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10|回复: 10

[原创] 【人间四月】芽 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1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到人样儿长得好,当数乏年坡的王二货郎媳妇芽儿,人家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简直无可挑剔。然而,她是小姐身子丫环命,嫁的男人王二货郎五短身材,人称二五大郎。

  王二货郎五冬六夏,一根精薄的小扁担,挑上两盛有针头线脑的木箱,晃晃悠悠,这村那村,吆吆喝喝,唤来些幼童少妇老媪之类,充当他的顾客。

  那年,是一个万物复苏的日子,王二货郎挑上担子,出村不久,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女人,手牵一个女孩,躺在路侧。老女人痛苦地哼哼着,而那女孩则在抽泣。当她们看到二货郎时,那女孩便忙嚷嚷:“叔,开开恩,行行好,给点儿吃的吧,救救俺娘俩!”泪水扑扑洒洒,可怜致极。王二货郎即刻软了心,忙搁下担子,掏出仅有的二毛钱,回村买了半笊篱地瓜,给了她们。

  当他担上挑子转了一圈回到家后,把路遇老女人幼女孩之事跟老母言起,老母也动了恻隐之心:“儿呀,快去,让她娘们到咱家来吃几顿吧,好歹还有半盆地瓜面。”

  儿子去了,可只领回了个女孩儿,那老女人连病加饿咽了气。这女孩就是芽儿。

  每餐,有他们娘俩一口,就少不了她一口。尽管是粗茶淡饭,可也把她养育的秀秀俏俏,粉粉嫩嫩的。没用别个插言,她自个主动把喊他的叔,改为了哥。待她稍大,母亲便迫不及待地给他们结了婚。

  日子渐渐看长。那芽儿脸更加滋润,也越发出挑,然而,那些长舌妇对她却是越发的嫉妒,嫌她的美貌压倒了她们。但是嫉妒归嫉妒,可拿她没法子。谁想,待她婚后二年,长舌妇们竟寻到了“恶毒”攻击她的话题:“哼,虚长一张好面皮,可那肚子咋不争气?有本事生个崽瞧瞧?”

  面对女人的谣言,中伤,加上她也觉得确是对男人没什么贡献,使她的心头蒙上了一道阴影,走在人脸前像耗子见了猫。

  不知为何,她竟多次去堂兄弟那里求人家,要把人家的小子扁儿做她的过继儿。可堂兄弟没有给满意的答复。但她也不灰心不死心。在街头或是田间,如若碰上扁儿,会亲昵地把他喊过来,而后端祥一阵,把兜里掏出点好吃的给扁儿:“唉,我要有你这么个孩子该多福气呢?可惜……”自言自语,而那泪水却是汪汪的。

  天,朗朗的,极好。她拎着个竹篮,扶着拽着婆婆,又一次去了老母庙——她们要去进香求子。俩人的模样神态煞是虔诚,想是会感动送子娘娘的铁石心肠,恩赐给她一个白胖宝宝。然而,别看她们年年月月皆去祈祷,香、纸焚了无其数,可是那送子娘娘总是没有显灵和大发慈悲。致使她的肚子仍像那没有盛满东西的麻袋。长舌妇们愈加嘲弄她,讥讽她,用唾沫淹她。特别是那些孕妇,故意挺起大腹,在她们面前炫耀,呕她气儿。她是打掉牙往肚里咽,干瞪眼奈何不得谁。

  人再老实,到了撒急的时候,也会翻脸。一向心地善良的婆婆,此刻也换了副脸色。那日早晨,她刚起床,欲去挑水,早起的婆婆就嚷叫起来:“哎哟哟……真是个短心眼儿的。多好的一块地,怎么就是不长庄稼?墙头上的蒿子还飞起来个种哩!”此话把芽儿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去井内吸水,差点把桶碰坏,跨门槛的时候还扭伤了脚腕儿。

  紧接着,没有多久,她竟病了,经常呕吐,这可急坏了婆婆,拿药,采药,弄秘方给她调治,可面对婆婆的药她却不服,急得婆婆也一肚子怨气,撇手不闻。不想,以后竟也不医自愈了。那夜,她在院内浴身,婆婆在石榴树下纳凉,发觉儿媳的肚子好像发面似的长出了一层。这之后婆婆便更加体贴起儿媳来。迈着个小脚忙这又干那,不让儿媳干沉的活儿,脸上也常常盈着喜色。

  但是,她外出总是耷拉个脑袋,见了人也不谈吐,一脸的忧郁。过了那么一段日子,她竟生下了个男娃儿,白白嫩嫩的,煞是讨人喜欢。她脸色润泽起来,有时能从她的嘴中听到轻轻的歌谣。

  谁知,她那颗冷酷的心刚刚有些暖意,霎忽间又凉了半截。见过她的娃儿的婆娘们又在絮絮叨叨,说长道短:“这孩子,保准不是二货郎的种!一看就知道,我敢打赌!”“野种!”“没寻思到她还是个勾引汉子的浪货!呸,破鞋!”

  她那心在滴血,又像一面镜子掉在地上,碎了。她啼哭,唇被牙咬得发紫,脸色苍灰。不久,乏牛坡村里的这位女性和她的宝宝竟突然消失了,连同她们娘俩一块消失的还有村里卖衣服的小伙子祥成。

  王二货郎的堂兄们骂骂咧咧,操刀舞棒,欲找寻,王二货郎婉言谢绝了兄弟们的心意:“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随她们去吧!”

  日月不知轮回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反正是二货郎的老母早己谢世,而他也瘫于床上。正在他需要人手照料之时,家中突然地来了一个很俊美的小伙子,像待自己的亲爹一样,端屎倒尿,洗衣擦身……小伙子的到来,给村人心头添了一个谜。王二货郎喘完最后一口气,临到那边的时候,脸是溢着笑纹的……





发表于 2017-3-21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沙发。
发表于 2017-3-21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我也要
发表于 2017-3-21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我也收拾了
发表于 2017-3-21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安静站着
发表于 2017-3-2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坐着,站着看文。
田老师,久违了
发表于 2017-3-21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次征文与今天12点前结束,但先生辛苦撰稿前来支持,九宫不敢慢待,破例上一下征文链接,作品待慢品。
但此后作品一律不再上征文链接,抱歉!
发表于 2017-3-21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学习欣赏,问候。
发表于 2017-3-21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尽管是粗茶淡饭,可也把她养育的秀秀俏俏,粉粉嫩嫩的。

看来粗粮养育人。问候老师,晚上好!
发表于 2017-3-21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欣赏
发表于 2017-3-27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曲折而悲戚的爱情故事。把人物的心理写得很细腻,整个故事围绕人物的嫁人生子展开,并让周围的人物在她的身边不断演绎各种离奇的东西,最后把这些东西整合出一个私奔的结局。悲戚的结局,带给人性本善的美好期望。这个结尾给悲剧以慰藉!故事架构合理,人物鲜活。一篇优秀的小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22 06:48 , Processed in 0.06626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