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7|回复: 46

[原创] 求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忆梦 于 2017-3-21 13:59 编辑

       天阴着,不时飘几朵雪花,稀薄,清冷。素敏挪动着细碎的步子,顶着刺骨的小北风走在那条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山的那一边是她要去的目的地。她不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往返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她不知道这一次等待她的是什么。
  
  碳素厂的大门外堆着一些残缺不全的碳素棒,小北风旋起一股股黑色的尘土,地上铺着一层黑色的尘埃。素敏站在关紧的大门前,透过栅栏,向院子里望去,坐西朝东的一溜平房,只有一个窗子里探出一节铁皮炉筒子冒着烟。素敏知道那是夏厂长的办公室,因为有烟火,她像看到了希望似的,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素敏推开旁边的小门,走进院子里,偌大的院子不见一个人影。明天就是大年除夕,工人已经放假了。她停在那间屋子前,在心里祈祷着:菩萨保佑,这次一定让我见到夏厂长。
  
  掀开厚重的棉门帘,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素敏冰冷的面颊被热气包围了,有微痒的感觉瞬间布满整张脸。
  
  阿弥陀佛,夏厂长果然在。将近六个月来她无数次来找夏厂长,这是第三次见到他。
  
  素敏站在门里,炉子上呼呼的火焰舔舐着一只水壶,壶里的水要开了,吱吱啦啦地响着,壶嘴上喷着热气。素敏因为看见夏厂长,一颗心砰砰直跳,看向夏厂长的眼神有些怯怯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转。
  
  夏厂长正坐在那把老板椅上,喝着茶水,听见声音,望向素敏。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愕,马上又恢复常态,两条粗腿不由自主地晃悠起来。两人对视了两分钟,夏厂长开口了:“是刘清华家里的吧?”
  
  “夏厂长,是我。我这次来……”素敏声音柔弱,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明天就过年了,听说你刚做完手术,又跑来干什么?我上次已经跟你说得很明白了,他们打架的时候我不在现场。也就是说,我不是目击证人,我没有资格出庭作证。你明白不?”夏厂长打断素敏的话,一副官腔又无奈的样子。
  
  素敏抹了一把眼泪:“夏厂长,你就行行好,我家刘清华给你干了三年,年年都是先进,他对厂子有功劳。厂子是他们打架的第一现场,法院说,这个证据很重要,他们是三个人打刘清华一个人,你不在场,一个班的工人都在场啊,你说句话,让他们出庭作证吧。”
  
  “他们一个班七个人,三个河北的都回家过年去了,年后都不来了。剩下的三个,一个死了,一个是死者的兄弟,一个是小舅子,你让我到哪再给你找证人去?”夏厂长显得很不耐烦。
  
  素敏吃力地挪动了脚步,向靠东面的沙发走过去、刚才走了五里多山路,刀口隐隐地疼起来。
  
  “夏厂长,我求你了,他们打架是有情节的,他们三个打刘清华,是一个。张树林拿斧子砍刘清华,是另一个。这两个情节有人作证,刘清华就不是无期的罪。法院说,顶多是十年。夏厂长,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孤儿寡母的,我又得了这种病……”素敏说不下去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是我说的不够明白?还是你听不懂我的话?”夏厂长从椅子上站起来。素敏看见他肥胖的身子晃了晃,又坐下了。
  
  “检察院,法院已经定性,我说你就别折腾了。我打听了,判了无期,两年后改有期,加上减刑,顶多在监狱里待十四五年,就能回来了。打官司那么容易,刘清华上门行凶,你再怎么找证人,也改变不了这个铁的事实。你就认了吧。”夏厂长连劝带吓唬地说。
  
  “刘清华,不是去行凶,他们哥仨个打了他,他只是去说道说道。是张树林先拿着斧子要砍他,他才捡起木棍子,他属于自卫。”不知道是屋子里的温度,还是心情激动,素敏的额头上沁出一层汗珠来,她用围巾的一角擦了一下。
  
  “大斧子在哪?有人作证吗?”夏厂长把两只手一摊,嘴角牵出一丝冷笑。
  
  “我和刘清刚媳妇亲眼看见的,还有张树林家的邻居。”
  
  “那你找他们为你作证,你不要总来烦我。大过年的我有很多事去做。”夏厂长站起来,拿起搭在椅子背上的貂皮大衣。
  
  “夏厂长,我求你了!”素敏见夏厂长要走,忙走到门前,挡住门。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心眼!你来找我有用吗?再说刘清华是在人家的家里把人打死的,这个就够他喝一壶的!你这么折腾,还能翻案不成?”
  
  夏厂长看见素敏堵在门上,脸拉了下来。他重新坐回椅子上,操起桌子上电话听筒,右手肥嘟嘟的食指在那些数字上点着,通了,只两个字:“过来!”
  
  只有两分钟的功夫,门帘掀开,一张长着络腮胡子的满是笑容的脸露了进来:“厂长,有事?”
  
  夏厂长用嘴巴呶了一下素敏,络腮胡子这才发现站在门前素敏,堵住了多半个门。他那张脸顿时黑了:“你堵着门干啥?”他挤了进来,一看认识,是刘清华的媳妇。素敏也认识他,姓崔,是办公室主任,大家都叫他崔主任。素敏每次来都会遇到他,在他的嘴里,不是厂长不在家,就是他不了解情况。
  
  “我说刘清华家的,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他们打架的时候,我们都没在现场,赶紧走,别在这儿捣乱,夏厂长还有很多事要办呢。”
  
  素敏横在门上不动弹,她豁出去了。
  
  “夏厂长,你不给我作证,那你把河北那几个人的地址给我,我去找他们,刘清华的申诉期就剩下五天了。”
  
  “你还有完没完?出去!”崔主任不由分说上前往外推素敏。
  
  素敏抱住门框不撒手:“今天你们不给我那几个人的地址,我就不走了!”
  
  崔主任动气了,两只手像铁钳子抓住素敏的两只胳膊,提拉一只小鸡似的把她提拉到门外,他的手一松,素敏失去重心,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把她摔得一咧嘴,刀口像刀剜似的疼了起来。她痛苦地弯下上身,“哎呀!哎呀!”地呻吟起来。
  
  崔主任显然被素敏的痛苦状吓着了,伸出手去扶素敏:“你怎么了?你别吓人啊!”
  
  夏厂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见此情景,忙给崔主任使了一个眼色,用嘴巴努努他的办公室。转身走向那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轿车。
  
  崔主任把素敏连拖带抱地弄回夏厂长的办公室,把她放在沙发上,转回身给素敏倒了一杯水:“好些没?”
  
  素敏紧皱着眉头,她接过水,喝了一口,眼泪又滴滴答答地掉了下来。
  
  崔主任看着素敏,一改先前的态度,人变得和蔼起来。
  
  “你也真够难的,听说刚做完手术。我找车把你送回去吧。”
  
  “我不回去。刘清华的申诉期就剩五天了,这两个证据我拿不到手,他被判无期徒刑就生效了。他们哥仨打他一个,把他眼角都打裂了,他去找他们理论,张树林拿着大斧子来劈他,他捡了个木棍子……谁承想啊,就打在他的头上,人活了十八天死了。刘清华投案自首,可是打架现场没人作证,大斧子没人作证,他冤啊!”素敏捂着自己的刀口,哭得稀里哗啦。
  
  “弟妹,这年头,有些事……”崔主任欲言又止。
  
  “崔主任,厂里为啥不给刘清华作证?难道这里有啥说道?”素敏在崔主任的遮遮掩掩中,悟出点什么。
  
  “弟妹,我可啥也没说呀,你不要瞎猜。”崔主任忙不迭地说。
  
  “崔主任,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得了这该死的病,我儿子才十一岁,求你行行好,把那几个河北人的地址给我吧,我会记住您的大恩大德的!”
  
  崔主任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他在屋子里走了几个来回,坐在夏厂长的椅子上,提笔写了一些什么,犹豫了一下,揉成一个团。叹一口气走到素敏跟前:“弟妹,听我的话,回去吧,我给你找车去。”
  
  素敏刚想说话,看见他顺手把一个纸团,扔到她的脚下,转身出去了。素敏咬着牙在沙发上坐起来,捡起那个纸团,展开,上面一行字:“河北邢台张家村张旭光、李茂林、郑晓坡。”下面还有一个电话号码。素敏看罢,忙把纸团揣进衣兜里,然后双手合十,嘴里喃喃着:“菩萨保佑好人一生平安!”
  
  大年三十,是个不错的天气,不时响起一阵阵的鞭炮声。素敏昨天去集市上买了二斤肉,早起,就对儿子亮亮说:“儿子,今天咱娘俩炖肉吃。吃完饭妈带你去曹怀志家。”十一岁的亮亮知道这个曹怀志是谁,他说:“他会给爸爸作证吗?”
  
  “会的,儿子,咱们娘俩就是跪着求他们,也要求到,不然你爸就没有机会了。”
  
  亮亮懂事的点点头,一张小脸严肃得令素敏心疼:“妈妈,加油!”
  
  “儿子,加油!”母子俩四只手握在一起。
  
  到了中午,素敏娘俩吃完饭,亮亮几次催妈妈去曹怀志家。素敏收拾着凌乱的屋子,自从丈夫的判决书下来,她再也没有心思过日子,每天过得混混沌沌。今天大年除夕了,家家都在辞旧迎新,因为有了那张纸条,她仿佛看到了希望,心情好了许多,把屋子里里外外归拢的干净利索。到了下午一点钟,她领着亮亮走在街上,向后街曹怀志家走去。
  
  曹怀志一家人正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时,一家人推杯换盏,其乐融融。素敏领着儿子亮亮进了大门。曹怀志的老伴侯玉琴最先发现了母子俩,惊乍地说:“到底来了?”
  
  曹怀志平时就老两口守在家里,三个儿子都在外地,只在过年过节时全家人才聚在一起。邻居张树林被刘清华误伤致死后,检察院找他了解情况的第二天,他就和老伴跑到山东大儿子家躲了起来,任凭素敏一次次电话相求,就是不肯回来。过年了,天津的两个儿子要回家过年,老两口才和大儿子一家打道回府,哪成想,素敏在年三十找上门来。
  
  “大叔大婶,素敏领着亮亮给你二老拜年来了!”说着就要下跪。曹家老三忙上前扶住素敏。
  
  “嫂子,使不得,都啥年月了,还兴下跪磕头的。”
  
  “我不磕头,行,亮亮得给他爷爷奶奶磕头。来,亮亮,给爷爷奶奶拜年!”
  
  亮亮扑通跪下,冲着饭桌磕了三个响头。
  
  曹家老三忙上前扶亮亮:“孩子,快起来!”
  
  “叔叔,我不起来。我来求爷爷给我爸作证,我爸的申诉期就剩下四天了!”
  
  曹家人全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屋子里静得掉地下一根针都能听见。
  
  曹家老三是个大学毕业生,有文化,在天津一家企业做行政工作。他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着父亲。曹怀志叹了一口气说:“我当时是在场,也看见了张树林拿着斧子从屋子里跑出来,要不是刘清华机灵,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可是,我跟张树林做了半辈子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个证我要是做了,他们家得恨我一辈子。侄媳妇,你真是难为我啊。”
  
  “大叔,只有你能救清华了。他是十年的罪,被判了无期,大叔,清华冤啊。”素敏哭了,“您老忍心吗?他犯了罪,我不为他开脱,亲自送他去投案自首,也做了赔偿。我只想要个公平啊,大叔!”
  
  “爷爷,只有你能救我爸爸,我求你了!”亮亮稚嫩的哭喊声撞击着在场的所有人。几个女人看着可怜的母子俩,抹起了眼泪。
  
  “说真话,检察院找我的当天晚上,树林媳妇就给我送一千块钱来,让我出证说刘清华是拿洋镐把打的张树林。那钱我没收,告诉她,两家的证我都不出,第二天就躲了出去,我不能说话不算话。”曹怀志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厂里也不给清华出证,张家也一定使了钱。”素敏想起崔主任的话外之音,也想起自己这半年来到厂里屡屡碰壁的事。
  
  “树林媳妇也是,两家一个屯子住着,没仇没恨的,这事纯属于意外。人死了不能复生,何苦折腾活人呢?”侯玉琴抹着眼泪说。
  
  曹老三把亮亮抱起来:“嫂子,你跟孩子先回去吧,这个事交给我。哪天开庭啊?”
  
  “年前给的通知,正月初八。初三就到申诉期了。”素敏回答道。
  
  侯玉琴包了一大包好吃的塞给素敏。曹老三把素敏母子俩送出院子。
  
  “嫂子,你放心回去吧,我的假期是初七,我跟领导说说,请两天假,初八我陪我爸去法庭作证。”
  
  ……
  
  除夕夜,窗外烟花闪烁,鞭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素敏搂着亮亮坐在窗户前,看着一朵朵烟花在空中炸开,有的像一朵朵花开,有的像一颗颗红色的心,有的像一条条彩色的带子,母子俩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笑意。
   
        炕梢放着一个小包裹,里面装着一些简单的旅行用品,初二,素敏要带着亮亮启程去河北……





  

发表于 2017-3-20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我的
发表于 2017-3-20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也是我的
发表于 2017-3-20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后,地板也是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飘飘端茶
发表于 2017-3-20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就是拜读美文,楼主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端一杯茶,喝完了去睡觉,明天再看吧
发表于 2017-3-20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我要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3-20 21:45
再就是拜读美文,楼主吉祥

飘飘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老脾气,拼命三郎
发表于 2017-3-20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妹子大作,我先提读,慢慢品赏。
发表于 2017-3-20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就是胜利,应该是一个好的结局。
梦老师很勤奋,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7-3-20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你的文章不多,就是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才开始认真地读,感到你的小说功底了得,这篇故事十分感人,读来让人思考。人间自有正义在。
发表于 2017-3-20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除夕夜,窗外烟花闪烁,鞭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素敏搂着亮亮坐在窗户前,看着一朵朵烟花在空中炸开,有的像一朵朵花开,有的像一颗颗红色的心,有的像一条条彩色的带子,母子俩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笑意。

结局蛮好的,使人心情舒畅。
发表于 2017-3-20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我得好好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3-29 23:21 , Processed in 0.035213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