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113|回复: 131

[原创]新生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4-10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 生 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0、山寨代课老师铜的壮举)阿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简介:这是一部描述在改革开放年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的追求、困惑和思考。
新    生     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
                                                                           0
  天,通了一洞的样子。
  水,“哗-哗-哗……”地往下涌,房子后边的山沟里,洪水奔腾着,奔腾着……
  房子里已经感觉到洪水打在石脚上的摇撼声,房子已经处要人们所形容的那种--风雨飘摇中。地动山摇的感觉,让任何一个在房子里面的人,都会联想起处在惊涛骇浪中飘摇的小船,那是一幕幕让人心惊肉跳的感觉。蹦极的感觉可能就是这样,蹦极是安全的,尽管心跳,还是可以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一种人为的心跳,可这洪水冲击房子是一次关乎生命安全的心跳啊!
  “怕要把房子冲塌了吧!不能在房子里了。”
  在地动山摇的房子里呆着的代课老师阿铜,心里这么自言自语着。 还是不能消除心里空荡荡的感觉,更要命的是这么紧急的时刻,他还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走?还是留下来等学生呢?还是留下来通知他们,然后学生跟一起走呢?毕竟那是群还不懂事的小孩子啊,我不保护他们,谁保护他们呢?
  什么叫度日如年,代课老师阿铜此时此刻有了深入骨髓的体验。分分秒秒的时间在他来说都是和生命相等的,多等一秒钟,也就多一秒钟的危险。
  山洪在咆哮着,咆哮着……
  此时此刻,他脑际中冒出了那句名言:“时间就是生命!”他处在极度的矛盾当中,既怕学生来,又盼学生不要来。怕他们来是因为这里太危险了;盼他们不来,是因为他们来了以后,自己可以看着他们一起逃掉,这样他也就对得起他们的父母了。代课老师这样想着,也在责怪自己:“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点?”这样自己也好赶快离开这里,否则现在自己是可以逃生的,然而自己可能一辈要背上贪生怕死的臭名声,搞不自己要去坐牢的。因为紧张,加上害怕,他急得在那些间由破庙改成的教室里团团转,真像人们形容的那样,他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 学生恐怕来不了吧!”他安慰自己,人在危难的时候,最想得到的就是安慰,当没有别人安慰自己的时候,只好自已安慰自己了。
  “来了也危险啊!但愿他们不要来。”他在祁祷,这是一种另类的安慰。
  “ 应该躲躲,躲躲才行……”这是安慰的派生物。
     “噼啪,噼啪……”的脚步声,打断了代课老师阿铜的思路。雨声中,这脚步显得非常的急促。一声声都踩踏在代课老师阿铜的心上。 代课老师阿铜心里一下子惊乱起来,原来的那些想法都一下子清晰起来了,所有不同类的安慰,都被这雨水淹没了。
  他反而责怪起学生来:“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死啊!”责怪学生是老师的职业病,老师在学生面前就是一付完美的“常有理”形象。
  “雨这么大,这些学生怎么还来?”他在心里恨恨地责骂他们。
  代课老师阿铜正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不爱惜生命的学生,一记响亮的耳光。就这摇摇欲坠的破教室门口,是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毫无顾忌地第一个冲进来。只见他那颗小脑袋,顶着塑料布,探了进来。代课老师阿铜正想发着,双手往前撑着塑料布的阿牛已经站在面前。还没有等代课老师阿铜开口说句话,接着打伞的阿狗、顶着斗笠的阿叶、披着蓑衣的阿枝……也鱼贯而入。
  正想发脾气的代课老师阿铜面前只几秒钟的工夫,就站满了一伙七零八落的,年纪相悬五六岁的半大孩子,看着这群年岁相悬较大的十多个小学生,代课老师阿铜肩上仿佛有一挑沉甸甸的湿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此刻,看着这群半大孩子,代课老师阿铜耳边传来了那恐怖的,从箐沟里发出的“咕咚,咕咚”的雷吃声,这是山箐水把山坡上松动的石头,滚下来的声音。这声音原本不是很大,在这紧要关头,突然显得特别的刺耳。
  代课老师阿铜从来没有走出过山寨,也就从来没有坐过火车,火车的印象只有电影或者电视里偶尔看到过。但还是让他想起了这声音像火车飞奔的呼啸声,那是火车轮碾过铁轨的尖啸。除了巨大的滚石声外,让人心惊肉跳的,还有疯了似的洪水声,这洪水声很像大海起潮时的汹涌。代课老师阿铜心里一阵紧似一阵的颤栗着,颤栗着……
      个子矮小,和自己12岁的年龄有些不符,平日里大家都叫他“老得大不得”的阿牛,似乎看出老师的心思。同时,他也听到了箐沟里洪水和滚石的巨响声。这个已经没有母亲十一年的“老得大不得”,做过的事情和城里三十岁的成年都没有什么区别了,他心里也在恐惧地想:“这地球如今是怎么了?地球怕是发疯了吧?大家快逃才成。”可看着老师那稳重的样子,他也显得格外地沉着。
    水开始从裂开的墙缝中冒进来,和教室里黄黄的灰面面,搅混杂在一起,鲜血一样的满地都是。天真活泼的7岁的阿花跑过来,抱住代课老师阿铜的腿,惊恐万状地对代课老师阿铜,几乎是哭着喊道:“我怕!我怕!……”
  雨非同一般地大,外面已经没有藏身之地了。本来代课老师阿铜也不敢呆在这里,可是三面临着箐沟,一面背靠着滔滔箐沟水的学校,只有这间风雨中飘摇的教室才是个安身之地,这真是那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底头”的真实写照啊!
  不得不底头的代课老师阿铜和森禾村村小的学生们,听到阿花的哭喊声,一下子惊慌起来。因为阿花的这个样子,多么像马上被狼撕咬掉的小羊。代课老师阿铜的心,也像被那匹狼撕咬着似的。她的哭喊声惊动了所有在场的孩子们,毕竟这是一场生死决别的场面,求生的本能使好几个胆小的女孩子失声哭了起来。
  “不要怕,同学们!山洪暴发了,我们赶快离开学校,朝对面的山坡上跑,保护好书包。”代课老师阿铜的声音很沧桑,很有那种战场上的将军指挥百万大军的磁性。
  阿花和阿枝都是一年级的新生,毕竟才六七岁的孩子,听说山洪暴发了,阿花就跑本能地紧紧抱住代课老师阿铜的腿,阿枝也跑过来抱住了代课老师阿铜的另一条大腿,让他寸步难行。
  阿牛飞快地领着大一点的二、三年级的学生,向对面的山坡上跑去,顺手拉过怕得抱住阿铜大腿不放的阿花,然后往背上一甩,学着战争年代里,挥手号召勇士们向阵地上冲锋的班长或者连长的手势,一直背着阿花赶在最前头,就在这紧要关头,“老得大不得”的阿牛,也没有忘记他的那张塑料布。塑料布看来已经用的时间长了,颜色由洁白转为淡黄,现出老化后的硬度来。
  他让阿花举着他这张发黄变脆的塑料布,冲在前面,像一面冲锋陷阵的军旗,在“咔啦咔啦”地直响,引着这群学生躲避着祸患,向着安全地带冲去。其实任何经典的壮举,在很多时候是在不经意之间就发生了,这就像非常重大的发明和发现也不挑选什么日子一样。
  代课老师阿铜看到学生们穿过那扇东倒西歪的学校木大门,直到最后一个学生都迈出了木大门,他那原本绷得像演奏进行曲的小提琴的弦一般的脑子,才有了一些松动,胸口也变得顺畅起来。他清楚地看到最后离开学校木大门的,是那位叫红梅的女学生的身影,多懂事的女孩子啊。她那件红色的褂子,只见在门口那经树的影映下,非常优美地一闪,也就极快地消失在雨幕中了。好了,现在自己也可离开这危险之地了。就在他准备迈步离开,要移动步子的时候,才发觉他脚上还有个阿枝抱着。他弯下腰去准备抱住阿枝,然后赶快逃离,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他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哗啦”声,他只是下意识地将阿枝一把推出教室门口,后来的一切在代课老师阿铜的意识当中消失了……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5-4-10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  遵从马克版主的意思,将长篇分部分发表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4-10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 生 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之0′发生在县一中的流血事件[原创]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0′发生在县一中的流血事件
   
  这是发生在滇西北一座小县城里的惊天动地壮举。
  县一中的一间高中学生男生宿舍里,半夜三更的时候,人声鼎沸。教师宿舍楼和学生宿舍楼距离较远,学生们的吵闹并没能惊动老师们,毫无经验的学生们,将这个大腿被扎了一刀,鲜血淋漓已经奄奄一息的高三学生杨林,背的背,扶的扶送往县医院。县医院的值班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现在已经是深夜,医生一时找不齐,只好先作初步处理,等到第二天,医生们来上班时,才能够做手术。医生劝说他们:“你们先回去,准备1000块钱的押金来,明天来办理住院手续,只要留一个同学下来招呼就行了。”同学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刘伟留下来。被捅的杨林和他是哥们儿,最重要的是杀伤杨林的罪魁祸首也是刘伟,他不留下谁留下。一决定下来,大家就一轰而散地回学校睡觉去了。
  脸色苍白的杨林,知道自己是不行了,没有医生的抢救,他只能等待死神的光临。这场流血事件,说起来有些令人面愧。刘伟和杨林这对同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儿,两人只是为了一支“云烟”,便演绎了场流血故事。
  平日里,刘伟和杨林有支烟也要你一口,我一口地吸。今天晚饭后离上晚自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候,杨林正好只有了两支几天来节省下的“云烟”,便随手递给了与自己的床位相邻的李振华一支,他俩正好津津有味地品着烟的时候,刘伟从外面进来了,其实刘伟也就是来找杨林过烟瘾的。刘伟本来是不住校生,晚饭后回校首要任务就是来找杨林过烟瘾,这样的日子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已经是两年多接近三年了。
  “抽好烟,丢一支来。”刘伟用命令的口吻逼杨林。
  杨林也没好气地说:“没有烟了,要抽烟外面卖去。”
  
  这只是杨林当时的一句气话,刘伟却信以为真,跟杨林较起真来。]
  “你也变心了,老子那天亏待过你。看我不收拾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杂种。”
  刘伟一面气忿忿地说,一面真的拿出自己平日里用来拆纸和削铅笔用的小牛角尖刀,这种刀也不是那种管制刀具。刘伟原来想也只是吓唬吓唬一下杨林,也就顺手在杨林的大腿上扎了一刀,这一扎只见鲜血直淌,刘伟也没当成一回事,只是“哎哟”叫了一声,杨林知道,自己惹不起刘伟。见血出来了,刘伟和邻床的李振华匆匆替杨林用了一块平时用的手帕,包扎了一下伤口,刚扎好,上自习的铃声就响了,刘伟和李振华就急步向教室跑去。由刘伟代笔写了一张假条,交给班主任,谎称杨林发烧感冒了,去打点滴,班主任也没有仔细追究,反正这样的事会经常发生的。
  好在那时还没有“非典”,否则发烧感冒可非要隔离不可。下自习的时候,同宿舍的学生才知道了杨林受伤的事,大家议论纷纷,认为这件事必须告诉老师,否则出事的时候谁也担负不起。可是有的学生认为,如果这件事捅出去影响太大,刘伟和李振华就要受到处分,搞不好还要开除学籍。站在刘伟和李振华这边的学生,坚决反对将这件事捅出去。而替杨林作着的学生,主张要请老师赶快出面,送杨林进医院,否则他可以会有生命危险。因为这已经是一群高中生了,大多都已经是成年人,这点忧患意识是应该有的。
  争来议去,学校熄灯铃又响了。大家只好不作声,否则就容易被老师发现。到了一点多钟的时候,李振华听到神志不清的杨林在呻吟着,知道势头不对,赶紧喊醒本来跑校,但大家都劝他留下来的刘伟。告诉他杨林有危险,我们还是送杨林进医院吧?
    刘伟也心存余悸,先用手摸了摸杨林的额头,才觉得烫得不同一般。这才心慌气急地叫醒和自己处得比较好几个同学,大家七手八脚地将杨林抬到了县医院,才有了我们开头写的那一幕。

发表于 2005-4-10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提起来再读

 楼主| 发表于 2005-4-10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哦!谢谢!!

发表于 2005-4-11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  看过wwmi06一些作品,无论何种文体,印象较深的是他从不玩弄文字,无病呻吟,看得出来,不管小说还是杂文及其他,写得很认真,语言成熟,富有现实情趣,内容均来自真实的生活感受有感而发进行构思与写作却又不拘泥于真实的生活。这无疑是一种正确的创作途径,唯一有前途的途径。
  这篇,不错。
  另:不要放下作品就走,抽空看看大家的作品,跟跟贴,希望所有来太虚的新老朋友都如此。真情也好,赞叹也罢,还是建议或批评,只有将它们用温情的文字传递出去,感情之水才会逐渐形成良性循环和流动……人人爱我,我爱人人,相互支撑,互相学习,才能促进论坛繁荣,共同研究和进步,尽管在今天的国情下有点儿难度,但在太虚,至少我们的作者和作品应该渐成这种风气。

发表于 2005-4-11 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  这样读来舒服,也便于阅读。
  文字扎实。内容充实。

 楼主| 发表于 2005-4-12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谢谢马克版主的真诚!
    我因为搞教学工作,比较忙。加之地处贫困山区,用的是拨号上网,有时回帖不是很方便,当然我会尽力的。

 楼主| 发表于 2005-4-12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谢谢马克版主的真诚帮助和关心!

发表于 2005-4-13 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
最初由 wwmi06 发表
谢谢马克版主的真诚!
    我因为搞教学工作,比较忙。加之地处贫困山区,用的是拨号上网,有时回帖不是很方便,当然我会尽力的。

  哦,原来如此!理解了。贫困山区,又是拨号上网,自然有许多不便与难处——真的理解。一方面惊奇你的视野和观念在那样一个特定地区还会如此开阔,文笔深入,有根有据,充实质朴,从无花架子,尤其杂文;一方面又着实为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一直坚持写作并坚持进入中财与我们沟通。真的是穷则思变(地区),逆境出人才!
  感动中……继续努力与奋斗,我的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05-4-13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 生 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0″、女老师杨娜的惊险遭遇[原创]

本帖最后由 牧歌 于 2016-9-2 12:45 编辑 <br /><br />0″、女老师杨娜的惊险遭遇
   
  教室的钢门刺耳地“嘭——”了一声,一个蒙面大汉出现在教室的前门口,大汉用消声手枪指着讲台上的女老师。女老师打扮得十分得体入时,一条把自己衬托得非常高雅的米黄色中短裙,将非常匀称的身材,完完全全地展露出来。脚上的纯白坡跟皮凉鞋,将她的所有的美都全部暴露无遗。此时此刻,50个正在聚精会神听女老师讲《董存瑞舍身炸雕堡》的五年级的学生,一下子被这刺耳的声音给吓懵了,全楞在那里。
  等到大家将注意力转移到教室门口时,站在教室门口的大汉已经在威胁大家说:“谁也不准出声气,谁叫打死谁。”
  就在同时,教室的后钢门也被打开了,又一支消声手枪伸了进来。
  前门的大汉有些气急败坏地说:“哪一个叫高丽,赶给我滚出来,不然就毙了你们的老师。”
 
  女老师的那种美丽,不要说毙了她,就是把手枪对在她头上,也让人心疼得受不了。有几个男同学已经愤愤地攥紧了拳头,他们不允许手枪对准他们的老师。尽管他们对老师的美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每个处在儿童时代的孩子,老师无异于是基督徒心目中的上帝,佛教徒心目中的玉帝。有很多人学生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他们敬爱的老师。好像埋伏了一夜的战士,在听候指挥员的命令一般。
  教室里死一般的寂静,女老师扶着讲台,她现在的样子,好像谁只要稍稍惊吓一下,就会瘫坐下去似的。
  50个同学都屏住了呼吸,没有一个人出声气。从他们那一双双机灵的眼中看出,他们深受武功片的影响,一副同仇敌忾,和坏人斗争到底的模子。
  后面的那人也吼道:“说不说?再不说我开枪了!”整幢教学楼和往常一样,只隐隐听到老师偶尔传来的讲课声和学生齐读课文的声音。教室建得非常的现代化,隔音条件极好,虽然有五十多个班在里面上课,可一点嘈杂的声音都没有,和安静的写字楼没有什么差别。
  这幢楼极标准,规格极高的教学楼,就是高丽的父亲捐资修建的,为了建好这座大楼,高丽的父亲亲自到国外找到了世界上比较优秀的图纸,并化了高价才得到这张图纸,是按那张一流的图纸建造的。建筑是一项高雅的艺术,中国建筑艺术在民间,所以高雅的建筑图纸只有靠进口了。
  高丽的父亲是这座城市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他有能力做好这一切。况且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中国人,都喜欢把多余的钱,花在学校建设上,这样就能够千秋万代,现在谁不到学校里面读书,建一所学校不论在功利上,还是精神上都不仅仅是双赢的,而且是多赢。
  女老师杨娜是这所学校极极普通的教师,大学毕业后,走后门进了这所全市闻名的重点精英学校,她和其它所有的普通教师没有什么差别,不想干这件高投入低收入的苦差事,却苦于没处去,而不得不干。她能够进这所学校是因为她老爸也是这座城市一个建筑公司的总经理,这几年国人搞建筑的都很有些牛气,腰包都很充实。
  在如今的中国,最最实惠的就是腰包要充实,腰包充实了,很多事很好办,没有在中国办过事的人,很体会不到国人办事的艰难,哪怕就是你认为很是顺理成章的事,在中国去办的话都要颇费一些周折,只是很多人都习以为常了,就像中国一句很有些代表性的民谚说的:“虱多不痒,帐多不愁。”一样。
  不要说其它的,你就是去领张非常普通的结婚证,都要有熟人,那就顺利得多了,你要是没有熟人的话,那你非要白跑很多路,白花很多冤枉钱。可很多人都觉那样办才有意义,中国的民谚很多,那叫:“好事多磨。”很多人还是很高兴呢!
  国人最喜欢的就是特权,不通过正常渠道就能办到的事,那是最有本事的人。有钱人就能做到这一点,当然有权也没问题。女老师杨娜的父亲就是那种中国最有本事的人之一。
  女老师杨娜的父亲办事情不用亲自去办,一个电话,一张我们常说的二指大的纸条,有时比那红头文件都不知厉害了多少倍。
  但在女老师杨娜留在城里工作这件事上,还是跟普通人办事一样,很是费了一些气力。好话说了几火车皮,外加一个有些份量的信封,才将杨娜留在了这座城市。杨娜多想跳槽,多想去体会一下其它单位的那种用公款的潇洒,坐公车的气派。她的梦想一直都未能实现,她非常痛苦,痛苦得不想谈对象,她老妈怀疑是不是得了青春期综合心理障碍症,听说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得了这种怪病,这种病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想结婚。一个女孩子家能有个工作,有个饭碗端,在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如果没有在改革开放中腰包先鼓起来的这个老爹,杨娜所学的专业,在这座城市里是属于已经大大超编了的那一类,即使就是有机会进入教育系统,也只能与待岗那伙人为伍。中国人有认识有本事,并不是你有了多少才能,而是大多数人无法做到的,你是不是轻而易地做到了。
  像杨娜所读的这个专业,按时下的规矩,如果要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做,她首先必须放弃城里人的生活,到农村或者是政府定论了的某个山区学校,如果要去好一点的学校,那么只能是杨娜家族中,某人奋斗到了某个位置,可以说话算话了,那么她也许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从那所农村学校或者山区中学,调到这个城市的某个重点或非重点学校。如果没有这样的亲戚,杨娜就要在农村学校或者山区中学呆一辈子,直到退休。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女老师杨娜是幸运的,她一直是这个城市的市民,能成为这个城市的市民,每个人都非常觉得非常荣幸。这个城市的市民,不管是普通的居民,或者是人们所界定的那种公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非常满足的神态。
  要不是今天,女老师杨娜喜欢做这个工作也好,不喜欢做这个工作也好,她的生活还是充满着满足令人愉悦的神情的,其实教学这种工作,也不用担心什么。大不了有时候教学成绩差,受几句批评。虽然大家都在喊要改革要改革,但杨娜的饭碗依然还是铁打的。
  人生无常啊!今天,就在眼前,女老师杨娜面临的是人生的一次重大决策,杨娜的脑海里不断地出现警匪片中的惊险片断,可任何片断都与现在教室里的片断接不上口。
  女老师杨娜瞄了一眼齐刷刷的50个学生,高丽很不显眼地坐在靠窗的最外边的位置上,她惊恐地呆望着女老师杨娜,求助的神情写满了双眼。
  杨娜的心里“格噔”了一下,多可爱的孩子,我怎么能出卖这样可爱的孩子呢?真的让这两位绑匪绑走了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子,每位有良知的人,都是不会答应的,也不会这样做的,除他是已经失去人性的人,才会那样做。可眼前的这场灾难,自己如何逃脱得了,她的心里乱极了,可她知道,如果自己稳不住的话,这种局势将是不可收拾的。如果自己指出谁是高丽来,高丽不是成了人质了么?即使自己供出高丽来,丧心病狂的绑匪们,也是不会放过这群孩子和自己的。
  她正想着,抬头放眼看了看这群不知所措的孩子们。
   不看不打紧,就是这一眼,女老师杨娜心头生起一阵阵爱恋来,平时这群调皮的孩子们有时候叫她伤透了脑筋,可现在,她就是他们的保护神呀!女老师杨娜不知怎么的,居然想起了那位渣滓洞中绣红旗的江竹筠来。那个坚强勇敢的江姐,在监狱里还和敌人斗争的江姐,让她抖添了无数的勇气。
  持枪的两个歹徒看来很有些不耐烦了,前门的那歹徒瞄了一下手表,离下课时间越来越来近了,现在是2:25,2:45就要下课了,还有20分钟的时间,学校一下课,他们这两个胆大妄为的绑匪,再有插翅飞天的本事,也只好接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洗礼了。
  后门上的那个歹徒有些按耐不住地叫嚣道:“高丽,你站出来!快站出来!不然你的老师马上就要完蛋了。你们要知道我这是消声手枪,他摆了摆手中的枪。”
  两个歹徒也许没想到这群孩子会这么不听话,他俩原本想小羊羔似的孩子们,肯定这样威胁一下,就一下子规矩听话起来了。因为在这之前,他们曾经挟持过好几个小孩子,只要挟持到的小孩,都无一例外地家长用钱赎了出来,并且没有人去报警。这样他们做了不下十来起,每一起都很成功,只是因为不大老板们的子女,钱数不是很多。事情已经过一年多了,都没有人和他们过意不去,可惜孩子家长和孩子身上的钱都非常有限。
  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学生和学生家长们的防范意识也很强,很多学生又么都结伴而行,又么都有他们的家长陪送,这样他们有好长时间都无法下手。因此,最近他们身上都有些紧,很无聊的时候,要看了好些有关警匪的光碟,觉得还是搞个绑票得钱快,也安全。现在有钱人孩子都来得金贵,况且还有国家的计划生育管着,当然有钱人可以包二奶,暗中生啊!可是孩子毕竟比不得其它的东西,是一条活物,很难做到不暴露的。并且包二奶生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顺。正是如此,如今有钱人把孩子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金贵。所以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绑匪,觉得这样才能来钱,甚至他们为能想出这样一个计策,高兴了好几天。过去做的都是小偷小摸,大法不犯,小法天天犯,这样就可以明哲保身了。我们不是常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吗?”小损失还是忍了吧,绑匪也做到了蝗哲保身,常人更是明哲保身忠实践行者。
  干了几回小事件,都觉得不过瘾,这回两个绑匪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谁会想到,这一出手,就不顺利。本来就以为现在的大人也好,小孩子也好,个个都学乖了,只要动真格的,他们就都会缩了。这是两人的经验。可这次,这群孩子和这个女老师怎么这么不识时务,非要跟他们作对。为这次两个人都很焦虑。为了做好这件事,他们同边境上的走私分子勾结上了,冒着生命危险,讨价还价地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把已经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破无声手枪。并且还有五发不知能否起作用的生了锈的子弹,而后门的那位绑匪,手里拿的竟然是一把仿造真枪的玩具手枪。现在离下课时间越来越近了,原来认为这些小崽子,就像前几次得手一样顺利的,哪知现在这群在集体中的孩子们,和平时单个的孩子,有如此的天壤之别。
  两 位绑匪也真的没辙了。唯一能做的,也只好用这支不知能不能起作用的手枪,来威胁这些还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可在他们看来,很多孩子都好像不在乎他们手中的枪。有位读过几年书的绑匪,也就是站在讲台上的那位绑匪,突然之间想起了文革期间经常唱的一首歌的歌词:“团结就是力量!”他捏手枪的手,不禁微微抖了一下。
   高丽望着老师杨娜,女老师杨娜好看的眼睛盯着高丽。站在前门讲台上的歹徒可能是个头儿,他对老师杨娜说:“你要告诉你的学生,要听指挥,不准谁出声气,告诉高丽快站出来,告诉所有的学生不准乱,要保持安静。”
   听得出来,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底气很不足,就像本来还是胀鼓鼓的轮胎,一下子把气芯拨了一样,只差没有痪成一堆了。
  很多学生脑海中都浮现出了,日本鬼子在中国土地上横行霸道的场面,有些学生开始发抖了,有个小女孩已经缩下去了,瘫倒在课桌与课桌凳之间。
  高丽有一个想要站起来的动作,女老师杨娜在那一瞬间,突然发话了:“大家不要怕,这两位叔叔也许是来拍电视的,他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他们家里也许有像你们这样大的孩子……”
  其实女老师杨娜也知道,只要拖延时间,一到下课,这两个绑匪就完蛋了。
  那个拉住女老师杨娜的绑匪头,用枪口抵了抵女老师杨娜那个非常漂亮的太阳穴,恶狠狠地说:“再废话老子毙了你。”
  不知怎么的,女老师杨娜倒了下去了,破旧的消声枪,在绑匪头子不经意当中,发射了一粒罪恶的子弹,这是女老师杨娜所没有想到的,就是那位穷凶极恶的绑匪头子,也有些莫名其妙。他在心里想:是不是女老师杨娜,因恐吓倒了下去。可事实是女老师杨娜,被无声手枪击中后,倒下去的。就在女老师杨娜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整个教室突然像炸了的锅似的一片惊慌。连歹徒也惊慌了起来,顿时尖叫的声音,像失控了的山洪般,汹涌地喷薄而出。虽然没有到下课时间,但整幢教学像排山倒海似地混乱起来。
  这种混乱的场面一出现,不用说两个歹徒,就是200个歹徒也无济于事,这群受到惊吓的孩子们,已经不顾一切地四处乱逃。
  很快有人就报警了,接着学校大门口就响起了尖厉刺耳的警笛声,那场景就是我们通常在警匪片中看到的情景。不用说这两位胆大妄为的绑匪,就被轻而易举地抓获了。真像人们说的那样:“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当天19:30的本地晚间新闻中,各种电视台和不同频道,纷纷播出了女老师杨娜挺身而出,救学生的各种动人场面。女老师杨娜的老爸老妈都被显赫地采访,电视摄像机的镜头和采访用的所有话筒都在为宣传女老师杨娜服务。就像那场北京非典流行时,人们宣传在非典英勇就义的白衣战士一样。女老师杨娜的事迹真实生动而感人,有感脆弱的女同胞,还陪她掉了不少眼泪。
  第二天的各种大报小报,各级教育的,不是教育的,以及党政部门的宣传喉舌,都争先恐后地在显赫位置报道和刊登了女老师杨娜的标准照片,报道了杨娜如何如何爱护学生,如何保护学生的事迹,同时各级政府也发出了向杨娜学习的口号!
  杨娜所在的学校被迫停止了上课,招待各级各类新闻媒体和各级教育的不是教育的党政要人,以及前来学习参观的兄弟学校和单位。一时间,这里的人们以有这样的英雄而骄傲自豪。大多数地方,要求教师写心得体会,要求学生写颂扬文章和各种称赞英雄的诗歌,同时杨娜的老爸老妈收到了各地写来的慰问信,有些人干脆就称杨娜的老爸和老妈为:亲爱的爸爸,妈妈!虽然你们失去了自己的独生女,但你们是值得的,今后有什么困难,就把我们当成你们的孩子吧。
  读起来情真意切,把铁石心肠的人,也感动得像多情的女子一样泪水涟涟。如果真像人们说的,杨娜在天有灵的话,也会觉得自己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多么的光荣啊!也一定会觉得自己没有白活,自己人生的价值是多么有意义。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5-4-13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一楠版主帮助链接一下。谢谢了!
发表于 2005-4-13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忘了加声明了啊?
 楼主| 发表于 2005-4-13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马克的真诚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05-4-14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木屋的提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21 05:59 , Processed in 0.06841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