所思。甚至在贾敬居丧期间,贾珍还纠集了一帮纨绔子弟,以练习骑射为名,饮酒赌博,狎昵娈童。

在道德沦丧的贾珍的“示范引领”下,宁府管理混乱,家风败坏。凤姐协理宁国府时一下子便列出了宁府五个方面的问题:

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风俗。

连宁府的仆人自己都说“论理,我们里面也须得他来整治整治,都忒不像了”。

在对待有功劳的、上了年纪的仆人方面,荣国府是以礼相待,比如像对待赖嬷嬷等伺候过老主子的、上了年纪的人,在贾母面前可以坐着说话,像李纨、凤姐等人是要站着的。

而在宁府里却又是另一番天地,比如像焦大这个老仆,他是“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

这样护主有功的仆人,祖宗在世时也是另眼相待的。而到了贾珍这里却是被忽视和欺负,大半夜里派焦大这个上了年纪的人去赶车送人,发了几句牢骚还被捆手捆脚地填了满嘴的马粪,致使其喊出了吓坏了众人的醉骂。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这些不肖子孙的悖逆之举连祠堂里祖先的魂灵都坐不住了,在中秋节前夜跳窗而出,在墙根下发出沉痛哀叹。

其女惜春,自小便被寄养在荣府,没有父母疼爱呵护,性格冷僻,在青春花季却遁入空门,青灯古佛,孤寂一生。作为父母,既生之、则养之教之,只生不养,不配为人父。

四、于己苟且,走火入魔丧非命。

孟子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贾敬不愿“兼善天下”,退一步地“独善其身”也可。无奈,他却连“独善其身”也做不好。

他在玄真观众修道修得走火入魔,“素知贾敬导气之术总属虚诞,更至参星礼斗,守庚申,服灵砂,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的。如今虽死,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

脑补一下“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的画面,惨相真是令人不寒而栗。一个抱着求长生目的的人,最后却修的了这样一幅惨相,欲得人生的圆满,却修得了苟且,何其可悲、何其可笑!?

秦可卿的画谶中有两句曰: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这惊心动魄的两句皆将贾府的“颓堕”指向了“宁”、指向了“敬”。

贾敬这个贾氏家族装睡的人,本应用自己的能力和才学,有所作为,然而他却一味的逃避、一味的苟且,于国无可颂之功、于族无可记之荣、于家无可配之责、于己无可圈之行,自私逃避不担当、苟且偷生不尽责。

在贾府百年基业濒临颓堕之时,自私地追求独善其身,却最终死于非命,真是莫大的讽刺。

每个人一出生,就背负着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的责任,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生而为人,就要做一个真正的人。真正的人敢于直面问题、直面惨淡,因为他心中有一份担当和责任。

梁启超说:人生须知负责任的苦楚,才能知道尽责任的乐趣。不去直面迎接白昼一天的辛劳付出,而是想象闭上眼睛天就黑了,就可以舒舒服服的睡大头觉,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韶华易逝,时不待人,在美好的时代,蓬勃的年纪,莫作贾敬一样装睡的人,毕竟人生是用来奋斗的,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红楼梦》流传至今已两百多年了,正如作者诗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14 21:36 , Processed in 0.02574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