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34|回复: 45

[原创] 两位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9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位娘

      梅边文痴,喜读旧书。性情中人,又好读性情文章。其情憨而泼,为人为文,亦大抵如此。

      捡而读之,清沈三白《浮生六记》与清蒋坦《秋窗琐忆》是我最爱。恍恍读过八九年,未敢忘。愈读之,愈觉出两篇有其可比。特别是其中的两位娘——芸娘和秋芙,大可比之大乔、二乔“两乔”矣。

      两书都是写夫妇之爱,剧情一样。都是作家丈夫写多才妻子。都以欢乐始而哀泣终。今天咱不比这两位爷,两位爷另成篇;咱比这两位娘。比两位娘更有意思,有人说了,招惹小妇人是梅公子的事了。

      芸娘和秋芙是被林语堂形容为中国古代最可爱的两个女性。

      先看沈复蒋坦这两位男哥是怎么从婚嫁把两位女子写起。

      沈复十几岁见芸娘:“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销。”
      没读过此书的朋友,凭此几句,即可知沈复之笔。不事雕琢而胜似雕琢,自然之笔而露自然之情。读之如见其人,点无相欺。能把芸娘长相的缺陷写出,问问自己,缺陷人人都有,自己说出过自己的吗?

      “微露两齿”,这就是芸娘的形,芸娘这个人你心里有了吧?而“缠绵”两字,又道出芸娘的“态”。由芸娘这态,即可知芸娘女人魅力。做女人的要知道,这态才最重要,吸引男人,维系夫妻感情,其形不是最重要的,即使微露两齿,真女人也不能蔽其风月之色。

      待到乾隆庚子正月二十二日花烛之夕,再见芸娘,“瘦怯身材依然如昔,头巾既揭,相视嫣然。”接下来再有“合卺后,并肩夜膳,余暗于案下握其腕,暖尖滑腻,胸中不觉怦怦作跳。”暖尖滑腻,处子皮肤也。初入人道,少年青春的懵懂与羞涩,这也不足为奇,你我都有过的。——这也是芸娘了。

      沈复家资中产。而蒋坦是富贵人家。蒋坦迎娶秋芙:“道光癸卯闰秋,秋芙来归。漏三下,臧获皆寝。秋芙绾堕马髻,衣红绡之衣,灯花影中,欢笑弥畅。”蒋坦和秋芙(关瑛)是中表之亲。所以“来归”之日较随便不拘束,还能“欢笑弥畅”。读这几句,秋芙仿佛神仙中人,又以“秋芙”名(秋芙是婚后蒋坦给她取的名字),看出她的弱质和薄命。后来结果也确实如此。

      沈复写他花烛之夜,渐臻其佳境:“……令其(伴妪)闭门先去。遂与比肩调笑,恍同密友重逢。戏探其怀,亦怦怦作跳,因俯其耳曰:“姊何心舂乃尔耶?”芸回眸微笑。便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拥之入帐,不知东方之既白。”蒋坦写:“……于时桂帐虫飞,倦不成寐。盆中素馨,香气滃然,流袭枕簟。”虽然也很香艳,但还是没沈复的直露与坦白。

      这里不比也要比比沈复和蒋坦这两位爷了。上面我说,沈复和蒋坦,为两位作家,其实蒋坦才是当时真正的作家,他做人和为文,是要合乎礼法的,至少在表面上应该是这样。而沈复就不同了,他当时只是入幕的一个书记员,以刀客身份谋生。他没什么作品,不同蒋坦,已名之于当世。所以沈复写起来也没那么多避忌,稍较蒋坦直白,但于文章的用笔和点染上,还是十分含蓄的,文字有了一种含蓄而畅达的美。

      其实细细读读蒋坦的文字,也是让人想入非非的:“倦”是做爱做的吧?为什么“桂帐虫飞”,翻云覆雨蹬开了帐子吧?“流袭枕簟”,就不只是烛香还有秋芙的体香了。

      这样一个美好的时刻,凡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两位文章才子呢?所以读情,还是读文字里的,像观景,画上的见了还是比实物的好,像演员,艺术的性爱还是比现实里的好。尤其经这样一描摹,不好也好了,不十分好也十分好了。动了艺术家的“意淫”,这就上升到一个精神的层面,肉体的美是一时的,精神的美才是永恒的。

      沈复《浮生六记》这小本自传体散文,当时只是作笔记写的,没想过成书,是写作完成的70年后,人们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的它的残卷,所以几乎损失了这部著作也是情理中事。而正是因为他持这种态度写作,才写出了在今天中国散文史上占重要地位的一部作品。这实在值得我们今天的写作者借鉴。蒋坦的文字也好,但和沈复比,我认为还是差了一段距离。

      芸娘和秋芙都懂诗书,秋芙是与蒋坦门当户对的富贵家小姐,受的教育应该比芸娘多。秋芙不事织作厨食,少奶奶身份;而芸娘是粗服淡饭,常有衣食之虞。在家为女时,两人都写过诗。芸娘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句;秋芙有《初冬诗》“雪压层檐重,风欺半臂单”之句。两人也都和夫君飞觞联句过,其才应该不相上下。而芸娘关于古诗文的那一段大论,如果真是语出于她,那真让人佩服。这些见地,适足以让我们这等文学爱好者发醒。芸娘的文学素养,于此可见一斑。梅读至此,就强烈震撼。不妨全文摘引如下:

      一日,芸问曰:“各种古文,宗何为是?”余曰:“《国策》、《南华》取其灵快,匡衡、刘向取其雅健,史迁、班固取其博大,昌黎取其浑,柳州取其峭,庐陵取其宕,三苏取其辩,他若贾、董策对,庾、徐骈体,陆贽奏议,取资者不能尽举,在人之慧心领会耳。”芸曰:“古文全在识高气雄,女子学之恐难入彀,唯诗之一道,妾稍有领悟耳。”余曰:“唐以诗取士,而诗之宗匠必推李、杜,卿爱宗何人?”芸发议曰:“杜诗锤炼精纯,李诗激洒落拓.与其学杜之森严,不如学李之活泼。”余曰:“工部为诗家之大成,学者多宗之,卿独取李,何也?”芸曰:“格律谨严,词旨老当,诚杜所独擅。但李诗宛如姑射仙子,有一种落花流水之趣,令人可爱。非杜亚于李,不过妾之私心宗杜心浅,爱李心深。”余曰:“卿既知诗,亦当知赋之弃取。”芸曰:“《楚辞》为赋之祖,妾学浅费解。就汉、晋人中调高语炼,似觉相如为最。”余戏曰:“当日文君之从长卿,或不在琴而在此乎?”复相与大笑而罢。

      而秋芙也不简单。虽没见其如芸娘的高见卓识,但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琴由坦授,画师渚白。而她的词,如《谒金门》:“春过半,花命也如春短。一夜落红吹渐漫,风狂春不管。”和后来的“莫道铁为肠,铁肠今也伤。”  “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也可足见其才。

      芸娘的美,不重在相貌。芸娘有中国传统女人的美德。如:“芸作新妇,初甚缄默,终日无怒容,与之言,微笑而已。事上以敬,处下以和,井井然未尝稍失。每见朝暾上窗,即披衣急起,如有人呼促者然。”芸娘又是一个半诗书儒雅诙谐的可爱的女人:“芸若腐儒,迂拘多礼。偶为之整袖,必连声道‘得罪’。”而秋芙又有秋芙的雅静,像一支娇怯的花。她知法守礼,灵秀娇俏,出入在堂室的花屏间,处处让人欣赏。

      秋芙性洁,生就弱柳之质。芸娘拙实,含慧含巧。若可拿林黛玉来比秋芙,薛宝钗正可来比芸娘。芸娘又是最懂艺术的一个人。沈三白“闺房记乐”、“闲情记趣”,都是记述的一个艺术的芸娘。芸娘的手艺、工艺,都匠心独出,使平凡窘迫的生活充满情趣和生机。沈复和芸娘的二十余年,是虽坎坷也是幸福的二十年。是芸娘以自己生活的艺术化出了两人生命的艺术的二十年。后来芸娘死去了,沈复顿时跌入一片黑暗之中。沈复的精神之柱倒塌,沈复的生命之光顿然熄灭,从此是一具行尸走肉,最后没入大地尘埃之中,不知所终。

       芸娘是生活艰难,积劳成疾而死。秋芙是病出胎里,有福难享而亡。两位娘都是大才女,都嫁了一个好文才的丈夫。而两对人都是极富生活情趣的人。都有一段美满的姻缘。两位娘,仿佛是一对“姐妹花”,开在中国文学这座阆苑里,璀璨如锦,弥久不衰,并且会愈来愈灿烂。

       今天隔着遥远的时空,梅握手这两位娘。还有第三位,董小宛。梅边也伸出了手。下篇再写。


                                                          2017-03,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29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了二位娘。期待下篇。
发表于 2017-3-29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慢半拍,沙发没有了
发表于 2017-3-29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沈三白《浮生六记》与清蒋坦《秋窗琐忆》是我最爱。

云馨学识粗浅,此两部书文均未读阅啊,汗颜
发表于 2017-3-29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馨 于 2017-3-29 14:35 编辑

“微露两齿”,这就是芸娘的形,芸娘这个人你心里有了吧?而“缠绵”两字,又道出芸娘的“态”。由芸娘这态,即可知芸娘女人魅力。

不错
发表于 2017-3-29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动了艺术家的“意淫”,这就上升到一个精神的层面,肉体的美是一时的,精神的美才是永恒的。

这句写的很实在,见真情
发表于 2017-3-29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字,有趣。才情交融,与春光合一。
发表于 2017-3-29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芸娘和秋芙都懂诗书,秋芙是与蒋坦门当户对的富贵家小姐,受的教育应该比芸娘多。秋芙不事织作厨食,少奶奶身份;而芸娘是粗服淡饭,常有衣食之虞。

懂得诗书,可织可厨,又是绝妙佳人,这样的女子谁人不喜欢呢
发表于 2017-3-29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芸娘是生活艰难,积劳成疾而死。秋芙是病出胎里,有福难享而亡。两位娘都是大才女,都嫁了一个好文才的丈夫。而两对人都是极富生活情趣的人。都有一段美满的姻缘。两位娘,仿佛是一对“姐妹花”,开在中国文学这座阆苑里,璀璨如锦,弥久不衰,并且会愈来愈灿烂。

将两位娘总结的不错,令人回味啊
发表于 2017-3-29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隔着遥远的时空,梅握手这两位娘。还有第三位,董小宛。梅边也伸出了手。下篇再写。

美貌奇艳的女子,世间俗人谐会为之动情。梅大师手伸的长可谅,好歹有美文可供众多凡夫子弟赏读不是
发表于 2017-3-29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赏读。
才情,加上学养,文字里也是氤氲着魅惑之气。
发表于 2017-3-29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归你了!
发表于 2017-3-29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结尾,又期待起来
发表于 2017-3-29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又上菜了,晚上细读,喜欢梅边的文笔。
发表于 2017-3-29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草读过《浮生六记》,芸娘妆貌朗然。鲁迅说芸娘是天下第一美人,不指长相,而言性情。芸娘长相毕竟有瑕疵。“两齿微露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5-24 10:14 , Processed in 0.08352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