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15|回复: 54

[原创] 父亲手中的绝活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6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吴显萍 于 2017-3-2 11:22 编辑

父亲手中的绝活儿
  
  
  
  我这里想要写的父亲手中的绝活儿,并不是说只有父亲才会的绝活儿,而是说现在这些活儿已经基本绝迹了,是被人类历史所淘汰了的笨拙的手工劳作,年轻一代更是从未见过。这些活儿就如同我们民族许多的物质文化遗产一样,遥远得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能记得,没有多少人还有心情想起来了。
  
  
一  穿靰鞡鞋儿
  
  父亲虽是读书人出身,但命运却把他变成了一名地道的农民。虽然很多农活父亲干起来显得笨拙,不太上道,但到底也趔趔趄趄地走过了数10年的农民生涯。其中的心酸也只有自己和亲人知道。
  
  父亲是属于能起早的人,每天早上鸡叫头遍,也就四更天左右吧,父亲就已经起来穿好衣服了。然后里出外进的,做一些前一天没有做完的事情。
  
  每到寒冬腊月,父亲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穿靰鞡鞋。那时候经济还很不发达,物质生活也不丰厚。人们冬天穿的就只有棉胶鞋或家做的棉布鞋。而到了最冷的天气它们已经不顶用了,所以最受上岁数的男人们青睐的就是棉靰鞡鞋了。
  
  父亲穿的是一种最古老最笨拙的棉靰鞡鞋,它是用厚厚的牛皮制成。说是鞋,也就只是厚厚的硬硬的底儿,连带着一截矮矮的帮儿,样子好似一只前头翘翘的小船儿。作为鞋帮的则是一截儿厚厚的帆布裹腿儿,立在靰鞡鞋底儿上,看上去就好似一面破旧的船帆,带着靰鞡鞋的主人去远航。
  
  父亲的靰鞡鞋不似网上所示的那么玲珑轻便,而是相当的笨重。鞋面是竖着的皱褶,然后周围是一圈细细的套儿,用来穿绳儿,将靰鞡的帆布裹腿牢牢地固定绑在裤腿儿上。靰鞡鞋虽然笨重,穿起来麻烦,但它却具有良好的保暖效果。穿上它,即便是顶着零下四十度的严寒在外面扑腾一天也不会冻脚的。
  
  可是靰鞡鞋穿起来却是真的很繁琐,每天早上父亲用在穿靰鞡鞋上面的时间往往就要几个小时。往往父亲的靰鞡鞋穿完了,天也已经大亮了。
  
  每天父亲起来穿靰鞡鞋的时候,我也已经醒了。因为那时候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睡得都很早,醒来得也必然早。于是我就躺在还略有余温的炕上,看父亲穿靰鞡鞋,就如同在欣赏一部默片儿。而且每天都看不够,欣赏不完。
  
  父亲每天穿靰鞡鞋的步骤都是有条不紊的。他会先把头天晚上炕干了的靰鞡鞋摆在炕沿边儿,接着将一些随便什么破布破棉絮做成的鞋垫儿塞进鞋里面,然后再絮上一层用木梳梳成一条一条的玉米叶儿(因为我们这里没有靰鞡草,所以就用玉米叶来代替),之后才将脚伸进去,将厚厚的帆布裹腿立起来,严严实实地裹好,再将一条长长的绳子穿进靰鞡鞋周围那一个个牛皮套里,然后均匀地一圈一圈地缠绕起来。父亲的姿势很好看,仿佛在缠绕着一圈一圈的年轮,一道一道的岁月。
  
  父亲梳玉米叶时很认真,一缕一缕,一下一下,仿佛在梳理着烦乱的生活,梳理着细密的日子,梳理着头脑中总也理不清的思绪。父亲穿靰鞡穿得也很仔细,仿佛在穿一双世界上最珍贵的鞋,容不得一点儿瑕疵,一点儿不完美。
  
  尽管那双靰鞡鞋已经穿了许多年也没有钱换双新的,尽管它已经千疮百孔,打了许多补丁,但父亲还是像对待一件艺术品、一件宝贝儿似的,千般呵护,万般不舍。一定要把它打点到自己完全满意的样子为止。
  
  有时候看到父亲那样仔细认真地打理和穿戴靰鞡鞋,我会感到很不理解。不就一双破鞋吗,犯得着费那么多的力气吗。可后来父亲偶尔的遭遇告诉我,虽然只是一双旧靰鞡鞋,但如果你对它不认真,你将就糊弄它,那么它真的就会给你小鞋穿,给你个说小后果却极其严重的小报复。
  
  它或许会在你刚上路时就脱帮散花儿了,然后你还得回屋重头再来。这还是好的呢,如果在你远行的途中靰鞡和你耍脾气闹矛盾了,那才是灾难一场呢。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办法只好蹲在路旁整理,手冻僵了或许还没弄好还是无法走路,你欲哭无泪的感觉会永世难忘的,所以由不得你不认真对待它。
  
  这也给我的人生提了醒儿,使我无论对待任何事情都不敢掉以轻心,都必须持以绝对认真的态度。
  
  因为靰鞡鞋穿脱都很麻烦费事,所以父亲只要早晨将它穿在了脚上就是一天,吃饭也只能是坐在炕沿边儿,有时候累了也只能是头里脚外地趴在炕上,到底捂得有多难受,拖着有多沉重,只有父亲自己知道了。
  
  
二  编炕席
  
  编炕席是所有活计中最为繁琐最为麻烦,也是工程量最大的一项。但是家家又都得睡炕席谁家也离不了,不像现在农村炕席早已经被炕革所代替,又好看又舒服。那时候如果花钱买别人家编现成的炕席,也需要不小的一笔支出。所以即使麻烦即使繁琐,父亲每隔个六、七年也必须得打鸭子上阵,硬着头皮进行一次编炕席的大工程。
  
  可见人生有许多时候真的不是以我们的好恶为转移的。就像我们许多人一生所从事的都不是自己所喜欢的工作或事业,但为了生活和生存又不得不勉为其难地做下去,人生大多数的时候真的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更是不轻松的。
  
  我家这儿编炕席都是用的高粱杆儿,也称秫杆儿,不像南方某些省份用的是竹子,也有用苇子的。所以编炕席也都是等到秋天打完了粮食,捱到了冬闲了的时候才能进行。如今虽然已经过去40余年了,可我还清楚地记得父亲编炕席的主要步骤,以及父亲坐在炕上编席子时前倾而又专注的身影。
  
  当庄稼上了场之后,队里就开始往各家各户分送玉米和高粱杆儿了,当作一年的烧柴。父亲会在其中选出又长又粗又直的高粱杆儿,先用水浸泡起来。一般要浸泡个10几20几天。然后剥去外面的叶子,再用刀刮得干干净净,平平整整。接着从中间将秫杆豁开,用刀将已经成为半片儿的高粱杆儿压扁,再将里面芯的部分剔净,余下硬硬薄薄的一片儿,人称席篾的,就是用来编炕席的原材料了。
  
  编炕席都是从炕席的一个角开始,编到一定长度后再把相对应的另一个角也收起,一齐往前进行。具体怎么起头的我有些说不清楚,只是记得炕席是由经纬两个部分编织而成的。经的部分就如同盖楼所竖起的钢筋水泥,纬的部分就如同一块块堆砌起来的砖墙,这样说起来应该形象一些,好明白一些。
  
  担当“经”部分的秫杆儿是一片一片的往高下里接,担当“纬’部分的高粱杆儿是一片一片一点一点儿地往前堆积延伸。因为秫杆太窄,所以这个过程真的是如同老牛拉车慢悠悠的,一天也前进不了多少。
  
  每当望着父亲编炕席的身影,我都感觉到父亲手下编织的何止是一领炕席,也是在编织着心酸的生活,更是将对未来生活的向往编织在了里面。而每一次我们坐在或躺在父亲所编织的新炕席上面,都会感觉到无比的舒适和踏实,就连睡梦也都是温馨的。
  
  三  穿草囤儿
  
  父亲手中给我印象颇深的另一样活儿是穿鸡葫芦和草囤儿。鸡葫芦是用来给鸡趴着生蛋的,草囤儿大的是用来盛装土豆地瓜的,小的是用来给鸭鹅生蛋以及母鸡趴窝孵小鸡雏的。
  
  这项活儿倒是比较简单。父亲会先搬来一捆稻草,准备一把穿錐,就是那种木头把儿的锥子,不同之处是它锥子的中间有个深槽儿,用来絮稻草。然后父亲就端坐在屋地中间或炕上,开始干这项活儿。
  
  父亲穿草囤儿的第一个步骤是先取来一小把稻草窝成一个小团儿,用草棍儿绑好,然后再将穿錐扎在上面,穿透,在锥槽那面塞进一小把稻草,然后再将锥把拉回来,放下穿錐,将稻草的根部和梢部合拢扭个劲儿顺时针按倒,手往前挪动一个位置,再一次次不断地重复上面的动作,于是草囤儿就会一点一点儿地增高。经过几个早晚的工余时间,最后会收口完工。鸡葫芦则是先将一把稻草扭成一个适中的圆圈儿,开始穿起,然后中间加粗,之后再收拢,形成两头细中间粗的葫芦形状。
  
  实际上这种活儿我们姐妹们也能干,是比较简单粗糙的活儿。但是它能磨练人的耐心和性情。坐在那里干活儿的时候你可以心无旁骛,将全部精力都放在手中活儿上,仿佛这个世界上就只剩穿草囤儿这一件事儿了。你也可以天马行空想东想西,手下却丝毫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有时候你手中穿着穿着,感觉自己似乎穿的并不仅仅是一只草囤儿鸡葫芦,而是在编织着理想和梦想,编织着暂新的生活。随着草囤儿鸡葫芦一点一点的增高,仿佛距离我们的理想和梦境也越来越接近,真的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父亲除了忙上述这些活儿外,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还有剥麻杆儿。过去队里会在田头地脑或边边角角的地块种上线麻或青麻,立秋时节割倒沤在大泡子里,然后起出来晾干分给各家各户,用来搓麻绳或纳鞋底绱鞋用。
  
  每当麻杆分到家里后,我的父亲就又有营生干了。他会选择早晚的时间躲在间壁子里面一根一根地剥。剥麻杆一般都是把麻杆撅断一节,剥一节,麻线也因此有长也有短。我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我喜欢听撅麻杆的清脆声音,咔吧、咔吧的,特别悦耳还有节奏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得非常清楚,并常常伴随着我进入梦乡。
  
  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变迁,随着科技的发展生产力的提高,父辈们手中的这些活儿到了我们这一辈儿就已经被扬弃了,如今更是成了历史,成了绝活儿。年轻的一代恐怕连听都没有听过,更别说看过了。就是自己即使还能从记忆的河流里捞起一些碎片,大多也已经支离破碎了,已经没有了原汁原味。
  
  我在此不厌其烦地记载这些,并不是留恋过去,也无意走回头路,只是用以纪念我的父辈们,纪念他们的心酸,纪念他们的劳苦,并感谢他们的付出,感谢他们对历史的延续,对优秀传统美德和文化的传承。更希望自己也能留给孩子们些什么,使他们将来在想起我们时,也有所感有所悟,也能从我们的身上学到点儿什么,继承点儿什么,并且也能有所着墨,写下一点儿什么……

  
  
  





  

发表于 2017-2-2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萍儿家沙发慢慢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一篇满意之作。但为了纪念我的父辈,还是贴出来了。就丑媳妇见见公婆吧
发表于 2017-2-2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凡看到描写父亲的文章,心中总是酸楚,因为我的父亲在我年少的时候就过世了,我是基本对他老人家没有多少印象的啊
发表于 2017-2-2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父爱如山,你们父女情深,读来让人感动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2-26 13:43
凡看到描写父亲的文章,心中总是酸楚,因为我的父亲在我年少的时候就过世了,我是基本对他老人家没有多少印 ...

令人心疼的云馨,抱抱我父亲走的时候我已经40岁了,真的比云馨幸福得太多了。万分感恩……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2-26 13:44
父爱如山,你们父女情深,读来让人感动啊~~

实际上一直都觉得对父亲有所亏欠。父亲每次来我家都是睡在长沙发上,因为他嫌我家炕太小伸不开腿。原以为等我家上楼了接父亲来住些日子,可他老人家却没有等到那一天。父亲走的时候我掉了很多泪,就那种无声的哭泣,浑身抖个不停……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2-26 13:41
坐萍儿家沙发慢慢欣赏

呵呵,如果真能见到云馨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发表于 2017-2-26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显萍 发表于 2017-2-26 14:32
实际上一直都觉得对父亲有所亏欠。父亲每次来我家都是睡在长沙发上,因为他嫌我家炕太小伸不开腿。原以为 ...

永远不会忘记2010年2月25日我痛失慈父,撕心裂肺一般,所以特别能够理解你的心情,那就是亏欠,这几年一直不曾忘怀。有时候上个坟,会私下里和父亲聊聊,然后忍不住泪如雨下,今年大年初一,当哥哥姐姐走开另外去的时候,我又一次和父亲说悄悄话,内疚得不得了,觉得父亲生前,我亏欠了太多太多,没有好好尽孝,永远没有机会弥补。
痛断肝肠,痛不欲生,那种感觉,只有亲历才能体会。
抱抱才女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7-2-26 16:46
永远不会忘记2010年2月25日我痛失慈父,撕心裂肺一般,所以特别能够理解你的心情,那就是亏欠,这几年一 ...

秋实妹妹是个感性的人,所以注定要比其他兄弟姐妹承受更多的苦楚。生命有时候就是用来别离的,这也是人生的必修课。父亲会体谅我们的。他会在天上守护着每一个儿女,祈祷孩子们一生平安……
发表于 2017-2-26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佳作
发表于 2017-2-26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三个鲜为人知的片段,来展示、昭示父亲的绝活儿,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穿靰鞡鞋儿不算绝活儿,而后面的两个则是绝对意义上的绝活儿,编炕席和穿草囤儿不多见了,而为了生计,为了家庭。知识分子出身的父亲,以勤劳和劳作来养育子女。背负家庭重担,而这种精神早已化作子女前行的力量与营养,促使他们更好的成长……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童心是老师。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发表于 2017-2-26 21:56
以三个鲜为人知的片段,来展示、昭示父亲的绝活儿,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穿靰鞡鞋儿不算绝活儿,而后面的 ...

谢谢文华版主就是说穿靰鞡鞋的现在还有啊?我也不太知道,反正身边已经没有人穿了……是啊,父爱如山,父亲的精神永存,永远鼓舞着他的儿女们努力前行。问候祝福文华版主。
发表于 2017-2-27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显萍 发表于 2017-2-26 22:26
谢谢文华版主就是说穿靰鞡鞋的现在还有啊?我也不太知道,反正身边已经没有人穿了……是啊,父 ...

   我说的是穿鞋,不是你父亲本人加工制作的绝活,要是加上他亲手做那种鞋,就算绝活了……问好

点评

谢谢文华版主这样的不厌其烦。祝节日快乐。  发表于 2017-2-27 10: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6-29 06:39 , Processed in 0.03648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