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19|回复: 2

[分享] 孟子所欲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9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远牵 于 2020-7-19 23:07 编辑






孟子离开齐国,到了昼这个地方。有一个热心人想替齐王留住孟子,请他不要离开齐国。

结果如何呢?“坐而言,不应,隐几而卧。”这人见了孟子,坐下来想和他谈谈,孟子不搭腔,反而躺了下去,不理他。

这人很不高兴,但还是执弟子之礼,很谦虚地说:“弟子斋宿而后敢言,夫子卧而不听,请勿复敢见矣。”我对老师非常诚恳,见面之前先沐浴、烧香,没想到老师你根本不理我,从此以后,我不敢再来求见了。
孟子听了,对他说:来!你请坐,我和你讲老实话。——

“昔者鲁缪公,无人乎子思之侧,则不能安子思,泄柳、申详,无人乎缪公之侧,则不能安其身。”

孔子的孙子子思,是曾子的学生、孟子的老师,孔子死后,文化道统传到子思了。鲁国当时的国君缪公对子思非常尊重,他经常派两个最亲信的干部在子思旁边,以便随时传话。

鲁缪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为什么不干脆把子思请到宫里来住,或者请他住到隔壁,不是更方便吗?
人与人之间相处,对重要的对象,有些问题要研究、讨论的时候,必须有个转圜的余地,如果不是这样,事情就容易搞砸。领导人,长辈,师尊,或是心仪之人,都是如此。

中国人的伦常就是社会的次序,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艺术。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五伦中,朋友列居其一。

大家或许会觉得奇怪,好像朋友一伦不相干,而事实上朋友非常重要。任何一个人,许多心里的痛苦、心里的烦恼,上不可对父母言,下不好对兄弟、妻、子开口,对着好朋友东拉西扯,什么都可以向他发泄。就像中药里的甘草,每一帖药都用得着它,离不开它,因为它的性质是中和的。人生不能没有朋友,否则会很痛苦。

人与人的关系,最重要的无非就是亲情,爱情,友情。在家就是父母与兄弟,出外就是同学,朋友与师长。到了后来,再加上男女之爱,夫妇与子女之情。还有工作上的领导,部属,同事,伙伴。这当中,朋友之情,贯穿在读书时,在工作后,以及在所有因缘聚会之中。“同门为朋,同志为友”。长时间在一起学习,工作与生活的,这是朋。在朋之中,彼此有相同志向,则为友。而友,就角色而言,他可以是同学,伙伴,也可以是父母,兄弟,子女,爱人与夫妇等等。就志向而言,他可以有不同面向与兴趣而相交的友,同于某些道的同道中人。所以在交流时,就会针对彼此共同的经验与一致价值观,产生共鸣与默契。你能对A友讲的事情,不见得能与B友讲。而且,能成为友的,往往交流的内容,是比较深的,而且是不足与外人道哉的。

鲁缪公确实是深懂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艺术。做人实在难,往往不能走直路,如果坚持要走直路,一定会碰壁,稍微一转弯,事情就好办了。子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说的就是在领导与朋友之间,如何相处的艺术。

《孟子》这里的重点是告诉我们,鲁缪公以至礼对待子思,但中间如果没有人来缓和缓和,就无法安顿子思。这是事实,但这一则史实在一般历史数据中没有记载,读了《孟子》才知道有这回事。

孟子提到泄柳、申详这两个人,他们都是鲁国当时的贤人,也很了不起,尤其是申详,是孔子有名的弟子子张的儿子。虽然他们不如子思在鲁缪公心目中的分量,但是鲁缪公也很器重他们。当时他们两人也都有缪公的人在身边,替他们传话。孟子讲这些话究竟什么意思呢?他是说,我与齐王之间的关系也同样需要有人在中间做转圜。

“子为长者虑,而不及子思。子绝长者乎?长者绝子乎?”

孟子对这个客人说,你很恭敬我,待我以长者,希望改善我和齐王他的关系。你有这个理想,但是你有这个本事吗?为人处世的艺术是很不简单的,你想撮合齐王他和我的关系,那么你是不是能做得像鲁缪公与子思之间那么的圆满呢?

“子绝长者乎,长者绝子乎”,所以,你说我是不是不该理你?是你不了解我呢?还是我不了解你?一个中间人,和事佬,不但分量要够,要够亲近于双方双方,而且要得充分的授权,做的了对方的主呀。你能怪我不理你吗?我不理你,不待见你,是因为我不想花的时间与精力,浪费在这一件事上。要不然,走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既使是我不怨你,那你与他,能不心生嫌隙与隔阂吗!

我们前面曾说过孟子这个亚圣的称号,说过他之所以为亚、所以为圣的地方,现在看了这一段,简直会认为他既不亚也不圣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脾气那么大!话也不说一句,就跑去睡觉了。其实他是有道理的,这就要靠你自己去深入体会了。


后来,孟子很不得已地离开齐国,因为齐王不采纳他的意见,为了这件事,背后就有一个齐国人叫尹士的,批评孟子说“不识王之不可以为汤武”,我们这位了不起的孟夫子,如此跑了一趟齐国,结果毫无所成地回来了!

如果说是他事先不知道齐王他不像汤武那般英明,是无法扶助的,却热心地跑去找他,“则是不明也”,可见是他孟夫子自己的头脑不清,看不准。

“识其不可,然且至”,如果说孟子明知齐王他不行、不能扶助,只因人家是当权的,就非去看人家不可,“则是干泽也”,无非是想要得到一点好处罢了,那就更不值钱了。

“干”是“干禄”的意思,指希求而言,“泽”可引申为利益好处。“千里而见王”,千里迢迢地跑来见齐王他,“不遇故去”,“不遇”,不是指碰不到,而是际遇不佳的意思。孟子和齐王父子——齐宣王与齐愍王他们都很好,只是和他们的政治意见不同,“故去”,因此他离开了。

“三宿而后出昼”,孟子想要离开齐国,走就走吧,但是,他却在那边徘徊了三天,还故意留住,大有回首依依之感。

“是何濡滞也”,他这样拖拖拉拉的是干什么?他是希望齐王留住他吗?“士则兹不悦”,他的这种行为很叫我看不惯。

孟子对尹士怎样反应的——

高子以告。曰:“夫尹士恶知予哉!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予不得已也。

予三宿而出昼,于予心犹以为速。王庶几改之。王如改诸,则必反予。夫出昼而王不予追也,予然后浩然有归志。予虽然,岂舍王哉!

王由足用为善;王如用予,则岂徒齐民安,天下之民举安。王庶几改之,予日望之。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

谏于其君而不受,则怒,律悻然见于其面,去则穷日之力而后宿哉?”尹士闻之曰:“士诚小人也。”

高子是齐人,是孟子的弟子,他把尹士的这些话报告了孟子。

孟子讲:“夫尹士恶知予哉!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老实说,尹士他怎么能够了解我的苦衷?我千里迢迢地跑去找齐王他,是希望帮忙他、辅助他。当今社会一两百年的战乱,民生如此痛苦,而齐国是当今第三个有实力的霸主,我当然希望能辅助他安定民生,使天下太平。

那怕是只有一点点希望,只要能成事,这样的结果,可是大大的好呀!因为这不但成就了我,也成就了他,更是成就了千千万万的人。

“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予不得已也。”结果我与齐王他意见不同,政治观点不同,我不得不走,这难道是我所希望的吗?我是不得已的。

我要离开齐国时,在“昼”这个地方一连住了三晚,我为什么说去,偏偏又留恋着,不忍心离开呢?老实说,我现在虽然离开齐国了,“于予心犹以为速”,内心还正后悔走得太快呢!

“王如改诸,则必反予”,如果齐王他改变态度,就一定会追我回去。万一,对方真的回心转意了,若我就这样走了,那不是白白的错过这一段缘了吗!

孟子继续说:但是直到我抵达齐国的边境“昼”这个地方,回头一看,齐王他既没有留下话来,并也没有派人来追我回去,我才死了这条心,等于佛家讲的毅然决然地把心放下了。

“予虽然,岂舍王哉!”我虽然死了这条心,不过话说回来,悲天悯人的那个爱,在我心理还是没有放下,我并没有完全放弃齐王他呀!难道除了齐国他外,我不爱去别的国家,在重新找过吗?只是当时的情势“王由足用为善”,只有齐国他才可能辅助天子实行王道,完成我的梦想与理想呀!

假如齐王他肯实行我的计划和理想,则不只是富强了齐国,从此天下人也都得以太平了。所以我心里还是希望能改变他的观念,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我天天都还在盼望着。

“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齐王他不了解我,别人又如此地批评我,难道我是气量如此狭窄的小人吗?

如果君王他不接受自己的意见,我就发脾气,悻悻然满肚子不高兴,并且一怒绝裾而去,这算是大丈夫,一个男子汉,应有的气度吗?

髙子把孟子的这些话回头转告尹士。尹士听了说:“士诚小人也。”
高子是齐人,是孟子的弟子,他把尹士的这些话报告了孟子。

孟子讲:“夫尹士恶知予哉!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老实说,尹士他怎么能够了解我的苦衷?我千里迢迢地跑去找齐王他,是希望帮忙他、辅助他。当今社会一两百年的战乱,民生如此痛苦,而齐国是当今第三个有实力的霸主,我当然希望能辅助他安定民生,使天下太平。

那怕是只有一点点希望,只要能成事,这样的结果,可是大大的好呀!因为这不但成就了我,也成就了他,更是成就了千千万万的人。

“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予不得已也。”结果我与齐王他意见不同,政治观点不同,我不得不走,这难道是我所希望的吗?我是不得已的。

我要离开齐国时,在“昼”这个地方一连住了三晚,我为什么说去,偏偏又留恋着,不忍心离开呢?老实说,我现在虽然离开齐国了,“于予心犹以为速”,内心还正后悔走得太快呢!

“王如改诸,则必反予”,如果齐王他改变态度,就一定会追我回去。万一,对方真的回心转意了,若我就这样走了,那不是白白的错过这一段姻缘了吗!

孟子继续说:但是直到我抵达齐国的边境“昼”这个地方,回头一看,齐王他既没有留下话来,并也没有派人来追我回去,我才死了这条心,等于佛家讲的毅然决然地把心放下了。

“予虽然,岂舍王哉!”我虽然死了这条心,不过话说回来,悲天悯人的那个爱,在我心理还是没有放下,我并没有完全放弃齐王他呀!难道除了齐国他外,我不爱去别的国家,在重新找过吗?只是当时的情势“王由足用为善”,只有齐国他才可能辅助天子实行王道,完成我的梦想与理想呀!

假如齐王他肯实行我的计划和理想,则不只是富强了齐国,从此天下人也都得以太平了。所以我心里还是希望能改变他的观念,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我天天都还在盼望着。

“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齐王他不了解我,别人又如此地批评我,难道我是气量如此狭窄的小人吗?

如果君王他不接受自己的意见,我就发脾气,悻悻然满肚子不高兴,并且一怒绝裾而去,这算是大丈夫,一个男子汉,应有的气度吗?


孟子真正的想法,有的在字面之外,需要用心才能体会。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7-20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欣赏美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0-8-10 00:43 , Processed in 0.02541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