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30|回复: 47

[原创] 【人面桃花】试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程贤富 于 2017-3-21 13:37 编辑

    张思杰向李幺妹提出结婚,李幺妹说,这个,我作不了主,你得问我妈去。

  张思杰又去问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推托说,这个,我也作不了主,你问幺妹她爸去吧。

  当张思杰去问幺妹她爸时,幺妹她爸又把皮球踢回了原点,你跟幺妹商量着办就行。

  听话听尾音,张思杰听出李家并不是不同意他们结婚,而是对他有个无理的要求。至于是什么要求,张思杰请他们明说明报,他们却守口如瓶。张思杰把这个情况原原本本地转告给母亲,母亲听了,沉默了半晌才说,是李幺妹变心了。接着母亲便骂起李幺妹来,说思杰给你们家已经拜了十七个年,吃过十七个节了,背礼品把扎花布袋也背烂了好几个,你李幺妹想结婚就结,不想结就不结呀?没那么简单的事。如果你攀了高枝,就退我们王家的衣服和彩礼钱。我们有了核桃,未必还找不到捶核桃的木棒呀?

  说李幺妹变了心,张思杰一百个不相信。他和李幺妹同到鼻孔出得气,屙屎打得粑粑吃。再说,李家也在积极筹备婚事。床、衣柜和柜子等,七七八八加起来一共有十几抬陪嫁,早就加工好了,还用红墨粉涂抹过。不光陪嫁加工好了,连制作糖块的苕麻糖也熬好了。李幺妹见张思杰去了,就手拿筷子偷偷走进卧室,在一个瓦罐里搅几搅,搅了鸡蛋大一砣苕麻糖粘在筷头上,走出卧室。张思杰伸手去接,李幺妹却将筷子一晃,直接把苕麻糖塞进了他的大嘴。张思杰吧哒吧哒地吃了起来。李幺妹见了他狼吞虎咽的样子,便在一侧抿口抿嘴地笑。等张思杰吃完了,李幺妹才问,好吃啵?张思杰连连点点头,好吃,好吃!还想吃啵?想,想得很呢。想就听话点噻,李幺妹丢下这句话,扭身去灶房了。

  张思杰和母亲正在讨论婚事时,村支书却趁空串门来了。村支书在门外站了一小会儿,毛风毛雨地听到了母子二人的谈话,他一进门便提醒说,假若张思杰想结婚就宜早不宜迟。据可靠消息,省里的计划生育条例,从明年一月一日起执行,到时青年男女的婚龄都将分别提高三年。也就是说,男方从原来的二十二岁提高到二十五岁,女方从二十岁提高到二十三岁。距条例的执行还有一个多月,要结婚也还来得及。

  张思杰的母亲听到这番话,便立即吩咐张思杰前去李家,正式提出结婚一事。她说,延长三个月还可以考虑,三年是等不起的。早栽秧子早挞谷,早养儿子早享福呢。

  村支书建议说,谈婚论嫁对于农村人来说,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通过媒婆好说话些。

  张思杰的母亲说,他们家请的这个媒婆太不像话,她每跑一次路,起码要思杰给她下十天蛮力,还美其名曰,这是换工。每逢有事,思杰都是自己跑成以后,再请媒婆走个过场。

  村支书说,那就随你们的便,我只是建个议罢了。

  临行时,母亲还给张思杰支了一招:趁他们一家三口都在场时提,这样一来,他们便不好你推我,我推你了。

  张思杰五岁时就跟三岁的李幺妹订了亲。当时,有人劝张思杰的母亲说,订这么早恐怕不妥吧?

  张思杰的母亲回答说,选儿媳如买水果,卖的人是选完卖完,买的人下手晚了,肯定就讨不到好果子吃。

  其实李幺妹并不是家中老幺,是当地人喜欢把漂亮女孩称作幺妹儿。幼时的李幺妹,并不出众。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现如今,李幺妹出落得面如桃花,粉嫩嫩的,红扑扑的。一头齐腰秀发又黑又亮,瀑布一样披在背上。走起路来腰肢一扭一扭的,宛如春天里的柳枝在迎风摆动。看到今天的李幺妹,人们无不称赞张思杰的母亲当初眼力好。张思杰的母亲听到这话也毫不谦虚地夸耀自己说,这你们就不懂了,女孩看极小,马儿看蹄爪。

  打订亲以后,王家每年都要给李幺妹儿缝两套衣服,一套冬装,一套夏装。来而不往非礼也,李幺妹则每年给张思杰回敬一双千层底的布鞋。每年的春节、端午和中秋三大节,还有李幺妹父母的生日,张思杰都必须携重礼前往。开头几年,张思杰还没有扎花布袋高,都是姐姐背着装有礼品的布袋,领着张思杰前去。李王两家中间相隔一座大山,小半天的路程,在山区来说,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有时张思杰的脚走痛了,他就赖在地上哭鼻子。这时候,姐姐不仅要替张思杰背着礼品,而且还得背上张思杰这个人。

  张思杰发蒙上学以后,有一年的中秋节恰巧碰在上课期间,节前,他去向老师请假。

  老师问,你明天有什么事?

  张思杰的脸一下子就红齐了脖根,全班同学也一齐哄堂大笑起来。

  老师责备那些哄笑的学生说,有什么值得好笑的?

  张思杰的同桌向阳站起身来说,老师,明天是中秋节,他要去看媳妇呢。

  老师翻眉翻眼地把他看了几眼,而后挥挥手说,行,去吧。

  教室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张思杰尽管与李幺妹来往了十几年,可他们却连手也从未牵过。有一次,张思杰领着李幺妹去裁缝铺缝衣服,中间要途经一块包谷地。那块包谷长势旺盛,人穿行在其中连头都冒不出来。张思杰打算走到包谷地当中时,便暗暗牵一下李幺妹的手。假若她不反抗,他甚至还有更进一步的打算。走到包谷地当中了,张思杰刚一伸手就突然听到包谷林里有人喊,幺妹,你把衣服尺寸比好了,就赶快回家嗬!

  张思杰转过头一看,是李幺妹的母亲。

  李幺妹的母亲穿件花布袄子,个子不高,但生得很墩实,就跟冒出地面的一棵胖白萝卜那样,上下一般粗。要是没有这种关系,他张思杰连正眼也不会瞧她的。现在她养了一个漂亮女儿,张思杰见了就得毕恭毕敬的,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她就是放个臭屁,张思杰还要说它香才行。

  张思杰到了李家,李幺妹的母亲知道他为何而来,但却绝口不提。

  张思杰按照母亲的吩咐,趁一家三口都在桌上吃饭时,他就把结婚一事正式提了出来。他还把村支书关于年内不结婚,明年省计生条例实施以后,得推迟三年的事也一并说了。

  然而李家人好象都没听到张思杰所说的话一样,依旧各自吃着饭。他们边吃还边谈论谁家又拆了大瓦房,打算盖水泥洋房了。谈到兴头上,李幺妹的父亲还感叹说,土地下放到户才短短几年,村里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这得归功于党的政策好。吃完饭,一家人相继都下了席。

  李幺妹和母亲离开饭桌以后,便炒起了秋天里收集起来的苋菜籽。苋菜籽圆圆的,比油菜籽小得多,放在烧得总半红的铁锅里,只要看到它轻轻动了一下就说明它熟了,得赶快翻动,不然就有煳味儿了。炒熟的苋菜籽加苕麻糖拌匀,再倒进木升子压成四方饼,再切成巴掌大的小块,最后就成了美味的喜糖。它咬在嘴里嘎嘣嘎嘣地发出一连串脆响,那响声虽然细小却有点炸耳心。但它入口即化,口感好极了。

  苋菜籽炒熟了,李幺妹的母亲就去卧室端苕麻糖。她把瓦罐端在手里,感觉轻了许多,就歪起罐子一看,果然少了些。她不禁生气地说,幺妹儿,你偷了嘴的嘛。李幺妹说,你说的么子我听不懂。母亲说,你心中有数,我心中也有数。李幺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张思杰的脸也跟着红了。

  李幺妹的母亲切好糖块,顺手递给张思杰一块。张思杰见李幺妹母子二人在做喜糖,可又不同意他们结婚,未必真如母亲所料,幺妹儿变心了呀?自己的喜糖变成了他人的喜糖,他无论如何吃不下喉了,于是他气粗粗地说,我才吃饱饭,肚子装不下了。

  李幺妹的父亲吃完饭,又坐在桌边抽了一支旱烟。离开饭桌准备下地薅草时,他才面对张思杰,从牙齿缝里轻声挤出这样一句话,请媒人来说吧,有些话我们当头抵面不好说。

  张思杰听到这句话,又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张思杰径直来到媒婆家。此时媒婆正在地里抢挖红苕。过了霜降节气以后,假若红苕还不挖回家,就得冻烂在地里。张思杰还未开口,媒婆就像他肚里的蛔虫那样,猜中了他的全部心思。见了张思杰,她的眼睛笑得像豌豆角,说思杰,你想结婚想疯了吧?你帮我把地里的红苕全部抢回家了,我带你到李家求情去。

  张思杰脸红颈涨的没有作声,表示默认。

  媒婆又继续说,其实结婚这件事,你再拖三年也无所谓,真正拖不起的是李幺妹。屋大有漏,女大有丑。李家把养大的女儿搁在家里,万一出了事,出的是他们李家的丑。将女儿交给你们以后,嫁出门的女儿,泼出门的水,再发生的任何事就与他们无关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张思杰说,您说得对,但是夜长梦多,还是结了稳当些。挖红苕的事就这样定了,我先回家跟父母说一声,再过来帮您。

  张思杰的父母听说后也肩扛锄头,随张思杰来到媒婆家。他们早晨天不亮就上工,晚上掌灯时分才收工,他们用三天时间,集中火力将媒婆家的红苕全部挖回家了,媒婆才高高兴兴地领着张思杰来到李家。媒婆和李幺妹的母亲耳语了一阵之后,就把张思杰叫到屋外竹林里说,我猜中了,李家对结婚一事并无意见。但要求你当着他们全家人的面,作出口头承诺。

  原来当地风俗,结婚的头天晚上,新郎和新娘是不兴干那种事的。他们认为头天晚上女方的送亲客还没离开新郎家,新郎就和新娘干那种事,事情发生在新娘的身上,却丑在送亲客的脸上。为了杜绝发生那种事,有的新娘头天晚上干脆就跟送亲的女客睡在一起。也有性格强硬的新娘,丢一床铺盖给新郎,让他在床前的榻板上冷冷清清地过一夜。

  张思杰对媒婆说,房门一关,只有天知地知,还有新娘和新郎知道,干没干那种事,谁晓得呢?

  媒婆说,新郎和新娘头天晚上干没干那种事,过来人一看便知。做贼的心虚,偷腊肉吃的口渴,新郎和新娘干过那种事,第二天早晨见了人,脸上必然就挂不住。

  张思杰说,我答应他们的要求,结婚的头天晚上,我连手指甲也不碰李幺妹一下。男子说话三十六牙,说话算话。

  见张思杰满口满认了,媒婆又宽慰他说,结婚了,李幺妹就是你砧板上的肉,过了这一晚,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君子坦荡荡,不在慌忙上,你说是不是?

  张思杰点了点头。

  媒婆领着张思杰,当着李幺妹一家三人作了口头保证。然后还和媒婆一道,请村中的先生看了个黄道吉日,紧接着就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张思杰向父母作了说明。张思杰的母亲表示理解。她说,我和你爸,你爷爷和奶奶结婚时也都是这个风俗。不过,这些旧风俗,现在绝大多数人已经不再遵守了。既然李家还看重这一点,你依他们就是。

  张思杰想从母亲嘴里,抠出他们是怎样熬过那一晚的经验,母亲却摆出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他就不好深问了。

  张思杰想到,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跟日思夜想的李幺妹天天厮守在一起了,他便激动得滚出了几滴热泪。张思杰的母亲见了,以为他在提结婚的过程中受了委屈,便安慰他说,古人说得好,抬头嫁女儿,低头结媳妇。李家人一口肉一口饭地将女儿养到二十岁,然后白白地送给了我们,他们心里舍不得,因此总要提一些苛刻的条件来为难我们。这种感情其实还是可以理解的。就是一条狗,多喂几年,喂出感情来了,人家也舍不得送人嘛,更何况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呢?

  张思杰说,我这几天没受委屈。我是在想,您们辛苦劳碌十几年为我建好了婚房,而今又为结婚的事操着心,一辈子没消停过,我心中抱愧。

  张思杰的母亲说,这是父母的应尽之责。莫说空话了,赶快洗脚睡觉去。

  张思杰洗过脚,就回卧室躺下了。他身下这张木床,是他奶奶的陪嫁床。爷爷奶奶过世之后,这张木床便暂时归他使用。床前那个木榻板,一踩就吱呀作响。这木榻板长与床齐,宽两尺左右,高不过二十公分,它的作用是助人上床睡觉。张思杰睡在木床上猜想,爷爷结婚的头天晚上,是不是在这榻板上过的夜呢?也许是,也许不是。

  在榻板上过夜究竟是啥滋味呢?今天我得亲自试试。张思杰把被子铺在榻板上,怀抱绣花枕头,直挺挺地躺了下来。那个枕头是李幺妹专门给他绣的,都睡过几年了,以前他没留意,今天他看出这枕上的一针一线,都非常慎重,都一丝不苟,不是幺妹用手而是用心绣出来的。他舍不得用它来垫油腻腻的脑壳了。他怀抱着它想入非非。他伸手摸摸,触觉告诉他,枕头上那朵鲜艳的桃花活像幺妹儿秀气的脸庞。他抬起鼻子闻闻,充实着秕谷的枕身好象有幺妹儿的体香。他的心开始加速跳动起来,跳着跳着就跳成了一团火。他双手越搂越紧,不料,一颗讨厌的秕谷钻出枕套,恰好戳在他的心口上。喂,幺妹儿,你在试探我的心吗?我可不是虚情假意的哟!幺妹儿,听马路消息说,现在大城市里的青年男女都时兴试婚,今天我俩也来试一回婚吧。幺妹儿,你这颗小毛桃,是我眼看着长大的。现如今你已长成一颗水晶晶、一碰就破皮的水蜜桃,今天我要打碗水来,先喝一口水润润喉咙,再把你整个儿吞进肚里去。幺妹儿,以前我可望而不可及,连牵一下手的机会你也不给,今天你终于投入到了我的怀抱,从此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说到这里,张思杰的意识忽然清醒了一下,那承诺像一条毒蛇趁此机会钻进了他的心。他说,幺妹儿,你睡床上,我睡榻板得了。我俩像两根丝瓜藤子纠缠在一起,不干那种事行吗?算了,我俩现在不试婚了。张思杰说完,就把枕头轻轻抛到床上去了。手里空了,思想包袱放下了,他又为孤孤单单地守着婚床的李幺妹儿担起心来。他越想心里就越难受,身子就不停地在床上烙烧饼。那时间就像是赤着双脚踩着针尖在过,他每过一秒钟似乎都比平时的一年还漫长。无奈之下他就产生了无聊,无聊之下他就对着床轻声喊,幺妹儿,幺妹儿。没有回音。他生气地掀开蚊帐,说,一层蚊帐算什么东西,你就是隔一座山,我今天也要把你找回来。张思杰又起身把枕头捡了回来。他紧紧地搂着绣花枕头,刚一躺上榻板,又想起了当初的承诺。想起承诺,他就后悔不已。嘴巴两块皮,说话不费力,说到容易,要做到真比孙悟空过火焰山还难。怎样熬过这难熬的一夜呢?不行,我得想出个万全之策,既让自己实践诺言,又让李家的亲戚保住面子……

  喜庆的唢呐哩哩啦啦地响了起来。吹唢呐的人腮帮子鼓起老高,连眼珠子也挣红了,像正在患红眼病似的。那拴在唢呐上的红布,也随着吹奏的节拍跳跃着。

  李幺妹听到由远而近的唢呐声,便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冲向母亲,哭着嚎着,我不嫁人,我不嫁人,我舍不得母亲。院子里的女人组成人墙,挡在李幺妹和她的母亲之间,把她强行推到张思杰面前,交给了他。张思杰见幺妹儿哭声虽大,却不见泪。倒是她的身子像个火球,隔个人也能感觉到阵阵热浪。他伸手抓她,几次都没抓住,她的手心里满是汗水,手指也像烧火棍那样烫热。

  迎亲的两人一组,分成了十几个小组,将红彤彤的陪嫁拴在木杠子上,搁在肩膀上,迈着轻快的步子,高高兴兴地吆喝着,叫嚷着出发了。抬柜子的两个人走在最前面,取新娘早生贵子之意。继而是松木衣柜,樟木箱子,木床和榻板等。送亲的紧随在迎亲的人马之后。走在整个队伍最后面的是新郎官张思杰。长长的人流像一群搬家的蚂蚁,行进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他们每到一处,沿途的村庄都倾巢出动。在那个年代,看看美貌的新娘,看看花花绿绿的陪嫁,是山民们唯一的乐趣。

  拜过天地,闹过洞房,坝坝宴开始了。

  张思杰前去给亲朋好友们敬酒时,一个人突然站起身来,紧握着他的双手说,思杰,祝贺你今天小登科!我们的小学同学,现在就剩我这个单身汉了。

  向阳,现在正值上课期间,你怎么不怕耽误课程呢?张思杰问。

  老同学的婚礼,无论多远,我也要赶回来沾沾喜气嘛。正在北京工业大学就读的向阳回答。

  你不顾舟车劳顿,从几千公里外赶回来参加我的婚礼,我非常感激,今天我们得好好喝一杯。张思杰说。

  从今天起你就告别了单身汉行列,我们是应该好好庆贺一下。但这个酒怎么个喝法,得先立个规矩。向阳说。

  专门负责给各位亲朋好友斟酒的村支书插话说,我们都知道向阳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出口成章。以前听私塾先生说过,古代有个什么人走七步就能作出一首好诗来。今天大家一起从一数到七,如果向阳作出诗来了,就归张思杰喝酒。如果数到七,向阳还没有作出诗来,就归向阳喝酒。大家说,这个法子好不好?

  众人一齐回答,好。于是村支书顺手拿来一个搪瓷盅子,倒了满满一盅烧酒。大家一起数着:一,二,三,四,五……

  才数到五,向阳就大声喊,停:上面一个口,下面一个口。新婚燕尔小两口 ,新郎不喝谁喝酒?

  大家一起高喊,好诗,好诗!张思杰喝酒!

  张思杰一仰脖子,一盅烧酒便底朝天了。

  在村支书带领下,大家又开始数数:一,二,三,四,五,六……

  大家即将开口喊七,以为向阳输了时,向阳又大声喊停:墙上挂着大红喜 ,思杰今天娶新媳 。远亲近邻来恭贺,一共坐了十几席。

  张思杰又一口气将整盅酒吞进了肚里。酒过三巡,张思杰说话吐字不清了。有人说,思杰不能再喝酒了。张思杰却不肯认输,他说,你胡说,我没醉,我脑子清醒得很呢。

  村支书拍拍手掌,先让大家安静下来,而后才说,张思杰还喝不喝洒,得征求大家的意见,一个人说了不算。大家说,向阳的诗作得好不好?大家一齐回答,好!妙不妙?妙!还要不要?要!

  村支书说,既然大家还要向阳作诗,也意味着还要张思杰喝酒。于是大家又一起开始数数:一……

  二还未喊出口,向阳就又叫了停:打的豆腐像砖头,杀的肥猪像牯牛。吃得亲朋和好友,两头都冒猪板油。

  我们才开始报数,向阳就喊停,说明他早就把诗作好了,这一首不算。有人提议,大家也齐声附和。

  向阳说,不算就不算。

  大家又数到五时,向阳又朗颂起了他的新诗: 鸡鸭鱼肉样样有,喝的还是苕渣酒。蔬菜水果不上席,赛过几多县和州。

  坝子里掌声如雷。在掌声中,豪气冲天的张思杰又将整盅酒一饮而尽。饮毕,他放下酒盅说,我要去解手。村支书说,行,先把内部矛盾解决了再往下说。

  大家一边小酌,一边等张思杰归来。

  久等不见人回,有人说,当心思杰醉了酒,一时踩虚了脚,滚进粪坑里去了。

  支书一想,此话有理,于是赶快派人前去查看。来人发现张思杰睡在厕所的蹲板上鼾声如雷,便立马回转身向大家报告了。亲戚朋友都一窝蜂跑过来,站在厕所外面观看,只见张思杰的脑壳埋在呕吐物里,一条大黄狗正在舔食。大黄狗舔完蹲板上的,接着又去舔张思杰嘴边的。酣睡中的张思杰以为有人在跟他逗乐子呢,他紧闭双眼,一面伸手掀开狗嘴,一面说,别逗哟!

  张思杰的手刚一缩回去,那狗又伸出长长的舌头去舔他的嘴唇。张思杰又一面伸手推开狗嘴,一面说,别逗哟!

  围观的人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笑够了,他们才把张思杰抬出厕所,用热水擦洗干净,然后把他安排在婚床边的榻板上睡觉……

  张思杰一觉醒来,梦梦糊糊地还未睁开双眼就叫了起来。幺妹儿,昨晚我故意醉得一塌糊涂,死猪一样在榻板上过了一夜,这个计策高不高?你们李家的面子都保住了吧?张思杰见没有动静,就睁开双眼看,映入眼帘的只有爷爷那张黑不溜秋的大木床。咦,我的幺妹儿呢?我的婚床呢?他看看身下的木榻板,又看看怀里仍然紧紧搂着的那个旧绣花枕头,长有青春痘的脸上不禁掠过一丝羞涩的红晕,他伸手将自己的红脸轻轻拍了几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16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标题字错了吧?
发表于 2017-3-16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成熟的描述手法,值得学习,再看。
发表于 2017-3-16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很厚实,先观赏,后细品。
发表于 2017-3-16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创作愉快!
发表于 2017-3-16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面桃花吧
发表于 2017-3-16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灯芯草 发表于 2017-3-16 09:52
沙发!标题字错了吧?

是的,打的五笔,没注意,感谢提醒。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7-3-16 10:00
小说很厚实,先观赏,后细品。

感谢鼓励,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打的五笔,没注意。问好妹子。
发表于 2017-3-1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得荣 于 2017-3-16 10:21 编辑

小说反映的是当地的一种风俗习惯,试婚,只是这种试法有点残酷,头晚不能与新娘同床,确实让人纠心。不过这里也有科学成份,大婚当夜新郎大都一肚酒精,确定不宜与新娘同房,万一怀个怪胎怎办?说句笑话。小说主题、语言、结构都不错 。拜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7-3-16 10:19
小说反映的是当地的一种风俗习惯,试婚,只是这种试法有点残酷,头晚不能与新娘同床,确实让人纠心。不过这 ...

感谢,问好。
发表于 2017-3-16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试婚,不错。似乎运用第一人称更好,更易使读者相信。
发表于 2017-3-16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借我和好友讨论的一段话来做个点评吧——
小说的韵味是什么?一个不算恰当的比喻,小说里的情节是糖的甜度,韵味就是各种口味,巧克力味的,奶油味的,还是椰子味的,酸梅味的?
比如你在读一篇农村题材的小说的同时,还领略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公序良俗,甚至有地方特点的迷信和恶习,程贤富的小说就有这样的特点,虽然他不是科班出身。
说得刻板一点就是,小说以人物为中心,不是把事件描摹清晰就完了。精彩的故事只是它的一个要素。人物当然要活动在尽量丰满的情节和充实的环境中,这些情节或环境当然必须是直接或间接为主题服务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0-23 17:44 , Processed in 0.072793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