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06|回复: 38

[原创] 【人面桃花】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5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夏冰 于 2017-3-15 15:08 编辑

  

  1


  离开存车棚上楼时,天已黑了。人们不会注意到我慢吞吞走在后面。事实上我已谋划良久,一直以为比较棘手,不过现在看来,还不至于怎么复杂。是自己想得复杂了。


  在彻底抛弃原有生活之前,我不敢轻举妄动。这也说明我不是个成大事的人。很久以前就有人跟我说,你呀你,不是个成大事的人。我还不以为然,还气恼。气恼什么呢?事实证明了人家说得没错。


  这个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跟我说实话的家伙,名叫王大伟。王大伟长得人高马大,跟他的名字挺匹配,高大伟岸。嗯,这家伙不知道好歹,当人们这样似是而非夸他的时候,他就咧开他厚实的嘴巴子傻笑。你个傻蛋。我十分不屑。现在想起来,其实人家一点儿也不傻。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傻蛋。


  2


  新的一天不慌不忙来临。那只猫已经开始在窗外呢喃似的叫,像是撒娇。当然了,它应该叫,春天了嘛,桃花开了嘛。万物勃发,春心荡漾,这才是人之常情。


  它总喜欢这样叫,轻声细气的,像一个贤淑乖巧的女孩子。嗯,不错,我常常由这只猫想到一个人,就是红。红正是一只猫。红拥有一只猫一样的性情。红是一个伶俐乖巧的女孩,她是少数给我特殊印象的女孩之一,她的质地具有那个时代特有的光彩。你无法准确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就变了味道。有时候,她的慵懒,温柔,跟一只猫相比,没什么两样。


  3


  跟王大伟认识,是二十年前我们结伙去大桥上看枪毙人的时候。那是八三年,我们一帮新进厂的小年轻,二十岁上下,浑然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事情都想试试,都想看看。当然杀人这事是不敢轻易试的。所以只好去兴冲冲看杀人的人被杀。


  那是一个瘦弱而又胆小如鼠的家伙,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杀人的。他脸色死灰,一路跌跌撞撞,两腿老要打弯。两个武警一左一右拖拉着他往前走,他才不至于跌倒。说是武警押解着他,倒不如说是扶着他。而且这家伙洋相出尽,走着走着就给吓尿了。那是一个大夏天,单衣薄衫的,眼瞅着他裤管里哩哩啦啦淌下尿水来,围观的群众就一阵欢呼:哎呀,尿啦!尿啦!


  当那“砰——”的一声枪响过后,人们就纷纷扭头往回返,半路上有一个人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说:你东西掉了。


  我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大个子站在自己面前,傻笑,他手里拿着一枝钢笔。这就是王大伟。


  那枝钢笔是我的心爱之物,我托一个好哥们从上海捎回来的,我用它胡写乱画,写一些假模假样的所谓诗歌哗众取宠,企图博得女孩青睐。那时我还是单身汉一个。它本来是插在我上衣胸前兜里的,不知道咋就挤掉了。还刚好被这个傻大个看到,而这个傻大个还是一个好心人。


  于是,返回去的路上,我冷落了其他伙伴,一直跟这个大个子说说笑笑走回去,搞得伙伴们很有意见,认为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家伙。


  我和王大伟最初相见的一幕,就是这样的。如果不是发生了后面的故事,或许我跟王大伟的相遇就仅仅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小插曲,没什么可提说的。事实不然。王大伟这家伙就像是磁铁一样,把他跟我紧紧地吸在了一起。以至于在他死后若干年,还阴魂不散,让我无法释怀。


  4


  我们这个纺织厂,女工实在是太多了,她们一个个就像是蝴蝶一样,时刻招逗着我们这些愣小子。那年,厂礼堂举行五一晚会,我刚坐下,就发现身旁坐着个女孩子,一条大辫子耷拉在她胸前。王大伟跟上我蹭晚会不说,还不知好歹,非要跟我换座位。我不肯,就造成了一阵子骚动,引起了周围人们的不满。当我们为她发生争执时,她并没有加入进来,而是十分乖巧地静眼旁观;而整个看晚会的过程中,女孩也是悄无声息地观看着节目。她的安静绵顺,让人放心。


  从那台晚会后,厂里碰到她,她总要跟我打招呼,有时是微微一笑,有时则是一声“嗨!”她的眼睛里闪耀着让人心动的光彩。我不能盯着看,但又不能不看。然后,我知道了她叫红,在准备车间掏综组三倒班。她的出现,让我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多了一抹玫瑰色。


  多少年来,我每每怀着十分欣悦的心情,注视着时光深处的那个红。她的笑靥,她的撒娇……都是她的。她的。这是多么令人欢喜的一件事。它们明明白白摆在那里。就算是我忽略了,忘掉了,也没关系,它们照样还在那里。从来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个事实。从遥远的时光这头,一眼望去,那些点滴还是亮闪闪,暖洋洋,有着殊异于其他物事的光泽,和温度。是啊,熟悉的光泽,与温度。当时光远去,当岁月催人老,当我们有好多事都费力地想半天都毫无印象,你还能怎么样?拥有的,始终拥有;失去的,永远失去。凭个人的能力,无法改变什么。一切水到渠成,一切如水汪洋。


  5


  已经是花红柳绿的时节了。暖洋洋的春风整日吹啊吹,吹得人心里发腻。


  窗外,那只猫又在叫了。细声细气的叫。我探身去看。这是一只浑身黄白相间的小猫,长得眉清目秀,面容姣好。此刻,它正在院子里那株桃树下,转圈子逮自己的尾巴玩。要么就追打那些飘落下来的粉红色的桃花。不知曾经是谁家的娇小姐来着,忽然有一天,就沦落成流浪猫的一员了。


  6


  当红甩着她标志性的大辫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时,那真是一个奇迹。因为从我小时候起,一直看惯了女孩们普普通通的辫子,一般是两条,不太长不太短,不怎么粗不怎么细,晃荡在她们脑后,搭拉在她们肩头。走在大街上,显不出你,也显不出她,千篇一律,叫人心静如水。而红的大辫子则不然,我只是在戏台上看到过这样油光水滑的大辫子,比如小常宝的,李铁梅的。我是多么想伸手去摸一摸啊,不知那感觉是怎样的。不过明明知道那都是假的,所以也不怎样觊觎。红这条大辫子就不同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辫子啊。


  这个红,也是长得人高马大,活脱脱就是王大伟的孪生妹妹。这样的高个子配这样的一条大辫子,简直是天造地设,没什么不合适的了。如果能摸一摸红的大辫子,就好了。我常常津津有味地沉浸在自己对红这条大辫子的遐想中不可自拔。至于王大伟和其他男孩们心里是怎样的情形,我懒得理会,也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想。


  慢慢的,红在班后,会到我们单身宿舍串门。她的到来,成为节日莅临一般的事情。我们以尽量不显邋遢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但再怎么收拾,宿舍里,我们自己,还是显得十分邋遢。我只好假装不在意地注视着红隐隐约约的微笑。红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校园时光,但是讲得不多。更多时候是听我们乱侃。我向来笨嘴拙舌,所以准确说,更多时候是王大伟说,我和红听。他厚实的嘴唇却能说出一套一套的“典故”来,逗得人哈哈大笑。


  红就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总会利用假象让你迷惑。听着王大伟口若悬河的尽情“演说”,她只是微微笑着,脸颊上一片酡红。我跟王大伟故意戗戗,成心造成一种紧张局面,好舒缓在红面前的局促。不知我的这点心思是不是会让红以及王大伟识破,我自己是深陷其中,以至于忽略了红偶尔的一些话语。她肯定说过一些什么的。不过一切成烟成风。


  7


  嗯,王大伟这家伙,有事没事就骑着他的本田125,来找我玩。他是县农贸局下属公司的正式员工,常常上班没事干,就东游西串。后来我才明白,他是有企图的。他根本上就是心怀叵测图谋不轨别有用心的。我纯粹就是他的一个筹码,一个桥梁,一个棋子。我这个傻蛋居然就叫他给骗得昏天黑地迷五倒六戒心全无。


  哎,一些日子过去,我与王大伟这家伙形成了相对牢固的兄弟关系。怎样的一种牢固呢?彼此见了面感觉亲切,说什么话都能行,无论是上街闲转看女孩,还是躺在单身宿舍床上侃大山,都没二话,都不腻歪。我们甚至隔一天不见就感觉不对劲。一见面必须到“老刘小吃”喝酒。当然是王大伟花钱。在这方面,王大伟显得十分大方,而且也算一种狡猾。他把他的小九九装在他肚子里,表面上给了我真实的感染力,让我不得不一步步跟他靠近,感觉不可须臾分离。


  8


  真的,红总是以她别具一格的亮点呈现。我们的视野里总能看到一个活泼有趣的红。她的眸子是那样亮。清澈,纯净,柔软,如水。我在她亮眸的照耀下,目眩神迷,心乱至极。红喜欢笑。那是腼腆的浅浅的笑。在红的笑里,我看不到她的真实心思。有好多次,我利用跟红说话的机会,想具体做点什么,比方说,趁机摸摸她的那条大辫子,再比方说,趁机摸摸她的手……但是我只是把这些念头在心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随着日子推移,我发现,红笑起来,胸脯子会一抖一抖的。那常常是因为王大伟说了什么特别逗笑的话。我的心好像有什么牵拉着,兀地疼了一下。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若干年后,在一本书里读到了“她笑得花枝乱颤”这句话,就想起红来。感觉这正是红的写照。


  红笑起来,胸脯子一抖一抖的。我瞅一眼,就赶忙扭开脸。脸上火辣辣的。你知道,我生性腼腆。何况还是面对红那一抖一抖的胸脯子。我把目光长时间放在她脸上,她胸脯上,心里头翻江倒海,嘴上却不发一言。多少年过去了,一来就能看见红一抖一抖的胸脯子,伴随着她肆无忌惮的大笑。现在我明白,关键时候,是应该说出来的。你光在心里藏着,别人是不知道的。所以,红笑得一抖一抖的胸脯子,就烫伤了我的眼睛。尤其是,红一点不忌讳王大伟那充满邪恶意味的眼神。是王大伟给她施了什么法,还是她原本就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乖巧纯净?


  9


  我不知道王大伟跟红是怎样搞到一起的。他俩那神情,眉眼,说话的语气,都明白无疑地告诉了我些什么。我意识到哪里不对了。那些蛛丝马迹很能说明问题。我想了又想,也不明白。从这件事上,便可知,我真的是一个傻蛋,货真价实的大傻蛋。若干年后,我把事情捋一捋,再捋一捋,好像明白了,又好像还是不大明白。这更说明了自己,真的是傻透了。


  还有一件事,至今我无法原谅王大伟。


  不管怎样,那天,他不该跟红提及那个话头。当时我恰好有事出去了,留下红跟他,还有几个伙伴们在我宿舍里。不知咋回事,有人提起了看毙人,你说王大伟他有多傻啊,就跟红提起了我们去大桥上看毙人那个事。更要命的是,王大伟对脸色苍白的红置若罔闻,仍眉飞色舞地絮叨那个可怜的家伙是如何面如土灰提溜不起腿来被人拖着走。当他说到那家伙尿了裤子时,居然哈哈大笑起来。


  那天,红不等我回去,就离开了。


  当从王大伟口中断断续续知道了这件事时,我的直觉就是,坏事啦。可怜王大伟还手舞足蹈,滔滔不绝,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给了他一个干脆彻底的白眼。他愣在那儿,眼睛还一翻一翻的,半天缓不过劲儿来,好像真的是傻了。


  从王大伟跟红说起我们那次去大桥上看枪毙人后,第二天,红就从我们中间消失了。当然,厂里还是能看到她的,只是,无论我再怎么涎着脸皮搭讪,人家也是冷若冰霜,视我如无物,比陌生人还陌生人。


  谁也想不到,那个挨了枪子儿的家伙,居然会是红的亲哥哥。


  10


  有一段日子我日不思食,夜不能寐。脾性焦躁的我越发焦躁。心里头的乱,没法形容。我把越来越多的火撒给王大伟。这家伙好像也有所感,甚至惭愧,有一阵子,自觉地来得少了。


  终于,我如期施行了自己的计划。王大伟做梦也想不到,他最终会栽在我这个他所谓的铁杆哥们手里。对,我们是亲如兄弟,这不假。但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这是他该得的。他应该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王大伟总是骑着他的本田125来找我们。一年多过去,他跟我的那帮狐朋狗友也差不多都熟惯了。那天晚上,恰好一个要好的哥们儿病逝,得到消息,当晚我们便去看望。到了这个不幸的哥们儿家所在小区,当王大伟他们存好车,往存车棚外面走时,我故意磨磨蹭蹭走在最后。这家伙对我毫无戒心。我认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那辆整天载着王大伟东游西串的本田125为我立了大功。我不说,世界上谁也不会知道。为了红,让我做什么,我都毫不含糊。所以,当离开哥们儿家走了不多远,我和大家在公路上看到猝不及防地摔得惨不忍睹面目全非的王大伟时,我心里竟然难掩隐秘的得意。当然,也有隐隐的痛惜。


  我们七手八脚把王大伟送到了县医院。很显然,那已经是多此一举了。


  11


  窗外,那只小猫又在叫了。它总是轻声细气地叫,像一个贤淑的女孩子。嗯,不错,我常常由它想到红。红正是一只猫。喜怒无常变化多端的猫。常常,瞅着这只猫,我就愣神儿。这只小猫的眸子,清澈,纯净,柔软,如水。你看着,心就化了。


  起风了。院里的桃树下,一地落红。醒目的红。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交作业。敬请各位大神指正!
发表于 2017-3-15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到。夏版
发表于 2017-3-15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饭后,拜读。勿急
发表于 2017-3-15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种叙述风格!欣赏并回味这种友情与懵懂的爱情穿插着的故事......
发表于 2017-3-15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细读,学习第一
发表于 2017-3-15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收悉,已上征文专题链接。作品待仔细研读慢慢品味学习......
发表于 2017-3-15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回家,夏版吉祥
发表于 2017-3-15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人喻猫贯穿始终形象而贴切很含蓄的情恋故事人物形象鲜活,个性突出真实再现那个时候纯洁的恋情。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致谢。辛苦啦!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急。保重!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斌 发表于 2017-3-15 11:56
喜欢这种叙述风格!欣赏并回味这种友情与懵懂的爱情穿插着的故事......

致谢晓斌老师的喜欢和真诚指正。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3-15 16:15
晚上细读,学习第一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7-3-15 17:56
作品收悉,已上征文专题链接。作品待仔细研读慢慢品味学习......

辛苦老师了。问候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18 16:03 , Processed in 0.07241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