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陆荣

[原创] 一条银项链(西路军故事连载)之(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秋 发表于 2015-7-19 07:51
这篇小说很有回味性,慢慢写,一定要写好!

谢谢春秋老师鼓励!
顺祝周一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天 发表于 2015-7-19 17:40
陆荣兄弟,之二、之三发在哪里了?

报告斑斑,随后即发!
谢谢斑斑重视。
顺祝周一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银项链(西路军故事连载)之(四)

本帖最后由 陆荣 于 2015-7-20 10:23 编辑

一条银项链(西路军故事连载)



(四)
   
      黄鼠狼已经出了窝,地头蛇已经吐出了芯子。为了彻底打断祁普的非分念想,邓妈妈请来弟弟做媒,决定给许明杰和水红子完婚。
     这一天,邓妈妈家一片忙碌,庄园邻舍都被请来帮忙,一对新人也被打扮得光光亮亮,准备拜堂结婚。先祖堂上,邓妈妈把当年耿宗福留下的那条银项链拿出来交给许明杰,要许明杰把这条项链戴在水红子的项上。许明杰含泪接过银项链,把它戴给了水红子,发誓今生今世永远相爱,直到海枯石烂,天倾地陷。
   “水红子和共产军要结婚了。”
    消息不胫而走,得到了消息的祁普又急又气,竭斯底里地大发泄一通后,决定立刻抓人,实施他早就预谋好了的阴谋:“共产军是老婆子的心上肉,弄住那个共产军,不怕邓老婆子不服软!”
    保公所的黑狗队在祁普的带领下紧急出动,突然包围了邓妈妈家。祁普对邓妈妈说,宁夏那边战事吃紧,政府要让地方上征兵征粮,许明杰是共产军,曾经跟政府做过对,这次送他到宁夏去当兵,叫他去将功补过。然后喝令黑狗队绑走了许明杰。
    祁普的招数又狠有毒,邓妈妈如遭五雷轰顶,找到祁普据理力争,要求祁普放过许明杰一马。
    祁普原先是祁天山的副手,祁天山死后接了祁天山的班,成了新的保甲长。如果说当初的祁天山是一条恶狼,现在的祁普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阎罗,凭着手中握着的权力,祁普在横梁山一带欺男霸女、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成了人见人怕的恶魔。如今他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邓妈妈的宝贝女儿水红子,伸向了邓妈妈的红军娃,这让邓妈妈悲愤欲绝。
    邓妈妈苦苦哀求,但是祁普的心冷如铁石。祁普不可能对许明杰手下留情,他早就打好了刻薄邓妈妈收留下的这个红军娃的算盘。还是在两年前,祁普就想过,早先在祁天山的手上,刘家的财产基本上已经被榨光了,如果紧接着再去找许明杰的麻烦,似乎从刘家里也得不到多少好处,于是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决定让这一家人安生操持家计,等这家人有了一些积蓄再去跟他们理论,那时才能得到好处。因为早就有这样的盘算,祁普在暗地里一直留神着邓妈妈家的一举一动。但是,就是在这期间,祁普突然发现刘家的水红子竟然是比钱财更宝贵的东西,于是他的主意改变了,他把目光盯在了水红子的身上,决定霸占漂亮美貌的水红子给他的儿子做媳妇。因为有了这样的打算,祁普便假惺惺地请了媒人,前去跟刘家提亲。但是让他没想到是这个死老婆子竟敢跟他作对,公开出他的丑,这让祁普恼羞成怒,决定新账老账一起算,把这个不识好歹的老婆子家弄个底朝天!
   “你们种的是国家的土地,吃的是国家的皇粮,却养着破坏国家的共产军,追究起来,罪可大了!我已经想过了,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如今国破家危,你们也应该为国家出些力,以便补偿罪过。你的许明杰干儿子,过去破坏过国家,是有罪的,现在把他送到军队里去当兵,将功补过,你应该感谢我才对!”祁普不阴不阳、一派公事公办的模样。
    邓妈妈说:“早先,保公所已经从我们家拿走了那么多钱粮,若说做贡献,我们家也算做了大贡献,怎么现在还要反攻倒算?你是有权有势的人,你就看在我家没有男娃的份上,把这个干儿给我留下,也好让我们老来有个靠手。”
    祁普说:“道理固然是这么说,你家也确实没男丁,但这是国家义务。懂吗?我虽然同情你,可可区公所向天天催着向我要粮要人,你让我怎么给区公所交代?再说,许明杰本身就是戴罪的人,又不是你的亲身骨肉,让他给你家去顶差,对你家、对地方上来说都是好事情嘛。”
    邓妈妈说:“我把这个娃娃从死人堆里拉回来养了这么大,虽不是亲生胜过亲生,他就是我的命根子!你就网开一面,给这个娃娃留一条生路,你要钱哩要粮哩,由我老婆子一力承担!”
    “钱也要,粮也要,人也要!这是眼下的国策,我也没有办法!”
    祁普一面冷冰冰地拒绝邓妈妈的哀求,一面在暗地里派人去给邓妈妈传话:只要肯把水红子嫁给他的儿子做媳妇,他就把许明杰给她留下来。
      “祁普就是条吃人的狼,他的庄园就是阎罗殿。我就是死,也不给他家当媳妇!”水红子坚决不答应给祁普的儿子做媳妇。
     邓妈妈弄清楚了祁普的鬼花招,愤怒到了极点,她叫来丈夫和弟弟商量,说:“人家已经不让我们活下去了,你们要是真男人,就给我出个主意,该给人家怎么回话?!”
    “行哩,我们就照祁老爷说的这么办!我们对他说,许明杰是个外地人,我们一时没弄明白这个道理,跟他家对亲戚,才是理所当然。”舅舅给邓妈妈说,“先稳住这条老疯狗,然后再跟他理论!还是死去的耿宗福说得对,架不起通天桥,上不了重霄殿;挖不断黄连根,受不尽黄连苦。祁普这个老疯狗,就是我们穷人的死对头,除不掉这个老疯狗,我们穷人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水红子,你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能够把许明杰救出来。为了稳住这个疯狗,就用水红子的这条银项链做文章!”
    一家人商量好了对策,决定跟恶霸祁普拼一个鱼死网破。
   “祁老爷,我姐姐已经同意把姑娘嫁给你家公子当媳妇了,只是那姑娘还有个小小的要求,说让你家照着这条银项链的样子给她打一条金项链,金链子打回来了,她就嫁到你家中来当媳妇。”
    舅舅来到祁普家,把耿宗福留给水红子的银链子交给了祁普,要祁普照着这条银项链的样子打一条金项链。说啥时候把金链子打出来,就叫水红子啥时候过门来跟祁普的儿子完婚。
    祁普接过银链子,笑得合不拢嘴:“漫说是一条金链子,就是水红子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有办法给她摘一颗下来!”
    稳住了祁普,舅舅赶紧回了家,连夜跟刘玉老爹收拾好行李,让家里人偷偷离开了横梁山,渡过黄河,一径向东方去了。
    第三天晚上,刘老爹和舅舅来到祁普家。
    “金链子做好了没有?那条银链子了呢?”刘老爹问。
    “金莲子还没做好,银链子在这里,你们拿去,交给水红子。”祁普把银链子交给了刘玉。
    “许明杰关在什么地方?我们要见见他。”刘老爹问祁普。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他......水红子嫁到我家中来,自然就会让他回去。为什么问这个人?”祁普察觉到了刘老爹和舅舅的语气不对劲,警觉地去抓桌子上的手枪。但是,他发现那枪却被舅舅攥在手里。
    “水红子跑掉了,这桩婚事怕是做不成了!”舅舅冷冷地对祁普说。
    “跑掉了?怎么跑掉了?说得轻巧,鬼才相信你们的一派胡言!横梁山指头大一个地方,她能跑哪里去?她除非上了天!就是上了天,我也要把她给找出来!”
    “只怕你永远也找不到她了?!”
    “为什么?”
    “你的死期到了!”
      刘老爹从怀里掏出一根锋利的钢钎抵住祁普的胸膛。
    “你们要干什么?有话好说.....”祁普惊恐地哀叫道。
    “没有啥好说的,今天你算活到头了!”
     舅舅和刘玉揪住祁普,逼他交出囚禁的许明杰。
     许明杰得救了,他接过舅舅夺来的祁普手枪,提溜着祁普离开了祁普的老巢。     
     三个人在马厩里牵了马,把祁普搭在马背上,向着微微发亮的东方飞奔而去。
    天亮了,大山深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大结局,请列位大家前来批判!
先谢!
发表于 2015-7-20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陆荣 发表于 2015-7-20 09:54
报告斑斑,随后即发!
谢谢斑斑重视。
顺祝周一快乐!

写一写小小说或短篇,赚点稿费。弄连载,在中财是没有报酬的。
发表于 2015-7-20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故事,按照邱天的建议,早该改一改稿,整成短篇小说。

小说是压缩的作品,弄得太长,没有人读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7-21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邱斑斑,请您提出具体修改意见,我正想将此缩得更短点呢,只是苦于无从下手!
 楼主| 发表于 2015-7-21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却不是为了赚钱,用文字赚钱,在这个年代其实很难的。
当然也看到确实有人因为文字而发了大财!
呵呵......
发表于 2015-7-21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抓住故事核,集中一点,不要太铺开,以情节取胜。
 楼主| 发表于 2015-7-24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邱天 发表于 2015-7-21 20:40
抓住故事核,集中一点,不要太铺开,以情节取胜。

好的。本县刊物希望刊登此文,我修改一下,给他们。
发表于 2015-7-24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陆荣 发表于 2015-7-24 08:10
好的。本县刊物希望刊登此文,我修改一下,给他们。

祝贺您!
 楼主| 发表于 2015-7-26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时空的隧道,诗人站在巨人的肩上,俯瞰芸芸众生,感慨世事的庸俗和无聊,将自己内心的痛遥寄古人,与古人的浅酌小饮中聆听远处的风吹落世事的花叶,暴露那些赤裸的灵魂。这是一篇超现实主义的鸿篇巨制。
——评《在桃花潭边,我注定要思念李白》
发表于 2015-7-27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荣 发表于 2015-7-26 12:58
穿越时空的隧道,诗人站在巨人的肩上,俯瞰芸芸众生,感慨世事的庸俗和无聊,将自己内心的痛遥寄古人,与古 ...

发表于 2017-5-14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4 16:00 , Processed in 0.03126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