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78|回复: 50

[原创] 【人间四月】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9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风剑 于 2017-3-19 21:09 编辑

东北的四月,还没有关里的三月暖和。阳坡的雪早就化光了,隐隐出现些绿色;背荫坡的山林里,仍是积雪皑皑,白茫茫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刚毕业那会儿,我跟着周围的大哥哥去清林。由于没干过,总怕一组的涛哥嫌弃,我抡起大斧,拼命猛砍。

  涛哥连连告诉我,捡捡,砍砍。赶上个大树头,涛哥和我轮番砍,把带隔子垛得有一米多高,两三米宽。时间长了,我也能干着活和涛哥唠嗑了。

  闲暇,涛哥跟我聊起了打猎。

  “我托人办的购枪证下来了,正托人买新枪呢!”我很兴奋地说。

  涛哥连忙提醒道:“等你有了枪,千万别跟着人家去打围!弄不好……会丧命。”

  “为啥?”我忍不住追问。打围的都有狗,我可喜欢猎狗了,打猎时一定很刺激,咋能有危险!

  涛哥盯着我的眼睛问:“人家有狗,让你先开枪,你是不是得听?”

  我下意识点头,这是肯定的嘛。

  “那黑瞎子肯定直扑你。”涛哥拽起一根大枝丫,使劲扔带隔子上。

  “扑呗,不是有狗还有猎人呢?再说了,兴许我把黑瞎子毙了呢!”我砍倒歪歪着的小桦树。

  涛哥避开倒地的桦树,“怎么可能?”

  我搬起桦树,怔证地看他。

  他抿嘴笑道,“你没听说奥运会上射击运动员,最后那一射,都有脱靶的;还有犯心脏病的;他们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我扔完桦树,不屑地说:“那是他们太在意得失吧?”

  “那你不在意?人活着就没不在意的。要么说你短练呢。如果你冷不丁遇到黑瞎子,你能不激动?”涛哥摇头叹息。

  “那激啥动,开枪就打呗!”我霸气地说。

  “要么说你没经历过,你想象不出,冷不丁遇到猎物的心情。”涛哥回头瞅瞅,后面的哥几个也不紧不慢地砍着。

  他掏根烟点上,说:“我像你这么大时,去河边割草。草高,我又弯着腰,正割得起劲,突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抬头一看,跑过来个狍子。我赶紧蹲下,屏住呼吸。”说着,他真拿起镰刀,蹲在那模仿说:“狍子离我就到你那么远。”

  我估摸着,大约有两米多些。

  他饶有兴致地讲:“狍子停住,东张西望。”他的头跟着左右摇晃,学狍子的样子。

  然后他眼里泛起光,又模仿起自己来:“我透过草的缝隙,看得不是太清晰,可我的心,“扑腾扑腾”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浑身热血沸腾,那种激动的心情,比……比……洞房还激动。我攥紧镰刀,盼狍子再往跟前走两步。”

  我想不出洞房要激动什么?想问又不忍打断他。

  他边讲边比划,好像狍子就在眼前:“可狍子说啥就不走了,我怕狍子跑喽,猛地站起,把镰刀撇过去。啧啧,愣是没打着。回家我就跟人讲……”

  我不解地问:“这么近,没打着?没打着,有啥好讲的?”

  “那种得失,难以描说!”他摇着头,用镰刀连割条子带钩捡地上的枝丫。

  也是,这么一只大狍子,没逮着,真是可惜。

  过了好一会儿,涛哥才从失落的情绪里走出来,说:“咱接着说开枪……因为你激动,肯定打不中要害。受伤的黑瞎子报复心比正常的厉害十倍,你换子弹不赶趟,如果人家不开枪,你就玩玩。”

  这时我才明白,那一刻,生命就交给了猎人,如他不出手或出手迟……

  我拽起他砍断的枝丫,边垛边忽想起:“不是有猎狗吗?”

  “狗?对黑瞎子屁事不当。野猪,就野猪那大獠牙挑狗,一点劲不费。”涛哥嗤之以鼻。

  小时候前院邻居,时常来打猎,通常两家合伙,有好几条狗,狗不是一家的,“汪汪”老咬仗。有一次他们打回来一头大野猪,被挑了三条狗,心疼得猎人呜呜直哭。

  猛地一抬头,我看见对面打过带的山坡,有个大黑瞎子领一个小黑瞎子晒太阳呢!我兴奋的大喊:“涛哥涛哥,快……快……看,黑瞎子!”。

  “看看,离咱多远呢,你就激动成这样?”

  其他哥几个也朝那看,“那家伙得有二三百斤吧?”

  “这要有枪,叭!叭叭!多好!”我兴奋得就差没蹦起来。“等我枪买回来,它还在这,我就去打,枪钱指定回来了。”

  ……

  接下来几天,只要天暖和,就能看见黑瞎子在左近晒太阳。

  有时候我轮起斧子,敲树,晃动小树呐喊。黑瞎子无动于衷,好像没听见一样。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终于买来了枪。

  涛哥自诩曾打了三五十只狍子,二三百条灰狗子,冷不丁与黑瞎子走个顶头,冒死,打死了它。

  他细心帮我装子弹,给我校枪。

  十多岁时,当官的父亲犯重罪蹲了大狱,他被迫辍学以清林、打猎为生。长大后收入颇丰,也只能讨个林场里没人要的矮丑女子。这女人不仅好吃懒做,还与人聚众赌博,涛哥血汗钱都打水漂了……而今三十五六的他,早已两鬓斑白,更是一再叮嘱我,以后得找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再上班,我俩都背着枪。

  黑瞎子又出来晒太阳。

  我跟着涛哥从山坡绕过去,离黑瞎子三十来米远的小树底下,藏起来。

  按涛哥的吩咐,他先开枪,然后受伤的黑瞎子冲过来,近些时,我再开枪。黑瞎子中枪,一般要停一停。涛哥就可以换上子弹了。

  说实话,刚趴在小树底下,我就浑身哆嗦。既担心把黑瞎子惊跑喽,又怕伤了黑瞎子冲过来吃了涛哥和我。

  黑瞎子似乎发现了我们,机警地像人那样,站起来向我们这张望。

  “叭!”随着枪响,黑瞎子仰壳倒地,“嗷嗷”惨叫,四肢乱蹬。

  我和涛哥相视一笑,都感到一阵惊喜。我没想到这么容易,早知道这么容易,自己来多好!

  只见涛哥把他的枪塞给我,不容我拒绝地拿起我的枪,端起来,一步一步逼近黑瞎子。

  我满怀喜悦,浑身的血脉喷张,拎着涛哥的枪,也跟着往前凑,心里说:这回十拿十稳了。

  小黑瞎子围着大黑瞎子乱转,冲着逼近的涛哥“嗷嗷”叫。

  在离黑瞎子三五米处,涛哥停下来。我真像涛哥描述的那样,心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浑身发抖。我拄着枪,微倾着头,盯着黑瞎子。

  “叭!”涛哥补了一枪。

  枪声过后,出乎意料,黑瞎子没死,反倒坐起,吼一声,张开大嘴,一下子扑向涛哥。

  涛哥被眼前的巨变,惊得呆了一呆,见黑瞎子扑来,撇下枪,转身便跑。

  我也吓傻了,涛哥冲我大喊:“快跑!”我才缓过神来,扔下枪,也跟着逃。

  只见涛哥在前面一下子纵起,那一两米高,两三米宽的带隔子,“呜”就飞过去了。我也只想跃过去。我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反正也跟着跃过去。

  什么美国跨栏名将内赫米亚,就是他喝两瓶兴奋剂,也未必能跨跃过去。

  就听见后面“咔嚓嚓”枝丫折断声,黑瞎子紧随其后,大有无坚不摧的态势。

  我俩又接连跨跃了两个,眼看黑瞎子就拍到屁股了,我俩不约而同,他往左,我往右,突然转弯,黑瞎子收势不住,直冲下坡去。

  我俩惊魂未定,大口喘着粗气,看着黑瞎子上了对面的山坡,瞬间没了踪影。

  涛哥气喘吁吁地走过来问我磕碰着没,我回说没有,然后,我去把枪捡回来,装上子弹,就要去追黑瞎子。

  涛哥颤抖的手,紧紧拉住我说:“兄弟,现在黑瞎子是最凶的时候,等它过了这个劲,枪伤发作,再饿一晚,明天咱俩轻而易举就能击毙它。”

  “不行,明天就找不到它了。”我着急了。

  “找不到也是天意,如果现在追,它可能藏在哪,等着伏击咱哥俩呢!真的,相信哥!”涛哥仍紧紧地抓着我。

  见我不再挣扎,他松了一口气。“喊上哥几个,回家喝压惊酒去!”

  第二天,我早早地去找涛哥。涛哥说浑身疼,可能那几步跑得太快,抻着了。他劝我也别去找了,还说从此再也不打大家伙了,太危险!

  那哥几个也不敢去上班,怕黑瞎子报复。

  我还是忍不住偷摸去了。

  找了一天,也没找到。

  快天黑时,我回到打黑瞎子那,追寻着我和涛哥逃跑的印迹。真是不可思议,那么高且宽的带隔子,我俩竟能飞过去。现在,就是拿皮鞭子抽死我,也白扯了!越看越想越后怕,如果昨天跌倒或踩在满地树栅子上……

  我赶紧背起枪回家。边走边安慰自己:虽然没得到,不也没失去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19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那个版权没加上,点那个版,怎么也不动弹,还是麻烦管理员加上吧,谢谢。
发表于 2017-3-19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栩栩如生地讲述了当年“我”刚毕业时跟随猎手前辈“涛哥”去捕捉黑熊的一次经历。画面感强,气氛烘托到位!让读者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同时也阐述了得与失,本在一念之间的哲理。
一篇东北风情的好小说,令人神往。
发表于 2017-3-19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会,我加吧
发表于 2017-3-19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想起了我在山上的那些日子。
不过我那时没打过猎,那时也不让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咋比我还快?我比刘易斯快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跟俺去东北玩吧,领你去山里看黑瞎子,不过是雕刻的,真的,早没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劳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没打过,真活黑瞎子在伊春北山公园里看的。看见猎人打死的。
发表于 2017-3-19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单就这个故事本身来看,可以用非常精彩来形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仿佛就是作者本人亲身经历似的(也许就是作者经历过的)。

小说中的打猎,当然是禁猎法规之前的时间。正因如此,才让我们读起来格外新鲜。打猎(实战)前后的心态对比描写,细腻而合理,契合读者阅读情绪与心理的期待。整个狩猎过程所带给读者的阅读快感,无疑是充盈的。可读性极强。

得失的主题,也充分得到诠释。

一篇几乎纪实性的侧重于故事性的好小说,我宁愿定义为非虚构小说。

作者好文笔。

发表于 2017-3-19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7-3-19 15:11 编辑

我的天,贤弟,必须对你刮目相看啊!
这样如临其境的描述只有两种人能写的出来,一是真正的猎手,他经历过。再就是作家,他能够透过猎手的描述发挥想象,感同身受。
不仅把山林的劳作和狩猎讲述得栩栩如生,原汁原味,给读者以身临其境的感受,而且还揭示了对于人生得失应有的态度。还有就是人的体能在应激状态下的超常迸发。
我和你说过,地域特色是你的风格,是你小说的韵味。保持这种风格,在此基础上才能有所发展。
这是你的小说中我读到的最好的一篇,肯定还会有更好。祝贺你!
发表于 2017-3-19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碣石清风 于 2017-3-19 15:19 编辑
点版字按提示输入版权把光标移到文末再点提交,最后点保存,完成了
发表于 2017-3-1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悦拜读,喜欢!
发表于 2017-3-19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收悉,已上征文专题链接。作品待仔细研读慢慢品味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20 00:27 , Processed in 0.06599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