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8|回复: 38

[原创] 静静的夜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春笺素心 于 2017-3-21 07:45 编辑

  广志的爸爸在广志刚念到高中的时候,追随他的爱情远走他乡了。

  广志是他妈妈李雪儿一手带大的。

  这些年,李雪儿可是挨了好累了,她在她妈家院子里扣了蔬菜大棚,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挣钱,终于把孩子带出来了。

  这日子眼瞅着过得越来越好了,可是,雪儿却添了动不动就掉眼泪的毛病。

  广志念大学的时候,每次休假回来,雪儿都舍不得让广志跟她一起干活,她和妈妈在外面菜棚子里忙活,儿子则安心在家里看书学习,现在的家庭条件都好了,屋子里开着凉爽的空调。

  可是菜棚子里就不一样了,她每天都是一身汗蒸着一样的湿衣服,头发也被汗水湿得绺在脸上。

  在外面干着活,心里也惦记着儿子,还有两年儿子大学就毕业了,儿子要能出去工作就好了,那可算给自己挣回一口气了!

  一想到这个,雪儿就感觉像大夏天的中午吃了一块雪糕一样从心里往外舒爽。

  她在棚子里绑黄瓜,用一条一条的麻袋绳子把这些细嫩的瓜蔓儿领着让它们向上生长,眼瞅着这头批秋黄瓜就快下来了,又能卖个好价钱了,雪儿就从心里往外欢喜。

  做什么事就得赶着时气,雪儿会种菜,她的菜总能在别人家菜还青黄不接的时候走上市场,这几年,靠着她的实干加巧干,日子平平顺顺地过下来了,虽然丈夫半路追随着他的爱情走了,但是,她自己靠着一股韧劲,也把这个缺失了顶梁柱的家庭支撑下来了。这是她最大的骄傲和自豪!也赢得了乡亲们对她的交口称赞。

  干了一气活儿,她走到浇地的水管子旁洗了洗泥手,用手拨拉了一下水管子旁边翠绿的黄瓜叶子,在下面找到了一个细嫩的小黄瓜,用水洗了洗,自己吃了起来。这是绿色无公害的蔬菜,没有坑人的农药,这么小的黄瓜也除了自己尝鲜儿,是舍不得摘下来上市的。她吃了几口,又去拨开黄瓜叶子,找出两条黄瓜来,借着水管子里的清水,洗干净了,顺手甩了甩,开了棚子门,走回家里。

  院子里,静悄悄的,几只彩色的鸡趴在杖子根处歇凉,翅膀伸着,有的甚至把黄色的腿爪也伸出老远。拴在房前窝里的黑白花大狗看到雪儿回来,早就站起来冲她摇尾巴伸懒腰了。

  她放轻了脚步轻轻地打开门,她怕声音大了会打扰到专心致志学习的儿子,儿子的房门还关着,她心里笑了,这小子,这时候了也不知开开门放点新鲜空气。

  半辈子走过来了,儿子是她的命。好在儿子还争气,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这让她开心不已。

  她伸手推开儿子的房门,举着手里的嫩黄瓜对儿子说,吃个嫩黄瓜吧儿子,新下来的。

  听到开门声音的广志,好像被吓了一跳,他抬起头,看到是他妈妈进来,赶紧放下手里的手机,拿起桌子上的书本。

  雪儿的心里格登一下,看看儿子,没说什么,放下黄瓜转身走了。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她忽然觉着一阵心酸,眼泪噼哩啪拉掉了下来,也不知哪来那么多眼泪。

  妈……妈……妈——儿子在身后急冲冲追了出来,她听到了儿子起身太急带翻了椅子的声音,可是她没回头,任凭儿子在身后怎么叫她。儿子委屈地说,我就玩了一小会……雪儿头也不回地冲儿子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事也不用我多说……我容易吗我……到最后,她干脆泣不成声了……

  广志就怕他妈妈哭,一想到年青漂亮的妈妈天天窝在菜棚子里滚得跟个泥猴子似的,衣服都分不出个颜色,而自己却还在开着空调的屋子里不好好学习玩游戏,广志惭愧得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这辈子欠妈妈的太多了,要不是为了自己,妈妈也可以过得轻松点,不这么累。

  自己要再不好好学习,还是个人吗?!

  那一段时间他甚至不敢看妈妈的脸。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他不敢让自己分神,也不出去玩,他觉得自己哪怕是精神少一溜号都有一种负罪感,这样的心情压抑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气来。

  同学们汗麻流水抱着蓝球找到他,广志,走,一起打蓝球!广志摇摇头,不去了,你们玩吧。

  小伙子们热得都快跟狗一样张着嘴伸着舌头倒气儿了,广志的手还是冰凉冰凉的,他们摸着广志的手,笑嘻嘻地给他起了个冰山王子的外号。每次他们外面疯跑回来,都喜欢一窝蜂似地涌到王子的身边,让广志摸他们的前胸后背,替他们降温。

  现如今,冰山王子广志就要结婚了,这是多么大的大喜事!雪儿也终于熬出个头了!

  四姨心疼雪儿,跟雪儿说,要不,就趁着孩子结婚,把广志爸接回来吧?

  那广志的爸爸也真不走运,当年他追随着他的爱情离家出走之后,幸福并没有陪在身边多久,赢得了他的爱情的女人就得了绝症,之后不久就不治身亡了。

  他没有享受到几天爱情生活的甜美,爱情反而把他推进了炼狱的深处,生活跟他开了个结结实实的大玩笑。

  那个时候大家就劝雪儿,把他接回来吧,他没脸回来了,你给他个台阶。

  雪儿咬着牙,不行,这一辈子就让他死在外面,就不许他再踏进这个家门!

  看着自己亲亲的外甥女儿,四姨的眼睛有模糊,才四十来岁的年纪,可是,头发过早地花白了,脸上也布满风霜的皱纹。这要换做别人,可正是风华正茂的小媳妇啊!谁不打扮得精精致致的,享受着浓缩的青春年华呢!可是我的雪儿,却天天泥里水里,不见天日地滚在菜棚子里,无尽无休地拼生活,甚至都没有抬头看看头顶上蓝天里飘着白云,树上鸟儿啾啾歌唱的时间。

  四姨咬了咬牙,你恨他也不错。

  雪儿的妈妈说,恨个啥吗哟!傻啊!你恨他有什么用,人不还是人儿子的爹么?

  这些年了,他就算走了,也没断了跟人家儿子联系,给儿子买手机,买电脑的,眼下儿子要结婚也了,他也给儿子拿钱回来了。再说了,到老了,人家儿子能把他爸爸扔了吗?还不是个回来?你就算有天大本事,你还能拦着人家儿子养他爸了?早回来晚回来,都是个回来,你还叫他在外面溜溜什么?挣点钱都在外面撒巴了,还不如早回来,给家出力了。

  雪儿妈妈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哟!

  四姨看看姐姐又看看外甥女儿,她是赞成姐姐的话的,可不嘛,那个人虽然犯了错误没脸回来了,可是到老了,他还能贴天飞了?还不是得靠到他儿子跟前?

  她看了姐姐一眼,欲言又止。雪儿妈妈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之类这样的话。

  雪儿妈妈就撇嘴,还那口气,那口气算个什么哟!你没看有多些半路没了的不还找个后老伴也过了?你就当他是个后找的又能怎么?

  雪儿这半天被这老姐俩轮番上阵早就气得鼻子串烟了,她梗着脖子对她妈妈和四姨说,我不,我就不,我宁可接受一个别的人也不要他!

  听了这话,雪儿她妈的嘴撇得更高了,还别的人,你瞧这帐叫她算的,雪儿妈指着雪儿对她妹妹说,你说,别人会跟她儿子一个心眼吗?再不济再不济,他还是你儿子他亲爸爸吧?在对待孩子这事上不会跟你分心吧?

  四姨说,我也这么看。

  老姐俩一唱一和地数得雪儿,雪儿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脸都憋紫了,四姨一见,赶紧冲她姐摇手叫她姐不要再说了。

  雪儿妈跟她妹挤眼睛不让她拦她,她心说,这就是一个脓包,今天趁孩子结婚就索性挤碎它得了,该怎么样她看着办吧!

  雪儿说不过她妈妈,又气又恨,一摔门出来了。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满天都是密密麻麻的星星,没有月亮,她家这段路上没有路灯,脚下的路有些黑。

  她摸着黑朝新房走去。

  新房在新区。

  她也给广志买了单元楼,开了新房的门,她楞住了,屋里没开灯,餐厅的餐桌上,点着两枝红色蜡烛,桌子上,一瓶红酒,一个切开的蛋糕,儿子和媳妇面对面坐着,满脸甜蜜,面前的盘子里是香气四溢的烤肉,上面还撒着几片玫瑰花瓣儿!

  怪不得叫他们回来吃饭不回来,原来在这里喝红酒吃烤肉啊!

  雪儿的心里灰得突突乱抖,她觉得腿都有些软了。忙把身体靠在身后的门框上。

  见到雪儿,广志站了起来,他喊了一声妈,看了看桌子上的红酒又看了看媳妇。

  媳妇也怔了怔,无言地站了起来,伸手点亮了房间的电灯。

  明亮的灯光下,桌子上的红蜡烛就像两个演戏演露馅了的滑稽演员一样,尴尬地站在观众的睽睽众目之下,手足无措。

  雪儿努力让自己摆出个笑脸,她对儿子和媳妇说,没事,你们吃吧,我不知道你们在这里,我回来拿点东西。

  在屋里转了一圈,她也没找到合适的东西,又茫茫然地走了。广志急急忙忙追了出去,走到门口,他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看媳妇,站在门口的广志,进退两难,他不知此时是该去追妈妈,还是该去安慰媳妇,最后,他好像剧烈的头疼病犯了似的,把两手抱在头上,在门口蹲了下来……

  明亮的灯光之下,两支红色的蜡烛尴尬地燃烧着自己,桌上落下了大滴大滴眼泪一样的蜡油……

  从新房出来,走在街道上的雪儿不知自己还向哪里去,天地这么大,怎么自己的安身之处都没了?回家么,刚跟四姨和妈妈吵过架,去新房么,儿子和媳妇在那里。无路可去的雪儿只好来到她赖以生存的大棚里。

  深秋时节,棚子里的菜都卖没了,翻过的土地踩上去非常松软,雪儿呆呆地站在空荡荡地大棚里,突然痛哭失声,她边哭边骂,老鬼啊,你怎么不早点跟那个人一起死去啊!

  夜深人静,秋凉的风把她的声音传出去了好远好远,家里的大花狗都听到了,听着主人的声音悲切,它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嚎叫,静静的夜晚听上去,就跟狼嚎一样……

  乡亲们听了,都吓了一跳,他们纷纷猜测,大棚家外孙都快结婚了不是吗,这又是怎么了?

发表于 2017-3-20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坐了
发表于 2017-3-20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版坐吧。
发表于 2017-3-20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站着也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老师晚上好!我是丑媳妇就是不怕见公婆。请老师斧正!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叶老师晚上好!祝叶叶幸福快乐。俺关电脑下线了。梦里有你。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叶老师开心快乐!
发表于 2017-3-20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个位置,明天细品
发表于 2017-3-20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碣石清风 于 2017-3-20 21:51 编辑

小说很接地气塑造了一位农村普通劳动妇女的形象含辛茹苦独自把儿子培养成人具有代表意义的人物形象。小说的语言很地道洋溢着乡土味尤其是细节描写太传神了,描写鸡狗热得那情状太形象了,没有丰厚的生活底子及平时仔细的观察是写不出来的。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7-3-20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广志”这个名字,就想起了我们这里的原名胜景区广志山,感觉是那么亲切。
发表于 2017-3-20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题材不是太新,但值得思考的是雪儿心中的前夫,从她最后哭骂他来看,心中还是有他的。因为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但她想念他,是因为爱情,亲情,还仅仅是因为他是孩子的生父呢?这决定了如果他们复婚,之后关系是否牢固。
题目中应该用“的”,而不是“地”。
发表于 2017-3-20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老师新作,老师也是个快枪手啊,厉害!
发表于 2017-3-20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对事物的观察十分明锐,描写也非常细腻,让读者跟随着雪儿复杂的内心活动跌宕起伏,如临其境。
发表于 2017-3-21 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儿的婚姻是不幸的,爱情是沾了蜜糖的黄莲,那层薄膜被环剥开后,便是无尽的苦涩。老师好文笔,老榆木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忆梦 发表于 2017-3-20 21:13
先占个位置,明天细品

欢迎阿紫美女!提出宝贵意见!早上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9-21 20:13 , Processed in 0.03009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