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一楠

[转贴] 司马迁(连载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9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马迁》第十一章(三)

  刘屈氂听说了田蚡探病的事儿,就笑说,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他总是以为他是皇上的舅舅,其实皇上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舅舅,他自己就是他的舅舅。刘屈氂从不对田蚡的事儿说三道四,他对别人说,田蚡是一个好大臣,是皇上的心腹。这会儿有人问他,田蚡为什么要跟皇上对着干,他不是傻了吗?像他那样,每件事都与皇上对着干,早晚会被皇上杀了。刘屈氂说,我怎么就看不出来田蚡会被皇上杀了?依我看,皇上不能缺了田蚡这个人,没有田蚡,他的日子不好过呢。下人请教,为什么这么看?刘屈氂慢悠悠地说,告诉你,每一个大臣在朝廷上自有一个位置,站在前站在后,先说话后说话,都有讲究的。你要是看不清这个,你还有站处吗?田蚡是个聪明人,他明白,自从窦婴离开了朝廷,他就是那个劝谏皇上的人,与皇上对着干,皇上心里才有他的位置。田蚡是找定了他的位置的。下人恍然,再问,丞相为什么不替张汤说话呢?刘屈氂说,不是我该说的,我要安定江山社稷,这种小事不是我干的。

  刘屈氂对太子很好,从来都不避讳与太子交往,他没对下人说,他从前是太子的师傅,如今对太子也不那么在意了,他有时对太子说,要太子少插嘴皇上的事务。他说,皇上虽然年纪大些了,但身子健旺。要太子向皇上讨一个差使,去管选贤能才士,做皇上的大臣。太子不愿做这种事。刘屈氂说,你该做。你还该做一件事,替皇上找几个方士,要他们来帮皇上寻求长生不老之策。太子戾大怒,说刘屈氂是胡说,都是那些江湖术士弄鬼,要是太子得了势,一定会把江充这种小人千刀万剐!刘屈氂说,你凭什么?就凭你是太子?知道不知道,皇上喜欢这个,你是皇上的儿子,皇上喜欢什么,你就该喜欢什么。你要明白这个,才是一个好太子。太子不明白,就与刘屈氂争辩,刘屈氂说,我不跟你说,你想一想,就明白了。太子对母亲卫子夫说,刘屈氂老了,他有一点儿糊涂了。卫子夫说,你不听他的,他会不高兴的。太子戾说,他说的办法,对江山社稷有好处,我才会听;他说的办法,对父皇有好处,我才会听。他要我替父皇找几个方士,讨好父皇,这种事我决不干。

  刘彻听说了,说,是吗?太子是那么说的吗?他不愿意帮我找方士?有人说是。刘彻说,他不信这个,那也不能勉强他。但刘彻心里不喜欢太子,更喜欢幼子刘弗陵。李夫人说,弗陵太小了,不能太娇惯他,会惯坏的。刘彻大笑,有什么不能娇惯的?我也是给娇惯坏了的,也能做一个好皇帝。

  李夫人说:你有太子了,剩下的儿子,就不必那么聪明,能懂事理就行了。李夫人和弗陵到李广利家。李广利又要去征匈奴了。李夫人说起,皇上越来越喜欢弗陵了,他要找老师教弗陵。你说宫里哪一个人才,合适做弗陵的老师呀?李广利打起仗来没多大本事,但对宫闱之争却看得明明白白。他想了一会儿,说,只有一个人合适,知道是谁吗?李夫人沉吟许久说:皇上身边的人和朝廷众臣,除了刘屈氂就是田蚡,你说的是田蚡吗?李广利笑着摇头。李夫人恍然大悟,那你说的一定是司马迁,他这个人有学问,又正直。李广利说:胡扯。你听说哪一个皇子是跟没卵蛋的人学出来的?司马迁是阉人,绝不能做皇子的师傅。

  李夫人问:那会是谁呢?

  李广利说:东方朔。

  李夫人哭笑不得,千选万选,也选不上这个东方朔呀。在宫中女人眼里,最没地位的就是东方朔了,他是皇上的宠物,跟那些汗血宝马,跟宫中的女人,跟一块玉璧、一件珠宝没什么两样,怎么能让他做皇子的师傅?他做谁的师傅,谁就只能学得油嘴滑舌,卑贱下作,怎么能成一代帝王呢?

  李夫人问:哥哥,你是不是弄错了?

  李广利说:你要是让东方朔做弗陵的师傅,那就有未来,就会有希望;要是用别人,他就有性命之忧,你明白吗?

  李夫人不明白,不明白也愿意听李广利的。

  刘彻不大到李夫人宫中来了,他喜欢那些更小的女孩子,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骨血旺,人也疯狂。刘彻就用暮年去体味童贞,体味青春,汲取童贞与青春,试图不老。

  他问李夫人:给弗陵选好了老师没有?

  李夫人说:选好了,非东方朔不可。

  刘彻瞪着眼看李夫人,像看一个陌生人,好久没说话,过一会儿才说:好啊,行啊。

  宫中人都笑话李夫人,真是一个没脑子的女人,王子想成人,想将来做皇帝,第一重要的就是选老师,他的师傅必然是来日的丞相,是大汉的栋梁。像刘屈氂,走路眼睛都不往旁边看。像田蚡,下颏儿向上举着,一看就知是首辅的料儿。东方朔是个什么玩意儿?他就会说笑嘲谑,凡是女人会的事儿,他都会;凡是男人会的事儿,他都弄不好。他怎么能做刘弗陵的老师?

  这事传到皇后卫子夫的耳中,也觉得荒唐,对太子戾说:李夫人有点失心疯,他给儿子请了个师傅,你都猜不出是谁,东方朔。你信吗?他能教王子什么,教他怎么耍,怎么逗吗?真是荒唐。

  太子戾说:我去跟父王说。

  太子戾来到刘彻身边,很认真、很郑重地说:父皇,有一件事,不知我该说不该说?

  刘彻很慈爱,说:你是太子,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

  太子听了很振奋,说:不该让弗陵拜东方朔为老师。

  刘彻哦了一声,细看太子。这是一张诚实、急切的脸,没什么机巧。刘彻有点兴致件事6d籹姐
  刘彻哦亩ref=l" h> <专了他邓父看太子。誡>
课乙彩歉胩 ×醭购艽劝担耗竿跛怠<得很深刻
硬幻靼祝忍酉材幻靼鼩铀古赌С隼鼩樱赌С欢拜撬就得学刚正尧明。Α<恿恕@匾飧鋈擞大鲜ρ鲜Γ<用幻靼鼩铀郝穑?再说br /> 顺烈些樱恐他好旁门邪闶趺> <要茄松湍懿佩科打诨、氖露笑闹的鼩铀   刘彻很慈爱,说:你是袒有液芫不蒭f=l的脚步更慢〉呐回头br />泓氂酪财悠迪>   李夫人不明白,不酶王说。 也认为br /> 趺> <歉肜罘踝託永荒且虻亩 />   太子戾说:我去跟负李夫 /> 是棠钸蹲强肆礁鲎肢来蝗/> 些心力交瘁牧隙时间心头涌起幸好多米觥看匆桓锹砬梢愿椿/想起幸蚬校逗冒蚬校剩秦始皇能活下馈6伞 机露
  李夫人问:哥哥,你是陶馓焱硭,缭缇拖真←喜欢那些脯那你说当ё潘,像牟本 h>蚧噬斜在怀溃视泻桓雒显铸骨嵌抱着芏嫌太沉疾彻也乐意向蓟幔表明A跚是很心疼蓟幔>   刘彻不大到李夫人褂了,剩下的冬他夕严找老市『⒍斯哦暮簖涂了∧,引涂了。 < />想廖尧,这窒氙廷衫显兜孛没丝茨愕难虺单陵到李埂 李夫人问:哥哥,你是绦然矗
想怜廷删拖诊蚡昭虺吊彻心里 /> 哪赐嬉庵吴福扯浊羊乙捕上天稂令 /ⅲ让上天听我>   刘彻不大到李夫人褂了,蔬的r /早顺烈这对 谩K办得鲜Γ隙   李广利说:你要是让端,氏沧套烃事,裁魈炀桶萸嘶听他遗耣r /> 恐搞叩模今天就派褂媚给视型去了几件长宜担克选一套换岫好穿穿罟 ±罘蛉宋剩焊绺纾闶翘腥剩チ甑又顺摆耍br /主意可捕>泓苁帝人,绝 /> <
腥>  plc"iv idble cellspacingvatarfeed">en id="pid71积分 ://bbs.zhongc#"ef="httpbds_weix10350/19-cm> weix1035mg src="窒淼轿⑿">://bbs.zhongc#"ef="httpbds_qz"for50/19-cm> qz"for5mg src="窒淼絈Q空间">://bbs.zhongc#"ef="httpbds_ti/jsr50/19-cm> ti/jsr5mg src="窒淼叫吕宋⒉">://bbs.zhongc#"ef="httpbds_tqqr50/19-cm> tqqr5mg src="窒淼教谘段⒉">://bbs.zhongc#"ef="httpbds_sqqr50/19-cm> sqqr5mg src="窒淼絈Q好友"v>
":{pbdSnsKey":{},pbdTpage:"",pbdMinie:"2",pbdMiniL"> :/a> :"1n,pbdSiz">:"16"},pshare":{},plz.pn":{p428&L"> :[ weix103, qz"for, ti/jsr, tqqr, sqqr],p428&Tpage:""窒淼剑",p428&Siz">:"16"}};with(ntById(")0[(croll_div"sByTagNamngcamod=)[0]||" cl).div> /36e5)]yle id="dian class="y pgb="authist"plc"iv id="pls"m pbn vwthd">
回复iv> acingvatarfee class="plc"> v id="ptra
一楠 当前离线
积分
32744
查看详细资料
 楼主| 发表于 2006-12629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