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99|回复: 19

[原创] 周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8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sjby 于 2017-3-20 11:51 编辑

      周末的日子,闲散随意,谧安稳。早晨醒来,可以伸个懒腰,翻个身,睡“回笼觉”。可以爬起来,靠床上,翻手机,看“今日头条”里的世界。这些,我都喜欢。但我更喜欢的是,坐躺半坐,靠着靠背,叠起一摞靠枕,翻看自己在意的书。时间,好像是天上的云,有风时,动一动,慢慢飘忽;无风时,一脸呆萌,傻傻的凝滞着。而那风,是我的感觉。时间,又好像是一朵春花,你等得两眼发酸,却看不到任何变化,花苞还是花苞,就是不开给你;但在摄像机的快镜头里,它只一瞬就开得灿烂无比。只是,有些奇怪,摄像机展示给我们的,只有花开,没有花谢。
      金宇澄的《洗牌年代》里有一篇《锁琳琅》,写一个名为阿强的上海男人。阿强是一个平凡却尽得上海风味的上海人,从小时为隔壁的理发店送热水开始,一直与这家理发店纠缠不清。在与理发店纠缠不清的同时,是一个个如过眼烟云的女人。这些女人,在阿强的生命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点染着阿强的生活与生命。文的最后两段,看似平淡,细细思之却如醍醐灌顶:“阿强一直单身,一月在父母家混饭,有一点小积蓄,加上有限几个工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满足的。”“有一天,他对老板娘说,如果他是有妻小的上海男人,他这种条件,过普通人那种生活,肯定是早就白了头发的。”看到这里,突觉困倦,眯上眼。《繁花》里的小毛慢慢浮出来,“因为自己的纱厂‘压锭’、倒闭、转换好多岗位,然后做保安、做门房,泥沙俱下的时代,但不妨碍他们被同等层面的女人们重视。”金宇澄行文,不喜欢用句号,多是一逗到底。这,或许就是他理解的上海人的生活,永远慢缓缓地行进着,虽有短暂间歇,却一直延续下去,没有结束。或许,阿强亦或小毛,是上海男人的代表之一种,他们选择的生活,也如金宇澄的书写,慢缓缓地行进。只是,个体的行进,无法永恒,终会在生命终结时停止。
      与《锁琳琅》不同,《上海水晶鞋》写上海小家碧玉简和钟点工小凤。简“一直以自以为清雅脱俗——无论姿色,品位,时尚观,与这座城市一直是相配的。”而小凤“小眼睛、圆鼻头,因为年轻,还算唇红齿白。”一心想把自己嫁出去的简,遇到一位一心要娶一位上海姑娘的欧洲人,“简看看这些黑色硬毛,绵延到手背和手指上,黑熊一样坚硬的鬃毛……对这位卷烟男人,她根本毫无兴趣,攀谈几句,也就告辞了。”而小凤“要来这个外国黑熊的地址姓名,……一个月后,一个春风浩荡、冬眠苏醒的时刻,小凤嫁给了黑熊。”结果,历来以观人精准自诩的简,彻彻底底走眼了,“黑熊是北欧望族,他的名下有四座森林,六架直升机,养殖了虹鳟鱼的高山水库两座。”当年的钟点工摇身一变,成了贵妇。灰姑娘的那双水晶鞋,又一次在上海演绎出令人不知如何评说的故事。其实,任何人都有走眼的时候。只是有时,这走眼无关大局,不会影响多少;而有时,这走眼就特别令人难受,比如文中的简。如果说阿强亦或小毛的选择,重点在于对自己的认知;那么,简与小凤的选择,重点却在对男人的认知。两位底蕴完全不同的上海女子,面对未来的可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有了完全不同的结果。不知金宇澄只是在给我们讲一个他熟知的故事,还是要用简和小凤来给我们塑造上海女人的“典型”。如是后者,那么,上海,上海里那些“一直以自以为清雅脱俗——无论姿色,品位,时尚观,与这座城市一直是相配的”女人,就有些值得认真对待了。
      在《洗牌年代》里,只要是写上海的文,都有一种无穷无尽的上海味。我坐躺半坐在床上,看一会,眯一会。窗帘关得严严的,窗外纷繁的世事被推得很远。灯光明亮,差不多忘了是白天还是夜晚。目光游动,思绪游移,脑子里竟然全是上海。这上海,是金宇澄笔下的上海,是我实地体味过的上海,也是混杂着我想像的上海。东海之滨,几周前,或许有一只蝴蝶曾扇动过翅膀。于是,在今天的川东小城,我脑海里就扬起了温暖的风,不停不息,使我昏昏,难以昭昭。
发表于 2017-3-18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去看看人间草木。

点评

哈,汪曾祺的随笔有本印行的集子,就叫《人间草木》。简枫是叫我看这书?  发表于 2017-3-18 19:56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7-3-18 19:53
出去看看人间草木。

喜欢闷在家里看书。书里的世界,也是活灵活现的,有草木,更有人情世故
发表于 2017-3-18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rsjby 发表于 2017-3-18 19:55
喜欢闷在家里看书。书里的世界,也是活灵活现的,有草木,更有人情世故

你负了春光。沉浸颜如玉黄金屋。
发表于 2017-3-18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也。我是叫你踢落清晨的露珠,看暮归的鸦群西天的云彩。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有去看的,只是多在下午。上午一般不出门,呆在家里睡觉,看书。
发表于 2017-3-18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习惯,一边读一边思考一边记录,美文就这么出来了。钦敬。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聊才读书。
发表于 2017-3-18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女人的雅致、小资好像一直未变。不同的时代环境也改变不了她们吗?
发表于 2017-3-18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7-3-18 21:14
上海女人的雅致、小资好像一直未变。不同的时代环境也改变不了她们吗?

骨子里的,遗传。
发表于 2017-3-18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写心得,好有兴趣,拜读欣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7-3-18 21:14
上海女人的雅致、小资好像一直未变。不同的时代环境也改变不了她们吗?

的确如此,金宇澄的《洗牌年代》里也多次提及。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3-18 21:31
读书写心得,好有兴趣,拜读欣赏了!

偶我所得,聊记于此,算是一种记录。
发表于 2017-3-19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怎么样,周末终究是一个休闲的空隙,让我们随意安排。
发表于 2017-3-20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上海,是金宇澄笔下的上海,是我实地体味过的上海,也是混杂着我想像的上海。东海之滨,几周前,或许有一只蝴蝶曾扇动过翅膀。于是,在今天的川东小城,我脑海里就扬起了温暖的风,不停不息,使我昏昏,难以昭昭。
风雨的随笔,全然打开了局面,我指的是开阖的思维,奔逸的联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0-20 07:45 , Processed in 0.066693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