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wwmi06

[原创]新生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4-15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老师的小说,新鲜,学习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05-4-15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新 生 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1、代课教师阿铜艰难的初中生活

  让我们用正数来表示城市里的孩子们的生活;用不正不负数表示既不是城里孩子,也不是山里娃的中间人的生活;用负数表示山里娃的生活。也就是正数是雅孩子,负数是野孩子,不正不负是第三类人,或者说是中间人。

           -1、代课教师阿铜艰难的初中生活(之一)

  
  我们的代课教师阿铜就在那天中午的时候,被旋去石脚的小庙改成的教室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和他的学生年仅7岁的小女孩一起到毛泽东那儿报到去了。

  代课教师阿铜1976年9月9日出生,那日子正是咱们的领袖毛泽东逝世的日子,白族小山寨最有威信,能够从香火头上看出鬼神的阿杉银老人讲,阿铜可是咱们领袖毛泽东托生的,我们中国的将来恐怕要靠他了。好在老人用了恐怕两个字,后来证明,阿铜实在没有显灵的意思,和所有当时的孩子们一样,阿铜一直在那个很不起眼的白族山寨的树林子里穿梭着,捡柴放牛,放牛捡柴。横断山脉重重叠叠的群山伴随着他度过了童年时代,后来他就进了埋葬他的那所由小破庙改成的教室里读小学,再后来上了乡上的初级中学,焖吃了三年的锣锅饭,初中升高中(中专)的那场竞争,将阿铜竞争回了这个白族山寨,再再后来原来的老民办教师阿锡转,正调往其它的山寨小学任教,他是我们国家2000年消灭民办教师的战略决策的受惠者。

  在没有代课之前,初中毕业的阿铜,每天都在已经水土流失严重的山坡上,继续干破坏生态的勾当——挖疙瘩,刨树根……就这样干了两三年,那个小庙学校的盟主位置才轮到了他头上。

    代课教师阿铜的代课教师工资,据说是170块钱,实际领到手的只有98块钱。98块钱在这山寨里,是能够办好些事情了,代课教师阿铜已经很满足了。其余剩下部分的工资去向,阿铜也没有去计较。就是计较了,阿铜老师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弄不好,还会把领到手的98块都会弄丢了。他爱孩子们,他愿意跟孩子们厮守一辈子,他甚至有些怕失去这份宝贵的职业,这份职业比起挖疙瘩,刨树根来来说,不知轻松了多少倍,高尚了多少倍,还不需要去伤害本来就已经水土流失严重的母亲地球了。

  代课教师阿铜虽然还很年轻,年轻的心应该充满骚动,充满奇思怪想。我们的阿铜老师属于那种现实派,他自己认为,人生就是这样,草木一春,人生一世,都是自然规律,只要多做一些对别人有益的事情,便就不枉活一世了。人应该像草木一样,该发芽时就发芽,该开花时就开花,该结果时就结果。

  他的一生,以前是该读书,后来是该砍柴,再后来是该当孩子王。

  有时候,他也有自己非常强烈的愿望,他的愿望像生锈的锯子锯在他的心上,让他的心滴血,牵拉得他的心生疼生疼的。他的愿望就是能考所城里的学校。他常想:应该到外面看看,看看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只要那样这一生也就不白活了。他原来的打算是考上一所中专学校,大学是他想也不敢想的。然后留在城里工作,再把自己呆傻的父亲领到外面去,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别人精彩的人生。他脑海里一下子闪现出一首歌的歌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

  精彩了何来无奈呢?他不知道那种精彩而又无奈的东西是什么一种感觉。也许对他来说永远是个谜。

  现在的歌词是很让人费解的,反正也没什么,哼着很好玩。反正连三岁的孩童也老是在哥呀妹呀我爱你的哼来哼去。反正是哼着玩的,既然哼着玩,那么歌词是什么内容大家谁都懒得在意了。

  傻老爸原来不傻,据说还当过生产队会计呢。只是老妈离他而去以后,老爸渐渐的地变得不谙世事了。代课教师阿铜因为傻老爸不谙世事以后,他从上小学起,就要处理山寨里诸如红白喜事之类的令人绞尽脑汁的麻烦事。

  傻老爸在代课教师阿铜7岁时,将要跨入那座小庙小学的那年,因为失去了心爱的媳妇,代课教师阿铜失去了亲爱的阿妈。山里人是卑视娘们的,可失去媳妇的傻老爸和失去亲爱阿妈的代课教师阿铜经历了人世间的许多磨难和艰辛,“沧桑”这个词谁也没有代课教师阿铜领悟得深刻。

  野孩子出生的代课教师阿铜自从10岁起,也就是在代课教师阿铜的阿姐出嫁后,便成了他们一家两口人的家长。好在山里人的良心,跟日本人讲的一样:“大大的好。”才使代课教师阿铜度过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难关。

  代课教师阿铜需要变卖什么山货,土特产,借点钱之类的家常事,只要他开口,从没有人拒绝过。代课教师阿铜就像现在城里人爱用的——“呵护”这个词一样,被小山寨的男女老少们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倍加疼爱,倍加关心!

  代课教师阿铜的傻老爸,是个能吃能干活,只是有些黑白颠倒的人物。他有时黑夜里乘着月色去地里干自家地里的活,干活的地方是那种几十道山梁夹杂着的山地,不管那山地周围的地形多复杂,还是自家的地夹杂在许多人家地之间,他都从来没有弄错过。

  是不是像科学家们说的那样,一个人一方面的才能残疾了,另一方面的才能就会代替那方面的才能,而更加厉害起来呢?过去代课教师阿铜的傻阿爸可没有这种功能,那是阿铜傻阿爸新婚不久的事情,那个时候还是生产队。代课教师阿铜爸领阿铜妈看他们的自留地,那些山地横七竖八地钭卧在滇西北的崇山峻岭中,刚新婚的人多半有点晕头晕脑的,加之生产队时候,营养差,指给代课教师阿铜妈的,居然是另外一家人的自留地。春收的时候,阿铜爸正好和村里人驮木料去了,待代课教师阿铜妈将那块地里的麦子全部整点清理回家时,原来的那家主人找上门来了,说是代课教师阿铜妈把他家的麦子割回家了。

  阿铜妈据理力争,结果引来了邻居,经过了解,才知道是代课教师阿铜爸弄错了。好在山里人好说话,那家人也帮阿铜妈收回了地里的麦子才算了结了此事。

  但也将代课教师阿铜妈气回娘家了几天,寨子里的人一到收庄稼,都要告诫自己人,同时也带着戏谑的口吻说:“不要学阿铜爸,把地弄错了。”这种经典笑话也已经有三代人知道了。

  也许是那段错误,留给代课教师阿铜爸太多的刺激,才使受到伤害的阿铜爸,对种错地有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同时,傻老爸骨子里天生便植入了春种秋收的概念,甚至他还会因地制宜地根据雨水下地的迟早,调节播种秋收的时间。或许正应了科学家的那句对残疾人下的定义:某些方面有残缺,其它残缺的功能会移到别的器官上。

     山寨的人们种田都还要互相问一问:“阿铜爸下种了没有?开镰了没有?”渐渐的替代了,已经流传了三代人的:“不要学阿铜爸,把地弄错了。”的戏言。

  正因为傻老爸有这种物异功能,代课教师阿铜因此也有了口粮吃,还可以在青黄不接过了的时候,稍有点余粮。至少他比起村里的那些懒汉,懒婆娘的日子要好过一些,不必面对饿肚子的威胁。

  代课教师阿铜读初中的那三年,每星期都要把傻老爸的所用的开支,交给邻居安排。村里或远处的亲戚办事,代课教师阿铜也都能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去还是不去的准确决定来,那时的代课教师阿铜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毛孩子,可因为生活的磨难,使他成熟得像们四十多岁的当家人。

  如果遇到哪家亲戚办事,离学校近或赶上星期六星期天,代课教师阿铜也便自己亲自去一趟。每逢这时候,办事的亲戚们,都要准备好席面上上好的饭菜,用塑料袋包好,让阿铜带给傻老爸。遇上代课教师阿铜实在不能去的地方,阿铜也要想办法请村里人或邻村的人带上一份人情礼。

  代课教师阿铜被生活磨炼得像一只精瘦的猴王,那座乡初级中学离代课教师阿铜家有六十多里山路,那所中学简陋的样子,是我们大多数人无法想象的。可也毕竟还有一所中学存在,大家还可以在里面学习知识,这里的人们,也感到很满足了。

   南面的一幢木楞房子(木楞房是滇西边远山区用圆木垛成的房子,墙是木头的,瓦是用粗大的沙松树,人工撕成的小木板盖成的,非常原始古老),那是学生的宿舍。学生的行李都是一床人工擀成的毡子和一床份量极轻,分辨不清颜色的被子。

  代课教师阿铜的被子显眼地摆在用四根木杈当脚的床铺上,这种木杈床很简单,先到山坡上砍四根像弹弓叉那样的木杈,当然要比弹弓叉粗壮结实才行,否则是不能睡人的。只要削掉丫杈,扛回学校里,往宿舍的空地上一钉,钉成床铺的四个脚,每两根木杈中间加上一根横档,横档上再铺上三块木板子,床就成了,简单方面又实惠。代课教师阿铜的床铺,是校长知道代课教师阿铜家里的情况以后,跑了好几趟乡政府,替阿铜要了点扶贫款后,制备了一套崭新的行李。

  那套崭新的行李棉絮有八斤重,还有一床农村娃娃很少垫过的垫褥和垫单,垫褥也是用新棉絮做成的,外面是蓝底红花,像缀满星星的夏天夜空,垫褥上面是一床粉红色的垫单,那一套行李比起每个老师的行李来说一点都不逊色,惹得好多学生羡慕又忌妒。

  有好多学生也不知是羡慕或是嫉妒,都说:“阿铜,你那床被子再好,也是人家给的。不像我们的,我们是从家里拿来的,再差也是我们靠自己本事制备的。‘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你那算个逑,人家校长当叫化子一样要给你的,你当校长的儿子好了。”

  每当听到这些,阿铜想把那床被子丢进火塘里烧了算了,火塘就是代课教师阿铜和他的伙伴们用来做饭的地方,那是在一个小山坡脚下,三间用红泥巴筑成的平房,像一座废弃的山神庙,三面用泥巴筑成的墙,有一面就敞开着。据代课教师阿铜的学哥学姐们介绍,那还是他们自己砍了椽子,梁头,柱子,自己挖了泥巴筑就的,上面只给了一点瓦钱和木工钱,所以正面的板壁门窗就只好留着,整座厨房就像张大着嘴巴的怪物,一年又一年地蹲在小山坡脚下,迎来一茬又一茬的学生,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代课教师阿铜他们就在三面都是墙的厨房里,在墙脚下做吃饭。代课教师阿铜在这座不起眼的平房里,焖吃了三年的锣锅饭。大多数学生都是这样的,这些从山里来的孩子们,从附近的箐沟里选来几块鹅卵石,就搭成了我们通常所说的灶。一放学,大家提着“春城”牌钢精锣锅,前往箐沟里打水做饭。

  代课教师阿铜刚到这所深埋在山箐初级中学的时候,因为没有精打细算的阿妈替他做后盾,一年四季都是地里产什么,就吃什么?洋芋成熟了,是阿铜最省事的时节。他从家里背来一篮子洋芋,称斤盐巴,将洋芋一洗,撮上一撮盐,放上一碗箐沟山泉水,在三颗鹅卵石中间生上火,等上十来分钟,阿铜就可以开饭了。也不用什么碗筷了,将“春城”牌钢精锣锅里的洋芋取出来,剥去洋芋的皮,就往嘴里塞就行了,那是最原始的山野之味,是现在很多小康家庭向往的美味佳肴。为了更好地学习,代课教师阿铜只要在衣兜里放上几个洋芋,就可以上教室或者学校的某个角落,做着知识下洋芋的勾当。

  其实代课教师阿铜经过生活的磨练,已经深深领悟到:要想改变命运,唯一的就是考出去。这在他的内心深处是根深蒂固的。只有考出去,才能摆脱大山的束缚,才能解脱自己苦难的命运。代课教师阿铜尽管当时才十四五岁,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如果考不出去,就是要个媳妇也相当困难的。像他这种家贫如洗的境况,那个憨女子也不会往火坑里跳的。现在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精,就是在非常边远的山区,很多女子都想往外跑,谁也不愿意留在这深山沟里,受苦受穷了,一辈子没有出路。爱情那是虚无的东西,物质才是真的。每个人都惊奇,代课教师阿铜的成熟超越了他的年龄,不是有一句俗语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吗!”也许最能磨练人的是生活,能使人早熟的不是各种食品中的激素,是生活。特别是穷困的生活,怪不得日本人爱给他们的下一代进行苦难教育,这一点也中国人是永远也难以明白的道理。中国人给予孩子的爱,就是让他们享受。

  代课教师阿铜最舒坦,最惬意,最潇洒的日子,也是幸福的时候,那就是地里的青包谷能煮吃的那个季节了。每当到了这个时候,代课教师阿铜的背箩里,放的是满满当当一背箩清一色的青包谷。刚开始的几天,新鲜的青包谷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鲜嫩来,在清水里煮出来的青包谷鲜嫩得让人不忍下口,清新中带着那种甜香味。咬下去,像有些作家描写的满口留香。

  这时候,这间破旧丑陋的厨房里,就时常弥漫着与厨房不相称的清甜味。那是开始几天的感觉,过了第一、二天,到了每周的星期三,那种满口留香的淡淡的清甜味就消失了。有好些同学都同情代课教师阿铜的景遇,都将自己过了期的包谷送给代课教师阿铜。但对阿铜来说,也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后来几天的青包谷,便透出成熟包谷的天然枯燥味来,那干瘪的样子,就像老太婆的脸,枯黄中没有一点油气,就像人们废弃的抹桌布一般。代课教师阿铜还是必须啃这些让人很不愉快的东西,有时候代课教师阿铜也有自己的办法,不能煮吃了,代课教师阿铜就在火塘上烧吃,味道虽然没有新鲜时候的好吃,可也吃起来有一股焦煳的香味引诱着自己的肠胃,舒服多了。当然这些在现在有些已经进入小康的人们来看,是多么憧憬的生活,他们因为吃得太精细,得了“三高”(高血脂,高血症,高胆固醇)的毛病。可代课教师阿铜为了能生存下去,不得不啃那些令人难以下咽的蔫青包谷。现在代课教师阿铜的生活有了改变,想起那种蔫青包谷的枯燥味,还是止不住心里想吐,那刻骨铭心的味道实在让人难以忘怀。

  即使是这样,那时候的代课教师阿铜依然有了些膘水,他瘦尖的下巴,突然之间就有了些圆滑气,肋巴骨之间也有了些肉气。代课教师阿铜回家背上一大背箩青包谷,一顿煮上一大锣锅青包谷,营养的青包谷让代课教师阿铜暂时不再尖嘴猴腮样。可惜就是那样的日子,对代课教师阿铜来说也是不算多的。大多数时间,代课教师阿铜的傻老爸给他准备的是包谷面,代课教师阿铜用包谷面可以做好多种食品,包谷粑粑,包谷沙沙,包谷面糕,包谷面糊糊……

  为了填饱肚子,代课教师阿铜大多数时候要吃包谷面糊糊,包谷面糊糊是代课教师阿铜经常操练的基本功课和一日常规。他从箐沟里,打上将要满的一“春城”牌锣锅的矿泉水,放在那三个鹅卵石上,然后就把自己从山上千万苦捡来的松树枝丫,一根一根地往三个鹅卵石中间塞进去。火苗子就欢快地舔着那黝黑的“春城”牌锣锅的锅底,这往往是冬天的暖阳照着山乡初级中学的时候。

  每当到了冬季的时候,地里能吃的东西极少。等锣锅里的水开了,代课教师阿铜就从一个木盆(那是用粗壮的杉树割下来后,挖去里面的部分,做就的盆子。用现在的话来说,是非常环保的。那木盆是祖上传下来的,只要不要用力撞击,或者敲打,一般性的摔拿是不会有问题)里,捏一大把蔓菁缨子(那是一种类似罗卜的瘪圆形蔬菜,上面的叶子在秋季的时候腊干,冬季没菜的时候,煮出来做菜吃。)出来,切开了,往开了的那锣锅矿泉水里放。那蔓菁缨子黄绿色的,在那锅水里翻滚着,如一群在秋天的河里嬉戏的野孩子一般。看看煮得差不了,代课教师阿铜就将一把包谷面往那锣锅菜里放,一面放一面用筷子不断的地搅动,那包谷面糊糊就做成了。

  也许追求绿色食品的人们,现在是不轻易吃到的。要不这样纯天然的东西,只有到宾馆里才能品尝得到。我们的代课教师阿铜则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那样做的,那一大锅包谷糊糊下去了,代课教师阿铜的肚子里有了一些充盈的感觉,同时有一种鼓胀的舒适感。否则那时的阿铜,最大的感受就是肚子饿。

  就是这样,代课教师阿铜对这种生活也已经感到很满足了,有时候学校还给他评上点助学金,还有时候有好心的老师请他吃顿肉。当然也只是让他尝点油荤,毕竟贫困地区的老师也贫困。

  在这样艰难的日子里,代课教师阿铜还是很刻苦,即使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处理,代课教师阿铜从来没有放弃过学习,因为他心里总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可他再卖力也对他的学习有影响,所以他的学习也还是不怎么理想。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5-4-15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 新生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1、代课教师阿铜艰难的初中生活(之

    -1、代课教师阿铜艰难的初中生活(之二)

  代课教师阿铜记忆中最快乐的是没有下雨的日子,有雨的日子他们要在厨房里被火烟燎薰得泪眼汪汪。有时候柴湿,火烧不着,大部分学生就要跪在火塘边,翘着屁股,嘴嘟得老长老长地吹火,吹得眼冒金花,才将火烧着,厨房里浓烟滚滚,就像《地道战》日本鬼子施放毒气时一样。

  每到这个时候,那间丑陋的厨房里,从不同的角落里就会传来咳嗽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像夏天里青蛙的鸣唱声。代课教师阿铜他们盼望的是三、四月份天气晴好的日子,还有就是放寒假前的冬季。那个季节怪物厨房不潮湿,山上的柴干,火苗在火塘里轻舞着,欢快地燃烧着。甚至阿铜和伙伴们不用老是呆在厨房里。他们可以到箐沟边,或者在冒出泉水的地方,提上“春城”牌钢精锣锅,拿上点包谷面,一点油盐,像野炊似地,在大大小小的山沟里潇洒走一回,那才是代课教师阿铜他们过的神仙日子。

  这时候一听到学校里的破犁头“铛……铛……铛……”地呻吟上几下,用不了多长时间,学校附近的山箐里,或泉水边,就的一片炊烟,飘忽不定地在树梢上,或者低凹处绕来绕去地玩游戏,并且画出一些美丽的图画来,好像把人带到了仙境里。

  三、四月份的日子,他们还可以到山坡上,下扣子、下石板,运气好的时候还会有斑鸠、野鸡、箐鸡、野兔之类的小动物等着代课教师阿铜和他的伙伴们去收呢!

  下扣子,那是代课教师阿铜的拿手好戏。

  他先到种有麻子的人家田地旁,选几株老辣一点的麻杆,细心地撕剥下麻皮,仔细地搓上一根又细又牢又好看的细麻索。当然,有时候代课教师阿铜也请一个叫箐花妞的女孩帮他搓,箐花妞是阿铜他们班上三个女孩中的一个,她长得像箐底开的花,也是最好看的那一朵。用全班同学的话来讲,就是只有:“箐花妞是名符其实的。”

  不像有的人,名字怪好听,人长得丑。这里人的习惯,越长得美的,取的名字越难听,怕有一种嫉妒鬼,来取美人的魂魄。相反的长得丑的人,为了给人一个美好的印象,都取一个动听的名字。这里的地名也是如此,什么水井,什么黑水,什么海子……这些往往是最缺水的地方,或者是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罢了。所以,你不要被美好的名字迷住,如果你是一个追求表面的人,来这些地方你不受骗那才是怪事情呢,这只是题外话。

  代课教师阿铜的家景,实在是太艰难了,艰难的日子也使他比一般的男孩子更加早熟。其实一个的人的早熟,并非是激素使然,艰难的生存条件也能让人早熟,也只有这种早熟,才是成长过程中超凡脱孰的早熟。那种吃了过多激素而早熟的孩子,只是身体发育得早而已,但他们的思想还是很幼稚的。是不切合实际的虚假早熟,不仅对人的成长有害,而且还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然而,代课教师阿铜的早熟是全面的,相反早熟体现在他的思想品质上,不是身体上。他不仅把身体磨练得比一般人有耐力,有韧性,而且对人生的认识也超越了他的年龄阶段。他知道世事的艰难,他知道一个人要忍耐痛苦。他不会“假装愁上心头”。他没有太多的虚妄和迷茫,他很实在,实在得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太多的艰辛,也能激发出人体内的各种成熟的激素。家庭条件很好的,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恐怕想早熟也早熟不起来,尽管他们的身体超前发展,只能给他们带来很多本能上的痛苦。他们那种早熟只是一种娇嫩的模仿,和麻木不仁的追随而已。

  十四岁的阿铜,隐隐对箐花妞有一种思念的情怀。那是代课教师阿铜生活中,太缺失了的一种我们通常说的“母爱。”现在经常有人提起在中学生当中,那种像恶瘤一样的叫做早恋的东西,大多数老师和父母亲都深恶痛疾,多数家长和老师都认为,这种东西可以让能够成才的人,变为废才。代课教师阿铜也暗暗给自己打预防针,他常常告诫自己,不能有早恋的思想,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箐花妞的思念。

  他常常想自己恐怕要被箐花妞那妖精坑了吧。一面他又情不自禁地想她,有时候想得她耳红脸发烧。这早恋真像海洛因啊,阿铜也常在心里这么责怪自己。有首关于小和尚下山的歌,最和他的心意了,他最喜欢哼。欲罢不能的感觉令代课教师阿铜,对自己非常不满意。他常常责备自己:“我这样能成功吗?”

  他想,他对箐花妞的那种感受,一定就是人们所讲的那种早恋。后来直到他毕业后,他才认为如果那就是早恋,那早恋怎么会变成害人的东西呢。他想关键是自己不要把自己陷进去就好了,鸦片烟、海洛因、冰毒是毒品,用好了还能治病救人呢,天底下的好多东西都是因人而异的。好的东西可以让它变坏,同样坏的东西也可以让它变好。比如早恋,如果我们不顾前途,甚至不顾一切地沉浸在里面,那不废了才怪。这就像是吃肉,大家都在追求小康生活,小康生活的标准是,要肉多少斤,蛋多少斤,肉蛋无论怎么说,都是好东西,可是再好,吃多了也会坑人一样。

  有时候坏的东西也会变好,这就看你如何用,草乌是毒药,蛇毒也是害人的东西,可用好了同样还能治病救人。代课教师阿铜当时的那种感觉,不管是不是老师和父母们害怕的早恋,箐花妞给了他多少美好的东西。遇到让他伤心痛苦烦心的事,左想右想都无法处理的时候,他就想到了箐花妞。一想到箐花妞,他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这样好的一个人,这样好的感情,怎么会害人呢?

  他觉得人世间还有好多东西是让人想不通的,也是让人割舍不掉的。难怪黄帝们要去寻求长生不老的仙丹妙药,人不死那该多好,自己也不会失去母爱了。尽管他认为,将来箐花妞是绝对不会跟他的,他的家庭让他伤透了脑筋,可他还是要尽一个男孩子的义务,他除了要读好书外,还要喂养他的傻阿爸呢。想到这些,代课教师阿铜遇到再烦恼的事,都会全身充满信心的,他要勇敢地活下去,人活下去多好啊。让阿铜最想不通是,有些人怎么会去想到去自杀呢?如何下得了手啊!那颗心真是太狠毒了,一个完好的生命,怎么可以让他中途夭折呢?

  有了细麻绳,代课教师阿铜就可以下扣子了。拿了那细麻绳,兜里揣几粒玉米,然后通过观察,到了经常有野鸡、野兔出没的山坡上,选一处灌木多的地方,就可以下扣子了。代课教师阿铜经常在山野里滚打爬摸,因而会看哪些地方是斑鸠、野鸡、箐鸡,经常出出进进的地盘,那些地方是松鼠、野兔常常出没的洞窟。他甚至看得出它们在哪些地方扒过食,啃过草,停留过,进进出出过……对这些,他真的有双火眼金睛。

  通过观察确定地点后,他在灌木丛中,选了一条得力的荆棘条子,那条子极富弹性。然后将细麻绳,拴在条子的尖尖上,做个活扣,用小木棍固定着,抠个小洞,放进一粒金黄的包谷,将活的圆圈隐藏在洞口,只要哪一只贪吃的斑鸠、野鸡、箐鸡伸进嘴去啄吃包谷,碰掉活扣上的小木棍,荆棘条子一反弹,活扣子就会紧紧地套在它们的脖子上。这些原本还是活蹦乱跳的野物,就等着代课教师阿铜和他的同伴们去收了。收获多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忘记和老师们一起分享战利品。当然箐花妞她们上是不能忘记的,大家都背着老师,给三个他们心目中的夏娃送去香喷喷的烤斑鸠,或者烤野鸡,或者烤箐鸡,或者烤野兔大腿或者这些野物最优秀的部位。这些地下活动,当然是他们最拿手的。送给箐花妞她们的是那些野味身上最嫩最香的部分。

  也有些时候,师生们就围坐在火塘旁,你一块我一块地烤吃着这些野物,这些野物的味道,清新而鲜嫩,可也少不了那三位女生钢琴般脆响的笑声。以此看来,人生的幸福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幸福是不会选择人物、地点和环境的。

  下石板,也是代课教师阿铜们的拿手好戏。根据经验,代课教师阿铜能够观察得出,野兔进出的路线,有狡兔三窟的说法,可野兔进出的路线是固定的,特别是七八月份的时候,野兔没有经常出没的洞口,肯定有蜘蛛网灰尘什么的挡着。经常进出的洞口,有野兔不吃窝边草的说法,那洞口的草就是长得特别茂盛,也就看得出野兔进出时将草弄乱的样子,只要细心,也能在野兔的窝边发现新鲜的粪便。找到了野兔窝,代课教师阿铜拿了一短竹棍,将它一分为二,再找块有些份量的青石板。将青石板压在短棒上,短棒开口处用上一小根细棍顶着,在石板下,放上一些青麦苗,野兔吃麦苗时,碰掉细棒,“咔嚓”一声,石板在一瞬间,就将野兔头压碎,野兔便成了火塘边的欢声笑语。就是那机灵光透的松鼠,偶尔也为成为代课教师阿铜们的火塘边的欢声笑语。

  不下雨的日子,那是代课教师阿铜印象当中,最美好最舒坦的日子了。不下雨,代课教师阿铜他们就不必过那种《地道战》的生活了。

  学校用一块废犁头,当作上下课用的钟。“咣当、咣当、咣当……”地在那儿有气无力地呻吟着,接着是一群野孩子的锣锅声交相呼应,这是那个山寨特有的声音。一听到这种特有的声音,代课教师阿铜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甚至感觉到他的胃在叫唤着:“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还有一种肠胃叽哩咕噜轻快的咕哝声,亲切而且惹人不断地咽唾沫。一大群只有三个女生的学生向箐沟边跑去,因为各个班有各个班的地盘,一个班往往就是一个战斗的集体。代课教师阿铜他们班所占的地盘,这段时间正好没有人,因为其它班的同学跑到另外的地方去了做饭吃了。

  清澈透亮的箐沟边,随便选几个鹅卵石,便搭成了几眼横七竖八的几眼灶了,这群野孩子便开始造饭了。烧火是很方便的,随手抓几把枯枝叶,随便掰几枝枯树枝,就着箐沟里的矿泉水,点燃火,架上“春城”牌锣锅,不过半小时,多数人已经吃得满头大汗了。黑黑的锅烟子,给这群野孩子画胡子的画胡子,染黑嘴巴的染黑嘴巴,描额头的描额头……你看着我笑,我看着他笑,也不知道到底谁在笑谁,当然那几个女生也不例外。调皮的学生,还要问脸上画得最多的那个同学:“今晚演出什么精彩的节目。”于是大家就更加放肆地大笑起来,箐沟边的树林里回荡着这群初中生,变声期时发出的怪笑声。
  
  大家嘻笑一阵,就着箐沟里的矿泉水洗把脸,抹一把额头和鼻尖上的水珠,洗干净锣锅,离开箐沟回去听犁头那有气无力的“咣当”声。这群山里的孩子就这样无忧无虑地生存着,还是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快乐多于愁苦。

   这样的日子很艰苦,却也充满着无忧无虑的阳光,美好的青春被挥霍在这无人知晓的山野里。那时候代课教师阿铜对钱的概念很淡漠,多数野孩子都是这样的。只是为了人情事故,代课教师阿铜不得不把傻阿爸的劳动成果变卖成钱。

  “盼望着长大,盼望着放学……”这是一首台湾童谣里的歌词,是那时候代课教师阿铜们心理的真实写照。

  好不容易盼望到放暑假了,就可以回那个生他养他的山寨里,过一小段安稳、清闲的日子了。最令人向往提,他可以去山沟沟、山箐箐里挖些天麻,采些松茸、美味牛肝菌、鸡油菌之类的东西,变卖成学费,以及家里日常用的油盐开支,还有自己微薄的生活支出。十四岁的代课教师阿铜,已经成他们家的男主人了,感悟到了油、盐、柴、米的来之不易和金贵。

  钱是什么?代课教师阿铜一直认为它像空气,无它不行,多了也无用。

  代课教师阿铜的学生生活,总起来说是很平淡的,毫无光泽,暗淡得像他们村里毫无青春气息的老太婆。可代课教师阿铜却又觉得活得非常充实,像已经有了几个孩子的母亲一样实在而满足。

  转念一想,代课教师阿铜的学生生活,却又充满着奋斗者的艰辛和探索者的危险。代课教师阿铜每星期都需要背上一袋玉米面和一些做菜的洋芋,因为他家已经自从母亲不在世,姐姐出嫁后,就从来没有宰过猪了。尽管现在农村宰头猪就像上台馆子那么稀松了,再贫困的家庭都不缺肉吃。代课教师阿铜没那个条件,油脂一少,口粮也就要吃得多,背也就背得多。每次上坡下坡,都要消耗代课教师阿铜很多体力,这也就需要补充很多的粮食。那时候代课教师阿铜的胃口很好,每天消耗的口粮数量是令今天的人有些不相信的,他每天都用“春城”牌锣锅,焖上一大锅把锣锅盖都往上顶上一截的锣锅饭,那一大锅玉米饭至少需要玉米面2斤半左右,大米也少不了2斤多点。其它洋芋啊!四季豆啊!什么的食品,就是生吞活剥下一大锣锅外,代课老师整天的感觉还是饿。代课教师阿铜时时抵档不住肚子咕咕叫唤的折磨,究其原因,主要是油脂太缺乏,山上有的是核桃,可那是别人的,不能轻意去动。

  就这样代课教师阿铜背箩里的东西至少要有五十多斤重,代课教师阿铜家离学校有六座山七道箐沟,代课老师背着五十多斤重的口粮,花五个多小时,穿梭在六座山七道箐沟之间。在这中间,有一次代课老师在大羊场箐沟遭遇到了狗熊:

  那是秋季学期开学的十月份,正是山野里所有的野果子,都散发出熟透了的清香、酸甜野果子味的季节。大羊场箐沟里,参天的橡子树大蓬大蓬的,遮天蔽日。那条通往箐花初级中学,曲曲折折的小山路,忽隐忽现地躺在深深的箐沟里,幽深而又让人对它们联想丰富,那真是令人神往的季节哪!

  代课教师阿铜舍不得穿上那双土头土脑的黄胶鞋,那条路上铺满了软乎乎黑黝黝的山基土,每次走到这个远离人烟僻静的地方,代课老师阿铜知道,这里是不会遇到去上学的同学,甚至几天都不会有人经过,有人最多也就是猎人或者放牧的牧人从里偶尔经过。每当这个时候,他可以毫无忌顾地赤脚走走在这软绵的羊肠小道上。就这样代课教师阿铜便将那双令城里人看了都觉得恶心的土头土脑的黄胶鞋脱下来,放进背箩里休息了。背箩立即散发出一股恶心的胶孩和着脚汗的臭味来。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5-4-15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 新生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1、代课教师阿铜艰难的初中生活(之

      -1、代课教师阿铜艰难的初中生活(之三)


  这箐沟里,平时是很少有人来的,他一点都不必要担心有人会笑话他。在这条箐沟里他可以放开自己的破锣嗓子,唱他喜欢唱的歌,也可以讲他喜欢讲的话。他还可以乱七八糟地唱他自己乱编的歌曲,反正没有人听得见。

  赤脚踩在这条山基土铺就的箐沟路上,那轻柔的感觉极像阿妈用手抚摸在自己脚板心上,那是一种沁入心脾的轻柔的感觉,说不出来,道不明白,这使他想起了他那苦命的阿妈,便不觉悲从心来。那是刻骨铭心的悲痛,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伤心伤肝的感觉。代课教师阿铜老是在心里不断责问自己,不断反思着说:“阿妈不死,我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人为什么要死呢?人不死那该多好!”代课教师阿铜不知多少次这样痛苦地反复问自己。可那是不可能的事,古人不是说:“人固有一死,或死得重于泰山,或轻于毫毛。”吗?

  代课教师阿铜不禁自己都有些激动起来,那种激动来至于自己的聪明。他惊讶自己,怎么一下了,还会想着从书上看到的这个句子。其实代课教师阿铜可以不读书,可以在那个小山寨靠山吃山,然后娶上一房媳妇,和所有山里人一样生衍子嗣,了结此生。就像有人问位山里娃一样。

  问:“放羊干什么?”

  答:“娶婆姨。”

  问:“娶婆姨干什么?”

  答:“生儿子。”

  问:“生儿子干什么?”

  答:“放羊。”这就是山里人循环往复的生活,亘古不变的生存方式。既可悲,又却是大实话。

  代课教师阿铜是进步的,可以算得上是山寨里的精英分子了。他不想这样,他要读书,他要摆脱山里人世代不变的定律。一个人活着不能只会找吃穿的,只会喂养后代。

  找吃穿,喂养子女,不要说人,连其它的动物都会。这还要人干什么?一个人活着要有自己的精神,有自己的追求,要活得像个人样子。像山里人那样活,跟骡马猪羊有什么两样。代课教师阿铜一直坚持着上学,坚持着,坚定不移地坚持着。后来代课教师阿铜,虽然没考上什么学校。因为他知道,读书不仅仅只是为了考所学校。一个活着还需要有精神方面的东西,只有精神充实了,才像个完整的人生,就像世界上必须有男人和女人一个样。

  代课老师阿铜平时里也总想能考上一所学校那该多好啊!代课教师阿铜没有更大的奢望,他多么希望自己只要能随便考上一所中专学校,将来有一碗饭吃行了。他因此起早贪黑地拼命读那几本课本,那几本课本在他的蹂躏下,变得像用得快要扔弃的抹桌布一样陈旧不堪了。

  他非常懂事地学着鲁迅先生的样子,利用别人游玩的时间,把别人不愿做的题都做了好几遍。班上的同学甚至讥笑代课教师阿铜,太不自量力了。你想你自己学习,在班上排在二十几名,我们学校一个班就考上那三个或者最多的一年也就考上五个考生。想想自己的排名吧。像代课教师承铜这种状况,真要考,那要到海石烂,太阳从西边出来,坟墓里的死人活过来……代课老师也能考上,那简直是癞哈蟆想吃天鹅屎啊。

  尽管代课教师阿铜学习不是很优秀,而且看到代课教师阿铜那种坚强的意志,全校十五名教师都被感动了,都觉得应该将代课教师阿铜树为大家学习的楷模,大张旗鼓地加以颂扬,才像个样子。所以平时教育时学生,老也就将阿铜扛将出来。这样做相反地将代课教师逼到悬崖上,弄得不知所措了。对于阿铜能否考上个中专这件事,是因为老师的导向不正确,还是同学们的想法不正确,一下子也分不出子丑寅卯来。反正少年时代,有很多问题都非常迷糊和不知所措的。

  后来实践证明,是同学们说对了。代课教师阿铜使出了全身所有力量,都没有能如愿以偿。很可惜代课老师没有得到老师的很好的辅导,他不知道自己做的题是不是正确,不用说他自己弄懂还是弄不懂了,有些知识,由于闭塞,有点水平的老师都不愿意进山,所以这些老师也只好无奈其何地充当这群孩子的“领头羊”了。当然连老师也没法清楚地的问题,也没有办法讲解清楚给代课教师阿铜和他的同学们了。

  这些老师只是和阿铜他们差不多的知识水平,读了几年的戴帽初中,父亲有些权势,便进这所学校来领一份本来不属于他们自己的闲工资。可也不能责怪他们,这么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谁愿意长时间呆着呢?活该是他们的福份,这所戴帽中学已经有好几年升中专(高中)考试抹了光头。代课教师阿铜考不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谁也不会往其它地方想。那时来箐花学校读书的人,都是家里有闲钱,父亲有权势的人,他们不会白费钱费气来上学,只有阿铜是个特殊分子。不过后来也证实,代课教师阿铜也有一个代课的职位了,其实也没有白读。

  当然那时候人才还是比较金贵的,代课教师阿铜就读的学校,不用说外地老师不来,就是土生土长考出去的,也只是个别凤毛麟角的大中专生,都不愿回到这穷山恶水的鬼地方,白白奉献自己宝贵的青春,毕竟青春是珍贵的。

  他们即使考出去的时候,还享受民族照顾,沾了民族地区的光。一考了出去,到毕业的时候,他们就想尽千方百计留在条件好的地方工作,这类似于留学生不愿回国一样。这也难怪他们了,青春是要奉献的,可也不能奉献给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况且要有所作为,在这样一点条件都不占的地方,是绝对出不了成果的。当然代课老师认为一个人只要努力,在什么地方都能做好事的。

     可多数人认为,山里人的青春也许天生的就便宜些吧?他们只能将青春奉献给大山,还要默默无闻地奉献,毫无索取地奉献。

  代课教师阿铜的老师们,要么就是这所学校毕业后的留校生,要么是干了多年民办代课,从山旮旯小学拔上来的优秀教师,唯一的公办老师是当着校长的中师毕生阿木,也是县上为了办这所学校强制分来的。作为阿木来讲,一方面家就在附近的小山寨里,另一方面可以来过过官瘾。那么多的老师,当个小官的能有几个?

  世世代代贫困的山里人,除了缺乏物质外,还缺乏精神食粮。代课教师阿铜他们班毕业的时候,运气很不佳,他们班有33个人参加(高中)中师中专升学考试,上线人数为零。为了照顾这所学校的面子,县上给了一个中师照顾名额,这个名额最后还是拱手让给了一个村长的儿子。阿铜虽然一面读书,一面还要处理很多家务事,还要照顾好傻阿爸,也还是考了全班最高分,离中师上线只有1.5分了,看来“勤能补拙”这个观点还是成立的。落榜的代课教师阿铜,命运极其残酷地捉弄着他。

  本来老师们都极力劝阿铜再坚持一年,可家里的情形,真的让代课教师阿铜再也无力坚持了。他自己也已经觉得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他不知道柳暗花明在什么地方。

  老师们都保证,只要阿铜再坚持一年,就可以考上个中专学校。可能去年,是因为自己像个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非常要吵着闹着到战场上看一眼,现在已经是到了那种死也瞑目的时候了。因为新兵,所以没有战斗经验,考不上也是非常正常的。这些老师也怪会安慰我们的代课教师阿铜的,可阿铜却也是无奈的,他不能丢下他那个苦命的傻阿爸不管。

    我们的代倮老师阿铜曾经为了读书,差点搭上了命。书读出来了,最终结局还是只好规规矩矩地回山箐里去,和所有的山里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歇。”他的一切幻想、癔想、狂想就这样破灭了。他想自己考不上也好,如果真的考上一所学校,那可怜的傻阿爸还是没有人照顾。虽然这么想,可毕竟自己苦苦追求了一阵子的理想,就这样灰飞烟灭了,心里还是苦苦的,酸酸的,痛痛的,空空的……

  那时候我们的代课教师阿铜虽然历尽磨难,心理素质比一般的人强,可还是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他真正感觉到自己连山里的人正常日子都过不了,因为在做农活方面,没有经过正规系统的锻练,做起来的时候,还是让代课教师阿铜感到非常地吃力。另外他的家庭,他即使想像山里人那样平淡地活下去,像所有的山里人那样生衍后代,以了却此一生,自己都还做不到。有哪个姑娘愿意跳进像他家这样的一个火坑里,来做回忠烈女子呢?

  我们的代课教师阿铜开始对人生,进行着他自己原始的思考。人活着到底干什么?是受罪还是享受?我还需不需要活下去?他觉得人活着多么的不幸,他甚至在思考着该不该结束生命。可他还有傻阿爸在呢!他去了,傻阿爸怎么办?他还想到,和傻阿爸一起走了算了,人生真是一了百百了,没什么留恋的。

  当他在他家破旧的木楞房前绞尽脑子,想解脱一切的时候。他的眼睛触摸到了,从学校里带回来的那套行李了,他想到了回家乡过官瘾的校长,他为了自己那套行李,传烟点头,说尽了好话,一点都不像在学校里时的威风样。那段时间,他的心里一直在流淌着那种叫感激的东西。他从校长身上想到了学校生活,由学校生活又想到了那次遭遇黑瞎子狗熊的经过:

  那次我们的代课教师阿铜和每一次回学校时一样,还是舍不得穿那双土里土气的黄胶鞋,这次黄胶鞋被代课老师冼得有些发白了,没有那种脚汗夹杂着黄胶鞋的恶臭味。他还着赤脚,走在通往箐花学校的山基土铺就成的软绵绵的箐沟边的羊肠小道上,清冽冽的箐沟“呼噜噜,呼噜噜……”地向前流淌着,这时《小河淌水》的美妙旋律,便在他心底唱响起来,那种软绵绵的情愫便在他心底涌起,像黄昏的炊烟一样,袅袅升起来。箐沟里到处都有很古老就从山上滚下来的各种各样的石块,那些石块上面已经起了一层像棉衣般厚重的绿青苔。水蕨菜和桫椤,还有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长得郁郁葱葱,不是有人说:“这里一屁股坐下去,就有三颗药”吗?那些都是上好的中草药啊!只是这宝藏无人来开发,被撂荒在这里罢了。

      正是初秋时节,各种植物都散发出成熟的香甜味来。这里的秋天只是夏天的延续而已,毫没有肃杀的气氛。山间飘来一股股让人陶醉的野果子成熟的诱人的酸甜味,五味子,野梅子,野毛桃、野菌子……成沟成沟的。

  每年秋天,阿铜经过这里时,都要到箐沟里饱吃一顿那些野果子。吃完了,还挑上一些质量好的野果子带给箐花妞,当然还包括其它的他们班上的那两位女同学和所有的男同学。在学校里,好像本班同学才亲密,甚至代课教师阿铜觉得,其它班级的学生不存在似的。

  此时此刻,他奔过去,两下三下,爬上一棵高大的野毛桃树上。野毛桃树的旁边,是一棵长得非常茂密的大栗树。树上挂满了一团团熟透了的毛桃,那毛桃的样子,比起现在的大仙桃、水蜜桃,逊色多了。

  野毛桃的样子,就跟村里的老太婆一样,有些缩水,还有些皱巴巴。而那美丽的仙桃、水蜜桃,就跟箐花妞一样,长得水灵、透亮。可野毛的味道实在太令人回味了,是其它的水果所无法企及的。那绝妙的酸甜搭配的美味,是人工种植的所有水果,所无法达到的。酸中带甜,甜中带香,还有那特有的野香,让人说不出来,只是吃起来,叫人终身难忘。特别是外地人来到这深山沟里,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野毛桃的味,这正应验了那句:“好看不好吃,好吃不好看的”民谚。

  正在代课教师阿铜想象着箐花妞吃野毛桃的娇滴样时,对面的栗树上传来了枯枝叶被踩断了的声音,阿铜突然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才往左边的那颗大栗树上看去,粗笨的狗熊正在那颗大栗树上采吃栗树果子,那尖嘴上面的小眼睛,正警惕地看着面对面的野桃树上,摘桃子的阿铜,看来在阿铜没有注意到黑瞎子的时候,黑瞎子已经发现了阿铜。阿铜想起过去爷爷告诉他的话,遇到黑瞎子千万不能慌张,要先看看黑瞎子要做什么,才去动。千万不能逗惹黑瞎子,特别是在黑瞎子吃东西的时候,更不要去沾惹它。它发怒了,尽量往背风的方向跑。因为黑瞎子真的眼睛不得力,可他鼻子比狗的鼻子还厉害十多倍。只有背风跑,黑瞎子就判断不出人在那儿了。真是急中生智啊!

  山间阳光明朗朗地照着山谷,整个山野显得空阔无比。

  阿铜小心地注视着那头硕大无比的黑瞎子,黑瞎子也停止了嚼吃栗子,用阿铜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对手。阿铜想野兽或许更怕人类的,他们被人类先进的武器逼迫着,不得不躲进深山老林里,如今已经躲到深山老林里,还要受人类的追杀,人类是不是太残忍了些?在情况万分危急的时刻,阿铜还想到这样一个在消闲的时候才能够想到问题,可见阿铜的处乱不惊的胸怀。

  阿铜不能有更多的想法,他要摆脱黑瞎子的进攻,只能小心翼翼地一面看黑瞎子的动静,一面往树下滑。这边是代课教师阿铜盯着狗熊的人类明亮的眼睛,那边是狗熊盯着代课教师阿铜的熊眼。人眼盯熊眼,熊眼盯人眼,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可代课教师阿铜不能不动,他要回学校上课。他下到树下,看到那熊没有要动的意思,便放心地往他的背箩走去。

  代课教师阿铜不敢贸然地走动,他随时随地密切地注视着狗熊的一举一动,生怕有什么闪失就会招来什么不测。代课教师阿铜此时觉得生命是显得多么的宝贵,平时总觉得活得多么地累人,甚至觉得人活着是多么的无聊,活着真是一种受罪。怪不得人们都说只有经历过挫折、打击、失败的人,才能体会到生命的可贵和重要。

  那狗熊也许对代课老师根本不感兴趣,只是代课老师不知趣地闯入了它的领地,它不得不提高警惕而已。

  阿铜飞快地向学校的方向跑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没穿鞋子。好在他在山上炼就了一双铁脚板,让他能够在那些山路上健步如飞地奔跑着。

  已经离开那个到处是毛桃树、大栗树长在一起的曾经是诱人的地方,那地方现在变成了让人心惊肉跳的魔窟了,跑了好长的路,阿铜还是很不放心地往后看了好几眼。直到跑到学校的大门口,才想起自己连鞋子都还没穿上,正从背箩里拿出黄胶鞋在穿,箐花妞就从对面的山坡上走过来了,看到阿铜神色慌张的样子,便亲切地问阿铜:“怎么了?这么慌里慌张的。”

  阿铜心里涌过一阵热潮,那是一种久违了的叫做母爱的东西,冲击着他的身躯。他孤身一人惯了,突然有人这么关心地问他一句,让他感动得内心击起一层层的涟漪。他忍了又忍,两滴清泪还是禁不住掉了下来。代课教师阿铜深深地感到:人生是美好的,那怕像遇到了被狗熊追逐的这种险恶的事情。他要活着,活个样子给天下所有的人看看。

  他没有急于将自己的遭遇,告诉给眼前这个所谓自己喜欢的人。阿铜不是那种有点事情就装不住的人,箐花妞让代课教师阿铜先进到学校里面,省得老师和同学们见到他们在一起,又有自己的看法,不得不注意影响啊,现在我们都还是学生呢,学生就得像学生的样子。

  阿铜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在那所被称之为箐花初级中学的学校里,读了整整三年的初中。这艰苦落难般的生活,如今也成了代课教师阿铜回到家里后的美好回忆。痛苦的生活,只有我们在经历它的时候才感到它的痛苦,很多年后,很多痛苦生活都也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失去的东西才是美好的。而拥有的东西都觉得不满意。对自己身边的亲人也是如此,他们好好地活着的时候,还有些烦他们的存在,一旦失去他们才觉得他们存在的意义。其实经历过的东西,不管当时你有没有体会他们存在的意义,最终都会真正成为自己一笔终身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

  经历是人生最要紧的,最宝贵的东西,人生只有经历着才是有意义的。


[URL=http://]新生代(或改革下成长)(长篇小说)
发表于 2005-4-16 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开始向往山间飘来一股股让人陶醉的野果子成熟的诱人的酸甜味,五味了,野梅子,野毛桃、野菌子……成沟成沟的这个地方了。好地方。
发表于 2005-4-16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勤奋。有生活。观察与感受十分细致,写得不错。可惜好东西要一点一点吃才有味儿,建议一期不要发这么多,早着呢,急什么兄弟。
发表于 2005-4-16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代课教师阿铜有没有你的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05-4-16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啊!
来看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05-4-16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有点性急了点。
遵从版主兄意见,
今后慢慢发。
发迟了还觉得对不起版兄啊!
 楼主| 发表于 2005-4-16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我们这里玩啊!
发表于 2005-4-16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景物描写很真实、细腻。与人物所处的时代背景也吻合。
等看下文。
发表于 2005-4-17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同在一期,三篇合在一起,减少版面空间,方便快捷浏览!

小说有着深厚的生活底蕴!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05-4-18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马克版主兄的热情和真诚!
发表于 2005-4-18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生活和深度的小说。精华祝贺!
 楼主| 发表于 2005-4-19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一楠版的鼓励和支持!
本当更加刻苦努力才成。
请您帮忙与其它篇目链接,
以保持完整性。
这里先打拜托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21 12:54 , Processed in 0.07732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