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4|回复: 1

[原创] 长篇小说连载《雪蝶》第二十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1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家以都统大人即将出征为理由催办婚事,却迟迟不下聘礼,伊长风知道对方不是缺那几个金锭是故意羞辱他,让他知道两家的地位悬殊。刁夫人原指望用聘礼置办嫁妆,无奈之下只好绞尽脑汁的缩减,


  连嫁衣都舍不得请裁缝,而是去求何玉蝶。“你咋啥都求人?”伊长风不满。“她不是你义女吗?她出嫁时,伊家兴师动众的,破费了多少银子,如今咱们嫁女,她这个当姐姐的还不该出点力?”刁夫人振振有词,伊长风懒得再同她争吵,只好任她去求。


  刁夫人上门时,玉蝶刚把强吃进去的早饭吐得精光,由起云搀着出来见客。听客人道出来意,何夫人刚想一口回绝,玉蝶却抢先应承下来,“没想到古丽妹妹这么快就要出嫁,只怕是赶的太紧,活做得糙不合妹妹心意。”


  “谁不知道你是江南第一绣女,龙袍都绣得,还绣不了民女的嫁衣?这事啊就拜托你这干闺女了啊。”


  被孕吐折磨得半死不活的玉蝶就强撑着,起早贪黑一针一线的绣,直至累得晕倒。何夫人见了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即便是亲姐妹,也不能这么不要命啊。”何夫人流着泪说。


  “我心疼妹妹命苦,没亲娘,婚姻也吉凶未卜,给她做件像样的嫁衣,也算补偿吧。”玉蝶有气无力的说。


  辛苦劳作十多天,终于把头上盖的身上披的脚上套的都给绣上花花朵朵,这几日孕吐也过了劲儿,玉蝶精神了许多,唤了起云把嫁衣精心包好装上车,主仆一起去送。


  伊家正门紧闭,绕到侧门,还是关得严严实实。主仆连叩数声,才有一门童开了条缝向外窥视,见是李府少奶奶,就摆摆手,低声说:“抱歉的很,家中有事,老爷太太不能见客,请李夫人海涵。”


  “是给你们小姐送嫁衣,我家夫人是没事串门子的人吗?什么涵不涵的。”


  “起云,怎么说话呢?没规没矩。”


  听说是送嫁衣,门童脸色一凛,犹豫了一下,把包袱接过去,连声谢都没道又关上大门。


  “岂有此理,一个小厮都目中无人。不就是攀上孙都统吗?我倒要问问伊家姑娘,这是什么教养。”起云嚷着欲上前拍门,被玉蝶厉声喝住:


  “放肆!在家里我不计较,出了门由不得你胡来。上车,跟我回去。”


  何夫人惊讶玉蝶怎么这么快就回转,问古丽对嫁衣可否中意,穿上合不合身。起云刚要开口,被玉蝶眼色制止。


  “伊家十分忙乱,不好意思多打扰。我也觉得身上乏力,巴望早回家歇息,没讲几句闲话就告辞,妹妹稍后得了闲空再试衣服,若不合身再改。”何老夫人催促女儿回房躺下休息,玉蝶刚起身,一个干粗话的婆子风风火火地跑进来。


  “何事这么慌张?”


  “老夫人,伊家来人送信,说古丽小姐意外身亡。”


  “什么!”玉蝶身子一晃差点跌倒,多亏起云从旁一把抱住。


  “到底是怎么回事?”何夫人追问。


  “说是练武时不小心跌倒,磕破了头,郎中到时已经气绝。”


  待嫁新娘练武身亡?这也太荒谬了!莫非是自己寻的短见?玉蝶母女脑子里同时闪过这个念头,谁都没说出口。


  横死的伊府小姐葬得很仓促。因玉蝶有孕在身不宜参加葬礼,何夫人代表李府去给古丽送的殡,回来后,一边给女儿细述仪式过程,一边叹息白发送黑发的悲哀,说伊老爷一夜之间白了头,走路都要人搀扶。“那么活蹦乱跳的闺女,说没就没,搁谁也受不了。”何夫人叹息。


  “古丽妹妹走地安详吗?”玉蝶轻声问娘是否看到古丽遗容。“横死的,能安详吗?破了相,那头颅,肿的不成样子,再加上纱裹绸包,一层又一层,简直认不出。”


  “没开膛破肚的验尸就好,好赖还落个囫囵全尸。”起云插话。按大唐律法,死因可疑的要验尸,女孩家即使是死后,剥光光开膛破肚,也是家人承受不了的耻辱。“就你知道的多。不说话能把你当哑巴卖了吗?”玉蝶嘴上斥骂不懂礼数的丫鬟乱插话的丫鬟,心里也急于知道伊家怎么避过验尸的。律法规定,无殃榜的灵柩不得出城门。阴阳先生对死因可疑的是不能开具殃榜的。


  “若非钱能通神,里正坊正会要仵作【注:相当现代法医】验尸的。伊家也是费了番力气才拿到殃榜【注:相当于现代死亡证明】。”何夫人压低了声音说。


  “该是入孙家墓地吧?”玉蝶又问


  何夫人摇头,“尚未进门,又是横死,孙家嫌晦气,连葬礼都没派人参加。是在西郊选了块无主荒地,可怜伊姑娘,落了个孤坟野鬼的下场。”


  古丽的墓填完最后一铲土,伊长风悬着的心才落稳,不由自主的长吁一口气。然而,麻烦并未如他期许的就此结束,刚烧完头七,钱氏就登门,正告伊家,人虽死,嫁妆还要送过去,理由是已定婚约,伊古丽就是孙家的人,嫁妆自然属孙家。伊长风闻言不由火起,说如收过孙家一尺聘财,即使人亡,嫁妆也会如数奉上,但孙家并未予任何聘礼,婚约等于一纸空文,岂有要嫁妆的道理。此外,嫁妆也就是衣服首饰,有的随葬,有的烧给亡灵,所剩只有寝房里的家具,孙家若是非要不可,敬请拿去。


  钱氏啐了一口说,孙家才看不上那些破家具,除了宝剑啥都不要。听此言,伊长风脸色骤变。


  “宝剑是姑娘最爱,已随灵柩入葬,总不能掘地挖坟吧?”伊长风沉着脸回答。


  “伊老爷既这么说,我就原话回复孙都统,如孙大将军怪罪,可别怨我不会说话。”钱氏言毕一阵风似的卷出门。


  钱氏走后,一向惧内的伊长风对刁氏大发雷霆,大骂蠢婆娘多事,若非要卖剑,何至于惹祸上身?


  “这事怎么怨我?我不托钱氏给卖,就没人知道你家有稀世宝剑?丢剑的事闹那么大,整个长安城,妇孺皆知。依我看,这剑不是吉物,胡姬生的刁蛮丫头,也是个扫帚星。不忠不孝的东西,惹出事,自己一走了之,让我替她扛。”


  “闭嘴!臭婆娘,你找死吗?如此信口胡说!”


  刁氏自知说漏了嘴,急忙探头察看,见门外确无丫鬟婆子,放下心、松口气,白了伊长风一眼:“看你那样,胆小如鼠。还不如我这妇人。”


  能在商海翻腾起浪花的人绝不会是懦夫,但伊长风一向信奉:“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权倾朝野炙手可热的孙都统,实在不是一个商人能开罪得起,事已至此,后退无门,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好在尸首已经下葬,任凭你再大的权势,也不能掘坟。


  伊长风用颤抖的手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只觉满嘴苦涩。


  孙无忌不信宝剑随葬,“其中有诈。”孙无忌问孙世才,“你真的看见尸首?”


  孙世才说,他以郎中的身份去伊府时,伊家已经装殓完毕,他之前不认识伊家小姐,实在是不能凭那仅露的一双眼睛判断是否本人,“内人又胆小,不敢凑近,远远地瞄了瞄,说是身量挺像。”


  “那丫头是死是活不甚要紧,要紧的是宝剑。有谁看见宝剑随葬?”


  “要确定宝剑是否随葬并不难。”孙世才说,“只要挖开墓就一清二楚。”


  “废话。墓是随便能挖的吗?”孙无忌黑了脸。


  “都统大人,江湖上有一种人专门挖坟掘墓,何不……”


  “大人,圣上传旨。”一个下人疾跑入内,打断了孙世才的话。


  太宗命孙都统立刻上殿议事。


  两仪殿,聚集了文官武将数十人。兵部尚书通告:东突厥于十一月四日,进犯大唐河西走廊。


  进犯边疆,捞一票就走,是突厥的一贯伎俩。这次的侵扰,除抢掠之外,颉利可汗也想试探大唐的反应,来个先下手为强,打乱唐军部署。他却未想到此举不仅让东突厥损失了一千人马,还给了大唐西征师出有名。


  从八月到十一月,长安人习惯了战车军马穿城而过。城东十里外,行营越扎越多,猎猎军旗迎风招展。三个月的时间,十万远征军终于组建完成,只待天子一声号令。


  贞观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唐十万远征军兵分六路征剿突厥。迟靖任第一路军总管,李毅孙无忌为副将,出兵定襄道。


  承天门前,太宗率文武百官为远征军饯行。六路大军总管先谢圣恩后祭牙旗,十万大军,顶盔贯甲,排成六大方阵,在激昂的《大护》乐曲中接受天子检阅。承天横街,成千上万的战旗迎风飘扬,十里长亭,送行的百姓人山人海。


  号炮三响后,大军开拔,迟靖率第一路军走在最前。六面战旗后是五面五方旗,然后是两面八幅宽的红色门旗,上书大大的“迟”字,迟靖骑在一匹枣红焉耆马上,面色平静,李毅和孙无忌陪在左右,三千黑铁盔甲的玄甲军附和着金鼓点高呼:“大唐,大唐”,如移动的黑云。道路两边掌声如雷,民众山呼万岁。


  李毅在鼎沸的欢呼声中听到有人呼唤亲人的名字,还伴着呜咽啜泣。玉蝶面影浮现在眼前,但李毅的双眸一直坚定的直视前方,他知道玉蝶不会挤在人群里呼喊,她一定在寺庙里焚香祈祷。


  出征前夜,亲仁坊李毅府邸,玉蝶一件件检视,征人所需都备齐,再也想不起还应带点什么,却总觉得好像落下了什么。


  “将军还未归吗?”


  “没有。”丫鬟轻声回答。


  为确保翌日的阅兵万无一失,李毅逐项检查了人马、兵器、旗帜、战鼓和辎重,归家已是亥时。


  寒冷干燥的冬夜,月亮尚未升起,漫天星斗如钻石缀满夜空,紧张兴奋了一天的长安进入梦乡,108坊灯火尽熄。


  李毅的马蹄声敲碎小巷的宁静。刚到巷子口,就见家门前有一人伫立,那般纤细苗条定是玉蝶。


  初冬的夜风吹动她的茧袄,也吹乱她高盘的螺髻。沉浸在离愁别绪中的玉蝶,见夫君下马,竟然哽咽不能语。


  “你怎么站在冷风里,若是着了风寒,会惊动胎气。”李毅责备道。


  “若非有孕,我真想随你出征。”


  “净说傻话。你连马都不会骑,打仗又不是逛灯会,你跟去能干啥?”李毅哑然失笑。


  “我要是古丽就好了,又会骑马又会武功。”玉蝶一声长叹。


  “你又吃醋。跟你说多少次了,我只当她是师妹。”


  “我可不是妒妇,别说让古丽做小,两头大,我都乐意的,奈何世事无常,妹妹那么年轻就……”


  “玉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别成天胡思乱想,为了腹中胎儿,你也要多保重,为夫远征,只好把你托付给岳父母。待平定突厥,我解甲归田,咱们全家回姑苏”


  明知夫君是安慰自己,她还是含泪点头,又拿出那条雪蝶丝帕。这条帕子曾作为信物被玉蝶赠予李毅,婚后,李毅又将其交玉蝶保管。


  “夫君远行,妾身无以相赠,只有这方旧罗帕。你置于胸口,我的心就永远和你的心贴在一起,生死不离。”


  李毅接过珍重的揣入怀中。“只要李毅活着,帕子就永远在这里。”


  “你要和帕子一起回来,我活一天就等一天,如若我死了,我的灵魂就化作雪蝶去找你,你就是征战到天边,我也要飞去找你。”


  玉蝶说着,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下。


  李毅紧紧搂着她:“我会回来的。我们还要一起种茶、刺绣,养一大群孩子。”


  “我不要你建功立业,只盼你平安归来。我也不慕荣华富贵,只愿夫妻长相厮守。毅弟,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不配做墨者之妻。”


  “我此去也不是为功名,墨家是不提倡战争的。只是胡虏不平,中原百姓就不得安宁。玉蝶,你成不了墨者,但是,你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妻。”


  月亮升起来了,清辉裹住两个相爱的人,月亮周边的星星像要隐去又像舍不得,嵌在那里,闪闪烁烁,像他们眼里的亮光。


发表于 2020-2-1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婚前意外身亡实属蹊跷悬疑一,李毅出征成败未卜,悬疑二,情节发展引人入胜,构思巧妙有吸引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4-4 17:10 , Processed in 0.02909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