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43|回复: 76

[原创] 【人间四月】回归桃花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2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逐鹿江南 于 2017-3-14 08:04 编辑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
       不知转入此中来。

       刘根站在凌云寺的院子里,看满院灿若云霞的桃花争奇斗艳。时令已是四月,山外早已繁花落尽,而山里的桃花正是盛开的佳期。他反复吟咏着诗句,心情如山下奔腾的桃花江水,难以平复。

       终于回来了!刘根禁不住泪如雨下。



       前些日子,当刘根向父亲说出要回到桃花源的想法时,父子为此大吵了一场。

       父亲拍着桌子大叫,那个贫穷落后的鬼地方,有什么好眷恋的!

       刘根眼含泪水,看着父亲,一脸决绝地说,桃花源给了我生命,我此生是属于桃花源的!

       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融不进大上海?宁在大上海啃草,也不去深山沟吃肉!父亲气得不停地咳嗽起来。

       继母走过来,一边柔声安慰丈夫,一边低声责备刘根拂了父亲的心愿。

       刘根拍着父亲的背,动情地说,三十年的日日夜夜,桃花源在呼唤我,让我无法拒绝。

       父亲停止了咳嗽,靠在椅背上喘着粗气,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着。他闭上眼睛,朝刘根挥了挥手,

       刘根一步一回头地退出了客厅。



       刘根走出凌云寺,站在寺外,居高临下俯视,桃花江宛若一条玉带,从桃花源身边缓缓流淌而过。连绵不绝的桃花,掩映着一座座房舍。远的山,近的水,仿佛亲人一般,朝他敞开笑容。

       多么熟悉的景象!刘根心情激动,真想大喊起来。

       他快步下山,他要扑进桃花源的怀里!这一天,他已等了三十年!三十年,对于在等待中煎熬的人生来说,不可谓不漫长。

       阿爹、阿娘和哥哥、姐姐们早就守候在村口。站在路边翘首等待的,还有村里的一干男女老幼。

       看见白发苍苍的阿爹和阿娘,刘根箭一般地扑了过去,抱着两位老人的腿跪了下去,婴儿似地嚎啕大哭。

       阿娘捧起刘根的脸,牙不关风的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说,起来,起来,让娘好好瞧瞧。说着,泪水在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恣意流淌。

       刘根站起身,和哥哥、姐姐们一一拥抱,向乡亲们鞠躬行礼。

       进得院子,身后响起了震天动地的鞭炮声。大哥与几个精壮的男人,从猪圈里将一头大肥猪拖出来,摁在长凳上宰杀。

       在家里坐下,阿娘在刘根的脸上和身上摸个不停,无牙的嘴乐得闭不上。阿爹吧嗒吧嗒地吸着旱烟,眼角含笑。

       刘根心情大好,与儿时的玩伴们大声说笑。

       黄昏临近,晚饭开席了,院子里摆了足有二十桌。在觥筹交错和热烈的笑声中,刘根又掉泪了。



       山村的夜晚来得早,为了省灯油,村民们睡得也早。

       阿爹和阿娘招呼完孩子们睡觉,刚脱衣躺下,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阿爹披了衣服,起床点上煤油灯。他打开门,却见知青小刘和小张站在门外。这对前不久因未婚先育,闹得沸沸扬扬的上海知青,已经好久没到家里来了。

       阿爹请二位进屋坐下。

       小刘歉意地说,大哥,打扰你休息了。

       阿爹点燃烟卷,吐出一口烟雾,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别客气,有话直说。

       小刘说,我俩回城的指标批下来了……

       阿爹眼睛一亮,说,好事啊,终于苦尽甘来,得祝贺你们!

       小刘和小张站起身,“扑通”一下给阿爹跪下。

       阿爹被眼前的一幕弄迷糊了,手足无措,嗫嚅道,怎么这样?怎么这样?

       小刘哭丧着脸说,是这样,我俩回城,费尽千辛万苦,指标来之不易。可是,孩子……咳,带不走啊……

       阿爹一下都明白了。可是,自己已有四个孩子,天天张着嘴要吃要喝。

       阿爹沉默了,一个劲地吸烟。

       小张拉着阿爹的手,哭着恳求。

       阿爹依旧默默地吸烟,不发一语。

       卧室里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

       兄弟、妹子,你们放心走吧,孩子就交给我们。兄弟,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上天给咱刘家添了个儿子,这是多大的福分!阿娘爽朗地说。

       小刘和小张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流着泪齐齐向阿娘跪下。

       我们知道你们家艰难,可我们实在是无法可想。孩子给了你们,你们就是孩子的再生父母!小张泣不成声。

       阿娘将两人扶起,转头对阿爹说,我们就是吃草根,啃树皮,也会把孩子养大成人。

       阿爹猛吸一口烟,轻轻点了一下头。



       童年是不知愁苦味何物的,哪怕吃糠咽菜,也不会影响他的天性。和所有山里的孩子一样,刘根的童年在雨打风吹中慢慢度过。

       在五个孩子中,刘根最小,阿爹和阿娘对他格外关照一些,阿娘用猪油给他拌饭就是明证。

       刘根的贪玩和顽劣也是村民们有目共睹的事实。放牛的时候,他总是把牛赶到山坡上,自己却跑到江边捉螃蟹,或者下水游泳,没人管束的牛一次次吃了人家的庄稼苗。在与别的孩子玩耍时,若是有人不听他指挥,他就会毫不客气地将对方揍得鼻青脸肿。为此,找上门来告状的村民不绝于路。

       阿爹此时总是眼睛睁得大大的,狠狠地瞪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阿娘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脱下他的裤子,拿出细竹棍在屁股上一顿猛揍。打到最后,阿娘坐在地上失声地痛哭起来,仿佛犯错的是她自己。看着阿娘哭得伤心,刘根抱着阿娘跟着哭了起来。

       当然,做坏事并非都会受到惩罚,刘根偷邻家的桃子时就是例外。邻家阿公、阿婆看见树上的他,跺脚喊道,杀千刀的,那么高的树摔下来咋办?摘桃又不肯好好摘,把树枝都掰断了,来年怎么结桃子?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刘根和哥哥、姐姐们从小就放牛牧羊,喂鸡养鸭,夏秋到田里捡拾遗落的麦穗稻穗,承担力所能及的家务。一家人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半干半稀倒也能勉强填饱肚子。

       不管冬天有多长,春天终究还是来了。

       土地承包责任制如同一缕春风,吹绿了荒芜已久的大地。

       阿爹和阿娘仿佛有使不完的劲,早出晚归侍弄责任田。到了收获季节,家里的粮仓装满了粮食。一家人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屋顶上炊烟飘荡的时长和浓度就说明了一切。



       下午放学后,在家后面的山坡上,刘根就感到了异样。照理,还不到晚饭时间,可屋顶上却升起了炊烟。

       刘根满怀狐疑地走进家门,只见一个穿着洋气,戴着墨镜的男人坐在客厅里,和阿爹有说有笑地聊着。

       见了刘根,墨镜男人站起来,摘下眼镜,眼里露出惊喜的神色。

       阿爹站起身,抚摸着刘根的脑袋,指着男人道,根儿,这是你爸。

       刘根听了,一下子懵了,躲到阿爹身后,探出头怯怯地打量这个陌生男人。虽然上学前老听玩伴们喊自己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但在阿爹、阿娘多次操着棍棒虚张声势的穷追猛打和大声责骂下,近几年再也没人那么叫他了。

       阿娘从后面的厨房里走出来,弯下腰柔声地说,根儿,他就是你的亲爸。乖,喊爸爸。

       刘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扑进阿娘的怀里,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襟。

       阿娘笑了笑,对那男人说,孩子在山沟里生活,没见过世面,慢慢熟悉了就好了。

       男人点了点头,朝阿爹阿娘深深一鞠躬,说,十年了!大哥、大嫂恩重如山,小弟就是当牛做马也难以报答!

       阿娘嗔道,看你说的,外人了不是?根儿难道就不是我们的儿子?

       吃饭的时候,男人看着刘根,对阿爹阿娘说,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生活条件也好了。我这次来,是想把根儿接走。

       阿娘停下筷子,抹了一把眼泪,叹了口气,说,我们一把屎一把尿将根儿养这么大,不是亲生的也胜似亲生的。说实话,我们内心舍不得呢!可是,你毕竟是他的亲爸,我们理解。

       刘根坐在地上大哭,哥哥、姐姐们也陪着他大哭大喊。

       在镇上的汽车站,刘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阿爹、阿娘也是泣不成声,大哥和二哥甚至捡起地上的大石块,咬牙切齿地说要砸死那个抢走弟弟的臭男人。

       阿爹、阿娘,我不要离开你们!刘根从车窗探出头来,泪水弄脏了他的小脸。

       根儿,要记住桃花源的水土养过你!要记住这里有你的爹和娘!阿爹、阿娘追着飞驰的汽车,声嘶力竭地呼唤。



       上海的繁华是刘根无法想象的。白天车水马龙,人似潮涌,夜晚霓虹闪烁,娱乐场所歌舞升平。这与桃花源的静谧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仿若两个世界。

       父亲的家装修得富丽堂皇,一尘不染。那个父亲让他叫阿姨的时髦女人,说话极其轻柔,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可是,在这个家里,刘根却感到窒息一般的压抑,极不自然,仿佛有一堵墙横在他们之间。特别是在吃饭的时候,他的这种感觉尤为明显,他嘴里发出的声音,似乎搅得空气异常不安,抬起头来,发现父亲、阿姨和妹妹都放下碗筷,静静地看着他,眼睛里透出异样的神色。

       母亲的家也去过几次。虽然母亲极力与他亲近,但刘根却无法走进她的心里。叔叔和弟弟非常客气,但刘根却总感到他们的笑容是那么地生硬,似乎缺少一点什么。

       一次半夜醒来,刘根听见隔壁母亲的房间里传来低泣声。母亲压低声音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要说错,都是那个时代的错,孩子是无辜的。况且,他跟了他的父亲。

       刘根失眠了,想起了阿爹、阿娘、哥哥和姐姐,还有那些跟自己一样满山疯跑采覆盆子的玩伴们。桃花开了么?桃花江的鱼儿,又啜了谁的脚板,痒得他在水里狂奔大笑不已?谁会将桃花编成的花环,戴在邻家妹妹的头上?

       泪水一次次淋湿了刘根的枕头。

       刘根曾多次偷偷跑到火车站,但一次次都被父亲追了回来。有一次从车站后门混上了火车,列车员查票时查出了真相,被车站派出所送回了父亲的家。



       一眨眼小学完结了。一转眼中学过去了。再一转眼大学毕业了。

       父亲身体不好,哮喘病日益严重,常常咯血不止,自己创办的农产品贸易公司的经营也受到极大的影响,出现了巨额亏损。

       刘根接过父亲的公司,带领员工治理整顿,开拓市场。经过几年艰苦卓绝的努力,公司不仅起死回生,而且在上海的同行业中夺得头把交椅,成为业界的明星企业。

       对此,父亲极为欣慰。


       尽管在上海生活了这么多年,刘根却怎么也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总觉得自己是外地人,浮萍一样难以扎根,无法水乳交融地汇入大上海。他的耳边总有一种声音在呼唤他,尤其是在有了空闲的时候,那声音越发强烈,越发清晰。

       是桃花源在呼唤!刘根心里明白。

       想到阿爹、阿娘和哥哥、姐姐,以及桃花源的山山水水,刘根就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这种无尽的非人的折磨,宛如一把利刃,在剜割他的心,让他鲜血淋漓,疼痛难当。

       当他泪流满面地把自己要回桃花源想法告诉妻子和儿子的时候,他们沉默半晌,继而异口同声地表示支持。



       桃花深处,锣鼓喧天。

       刘根的桃花源农产品开发公司成立了。

       在一片热烈的目光中,春风满面的刘根站在台上,对着台下深情地说,我是桃花源的儿子,桃花源养育了我。现在,该是我反哺她的时候了!

       刘根从台上走下来,带了妻子和儿子,走到阿爹、阿娘和哥哥、姐姐面前,一家人紧紧地抱成一团。

       天空澄碧如洗,艳阳高照;地上万木吐芽,桃花竞开。

       哦,这温暖的人间四月,这绚丽缤纷的桃花!


                                                                                            2017年3月12日,无锡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抽空花了三个多小时,拼凑一篇支持活动。请各位砖家批评。
发表于 2017-3-12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给老师上茶。热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3-12 11:02
我先给老师上茶。热茶

辛苦枫版!今天周末,我请你喝酒
发表于 2017-3-12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跨度够久,一下子写了三个时代,足见笔力之强劲和思维的逻辑条理性!
发表于 2017-3-12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我觉得可能问题也就在这里,时间跨度长,也就容易写得不够精细了吧。
发表于 2017-3-12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老师,加你好友交流如何?
发表于 2017-3-12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土地越远,身边越噪杂,内心越浮躁。
散文般的笔法,浓烈的乡土情怀。
我也想有块地,为它鞠躬尽瘁。
发表于 2017-3-12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太长容易神散,感觉浓缩在某个时段好
发表于 2017-3-12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令人感动的一篇小说!问好!
发表于 2017-3-12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土难离啊!游子对故乡的眷恋,对养父母的感恩,对兄弟姐妹的情义,对那篇桃花源的魂牵梦绕,让他义无反顾叶落归根,致力家乡建设,谱写一曲感人至深的乡土谣。
发表于 2017-3-12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作者,晌午好!拜读大作,深有感触。
发表于 2017-3-12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诗如歌,春意盎然,好文笔总有耐读处,喜欢!唯美中稍有不足,时空跨度大,散了点儿。或为抬顶征文活动,发稿急了点儿,提升空间宽敞。
发表于 2017-3-12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拜读,细细品味。
发表于 2017-3-12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桃花源里亲情爱情乡情友情故事多,作品里奏鸣着时代的声音,充溢着乡土气息,飘荡着桃花的芳香。感恩反哺,建设家乡,正能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20 00:27 , Processed in 0.078427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