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00|回复: 18

[原创] 维新青年谭嗣同与《北京法源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0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宇の航 于 2016-9-10 09:23 编辑

  维新青年谭嗣同与《北京法源寺》

  我这算是半首发作品吧,分类也请版主,别太介意,后面是旧文。中财论坛里都许多版块,时光隧道版块里许多标杆的人物,我总觉得分类上有点问题,其实老子,不如叫老庄,道家一派;孔子和孟子可以合并为孔孟,这是儒家一派;孙子作为兵家,大可以延伸历史上一切的兵家人物。屈原,文天祥和谭嗣同可以归为一类,也就是历史上的殉道者,曹雪芹作为红学,也就是古典小说一派。为什么没有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这些人,版块里分类,不像哲学史上分的,又不像是文学史的。但是这里我想谈谈谭嗣同的,在我看来他的死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从开启民智、提升民族素质角度看,谭嗣同以及林觉民们确实白死了。实际意义之外,还有精神意义,赴死在某种精神感召上,他们的血,就如同岳飞的血,如同文天祥的血,如同史可法的血一样。

  我们知道谭嗣同的名字,一个历史书上的,一个武侠小说里的,大体的意义就是侠之大者,算是小说里输出的价值观。对于谭嗣同自己而言,为理想殉道。霍达在《补天裂》里也写道了谭嗣同,当年看的时候精彩之处很想落泪,名字起的就是表达一个知识分子对国家处于落后状态的不满,寻找某种治国的方向。这样的小说适合高中生大学生,随之年长对照历史的真实,发现文学小说里的价值观让人会远离真相,远离理性。

  当然是不能苟求文学作者承载太多的历史真实,《补天裂》和《大刀王五》一样,写的国家的某种情怀。谭嗣同作为男主角的精神指导员,和丘处机对于郭靖的意义一样。民间演义里的袁世凯成了告密的对象,传统的历史演义单一的表达人物。《杨家将》里的潘仁美,《包公案》里到庞太师,从历史真实而言袁世凯告密是相当冤枉的,只不过是旧势力反扑,他为了保全自己向荣禄说了关于谭嗣同的密谋。当时荣禄在天津,9月20到像荣禄透露,但是9月21日慈禧已经在北京发动政变,时间点根本来不及。从另个角度上来看,慈禧开始仅仅是针对康梁,六君子的死不能不说和袁世凯没有关系。谭嗣同的密谋是兵谏的“斩首行动”,让慈禧痛下了杀心。如果康梁能让找找李鸿章、张之洞做个顾问也不会败的如此之快。不然守旧势力上来的时候,看看六君子的死,李鸿章,张之洞有点兔死狐悲的味道,毕竟相对守旧派而言,洋务派更靠近维新派。

  谭嗣同的政治主张把青海,西藏,新疆统统的卖了吧,换点钱建设中原,后来孙中山也是这个论调。政治远见,远不如袁世凯。大体而言谭嗣同是思想极右,尽可能的都西方的立宪化。对于当时的时局而言,这是书生之见。

  谭嗣同的一些作品,有点单纯还有点过于意气,他死的时候不到三十岁,如果多活一些时日,一定会有更深见解。他有本集子叫《仁学》,内容是对于集权的抨击,和兴汉反满的主张,辛亥先驱的邹容《革命军》大体也是继承了谭嗣同的思想遗产。过于极端的排满。谭嗣同的思想有儒与佛的结合,他却没有因此出世,而是通过佛的禅意来寻找一种治国良方,他说“了无实际,惟一心是实”,“以心挽劫者,不惟发愿救本国”,也可以说王阳明的思想影子,他的死来源他的“心力”,以求得“感天下而劫运可挽也””他在历史上作为精神感召上的意义,远远大于他在哲学上的意义。

  下面附带原来的文字,可能的现在的想法也未必一致。

  谈谈《北京法源寺》

  一时想不出什么样的题目能准确无误的表达我的观点,想到哪就写到哪里,既然是谈谈,也就没有过多的约束。

  《北京法源寺》这本小说,应该当杂文从思想上来读的,这本书里的辩论和说理占据着大量的篇幅,有些对话已经超出了小说人物性格,这对小说告诉的不是故事是什么,而是表达是什么观点,比如康有为和佘法师,梁启超和谭嗣同,谭嗣同和王五的对话,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是作者的想法不由自主的强压到小说人物的对白中。

  这本书是给喜欢李敖的那些读者们的,比如说我,如果仅仅从读小说的趣味上来看,这个小说反而没有多少趣味性,枯燥的很。不过以戊戌变法为背景的小说很少,而了解这段历史怎么也要从趣味上开始,读小说怎么也要比读古文容易点,至少是一个切入点。这本小说也可以叫《谭嗣同之死》,小说情节很简单,围绕营救谭嗣同到谭嗣同就义,这里的心理自白不少,不仅仅是谭嗣同还有康有为等等。这本小说从小说构架的层面来看不是很成功,人物形象也很单一,生活圈子,交际圈子,还有一些政治活动,都没有立体的展示。

  李敖的文笔有着他自身的魔力,文言和白话转接的很好,读着不是很累,这一点也弥补了小说的不足,这本小说是一个杂文的变形体,里面有着李敖的个人思考,是改良还是要革命呢?不过我个人还是觉得李敖也应该刻画一下康有为和梁启超,不能单从谭嗣同这个角度来看,侧面还是过于狭窄。至于里面政治文化的黑暗,读者能看到几分算几分,感性的理解就算感性理解,不要硬着头皮非要上升的一个高度。当然这本小说有着他的思想颗粒,它不会如言情故事一样看到都可以哭的稀里哗啦的,无论谁来看,都会引入那个时代开思考,是一本共鸣的小说,也是形而上的需要。

  小说的最后读出了一种淋漓尽致、浩然之气,为理想、为信仰的牺牲的态度,可惜的是临死也未能指出解决问题的出路。

  从世俗逻辑的层面来理解,谭嗣同的死有一点个人的一厢情愿,“戊戌六君子”为变革而被砍下头颅,总是让人人感慨良多!在鲁迅的《药》就已经揭示了,愚笨的阿Q用只能有革命者的血抹在馒头上吃了治疗自己的弱智的病,激烈不了看客们的血性,在能走的时候偏偏不走,死了虽然能化作一缕杜鹃红,那血色恐怕早已乌黑,如何唤醒民众的重要性反而不再杜鹃红,至于谭嗣同的死意义可能相对于个人能更多。

  《北京法源寺》这本小说是李敖当初在监狱里构思而成,出狱后仅有了两个月草草的完成了18万字的小说。李敖的出狱我看正好的印证了对谭嗣同之死的一种否定,不过从那时可以看出来献身的确是一种崇高感,在不影响信仰的情况下,能活着还是尽量活着。我没有读过关于谭嗣同相关的历史传记,但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谭嗣同没有王五营救他,这不过是一段传奇(包括其他人营救他的失败,不是被谭嗣同拒绝的失败,而是顽固派力量过于强大),他的死还是对未来没有预期,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希望,只能在赴死的精神感召上加以神话,如果能出来,将来可能写一本《我的法源寺》。

  在不能生存的情况下,谭嗣同是中国知识份子的精神典范,和哥白尼一样;在能生存的情况下,康有为、梁启超的路也不能算是错,他们后期的着作也不能说一点意义都没有,不过这里又有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法则,那就是我的信仰,我的追求。

  2009.5.13

  谭嗣同他可以逃亡日本,却贸然领死,希望以血醒国人,以求革新富强,这个可能激励后人,不过在当时知音少之,也就那一两个人。从世俗逻辑的理论来看,大多数人看都是既得利益,反观历史,人性黑暗种种。我不了解那个时代,也不长于分析政治。只是觉其可生却毅然赴死,牺牲之精神可敬,但是意义又多大呢?李敖多少在谭嗣同身上寄托了一点自己的影子。

  我更喜欢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李敖,生活原本是很现实的东西,死得其所,自然那也是和理想分不开,我看里面更有他的那种自有悲观情绪在里面,《谭嗣同传》里说道,在变法失败之后,他说:“吾已无事可办,惟待死期耳!”这就是一个证明,让他产生了一时的冲动,我看过不少关于他的书籍,在他在慷慨赴死的时候,当时的人在思想上也没有任何震动。

  我不想追寻他死的意义,我更看重他死了后的现实意义,如果此路仅仅是完善自己,百年后对于别人或许有些精神上的感召,但在当时我看就是没有价值的死,不如图将来,我觉得除悲痛之外,没有别的赞叹,更不值得效仿。

  你说我“没有从宏观的角度和作者自身的思想上去看待谭嗣同这个形象”,你的批评我的同时,我也没有看到你的论证和看法,仅仅是对我批评。

  《北京法源寺》小说性比较少,里面评论性和思想性更大,我对李敖与你一样,也是深受其为榜样,不过我们的角度不同,一个没有到了大陆的人,能逼真的描写出来周围的背景,很让我佩服。李敖、余杰乃至焦国标都推崇谭嗣同,这个里面自然有精神的意义,但是观察当下的作家,李敖、余杰之类都坦然的活着下来,或者锋头有些转变,或者是去了国外;反而那些不似鲁迅、李敖类的作家,更像是田园类,朦胧类的当代诗人自杀的到是不少。在精神上他们都是可敬的,值得我们去敬仰,同样在也是偏执己见,去作毫无意义的赴死,真是“死得其所”了吗?

  只走完了人生的一小半路程,便嘎然而止,可悲可叹。不如忍辱负重,作长远计较,为天下苍生谋幸福,才是智者所为,也是尽可能实现现实意义的最大可能之路,这个才是宏观的。“红柱捅天星抖擞,一啸长空作雷鸣”如果人都那样的死去,那么留下的都是一群阴谋家和野心家了。

  09.7.18
发表于 2016-9-10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时光安然 于 2016-9-10 10:47 编辑

先看了个标题,内容暂且放那里,我谈一下我对谭嗣同的感受。
如所有的改革者,谭也是其中一之。只不过最终变法流产,继而殒命。
这是一个悲剧。他跟商秧无法相提并论的,因为商秧背后有一个坚定的支持者,商的死也是君主移位后才有的结局。而谭不同,他明知自己所要服务的是个软蛋,而且政局也是左摇右摆不够稳定,因此他的变法在那样的情况下不但不能为国家带来好运,反而若是成功的话也将是一种灾难。
因而他只能是政治上的一个殉葬品,不能归类于人类精英。
 楼主| 发表于 2016-9-10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6-9-10 10:45
先看了个标题,内容暂且放那里,我谈一下我对谭嗣同的感受。
如所有的改革者,谭也是其中一之。只不过最终 ...

从历史的变化来看,革命从来没有带来的民主,革命就是一轮专制接替另一轮专制。当然专制也有开明专制,民主制度是妥协的结果,当时最有可能的就是袁世凯,只不过走一遭复辟的臭棋,按照当时时局来看,孙大炮的革命毫无胜算的,复辟的时候导致各路军阀离心离德。维新如果成功,我们就养着一推皇储,英国是妥协的结果,法国大革命比较彻底,反反复复,专制,共和,又巴黎公社。谭嗣同怎么说呢?算是对于绝望的书生有些精神的感召作用,和商鞅是两股道上的人。
发表于 2016-9-10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宇の航 发表于 2016-9-10 10:52
从历史的变化来看,革命从来没有带来的民主,革命就是一轮专制接替另一轮专制。当然专制也有开明专制,民 ...

我们只看当时小皇帝的处境,自己尚寄人篱下苦得跟三孙子似的,老佛爷一声河东狮吼,他就吓得浑身乱颠。他只能算是人格禁锢下的判逆产物,所谓变法也只是释放个性的出气筒而己。而他手下的改革人物,也只能被沦为工具与替罪羊。悲催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9-10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6-9-10 10:58
我们只看当时小皇帝的处境,自己尚寄人篱下苦得跟三孙子似的,老佛爷一声河东狮吼,他就吓得浑身乱颠。他 ...

小皇帝不够狠,我记得看《锦衣卫》儿子就偷着给老子捂死了,然后上位了。斧影之声来看,赵匡胤可能是他弟弟干死的。有着两下子,没准能中兴,哈哈
发表于 2016-9-10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宇の航 发表于 2016-9-10 11:02
小皇帝不够狠,我记得看《锦衣卫》儿子就偷着给老子捂死了,然后上位了。斧影之声来看,赵匡胤可能是他弟 ...

他应该是有弑母之心的,只可惜先被老佛爷觉察,袁世凯就是一个很关键的角逐人物。
宫延之事向来如此,这就是政治,不拚个你死我活不罢手的。
只是许多的影视剧也试图将这些悲剧更人性化一些,也就是以百姓的眼光来审视,最终却只能造成误导,继而只能活在天真里。
 楼主| 发表于 2016-9-10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6-9-10 11:11
他应该是有弑母之心的,只可惜先被老佛爷觉察,袁世凯就是一个很关键的角逐人物。
宫延之事向来如此,这 ...

他应该是康的主义,自己如果有,一个人觐见,偷着捂死了,神不知鬼不觉,大体清朝的教育比较正规吧,孝为先
发表于 2016-9-10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宇の航 发表于 2016-9-10 11:14
他应该是康的主义,自己如果有,一个人觐见,偷着捂死了,神不知鬼不觉,大体清朝的教育比较正规吧,孝为 ...

如果他果真得呈了,说不定国家他手里乱得更快。
康所谓的变法,也正应了他的判逆性格,在当时的中国,行不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9-10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6-9-10 11:18
如果他果真得呈了,说不定国家他手里乱得更快。
康所谓的变法,也正应了他的判逆性格,在当时的中国,行 ...

也未必,得逞了在于他得有政治家的品质,像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他没有这样的品质,大体是一个仁德之君,他能得逞,除非是康梁的得逞,康梁的得逞,他可能的就被束之高阁,他缺乏果断力。康梁的得逞,最后容易被复辟的,没有多少军队,李鸿章胜算就大了,历史没有假设。慈禧是个搞平衡的老爷子,他的对打的底线,自己的权力不能被剥夺。
发表于 2016-9-10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探讨得够热闹。好。
发表于 2016-9-10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绪是个深宫里的孩子,连鸡蛋十两银子一个都信,见到慈禧老哆嗦,什么文件都抄录一份给慈禧。康有为像个教主,六品的小官儿,拢共见光绪就只有一次,且言语还不大通畅,谭嗣同等等更是一水的官二代,空谈主义,目空一切。这样的组合去面对北洋首席大臣荣禄,老谋深算之慈禧,还有乱世枭雄之袁老四,一开始就是个死局。
当然,青年人的死还是令人惋惜的,甘愿以血换取人们的觉醒这样的动机是伟岸的,对于年轻人也还有有感召的意义。所以,即便真相并非如公众所言,他也是英雄。
发表于 2016-9-10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变法即使成功了,也不会使中国走向新生,这个观点赞同。
但个人对于谭嗣同还是持赞同观点的,以一人之力对付黑暗的社会,本就是悲壮的,这种悲壮不在于是谁,而在于怎么样,谭嗣同有这样的勇气就是英雄,并且还影响了很多人,这种殉道式的牺牲本身就是儒家义利观的体现,是中国的传统
发表于 2016-9-10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前边的分类赞同!把孔孟合一起是对的,一个学派有承继关系
发表于 2016-9-10 1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谭嗣同,可以看做是近代史上众多为中国未来命运关心的真诚践行者之一,其英雄精神和悲剧意义都在于此。
发表于 2016-9-12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思考文字,值得细细咀嚼。

那个时代的人的各种“异端思想”百花齐放,有的是对世界认知不足,有的是急于求变,但总体说明,那个时代人思想禁锢还是很少的。

孙中山能赞美洪承畴,换做今年有人说他那样的话,早就被社会主流舆论不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9 01:40 , Processed in 0.03391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