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3|回复: 28

[原创] 【微型小说二题】渴念如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izhu 于 2017-3-3 08:28 编辑

渴念如霾
  
  大办公室,透亮而气派。常总从电脑的视频上抽回思绪,大叹一声,目光幽幽回到现实状态来。瞧瞧满眼扎扎实实的打造,更使得常总不觉悲从心来,酸涩不堪。
  
  对已调遣到的企业,常总倒没有空话可说。这里和先前的企业兴盛时没啥区别。方方面面朝着5百强企业趋势出发,叫气派惯了的常总还真挑不出不合眼的毛病。
  
  但,一股挠心的别扭让常总烦闷不堪。那唱歌跳舞的津津妹子没能伴随左右,终归是难以言表的一腔遗憾。这种遗憾犹如几只乱爬的蜘蛛,莫名地在全身骚扰不停。
  
  “你呀,折腾到这个份上,都叫那些狐狸精给害了。”蓦然间,这句麻友开玩笑又恼人的话,从常总脑海忽而闪现出来。他霎时张圆了双眼,生气嚷道:“放你奶奶的猫屁!敢情说我是周幽王啦?”被喝骂的麻友在很远很远,仍挡不了常总一番辩驳。
  
  麻友的说法是靠不住的。自津津被喜爱以来,她没向常总要过什么。她搞歌舞队、开咖啡厅、做酒家,办服装厂等,常总全是心甘情愿的赞助。当然,这些赔血本买兴致的做派,让常总在极尽缠绵里抽出公款照单签收。嘿哟,无非不是企业交学费。
  
  想当年从大学毕业,常总卷着破棉絮,闯入都市缤纷世界。在知识昏暗的年代,无奈娶了看门婶子的侄女,了结大事。常总无聊无趣无滋无味熬过13年,才叫黄脸婆知趣退出。常总苦心经营迈上领导步伐后,品尝上风光感觉,身价不觉间豪迈不少。
  
  是嘛,谁不知国企老总要带女人?还美其名曰公关助理哩。他常某想立场面风头,能轻易输掉面子吗?女人遇得多了,难免鱼龙混杂的。男人为面子额外潇洒下,那是享受生活嘛。可黄脸婆偏不买帐偏要顶真,偏执顽冥,几乎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呀!
  
  说到带小姐出入,初始时,常总还不太自然。随着小姐伴随的优越性,常总对小姐是感觉惬意了,自然增容了活动的情调。可是,良莠不齐。有的狮子大开口,常总只得筹资救场。有的刚尝上点鲜,就死搂着要火速结婚,无奈间又只好砸钱抛出。
  
  结识津津小姐,是常总在下榻宾馆遇见的。宾馆设有歌舞厅,老板见他六神无主,便邀来津津和他作伴。道是津津跟自己是小老乡,他不觉心情大好。津津向常总款款行了万福礼后,借着柔软的地毯,在他眼前边舞边唱,妩媚的样儿活像了桃花含苞。
  
  呜呼,佳人不来,再雅致的环境也叫人郁闷!常总的心似一缕孤魂飘荡,寝食难安。他设想过很多相聚的方案,又唯恐惹下把柄,不敢稍越雷池。百般无奈间,常总只好在视频上与津津望梅止渴。然而毕竟不解一丝饥渴,只得强咽苦水望梅作叹。
  
  常总玩这游戏或许太沉迷,不知怎么让海岱主席知道了。海岱出于过意不去跟常总献出一策,如此如此的,说得常总眉眼发亮。说过后,常总并没计较这话,只是干吞口水。尽管他满脑海浮现的,全是春花秋月景,却于猛然之间堵塞了他的喉腔。
  
  事隔了一天,津津果然出现在常总办公室。呀呀,她依然是含露芍药!常总见之大为开怀,惊作天仙下凡,立刻神采飞扬起来,二话不说就搂着津津跳起了探戈。到了晚上,自然离不开那些即兴节目:嗨歌啊,蹦迪啦,洗脚呀,等等,不亦乐乎哉!
  
  津津出入常总办公室的事,成了茶余饭后谈资。不过,众人听说她是办公室主任的身份,也算正常。据传还是高层官员钦点的,背景大着哩。有了津津陪伴,常总的精气神足了,活动内容也一扫先前的荒漠,丰富生趣浓厚,跟先前是天壤之别了。
  
  现在,常总颇有一番筹划了。如今考察成风,咱也不甘居后。该补的课,赶紧一把全补上。带着津津出行,可谓公私兼顾,正中下怀也。这天下午,两人闭门掩窗在办公室里搂搂啃啃,指点着桌上的地图,说着哪些地儿美轮美奂,该去饱览饱览。
  
  两人说得兴头勃勃,常总又从文件柜的某一格,托出一瓶法国“金牌干红”,拎着两只高脚杯,浅浅斟上,两人交颈而引。津津的手机铃儿唱开了,她先是惊异了须臾,铃声叫得更欢。津津只得脱开常总的搂抱,撩撩秀发接听,烂熟的声音穿入耳来。
  
  电话那端的鸭公嗓子,嘎嘎叫着:“津津小姐,如今挺潇洒的吧?不过,若不是哥们模仿那高端官员发出话来,你这陪酒女郎能安享人生的快活?那30万元劳务费,最好今天打入哥们帐号里来。别怪哥们没讲义气,是海岱他老兄和哥们谈好了的。”
  
  这鸭公嗓子并不是别人,是常总企业里的一个小干事。先前的企业老总在位之前,书记同僚挟嫌报复,动过不少念头,要‘“削”掉这靠玩口技混事的人。老总不知怎么打了马虎眼,他才得以依然故我。这其中的奥妙,是津津后来无意间才摸明白的。
  
  正是这鸭公嗓子,津津初来都市不久跟他厮混过3个月。天啦!不给钱,这家伙会不会告发常总啊。顿时,津津小姐发出一阵抽搐,嘴角冒出白沫。常总一见大惊,不由周身一紧,赶忙搂在胸前,不住地摇晃。一个激灵,他抓起了桌上的电话……
  
  荣誉酒宴
  
  三顺头一遭大宴宾客,酒宴设在市区高档的酒家。三顺觉得,酒店档次的展现,寄寓着自己的期待。大厅里60桌席位,落坐了厂里大大小小的头目。三顺从没经历隆重的场合,激动得像在中了巨奖。
  
  三顺的大名虽说带个顺字,瞅着40岁人了,却从没排场过。那天,三顺在厂办公大楼里办了工卡后,没做逗留就转身下楼了。三顺瞧着鲜亮的工卡,不由心头叹息:嗨,要不是前天跑到桂花村钓鱼,然后救落水的人,那工卡被那人连工作服带走,哪犯得着花15元冤枉钱呢?
  
  三顺不知道救了啥样的人,只知道那人坐小车走的。三顺瞧那车号,猜测是市官员的专车。然而,可惜的是,三顺做成好事并没向谁说。他估计向别人说了,别人也只说他瞎编。三顺下了个结论:就算这辈子积点德吧。
  
  三顺要下楼的时候,听到背后有人叫大名。他停了脚步回望,见一年轻干部朝他跑过来。来人招手叫住三顺,三顺这才清楚他是厂办秘书。秘书瞧着三顺说:“厂长通知你,明天到我这报到。”三顺好奇怪,像被美女吻了,就问:“咋轮着小百姓派上职位呀?”
  
  秘书扶扶眼镜架,睁大了眼说:“咋的?才给你派上职位,就开始摆谱呀?往后,多用心招呼点啦。”三顺这下明白,自己真提干了!心头一快活,舞动手臂欢呼起来。秘书瞧他这样,嘻笑说:“哎,这得请客啦。”三顺听得连连点头说:“好好好,我请我请。”
  
  当然,厂办秘书为三顺设宴助了力,让他把场面办得更气派。酒宴上,厂办秘书还为三顺周旋、招呼着。三顺不停地跑到宴席上,给头儿们敬酒、斟酒,说着感激的话。
  
  酒宴的气氛浓烈了,欢声笑语荡漾在大厅。三顺只顾着招呼领导,仅抿了口名酒,极辣!他夹了第一箸菜吞了,就小跑着去贵宾席上劝酒。此刻,可能厂长喝高了,满脸酡紫的,晃着酒杯呼叫三顺。三顺一个激灵扑到厂长面前,说:“总头,您有啥吩咐的?”
  
  厂长撇开总头架子,离开了软座。他像小兄弟一样,一把将三顺搭在了手臂下。这不寻常的动作,顿时激起了头儿们的惊呼。可是,厂长丝毫没松动一下,还把红脸凑向了三顺。三顺猜想也许酒劲儿发了,厂长才借他的肩头靠靠。三顺挺挺身板,露出甜笑,举着空酒杯和厂长碰杯。
  
  厂长低笑着,“叮当”一响碰了三顺的杯,一口灌了,扶过三顺的肩,嘿嘿笑了说:“兄弟,市纪委程主任是你啥人?”三顺猛然听到这问话,大为惊诧。厂长咋会当着大家伙的面,问起他外行的话呢?而且,就算他三顺知道,也只能私底下说。厂长咋犯起糊涂啦?他真醉还是假醉呀?
  
  可是,厂长依然睁着大红眼睛,出神盯着三顺。显然,厂长在等待着他的答复。瞅瞅三顺按说没喝啥酒,脸依然冒红光,眼睛里亮亮的。瞧得出来,三顺是特别兴奋。兴奋的三顺,以厂长的眼色瞧去,却像喝多了。厂长的沉默和等待,似乎迁就着三顺的反应迟钝。
  
  好在三顺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灵光。三顺连忙嘿嘿笑着搂起厂长的肥腰,并且笑起来抖动着身子。厂长见三顺没直接回答,松开了搭着的手拍了额头。他“喔”了一声,豁然开朗,摇晃了脑袋,冲三顺打趣说:“好小子,刚提了干,就学起打埋伏了!”三顺傻呵呵朝厂长陪出笑说:“总头英明,总头英明啊。”
  
  厂长一把将三顺按在了软座上,认真了脸色说:“行啊,小子。好好干,多和纪委程主任联络,美言美言。有你的好前程。”三顺被厂长按得想站却站不了,只好坐着似啄木鸟点头称是。厂办秘书这时走了过来,伸展手臂迎着厂长躬了身说:“总头,到包厢歇会儿吧。”
  
  几天之后,三顺衣着整洁坐在了雅致的办公室,倒上茶水,心情不错。虽说职位卑微,但他挺是满足。不过,三顺犯了傻劲想要明白,咋突然咸鱼翻身提了干。为着这念头,他还闹过2夜失眠的。
  
  现在好多了,三顺跟领导们有了对话的机会。三顺就打着机构的旗号,向纪委程主任拨出了电话。可是这个电话很难打得进。好不容易拨通了,却只有他秘书接下电话,问了两句就挂断一阵空音。


发表于 2017-3-2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是老会员了,辛苦 下,排一下版呗!
发表于 2017-3-2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排版吗?
发表于 2017-3-2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反映企业的文章不多见了,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7-3-3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排版!
发表于 2017-3-3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1,商场是没有硝烟弥漫的战场,情色是剂毒,也是尘霾,不知不觉中毒已深。
2,想起一句话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结尾反转,啼笑皆非。
发表于 2017-3-3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渴念如霾》紫竹版主点评精准同感附议,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色情如蛊亦是阴霾,与无形中中毒浸骨入髓,人生大戏企业命脉将何去何从?韵味无限。《荣誉酒宴》你知我知不做乱弹。
感谢赐稿梦游太虚,辛苦!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zizhu 发表于 2017-3-2 17:33
老师是老会员了,辛苦 下,排一下版呗!

老师,对不起!下不为例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冰峰雪鹰 于 2017-3-4 23:46 编辑

因事来骤雨,急于下线去,未及时处理。请君多包涵。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7-3-2 19:38
现在反映企业的文章不多见了,谢谢老师。

因窝在企业,所以话碎。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劳苦功高!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zizhu 发表于 2017-3-3 08:37
1,商场是没有硝烟弥漫的战场,情色是剂毒,也是尘霾,不知不觉中毒已深。
2,想起一句话来,一人得道鸡犬 ...

请多教正!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7-3-3 17:49
《渴念如霾》紫竹版主点评精准同感附议,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色情如蛊亦是阴霾,与无形中中毒浸骨入髓,人 ...

感谢指导!感谢赐教!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霾》一题,修改多次,似乎难以讨好。《酒宴》一题,开掘不深,且做洗笔。
发表于 2017-3-8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理由:1,商场是没有硝烟弥漫的战场,情色是剂毒,也是尘霾,不知不觉中毒已深。
2,想起一句话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结尾反转,啼笑皆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8-18 01:33 , Processed in 0.03039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