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76|回复: 1

[公告] 如何进行建设性的公共批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6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何进行建设性的公共批评?云南民族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王恩学



前段时间,郑永年教授的文章《中国的知识短缺时代》引发国内热议,清华大学聂辉华教授的回应文章《郑永年教授站着说话不腰疼》最为吸引眼球,而凤凰国际智库的李江研究员又以《中国学者的“国师情节”》一文对两位教授的文章做了评论引申。

分居三地的三位华人学者围绕中国知识界的时况展开交流讨论,可谓不谋而合地“合论”了中国知识界知识供给之现状成因,给大众以有益启示。

三文均涉批评。郑文对整个大陆知识界进行了批评,而聂文和李文在对郑文批评的同时,分别对当下中国的体制与文化(社会)环境进行了批评。相关批评的争论也扩散至笔者所在的“微群”。争论至激烈处,语言暴力登场,结果是笔者的一位老师愤然退群。

此情形再次激起笔者对公共批评的思考:我们应该怎样交流?应该如何进行公共批评?我们能否持守一种建设性批评?


社会进步与公共批评

批评和赞美是公民个体及社会进步的两大动力,缺一不可。

现时代,肯定、赞美、鼓励成为个体、组织和社会进步愈益突出的工具,但赞美不能包打一切。少了批评,人和社会的阴暗面难以自动消退,个体成长和社会发展难以低成本推进。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论这个人是统治者、普罗大众,还是社会精英。

不论是社会组织、群体,还是社会阶层,作为人的集合体,均体现着人性及价值偏好的共性内涵。公共批评作为一种围绕公共问题展开的公开批评,对于共同体辨析是非、激浊扬清有着不可或缺的鞭策作用。

人类进化到今天,对社会及公共事务的批评既体现了文明进步,也是社会进一步发展所必需。公民个体和社会组织均有道义责任进行公共批评,公共媒体和社会精英更是责无旁贷。

公权力的不当使用,阶层或群体间的侵夺及凌弱行为,社会的不良风气习俗等,都应是公共批评的对象。

政府(执政党)需要批评。对政府的监督批评是人民的权力,批评的存在有助于政府避免或减少滥权、贪腐及不作为,从而有助于保持政府的生命活力。时下中国诸多经济社会政策的低效或失败,不只因为郑永年教授所批评的国内学术界知识供给的不足,更根本的原因则在于社会对政府(决策)批评的不足。尽管当下对政府批评的环境并非良好,但诚如聂辉华教授所言,批评者仍然有一定的发挥空间,可以在“失职”、“本分”和“良心”之间进行自主选择。

大众(社会)也需要批评。大众是人民的主体,也可以是创造历史的主体,但未必是引领历史的主体,当然也并非必然是真理的化身。因而,消极甚至错误的大众认识或大众行为也需要批评。特别是在当今“泛民主政治”潮流下,敢于冒大不韪而对大众进行批评,显得尤为可贵和必要。

社会精英同样需要批评。虽然历史上精英长期是公共批评的主体,但这并不意味着精英群体可以免于批评。严谨而论,精英也仅是某一或某些领域的精英,并非全善全能。随着社会及技术的发展进步,对精英的批评也成为必然和必需。

当然,精英内部的批评也是自然的,特别是知识精英之间。对此,在行为层面自觉克服文人相轻相轧的历史“传统”,努力营造自重互重的公共批评环境,当是知识精英时下努力的方向。

建设性批评:公共批评的“糖衣苦药”

尽管公共批评是必要的,但于时下中国而言却也是困难的。

公开提意见或作批评总不为人所乐见,人性皆然。此况于华人社会尤显突出。其因,首先在于华人社会“面子”文化的发达而批评文化的孱弱。

当下中国“死要面子不认错”的文化传统依然强劲,加之民众“主体”意识的畸形提高(多权利意识却少责任意识),意味着公共批评愈加困难。

朝深层看,公共批评之所以困难,还在于华人社会感性文化的发达和理性文化的短缺。国人很难借助理性的考量权衡,来对冲因批评所造成的面子、尊严或情感的挫败感。

在感性文化及面子文化的长期浸润下,被批评与接受批评往往意味着自身形象的矮化、丑化。久而久之,面子问题便与实际(社会)利益联结起来,成为一种潜意识的“有限”理性。

于是,批评便意味着无形或有形利益的损失,意味着“跟自己过不去”。公开认真的批评便很难为人(组织)所接受。

在中国,批评的困难,现实最有说服力。日常生活已经给予我们足够深刻的体会。但困难的强大并不意味着没有可行的空间,建设性批评的首要意义就在于增进公共批评的可行性。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但“苦口”和“逆耳”毕竟是客观前提,没有多少人会自然而然地乐意接受。作为生活常识,有了糖衣,“苦药”便可能顺利地变现“良药”的价值。建设性批评就是这种“糖衣苦药”,也可谓另类意义的“糖衣炮弹”。

建设性批评亦因愈发紧张的社会对立而显亟需。经济的持续不景气,新老矛盾的并发,社会公共空间可谓怨气载道,戾气冲天。社会的恶性互动已显而易见,官民之间、阶层之间、精英与大众之间的对立已近空前。当今中国真正亟需“命运共同体”的真实培育。

既然共同“家园”客观上无法拒弃,那么建设性公共批评不就是促进阶层沟通、凝聚社会共识、消解社会对立的低成本路径吗?

建设性批评还是彰显个体素养和增进社会文明的需要。公共生活最能体现民族的素养和文明。公共批评,不仅意在具体问题的交流解决,而且还会产生巨大的外溢效应。外溢效应良性与否,批评主客体如何互动至关重要。

然而,观诸当前中国舆论空间却是“骂”事盛行。不管议论的主题观点如何,不论议题引入者主观动机善意与否,总能招来一片骂声。对于公共问题的讨论者,很少有人不曾领教这种“骂”事的威力,很少有人不“脊背生寒”。当然,这又何止是身寒?

骂就骂了,痛快淋漓,张显了“气魄”,体现了“血性”,但这种谩骂式“批评”除了激起更多的对骂,于问题的解决何益?于社会和谐、民族文明何益?这种动辄爆粗,动辄以动物特有名称或行为进行交流的“批评”,置对方及自身人格于何处?难道需要大家一起退化到原始人的样态吗?

因此,我们呼唤建设性批评。建设性批评就在于减少公共批评的困难性,增进公共批评可行性,从而实现公共批评效用的最大化。

如何进行建设性批评?

建设性批评,重在践行,难也在践行。

建设性批评,一在于批评动机的建设性,二在于批评方式的建设性。

建设性批评要求批评动机是善意的。建设性批评应以批评对象的成长、发展和完善为目标,而非以其退化、弱化或败亡为目标。尽管主观动机不易觉察,但其善意与否往往会影响到批评方式选择的建设性。

当然,建设性批评更为基本和关键的还是批评的方式方法。建设性批评要求批评方法的科学性和艺术性,要求批评者善于有意识运用社会学、心理学、交际学乃至语言学等知识技能,使批评易于接受。

简而言之,建设性批评就是以其动机的善意和方法的科学来促进批评的实效。促进问题的解决而不增加批评主客体之间的对立,就是建设性批评。

从过程意义上看,建设性批评的实质就是一种公共说理,就是努力促进对话而竭力避免对抗。

建设性批评,首义还在于批评。建设性批评不是和稀泥,更不是似贬实褒。否则大家“一团和气”,打打“哈哈”,不痛不痒,于问题的解决或改善无益,则徒费口舌。真正的建设性批评,必须指出问题所在,在此前提下采取建设性的批评方式。

当然,建设性批评不是时下网络肆虐的攻讦骂战,不是文革一边倒的大鸣大放,也不是近代中国寻求出路时的“主义”论战。建设性批评是“论”而“不战”。动辄上纲上线、“盖棺戴帽”式的“批评”,不是建设性批评。

建设性批评,需要贯彻“对事不对人”的老套原则。说易行难。批评总要指向特定的人,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批评细节的把握。这需要批评者充分重视,方法到位,谨慎设计批评方式和批评语言,努力让被批评者感受到批评者的真正动机是在否定现象,而非否定人,是真正“跟事过不去”而非“跟人过不去”。

建设性批评,需要坚持事实优先而非立场优先的原则。建设性批评应以批评的合实性与合法性为前提准则,而非以“合立场性”(党争政治)为前提基础,这需要客观的、全面的、实事求是的态度,避免批评时只及一点不及其余,避免各说各话,各取于己有利者。

对本年度春晚的评论是一个典型例子。评论者呈现明显的“两边倒”——赞美派和否定派。虽然两派都给出了部分合理批评,但无疑是立场优先,体现价值二维对立的思维方式:要么对“主旋律”一律赞美;要么对政治在场一律否定。但客观而论,春晚显然包含了多重而复杂的诉求。否定派所批评的“过度政治化”是显见的,但对优良传统文化的强调,对当下社会诸多消极或丑恶现象的反映及批判,也是有其必要的,有些人也有予以认可或“赞美”的权利。

而在上述关于中国知识界讨论的三篇文章中,李江先生的文章既肯定了“中国知识界整体上研究水平不高”的观点,指出了国内政治环境对知识界造成的“无奈”,也批评了知识界自身价值取向存在的问题。仅从公共批评的角度看,李先生的批评更接近客观实际,也因而更具建设性。

事实优先原则还具有策略意义。事实优先要求批评客观全面,要求一分为二地看待批评对象,既要指出其错误与不足,也要客观公正地认可其正确和积极的部分。如果对后者做到策略上的优先表达,则能够拉近批评者与被批评者之间的距离,进而最大化地减少被批评者的逆反及对立。日常生活中的批评经验已对此做了很好的证明。

建设性批评,应进行平和说理。建设性批评不是泄私愤,不是打击报复,而是通过批评达成共识以促问题的解决。因此,建设性批评需要以理性为基础,尽可能戒除感性、感情用事,平和说理就成为必要。平和说理,体现的是平等和民主精神,体现了对批评对象的尊重。如此,不仅益于问题的建设性交流,而且还可以促进社会民主精神和“尊重”文化的提升。

平和说理主要体现在批评语言上。需要更多地运用“温良谦恭让”,尽量使用温和的语气语言,避免慷慨激昂、盛气凌人或者咄咄逼人的话语措辞,避免革命式(斗争、讨伐)语言,戒除语言暴力。动辄施以政治高压、话语强势或语言暴力,则难言批评的建设性。

建设性批评,还要坚持渐进性原则。渐进性原则源自批评的困难性,源自批评对象的似是而非或是非参半的复杂性,需要耐心细致的条分缕析。而简单粗暴的批评既难以为批评对象所接受,也难以把问题和错误揭示清楚,因而很难取得建设性效果。渐进性原则就是要坚持耐心循序的说理,争取水到渠成,而非急于求成。

建设性批评,还要求批评者有足够的韧性。建设性批评操作的复杂性、渐进性和困难性,使韧性精神成为批评者所必需。但凡公共批评,大多不可能一蹴而就。需怀有“愚公精神”,抱持一种呆气长期坚守,才可能推动社会的点滴进步。

一言以蔽之,建设性批评不是谋私利,不是泄私愤,不是搞斗争,不是和稀泥,不是逞一时心口之快,而是理性、深广之考量,是君子之风范。社会流弊,多且坚牢。没有谁会幼稚地认为仅凭一己建设性公共批评就能包治社会百病。但是,每一次客观诚恳的批评都可能有益于培育或增强社会有机体的免疫力。

作为共同体一员的我们,面对阶层对立、戾气弥漫的社会生态,是火上浇油、推波助澜呢?还是吹进一股建设性批评的清风,贡献上一抔建设性批评的泥土,以在日益逼仄坎坷的环境下,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呢?

(注:作者是云南民族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讲师。




发表于 2016-4-10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思考的很深入,令人深思,希望更多的朋友参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5 08:14 , Processed in 0.03230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