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87|回复: 48

[原创] 搂 草 琐 忆 米 粒 满 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0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LMC 于 2017-3-15 12:53 编辑

   

                                                  搂 草 琐 忆( 散 文 )



                                                               米 粒 满 仓






                                                       一 、柴火啊柴火

       秋去冬来。天冷了,窗外雪花纷飞。
       站在阳台窗前,看外面的世界,楼前院里草坪花圃已经厚厚一层雪了。不禁打个寒战,仿佛雪花是直接落在我心上。一下子唤醒我农村搂草的回忆;忽然,寒冬腊月去远山搂草的昔日仿佛回到我身边;当年搂草时的崇山峻岭,顺着我的回忆跑过来、站在我眼前;那些雪花呢?也是当年大山里的雪花吗?怎么那么像?
       唉!现在,再也不用爬大山、去搂草遭罪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是怎样的岁月啊!乡下缺吃、少穿、没烧的、没用的。我村是平坡地,主产小麦玉米。没山地、没松树峦,柴草成了大问题。主要靠生产队分的那点麦秸、麦秧和玉米秆;还有一点苞米根,得自己去山里,费力抡镢头一个个刨出来;村里不多的刺槐树峦,分给各户可搂的荒草树叶少得可怜;此外,还可在秋冬的山野、田埂、沟渠、路边,搂一星半点不健烧的野草;有时,还有点果树枝、槐树条可烧;而花生蔓、地瓜蔓得留着喂牛羊猪兔鸡鸭,根本舍不得烧锅煮饭,新鲜的可直接给牲畜生吃或熟食;晒干后可以粉碎存储,用于四季喂养畜类、家禽。农村又没煤炭可买,即使有,恐怕也烧不起。农家柴禾自然不够烧。便只好等山里农活收拾利索,大冬天到远山搂草。有时,直到春节后还要去搂。
       我家的烧草和乡亲们差不多。虽然在县城机关工作的父亲,有时能买一点煤回来,却当宝贝存着以备补缺,堆在东厢房,多少年舍不得烧。所以,秋日每天傍晚放学回家,我急三火四吃几口冷饭,带着镰刀、用竹筢杆撅上网包就进山了;有时,搂草还带着砍柴刀、锄头或小镢,小镢是以备刨挖偶遇的树根,锄是为了刮出较好的草根。或者,干各种家务事,自留地、自留园农活,还有推泥、攒粪、挖猪圈、用人粪尿和泥攒农家粪等。而写作业,晚上才有工夫,只能等到干完杂活或天黑透了无法干活时。
       本村山里野草搂光前,几乎天天放学后都要去搂,不抓紧的话别人都抢走了。村里搂草,从仲秋就陆续开始了。整壮劳力没工夫搂,都是家庭妇女、闲散病残老人,或学生们放学后和星期天。用不了一个月,田间、地头、地堰、沟渠的荒草便搂得精光。一个地方不知要搂多少遍:你今儿搂完了,第二天我又去搂;我前脚走了、他又跟腚去再刮一遍。就像理发剃光头那样,把草皮刮了又刮、光光的。先是镰刀一遍遍削,草茎不断缩短;实在贴地砍不到了,有人又扛把锄头来:把镰刀砍净的草皮,像锄地一样锄出地下的根茎,再用竹筢把土里的草根搂出来。大有掘地三尺之意味。想想乡民从土圪旯里搜刮点滴毛草,连草根也不放过,也就明白,咱乡亲过日子的艰难了。
       草垛,是农村的重要风景、农家生活基本配置之一。有麦秧垛、麦秸垛、苞米秆垛、毛草野草垛、地瓜蔓垛、花生蔓垛,不多的树枝果树条垛。家家户户村里村外、房前屋后街边路旁,都有一至几个草垛,大大小小高矮胖瘦各式各样,与街道、瓦房、草屋、杂树、马车、猪圈、电线杆、村边菜园的栅栏,并驾齐驱相映生辉。
       新草垛是植物的原色。陈年的就变得灰黑老旧,记录了乡村的日月年轮,印刷了岁月的沧桑,熏染上贫穷年月的味道,从外观印证了农家的苦难与艰辛。仿佛草垛与乡民一样,也经历了艰难困苦与天灾人祸。草垛的最大特色,是无特色、无规律、无规则规范,充分体现农村占地空间相对自由、生活闲适、自在散漫的状态、情调。
       如今,回忆里的草垛格外温馨,各种草垛组成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一想,心里就暖和;再想,觉得浑身发烫、温暖又温馨!因为,各种柴草与火、与家庭、与吃饭、与农家的热炕头,紧密联系在一起。


                                                  二、邻村的烧草
       本村地皮上实在没啥搜刮了,只好到周边近村去搂,包括小偷小摸。其实,之前有时也到邻村搂。一般星期日才能去,平时傍晚放学后来不及,路途远些。
       记忆里最有趣的,是去南边的小石疃村树林搂草。他们林子紧挨我村树峦的南边,两村的林子连在一起,并无分界标志。但是,我们作为搂草“专家”“行家里手”,却能从树种、草木姿态等等识别村际界限。年少的我们,故意利用这种模糊界线打擦边球,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看山的老人叫王保全,身材偏矮粗壮、像一截树桩,有一条腿瘸点,一杆黑旧的土枪永远扛在肩上,头上似乎四季扣着一顶破帽子,帽盖总歪向一侧,身上好像一直披着那件灰不溜秋、褪色老旧的绿色军大氅。传说他可能当过兵。
       那次,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正搂着,突然谁大喊一声:快跑!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看山的来了!伙家双手抓起筢子网包就没命地逃。他一出现,便总是老鹰捕小鸟般把我们追得四散奔跑、屁滚尿流的。我们边跑边不时回头看离他多远。在田野、沟渠、坡岭、地堰间狂奔,难免脚下闪失摔倒、浑身是泥。但是,英雄虎胆百折不挠的我辈岂能当俘虏!士可杀不可辱!宁可跑死也不愿被活捉!一骨碌爬起来继续冲刺,像战场上前赴后继冲锋陷阵的勇士;有时,慌得跑掉鞋子也顾不上捡,赤着脚继续飞速越野挺进!充分有力彰显了热血男儿的英侠豪气!有时实在跑累了,便就近一头躺到田沟里避难,像头老牛呼呼大喘。这样做的前提是,他当时紧盯的主攻目标不是你!因大家是分散逃跑,他每次最多只能抓到一两个、不会一锅端。有一次,我藏进本村的石窝子(采石场),假装炸石头的村民,才蒙混过关。
       有时,也到河西岸的栖霞县大庄村和小金庄树峦里搂。观阳河风光极美,特别是暖和天,东西两岸树林茂密青葱,组成两条宽广的绿色长廊;中间是宽阔平坦的河流沙滩,河水清碧小鱼嬉游,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东西两侧的林边是婀娜多姿的芦苇,南北逶迤延伸至目光终端、不见首尾,凭水临风齐刷刷如美女的秀发飘荡,像无数仕女排成东西两列临渊梳妆、轻歌曼舞,淅淅嗦嗦,清风中轻柔甩动着一垄垄波浪……
       树林里,则光线昏暗,树干茂密林立树冠遮天蔽日,各种荒草芦苇或藤蔓植物繁茂、一望无际。有时遇到看山的,跑不掉时就在高草芦苇中蹲下藏身即可,等他撤了再出来。有的同学不走运,被追逼到河岸无路可逃时,只好直接跳进河里,就被放生了,跳河后他就不再捉你。膝盖以下鞋袜裤子都湿了,幸好水不太深。那可是冰雪寒冬啊!都是顶级豪杰、宁死不屈的主儿啊!事后,同学之间课余谈论研讨这些事,互相交流总结偷草经验教训、心得体会时,个个乐得捧腹止不住狂笑。
       做贼当然心虚。知道是偷,心里特别紧张害怕。但下次可能还去偷,就是凭着侥幸心理、老想碰运气。边搂边不停地四处张望,眼观六路耳闻八方,眼耳比雷达更敏感。随时都做好了以9”82的百米速度逃跑、抑或跑进奥运赛场的准备。请问,您见过公交车上小偷的表情眼神么?嗯,我们是同行,都差不多。不过我是业余选手、学生兼职;他们更专业些,职业化、训练有素。我需要虚心向他们学习。
       有一次,过河去西北面的小金庄偷着搂草。结果遇上看山的并被“活捉”,网包竹筢被扣了。看山老人吹胡子瞪眼,差一点对我们动武。以后,三番五次步行去讨,每次往返10里地,直到次年仲春才要回来。头几次去,林里的小屋锁着门,从木头棂窗户望进去,能看见我们的网包竹筢在里面歇冬闲、睡大觉。第四次去终于有人,门开了。但老头根本不理人,好话说满三网包,也不归还搂草工具。
       后来他终于开口,却免费赠我们一堂政治课。因此索要成了负担,还怕挨揍,这些看山的,都不是什么文明人、上等人、文明标兵,有时还真动手打人!所以每次去前,想方设法思忖半天,老是掂量讨要的成本高低?挨揍的概率有多大?值不值得破费我们的口舌、脚力、鞋底?一个竹筢也就几毛钱,网包不花钱,是用地里长的旱稻秸自己编成。却舍不得放弃,有用。家长命令必须要回来。为几乎一钱不值的旧筢网包,真是丢尽人格、太伤自尊。直至下课铃响,才还了我们筢和网包。
       穷日子,就得有个穷过法。那时的农家,一分钱也要掰成两半花。一片草叶、半棵麦根,也不忍心随便扔掉。
                       
                                                   三、东山里远征
       到远山搂草,可不是“偷”。到时候统一开山,大家随便楼。有松球也顺手摘下来,装进麻袋。
       去远处大山搂草,在彼时乡下可是大事。故而,从秋天就早早准备搂草的家把什,旧的可以修用;赶大集去买新竹筢、镰刀、斧头;买麻袋、找化肥塑料编织袋,可以装松球;找野藤子、搓稻草绳、备麻绳、编网包;再霍霍地磨快镰刀斧头,像要到战场杀敌似的。
       最重要的是修理小推车。在农村,车和人一块辛劳一年了,有许多毛病,肯定像人一样也累了、病了,要治;把把脉、听听诊,好好查查五脏六腑,吃几副中草药调理一番!搂草是马拉松式远征,若车子在山里、路上出问题,一切就泡汤了。特别是车闸,如果下山时失灵,会带来人身伤亡的危险。
       还有,新买的竹筢,筢齿是直的。要自己把前端弯曲成钩,才能使用。先用水浸泡一会儿,在煤油灯或蜡烛上烤热竹条、弯成筢钩,再套上绳扣为筢钩定型,过一会完全凉透了、筢钩形状才能固定,摘下绳扣即可。搂草必须在秋后或冬季。搂早了,草木还没成熟或干枯、凋谢,搂了也不耐烧,人也没空去搂。进入冬季,远山的松树针叶逐渐泛黄变干、渐次凋落,此后才有草可搂。进山可见,每棵树冠下都是稍厚的一层,像摊了一张不规则的圆形松叶毯。
自然,还得瞅好天儿去,才下过雨或大雪没化净都不行。搂草前,要看天气预报,最好不太冷、无雨雪,不降水。但有时还是在半路、或山上下起大雪。天气也有不听话、不由人的时候。
       小时候,我的手脚老是冻伤,手背手指脚趾冻得青一方紫一块,肿得肥肥的油光发亮,手指弯曲都困难,上学写字笔都握不紧;脚冻得迈步就疼,重时手脚流血化脓,肿得穿不上鞋子。双手冻得裂口、流血,用镰刀时抓不住、也使不上劲,一用力砍就生疼!却仍要坚持去远山搂草。
       记得那年,我和姐姐去八甲村搂草。来回70里,返程半路开始下雪。西北风正是顶头凤。鹅毛大雪一个劲砸到脸上。我和姐轮换推车,一人在前面扯绳拉车。又风大路滑、草体积大格外招风,阵风大时,呼一声冲来像原子弹冲击波,车子突然就刮停了!一个人便推不动几百斤车草。我拉着绳子在车前走着,突然拉不动了。转身一看,车子放下、停在路上。
       过去一看,姐姐瘫了似地坐在车后面地上,哭得稀里哗啦满脸泪水,脸色红紫悲痛欲绝。我吓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惊奇地问怎么了?姐姐见到我又双手捂着脸双肩一抖一抖的,只顾一个劲哭。后来姐才说,撑不住了,实在走不动了,这穷日子怎么过呀!成天累死累活的。原来姐想起这些,才那么伤心。她哭够了又脱掉鞋袜,边脱便痛得呲牙咧嘴,双脚布满水泡和血泡,有些已经化脓流血、磨掉了皮肤,袜子也血迹斑斑,双手满是伤痕和老茧。
我明白这样每走一步都很疼,却并不惊奇,对此早已习惯。其实,我们每个楼草的人,身上状况都差不多。我的手脚四肢同样是伤痕累累,捅伤,刺伤,刀伤,跌伤,冻伤,碰撞伤等,双手双脚早冻得肿大,青一块紫一块,还流脓呢。只是姐姐作为姑娘家体力不够强壮。那时她已经初中毕业,长年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农活已经够她累的,劳作一年还捞不着歇息,再爬大山搂草,当然受不了。


                                                   四、西山的呼唤
       去西山,是到栖霞县牙山东侧的铁公院搂草。这里草多,但40多里地太远,一天往返80多里更辛苦。
下半夜一点多就得起床,两点前出发,大约七点到达。匆忙穿好破烂不堪、补丁摞补丁的旧衣服,也不洗脸。饭凑合吃点,整个人昏昏沉沉,哪有食欲。赶紧收拾一下,带上饭菜、水瓶、电棒子、各种搂草家什,叫上头天约好的伙伴,推着小车就上路了。
       天漆黑一团。刚从热被窝出来,感觉天格外冷,浑身冻得打颤、牙齿嘚嘚乱响。睡眠严重不足,迷迷糊糊,走老半天像还没醒过来。因为太困,有时故意边走边打盹儿,试图把小推车当拐棍,人凭着惯性扶着车走,又想占便宜仗着车来搀扶自己。这个投机取巧的偷懒办法,当然很危险,有时不免车翻人摔倒。走一会儿更冷,穿着空心棉袄棉裤,浑身很快冻透;手脚开始剧痛,脸部耳鼻冻得疼痛难忍;然后麻木冻僵、渐渐失去知觉;感觉不到自己还有耳朵、鼻子。这是最难受的时候。继续走,脚走出了热量,身上也开始渐渐暖和。
       一帮人噗嗒噗嗒,在暗夜摸黑走道儿。夜里充溢着些许阴森气息。灰暗的宝蓝色天穹透着神秘、深不可测;有时,零散点缀镶嵌一些晶亮的孤星,酷肖反光的宝钻;时有一两抹轻淡云絮静静浮着,陪伴谁?在想什么呢?一弯残月悬在西天上,凉凉的、很纯,冰清玉洁。有月亮还行,没月光时什么也看不见,迷糊中,深一脚浅一脚,有时扑通一声栽进土路坑洼里,或呼隆一下被石块绊一跟头,摔倒在地。这时,头脸就有可能撞到小推车上,有的村民牙都磕掉了。
能感觉到路边一些景物的朦胧轮廓暗影,随着我们的脚步缓慢地迎前又离去,常路过都熟悉了。这里有坎那儿有梁,上塂下坡拐弯抹角大致有数;什么村庄快到了,有个什么水塘、河流,水面或冰面镜子似地暗暗泛着粼粼寒光。近处山形浓重的黑色剪影,投在暗淡的天幕背景上。经过每个村庄都会引起阵阵零散的狗吠声。
       前半程,大家伙死气沉沉、没有精神头,比较安静。后半程仿佛才醒过来,有些适应了,就开始聊天,边走边聊嘻嘻哈哈的。但几乎看不见人,伙伴们只是互闻其声不见其人,只是一些模糊浓重的黑影,在前后左右晃来晃去。
“什么时候能苞米饼子管够吃就行了。白面饽饽馒头,这辈儿是不用想了!”“哪天,再不用跑大山搂草多好哇!”大家感叹、憧憬着,热切期盼着未来美好的新生活。那时,真是羡慕大山里的人家,看他房子贴着山根,山和草就在家门口,近得似乎从门窗伸出手、就能抓到草。不用像我们这样长途跋涉。
       当时,农家物质非常贫困,但精神快乐充实;天是冷的、心是热的。一路上,好唱的还会粗犷地吼两嗓子,来一段电影插曲、吕剧、京剧样板戏什么的,配以脚步、车轮、家什乱响大合唱,硬是把坎坷逶迤的乡村土路,走成一路笑语欢歌。只是,那歌声,在三更半夜有些扎耳,似乎惊扰了四野的梦幻,撕裂了静谧的夜空。
       天蒙蒙亮,才见来自各方的搂草人,逐渐汇合集聚而来,到处是稀稀拉拉的人和小推车、嚓嚓的脚步声,场面广袤、恢弘、壮观。
       此刻,突然,我被深深震撼了!
       清晨的大地,往往烟雾缭绕、地气氤氲蒸腾,局部地面、空间有团团白茫茫的烟气。芸芸众生、劳苦大众就这样,在天地间苦苦奔波!漫山遍野四面八方,零零散散熙熙攘攘。我不由想起蚁群、想到忙忙碌碌的蚂蚁。此时视野里的众人,真像放大了的蚁群!人啊!人生,多么不易!长年累月拼命劳作、奔济生活,究竟图什么?为什么?还不就是为吃口饭、穿衣遮体?这么想着,我心就很痛、很疼!
       这么起头蒙、爬半夜,行百里爬一天大山,还不就是为了一把草!
       我深感,此情此景,形象直观而富有象征意义地概括、呈现了一面人生!
       到得山下,天已大亮。在我们背后,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升起,坐在东方天际的山头。搂草大军浩浩荡荡,山上山下人头躜动,满道、满山都是草、树、人、车。这才是真正的人山人海;坡上坡下、山沟山顶到处是人。转身看,后来者依然络绎不绝鱼贯涌动,不见首尾;有的才到,在换衣、解绳子、停放车子;有的在爬坡寻觅,早到的人已经开始搂草;有的在喝水、吃干粮,可能已经饿了。
       但见莽莽山林万木葱茏。即使严冬,松树依然保持着葱郁深绿,松树叶子永远不是落光,凋零的只是那些年迈的松针;而年轻的叶子,还要在四季打扮松树、化妆自然呢,依然保存、酝酿春的讯息,为大地坚守生机翠绿、奉献活力青春。


                                                  五、大山上野餐
       在平和地放稳车子,带上镰刀斧头、筢子网包,开始爬坡搂草。
       凌晨起床,步行半夜,走了40多里,我早已疲惫不堪,腿脚疼痛、脚磨出大泡。哪还有劲干活?可是必须坚持;这仅是一天的开始,更累的远在后头呢!还要爬一天山、搂一天草、再走40里、带灯拉夜推着几百斤的草车赶回家!搂一天,一连多日都浑身疼痛、歇不过来。
       面对满山的人车,还真得费一番功夫,寻找人少、草多的好地方。唉——这样的好地方,可能只应天上有?若近处草少,就一个人在附近搂,了望着车子家当,在周围转悠,另一个可以远走他山去搂。是处寻觅,一般是搂一网包,换个地方。翻山越岭一包包扛回来。喘口气喝口水,饿了就啃几口地瓜、咸菜、萝卜、冷干粮,再次出发打游击、在山岭间乱闯流窜。
       天亮后才见,路边坑凹处,坡岭背阴处,残存着一些积雪或冰块。去之前,估摸山上雪化得差不多了。但后阴坡经常残存冰雪。有时草太湿,雨水、霜露水、冰雪融化所致,这时草要摊到朝阳的山坡上晾晒,等下午回返时即可晒干。扛网包时,草里的水雪和着泥沙一起漏撒,浑身是尘土草屑杂物,灰头土脸。
       搂草一般是搂松树叶,俗称松针。因有油性,好烧火旺还耐烧,比本村的茅草好多了。为了快搂多搂,我用筢秆或镰刀斧头梆梆敲击树干,松树叶便唰唰啦啦像下小雨似地落一地。大山容纳了各种声响,如风走路的步声,树木枝叶风中曼舞的妙音,山花野草的无声旋律,燕雀的歌声,百虫弹电吉他的悠闲小调,还有各种杂响、说笑、人造音乐:竹筢的爬行、镰刀斧头柴刀的叫喊……共同演奏一曲和谐完美的“天地山人交响”。山风阵阵呜呜叫着横空掠过,苍松绿海碧波万顷、次第翻腾汹涌;像有一只无形巨手,沿着山山岭岭的树冠,挨片一下子抹过去。
       搂草,简直是最肮脏、劳累、危险的活计。搂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了,寒风来袭、身上外冷内热,叫人难受。山风送来阵阵沙尘叶草杂物,砸到脸上身上。我清楚自己的狼狈相,加上破衣烂衫,像乞丐、叫花子。在山坡上行走、攀爬,由于始终处于疲惫不堪状态,浑身没一个地方不疼,有气无力很脆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所以经常摔跤,有时走着腿一软就坐地上了;或者,一阵大风也把我刮个趔趄;那时真像退下战场的伤病员。可还是捞不着休息,必须咬牙坚持、不停地爬山搂草。自然,柴刀板斧也会经常意外伤到身体,尤其是四肢。
       山坡忽陡忽缓,需要特别小心。陡峭处,要使劲哈腰一寸寸往上挪。稍有大意,说不定会滑倒或滚下山坡。有时抓住野藤或树枝才能攀上去。还得随时留神提防从坡上滚下来的大小石头。搂着草也要耳闻八方免得受伤。凡有异常响动,必立即查看躲闪,以防冲下来的大石头砸到。至于滑倒、摔跤,划伤刺破皮肤,扛草包撞到树上,被树桩、藤蔓、石块绊倒,一脚踩坑里跌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记得有一次,正聚精会神搂着,忽听远处轰隆砰砰嚓嚓乱响,转头循声看去,西南方陡坡上,正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快速往下滚去。原来是个男人。几乎每次搂草,都能遇到摔昏的、致残的、断胳膊腿、滚下山坡的搂草人。常见开来救护车,停在山下,几个白大褂用担架把人抬下山去。
       终于熬到中午时分,开始正儿八经吃午饭、歇一会儿。
       就近在山沟、水坑洗洗手,天太冷就不洗脸了,虽然满头满脸泥草。找个平和地坐下,或坐地堰、石头、筢秆镰柄,或坐在小推车南侧,叫它挡挡冰冷的西北风;若坐着嫌冷受不了,就蹲下或站着吃。饭也没法保温,尽管母亲用白纱布、塑料袋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再用布包装好,午饭时还是早凉透了。
       我与哥或姐,坐在冰冷的山石上,吃着冰冷的地瓜饼子,就着冰块似的咸菜疙瘩,喝着冰凉的瓶水,饮着呼啸冰冷的山风,咯嘣咯嘣嚼着透凉的萝卜,一并咽下寒风夹带的飞沙走石。
       我们一般还带些青萝卜。在农村,都很喜欢吃萝卜就地瓜,若有花生米就更好了,有时地瓜“坤”得软软的稀稀的,很甜,吃起来真是又脆又甜又香,这三样很对味。有时也带点面酱,用大葱蘸着面酱就饭,也是农家很可口的“特产名吃”。豆瓣大酱是母亲自己土法做的、香喷喷的。运气好还能吃到一个半个苹果。
       母亲为让我们吃好至少吃饱,变着法子调剂花样,专为爬大山、出大力搂草精心制作好饭:如玉米面馅儿饼,馅是白菜芯、菠菜等和着油盐夹合一起,吃起来有滋有味。有时带的水喝完,只得饮山沟里染灰带尘的水湾或泉水。
有时边吃边想:这苞米饼子能天天吃饱就好了。不用再吃那些地瓜地瓜干。那时候它们是主食,几乎顿顿吃,早已深恶痛绝。玉米饼子也不多,另外有少量土豆、五谷杂粮。一顿饭全家人吃一两个苞米饼子,每人只能摊一点点。各人都自觉只掰一小块、不多吃。爬大山搂草,才舍得整顿吃苞米饼子。仍然吃不到麦面馒头。
       山上,西北风凛冽刺骨。在山里吃凉饭是越吃越冷,坐着不活动,吃完饭,肚子是饱了,浑身也冻透甚至冻僵了。大汗淋漓的棉衣内侧,此时像冰一样贴在身上、冰凉扎人。在寒冬腊月的崇山峻岭,再次充分领略了,山村日子的温度、清贫艰难的味道。


                                                   六、归程尤维艰
       饭后稍息,再接着跋山涉水、爬坡越岭去搂草。
       下午三点来钟,开始收拾准备返程。草晾晒得差不多干了,用草绳或野藤捆筢篓,垛到车两侧,用大绳捆扎牢固,就可以下山了。
       下山时,推车人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下山多是下坡路前面低,满车柴草摞得很高,早遮住了推车人的视野。所以,前面要有人手扶车头,既为引路又兼指挥,还充当辅助车闸,坡陡上要在车前面双手抓住车头、用后背使劲顶住车头,一步一挪,和推车人一起操控小车,保持车的平稳与安全。包括抵御大风,山风大时足以掀翻高耸招风的草车。下山是关键时刻,人又疲劳至极,万一有个闪失或刹车失灵,完全可能人车一块滚下山去、车毁人伤……
       下山很费时,有检查车草的,逐人逐车盘查。大家排着绵延曲折的长队耐心等候,有时等一小时还下不来。山峦是有人管理看护的林场,只准搂草不得砍树伐木。但总有些人偷偷砍伐。两个检查者,立在下山的必经路口左右,手持一根长铁棍从两侧往各车柴草里频繁插拔、查看有无木头。若有就扣下、拆开车草检查。这就倒霉了,也不知能扣留多久,给什么处罚。弄不好一车草就没收了!
       回程最艰难!从三更爬起来,一天爬山搂草,早已累得半死不活。现在,还得推着满载的草车往家赶,且许多路段顶风、有时甚至冒雪。
       一路风尘千辛万苦,终于回到村西头。却要过大河,窄石板铺的小桥像独木桥,宽半米长50米的石桥上,大约能装下10几个小推车。推车人看不见前方桥面,草挡着就更掌握不住方向和平衡,有时一紧张就站不稳,直觉得要往河里倒!故只能由车前的人拉着车,一步一挪慢慢走、如履薄冰走钢丝,不断指挥他往南点往北点、快点慢点。桥上连绵不断的人车,经常出现险情,常听桥上大呼小叫,甚至争吵、责怪、谩骂、埋怨乱作一团。有时呼隆一声,是谁连人带车翻到冰冷的河水里。
       过河的场面很是壮观。不光我村的,也包括东面许多村的搂草者。人车多,过桥又慢,特别下雪时脚下还滑,推车用不上劲,过桥的速度更慢、难度更大!已过桥的、桥上的、排队等待的人车便连成长龙。有时直等一两个小时,眼睁睁看着河东的村子,却阻在河边回不了家,继续忍饥挨冻。只见手电筒、马灯(手提罩子灯)光线照来晃去,几里长的人车草队伍,在无数闪烁晃动的灯影里蜿蜒蠕动、忽明忽暗、时隐时现。这一张立体画,有几分伦勃朗《夜巡》的味道。
       有的家人等不及了,来河边桥头迎接,不放心地询问呼叫,看看怎么回事还不回家?打着手电筒,长长的光柱在空中晃来晃去,像一把白色利剑切割着夜空。
       有时,为过桥甚至吵架、打仗。皆是因为大家又累又冷又烦躁。那些年冬季特别冷。房檐的冰锥一冬天不化,屋北坡的积雪亦然。加上吃不饱穿不暖,穿厚厚的棉袄棉裤还冻得满身哆嗦、牙齿咯咯响。经常是等久了双足全部冻僵,该开始走路时,却不会走了,腿脚又麻又痛根本迈不动,好像双腿长在别人身上。
       一般晚上八九点回家,晚则九十点钟,才带着满身的疲惫伤痛、饥饿寒冷,好像背着整个冬天和千辛万苦回来了!姐姐有时过度劳累、实在受不了,连晚饭也不吃,空着肚子一头拱到炕上就睡了。
       40年后的今天,一想到搂草,心里还会立马觉得又冷又累、浑身打颤、恍若身临其境。仿佛当年的冰雪又打在我此刻的脸上,山风又刀子般锥刺着皮肤……
       所有这些记忆,是何等艰难困苦。而今品饮起来,却是甘甜芬芳、浓郁醇香;历经40年岁月的酝酿发酵,现已凝结、升华为一杯陈年老窖,带着我们当年的鲜味和体温,隽永而绵长;在今天的回忆里,是那么温馨、回味无穷。她已酿成了文字、化作心灵天籁、成为美的定格、谱成我的个人史诗、社会现实一隅的图画……
       无论多苦多难的岁月,一旦走进回忆,便幻化为甘露蜜糖,温暖滋养着人生。成为一份人生的蛋白质、维生素。
       现在,村里几乎不再搂草了。近期回乡,见山里到处是毛草,还有很高的芦苇等耐烧的好草没人搂,往年的野草还在山里直直的立着。时代演进,乡村生产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多数农家不再烧大锅土炕了。有些家庭土炕还留着,并不烧火,只当个睡觉的床铺用。改革开放以来,农家生活好了,农村也有太阳能,可以随时洗澡;用上了罐装液化气,省时省力还干净;更多的人家自建沼气池制造土沼气,用于做饭照明;村里通电后,许多家庭使用电饭锅、电炒锅、电饼铛、电磁灶、微波炉、电烤箱做饭、炒菜、煮粥。
       如今农村,草垛还有,但不多见。小数家庭还烧柴草。从中隐约见得几十年前的影子。有些草垛还残留着过去的模样。执著地为我们延续往日的梦幻,继续储存着那份久远、隽永的乡村记忆。


【字数:净字数9750——9878含空格 】
【2017-2-27-- 23:58定稿-使用版】

+++++++++++++++++++++++++++++++++++++++++++++++++++++
      
     尊敬的编辑:

         老师您好!

【此文,是原创,首发。】
拙作,写得比较细致、详细。【您可能觉得啰嗦?】
我是想,整体、全景式地概括、表现,乡村搂草的场景、全貌。
——目的是,通过写搂草,表现当时农村有关的方方面面。
生活,社会,现实,吃穿,酸甜苦辣,等等各个方面。
即——写搂草,只是过程,载体。
目标是——表现彼时整个社会、生活、现实的相关部分。
并且,希望,我试图,写得有点厚度,深度,
试图深刻揭示、表现:农村,农民的生活与命运!
为使环境、气氛、场景逼真、亲切、切近,
我适当增加几处场景、环境的描写。
为了生动些、形象些,有点趣味、有点可读性,
我引入了一些儿时搂草的小故事。
所以,篇幅长一些。但是,我也可以  简略  地写。
所以,如果您嫌长,或写法,风格不合适。
请提出意见。我可以修改,删节。请说明——,
要求的字数。等等,要求。
当然,您也——可以,修改,删节。您可以全权处理。

谢谢!祝好!





发表于 2017-3-11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您的文章可以复制一下,粘贴到一键排版上,一键编辑,再粘贴到这里,这样,读起来好看些,也舒服些,举手之劳,成人之美
发表于 2017-3-11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生活教会了我们生活,是生活让我们长大成人,并有责任、有担当、成为有用之人!
    本文详实、厚重、看似琐碎但详尽而周到的描述了记忆里为父母搂草减轻家庭负担的全过程,在场感浓郁,生活场景鲜明,文笔朴实而情愫饱满,让人走进那个贫困年代里,触摸到那些艰难苦涩而倍感心酸的岁月……贫穷并没有让我们沮丧沉沦反而让我们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如何顶住困难而前行,让那些苦涩忧伤成为我们敢于面对人世间一切艰难险阻而毫不畏惧……
     字数长短不要紧,只要是好文章,多就多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立红 发表于 2017-3-11 08:50
欢迎新朋友,您的文章可以复制一下,粘贴到一键排版上,一键编辑,再粘贴到这里,这样,读起来好看些,也舒 ...

李立红:

老师好!

谢谢您的指导。
好的。我回来好好练练。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立红 发表于 2017-3-11 08:50
欢迎新朋友,您的文章可以复制一下,粘贴到一键排版上,一键编辑,再粘贴到这里,这样,读起来好看些,也舒 ...

李立红:

麻烦您了,老师。

谢谢。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版主老师好!

见到您很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文华老师,我是新群友,才来到咱们中财论坛。

请多多关照、指导!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LMC 于 2017-3-11 10:53 编辑

于文华:

能给,咱们——春夜听雨›

投稿,感到高兴、荣幸。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版主老师,拙作这么长,辛苦您了!

让您费心、费事、费力阅读。

衷心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老师,能得到您的认可,好评。深感荣幸。

老师的评论,认真,细致,全面。


衷心感谢,老师的精彩点评!


祝好!
发表于 2017-3-11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7-3-11 10:51
于文华:

版主老师,拙作这么长,辛苦您了!

  不客气,多多互动,多多评读其他人的文字,自会有进步!
发表于 2017-3-11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7-3-11 10:50
于文华:

能给,咱们——春夜听雨›

   这个论坛是目前也许为数不多的发稿酬的论坛,且气氛不错,走出了好几个散文大家呢?锲而不舍的坚持下来,就会有成就!
   也许,我们是同龄人,你说描述的那些生活,我也曾经历过。搂草、拾柴、捡拾粪便、拔豆子、割麦子……许许多多的的贫穷日子,终于走了过来。你记述的那些苦难与贫穷的生活,感同身受,感慨颇多!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发表于 2017-3-11 10:53
不客气,多多互动,多多评读其他人的文字,自会有进步!



于文华:

好的,老师。以后照办。
发表于 2017-3-11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7-3-11 10:47
于文华:

版主老师好!

   你文字功底不错,好好揣摩,认真写好每一篇文字,一点点的进步,自会收获丰硕成果!
   我从2007年到论坛,已经10年了,取得了一点点成绩,就是坚持不懈的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文华 发表于 2017-3-11 10:58
你文字功底不错,好好揣摩,认真写好每一篇文字,一点点的进步,自会收获丰硕成果!
   我从2007年到 ...

于文华:

衷心感谢,老师的教诲!

太好了!我一定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6-25 20:15 , Processed in 0.07985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