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63|回复: 64

[原创] 【人面桃花】缱绻芳菲,桃花几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0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缱绻芳菲,桃花几度
  
  一
  
  贺兰月是个贤惠的姑娘,那天是她出嫁的日子。
  
  “月儿,”她的哥哥贺兰敏之这样称呼她,“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的,”贺兰月低垂着头,“我决定了,哥哥。”
  
  贺兰敏之那张俏美的脸顿时变得有些伤感。他说:“月儿,其实你不必这样的,我能对付得了他们。”
  
  “我不让你对付他们。哥哥,我只想你做好自己。”贺兰月捋着额前的秀发轻声说道。
  
  闺阁里布满了喜气的红色,贺兰月身上也穿了红。今天,是她入宫的日子,也是她从此离开贺兰家走向李家的日子。她的姨母是当今的皇上,他的姨父也是当今的皇上,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二圣临朝”。不同的只是,姨母要比姨父严厉许多,而她却要成为姨父的嫔妃了。
  
  贺兰月抖了抖肩膀,若有若无地掸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她的腰肢挺拔秀丽,黑发绾成了百合髻。她的眸子仿佛天上的星辰,气息如兰蕊吐香。红色的衣裙罩住了她玲珑的双脚,宽大的衣袖掩住了她纤纤玉指。贺兰月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惆怅,入宫是她的意愿,可宫庭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潭。
  
  “哥哥,我走之后你一定要善待自己,少饮酒,少出门。现在,家里有了嫂嫂,你要懂得知她、惜她。”
  
  “嗯。”贺兰敏之的眼里啜了泪。“妹妹,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入宫的,你在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我的贱命。”
  
  “不是的,哥哥,我真的想进宫,想在那座豪华的宫殿里装扮我俏丽的青春。嫂嫂是个好人,她的孩子将是贺兰家族的传承,保护她是你的责任。”
  
  贺兰敏之的睫毛向上抬了抬。他说:“妹妹,我知道了,我会对杨里儿好的,一辈子!”
  
  贺兰月笑了。唇角向两边拉开了明媚。
  
  二
  
  贺兰敏之新娶的妻子叫杨里儿,娴静优雅,身轻如燕,是个舞蹈天才。她十二岁时入宫在武皇身边做女官,十七岁时成了待选的新娘,要娶她的是女皇武曌的亲侄子——武夫武良。朝堂之上女皇当场赐婚,众人的眼里充满了羡慕。
  
  杨里儿长得实在太美,她的美丽一个武良又怎能消受的起,先是太子弘提出要纳杨里儿为妃,后是贺兰敏之与他的姨母皇帝据理力争。贺兰敏之说:“这个杨里儿我要定了,像她这样的美人儿只能属于我。太子弘病殃殃的身子怎能消受,武夫武良又怎知道惜香怜玉?”
  
  于是,杨里儿成了三个少年争执的对象。他们一个是武皇的侄子,一个是武皇的儿子,一个是武皇的外甥。贺兰敏之自持很小的时候就受到了姨母的宠爱。他要得到想要的女人。
  
  “大唐美人无数,一个杨里儿有什么了不起?搞得你们兄弟失和,乱了纲常!”女皇武曌坐在丝缎铺就的龙椅上怒斥。
  
  但无人应答,三个同样都是骨肉至亲的男子,并排跪在了武皇的面前。
  
  “她本是宫里长大的侍女,我招她为妃,理所应该。”喘息不止的太子弘说。
  
  “皇上既然将杨女许配于我,杨女就应该是我的。”武夫武良说话耿直,却也是满心委屈。
  
  只有贺兰敏之微微一笑。他说:“杨里儿是谁的,这个得由她说了算。她又不是一件玩物,可以任人耍弄。皇上不如把她招了来,我们当面问个清楚。”
  
  女皇狠狠地瞪了贺兰敏之一眼,说:“你说的也对,是应该听听杨里儿本人的意见!”
  
  然而,意见还没有问询,杨里儿也没有作答,宫里却传出了太子弘病危的消息。太子要娶杨里儿充喜,武皇只有满口答应。
  
  三
  
  杨里儿大婚的那天,打扮得像今天的贺兰月一样漂亮,金步摇、翡翠簪、金丝缀成的纤小绣鞋。她的发绾成了乐游髻,她的胸饱满如秋日的桃子。杨里儿轻挪步子,缓缓向前,雀儿等待入笼一样等待大婚的仪式。贺兰敏之醉了,自看到杨里儿的第一眼就醉倒在她的风采里。杨里儿的娇媚激发起他内心的欲望。他的母亲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韩国夫人,而他又是姨母武曌最宠爱的外甥。他不怕什么,也没有必要怕什么。
  
  贺兰敏之上前一步拉住了杨里儿的手指,又用别一只臂膀环住了杨里儿的腰肢。贺兰敏之对立于喜堂之上的众人说:“各位,今天我要代替太子弘娶亲。他已经病入膏肓,再让这样的美人儿入住东宫实在是可惜!”
  
  列于两旁皇亲国戚皇宫大臣们个个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穿着黄袍的两位皇帝更是惊得呆若木鸡。太监宫女们乱作一团,就连站在皇帝姨父身边的妹妹贺兰月也仿佛遭到了雷袭一般。但人们还是看到贺兰敏之抱起了杨里儿,急匆匆向着内室跑去。
  
  那一夜,贺兰敏之的母亲韩国夫人遭到了女皇武曌的斥责。心性柔和的韩国夫人将自己吊死在了房梁之上。也就是自那一日起贺兰敏之成了武家的仇人,他们视他如鱼肉,恨不得放置在刀俎之间。
  
  “哥哥,”贺兰月出门前又复转了身子,“你一定要好自为之,大错不可再犯。”
  
  “哥还能犯什么大错?武曌害死了我们的母亲,我恨不得食她的肉饮她的血。你嫁给姨父是为了我好,这一点我知道的。”贺兰敏之的脸上充满了仇恨,穿在身上的紫衣幻化成血腥的旗帜。“妹妹,”他说,“你知道吗?我和杨里儿自小就认识,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一个病痨。太子弘算什么,他不过就是跟在我背后转悠的一条狗。杨里儿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她。”
  
  “哥哥,这种话不要再说了。母亲不在了,我们身边没有了亲人。武家人虎视眈眈,现在你又得罪了李家。贺兰家族以后该怎么办,你想过没有?”贺兰月的眼里泛起了水花,镶金的玉簪在发髻上微微颤动,仿佛她凌乱的心情。
  
  “好吧,我不再说什么就是。妹妹,入宫以后你一定要善待自己,凡事小心为上。”贺兰敏之努力平静一下心情,冲着贺兰月和蔼地点了点头。
  
  四
  
  贺兰月一入宫门就知道自己错了。虽然,走入宫门对于她来说是件平平常常的事,但是嫁给姨父从此与姨母皇帝共侍一夫却不平常。她必须从女皇憎恨的目光中解脱出来,在宫女们歧视与污浊的语言中存活下去。
  
  阳光亮亮地照着,贺兰月站在楼兰殿的台阶之上起舞。胡旋舞是她已经驾轻就熟的舞蹈。这种舞过去姨父姨母看过之后总是笑容满面,赞叹不已。但今天整个楼兰殿里贺兰月只听到了姨父一个人的笑声。她柔弱的腰肢舞成了一阵风,飘动的长纱遮住了她美丽的面容,在那面纱的背后藏着她内心的惶恐。她爱自己的哥哥,也只有借助姨父的力量拯救贺兰家族。
  
  坐在角落里的太子弘咳成了一团麻。太子的眼里再没了往日的芳华,也没有了对贺兰月这个妹妹应有的关心。从前,他们是那样要好,他是她的表哥,她是他的表妹。然而,从今以后贺兰月将成为整个李家的仇人。她妖娆的身体,她绝妙的容颜,她优雅的气质都是诗人无法描绘的美。这样的美,就连身形尚小年仅六岁的太平公主都忍不住吐出了狐狸精这个词儿。
  
  贺兰月依然在笑,她在用整个身心用所有的技能讨好姨父皇帝。他是她日后的依靠,是她在宫廷里的保护神。贺兰月妩媚地一笑:“陛下,臣妾的胡旋舞是不是又精进了一层呢?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我希望给陛下最好的演绎。”
  
  姨父皇帝哈哈大笑,已经有些白发的两鬓因为快乐发散出光芒。
  
  “是的,”他说,“月儿的舞姿优美至极,我大唐无人能比。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媚娘——”皇帝的头转向了身边的武曌,“你看今晚……月儿是不是和我一起入住楼兰殿呢?”
  
  一旁的武曌微微点了点头,脸上勉强露出了笑意。“当然,”她说,“今天是月儿大婚的日子,做新郎的你又如何离她而去。从此,楼兰殿里少不了皇帝的身影,从此我大唐的昌盛还需要月儿这样貌美的孩子成全。”
  
  于是,皇帝仿佛领了圣命一般。他满脸微笑,从高高的台子上走了下来,用双臂环住了贺兰月柔软的腰肢。
  
  五
  
  贺兰敏之的日子并没有因此好过。自贺兰月出嫁之后,他所领受的俸禄在逐月减少。他也曾跑去询问他尊贵的姨母。姨母皇帝坐在高高的书案旁边,一面喝着茶,一面轻声细语:“敏儿啊,现在国库的银两短缺,匈奴又屡次来犯,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俸禄减了,这宫廷内外所有的人的俸禄都减了。你啊,再忍两年吧,等国力好些,我定不负你。”
  
  贺兰敏之狡黠地一笑,白皙的手指力图划过姨母的脸颊:“皇上,你说的可是实话?我不在乎少了多少钱儿花,我只在乎在您心里的位置。皇上,自从母亲死后我一直很惦记你,只是不知道你是否如当初一样心里装满了我?”
  
  女皇站起身来,将手放在了他的额前。“你是我永远的孩子,敏儿,你的母亲去了,我便是你的母亲。难道,我不像以前那样爱你了吗?”
  
  贺兰敏之急忙抓住了女皇的手搁在了自己的额头。他说:“只有与你肤肌相亲,我才能知道自己尚活着。好好爱我吧,皇上!”
  
  “放肆——”女皇猛地抽回了手,“我是你的姨母,是你母亲的妹妹,你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没有啊!”贺兰敏之微笑着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我对姨母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吗?”他拉开了羽白的罩衫,“你看,这里的肌肤雪样娇美,这里的活力如初升的朝阳,这里藏着的可是一颗欢活的心啊!皇上,难道你对它没有一点感觉了吗?”
  
  “敏儿……”武皇终于犹豫了一下,眼神里释放出一种光。她放下手里端着的茶杯说:“你先出宫去吧,俸禄的事我慢慢考虑。”
  
  “谢谢姨母!”贺兰敏之狡黠地一笑。他在为自己的表演感到庆幸。
  
  六
  
  恐惧,成了贺兰月入住楼兰殿之后的附随,她夜夜听到猫头鹰的叫声,日日看到宫娥太监们鬼魅一样的面孔。每天见到姨父皇帝是不可能的,而整个宫廷里能与她说话的只有天上的云朵和地上的一只老猫。她的发髻束成了灵蛇的样子,她的脸涂画出仙女的模样,她妖娆的身姿舞动出各种姿势。这一切,都是为了排解她心底的恐惧。
  
  姨母从此不再与她相见。没成亲之前,她是她的外甥女,疼爱她一如疼爱自己的孩子。但是,现在贺兰月的身份已然成了贵妃,而这个贵妃又因此让她的姨母在姨父面前丢失了宠爱。女人,都是可怕的嫉妒型动物。她们容忍得了爱人的诸多不端,唯一不能容忍的是他们身体的背叛,更何况两个发生争端的女人有着血亲关系。
  
  所以,贺兰月只能听到姨父一个人的声音了,在每次出外游玩的时候也唯有他陪在她的身边。楼兰殿后院的池水是他们嬉戏的乐园,楼兰殿宽大华丽的架子床是他们快乐的源泉。每次姨父皇帝来时,贺兰月犀利的叫声都会穿破云层飘向宫帷的每一个角落,让蜗居在那里的女人们感受到被抛弃的滋味。而她因此也迎来了更多的仇恨,包括姨母鄙夷的目光。
  
  清花园是一处很美的地方,池水荡漾,杨柳生姿。那一日,“二圣”的船并驾齐驱,在明媚的阳光下涤荡出春的美好。嫔妃与王子公主们散落在四周,嬉笑与嬉闹声响成了一片。在这样一片景致之下,贺兰月倍感孤独,虽然姨父的手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腰肢,姨父微喘的声息也从来没有从她的鼻翼前远离。
  
  “皇上,”她说,“我希望得到那池间的荷叶,它小巧玲珑,是那么可爱!”
  
  “好,朕让人采了就是!”姨父哈哈大笑,鬓角的白发似乎少了几根。
  
  “皇上,今春的女人都喜欢鹅黄的颜色,我要多做几件丝质的衣裳,滋润一下我良好的心情。”贺兰月在故作姿态。
  
  “好,我的月儿喜欢怎样就怎样,叫人吩咐下去就是!媚娘——”快乐的姨父冲着并行的大船高喊,“月儿说的话你可听到?她要的东西你可愿意给她?她可是你的外甥女啊,你可不能亏待了她啊——”
  
  “好——”远远地,传来武皇的声音。嗓音沉闷,仿佛布匹浸了太多的水份。
  
  七
  
  月色最好的一个夜晚,贺兰月溘然死去。她成了一缕孤魂,在孤寂的楼兰殿上空飘荡。
  
  武夫武良因为与杨里儿的婚事前半年被调往虞州,做了那里的统兵头领。时间过得很快,这一天武夫武良赶回长安省亲,并进宫拜见了他的姑母——女皇武曌。他亲自提了食盒赶往皇宫,将自己从虞州带回的桃花糕送给宫里的诸人。他的姑母是个饮食挑剔的人,但对甜食的喜爱却往往使她不能自持。
  
  贺兰月同样接到了武良送来的礼物,一盒制成桃花瓣状的脆皮点心让她满心欢喜。她在自己的表哥面前落下了眼泪。她说:“武良哥哥,你常常来看看我吗?月儿自小就害怕孤单,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武夫武良嗯嗯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讨厌这个漂亮的表妹,但他却恨死了表兄贺兰敏之。“好吧,”武良说,“有机会我定会多来看你,也希望你在宫里住得开心。”
  
  贺兰月满脸笑意,虽然她听出武良的话有些口是心非,但还是目送自己的表哥走出了大门。那一夜,月光柔柔地照着。她在一壶清茶的送饮下,轻轻地拿起红色的脆皮点心,轻轻地放入口中。片刻之后,她就感受到了疼痛,也看到自己的母亲仙人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双手痉挛紧紧地抓住了衣服的前襟。她知道这宫廷之内没人心疼她,除过那位懦弱的姨夫皇帝,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死前的疼痛和最想说的一句话。窗外,玉兰花散落了一地。风里传来猫头鹰凄厉的叫声。
  
  “哥哥,好好活着——”她说。
  
  八
  
  贺兰月的暴毙让卧倒在床榻上的姨夫皇帝瞬间昏厥,宫廷内外顿时乱作一团。女皇武曌惊慌失措地打翻了手里的茶碗。她开始大呼小叫,并且用她特有的威严指使太医们做这做那。颓丧的丈夫虽然不是她的天命,但中年丧夫的命运她还是不想尝试。
  
  三天后,女皇武曌给了丈夫一个确切的讯息——贺兰月的暴毙皆因武夫武良带来的脆皮点心所致。她说:“那看似平常的桃花糕里实则藏了剧毒,幸好那天皇帝没有食用,不然连你也会一命呜呼!”于是,愤怒的皇帝斩杀了武良的全家,包括他苍老的母亲,女皇武曌的嫂子。
  
  秋雨一夜之间淹没了京城,家家户户皆因为皇帝的悲哀挂上了白色的灵幡。
  
  贺兰敏之在酒水中醒来,又在痛哭中昏厥,他的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撞击。在折腾了三天三夜之后,他爬起来对身边胆小怕事的妻子杨里儿说:“娶你,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却是人心的嫉妒。月儿根本不是那个武良所害,她的死是因为武曌的辛辣,从此请不要惦记我,我要进宫去做一枚报仇的钉子。”
  
  娇小的杨里儿哭成了一团。她搂紧病重的贺兰敏之泣不成声:“君为什么不可以放下一切,难道仇恨带走了贺兰月还要带走一个贺兰敏之吗?”
  
  但是,谁也安抚不了一颗愤怒的灵魂。贺兰敏之的眼里写满了“仇恨”两字。
  
  九
  
  三月,桃花再度盛开,一支悲伤的曲子在空中响起。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贺兰敏之因罪被女皇发配雷州。“他竟然去谋刺皇上,真是胆大妄为啊!”人们说。
  
  一条孤独的影子在山道上蹒跚,褴褛的绸缎裹住了贺兰敏之单薄的身体。山路长长,他要走向何方?没人知道。贺兰敏之俊美的脸映着夕阳,泛起玉般的光泽。他的心里说不出惆怅。一切皆成过往,他的力量在强大的女皇武曌面前如以卵投石。
  
  “哥哥,”贺兰月柔弱的声音自遥远的地方传来,“母亲去了,姨母断然不会放过我们。你抢了弘哥哥的太子妃,无疑就是伤了她的自尊——”
  
  “妹妹啊,我就是要报仇雪恨。她折磨我们可怜的母亲,让她在皇宫里得不到半点快乐!我抢了杨里儿就是对她最大的报复——”
  
  “可是,你不是她的对手!我的哥哥——”
  
  一支翎箭飞来,穿透了贺兰敏之可怜的身体。血如花瓣散开,映红了夕阳。贺兰敏之知道从此这世间再没了贺兰家族,没了那个深爱他的贺兰月。时光如水,岁月如风,飘逝的只能是心伤与悲痛。远方似乎有歌声传来,但是他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的眼睛正在恐怖中望着天空……
  
(6445字)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一下新人们。
发表于 2017-3-10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恭迎归来发文,别来无恙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7-3-10 10:47
恭迎归来发文,别来无恙

一向安好,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7-3-10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久没见,好想念,人面桃花今又现。先问好,再品敲,桃花几度心头绕!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7-3-10 10:49
哈,久没见,好想念,人面桃花今又现。先问好,再品敲,桃花几度心头绕!

想念就好,不然我伤心死了。
发表于 2017-3-10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7-3-10 10:49
一向安好,问好老师。

真的是好久好久不见呀~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袁达清 发表于 2017-3-10 10:50
真的是好久好久不见呀~

我倒是时时见袁版,在微信里晒啊晒的。
发表于 2017-3-10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7-3-10 10:57
我倒是时时见袁版,在微信里晒啊晒的。

这都被你发现了!!!
发表于 2017-3-10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缱绻芳菲,桃花几度,洋洋洒洒,且细品读。问好军门淑女,祝福您的您的家人吉祥!
发表于 2017-3-10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来官场多阴森,
公子王孙逐后尘。
候门一入深似海,
贺兰殿中空寂心。
男儿本有凌云志,
空抛热血叹古今。
文笔细腻,穿插并叙,故事感人,受益多多!
发表于 2017-3-10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7-3-10 11:37
古来官场多阴森,公子王孙逐后尘。候门一入深似海,贺兰殿中空寂心。男儿本有凌云志,空抛热血叹古今。 文笔 ...

一楠老弟最近很活跃呀。昨晚浏览了下小说版历史帖子,没想到老弟09年就在中财发帖了。
发表于 2017-3-10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春风拂过笔头,如杨柳柔情多姿。本小说,仍是木门擅长的写法:用诗一样的笔触,解说世俗纷扰宫闱男女,用歌一样的声调去演绎那些历史上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

   小说中历史人物众多,关系复杂,情感纠缠恩恩怨怨不可胜数。但作者抽丝剥茧,层层递进,用冷峻的思考,把关系捋得丝般顺滑光润,情节跟随精美的语言,跌宕起伏,发出阵阵哀泣,令人潸然泪下。好笔力!
发表于 2017-3-10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见,一向可好?
问候朋友。
这篇,是我喜欢的,抽空,我详细写个评论单发,能读到这样的美文,我内心是欢欣的。
发表于 2017-3-10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袁达清 发表于 2017-3-10 11:39
一楠老弟最近很活跃呀。昨晚浏览了下小说版历史帖子,没想到老弟09年就在中财发帖了。

还要早,应该从04年就开始,而且不久就被推上太虚版主,后退出,不到一年又任。再退,再任。三上三下。因为攻写长篇,大约09年后就完全退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8-23 10:13 , Processed in 0.03674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